創作內容

0 GP

【劍三】給你馬草,當我綁奶。05

作者:翊妍│2020-11-21 20:37:20│巴幣:0│人氣:75
  和薰風夕語一起掛機這件事,似乎成為了殘雪揚風的日常之一。

  有時候是人來人往的主城,有時候是幾個比較熱門的掛機地點。

  經過他一個月以來的觀察,他發現薰風夕語掛機的地方,有九成的機率都會看見第一次和薰風夕語打大戰時,她找來的那名花哥,慕容亦閒。

  正在準備期末考的李呈風,視線從桌上的書移到他的遊戲畫面,殘雪揚風和薰風夕語就站在映雪湖畔,除此之外還可以清楚的看見慕容亦閒站在湖的對岸,還和一個花蘿在抱抱,看起來也是在這裡掛機。

  李呈風按耐不住那股浮躁的情緒,闔上書本的同時碎嘴了一句,「看了就討厭。」

  「什麼?」薰風夕語發出疑問聲。

  忘記自己開著麥,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被隊伍裡的薰風夕語聽到了聲音,只是她沒有聽清楚殘雪揚風說了什麼。

  「沒什麼。」一邊說一邊將桌上稍微整理一下,把方才看的書放到書架上,「小薰薰看完書了?」

  這一個月下來,殘雪揚風只知道薰風夕語和自己是同年齡的大學生,至於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透露,尤其問到感情上的事,她總是有辦法轉移話題,甚至還跟他說小孩子不用懂太多。

  太可惡了,早知道別開什麼變聲器,老被當小孩子看待。

  「還在看。」她回答,「怎麼?是數學不會?還是英文看不懂?要不要我教教你?」不似剛認識時那般不悅中帶點怒意,薰風夕語的語調溫和,就像在對小孩子說話一樣,反倒是殘雪揚風被當成小孩子,心裡很是不快。

  「誰要妳教了,我書都看完了。」他頓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想開口問薰風夕語和慕容亦閒之間的關係,「小薰薰,妳怎麼每次掛機,附近都有那個花哥啊?我記得他是妳親友吧?妳是不是喜歡人家?」

  「算是吧。」面對殘雪揚風株連砲似的問題,薰風夕語瞅了他一眼,「小孩子別問這麼多,沒要看書就去睡覺。」

  「既然喜歡人家的話,為什麼不告白?」殘雪揚風不理會她的催促,繼續說著,「不過我看那個花哥每次身邊都有不同的女生和他一起抱抱掛機,感覺就是個怪怪的人,妳還是不要告白好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聽到殘雪揚風這番話,薰風夕語似乎被他踩到地雷,語氣聽著有些惱火,說起話來也沒在跟他客氣,「我喜歡誰、跟誰告白,跟你有什麼關係?你管這麼多做什麼?」說完這句話,她就退出隊伍,殘雪揚風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薰風夕語離線了。

  「這女人,脾氣怎麼說來就來?」李呈風還沒搞清楚薰風夕語為何對他發這麼大的脾氣,不過想到明天就是期末考的最後一天,考完試他就要回老家,緊接著就要馬上跟家人出去玩,還得整理一下行李,索性關了遊戲,開始整理要帶回老家的東西。

  蘇晉威瞧見李呈風的螢幕畫面不在劍三,平常明明都陪著薰風夕語掛機掛到出門上課才肯關掉電腦,今天突然就把遊戲關了,這樣的行為引發了他的好奇心,「難得你沒陪薰風一起掛機?」

  「就......也沒要幹嘛啊,乾脆關遊戲整理東西,明天考完最後一科就要回家了。」李呈風邊整理邊回答道,感覺上有些心不在焉。

  察覺出李呈風有些反常不對勁,坐在椅子上的蘇晉威,挑起右眉,看著自家學弟左右來回走來走去整理著行李,那身影好似有一對下垂的狗耳朵和尾巴,心情不好的氣場非常明顯,他再度開口,「你回家裡,應該有電腦吧?」

  「電腦是有,但是沒裝劍三。」李呈風停下動作,思索了幾秒,「我回去家裡隔天就要出去玩了,應該一天可以安裝完吧。」

  「那就好,你三天不在,沒人可以幫我臉坦那些被劫商之後,狂追著我打的瘋狗。」

  「難道我對老蘇的存在,只剩臉坦的作用了嗎?」李呈風叫屈,剛剛才和薰風夕語有點小爭吵,現在該不會連蘇晉威都要欺負他吧?

