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三章03

作者:Mouse│2020-11-19 17:21:13│贊助:4│人氣:45
羅蘭絲商行,大門口,員工站在貨車旁,見瑞德前來,立即上前向他稟告道:「瑞德少爺,要送到庫洛斯布行的貨物,都在貨車上了,請您路上小心。」,瑞德看了一下貨車,輕拍員工的肩膀,面帶微笑說:「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不會。瑞德少爺,那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就先走了。」員工向瑞德行禮,便快步離去。
瑞德見瞳瞳穿著單薄,深怕她會染上風寒,隨即脫掉外衣披在瞳瞳肩上,面帶微笑說:「瞳瞳,夜晚的風比較涼冷,披著比較不會著涼。」,瞳瞳微微點頭應允,抬頭看到瑞德只著背心和襯衫,眉頭微微皺起,神情略顯擔憂道:「瑞德哥,那你呢?你穿這樣不會冷嗎?」

瑞德搖搖頭,面帶微笑說:「別擔心,我有多穿幾件襯衣,不會著涼。我抱妳上去。」,話一說完,立刻抱起瞳瞳坐上貨車,隨即跳上貨車,對著瞳瞳微笑道:「要出發囉!」,瞳瞳微微點頭應允,瑞德便駕著馬兒,快馬加鞭離去。

瞳瞳初次坐貨車,顯得有些心驚膽戰,不時抓著瑞德的衣角,瑞德見瞳瞳有些慌張,抓起她的手,摟著自己的腰,柔聲安撫道:「別怕。會怕的話,就抱緊我。」,瞳瞳點頭應允,坐近瑞德身旁,雙手緊抱著他,抬頭望著瑞德,淺淺一笑道:「瑞德哥,你真的是我的騎士,有你在身邊,總覺得安心許多。」

「妳開心就好。庫洛斯布行就在前方,妳再忍耐一會,馬上就要到了。」瑞德伸手輕拍瞳瞳的頭,對著她淺淺一笑,便繼續看著前方駕駛。瞳瞳看著瑞德俊美的側臉,不禁好奇想著,是什麼原因,讓瑞德這樣死心塌地的喜歡蒙特,越想越是在意,卻不知該如何詢問才好。

像瑞德哥這麼好的人,怎麼會喜歡哥哥?好想知道原因,可是要怎麼問,才不會冒犯到瑞德哥。

瞳瞳越想,眉頭越是皺起。

「到了!瞳瞳,到了喔。」瑞德轉頭看到瞳瞳緊皺著眉頭,一臉苦惱的模樣,輕拍她的頭,柔聲說道:「瞳瞳,妳在想什麼,怎麼想到眉頭都皺成一團了。」,瞳瞳抬頭望著瑞德,看到他那迷人的笑臉,忍不住開口問道:「瑞德哥,你為什麼會喜歡哥哥?」

瑞德聽到瞳瞳的問題,呆愣了一會,拍拍瞳瞳的頭,面帶微笑說:「這件事說來話長,改天有時間再跟妳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將貨物交給雷伊,再送妳回王宮。」,瞳瞳點點頭,面帶微笑說:「好的。」

隨後,瑞德便一躍而下,轉身將瞳瞳抱下車,牽起她的手,一同進到庫洛斯布行。

一進門,便看到雷伊站在櫃台,瑞德感到驚訝不已,不禁詢問道:「雷伊,你怎麼會在櫃台?」,雷伊也十分驚訝道:「我才要想問你,怎麼會是你來送貨,而且還帶瞳瞳公主一起來。你們真的有缺人,缺到要老闆親自送貨嗎?!」

「你不要誤會,是因為我看他們事務繁忙,就想著我也來幫忙送一些,好緩解他們工作量。」瑞德雖十分訝異,但見到雷伊卻感到相當安心,便接著說:「不過見到你正好,我要跟你說,這次的布料跟前幾批是不同人賣出,所以質料上會有所差異。但我都仔細檢查過了,不會影響你們做服裝的品質,你放心。」

雷伊搭著瑞德的肩膀,面帶微笑說:「你家出品的布料,我都能放心。不用特別向我說明,你的話我絕對信得過!」,瑞德輕笑幾聲,接著說:「多謝你的信任。你和莉塔的婚禮,籌備的如何?」

