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遊戲王Anime 第十二章 不死的鳳凰

作者:丹雀│2020-11-21 15:35:13│巴幣:0│人氣:59



  江玟霖一臉憂愁的不停張望秋紅谷四周的環境,就好像與人相約,對方卻遲遲沒有到來。

  「各位觀眾大家好,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差不多快到了,麻煩兩位選手到舞台中央。」一名頭戴綠色紳士帽,穿著紅色上衣與藍色垮褲的主持人費斯特,手裡拿著麥克風站在臨時搭建的決鬥舞台中央。

  「米俐怎麼辦?丹楓他們好像還沒有來的樣子。」江玟霖緊張的說。

  「蓓雅我記得妳是最後看到他們,妳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米俐看向一旁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問道。

  「班導是和我說讓他們有獨處的時間,我怎麼知道他們會去什麼特別的地方。」蓓雅趕緊解釋。

  但是這一解釋反而讓江玟霖差點昏過去,嘴裡喃喃的說:「獨處?特別的地方?」

  「莫非他們?」這回連方証岳都感到懷疑了。

  「麻煩不要隨意猜測別人好嗎?」失蹤的當事人之一,緩緩地走到他們的面前,看了所有人一眼後,皺起眉頭說:「我想說停車會花時間,讓她先自己來比賽現場,莫非她和某個動畫人物一樣是個超級大路癡?」

  剛才說不要隨意猜測別人,下一秒反而自己說對方是路痴。

  不過班導的個性,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麻煩請E班的選手上台。」主持人費斯特看向台下E班的學生和班導激烈的交談著,像是在討論比賽的戰術,但是賽程的時間是有限的,在太陽下山之前必須結束這場大賽才行,所以他再度提醒了E班的選手。

  「總之我會盡量爭取時間,麻煩各位到附近找一下丹楓了。」米俐說完後趕緊上台,走向主持人與他的對手。

  「上一場比賽由E班先攻,所以這一場將由B班先開始。」費斯特確認雙方都沒問題後,就將舞台交給了場上的兩人。

  「這一場就和上一場一樣,讓我快速了結吧。」對手這時突然想起什麼,對著米俐問道:「話說這整場比賽怎麼都是你和另一位女孩在比,另一位選手是濫竽充數的?」

  「濫竽充數?你在說什麼,她可是我們E班的王牌,怎麼可以隨意展現。」米俐頗為生氣地說。

  「王牌?就算是王牌,只要你輸了這一場比賽就結束了,連展現的機會都沒有啦!」

  「所以這一場我一定會贏。」

  「想打贏我,還是別做夢了。」對方從手中亮出一張魔法卡說道:「我從手牌發動『交通機人連結區』將手中的『火車機人』、『鑽頭機人』和『潛艇機人』進行融合召喚『超級交通機人─巨型尖鑽 (ATK/3000)』,用這張魔法卡融合的怪獸不會被效果破壞,怪獸效果也不會被無效化。」

  方証岳看著對方場上那巨大的粉紅鑽頭融合怪獸,無奈地說:「上一場是花姬這一場是機人,怎麼B班的牌組都有個機(姬)字呀?」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融合怪獸具有貫通效果,除非米俐能夠立刻叫出『憤怒的悠悠』和對方相抗衡。」蓓雅點出真正應該注意的地方還有應對方式。

  「不!對方已經輸了!」

  「什麼?」

  兩人同時看向出聲的江玟霖,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兩人走得很近,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這麼篤定。

  「妳剛剛替他占卜嗎?」

  「沒有。不過米俐的眼睛『睜開』了。」

  「什麼!」

  兩人再度看向站在決鬥台的班上同學,但是由於位置剛好是背對,所以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許久未睜眼的米俐,用著不是黝黑而是湛藍色的雙眼看著手中的牌,之後和對方一樣從手中亮出一張魔法卡說:「發動『粗人預料』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才能發動,將牌堆的『放輕鬆天使─悠悠 (ATK/300)』特殊召喚到場上。」

