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RPG四期創作】鯨旅途雜記、補遺(三)

作者:鯊鯊~│2020-11-16 00:07:41│巴幣:36│人氣:162
劇烈火光在颶風中揚起,戰機劃破天際的聲響與火力轟隆的炮聲漸去,死亡的巨型沙蟲身軀逐漸化為砂礫粉塵,湧出噴池般的消化液。

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從武裝列車萬丈號上傳出,鯨的目光看向剛才隊友被強風刮出火車的方向。她很想立刻做些什麼,但她知道她不可能在這狂風中保持飛翔,在這樣乾燥的地區她弱化太多太多了,甚至造出一些流水就會疲憊的程度,她不可能在這樣的狀況去救人。

「啊,蟲蟲肉風化了Σ(ノ´*ω*`)ノ」鎧甲內芬迪興奮的喊著,讓鯨心理難得的湧起怒意,她很少會有這樣的心情,今天卻莫名地感到衝動,明知道芬迪本來就少根莖的。

她轉過身想要讓會飛又沒有實體的可拉去找,但馬上想到可拉聽到她的聲音不只會不舒服而已,還會整個人體散去。
鯨的手動了一下想拿起手機點字,卻感覺自己的手莫名地顫抖,是戰鬥後的無力嗎?還是戰鬥的手感還沒回復?她知道現在拿起手機,手機很可能會碎掉。

她只能向可拉伸手比向隊友被刮走的方向,希望可拉意識到她想說什麼。
可拉沒有回應她,而是看起來在發呆,旁邊的芬迪與文森、白面人又在說著她聽不懂的事物,讓她更加無法理解。

「『文森』發動『勝利宣言』!」
「可以吃嗎ヾ(´◓∀◔`)ノ!」
「要不知滿足的吃,哈哈!!」
無關緊要的話語全被她當成耳邊風,她只是看著可拉。
而可拉搖搖頭高舉拳頭接著說:「敬二位,以及朝著修道路上前進的梅莉莎。咱們撐過來了。」

不是,我是想請你去救她。
不是要你敬她!

芬迪從鯨鎧甲爬出來,小肉團伸出小小的肉觸手在身上拍啊啪啊,將沾到腐蝕液體的死肉從身上拍掉。鯨任由芬迪亂鑽,聽可拉繼續說:「軍團長,咱們有位義勇軍-梅麗莎失去意識後落到車外去了,如果有機會復活,會在咱們的萬丈號中重新構築嗎?」

復活?這個詞讓鯨困惑了。

文森回應可拉:「復活嗎——嗯,應該是會在車上吧,雖然我也不是很懂原理就是了——」
鯨很想詢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她不知道此刻如何發問。

很快文森下了命令要眾人回到火車上,她從過去養成對上級服從的信念讓她就算心裡有無數問號,也聽從命令勾起小肉肉芬迪回到火車。

但其他人往前方的載客車廂走,她是往後方的貨物車廂走。

「鯨姊姊~?走錯路了喔・ω・`)?」芬迪一臉困惑,手指不停在身上拍來拍去,拍不掉的腐蝕部分讓她咬著牙忍耐不要放出聲音,轉為小女孩的型態跟著鯨走。
她復原的速度很快,只是腐蝕類型的傷對她這樣的生物特別疼痛難熬。

她知道鯨有點路痴,因為鯨對字體辨識度低、對多變的城市樣貌難以分辨和短期記憶力差,可是在火車這樣的地型不可能迷路才對呀。

「我要說話。」鯨頭盔下的聲音帶著幽冥般的刺耳回音,讓芬迪感覺頸椎有些一涼。
芬迪知道她的鯨姊姊有很多聲音,有像動物的聲音、有吵吵的嗚鳴聲、也有很好聽的的但是破壞力很強的女音,但鯨很少不壓制聲音的穿透性直接說話,那會讓人很不舒服。

現在雖然有頭盔擋著,但芬迪感覺到鯨不太對勁。
「鯨姊姊要說什麼(◕﹏◕。)?」她伸手抓了一下鯨的腰帶,但鯨的力氣之大完全把芬迪拖著走。鯨隨手抬起一個貨櫃箱檔在入口,免的說話聲音誤傷到沒有準備的路人。

「芬迪。」在完全黑暗的貨櫃車廂中,鯨頭盔上那抹紅光額外攝人:「義勇軍都會復活嗎?」

芬迪眨眨眼,大概沒想到鯨會問這個:「芬迪不知道,可是義勇軍有紅雀姊姊保護,芬迪覺得應該都會復活喔Σ(ノ´*ω*`)ノ?像上次的吉韓德哥哥就有復活呀~吉韓德哥哥說他這幾年在外面紅雀姊姊還是讓他復活,所以芬迪覺得會復活!」

「芬迪。」鯨默默又問了第二個問題:「阿斯嘉特的冒險者都會復活嗎?」
這問題讓芬迪又困擾了:「芬迪不知道捏,芬迪就不會復活的樣子?可是好像也有會復活的芬迪ヾ(´☉д⊙`)ノ芬迪要搜尋看看。可是芬迪認識很多冒險者都會復活喔~阿斯嘉特的冒險者很厲害☆ ∀☆`)ノ!