一提到莉塔,雷伊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一臉開心道:「還在籌備中呢!還有很多事要處理,眼看時間越接近,越是人仰馬翻,但也越感興奮,等了這麼久,終於能和莉塔共結連理。」,瑞德輕笑幾聲,輕拍雷伊的肩膀,面帶微笑說:「你多加油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們的婚禮。」

雷伊拍著胸脯,一臉自信道:「你放心,這場婚禮,絕不會讓你感到失望,一定會讓你感受到我跟莉塔的愛。」,瑞德笑了幾聲,點頭微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囉!」,雷伊拍拍瑞德的肩膀,面帶微笑說:「好好期待吧!」

瞳瞳聽到兩人說著結婚的事,感到十分驚訝,輕輕扯著瑞德的衣襬,想詢問個清楚。瑞德察覺後,轉頭看向瞳瞳,面帶微笑說:「怎麼了嗎?」,瞳瞳踮起腳尖,靠近瑞德的耳邊,輕聲問道:「瑞德哥,莉塔小姐要結婚的事,哥哥知道嗎?」

瑞德看了雷伊一眼,彎腰靠近瞳瞳耳邊,輕聲細語道:「蒙特知道,但雷伊和莉塔都不知情。」,瞳瞳點頭應允。

雷伊見兩人說著悄悄話,手撐著下巴,故意調侃道:「我說啊!你們想曬恩愛,能否別在這裡曬呀。」,瑞德聽到立刻駁斥道:「雷伊,別亂講!我跟瞳瞳只是再講事情而已。」

「講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在等兩位的婚禮,別忘了要發邀請函給我呀!」雷伊隨即起身,輕拍瑞德的肩膀,走過他身旁,轉身面向兩人,微笑道:「我就不耽誤兩位的時間了,趕快把貨點清楚,讓你們早點回去,過過兩人時光。」

瑞德立即轉身,再次解釋道:「雷伊,就跟你說我們是再講事情!」,雷伊完全不聽瑞德解釋,仍維持原本的態度說:「好~講事情,快點來點貨吧!」,瑞德無奈的嘆了一聲,轉頭向瞳瞳,致歉道:「瞳瞳,對不起,害妳被誤會。我會再跟雷伊說清楚,妳不要介意。」,瞳瞳搖搖頭,面帶微笑說:「沒關係,我不會放在心上。」

瑞德微微點頭應允,便牽起瞳瞳的手,走到門外跟雷伊點貨。

雷伊點著貨車的布料,並仔細檢查一番,神情相當認真,跟剛才愛捉弄人的模樣,簡直天差地別。雷伊點完貨物後,轉身面向兩人,微笑道:「貨物沒問題,待會我會請人卸貨。你們就可以回去了!」,瑞德點頭微笑道:「沒問題,麻煩你了。」,雷伊隨即叫喚一旁的員工道:「喂!你們把這批布料搬進去!」,員工聽到後,立即上前搬運車上的布料。

「瑞德,你等一下,我馬上把錢給你。」雷伊話一說完,轉身進到布行內,過沒多久,又再次走出來,手上拿著一袋貨幣交給瑞德,面帶微笑說:「你點一下金額,看對不對,總共 50 瓦瑟金幣。」,瑞德拿過布袋,面帶微笑說:「不用點了!我相信你,都合作那麼久了。我相信你不會騙我!」

雷伊輕拍瑞德的肩膀,大笑幾聲,接著說:「你這樣太過信任人,可是很容易被欺騙的呀!」,瑞德依舊帶著微笑說:「其他人我可不會通融,但你,我絕對相信!」,雷伊再次輕拍肩膀,微笑道:「謝謝你信任我!回去的路上要小心。」

瑞德微微點頭,微笑道:「我會的!你也早點休息,我先走囉。」,雷伊微微點頭,輕拍瑞德的肩膀,面帶微笑說:「路上小心!」,瑞德點頭應允,轉身面向瞳瞳,微笑道:「瞳瞳,我抱妳上去。」,瞳瞳微微點頭應允。

瑞德便抱起瞳瞳,放到貨車上,轉身面向雷伊,再次道別道:「雷伊,我先走囉。下次見!」,雷伊輕輕揮手,面帶微笑說:「下次見,回去小心!」,瑞德點頭應允,轉身躍上貨車,向雷伊揮手道別後,便駕著馬兒離去。