  「連鎖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終焉之地』,對方特殊召喚怪獸時才能發動,從牌組將一張場地卡發動。我發動場地魔法卡『巨機人都市』。」

  「我發動第二張魔法卡『魔之試衣間』,支付800分生命值,翻開牌堆最上方四張牌,將其中3星以下的通常怪獸特殊召喚。」

  第一張剛好就是1星的通常怪獸「放輕鬆天使─悠悠」,第二張則是魔法卡「融合」,第三與四張也是魔法卡「一換一」和「馬骨的對價」。

  「我發動第三張魔法卡『融合派兵』,我將『悠悠王』所需的融合素材『放輕鬆天使─悠悠 (ATK/3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米俐的場上共有三體一臉輕鬆自在的一星天使族怪獸,這時所有人都在猜測他到底想要做什麼,是要超量召喚還是連結召喚。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有天使族被破壞時,場上的『放輕鬆天使─悠悠』原攻擊力變成3000分。」

  「原來如此,他是打算先用一體『憤怒的悠悠』和對方同歸於盡,之後再給對方6000分的戰鬥傷害。」蓓雅分析著場面的狀況。

  「我召喚『天空的使者─傑拉迪亞斯 (ATK/2100)』,由於場上沒有場地卡『天空的聖域』所以此卡破壞,並發動『憤怒的悠悠』的效果,場上的『放輕鬆天使─悠悠』攻擊力變成3000分。」

  當所有人都認為米俐要進入戰鬥階段,對手也準備承受6000分的大傷害時,他再度說道:「我發動第五張魔法卡『三角攻勢』。」

  「第五張魔法卡?」

  「我方場上只有三體同名的通常怪獸才能發動,這回合這些怪獸可以直接攻擊玩家。」

  一回殺。

  還是用原本攻擊力為300分的通常怪獸。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見識到了米俐真正的實力,以及那令人畏懼的湛藍色雙眼。

  「B班的邱仁偉選手生命值歸0,所以第二場比賽由E班的米俐獲得一勝。」雖然也被這場決鬥的結果嚇了一跳,但是身為主持人的他,立刻回到了舞台中央,見證兩名選手互相握手後,才繼續說道:「好的,在接下來的比賽開始前,我們再度休息十分鐘!」

  「那個……不好意思,一聽到有人說丹楓的壞話,我不小心動真格,忘了要拖延時間了。」米俐再度回到原本瞇瞇眼的樣子,無奈地搔搔頭。

  但是在場的人都還未從剛才的決鬥中回過神,只有江玟霖鼓起腮幫子,用柔弱的雙手敲打著米俐的肩膀。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終於回過神的眾人,心裡的第一句話都是這一句。

  這時吳玖栖突然充滿自信的說:「別擔心,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發生,我讓她帶著決鬥盤,只要請大會偵測決鬥盤上的GPS很快就找到人了。」

  「問題是偵測的儀器不是都在學院嗎?」米俐立刻駁回了班導的提案。

  「不過我記得手機也有GPS的功能吧?」江玟霖提出了新的看法。

  「但是她有手機嗎?我是從來沒有看過。」蓓雅無奈地回應。

  眾人頓時陷入沉默。

  「各位好,休息時間已經接近尾聲了,麻煩兩位選手準備到舞台中央。」主持人看著手腕上的金色手錶,再度將眾人的視線集中到自己身上。

  「怎麼辦?怎麼辦?」

  E班的所有人開始感到焦躁,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出賽,也是第一次能有機會和高階的班級對決,更是因為有丹楓的到來,讓他們有更多的自信和希望。

