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23 打賭

作者:馥閒庭│2020-11-18 14:50:06│巴幣:10│人氣:458
  如果要說邀請函的發函者葉展鵬,他為何要策畫這場活動。
  
  那就要回到半年前。
  
  葉偉成的喪禮剛結束。
  
  葉家的老宅裡,一個白髮老翁穿著昂貴舒適的襯衫,看著眼前自己的孫女,她不馴的眼神,身上如刀子般的銳氣,讓老翁又驕傲又慌亂。
  
  驕傲的是眼前的葉凡霜,是讓他認可非常有競爭力的繼承者,但慌亂的是,她有一個巨大的弱點,而且並不想修改這個弱點。
  
  但他已經年邁,無法等其他繼承人成材了!
  
  偏偏這個孫女不論怎麼威脅都不肯放下這個弱點,連他祭出繼承權這個誘惑,都被她婉拒。
  
  「葉家的家產跟公司,你居然不接受?」葉展鵬頭痛的問。
  
  而葉凡霜表情卻平靜無波「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束縛的鐐銬終於消失了,她心裡只想往有某人的地方去。
  
  葉凡霜的語氣平靜,但她的眼神卻訴說著擋我者死的堅持,葉展鵬看在眼中,只覺得更加頭痛。
  
  他葉某人耕耘了半輩子,但兒子出意外離世了,現在孫女也打算離開,葉氏明明是塊金磚,為什麼他想給的人都不要?
  
  葉展鵬看著她問:「為了一個人,放棄葉家,值得嗎?」
  
  他一直以為凡霜這麼努力,是想接棒葉氏,讓他老懷欣慰了一把,結果…
  
  結果凡霜卻在兒子死後馬上要出國,因為要追回另一個女孩子,他對凡霜喜歡同性的事情沒有什麼反對,畢竟凡霜的同性傾向從國中就已經被發現了。
  
  他只對凡霜要如何接管公司比較好奇。
  
  況且葉家的接班人本來也需要個賢內助,他的內心對同性戀這件事情已經不在意了,反正能生下繼承人就好,感謝現在科技的日新月異,他一點都不擔心抱孫的問題。
  
  反而是凡霜能不能順利接手葉氏他比較在乎。
  
  「值得。」葉凡霜毫不猶豫的說。
  
  「那葉家怎麼辦?你忍心看著葉家分崩離析,你那些只懂花錢的姑姑們、叔叔們把葉家散盡?」
  
  「…不關我的事,爺爺也該享受晚年了,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葉凡霜絲毫沒有長房的自覺,她覺得現在都什麼時代,別人家想要散盡家財關她屁事?
  
  況且長房又如何,他們花錢之前有問過長房嗎?
  
  還不是欺她爸爸死了,什麼都擅自決定?
  
  那就該自己負責到底,天底下姓葉的那麼多,那些人關我屁事?
  
  葉凡霜內心罵了很多,但還是恭敬的不把這些話說出來,但是葉展鵬太了解這個孫女,他瞪著凡霜說:「那是你親戚。」
  
  「是。」葉凡霜平靜的回了一聲。
  
  然後又是一室的寂靜。
  
  這跟年輕人的喔也差不多,帶著87%的挑戰意味。
  
  葉展鵬總覺得自己像個夭飽吵的孩子,讓葉凡霜無奈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他們祖孫的身分好像有點顛倒?
  
  葉展鵬瞪著她「你不說點什麼嗎?」
  
  「他們花錢又不是我簽聯絡簿,我管不住,所以不想管。」葉凡霜盡量含蓄的說。
  
  葉展鵬瞪著她,要你說這麼清楚幹嘛!
  
  葉凡霜扳著臉,盡量壓抑自己對那些親戚的不屑。
  
  一時間房間一片安靜,直到老管家憋著笑,遞上一份文件提醒「老爺,這是您說過的,要給小姐的。」
  
  葉爺爺才想起自己手上的把柄,他看著葉凡霜「好,那些親戚不關你的事情,但她的事情你總要關心吧?」
  
  葉凡霜瞪大眼「她怎麼了!」
  
  「進監獄。」葉展鵬把文件放在桌上讓葉凡霜自己看。
  
  「怎麼會?」葉凡霜皺眉,雁荷在國外生活,葉家不是都有匯錢給吳阿姨,讓她照顧雁荷嗎?
  