瞳瞳看著兩人的相處,不禁覺得比起蒙特來說,雷伊更像是瑞德的好友,便將此想法向瑞德訴說:「瑞德哥,感覺你和雷伊先生的相處,比跟哥哥相處時,還更像好朋友。」

瑞德看著前方,輕笑幾聲,面帶微笑說:「那是因為,我跟雷伊認識的時間,比跟蒙特認識還久。我從 10 歲開始掌管商行,就認識雷伊到現在了。那時我還只是個菜鳥,他比我大 4 歲,教我很多關於買賣的事情。我現在能駕輕就熟,也都多虧他的幫忙。」,隨即轉向瞳瞳,略顯憂愁道:「我非常感謝雷伊,所以我不能讓蒙特見到莉塔。」

瞳瞳見瑞德,一提到莉塔和蒙特,臉色便沉下來,伸手握住瑞德的手,面帶微笑說:「瑞德哥,沒關係,我相信哥哥會理解的。」,瑞德微微點頭,神情仍帶著憂愁道:「瞳瞳,對不起。如果讓蒙特見到莉塔,依蒙特的個性,一定會窮追不捨,這絕對會影響到兩人的婚約,我絕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雖然我一開始有要求莉塔見蒙特,但之後想想,如果讓兩人見面,對雷伊一定會有影響,我不希望蒙特成為破壞別人的第三者,所以我才一直沒告訴蒙特。」瑞德淺笑幾聲,接著說:「不過就算說了,莉塔應該也不會見蒙特,所以就當沒這回事。」

「瞳瞳,我是不是很卑鄙?」瑞德看向瞳瞳,雖然帶著微笑,但卻感受得到濃厚的哀傷感,瞳瞳環抱住瑞德,大聲反駁道:「瑞德哥一點也不卑鄙,是哥哥太纏人了!明明知道莉塔小姐有婚約,還故意去纏人家。」,瑞德輕撫瞳瞳的頭,看著前方,沉默不語。

瞳瞳見氣氛不對,立即轉移話題道:「瑞德哥,假面舞會呀!你要不要穿女裝?」,瑞德一聽震驚不已,立刻停下貨車,轉頭看向瞳瞳,一臉吃驚道:「瞳瞳,妳再說什麼?!為何要穿女裝?」,瞳瞳調皮地吐著舌頭,面帶微笑說:「因為穿上女裝的話,哥哥就會接近你。這樣你也能向他表明你的心意,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

瑞德尷尬地笑了幾聲,手扶在額上,整個人往後仰,冷靜思考著,是否要答應瞳瞳的提議。瞳瞳見瑞德仍有所遲疑,舌燦蓮花的不停說著參加舞會的優點,想辦法讓瑞德答應此事。

「瑞德哥,這次是假面舞會,所以不會像上次一樣,被人看到你的臉,就可以更接近哥哥了。而且哥哥也再找你,所以看到你來的話,也會主動接近你。等他來找你時,你再把自己的想法,向他訴說,讓他了解你真正的想法。」

瑞德微微點頭,內心仍十分掙扎,不願穿上女裝,但如果不穿,就沒辦法讓蒙特接近。為了讓蒙特接近,穿女裝會是唯一的辦法,但自己的自尊實在無法忍受,再度穿上女裝。

真的要穿嗎…可是穿了被拆穿怎麼辦…但不穿又無法接近蒙特,該如何是好…。

「瑞德哥,你五官很精緻,如果再上點妝,絕對不會被發現是你。你不用擔心!」瞳瞳看著瑞德,臉上滿是親切的微笑,瑞德看著瞳瞳的笑臉,微微點頭,輕嘆一聲,接著問道:「瞳瞳,我有兩個問題要問妳。第一,妳怎麼知道我是蒙特要找的人?第二,妳為何堅持要我穿女裝?」

瞳瞳不加思索,直接回答道:「因為哥哥有跟我說,他在晚宴上有遇到一位很漂亮的紅髮女子,但那位女子一見到他,就立刻跑走。我就在想哥哥說的人,應該就是你吧!至於為什麼要你穿女裝,因為哥哥被你的女裝扮相,吸引過一次,所以這次也會再度被你吸引吧。」

