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24 賽前

作者:馥閒庭│2020-11-18 14:51:30│巴幣:10│人氣:478
  半年後的今天。
  
  一封邀請函,讓葉家的所有親戚都傻眼了。
  
  葉家的最高領導人,葉展鵬對所有有資格繼承葉氏的人發出邀請函。
  
  邀請函的內容是,下周起所有想繼承他葉氏的人,必須聚集到郵輪上,參加為期五天的比賽。
  
  贏得比賽的成績,將會列入繼承人的考核內,缺席者視為放棄繼承資格。
  
  一句話讓整個葉氏都像是滾水般沸騰了。
  
  「爺爺瘋了,辦這個比賽幹嘛?」顳定均跟一些直系繼承資格的人發出抗議。
  
  「我想參加!」、「這樣我們也有機會了。」有些人卻躍躍欲試。
  
  也有些人開始揣測比賽內容,各種刺探想從某些管道探聽消息。
  
  這些繼承人當中,葉凡霜自然也接到了邀請函。
  
  她看著邀請函挑眉,她很驚訝爺爺的居然把事情搞得這麼大,但又覺得雖然是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爺爺大概也是煩了,定下繼承人,就等於熄了那些人爭產的心思。
  
  她把邀請函遞給坐在她對面的林雁荷「我們一起去吧?」
  
  在邀請函發出後的隔天,她就喊了雁荷進辦公室,要跟她商量上郵輪的事情。
  
  「我會去的。」林雁荷看著她強調「但不是『我們』,我是去看你輸的!」
  
  她還沒原諒葉凡霜當年把自己丟開的事情,就算現在她沒有這麼生氣,可是她也沒打算原諒這女人。
  
  而且這女人專斷獨行慣了,做什麼事情都不跟自己講,誰知道她還有什麼安排?
  
  葉凡霜並不在乎她的抵抗情緒,她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起身高冷背對林雁荷看著旁邊玻璃窗高冷的說:「既然你要去,這是上郵輪前的合約,妳先簽一下吧。」
  
  「這什麼?」林雁荷看著契約,上面的內容說明自己作為葉凡霜的親友,要跟著上郵輪的聲明文件。
  
  「這次雖然是繼承人的比賽,公司其他員工也能去,還能再帶一個親友,因為爺爺打算跟公司舉辦的春遊合併,總之,妳只要知道,簽了之後就可以上郵輪了。」葉凡霜解釋。
  
  林雁荷不疑有她,反正這些有錢人就喜歡這樣,動不動就合約什麼,她簽下文件後警告葉凡霜「我會盯著你的!葉、經、理。」
  
  葉凡霜點頭恩了一聲,就讓林雁荷離開辦公室,然後…
  
  「耶斯!」
  
  辦公室發出女生的歡呼。
  
  葉凡霜開心的咬唇癡笑「雁荷要跟我上郵輪了!」她翻出手機碎碎念「到時候要穿哪套衣服? 阿對!雁荷喜歡紫色,可是白色又跟她比較搭…」
  
  葉凡霜坐回椅子撥出電話「周阿姨,幫我把衣櫃的衣服打包,尤其那套白色的,一定要小心的,要整理乾淨喔!」
  
  葉凡霜像是突然變成高中生,連聲音都是高了一點,講話甜蜜的像是換了一個人。
  
  她坐的椅子靠進桌子,整個人前傾看著電腦「阿對!還有那個蓮蓉糕,她最喜歡吃的,要微微甜,那個酸梅湯要冰一點,還有、還有…」
  
  許秘書站在一旁眨眼,強迫自己鎮定,葉凡霜這種雙面的模樣,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剛剛在林雁荷面前,還是高冷如無情但丁的老闆,下一刻…
  
  馬上就是一種發花癡的狀態。
  
  她家經理難道是被下符了?
  
  等葉凡霜終於掛上電話,看到報表有錯誤的擰眉,她才感覺自己的老闆又變回正常人。
  
  「經理,妳們…和好了?」許秘書原本想說姊妹,但是機靈的改口。
  
  葉凡霜的情緒有些下沉「還沒…」她看著桌上的電腦微笑「不過...倒是有把握能趕走某個討厭的人!」
  
  許秘書深吸一口氣跟著笑「那太好了,哈哈…」
  
  葉凡霜這樣神清氣爽的樣子,恐怕對方死得很慘吧?
  
  不曉得是哪個倒楣蛋?
  
  ※
  
  劉雅羽自從上次跟雁荷講完手機後,就再也沒有去找雁荷了。
  
  抄襲的事件發生又結束,但雁荷卻沒有找她,像是兩人都清楚那條界線,誰也沒有踏出那一步。
  
  劉雅羽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絲寂寞的笑「有點想喝蛋花湯呢!」
  
  那時候兩人一起提著袋子跟雁荷回去她的房間,像是流浪狗一樣的小心翼翼的跟隨,以為自己可能會有家,但最後,也只是奢望吧?
  
