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虛空戰記 短篇集】#1 【男人如果不能守身如玉,就要守口如瓶!】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9 19:40:25│贊助:24│人氣:158
  【虛空戰記 短篇集】#1 【男人如果不能守身如玉,就要守口如瓶!】
 
  【庫伯哈市】
  【鐘塔區】
  【香水貓咪】
  清晨五點
 
  東方的天空抹上了曇玉白,清晨的初光灑在靜謐的街道,趕走了黎明前的泌涼空氣。
 
  「天堂………。」

  「這裡是天堂……。」
 
  兩個壯碩的男子,站在【香水貓咪】前,兩眼發直,口中不斷地重覆著同一句話。
 
  是槍哥和大熊,兩人的臉頰上都掛著數個粉紅色的唇印……。
 
  七八個有著標緻臉蛋和誘人曲線的女孩,在單薄的禮服上圍了披肩,以躲過清晨的冰冷感,站在槍哥和大雄的後方輕笑著。
 
  一名穿著深藍鑲黑絲荷葉邊禮服,有著淡金色緞帶髮的秀麗佳人,站在姐妹們的最前方,一派雍容華貴的模樣。
 
  秀麗佳人踏出那充滿芬芳的聖域,準備走向槍哥和大熊。
 
  她張起了黑色的蕾絲摺扇,遮住清秀和嫵媚皆俱的臉龐,擋住清晨那令她不適的微光。
 
  當了多年的夜行性生物之後,光線是她的大敵,不論是對心靈或是對肌膚。
 
  當然,她也不是沒有憧憬過日光下的景象,如果傾心之人願意牽起她的手,那時將會是【庫伯哈】的太陽第一次見到她那傾倒眾生的美貌。
 
  妃麗娜,【庫伯哈】的夜之女王,緩緩地走近還沉醉在溫柔鄉餘韻的兩人。
 
  §
 
  「槍哥……。」一句柔美的叫喚,將兩人已經飄到天堂的靈魂快速拉回到塵世來。
 
  「是!妃麗娜大姐!」回復正常的兩人立即挺直腰桿,向妃麗娜行了一個不太合乎場景的軍禮。
 
  「那麼,卡雷斯龍爵的事,接下來就麻煩兩位了……。」摺扇下的絕美臉蛋勾起一個淺淺甜笑。
 
  「沒問題!請包在我身上!」兩人同時右腳蹬地,掄拳往胸口撞去,自信滿滿。
 
  「嗯,我靜候佳音……。」夜之女王輕點了一下頭,隨後轉身,在姐妹們的簇擁下,回到她掌管的聖域,【香水貓咪】。
 
  §
 
  下一刻,槍哥和大熊,兩人像遊魂一般,在清晨的街道中漫無目地的走著。
 
  「怎麼辦?槍哥!」大熊一邊摸著臉頰一邊問話,似乎還捨不得擦掉臉上的溫柔印記。
 
  「什麼怎麼辦?」因為一夜未眠,槍哥話回的有氣無力。
 
  「把恩格里斯中校帶到【香水貓咪】的事情呀,我們真的做的到嗎?」
 
  「剛接受完招待,又這麼豪爽的答應妃麗娜,現在那裡還有回頭路呀!?」 
 
  「況且妃麗娜是連【血月兄弟會】都不敢招惹的對象,如果這件事沒辦妥,搞不好我們兩個很快就會被掛在【龍膽港】的運送絞架了……。」
 
  「早知道就不要跟你蹚這個渾水!」大熊朝槍哥的右肩揮了一拳!
 
  「切!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槍哥也立即還以顏色,給了大熊一個肘擊,損友兩人組開始了短暫的互相傷害。
 
  §
 
  互相傷害結束之後,兩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一副苦惱愁腸的模樣。
 
  「要把卡雷斯帶到【香水貓咪】,就得先把皇女殿下引開……。」槍哥將後頸靠到長椅的鐵條椅背上,試著用鐵條帶來冰冷感,好讓自個稍稍清醒。
 
  「可是自從皇女殿下成為恩格里斯中校的【戰場嬌妻】,一天到晚都黏在他旁邊,你要怎麼調虎離山?不……“調龍離海”………。」大熊回了一句毫無建設性的癈話。
 
  「唔……。」槍哥的右腳跟在地面敲擊著,打著淩亂的節拍,議著從恍惚的腦袋中榨出一點有創意的鬼點子。
 
  「有了───────!」突然間,槍哥雙手握拳,狂吼一聲!
 