瑞德聽完瞳瞳的理由,尷尬的笑了幾聲,接著說:「這樣啊…蒙特還真是老實,什麼話都跟妳說。」,瞳瞳見瑞德神情有些尷尬,仍繼續追問道:「瑞德哥,所以你要穿女裝嗎?」,瑞德輕嘆一聲,無奈道:「好吧!目前也只有這個方法了。」

「那就這麼說定囉!」瞳瞳開心的抱住瑞德,面帶微笑說:「我最喜歡瑞德哥了!」,瑞德呵呵的笑了幾聲,拍拍瞳瞳的頭,無奈地嘆了一聲,便拉起韁繩,駕著馬兒,送瞳瞳返回王宮。
前夜祭當天,瑞德忙完商行的事,便立即前往王宮,讓瞳瞳為他變裝。

「我要進去嗎?」瑞德內心相當忐忑不安,站在瞳瞳的寢室外,猶豫是否要進去。侍衛見瑞德站著不動,開口問道:「卡雷斯子爵,請問您是要入內,還是有何事要找瞳瞳公主?需要幫您向瞳瞳公主通報嗎?」

「不用沒關係,謝謝你。」瑞德微微點頭向侍衛致謝,內心仍相當猶豫著,是否要入內。

我真的要進去嗎?但…既然答應瞳瞳就不能反悔。不管了!既然答應了,就不能食言!

瑞德鼓起勇氣,敲了幾下房門,開口道:「瞳瞳,我是瑞德。我可以入內嗎?」,瞳瞳聽到瑞德的聲音,立刻跑到門口,興奮的打開房門,見到瑞德當下,立刻上前擁抱他,面帶微笑說:「瑞德哥,你真的來了!我好開心喔!快進來吧!」,瑞德微微點頭,內心仍十分忐忑不安。

瞳瞳牽著瑞德的手,帶他走到化妝台坐著,一旁的侍女皆是瑞德的粉絲,看到本人就在眼前,紛紛紅著臉,害羞不已,遲遲不敢上前幫瑞德化妝。

「妳們還在等什麼,快點幫瑞德哥化妝呀。」瞳瞳見侍女都不敢上前,神情有些不悅的看著她們。

侍女紅著臉,一臉羞澀道:「瞳瞳公主,我..我們只要看到卡雷斯子爵,心臟就會撲通撲通地快速跳動著,只敢遠遠看著他,不敢近距離接觸啊…。」,眾人聽到後,紛紛點頭表達贊同。

瞳瞳無奈地嘆了一聲,接著說:「真是拿妳們沒辦法!」,轉頭看向瑞德的面容,不難想像她們為何不敢靠近他,光是看到他那雙會電人的鳳眼,任誰也招架不住,便又嘆了一聲,說道:「算了!瑞德哥的殺傷力,我也不是不了解。妳們先幫我準備適合瑞德哥的服裝,這點事總可以辦得到吧?」,侍女們頻頻點頭應允,紛紛轉身前往服裝室。

瑞德尷尬的笑了幾聲,面帶歉意說:「瞳瞳,不好意思,讓妳如此忙碌。」,瞳瞳面帶微笑說:「不會。是我提議的事,當然要由我來處理。瑞德哥,你先把眼睛閉起來,我幫你上妝。」,瑞德微微點頭應允,便閉上雙眼,讓瞳瞳上妝。

許久,瞳瞳化好妝後,柔聲說道:「瑞德哥,可以把眼睛睜開了。」,瑞德慢慢睜開眼睛,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雙頰不禁紅潤起來,不敢相信鏡中的人是自己,驚呼道:「瞳瞳,這是我嗎?」

「當然是你呀!瑞德哥,你果然化妝起來,是位不輸給任何人的美人。哥哥真有眼光!」瑞德聽到瞳瞳的讚美,雙頰更加紅潤,尷尬的笑了幾聲,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瞳瞳公主,禮服準備好了。」侍女拿著一套禮服,走到瞳瞳身旁,面帶微笑說:「瞳瞳公主,您覺得這件如何?」,瞳瞳看著侍女手上的禮服,嘴角微微上揚,開心地拍手喊道:「這件選得不錯,很適合瑞德哥。」