  但是現在這一切又要因為丹楓的緣故,而把得來不易的戰果付諸流水,這是他們萬萬無法接受的事。

  「麻煩請E班的選手上台。」費斯特第二次看到台下E班的學生和班導更加激烈的交談著,他心想畢竟這是E班最難得的機會,目前一勝一負確實會想要好好討論接下來的戰術。

  但是不管如何,時間都是不會等人的,費斯特直接對著麥克風說:「麻煩E班的林丹楓選手上台。」

  「丹楓妳到底在哪裡呀?」

  班上的所有人都著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我在這裡!」

  眾人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竟在景觀橋頭上。

  「快、快誰去開車載她!」

  「誰、誰會瞬間移動!」

  所有人宛如被逼瘋了,恨不得那人可以立刻出現在自己面前。

  但是當事人卻輕鬆自在的轉頭想和幫忙領路的那人說聲謝謝,卻不見對方的身影。

  「妳還在做什麼,還不趕快上台了!」

  所有人像是害怕她又消失不見,於是大家一人一手將她整個人抬了起來,直接運向了決鬥台上。

  「……好,兩位選手都到齊了,那麼E班對B班的第三場比賽,現在正式開始。」費斯特看著他們把選手整個抬了上來,差點忘記自己原本的工作。
 


  班際對抗賽到現在為止,都是米俐和江玟霖代表E班出賽,他們能夠打贏D班已經很厲害了,如今遇到高兩階級的B班,會戰敗並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自從聽到吳玖栖說的那些話,不久的將來會有「大災難」發生,現在如果不挑戰這些高段班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會成為絆腳石。

  「由我先攻,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從手牌特殊召喚『光子斬者 (ATK/2100)』,接著召喚1星協調怪獸『大日球體 (ATK/400)』,將場上的怪獸調星同步召喚5星的『焰聖騎士導─羅蘭 (ATK/2000)』,當『大日球體』從場上送入墓地,支付500分生命值可以當作裝備卡使用。」

  我將當作裝備卡的「大日球體」讓同步怪獸裝備後,覆蓋了一張牌,便結束了回合。這時發動同步怪獸的效果,將牌堆的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送入墓地。

  「輪到我了,抽牌!」穿著紅色制服的少年笑笑地說:「就讓妳見識一下『鳳凰』的威力。」

  「鳳凰?難道是『奈芙提斯』?」

  瞬間被看穿牌組的少年愣了一下,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說:「我召喚『召喚師 賽姆貝爾 (ATK/600)』並發動效果,將手牌一體和此卡等級相同的怪獸特殊召喚,此卡等級為2所以特召等級2的『奈芙提斯之引導者 (ATK/6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此卡和一體怪獸解放,從手牌、牌堆特殊召喚『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

  「真的就和丹楓說的是『奈芙提斯』。」場外米俐感嘆的說。

  「她真的很狂熱呢。」夏婉芸也接著說。

  「就是阿。等等、妳怎麼會在這裡?」看出不對勁的方証岳對著這名不應該出現在此地的人說道。

  「廣場這麼大在哪裡都可以吧?而且難得丹楓出場比賽,我當然要在特等席觀賽。」夏婉芸理直氣壯的說。

  「進戰階,我用『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攻擊『焰聖騎士導─羅蘭 (ATK/20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沒有用的,『奈芙提斯之鳳凰神』被效果破壞後,下一個自己準備階段會再回到場上。」少年從手中亮出一張魔法卡說:「主階二發動『儀式的事前準備』,將牌組一張儀式魔法卡和一張該卡敘述的一體儀式怪獸加入手中。」

  「儀式怪獸?」

  「沒有錯,我發動儀式魔法『奈芙提斯的輪迴』,將手中第二張「奈芙提斯之鳳凰神」解放,儀式召喚『奈芙提斯之蒼凰神 (ATK/3000)』,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一張『奈芙提斯』破壞,破壞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

  「我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效果分隔士』送入墓地,這回合結束前該怪獸的效果無效化。」

  「由於怪獸效果的代價,我將『奈芙提斯的敘事者』破壞送入墓地。」

  丹楓 生命值7500分/手牌1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8000分/手牌1 蓋牌0
 