  「蛤!?」不明所以的大熊,帶著疑惑的表情對著他。
 
  「走!大熊!我們去公會等卡雷斯!」還沒等到大熊回話,槍哥架起他的脖子,拉著他往公會的方向走去。
 
  §
 
  【庫伯哈市】
  【下城區】
  【庫伯哈傭兵公會】
  早上八點
 
  我將〈深淵追跡者〉停好,一隻美麗的紫斑蝶立即停在把手,似乎想和這粗獷的大傢伙來個短暫的萍水相逢。
 
  夏天的季節海風從西南向吹來,帶著淡淡的鹹味。
 
  我喜歡這種帶著鹹味的海風,這是【原點平面】未曾有的味道。
 
  §
 
  「早安──────!」推開公會大門,我立即感到兩個人影挨過來,伴隨著濃厚的香水味!
 
  「早安!好兄弟!」

  「早安!恩格里斯中校!」
 
  公會損友二人組的槍哥與大熊,一左一右往我身邊貼近,看起來像是一組推銷詭異藥品的鍊金術士……。
 
  「兩位同僚早安……只是…你們兩個身上那股香水味是怎麼回事!?」一股難以用言語形容的香味在兩人身上流竄著……。
 
  這時兩人才查覺到昨天夜裡一群佳麗們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殘香!

  槍哥急忙開口解釋:「是這樣的!【鐘塔區】的治安官昨天給了我們兩人一個委託,說【鐘塔區】的下水道在夜晚時會傳來奇異的怪聲和腐敗的味道!所以我和大熊昨晚就先跑進下水道調查,結果你猜我們遇到什麼!?」
 
  「遇到什麼?」
 
  「爬滿下水道牆壁的酸液黏怪呀!成千上百!我們倆個寡不擊眾!好不容易逃了出來!」
 
  「你怎麼不帶著自己的神眷一起出任務!?」說實在的,我真的很難將乾淨整潔的【鐘塔區】和成千上百的酸液黏怪聯想在一起……。
 
  「當時夜深了,我想讓他們多休息。另一方面,原本以為討伐對象只是幾隻過度成長的溝鼠,沒想到是一大群酸液黏怪!」
 
  「身上也因為落荒而逃,沾上了下水道和黏怪的腐臭,不得已只好先拿瓶劣質香水來掩蓋臭味!」
 
  「就變成你現在看到的這副鬼樣子了────!」槍哥接著做了一個垂頭喪氣的表情。
 
  大熊偏過頭,仔細看著槍哥那舌燦蓮花、鼓起如簧之唇的模樣,心裡想著:(這傢伙真的是天生當詐騙集團的料呀……。)
 
  「嗯,能全身而退最重要了!」雖說槍哥的話有點光怪陸離,但我還是回了一個微笑。
 
  「所以呢……好哥們,我這個任務需要你的大力支援!」
 
  「支援!?」
 
  「對──────!你知道酸液黏怪最怕什麼攻擊嗎─────?」
 
  「嗯……我其實不太了解這種怪物……。」
 
  「是電漿───────你的天賦戰技──────!」槍哥這時不斷地用雙手拍著我的臂膀。
 
  「所以呀!只要你出馬!這個任務一定易如反掌!雖然只有報酬三個堅金幣!屆時我們就三人均分!如何?」
 
  「我是很想幫忙,但是現在雪花只允許我接報酬超過一個鉑幣的任務……。」
 
  「不用擔心!我們打算今天深夜才去【鐘塔區】跑任務,不會打擾到你和皇女殿下的溫馨時光!」這時槍哥突然用力抓著我的肩膀!
 
