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6):今晚,我想來點,生黑暗精靈片

作者:冰鳩│2020-11-16 18:46:45│巴幣:40│人氣:196
前一個時間點:


走出旅館上到墓園鎮的大街,脖子戴上項圈後,原先慘白的皮膚再度恢復到原先的血色,不管是死氣或是眼中的怪異現象都消失無蹤
 
虛假的新生,是一件偽裝魔導器,能夠讓帶上它的不死生物偽裝成生者的樣貌,不過因為這是一件不完全的贗品,只要到了冥神祭司或是聖神騎士那個階段的職業高手就能看穿虛假表象下的真實。
 
不過嘛,這種神使階級的職業又不是大白菜,整個大陸上除了冥神殿與聖神教庭之外的神使階級,不超過一隻手掌能數得出來的人數,想遇到還不容易呢。
 
左菈菈先去鎮長家處理神殿祭司的就任登記,而我則是先去旅館換了件正常的衣服出來,我們約在城鎮廣場碰面。
 
我忽然意識到自己不知道帶跟左菈菈去哪間餐館。連要去哪裡吃飯都不知道,作為已經在這裡生活三年多的在地人,想想還蠻尷尬的。
 
「餐館啊,我其實很少去」
 
因為完全沒有那方面的需求啊。
 
我從荒地醒來後就發現自己沒有味覺,要一個失去味覺很多年的不死生物去吃飯,簡直就像是讓一個人吃糨糊一樣,索然無味,頂多就是口感不錯的糨糊而已。
 
我在路旁來回踱步。
 
突然腦中想到了什麼,擊掌:「不然,去酒館?」
 
以前打探情報時都會到酒館去點一杯酒和幾盤菜,在那裡從下午坐到晚,總有些大嘴巴又嗓門大的冒險者和賞金獵人會在那裡聊天交易。
 
時常能聽到一些熱門的情報,像是:哪支冒險隊抓到了稀有的高階魔獸,或是聖神教庭的誰誰誰到了精靈居住的精靈之森去訪問,赫卡爾的貴族千金在宴會上出糗的傳聞。
 
所以餐館我沒去過幾次,墓園鎮的酒館我熟得很。
 
可是想一想,酒館都是群大老粗跟歪瓜劣棗的冒險者,左菈菈去了大概也會被他們嘲笑和調戲,到時候又要我出手揍人。想來現在還有點時間,還是先乖乖先去找間餐館吧。
 
墓園鎮最熱鬧的幾條街上,不少冒險者和民兵隊成員有說有笑的閒聊,熊族獸人扛著一袋大麥從旁邊經過。亞人孩童們拿著風車在路上奔跑。
 
其中一個頭上有浣熊耳朵的灰髮男孩摔在地上,跑在他前面紅髮的狐狸尾少年轉頭注意到,立刻往回跑,將他扶起來。
 
眼前的景象跟記憶中的某個片段重合在一塊。
 
 

「該死,衛兵出來趕人了,跑起來啊,奧伊特!」

眼前羽毛與木屑、菜渣紛飛,紅髮少年抓著我的手向前奔跑,閃過也在逃跑的慌亂大人們。
視線看向後方,後面追逐我們的是一群身穿制式鎧甲的守衛隊,從後方驅趕在主要幹道上違法擺攤的流動商人,頓時間雞飛狗跳,木箱、蔬菜、陶器各種東西砸在地上,大家都只顧著收拾東西跟包袱各自逃命。

我另一隻手緊抓著手中的破布袋,銅幣在裡面碰撞作響。那是我們今天賣藝賺來的收入,守衛士兵應該也派人去其他街口清場,如果沒了這些錢,街上的其他夥伴今天也沒晚飯可吃了。

「啊」腳被地上的一只水壺絆住,視線下移,我意識到自己摔了下去。

當時還是少年的傑佩托急忙設法把我拉起來,眼看衛兵拿著長槍就要跑到我們眼前,此時,傑佩托推了我一把,我向前摔倒,而他則是挨了士兵的長槍一棍子,鮮紅的血跡從腦門上順流而下。

「傑佩托大哥!」

「快跑啊,笨蛋」傑佩托轉身,右手做出投擲動作,一把麵粉糊到士兵臉上,他擺脫了士兵,衝過來抓住我的手腕繼續跑。

所有的動作與景物彷彿在這一刻放慢了時間,定格在記憶中最值得珍惜的畫面上。

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人,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拯救我。

當時我總是仰望著他高大的背影,那時的我們並不知曉戰爭的殘酷,也不知道神明是何物,不會受到戰火的威脅,自然也不會恐懼離我們還很遠的事物。
 
 
「奧伊特!」
 
左菈菈在廣場旁邊的路燈下朝我揮手,我才發覺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地走到鎮上廣場。努力甩開剛剛的念頭。
 
不要想了奧伊特。在過去你已經放棄了記憶、放棄了力量,不要再找回來了,要是找回來,你可能會再次傷害他們、傷害你認識的人們、傷害你自己
 
傑佩托是不可能回來了。
 
左菈菈的臉出現在我前方,她歪著頭墊起腳尖向上仰著我。
 
「奧伊特,你在發呆啊?」她壓低聲音問: 「不死生物也會發呆嗎?」
 
我搔了搔側臉,努力裝作沒事的神態:「啊哈哈哈,剛剛在想些事情,你有想去吃的店嗎?」
 
「沒有啊,我還在等你推薦呢,我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哪能知道哪間餐館好不好吃」
 
那你又期望死到沒味覺的人知道哪間餐館好吃嗎?
 