  「抽牌!發動裝備卡『大日球體』的效果,將此卡送入墓地,將墓地的裝備卡『焰聖劍─杜蘭達爾』裝備在同步怪獸上,然後發動裝備卡的效果,將牌堆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ATK/DEF 500/200)』加入手中,之後裝備卡送入墓地。」

  「沒有用的,『奈芙提斯之蒼凰神』不管是戰鬥還是效果破壞,只要到了我的回合就可以重生是完全不死的鳳凰。」

  「我召喚『焰聖騎士─奧吉爾 (ATK/15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阿斯托爾福』送入墓地。當場上有炎屬性戰士族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1星的『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並當作協調使用,該卡特殊召喚時可以發動第二個效果,將墓地的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加入手中,然後將兩體怪獸調星同步召喚5星的同步怪獸『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2000)』。」

  雖然場上有兩體攻擊力2000分的同步怪獸,但是對方怪獸的攻擊力為3000分,而且不管是戰鬥還是效果破壞都會再度從墓地回到場上。

  「B班的實力真的好厲害,就算是丹楓也沒辦法了。」看著眼前的局勢,夏婉芸無奈的說。

  「誰說的,她正要開始反擊而已。」

  「沒、沒錯。」

  比起夏婉芸消極的態度,E班全體學生都認為這不算是什麼難題。

  「發動墓地的『焰聖騎士─奧吉爾 (ATK/1500)』怪獸效果,當作裝備卡裝備在『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2000)』身上,該怪獸不會被效果破壞。」

  「原來如此,利用同步怪獸的效果將對方的怪獸破壞,再直接攻擊玩家給予大傷害。」蓓雅解析著場上的戰況。

  我對著蓓雅點點頭,同意了她的話,就算「不死鳳凰」可以一直重生,但是生命值卻是有限的。

  「戰鬥階段,『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2000)』有裝備卡攻擊時,可以破壞場上一張卡,我要破壞場上的『奈芙提斯之蒼凰神 (ATK/3000)』並直接攻擊玩家。主階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對方從牌組抽完牌後說道:「發動墓地『奈芙提斯之蒼凰神』的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東窗事發』墓地發動的怪獸效果無效並除外。」

  「既然如此,我發動『奈芙提斯之鳳凰神』的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且這張卡因此效果特召成功時,場上的魔法、陷阱卡全部破壞。然後再發動墓地『奈芙提斯的敘訴者』的怪獸效果,將墓地一張『奈芙提斯』之名的卡加入手中。」

  對方將儀式魔法「奈芙提斯的輪迴」拿回手中後說道:「發動儀式魔法卡將手中2星的『奈芙提斯的悟道者』解放,儀式召喚『奈芙提斯之連結者 (ATK/2000)』並發動效果,可以將手牌或牌組一體『奈芙提斯』儀式怪獸儀式召喚。」

  「儀式怪獸竟然還可以用來儀式召喚其他怪獸!」

  「沒有錯,我要儀式召喚『奈芙提斯之祭祀者 (ATK/1200)』,這張卡儀式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奈芙提斯』的怪獸,我要特召的是『奈芙提斯之祈禱者 (DEF/2000)』。」

  一瞬間對方場上除了原本的鳳凰神外,還有兩體儀式怪獸和一體效果怪獸。

  「還沒有結束,我將場上兩體儀式怪獸和一體效果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3『焰鳳神─奈芙提斯 (ATK/2400)』,這張卡利用兩體儀式怪獸做素材時,不受戰鬥和效果破壞,且攻擊力再上升1200分。另外,只要這張卡在額外怪獸區存在,對方就不能以主要怪獸區的『奈芙提斯』怪獸為攻擊對象。」

  「原本對方場上一體怪獸也沒有,現在卻有兩體攻擊力超過2000分的怪獸,其中一體還不會被破壞,這樣要怎麼比?」夏婉芸看著那金黃色的鳳凰和艷紅色的鳳神,再度無奈地說。