  「不,還有副本的副坦。」

  聽到蘇晉威這番話,李呈風真真是扎心了,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垮下了肩膀,回過頭繼續整理他的行李。

  蘇晉威沒再多問什麼,將視線轉回到他的遊戲畫面,正巧看到薰風夕語上線了。

  「蘇狐,二哈呢?」

  「妳和阿風吵架了?」

  兩人幾乎是同時間給對方發送的密語訊息,讓白苡薰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跟蘇狐解釋他們吵架的原因。

  正當她在猶豫的時候,蘇狐又發來了訊息。

  「只是剛好看見阿風心情不太好的樣子,所以來問問。」停頓了一下後他又補充,「現在看起來沒什麼事,應該是我看錯了。」

  白苡薰想到她剛剛那樣對殘雪揚風說話,心中有些愧疚,現在上線本來是想跟他道歉的,沒想到卻是蘇狐先密聊過來,不過殘雪揚風應該沒有跟蘇狐說他們吵架的經過,不然蘇狐也不會來問她了。

  只是白苡薰從來沒跟殘雪揚風提起和慕容亦閒有關的事,也不知道他今天抽了什麼風,硬是要問些有的沒的,尤其是提到慕容亦閒身邊掛機的對象每次都不同,這件事根本就是她的地雷區,殘雪揚風就不偏不倚地踩個正著,白苡薰不爆炸才奇怪。

  她看向映雪湖的對岸,慕容亦閒已經不在那兒了,頓時情緒有些低落,她是喜歡慕容亦閒沒錯,誰讓他們曾經在一起過。

  對,曾經。

  只是後來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分手了。

  看著螢幕半晌,白苡薰的視線逐漸模糊,本來已經慢慢淡忘的回憶又慢慢浮出腦海,一幕幕場景在浪尖上猖狂,她以為自己可以忘掉這些,以為時間會帶走一切種種,卻在此時此刻隨著眼淚一同翻湧而出。

  「小薰,我身材不好,長的也不是挺好看,妳還願意和我在一起嗎?」他們站在萬花谷的三星望月,俯瞰著那片美麗的紫色花海,慕容亦閒的語調滿是誠懇。

  「妳對我來說,很特別,我很喜歡。」他們一起看著血誓蒼雲的漫天大雪,慕容亦閒突然將她攬進懷裡,輕輕地在她的耳邊說著。

  「我一定會讓妳穿上婚紗的。」站在幫會領地的唱晚池邊,一邊釣魚一邊聊著親友要結婚的喜悅,他突然這麼對她說道。

  「小薰,我現在真的不想談感情,我想先以家裡經濟為主。」站在揚州的大戰牌子前,他語帶為難,卻毫無歉意,「我媽說,現在我們家的狀況,不適合談戀愛,所以我們分手吧。」

  原以為時隔半年,再度回憶起往事的時候,不會如此傷心難過,可誰知道那些隻字片語在耳邊遊蕩,竟是如此諷刺,讓她心如刀割。

  明知道不能對那些只用言語描繪而出的未來,抱有過多期待和幻想,她卻還是停留在那些時光當中,越陷越深。

  怎麼會有一個人,給了她美好的未來,最後又打破這個虛假的幻象。

  怎麼會有一個人,可以突然說不愛就不愛了,接著轉頭又跟別人好上了。

  稍稍緩和了一下情緒,白苡薰想起了明天還有期末考這回事,趕緊抹抹頰上的眼淚,去浴室洗漱一下,上床就寢。

  隔天一早,白苡薰考完了最後一科期末考,等下午另一門課的期末報告結束後,她的暑假就開始了,今年是她大學生活的第一個暑假,她決定不回家,留在租屋處,找個打工,替自己賺點額外的生活費。

  這天她下班回家,洗了個澡,一邊打開劍三,一邊吹著頭髮,看了看好友名單中,一直是離線的殘雪揚風,她有些納悶。

  殘雪揚風已經三天沒上線了,該不會是被她氣到再也不上了吧?