  「就算是幫自己哥們一把!好嗎!?」
 
  「嗯……好吧。」畢竟在剛加入公會時,槍哥也是多所照顧,就還他一個人情吧。
 
  「果然是我的好哥們──────!」一臉興奮的槍哥不停搖著我的身體。
 
  「還有呀,這件事就不用跟皇女殿下提了,免得殿下又罵我跟大熊是倆個不中用的傢伙,連區區的酸液黏怪搞不定!」
 
  「嗯,好!」我點點頭。
 
  「那就晚上十點,【鐘塔區】第三大道入口集合!」難掩興奮之色的槍哥,再度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一直在旁邊沒有搭話的大熊這下完全了解槍哥葫蘆裡賣什麼藥了!深諳恩格里斯中校個性的槍哥,知道朋友有難必定會出手相助!接著用深夜十點討伐怪物的理由,錯開皇女殿下和中校相處的時間,地點又訂在第三大道,【香水貓咪】的所在地,真是天衣無縫的計畫!。)
 
  這時,【傭兵公會】的任務宣告鐘響起,打斷他們三人的對話。
 
  「那麼,我先去看看今天有什麼高階任務,你們先去梳洗一下再休息吧!今晚十點見了!」我隨後走向公會佈告欄。
 
  §
 
  奸計得逞的損友二人組,一派輕鬆的走出公會大門,臉上堆滿笑容。
 
  「槍哥,我今天真的對你刮目相看了!」大熊由衷的說出不帶虛假的讚美之詞。
 
  「你現在總算了解我的過人之處吧!」昔日【創世教派】三級百夫長,挺起胸腔,一臉驕傲之色。
 
  「如果我們【創世教派】再撐久一點,憑你那張嘴,一定可以當到戰區參謀長!」
 
  「什麼戰區參謀長─────!一定可以當到龍爵──────!」
 
  「【嘴炮龍爵】嗎?」隨即倆人一陣大笑。
 
  「那麼今晚十點……。」
 
  「開始我們三人的溫馨時光……。」
 
  槍哥和大熊拳頭互抵,代表著倆人的堅定友情。
 
  §
 
  【庫伯哈市】
  【七霧區】
  【亞格納花園】
  早上十點
 
  一如往常,我將〈深淵追跡者〉停好後,坐在車上,一邊等著慵懶皇女完成早晨的梳洗,一邊咀嚼著昨天剛買的新書,待會要載著她去跑今天接的任務。
 
  雖然名為【六刻皇女】,時之皇女之一,但時間觀念並不存在於雪花的神權基因中,所以我不確定她何時會從屋子走出來,這多出來的時間或許可以讓我讀完一個章節。
 
  一名附近的的鄰居注意到我,親切的喚了一聲:「龍爵,早安!」
 
  我也立即點了一下頭,報以微笑。
 
  【格武龍爵】,我到現在還是不太習慣這個突然加冕於自身的稱號。
 
  真正的【格武龍爵】,卡飛龍.萊汀.庫伯哈,是【庫伯哈】這塊平面的開荒者,英雄和保護者,因此這塊土地後來也以他為名,並以此為榮。
 
  而我不過是為了幾枚鉑幣,參加了一場名為【格武論尊】的地下格鬥,打敗了竊取庫伯哈遺物的罪人哈斯克辛,【格武論尊】的主辨人和幕後黑手……一名人造的【噬龍者】……。
 
  哈斯克辛倒下之後,我拿到了庫伯哈的遺物,他的【磐龍腰帶】……和他昔日威震已知平面的稱號:【格武龍爵】。
 
  或許正因為這個原因,許多【庫伯哈】的居民將他們對於第九龍爵的思念和信仰投射在我身上。
 
  又很湊巧的,我們兩個都是黑髮藍瞳,身材高瘦。
 
  或許就像某個吟遊詩人說的,“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名英雄”,而我就剛好填補了某些人心中的空白,在庫伯哈龍爵逝世之後。
 