  「這種程度還不算什麼,丹楓可以輕鬆處理的。」米俐頭也不回的直接反駁夏婉芸說的話。

  讓她覺得是自己太小看丹楓的實力,還是他們太看好丹楓了。

  「戰鬥階段,我用『焰鳳神─奈芙提斯 (ATK/3600)』攻擊『焰聖騎士─奧利佛 (ATK/2000)』,接著用『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攻擊『焰聖騎士導─羅蘭 (ATK/2000)』,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5500分/手牌1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4000分/手牌0 蓋牌0
 


  「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笑了一下。

  「怎麼想認輸了嗎?」

  「不是的,只是覺得每次在最關鍵的時候都會抽到這張牌。」我開心的將手中的卡片放到決鬥牌上:「召喚『櫻之宮莓香 (ATK/1800)』,然後發動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裝備在『櫻之宮莓香』,接著發動裝備卡的效果將牌堆第二張『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ATK/DEF 500/200)』加入手中,然後裝備卡送入墓地。」

  我將墓地的一張怪獸卡亮出來給對手觀看後說道:「我將墓地的四星怪獸『焰聖騎士─奧吉爾』除外,特殊召喚『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DEF/200)』,並且該怪獸的等級變成和除外怪獸相同。把場上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

  之後藉由超量怪獸的效果,移除兩個疊加素材,將對方場上的Link怪獸『焰鳳神─奈芙提斯』當作自身素材,疊放在該卡下方,並把一張「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移出遊戲後,便結束了回合。

  「原來如此,盡量讓受到的傷害最小化。」夏婉芸看著戰場上的變化,認為這方法也是不錯的選擇。

  但是一旁的方証岳卻搖著頭說:「如果只是這樣,她就不會笑得這麼開心了。」

  聽到這話,夏婉芸趕緊看向決鬥台上那人的表情。

  她真的在笑,還是很開心在享受這場決鬥的笑容。

  「輪到我了,抽牌!」看著對方場上的超量怪獸可以抵擋一次戰鬥或效果破壞,雖然不希望對方場上還留有怪獸,但是他手中的卡還不足以應付。

  「戰鬥階段,我用『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攻擊『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

  「發動『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第二個效果,場上的此卡被破壞時,可以將自身一個疊加素材移除,代替破壞。」

  「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5200分/手牌0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4000分/手牌0 蓋牌1
 
  「抽牌!我將墓地的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除外,特殊召喚手中的『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生命值,怪獸特召無效並破壞。」

  「沒想到被擋下來了,我結束這回合。」

  「換我了,抽牌!」他第一次對於A班以外的班級感到害怕,真沒想到對方隨手一張牌就有可能扭轉劣勢。

  「戰鬥階段,我用『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攻擊『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 (ATK/2100)』,結束這回合。」

  雖然成功將對方場上的卡片清空了,但是卻覺得對方隨時可以召喚出強力的怪獸到場上。
 
  丹楓 生命值4900分/手牌0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2500分/手牌1 蓋牌0
 
  「那麼輪到我囉!抽牌!這時發動墓地『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 (DEF/200)』的效果將此卡以及『焰聖騎士─里納爾多 (DEF/200)』特殊召喚到場上。」

  「這時我要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卡『增殖的G』,這回合對方每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就從牌堆抽一張牌。」

  「將兩體戰士族進行連結召喚Link2『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ATK/1600)』,這張卡連結召喚成功時,可以將一張戰士族怪獸加入手中,我把『我我我守護者(ATK/DEF 1500/2000)』加入手中。」

  「同步、超量之後是連結嗎?」

  「我要再發動『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第二個效果,將牌堆的裝備卡送入墓地,依照送入墓地數量的相同等級一體戰士族怪獸特殊召喚。」