瞳瞳拿起禮服,轉身遞給瑞德看,語氣顯得興奮道:「瑞德哥,你看!這套純白色的禮服,上面設計的花朵裝飾,以及裙擺上襄著小鑽,非常適合你。你要去試穿看看嗎?」,瑞德看著禮服,微微點頭應允,但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便開口問道:「瞳瞳,我知道女子在穿禮服時,要用馬甲纏腰,請問我也要纏嗎?」

瞳瞳想了一下,為了真實度,應該是要纏馬甲,便點頭微笑道:「是的!瑞德哥,你放心,不會幫你纏太緊。」,瑞德呵呵的笑了幾聲,微微點頭應允。

「幫我拿馬甲過來。」瞳瞳轉向侍女說著。侍女點頭應允,立刻進到服裝室,不一會的時間,侍女便拿起馬甲,快步走到瞳瞳身旁。瞳瞳拿起馬甲,交到瑞德手上,面帶微笑說:「瑞德哥,你先把這個穿上,只要脫掉上衣就可以了。」

瑞德微微點頭應允,伸手接過馬甲,神情略顯尷尬道:「瞳瞳,浴室方便借我,更換這套馬甲嗎?」,瞳瞳點點頭,面帶微笑說:「沒問題!」,瑞德微微點頭應允,起身走到浴室,更換手上的馬甲。

一段時間後,瑞德低著頭,神情略顯尷尬,緩緩走出浴室,身上的馬甲,因背後的繩索未繫緊,不時滑落肩下。瞳瞳見瑞德低著頭,立刻上前挽著瑞德的手,面帶微笑說:「瑞德哥,別在意。我請人幫你用好,就會變漂亮了!」,瑞德抬頭看向瞳瞳,呵呵的笑了幾聲,回答道:「瞳瞳,謝謝妳…。」

「不會!」語落,瞳瞳立刻轉身看向後方的侍女,接著說:「蜜莉亞,妳來幫瑞德哥纏腰。」,侍女點頭應允,隨即走到瑞德身後,看著瑞德白皙的肌膚,結實的肌肉曲線,雙頰不禁紅起,聲音略顯顫抖道:「卡…卡雷斯子爵,請您先吸氣。」,瑞德微微點頭,大口吸了一氣,侍女立刻拉起後方的繩索,拉到有些緊繃,便綁起帶子。

瑞德感覺腰像是被緊掐著一般,難以呼吸,輕咳了幾聲,來緩解不適,暗自想著,沒想到當女子竟是如此辛苦的事,每天都要這樣綁著,只為了讓自己更為美麗,真是難為她們了…。

「瑞德哥,你沒事吧?會不會太緊?」瞳瞳見瑞德臉色蒼白,神情擔憂的看著他。瑞德微微搖頭,勉強擠出微笑說:「不會!我沒事,只是有些不習慣。」,瞳瞳微微點頭,仍十分擔心瑞德的狀況,再次問道:「瑞德哥,如果太緊要說,不要勉強自己。」

「沒事!妳放心!」瑞德仍帶著微笑,伸手指著瞳瞳手上的禮服,面帶微笑說:「可以幫我穿上禮服嗎?」,瞳瞳和侍女紛紛點頭應允,立刻上前幫忙瑞德穿起禮服。

隨後,瞳瞳見瑞德的禮服及妝容都相當完美,只要再幫瑞德編髮,就可以讓他變成會場裡最耀眼的人了。

「瑞德哥,我幫你梳頭髮,你先回化妝台坐著。」瞳瞳扶著瑞德,緩緩走到化妝台坐著,隨後拿起梳子,輕輕梳理瑞德的長髮,面帶微笑說:「瑞德哥,你的頭髮好柔順喔,而且還有股淡淡的玫瑰香。你有抹髮油嗎?」,瑞德微微搖頭,面帶微笑說:「不曉得。可能史卡雷特幫我梳理時,有抹了什麼吧。」

「是喔!」瞳瞳看著瑞德的紅髮,輕輕梳理著,並想著,如果瑞德是蒙特要找的紅髮女孩就好了,這樣瑞德就能如願跟蒙特在一起。想著想著,不禁嘆了一聲,微微低下頭,神情略顯憂愁。瑞德從鏡中看到瞳瞳憂愁的臉,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柔聲說道:「瞳瞳,如果不知道要綁什麼,就直接披在肩上就好了。」