  想到這裡,我心中沒由來的起了一道暖流。
 
  §
 
  「唔……你身上那是什麼鬼味道!」敗家皇女一走近我,立刻摀起了口鼻,冰藍色的柳眉不停的抽動。
 
  我這時才想到,槍哥用的劣質香水也沾到我身上了。
 
  「呃……槍哥他們昨晚去下水道討伐酸液黏怪,不小心沾上惡臭,只好用劣質的香水來除臭,我是早上在公會的時候被沾到的。」
 
  「不中用的傢伙,只剩下打打黏怪的功能了……。」
 
  「妳也不要對他們這麼嚴厲,即使【創世教派】不在了,他們也還是尊妳為皇女殿下,畢恭畢敬……。」
 
  「那是應該的!」雪花隨後拿出一瓶天峰牡丹精粹出來的香氛,死命往我身上噴,一股泌涼感直衝腦門……。
 
  「好多了──────!」接著敗家皇女的小臉貼近我的胸膛,左聞一下右嗅一下,確認那股劣質香水味已經一掃而空,隨後坐上車,從後方抱住我的腰。
 
  「喏!今天要去那跑任務!」背後傳來一陣冰涼感,雪花從她的神權核心釋放出微弱的冷氣來降溫。
 
  畢竟現在是夏天。
 
  「【龍腹】那裡的屯墾區出現幾隻岩角沙蟲,破壞了大面積的作物,今天的工作就是討伐它們,再到【龍膽港】去跟莊園主人確認任務完成。」
 
  「好!回程還可以去帶幾瓶上好的蜂蜜蘋果酒!出發!」雪花的手在我的腹肌上施了點力,表示催促之意。
 
  「是……。」
 
  〈深淵追跡者〉鼓起了渾厚的呼吸聲,點起空間推進波,奔向虛空港口。
 
   §
 
  【庫伯哈市】
  【七霧區】
  晚上九點
 
  「哈哈哈……你有沒有注意到那個滿身銅臭的莊園主人,一聽到你是【格武龍爵】,臉色瞬間慘白的樣子嗎?」帶著微醺感的【冰風美人】,倚在我的背後,興高采烈的聊著今天任務中的趣事。
 
  我刻意放慢速度,往【亞格納花園】前進。
 
  我這個【戰場嬌妻】當初之所以押著我去買動力重機,就是她想要了解一下,夜間的晚風,吹過微醺的溫熱臉龐時,會是怎麼樣的感受。
 
  敗家也要找個充滿詩情畫意的理由,我真是服了她。
 
  「【格武龍爵】也不過是人云亦云的虛名罷了……。」我用帶著一點感概的口吻,說了這句話。
 
  「………。」敗家皇女的話匣子突然關了。
 
  「我說你呀!不要老是這麼妄自菲薄好不好!」纖細的手指朝我的腹肌用力捏了下去!
 
  「唔!」一陣火燙感從腹部升上來!
 
  「你可是打倒哈斯克辛的人吔!他是能爆發【極龍霸氣】的【究極神人】,還是將自己改造成人造【噬龍者】的怪物!但還不是敗在你的手上!整個【庫伯哈】有誰敢說你不夠格被稱為【格武龍爵】─────!」
 
  雪花開始連珠炮似的反詰我的話,一邊搥著我的腹肌!
 
  「是是是~~~~~。」為了避免這個丟臉模樣成為明天【七霧區】居民茶餘飯後的笑話,我急忙開始安撫敗家皇女的情緒。
 
 「喏,我問你,明天紅豆有安排你的派遣工作嗎?」
 
   「沒有,她跟我說,原本潛伏在那條貿易航線的掠奪者已經被我搞成瀕臨絕種動物了……。所以她要和瀧川家大姐討論一下接下來要去那一條航線進行清除掠奪者的工作,這個週末休息。」
 
