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四章-12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1-15 17:53:56│巴幣:0│人氣:39
XXXXX  01:37 A.M.  XXXXX
  薩拉丁隔著面前三公里以上的荒漠,只看得見有如深淵一般,映照不出任何畏懼、恐慌等情感的眼瞳。男子呆恍的眼神瞬時凜眨一現,下一刻,早已射出如覆蓋滿天牢籠般的磅礡箭雨之下已經不見那名清一色純黑的青年──再下一刻,青年在疾騁軍勢前方千公尺之地顯現身姿,純黑的刀尖垂指沙面,目光依舊無念,毫不在意經過不久便會淪為被踐踏成肉餅的悽慘下場,峨然不動。此時現世的五十萬可不僅保留著巔峰時期的戰力,成為王之寶具麾下的他們更是人人皆擁有英靈的肉體及各異的固有技能,僅憑此五十萬人便可征服一個大國並非玩笑,所以哪怕對方是人類大敵的魔王也該迴避正面鋒芒才對!
  
  但是Berserker朝後方軍官們看了一眼,那些曾經一同征戰數年的同胞們立刻心有靈犀,迅速傳遞指揮調動下去,如鐵甲海嘯洶湧奔襲的氣勢頓時緩和下來,除去做為『槍鋒』的中線二十萬騎軍速度稍滯,左右兩翼的五萬騎軍刻意加速卻沒有直撲Apollyon而是向外繞開形成一陣明顯的包圍圈,兩邊間隙也從後推進數萬步卒做前盾,穩健又緊隨騎兵腳步地徐徐逼進。
  
  大約兩公里的衝鋒期間,箭雨毫無停歇地接續對男子當頭潑灑而去,彷彿一尾龐大黑蛟由地拔起再往地面撲落,即使是Saber、Rider或是King等強大的英傑在場,也會不得不認真應對,甚至使出寶具防禦自身,然而那名一人迎敵的男子始終停留原地不再閃避成群箭矢。Berserker看見他輕輕抬手挑劍沒有任何多餘動作,一道魔力的黑虹夾雜黃沙就無聲騰空,暴力至極地煙滅了無數箭支傾落,那比夜幕更加沉默的劍氣魔力存在天地長達一分鐘左右才徹底消散,儘管五十萬鐵騎視死如歸絕不怯戰,但見識到那一幕後無一不心跳似鼓,全身肌肉緊繃無法放鬆。
  
  男子不知道是否因為魔力消耗過大所以導致沒辦法二度使出那股穿天闇柱,只是仰頭靜待剩餘箭雨的到來──結局更是所有將士瞠目結舌,遠處沙表二十公尺內密密麻麻插滿了顫抖不止的白羽箭矢完全不留一絲空隙,唯獨他身邊三步範圍自成一方世界,劃地為牢,空蕩蕩地不染一枝箭羽殘骸。
  
  驚愕歸驚愕,衝鋒氣勢不但依舊無損並且漸漸高漲,顯露出曾經無敵中東的真正實力。
  
  就不信對上我們的無敵鐵騎,你還能那般輕描淡寫!
  
  先一步進入Apollyon方圓八百公尺的兩支萬人騎卒不需蘇丹的指令就自行分散左右,齊齊舉弓撘箭,一同直射位於中央的男子,每一枝箭矢皆挾帶普通人類不可能有的可怕威力,當數萬箭支匯聚一起時更比那些從天落下的黑蛟箭雨聲勢浩大數倍,彷彿月光下張開巨口妄要吞滅萬物的兩線黑潮浪頭滾滾而至。
  
  可是Apollyon向兩旁瞥了一眼,沒有動搖,不屑似地將手中日本刀插入腳邊,右手從虛空頭一次抽出了外形並非刀劍的物體,純黑交織成一根細長約莫兩公尺的棍狀武具,但其前端特意呈現銳利如劍鋒的模樣讓人明白那是槍、矛一類的沙場兵器,接著他斜提黑槍沒有揮舞只是輕輕躍起,猛然刺入足下沙地。
  
  滿載落矢的整片荒漠碎裂不堪。
  
  下一刻地表以讓人無法反應的威勢浮上天,一粒粒沙塵捨棄了重力束縛,一枝枝白羽殘肢被撕裂飛升。
  
  除了那柄刀與未染黑蛟波及的方存地之外。
  
  夾雜充沛無量的劍意劍氣。
  
  幾乎深至地下五十公尺的沙土盡數衝入月空。
  
  兩側兇猛黑潮一觸及此便寸寸折斷,筆直下墜,根本連一公分也探進不去。
  
  這次的沙劍之壁存在久久不散,在左右兩支騎兵已經將箭袋全部掏空也沒有攻破外表三十公分之內後,又持續了近乎三分鐘才漸漸失力回歸平復。
  
  男子好整以暇地左手持槍立於刀前,氣息穩重全然不像使出那等絕技後的不濟景象。
  
  兩翼騎軍紛紛面容沉重,人人誓死。
  
  兩名領率將軍互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轉身對部下發出最後的指令。
  
  化分兩翼的左右騎軍在主力『槍鋒』抵達前早已劃出兩道彎長弧線,如同他們腰間用來收割敵人性命的鋼刀一樣,由男人後方交錯再匯為一線進行突襲,軍幟是短曲弓上搭著一把彎刀的右騎軍萬騎當先,象徵沙漠之鷹而以機動性冠絕全軍的左騎軍隔著二十公尺的間距,緊隨右騎軍直指那自負不願轉身廝殺的背影,鐵蹄衝破滿地破碎銀沙細石毫無阻滯,最前方的一騎將軍舉手握拳,身後一片鋼刀出鞘光景層層傳遞連綿不絕,等到那名將軍也抽出大馬士革鋼刀,一道幾乎重疊一起的殺聲蓋過踏踏馬蹄響徹沉悶死寂的戰場上。
  