  正當她這樣想的同時,收到來自苒羽曦的密語訊息。

  「小薰!我剛剛從親友那邊收到消息,慕容那傢伙,根本就是劈腿!他還跟妳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和那個什麼小棉師姐搞曖昧了!他現在在揚州城外的廣場被我逮個正著,幫會的其他人也在這,妳也過來吧!我先去找蘇狐,讓他把殘雪揚風喊上線。」

  「等等,姊姊什麼時候和蘇狐這麼好了?」突如其來的資訊量過於龐大,薰風夕語有些反應不過來,只得先打字問了一個看起來最不重要的問題。

  「就打荻花那次,後來加了好友。」苒羽曦有些敷衍的解釋道,隨即就轉移了話題,「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慕容那傢伙劈腿!」

  「可是我過去又能怎樣?都分手半年了,現在再去說這個,他肯定不認,而且還會被人說閒話。」

  「那妳來聽也好啊!我幫妳辯個明白。」苒羽曦不放棄,試著說服薰風夕語去揚州城外的廣場,「蘇狐已經去叫殘雪揚風上線了,妳快來!」

  「好吧。」薰風夕語本就在揚州城,只是站在紅橋上掛機,她踩著沉重的腳步,腦袋飛快地轉過許多問題,但等到她走到城外廣場附近,看見慕容亦閒和小棉,以及正在幫自己說話的幾個幫眾,一瞬間一句話都擠不出來。

  「阿風等等就會上了,妳先過去吧。」蘇狐不知何時出現在薰風夕語旁邊,不急不徐的說著,「羽曦都和我說了,妳跟阿風鬧不開心,還有妳和慕容之間的事。」

  「姊姊怎麼什麼都和你說了?」見蘇狐沒有答話,薰風夕語又開始懷疑起蘇狐跟苒羽曦之間的關係,決定等事情處理完後,再好好地向苒羽曦問個清楚明白。

  時間回到薰風夕語走去城外廣場的五分鐘前。

  才剛和家人出去玩回來的李呈風,正提著行李踏進家門,手機就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是老蘇,他立刻接起來,「老蘇,我才剛回到家不到十秒,你的電話就來了,是不是『很』想我啊!」李呈風特別強調了那個「很」字,邊提著行李走上樓。

  「上線,現在。」蘇晉威用著不容質疑的語氣說道。

  「啊?」李呈風頓了一秒才反應過來,馬上就跟蘇晉威裝委屈,「老蘇,不是這樣的吧?我才剛到家,你就要喊我上去打本?」

  「薰風被渣了。」

  本來還跟蘇晉威嘻嘻哈哈的李呈風一聽到這五個字,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什麼情況?我不過才出去玩個幾天,怎麼就發生這種事?」他把行李丟到一旁,馬上打開電腦,蘇晉威則在電話中和他解釋整件事情的原委。

  他先是解釋了一下薰風夕語和慕容亦閒曾經是情緣關係,後來慕容亦閒以家庭經濟狀況不好為由,向薰風夕語提了分手,但是在分手之前,慕容亦閒就已經和小棉秀蘿有曖昧的情況發生,只是薰風夕語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當下也沒有放棄喜歡慕容亦閒,所以才會時常在慕容亦閒附近掛機。

  「至於被發現其實是慕容亦閒劈腿的證據,是那個秀蘿自己發文被苒羽曦看到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等我上線。」李呈風語畢便掛了通話,剛好角色也過完圖了。

  殘雪揚風上線時,揚州城外的廣場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除了薰風夕語他們之外,有很大一部份的人是來看戲的,這些人全部將他們圍成一團,就這樣看著苒羽曦不停質問慕容亦閒,薰風夕語也會問個幾句,至於慕容亦閒那斷斷續續的反駁,都被苒羽曦回嘴到找不出任何理由再開口。

  見到這情況的殘雪揚風,怒氣沖沖的擠出人群,上前將薰風夕語拉到身後,和慕容亦閒直接面對面。

  「慕容亦閒,你是狗吧。」這句話帶著些許的怒意,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

  安靜的原因不是他突然的出現,而是因為他的聲音。

  「阿風,你的麥,沒調變聲器。」蘇狐傳了密語訊息給他,提醒殘雪揚風變聲器忘記打開這回事。

  這下可就尷尬了,要噴人還忘記開變聲器,所有人都聽到殘雪揚風那個明顯不是正太音而是男神音的聲線。

  殘雪揚風急急忙忙的把變聲器打開,「剛剛是老蘇在說話啦!」直接把鍋推到蘇狐頭上,蘇狐倒是沒什麼反應,不承認,但也不否認,就站在一旁一臉準備看好戲的樣子,順道把原本在薰風夕語旁邊的苒羽曦給拉到自己身側。