  她深吸一口氣,看著葉展鵬得意的模樣,她知道葉展鵬一定有辦法。
  
  她看著自己的爺爺忍耐的問:「您有什麼條件?」
  
  「繼承家業。」葉展鵬說。
  
  「我不要照顧巨嬰。」葉凡霜拒絕。
  
  她家的親戚,用『巨嬰』一詞真的很貼切,出了事情只會哇哇大哭,要人幫忙擦屁股,花錢的時候倒是很有主見。
  
  葉氏是爸爸的心血,如果那些人要糟蹋,她也不希望是自己這邊糟蹋出去。
  
  葉展鵬白了她一眼「那是你親戚,嘴巴上客氣點。」他當然也認同,不過做長輩總是心慈嘴軟了點。
  
  「爺爺自己說的,要看清每個人的價值。」葉凡霜歪著話路罵人,那些親戚的價值就是巨嬰一個。
  
  「那你自己想辦法吧!只是你能等,那個小姑娘在牢裡…」葉展鵬語帶保留。
  
  葉凡霜只堅持了幾秒,還是開口「…爺爺,運氣也是成功的一環吧?」
  
  「是沒錯。」葉展鵬好整以暇的舉著杯子,現在換他氣一氣這個孫女了。
  
  「那我們來賭一把吧!」
  
  「賭什麼?」
  
  「如果她回心轉意,我就回來做事,如果她走,我要去追她。」
  
  聽起來,葉凡霜不是人跟事業都拿到,就是兩頭空。
  
  「...」葉爺爺看著她「好,願賭服輸。」
  
  之後他們爺孫商量好到下個季度為期,直到今年的董事會發布新總裁人選前,就是他們賭約結算的日子。
  
  葉凡霜簽好了合約就急著離開了。
  
  葉爺爺則站在窗前,目送樓下的葉凡霜上車,身後的管家欲言又止。
  
  「阿雄,你跟了我幾十年了,想說什麼就說吧。」葉爺爺看著桌前問。
  
  「老爺,我聽過一個故事。」
  
  「說來聽聽。」
  
  「曾經有個人跟甲打賭,說那個陌生人乙會給他五十元,甲不信,告訴那個人,如果乙真的給錢,甲就給他兩百,於是那個人就找到乙,說甲跟他打賭,讓乙給他五十,之後那個人兩頭都拿到了錢。」
  
  管家說完後看著老爺「老爺,小姐會不會是…兩頭打賭?」
  
  葉展鵬的眼神沒有否認,他靜了一會才看著阿雄。
  
  「這個故事我聽過,不過阿雄,你做個數學題如何?」
  
  「老爺?」管家看著老爺,他可是財經大老,要給自己出數學題?
  
  葉展鵬問他「你幫我數一數就好,我葉家成器的,能讓我把葉氏放心交出去的孩子還有幾個?」
  
  管家心裡抽緊。
  
  因為就只有葉凡霜一個。
  
  不論血統、性格,還有手腕跟培養起來的能力,葉凡霜是葉展鵬唯一能放心的繼承人,現在葉氏正處在風雨飄搖的時候,但其他人卻還在想著進入這個公司,想靠關係吃一輩子。
  
  葉展鵬看著他苦笑「看起來,凡霜想跟我賭一把,但其實…」
  
  孫女願意跟他賭,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管家也懂了老爺的未竟之語,只能感嘆子孫無用,或許人能抓住的有限,在做選擇時,就注定會失去什麼吧?
  
  「現在孩子裡面就只有凡霜一個堪當大任,其他…」葉老爺搖頭,他內心其實也很愁。
  
  他們葉家確實稱得上有錢人家,可錢又不是存銀行生利息而已,許多資金要循環流動,一個公司雖有百千萬的資產,但也有上千的員工要養。
  
  就算公司的價值幾個億,但也不是幾億黃金擺在那邊任人挖!
  
  但下面幾個孩子誰懂?
  
  一個個都覺得自己是葉家子孫,就他這個爺爺收拾爛攤子,今天亂花錢、觸法等等要他周全,他也很累好不好!
  
  「可老爺,之前大公子他喜歡…」管家口中的大公子是葉偉成,他為了性向當年就跟老爺吵過,現在小姐又似乎喜歡上同性。
  
  葉展鵬擺手「我聽說現在卵子也能生孩子,性別什麼的無所謂了。」
  
  重點是能接下葉家的家業,至於曾孫他已經管不到那邊了。
  
  管家無話可說,他一直陪著老爺,也知道葉家怎麼走過來的,或許老爺是對少爺疏忽了,也或許那些教育太鐵腕,總之少爺越來越陰鬱。
  
  或許誰都有錯,只是命運總選擇出其不易的來臨。
  
  「偉成到死前還在怨我,我也想通了。」葉爺爺看著自己長滿皺紋的手,他沒有握到兒子生前的手過。
  
  記憶回到自己收到醫院通知時,比收到公司倒閉的消息還錯愕…沒錯,就是錯愕。
  
  他這輩子前半生都丟進事業裡,始終覺得女人養孩子,他去外面拚搏事業,但是看到躺在病床的兒子,他卻有種陌生感覺。
  
  這個氣質枯瘦到毫無生氣的人,真的是他的兒子嗎?
  