我在心中腹誹幾句,仍做出帶路的姿態往商店街走。
 
記得那邊有一間賣拉麵的店很受歡迎。在赫卡爾也很少出現湯麵這類的料理,好吃的更是到了稀有的地步。而且那間店的店主是位吸血鬼,所以拉麵店只在晚上營業。
 
店名好像叫做「日式拉麵」?

嗯,真是個怪名字。
 
 


 
拉麵店在商店街的轉角巷子裡,店門有種東洋風的感覺,和式拉門,屋簷垂吊著兩只紅燈籠,木製招牌與燈籠上面寫著意味不明的方塊字體。
 
『拉麵』、『濃厚』、『道地』。
 
這間店記憶中也不過才剛開張兩年,聽酒館的人說拉麵店本來開在墓園鎮北邊靠近山邊的鎮子,但是那裡已經因為戰爭的關係成為死亡之地了。
 
熟悉的少女聲調從店裡傳來:「哇哈,老闆再來一碗!」
 
「好的好的,這已經是第三碗特級豚骨拉麵了,雖然小姑娘你是我們店的常客,但我還是想問一下你的錢夠嗎?上次你賒的帳可還沒付清呢」
 
「唉呀,老闆放心吧,我這次可是大賺特賺呢,不只三碗麵,吃十碗麵都沒問題,絕對夠付」
 
我慢慢打開店門就看見聲音的主人―黑暗精靈少女正吃著拉麵上的叉燒,還跟櫃台裡的老闆大言不慚的說自己錢很夠,我立刻明白她是用偷冥神殿財產賺來的錢吃麵!
 
一股怒火從心頭竄上腦門。手摸腰間的惜音,快步走過去,腦中盤算著把這隻黑暗精靈剁了拿去賣,能賣多少錢。
 
「啪擦─」光劍直插進離黑暗精靈少女旁邊的吧檯桌裡,木屑噴飛。
 
少女被我的舉動嚇到,轉頭過來,看見我後瞳孔放大、神情呆滯的看向我,嘴邊還掛著一根麵條。
 
我用陰惻惻的笑容面對她:「我說,吃麵很開心是嗎?」
 
「呃啊啊啊啊」她立刻想要跳起來,被我一掌壓回位子上。
 
「把你偷的東西還來啊,臭丫頭!」
 
「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還敢裝蒜啊!
 
我一把奪過她藏在背後的小刀:「膽子不小嘛,偷了冥神殿的東西,還敢大搖大擺的在街上吃飯,當赫卡爾王國的冥神信仰是吃素的啊!你偷冥神大人的東西絕對會遭天譴的,知不知道!」
 
雖然冥神大人他本人很好說話,但是他的部下們(像是:我)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何況偷的還是冥神的東西。絕對是逆鱗!
 
這時店長忍不住插話:「那個,不好意思,請不要在本店鬧事,打壞的桌子也要賠款的喔」
 
「喔,好的,抱歉啊老闆,我等等會賠錢的」我轉頭回去看向黑暗精靈少女,皮笑肉不笑的說:「那、我們去屋外『談一談』吧」
 
我用黑暗元素形成鎖鏈,無視黑暗精靈少女的掙扎,把她往店外拖。
 
黑暗精靈少女雙手巴著櫃檯:「呀―不要…嗚嗚嗚」後半段話直接被禁言。
 
在後頭全程觀看的左菈菈非常配合的對黑暗精靈少女丟出沉默術。祭司才是最受不了自己神殿被偷的人,想當然爾就算左菈菈再怎麼好心,也不可能幫個冒犯自己信仰的小偷說話。
 
我將黑暗精靈少女拉到店外的小巷子,讓左菈菈解開黑暗精靈少女身上的沉默術。
 
「快說,這把劍你是從哪裡偷來的?」我把惜音的劍鞘和劍柄展示給她看。
 
「哪把?…耶!這破銅爛鐵居然能出鞘,我本來以為它生鏽拔不出來就隨便塞進袋子裡了」
 
破銅爛鐵。
 
你居然說我家的惜音是破、銅、爛、鐵!
 