瞳瞳抬頭望著鏡中的瑞德,露出淺淺的微笑說:「不是的。我是在想,如果瑞德哥是救哥哥的紅髮女孩,不知道該有多好…。」,瑞德微微點頭,沉默不語。瞳瞳見氣氛略顯低迷,尷尬的笑了幾聲,接著說:「但那也是我的想法而已!瑞德哥,你不要介意喔!」

瑞德淺淺一笑,臉上多了些惆悵,柔聲說道:「我不會介意。」,瞳瞳微微點頭,見氣氛仍有些低迷,便指著桌上的髮飾,問道:「瑞德哥,你喜歡哪個髮飾,我幫你夾在髮上。」,瑞德看著桌上的髮飾,隨手指了一個銀色的蝴蝶髮飾,面帶微笑說:「這個就可以了。」

「這個嗎?我幫你夾。」瞳瞳編了幾條髮辮,伸手拿取蝴蝶髮飾夾在髮側,看著瑞德整體造型,滿意的點頭微笑道:「這樣就行了!瑞德哥,你變得超漂亮的!」,瑞德看著鏡中的自己,微微點頭應允。對於自己現在的裝扮,實在非常不適應,但為了接近蒙特,只能選擇這樣做。

「剩下就等晚會舉行了。對了!」瞳瞳從抽屜拿出一個白色的面具,側邊鑲著紫紅色的小鑽,便將面具戴在瑞德的臉上,上下打量著瑞德一番,露出滿意的微笑道:「這樣就沒問題了,一定能擄獲哥哥的心! 」

瑞德微微點頭,露出淺淺的微笑說:「瞳瞳,謝謝妳,剩下就靠我自己努力。」,緩緩起身,挺直著身體,踏著緩慢的步伐,慢慢適應,踩著高跟鞋的感覺,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女子。

瞳瞳從後方看過去,完全就是個女子在走路,看不出是由男性裝扮而成,相當敬佩瑞德的精神。

瑞德哥,加油!一定要讓哥哥來找你!

許久,瞳瞳怕蒙特起疑,便先行抵達會場,一如往常的和蒙特坐在上方,等待晚會開始。 瞳瞳見蒙特看著前方,頻頻打著呵欠,似乎對前夜祭不感興趣,便想知道蒙特是否有屬意的人選,便開口問道:「哥哥,你這次有想跟誰跳舞嗎?」

蒙特打著呵欠,懶洋洋的躺在椅子上,轉頭看向瞳瞳,面無表情說:「維奧拉吧。不然也沒什麼特別的人會來,來的都是那幾個人,看都看膩了。」,說完便又打了一個呵欠。瞳瞳微微點頭,接著問道:「那如果有讓你看得上眼的人,你會跟她跳舞嗎?」,蒙特手撐著下巴,一臉疑惑道:「妳幹嘛那麼關心我跟誰跳舞啊?」

「沒有啊!就好奇問一下,不能問喔?」瞳瞳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無辜地盯著蒙特看。蒙特轉頭望向前方,打了個呵欠,接著說:「隨便妳!反正不就是前夜祭嘛,也沒什麼好玩的!」,瞳瞳見蒙特不感興趣的模樣,深怕這次的計畫會失敗,只能暗自祈求瑞德能成功,吸引蒙特的目光,讓蒙特主動接近他。

「噹!噹!噹!」鐘聲響起,晚會正式開始,大門也正式關閉,蒙特看著下方的人,找尋維奧拉的身影,瞳瞳也看著下方找尋瑞德的身影,卻看不到瑞德的身影,顯得有些著急。

瑞德哥呢?怎麼沒看到他,難道他臨時放棄了?不可能啊!他明明說會努力的!