沉默。
本來聊到阿斯嘉特感到開心的芬迪,也很快的安靜下來。她嗅了嗅鼻子突然弓起身子:「鯨姊姊小心,芬迪感受到魔物的氣息,剛剛的蟲蟲說不定爬進來了ヽ(‵Д′)ノ!」

沉默。
鯨依然沉默著,芬迪也發現不對。
「鯨姊姊……怪怪的,鯨姊姊!啊!鯨姊姊剛剛被腐蝕那麼多次一定受傷了,要快點去治療,鯨姊姊被魔氣感染了嗎ヾ(´☉д⊙`)ノ」

「芬迪。」鯨又問了第三個問題:「千行真我、麥伊.諾德特姆、文太原、瓦連京也會復活嗎?」聽到這些名子,芬迪臉色變了。

「芬迪不知道,鯨姊姊要做什麼ヾ(´இдஇ `)ノ鯨姊姊不是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嗎?問他們做什麼?」芬迪膽戰心驚的問。

鯨只是看著芬迪等待答案。
「芬迪、芬迪覺得應該會復活吧。」芬迪小心翼翼的說:「所以鯨姊姊找到他們也沒有用呦,那樣、那樣不好……」

「芬迪。」鯨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鮫也可以復活嗎?」
有明確答案的問題芬迪回答的倒是很快:「芬迪覺得不行?因為鮫姊姊不是阿斯嘉特的呀。」

空氣一陣沉默,讓芬迪默默的從掌心抽出小警報器,悄悄無聲的拔開安全插銷。
她除了是鯨姊姊的通訊兵兼助手,曙葉哥哥也交代過要小心鯨姊姊傷到人呢。

巨劍噹的一聲落地,回聲在密閉的貨物車廂迴盪。
鯨似乎支撐不住的單膝跪下來。

「為什麼?」她問芬迪,卻似乎沒有想到得到答案。
「鯨姊姊?鯨姊姊!?芬迪去叫人,等芬迪一下ヾ(´☉д⊙`)ノ!」芬迪轉身往出口狂奔,但面對著擋在入口的貨物櫃,芬迪只能ヾ(´◓ ཀ ◔`)ノ的腦袋打結。

為什麼?
為什麼鮫就要死在阿斯嘉特的冒險者手上?冒險者卻能復活?
明明已經不打了,明明明天就要撤退了,為什麼要殺死鮫?

如果沒有手下留情,如果不要遵守什麼騎士道,如果殺死那兩個人,鮫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如果殺死了阿斯嘉特冒險者,他們也不會死嗎?
如果揮下那劍,是不是鮫也不會死了?
因為他們不會死,所以他們才敢挑戰。
明明那麼弱,明明他們也會把自己炸死,但是卻敢這麼做,原來他們不會死。

他們不會死。
自己卻沒有殺他們,害死了鮫,害死了大家。
啊……原來,沒有下手的自己真的是叛徒。

他們不會死。
難怪,難怪他們這麼弱,卻一直再三挑戰
難怪,難怪他們都不怕死。

不甘心,不甘心,好不甘心……
大家,他們,將軍和長官是賭上生命、賭上全部,為了泰格提亞而戰。
你們,你們太卑鄙了,太奸詐了!

把鮫還給我!!!!!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放過他們!

不甘心,好不甘心。
泰格提亞的勇士用生命在堅持使命,那你們算什麼啊--
鮫她放過你們,鮫說騎士要體貼弱小,鮫明明說離開戰場,阿斯嘉特還是我們朋友的。
想不起來,為什麼我想不起來文太原和麥伊.諾德特姆長什麼樣子?

「告訴我,文太原和麥伊.諾德特姆長什麼樣子。」鯨淡淡的說。
「可是,芬迪說了好多次了,鯨姊姊還是想不起來啊。」芬迪怯生生的。
鯨又沉默了很久,很久。

列車外越來越強的狂風呼嘯,蓋過了貨物車廂中傳出的孤鯨鳴泣。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28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痛飲狂歌
完蛋,看了之後【握草】和【啊哈哈哈妳看看妳】兩種心情同時產生

11-16 00:34

鯊鯊~
壞壞w11-16 0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gn02324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鯨旅途雜記... 後一篇:【RPG公會】【失落滄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evinsong125大家
小屋有新圖上架喔~~ 歡迎踩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