  我將牌堆中剩餘的4張牌送入墓地並說道:「我特殊召喚第二張等級4的『焰聖騎士─奧吉爾 (DEF/2000)』,這張卡特殊召喚時,可以將牌堆一體炎屬性戰士族送入墓地,我將『焰聖騎士─莫吉斯』送入墓地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可以把墓地三張炎屬性戰士族或『聖劍』之名的卡送回牌堆,之後再抽一張牌。」

  不停的連續動作,最後還不忘補充手中的牌。

  「我發動墓地同步怪獸『焰聖騎士─奧利佛』的效果,以自己場上一體戰士族怪獸為對象,這張卡當作協調特殊召喚,之後該怪獸當作提高500分攻擊力的裝備卡使用。」

  「真是想不到,妳的牌組是『不滅的騎士精神』。」對方感嘆的說。

  「我再發動墓地裡另一位同步怪獸的效果,當作提高500分攻擊力的裝備卡裝備在『焰聖騎士─奧利佛』身上。戰鬥階段,我用『焰聖騎士─奧利佛(ATK/3000)』攻擊『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ATK/2400)』,結束這回合。」

         「她真的把局勢逆轉了……」夏婉芸不敢相信以前還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現在竟然已經快要追上B班,甚至快要超越對方了。

  「輪到我了,抽牌!」看著手中的5張牌,至少有足夠的資源可以使用了。

  「我將手中的『奈芙提斯之護衛者』和『奈芙提斯之祈禱者』破壞送入墓地,特殊召喚『真龍凰 瑪莉亞姆內 (ATK/2700)』,由於用兩體風屬性怪獸特召,對方牌堆上4張牌除外。」

  「竟然是真龍!」

  在場的所有人全被嚇了一跳,沒想到B班的學生竟然有「真龍」這張強大無比的卡片。

  「接著召喚『奈芙提斯之悟道者 (ATK/600)』,發動魔法卡『奈芙提斯的希望』將場上一張『奈芙提斯』卡和對方一張卡為對象破壞。戰鬥階段,用『真龍凰瑪莉亞姆內 (ATK/2700)』攻擊『聖騎士的追想 伊索德 (ATK/1600)』,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3800分/手牌3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1900分/手牌0 蓋牌0
 
  「輪到我了,抽牌!」我從手中將一張怪獸卡亮出後說道:「將墓地一張裝備魔法卡除外,特殊召喚手中的『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

  「怎麼可能,那張怪獸卡不是被我用反制陷阱給無效召喚了。」這時對方像是想起什麼,驚訝的說:「難道是那時候透過『焰聖騎士─莫吉斯』的效果,把那張卡返回到了牌組。」

  「是的,因為『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也是炎屬性戰士族。接著直接召喚『光神機 櫻火 (ATK/2400)』,這張卡不用解放就能夠進行召喚,但是回合結束後會送入墓地。」

  「看來勝負已分了。」蓓雅看著對方場上只有一隻怪獸,手牌數為0,墓地的怪獸效果要輪到自己才會發動。

  「戰鬥階段,『神威鳳凰劍聖‧基亞‧弗里德 (ATK/3000)』攻擊時可以選擇雙方場上一體正面表示的怪獸當作裝備卡使用,然後用『光神機 櫻火 (ATK/2400)』直接攻擊玩家。」
 
  丹楓 生命值3800分/手牌3蓋牌0‖陸志偉生命值0分/手牌0 蓋牌0
 
  「B班的陸志偉選手生命值歸0,林丹楓選手獲得決鬥勝利,所以B班與E班的對抗賽由獲得兩勝的E班,晉升到最終比賽!」主持人費斯特激動的說道。

  「真的贏了?我們真的進入決賽了?」米俐不敢置信的說。

  「要、要和A班的學生決鬥了?」江玟霖緊張的說。

  「各位,我以你們為榮!」班導更是感動的痛哭流涕了起來。

  看到他們每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我都不好意思開口問他們關於面具和銀色校服的事情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84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遊戲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d501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王Anime 第十一... 後一篇:關於(小說) 雅莉絲的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essiah0312異度神劍2玩家
光和焰都是我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