「啊!找到了!」蒙特隨即露出笑顏,快步走下樓梯,前往維奧拉的身邊。

此時,突然大門一開,一名紅髮女子緩緩走進會場,眾人紛紛注視著進來的女子,蒙特也好奇地看了過去。一轉頭,瞬間震撼他的目光,女子雖戴著面具,但仍無法掩蓋她的氣質及美麗。

「…紅髮…女孩?」

蒙特放開維奧拉的手,快步跑到女子身旁,看她身穿純白色的禮服,一頭紅色長髮,夾著銀色蝴蝶髮飾,臉上戴著純白的面具,全身散發出來的氣質,緊緊抓住蒙特的目光。 蒙特伸手輕撫她的臉龐,輕聲問道:「…妳…妳是莉塔嗎?」,瑞德看蒙特完全誤認自己是莉塔,頻頻搖頭不語。

蒙特接著問道:「那妳是誰,是那天晚會的女子嗎?」,瑞德微微點頭應允,但看到所有人皆注視著自己,不禁感到膽怯,慢慢往後退,轉身要離去時,蒙特伸手抓住瑞德的手,懇求道:「不要走!如果妳怕人群,我們去外面聊。」,瑞德微微點頭應允。

蒙特便握起瑞德的手,帶他離開會場,維奧拉見狀立即跟上前,瞳瞳眼看計畫順利進行,開心的為瑞德加油。

蒙特帶瑞德來到戶外庭園,兩人坐在水池旁,蒙特十分好奇眼前的女子的長相,便開口問道:「我能看妳的臉嗎?」,瑞德微微搖頭,蒙特伸手輕撫瑞德的臉,柔聲問道:「為什麼不讓我看妳的臉?」,瑞德微微低下頭,沉默不語,深怕拿下面具會被蒙特發現真相。

「沒關係。那妳能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嗎?」蒙特溫柔的嗓音,深深打動著瑞德,但瑞德仍是低著頭,雙手緊緊抓著裙襬,不敢開口說話。

我該如實說嗎?如實說的話,蒙特會就此離去嗎?

蒙特見瑞德仍不開口說話,輕輕撫摸瑞德的臉龐,眼神流露出對他的溫柔,輕聲說道:「妳不要害怕,我只是想知道妳是誰而已。」,瑞德見蒙特那未曾自己面前,展現的溫柔神情,雙頰不禁微微紅起,心想著,難怪那些女子會對蒙特心動,這麼溫柔的眼神,實在難以招架。

蒙特見瑞德直盯著自己,雙頰的紅潤不知是腮紅的顏色,還是臉紅的關係,越看越是心動,情不自禁的吻上他那柔軟又厚實的唇。

這種柔軟的觸感,厚實的雙唇,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卻又想不起來是在何時,觸碰過這柔軟的雙唇。好想知道,她到底是誰!為何我會有如此熟悉的感覺,妳到底是誰?

蒙特止不住好奇的心,趁著接吻時,偷偷伸手到後方,拉下面具的繩索,慢慢拿起面具,想一窺究竟,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誰。

瑞德察覺面具被拿下時,立刻伸手遮擋,下意識地推開蒙特,轉身背對他,心臟快速跳動著,顯得十分驚怕。

蒙特怎麼突然拿下我的面具,應該沒被他看到吧!怎麼辦!難道被他察覺到了!

「妳為什麼要背對我?我不會介意妳的長相,拜託妳!讓我看看妳的真面目,好嗎?」蒙特失望地望著瑞德,聲音略顯哀愁說著。

「你..你..為何想知道我的長相?」瑞德深怕被察覺,故意提高嗓音,裝出女子的音調,大聲詢問。蒙特搭著瑞德的雙肩,激動地說道:「當然是想知道,妳是不是我所找尋已久的那個女孩!拜託妳,讓我看妳的真面目,好嗎?」

「如…如果我是你找的女孩,你找我要做什麼?」瑞德繼續提問,蒙特從後方環抱住瑞德,情緒依舊激動道:「當然是跟妳致謝,謝謝妳救了我。還有我喜歡妳,請妳嫁給我!」,瑞德聽到蒙特向他求婚,內心激動不已,但一想到他所求婚的對象,是眼前穿著女裝的自己,越想越是悲哀。

如果是真正的我就好了…如果蒙特求婚的對象,不是女裝的我,而是真正的我,不知該有多好…。

「妳願意接受我的求婚嗎?」蒙特緊抱著瑞德,等待他的回應。瑞德想趁機告訴蒙特事實,卻又怕破壞自己在蒙特心中的形象,只能忍住自己對他的情感,狠心撥開蒙特的手,起身快步離去。