  「這樣呀~~~~~那你明天陪我去【鐘塔區】的第一大道逛街,我想去買些新款的夏日禮服!」
 
  「請容野生神人我拒絕這個敗家行程……。」
 
  「駁回─────────!」
 
  我開始聽到鉑幣在涰泣的聲音了……。
 
  §
 
  【庫伯哈市】
  【七霧區】
  【亞格納花園】
  晚上九點半
 
  「明天早上十一點來接我,先帶我去〔金色雪莉桶〕吃午餐!還有……。」雪花站在屋子門口,開始對我細數著明天的行程。
 
  「好、好、好、明天見!」由於時間已經很接近和槍哥他們約定的時刻,再加上明天我鐵定得陪她逛遍整個第一大道,所以連最後的掙扎都懶得做了……。
 
  待雪花進門後,我再次發動〈深淵追跡者〉,沒入到寂靜的黑夜中。
 
   §
 
  【庫伯哈市】
  【鐘塔區】
  【第三大道】
  晚上十點
 
  〈深淵追跡者〉像個幽影般劃過依舊喧鬧的【鐘塔區】,華燈初上的街道佈滿了熙來攘往的各種訪客,畢竟這裡是整個【庫伯哈市】最精華的商業區。
 
  我在代表第三大街入口的鐘塔下,看到了滿臉興奮的槍哥和大熊。
 
  「你們兩個怎麼連輕型裝甲都沒穿?不是要跑任務嗎?」我將車停在他倆旁邊,一臉疑惑。
 
  「有你這個好哥們在,那需要穿什麼伺服裝甲!」槍哥表情一派輕鬆,帶著強烈的興奮感。
 
  「而且穿了反而不太方便────!」大熊補了這句讓我毫無頭緒的話。
 
  「不太方便……?」我將臉朝著大熊,只見他臉上堆滿了幾近溢出的笑容。
 
  「好兄弟,跑任務之前,有句話我一定要先跟你說,一句男人圈裡的至理名言!」
 
  槍哥突然搭上我的肩,湊了過來。
 
  「呃……好……。」我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句話就是───!」槍哥臉色變得非常嚴肅!
 
  「男人如果不能守身如玉,就要守口如瓶!」
 
  「守口……如瓶……!?」這個沒頭沒尾的話讓我腦袋一楞!
 
  「對對對──────!守口如瓶!」大熊在旁邊反覆吆喝著。
 
  「呃……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
 
  「意思就是────待會跑任務發生的事情,你絕對不能讓皇女殿下知道!」槍哥抓著我的肩膀,用力的拍擊著!
 
  「啥!?」我腦袋完全打結了。
 
   §
 
  「什麼事不能讓本皇女知道呀……!?」一段冰冷的女音從後方傳來……。
 
  「那還用說!當然是……!!!!!!」我們三人順著聲音的方向轉過身去,槍哥和大熊原本興奮的表情立即凍結!
 
  「本皇女從早上就一直在想……卡雷斯身上的香水味……似曾相識……剛剛總算讓我想起來了……。」雪花瀏海下的眼睛已經是瞇成一條線的冰晶龍瞳。
 
  「妃麗娜來看【格武論尊】的時候……圍在她身旁的女孩用的就是這種香水……。」
 
  兩段沒有抑揚頓挫的發言聽得槍哥和大熊兩人是瑟瑟發抖……。
 
  「再加上,卡雷斯送我回家之後…車子返程的方向不是往【異地人區】……反而是繞往【鐘塔區】……。」
 
  「本皇女跟過來果然是對的……。」雪花此時眼神已經目露兇光……。
 
  「殿……殿下……我們是要……。」槍哥在極度的恐懼下,試著要擠出一點推託之詞……。
 
  「槍哥……你知道《元素法陣》最高階的冰系魔法是什麼名字嗎……?」
 
  我注意到雪花的手心開始冒起低溫噴流……。
 
  「是……殿下的……《冰隕石》……嗎?」
 
  「是本皇女的憤怒─────────!」話沒說完!兩隻巨大冰龍從雪花的手心衝出,叨起槍哥和大熊,直衝天際!
 
  接著在約百米的高空上,完全凍結成一對盤旋而上的冰龍柱!
 
  那外觀就像【極龍霸氣】爆發出來時的龍柱之光!數百名遊客不由得圍上來,讚美著突破地表的嶄新裝置藝術!
 
  而槍哥和大熊此時仍在冰龍的口中,任人憑吊……。
 
  我抬頭望著這巧奪天工的冰雕,心生讚嘆……不過槍哥和大熊要解凍,可能要花上一星期了……。
 
  「好痛────!」突然間,我臉頰的肌肉往兩個不同的方向移動過去!
 
  「卡雷斯.馮.恩格里斯─────────!你給我老實招來!你是不是打算背著本皇女去幹些不可告人的勾當!」
 
  低頭往下看,我的臉頰左右兩側被雪花拉往,視界內是她漲得通紅的俏麗臉蛋。
 
  「偶三摸嘟布吱倒呀……!」
 
  翻譯:我什麼都不知道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65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集 序章 【白夫人】... 後一篇:【虛空戰記】目錄傳送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0108i0080大家
更圖摟!~ 歡迎來小屋看看^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