  什麼時候起,他忘記兒子的年紀?
  
  看著躺在病床上跟自己相似的面容,想起以前偉成上學時,自己偶爾幾次載他上課,居然還送錯學校。
  
  後來,由司機接送後就沒有送錯了,可他也忘記了兒子的長相,等他收到消息趕到,是兒子在學校丟臉的消息。
  
  他說喜歡男生。
  
  只記得那時自己顧著發洩怒氣,好像摔了東西,又把兒子打個半死,他口不擇言的說了很多話,他看著兒子的臉上的絕望越重,以為自己成功壓制了那些傻念頭,他為人父的責任完成了。
  
  這孩子不敢了吧?
  
  打到不敢就沒問題了吧?
  
  但後來兩人越走越遠,他總覺得自己不需要低頭的,是兒子要回來低頭,因此他等著、等著…
  
  卻等到自己先低頭,看著已經失去生命的兒子蓋上白布。
  
  醫生說什麼他沒有很仔細聽,只是看著病床上的人,這人的面容陌生的讓他害怕。
  
  直到那時,他的辦公桌才擺上家人的照片,但數著照片卻發現,他的家人不多了,後半生他能依靠誰?
  
  他站在醫院,看著護工推走兒子的屍體,恍惚想起他們吵架的某天。
  
  兒子氣沖沖地跑進自己辦公室,他表面板著臉心裡還有些高興,這麼多年來他的兒子終於敢在他面前開口,但卻是為了另一個人質問他。
  
  「是不是你殺了學長?」
  
  他那時連學長是誰都不知道,但終究習慣用父親的威嚴,對著自己的兒子問:「是又怎麼樣?」
  
  他看著兒子的表情絕望而怨恨,然後是兩人的各種爭吵咆哮。
  
  兒子攻擊他對家庭的漠不關心,他則罵兒子是個廢物,他們像是受傷的野獸,只想用最尖銳的言語當作刀子爪牙,狠狠插入對方的痛點要把對方殺死。
  
  最後,兒子摔門而去,他又埋首於工作。
  
  以為這樣的爭吵,兒子會回到公司放下那些荒謬的喜好,但他後來才知道,性向的喜歡是超過生活的,至少偉成是這樣。
  
  他不知道偉成到底有多厭惡女性,只知道除了凡霜,他不打算留下其他的孩子,也不知道媳婦高夏嵐的死,偉成處理這麼隨便。
  
  看著自己兒子的屍體,他不能用不知者無罪來催眠自己,因為夜深人靜時,他自問自己真的不知道嗎?
  
  當然不是。
  
  兒子在學校的荒唐、在公司的任性,幾次他在人事聘用的人中,總有幾個人特別像那個林學長,他看著徵信社的資料,許多夜晚後悔的夜不能寐。
  
  就像是命運給他拼圖,但因為拼圖太小、太少,他總以為只是意外,但那些累積起來的碎片,卻拼成一個他無法抗力的事實。
  
  他的兒子是同性戀。
  
  他終於開始關注起同志的族群文化,在那些後悔的夜晚,看著那些社群上,每個人用自己傷口的血當墨水,寫下跟家人、朋友、愛人的斷裂。
  
  只有偶爾的幾篇不知道虛幻還是真時的文章,家人接受了同志時,那種微暖的淒涼讓他有些安慰。
  
  但也只有一點。
  
  他看著自己的手跟管家說:「阿雄,許多晚上我都有些後悔,如果那時我能好好說話,是不是就不會失去的那麼多?那麼痛?」
  
  偉成死的那麼荒唐,他卻沒有發現兒子心裡有這麼偏執的一塊,偏執到即便那個人死了,也要將那人的孩子、妻子獨佔。
  
  現在孫女也往同樣道路去,他卻不想再阻止了。
  
  或許當初他好好聽兒子說話,就不會這樣了吧?
  
  他不想再失去葉家的任何孩子。
  
  叮咚!
  
  下面的門鈴響起,打斷了那份傷感,葉展鵬趁著管家下樓時收拾好情緒。
  
  管家走下樓簽收了一份包裹,似乎是好幾本的書籍。
  
  「老爺,您的包裹到了。」
  
  葉展鵬看著管家桌上的包裹,這是他特別準備的。
  
  既然那些親戚這麼想要繼承人,那乾脆一次解決吧。
  
  「開始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53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百合|原創|愛情|女女|長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