「不要走!為什麼妳不接受我?」蒙特上前握住瑞德的手,眼眶泛著淚光,瑞德轉頭看了蒙特一眼,哽咽道:「對不起!」,用力甩開蒙特的手,快步離去。

「不要走!!紅髮女孩!!」蒙特看著瑞德的背影,微微低下頭,聲音略顯哽咽道:「為什麼…為什麼妳不願接受我…紅髮女孩….。」,淚水從眼角慢慢滴落到地面,伸手擦拭眼角的淚水,突然注意到地上,遺留一枚戒指,伸手撿起戒指,看著手中的戒指,有種似曾相見的感覺。

「這枚戒指,好像在哪見過?」蒙特抬起頭,看著早已消失的女子,緊握著手中的戒指,輕聲呢喃道:「紅髮女孩,妳到底是誰?為何我會對妳如此熟悉,卻又想不起妳到底是誰?」,而站在後方的維奧拉,目睹這一切的發生,淚水不禁奪眶而出,神情哀傷道:「蒙特,難道我們這幾個月的相處,終究抵不過在您心中的那個女孩嗎?」

瑞德逃離蒙特的身邊後,獨自坐在石椅上,仰頭看著滿天星空,淚水仍是無法控制般,慢慢流了下來。

瞳瞳出來找尋兩人時,見到瑞德獨自坐在石椅上,快步走到他身旁,見他如此哀傷的模樣,緊緊抱住他,柔聲問道:「瑞德哥,你怎麼在哭,哥哥拒絕你了嗎?」,瑞德搖搖頭,沉默不語。

瞳瞳接著又問:「那你怎麼在哭?」,瑞德沉默半晌,慢慢說道:「蒙特他…他向我求婚了…但求婚的對象,是女裝的我,而不是真正的我…。」,瞳瞳聽完不發一語,只是緊緊的抱住瑞德,不知要用哪種話語來安慰他,不知不覺也感染到瑞德的哀傷氣息,眼淚不禁流了下來,低聲啜泣。

「瞳瞳,妳怎麼哭了?不要哭。」瑞德聽到瞳瞳的哭聲,輕拍她的背部,安撫著她。瞳瞳抬頭看著瑞德,哭紅著雙眼,難過的哽咽道:「瑞德哥,對不起。都是我亂出餿主意,才會讓你如此難過。對不起!」

瑞德輕拍瞳瞳的背,面帶微笑說:「不是妳的錯,妳幫了我很多忙。是我自己沒自信告訴蒙特,才會變成這樣的結果。瞳瞳,謝謝妳!」,瞳瞳微微點頭應允。瑞德伸手擦拭瞳瞳眼角的淚水,面帶微笑說:「瞳瞳,謝謝妳,給了我一場美夢。」

「真的是美夢嗎?」瞳瞳嘟著嘴,一雙無辜的大眼直望著瑞德。瑞德輕撫瞳瞳的頭,面帶微笑說:「當然是美夢!」,瞳瞳微微點頭應允,緊抱著瑞德,向他撒嬌著。

瑞德拍拍瞳瞳的背,柔聲說道:「瞳瞳,今晚的事,會永遠留在我的心中,謝謝妳給我如夢一般的夜晚。」,瞳瞳微微點頭應允。瑞德淺淺一笑,接著說道:「那我們回去換回男裝,不然再穿下去,我都快要受不了了。」,瞳瞳抬頭見到瑞德一臉疲憊的神情,微微點頭應答道:「那我們快回到寢室,換回男裝。」

「瞳瞳,別苦著一張臉,笑一個!」瑞德輕輕點著瞳瞳的臉頰,對著她淺淺一笑。瞳瞳微微點頭應允,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淺淺的微笑。

「這樣才對。瞳瞳,我最喜歡妳的笑臉,所以別苦著一張臉,我看了也會難過喔。」瑞德點著瞳瞳的臉頰,露出淺淺的微笑。

瞳瞳望著瑞德,輕聲說道:「瑞德哥,我也喜歡你的笑臉,所以你也要時常笑口常開喔。」,瑞德點點頭, 輕拍瞳瞳的頭,面帶微笑說:「我會的!走吧。」,瞳瞳點頭應允,牽起瑞德的手,一同返回寢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64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yinjyun06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 後一篇: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IC0102因演算法相遇的你
日本留學日記更新了~ 還有食物介紹! 有興趣的話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