  雁荷曾經跟她說,顏料在調色時要很小心,所有的顏色加的越多,顏色就會越來越黑,最後所有顏色就只會變成黑色。
  
  那時一邊聽著她說事情,一邊喝著暖熱的湯…真的像極一家人的感覺呢!
  
  有一瞬間,她想要開口告訴雁荷真相。
  
  告訴她,你是被利用的,葉秀芬派我過來勸你簽下文件。
  
  但終究沒有出口,因為我是沒資格得到幸福。
  
  劉雅羽有些分神的想,愛情是那些有錢大小姐的遊戲,她玩不起的。
  
  手機突然傳來震動,打散了她憂鬱的思緒,她看了一眼手機上面的訊息後皺眉,有些緊張的從葉氏的子公司跑出來。
  
  以往玩世不恭的表情都收起來,她表情凝重的騎上摩托車,然後趕往…
  
  慈心醫院。
  
  她提著安全帽衝進某個病房,病房內只有一片凌亂,躺在病床上的媽媽跟一臉疲憊的姊姊。
  
  劉雅羽氣急敗壞的問:「那個人呢?」
  
  姊姊雅琴手上拿著錢包,但錢包明顯像是被撕扯過,裡面的證件一張沒少,但鈔票零錢全被拿走了!
  
  「雅羽,爸爸把錢拿走了。」姐姐雅琴沮喪的說。
  
  砰!
  
  劉雅羽聽到爸爸二字,把安全帽重摔在地上,她像是聽到什麼噁心的東西尖聲喊「那個人不配叫爸爸。」
  
  她口氣很不好,這是當然的,如果一個從小沒見過的男人,突然出現在自己家裡,喝得醉醺醺的翻自己家的櫃子,然後還差點被當成陪酒小姐騷擾,結果別人卻告訴自己,這是她的爸爸。
  
  誰都不會喜歡這種人的。
  
  雅琴愁眉苦臉看著雅羽「怎麼辦?媽媽的住院費…我今天原本要去繳的,然後他…唉!」
  
  劉雅羽皺眉問:「不能用刷卡的嗎?醫院的網頁不是有…」
  
  「可以刷卡?可是爸爸說要本人現場繳…費…」說到這雅琴臉色發白,爸爸騙她說要先把錢領好!
  
  雅琴跟自己的妹妹對視,才明白自己被爸爸騙錢的事實。
  
  劉雅羽憤怒的握拳,壓抑自己的想殺人的衝動,她爸就是個人渣!
  
  劉雅羽看著病床,姊妹倆的談話這麼久,但床上婦人沒有任何反應,因為她已經病到對現實沒有任何反應了。
  
  她是個植物人。
  
  更是劉雅羽跟劉雅琴的媽媽。
  
  姐姐摀著臉「現在怎麼辦啦!」媽媽的住院份是姊妹倆分攤,這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劉雅羽嘆息的拿起手機「我去繳吧。」看著姊姊擔心的模樣她補了一句「最近我兼差的錢下來了,可以先頂著用。」
  
  雅琴只能無奈的點頭「好吧,雅羽,你如果做外送騎機車要小心點知道嗎?千萬不要貪快。」雅羽跟她說在外面打工,她就以為是那種外送員的工作。
  
  「我知道。」劉雅羽低聲說,姊姊跟媽媽都是溫和正常的女生,她有義務要保護她們。
  
  「其實…雅羽,媽再這樣躺下去會不會是一種折磨阿?我們…」雅琴說到一半還是住口了,因為雅羽的表情非常陰沉。
  
  劉雅羽沒有說什麼,只是走去櫃檯繳了費,之後跟姐姐換班照看媽媽。
  
  姊姊擔心的問:「阿你生活費怎麼辦?真的沒關係嗎?要不要搬來姐這邊住?」
  
  劉雅羽看著姊姊,他們一家雖然租到不錯的樓層,但使用的空間也不大,她也不想搶了小姪子、姪女的空間。
  
  「我會跟那個人要回來的,而且之前的錢入帳了,還能撐一下。」劉雅羽握著手機說。
  
  雅琴看著自己的妹妹點頭「好啦,那我回去休息,你也要保重知道嗎?」
  
  劉雅羽點頭,她坐到病床邊目送姊姊離開。
  
  姊姊一走,病房就安靜下來,只剩媽媽呼吸器的聲音,她想到剛剛姐姐的提議,
  看著病床上這個乾瘦的女人。
  
  她這樣躺在病床上幾年了?
  