  所有人都看著殘雪揚風裝沒事的清了清喉嚨,繼續開口,「老蘇說你是狗,還真的是污辱了狗,也污辱了我們天策府。你劈腿就劈腿,還說你跟那個什麼秀蘿剛認識,結果你們認識沒多久就跟薰風分手,跟薰風說你們家沒錢,啊沒錢還可以跟妹子出去玩哦?說謊也不打一下草稿的?你這演技真的是爛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開天闢地第一人耶!」

  「我沒錢這件事確實是真的啊!但是我跟薰風分手之後跟那個女生出去應該和她沒關係吧?難道分手還要守喪?」慕容亦閒不甘示弱的回嘴,剛才和苒羽曦吵完,現在又來一個殘雪揚風,他終究是耐不住性子,語氣也跟著不耐煩起來。

  「守你個頭喪!你跟小薰分手前,早就跟別人搞曖昧了,你當我們這一干幫眾是眼瞎嗎?你的小棉師姐都發文幫你作證了啊!小薰還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她沒在線上,你在幹嘛?跟妹子玩得很樂嘛!」苒羽曦忍不住又跳出來說話,看來是被這傢伙清奇的三觀給氣歪了,「還到處跟你的親友說是小薰先劈的腿,人家殘雪揚風跟小薰是和你分手之後才認識的,哪裡來的劈腿之說?你不要自己劈腿就惡人先告狀好嗎?」

  「都別吵了。」薰風夕語開口阻止了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殘雪揚風及苒羽曦,「劈腿就劈腿吧,這種破罐子我也不屑要。」

  察覺薰風夕語的聲音似是帶了點哭腔,殘雪揚風沒了和慕容亦閒繼續吵下去的打算,「慕容亦閒我警告你,要是再讓我聽到任何關於薰風的不實謠言,我聽一次殺你十次,要是謠言一直沒有消停,我絕對殺到你退遊戲。」說完便拉著薰風夕語,頭也不回的往世界車夫的方向走去。

  「蒼雲,映雪湖。」殘雪揚風和車夫對話完,就拉著薰風夕語上馬車,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但臉上都明擺著有心事的模樣。

  直到馬車抵達映雪湖,殘雪揚風拉著薰風夕語走到平常掛機的湖畔,「小薰薰,我──」

  「你不要用變聲器跟我說話。」薰風夕語在殘雪揚風一開口就打斷他,「剛剛蘇狐根本沒說話,蘇狐也和我說了,你們其實是同校的學長學弟,不是什麼兄弟關係。」

  「我會這樣是因為我──」

  「因為你怕又被奇怪的綁定奶纏上,所以就開變聲器用正太音說話。」薰風夕語再度打斷他說話,語帶些微怒意,「蘇狐全都和我說了,你還要繼續用這個聲音和我講話嗎?我看起來像是你之前遇過的那種變態嗎?」

  聽到這句話,殘雪揚風才乖乖的關了變聲器,但還是用一臉小孩子做錯事的語氣開口,「小薰薰,妳別生氣啦,我剛剛還幫妳出氣了,要是我知道妳和慕容的事情,那我前幾天也不會跟妳吵這些了。」

  「那我還得感謝你了?」薰風夕語拿出銀針,作勢就要往殘雪揚風的頭上插。

  「別別別!」殘雪揚風後退了幾步,雙手合十外加九十度鞠躬,「我錯了,對不起!」

  「這還差不多。」薰風夕語睨了他一眼,才把銀針收起來,「以後不許騙我。」

  「那當然!我這麼善良天真乖巧無辜可愛,怎麼會騙小薰薰呢!」殘雪揚風賣起乖來豪不費力,讓白苡薰忍不住在螢幕前翻了翻白眼,突然很希望這個賣乖的聲音還是原本那個正太音。

  不過這樣聽來,殘雪揚風的聲音有些低沉,還帶了點沙啞磁性的感覺,若是撇開他這個和聲音完全溝不著邊的二哈個性不說,聲音確實是好聽的,也難怪他要開變聲器,畢竟曾經被騷擾過,還真的不能怪他,接著又想起了那天對殘雪揚風說的那些過分的話,愧疚感又再次湧上心頭。