我氣到舉劍,想幫我們今晚來點生黑暗精靈片,馬上被左菈菈抓住手腕阻止:「奧伊特,別真的動手啊,我們只是要問出贓物的去向而已,審判偷竊罪行的犯人是墓園鎮法官跟治安官負責的」
 
黑暗精靈少女馬上點頭如搗蒜附和:「對對對,私刑不可取!」
 
「別廢話,快點說這把劍你是從哪裡偷來的?」
 
她心虛的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尷尬的說:「這個嘛,我忘了…」
 
很好,欠料理。
 
劍戳進距離她脖子不遠的牆壁裡。
 
「啊啊,別、別動手啊」
 
我居高臨下,用帶綠色螢光的眼睛盯著她。
 
「既然忘了,就讓我幫你醒醒腦」
 
「你們是冥神殿的人吧?冥神殿不是向來都是公正嚴明的嗎?」
 
「冥神殿向來都是公正嚴明,對現行犯除外!」我將戳進牆的劍移近她的脖子,距離她的脖子只剩一根手指節的距離。
 
她瞄著不斷朝著她脖子近逼的光刃,冷汗直冒,表情既驚訝又害怕。
 
「啊!想起來、我想起來了,這把破銅…,我說這把長劍是在墓園鎮外,也就是距離荒廢冥神不遠的地方,一座公墓裡發現的」
 
公墓?…不可能。
 
我停住光刃:「你發現它時附近有什麼東西在看守嗎?或是有什麼魔法陣之類的」
 
「沒有啊,就是個很普通的墳堆,我在附近找陪葬品的時候,差點被墳堆裸露出的劍柄給絆倒,幸好我身手敏捷,馬上扶著地板翻了一圈才沒摔下去」
 
記憶中,惜音和我夥伴們的武器鍛造於同一個時代最好的幾位工匠手中,好歹是亞神器級別的魔劍,居然會被丟到墳場,在荒野中風吹日曬雨淋。

哪個渾蛋敢對我的劍幹這種事!

「啊呀呀呀,我都招供了,拜託,別再讓劍靠近我了啦」
 
「奧伊特,可以停手了吧,我覺得她好像快不行了」旁邊的左菈菈看見黑暗精靈少女開始口吐白沫,隨時都要暈倒的樣子,出聲提醒。
 
我不疾不徐的收起長劍,然後用去店裡跟拉麵店老闆借了一臉盆的水倒在黑暗精靈少女的頭上。
 
「咳咳咳咳,潑水叫醒人也太粗暴了吧,我是女孩子耶!」
 
「少跟我廢話,現在繼續回答我的問題,你偷的那些贓物現在放到哪裡去了?」
 
「耶,這個…我」
 
看她在拉麵店跟老闆對話出手闊綽,想幾碗就來幾碗,我大概也能猜到那些被偷走東西的去向。
 
她往上觀察我一眼,略為尷尬的說:「全部賣掉了」
 
我就知道。
 
她開始向我們跪地求饒:「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家上有八十高堂老母,下有三歲黃口小兒,我也只是混口飯吃的啊」
 
左菈菈聽到她還有家人要養後露出同情的眼神,大概是因為她也是家中的長女,所以對被家人依靠這點感同身受。

不過,要我說這種爛藉口也只有左菈菈才會上當同情她。
 
我沒好氣的說:「你騙鬼啊,黑暗精靈族的壽命至少一千歲,黑暗精靈八十歲都算未成年好不好!」
 
「耶,黑暗精靈能活一千歲?」左菈菈顯然被精靈族的超長壽命震驚到了,也是,獸人族最長命的蜥蜴族獸人頂多能活到五百歲左右。
 
我面無表情的解釋:「精靈族的平均壽命是在八百歲上下」
 
她眼見自己的謊話再度被戳破,原地跳起來想要開溜被我用繩索拉了回來。
 
我再度把劍架在她的脖子上:「既然我們冥神殿的財產都被你換成錢吃進肚子裡了,就給我乖乖過來給冥神大人抵債」
 
「耶,饒、饒命啊―」抖抖抖。
 
 
 
【待續】
 


恭喜各位發掘了本作的搞笑擔當:
黑暗精靈可可(草稿)

碎碎念:
這幾天比較忙,有種蠟燭多頭燒的感覺,繪圖部分搞不好都先以草圖為主,
等有空畫完才會取代原本草圖變成彩圖~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3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路邊的野貓
奧伊特超兇的w完全不留情面阿XDD
黑暗精靈感覺是很呆萌的個性w
這下她遇上天敵啦www

11-16 21:05

冰鳩
(・∀・) 她就是負責不斷智障的角色 我是寫完第六才發現她特別像阿克亞11-16 23:0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上有八十下有三,但在精靈眼中這都是未成年的範圍內呀,戳到我的笑點了www(゚∀゚)
生黑暗精靈片啊...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芥末跟醬油(震撼發言XD)
冰鳩辛苦了。

11-16 21:37

冰鳩
喔 調味料識貨ㄛ ლ(・ω・ლ)
有芥末跟醬油喔 (畢竟有血族嘛~11-16 23:02

笑死...入手第2隻羅莉...XD

好啦...我看冥神能不能從條子杯杯手下保住你...wwwwww

11-17 17:38

冰鳩
我想很難(´◔∀◔`)因為冥神本身有點小內向11-17 23: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 後一篇:[達人專欄] 單篇小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