  劉雅羽都有點記不清了,只是她沒辦法讓媽媽離開,就算她只是躺在這,但總有個希望。
  
  她伸手握著媽媽的手,小心翼翼的繞過那些管線,媽媽的手很冰涼,其實眼前的母親她某些角度有點像是雁荷,所以她才對林雁荷有點動心吧?
  
  但想到林雁荷跟那個男主管的事情,她心裡有些苦澀,林雁荷比媽媽勇敢多了。
  
  看起來這麼溫靜的雁荷,從她聽葉秀芬講的內容猜測,那些男人騷擾雁荷,她的態度是死也會拖著那些人一起下地獄。
  
  可自己的媽媽呢?
  
  太懦弱了…
  
  「媽,你知道我『女友』多勇敢嗎?為什麼你們差這麼多呢?」劉雅羽輕聲的問:「你還要逃避多久?」
  
  病床上的人能回應她的只有寂靜。
  
  她媽是很傳統的女性,是那種卑微、軟弱幾乎沒有自我的溫婉個性,儘管知道自己女兒出櫃,認為雅羽只是進入叛逆期,時間過了就會變成正常的。
  
  但劉雅羽自己清楚,她開始扮成男生的樣子,一方面是媽媽沒有生兒子被那個人嫌棄,但另一方面,她也覺得媽媽太軟弱了,只好要求自己應該更強壯起來,但後來她發現,她比較喜歡跟女生在一起。
  
  媽媽很疼愛她跟姊姊,但劉雅羽也知道,媽媽內心真正愛的,是那個把她病床費都搶去買酒的男人。
  
  她曾聽姐姐說,父母一開始婚姻也是很甜蜜的,但在自己出生後,她的爸爸因為媽媽連生兩個女生,因此產生了離婚的意思,甚至公開的在外面養小三。
  
  她媽媽很傳統,所以生了女兒的事情,一直覺得對夫家很愧疚,甚至小三都上門叫囂時,她還請人家進來喝茶。
  
  那天姊姊去外面打工,她看著媽媽親自把小三送到樓梯口,態度客氣的讓她生氣,而最後那個小三還得寸進尺的說:「最好你帶著兩個拖油瓶離婚算了,生不出兒子的女人是沒有用的。」
  
  小三挺起已經懷孕的肚子炫耀「我現在懷的,才是劉家真正傳香火的兒子。」
  
  或許是那句離婚刺激到了媽媽,也或許是懷孕的事情。
  
  總之劉雅羽的記憶中,她只記得自己站在樓梯口驚慌的往下看,那個小三不知何時已經離開,而她的媽媽躺在樓梯的拐角處,她身下流出了一大灘血。
  
  是那個小三把媽媽推下樓的!
  
  她衝下樓驚慌的抱住媽媽大哭,過了幾分鐘哭聲引來警衛,才叫了救護車將媽媽跟年幼的她送上車。
  
  她只是看著媽媽閉著的眼昏過去的樣子,臉上皺著眉還沾著血,救護車的聲音刺耳到不行。
  
  之後醫生說的話,她都要重複聽好幾次才懂,因為她只記得一件事。
  
  媽媽是被小三推下樓梯的!
  
  她媽是被小三害的!
  
  也因為媽媽成了植物人,她跟姊姊從小就為了家裡經濟四處打工,但病房的錢就像個破洞,她跟姐姐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將水裝滿。
  
  也因為經濟的壓力下,當葉秀芬用錢說動自己去當眼線時,她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其實最主要讓她同意的原因,是聽說林雁荷是個小三的女兒。
  
  小三的女兒。
  
  就是她除之後快的敵人。
  
  自從媽媽成了植物人,她的打扮越來越男性化,憂鬱的氣質還有固執的脾氣,像是女校的王子,而她在女校也有一片百合花園。
  
  像是想要證明什麼,她不停的交女友,也對所有女友坦承自己腳踏多條船,每當她在那些癡戀自己的女生身上看到媽媽的影子,她就會分手找下一個人,她也覺得自己很渣,可是她就是沒辦法。
  
  覺得大家都是講明遊戲規則,為什麼那些女生講好了最後又變成愛得死去活來?
  
  或許她的內心是恨的,恨媽媽軟弱的讓小三欺上門,也恨那些小三為什麼要當第三者。
  
  也或許她也有對男性的恨,因此她像個渣男玩弄了其他女生的感情,她想要讓媽媽知道,那個男人根本不在乎你的付出。
  
  他們不值得!
  
  怒其不爭的憤怒糾纏了劉雅羽很多年。
  
  即使她發現雁荷並不是什麼壞人,但她也無法對雁荷開口坦承。
  
  劉雅羽看著病床,或許喜歡同性對她而言是一種詛咒。
  
  她愛女人也討厭女人,或許…
  
  她最討厭的人是自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53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百合|原創|愛情|女女|長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