  「二哈,對不起。」薰風夕語知道過多的解釋沒有什麼意義,所以將所有道歉的話語,濃縮成這五個字。

  「啊?」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道歉,殘雪揚風發出疑問的單音,隨即才反應過來道歉的原因為何,「妳不用和我道歉啦!是我自己說錯話,而且......」說到一半卻停頓了。

  「而且什麼?」

  「這、要我怎麼說呢。」殘雪揚風一反常態,突然磨磨唧唧起來,讓薰風夕語越聽越不明白。

  坐在電腦前的李呈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長長的吐了出去,點開背包,滑鼠游標移到那個出去玩的前一個晚上先買好的煙花「情人心」,本來打算回來就馬上和薰風夕語告白的,誰知道一回來就鬧了這齣糟心事,害得他原本想好要先道歉再告白的那些話全都用不上了。

  「我喜歡妳。」

  說罷,他按下右鍵,情人心的煙花炸開,一朵朵黃色、粉色的玫瑰花在兩人周圍排出了愛心的形狀。

  「你你你你你──」薰風夕語被這突如其來的告白搞得手足無措,連一句話都沒辦法組織起來。

  「我、我知道這很突然,妳的心情也一定還沒轉換好,這樣跟妳告白,妳一定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妳可以不用馬上答覆我,不要緊的。」殘雪揚風的心跳可快了,這是他打出生以來第一次向女孩子告白,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正巧聽到家人喊他把行李內的衣物拿下樓,「我先去整理行李!晚點回來!」

  不等薰風夕語反應過來,殘雪揚風就這樣丟下她,溜之大吉。

  李呈風一衝出房門,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機打電話給蘇晉威。

  「老老老老老蘇!」李呈風緊張到連話都說不好,一邊拿著要洗的衣物,一邊走下樓,還拐了一下,差點直接用滾的下樓。

  「阿風,我才大你兩歲,不至於你喊這麼多個老。」

  「不是,老蘇!你聽我說!」

  其實剛才蘇晉威就看到李呈風炸薰風夕語情人心的煙花,此時李呈風打電話給他,他大概也能猜個七七八八,只是他沒想到的是,才剛炸完煙花沒多久,他的電話就響了,但自家學弟想分享這份喜悅,他還是很樂意聽的。

  「好,我洗耳恭聽。」

  「老蘇,我和你說──」

  電話另一頭的蘇晉威帶著一抹微笑,已經準備好聽李呈風說說剛才發生的事情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8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劍三|BG向|策花|天策|軍爺|萬花|花姊|給你馬草當我綁奶|劍俠情緣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l020511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劍三】給你馬草,當我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原創系列】設定 (0)
  世界觀 (1)
  角色 (7)
  暫時丟這 (1)

【原創系列】故事 (0)
  言染 (4)
  零度幻影 (3)
  短篇系列 (1)
  暫時放這 (1)

【同人、二創】 (0)
  【LOL】塗鴉。 (1)

【劍三】 (1)
  給你馬草當我綁奶 (5)
  【短篇】 (2)

【Seeds of Stars】 (3)
  姜海櫻 ☁ 基本資料  (3)
  姜海櫻 ☁ 通告資料簿 (15)
  姜海櫻 ☁ 活動剪影  (4)
  Winds ☁ 基本資料  (2)
  Winds ☁ 通告資料簿 (1)
  Winds ☁ 活動剪影  (3)
  月份工作表      (9)
  主  線       (4)
  日  常       (5)
  相關人物       (2)
  番 外 ☁  (0)

【烏托邦】 (0)
  叶梨      (1)
  叶梨的旅行筆記 (1)

【巴巴托斯的繼承】(停止更新) (1)
  染 墨 ☁ (26)
   涼  ☁ (11)
  番外 (5)
  不登錄角色 (2)

【哈斯狄維爾仙境】(停止更新) (1)
  諾里斯 ☁ (13)
  蒔 蘿 ☁ (3)

遊戲相關 (0)
  幻想神域 (21)
  I Love Pasta (2)

日常 (0)
  碎念。 (38)
  繪圖。 (6)
  廢文賺巴幣。 (2)

記事 (5)

放置 (0)
  黑歷史。 (13)
  【小說】片段的回憶 (5)
  【小說】傾聽。戀之曲 (3)
  【噗浪企|metsä】葳芙 (3)
  【FB企|Yunaiow】純 (1)

未分類 (0)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ゴーストルー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