  男子微微側身,單手握槍高舉過頭,終於不再堅守刀前十八尺陣地,緩緩邁開步伐。
  
  第一步踏出,還不如常人的閒庭信步。
  
  第二步步子稍快,與常人無異。
  
  第三步已是尋常人類的的急急快步。
  
  第四步更是一般慢跑的速度。
  
  以此類推。
  
  第十步越過了聲音,已入無間。
  
  天地一道黑洪,奔向宛如尼羅河涓涓不斷的死戰鐵騎。
  
  一人作十萬軍。
  
  
  
  ⋯⋯Berserker看見眼前地獄般的景象,全身劇烈顫抖,明明身作從者不必呼吸他卻大口大口地喘著重氣,黃銅中參雜濃厚血光的眼瞳睜到極限,額上青筋浮凸,整張臉孔充血得有些漲紅。周邊將士的臉色更是一名名悲憤交雜,緊咬下唇不讓到嘴邊的怒吼叫喊脫口而出,最前端的步卒一面迅速推進著一面自動在他們的王前方闢出一條寬敞的道路。
  
  Apollyon恰好走回日本刀後,手上黑槍鮮血早已乾枯,暗紅污漬令槍頭格外輕易融入夜幕裡。
  
  一去一回,不過幾個月影變動間。
  
  純黑色的長大衣上滿是塵埃,儘管外表看來毫髮無傷,他握槍的手緩緩淌血,兩腳大腿小腿上也有著癒合了的割裂傷。
  
  銀耀的沙漠上已然遍佈無以計數的鐵衣裹屍骨,把地面積染成一片紅色汪洋,腥味刺鼻連七百公尺外的薩拉丁亦可清晰聞到,死機瀰漫這方心象所築固有結界的各個角落,全因那個殺人十萬卻心境毫無波瀾的男子。
  
  狂戰士此時無法再按耐下腔內的怒焰,他從身旁一位近衛手中接過短弓,挽弓如滿月,龐大的魔力凝聚為矢,幾乎沒有特意瞄準目標,弦聲破空接其嚎,一閃蒼白電掣貫穿天地之間,周圍士軍們就像預先得知這一擊的出現般,早早迴避了那餘威便足夠粉碎一切的純白箭矢。
  
  魔王眼見那道白雷晃眼及至,右手俐落倒持黑槍,一腳踏出,揮臂丟擲那根由魔界武庫取出的黑暗長槍,隨即一道穿滅夜色的闇暗憑空乍現,直衝白雷之矢與其相互啃蝕,無音又起轟鳴。強烈衝擊激盪出空間陣陣肉眼可見的漣漪,當頭數千伊斯蘭勇士因此站不穩重心往後方飛去,撞倒不少猝不及防的同伴,狂砂撲揚掀龍捲令整個戰場呈現曖昧不清的樣貌。
  
  經歷數秒短暫而漫長的僵持,黑和白的平衡總算傾倒崩解,黑暗吞滅了雷光飛掠過Berserker身側,將後方萬人以上的部隊一氣抹消於世後依舊殘有餘力往滿月所在的天際而去。
  
  狂王蘇丹毫不在乎自己左半身幾近粉碎的白銀盔甲,視線與漆黑眼眸在寂寥的沙場裡交接著。沒有任何人輕舉妄動,眾人皆靜待兩位最強者接下來的言動。
  
  Berserker拋下借來的弓,拔出象徵權力的兩鋒大馬士革鋼刀,刀光閃爍折射著月色蒼白,伴隨這個簡單的動作一股拼盡全力的血戰氣迫浸染沙場。他高示著自己的刀,就如同揭示著引以為豪數十年的軍幟一樣,數十萬伊斯蘭勇士見到蘇丹的那身姿紛紛垂下頭嘴誦無聲經文,祈禱真主,祝福蘇丹,勝利了一輩子,因此這一次最終也絕對會是他們的王取得勝利!
  
  Apollyon靜靜觀望著他們,沒有出手的跡象。
  
  Berserker環視一圈所有部屬,不禁感到一陣熱血湧上眼窩,為他們仍然願意跟隨瘋狂的自己並肩奮戰而感動。
  
  既然你們都未放棄我,那我豈有只讓你們去拼死的道理!?
  
  Berserker緊緊握著刀柄,扯開嗓子放聲高吼。
  
  「Grrrrrrraaaaaaaaaaaaaaaaa!」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的臣民們依舊撼天動地附和著王的長嘯,像是明白王的想法般大半士兵皆視野模糊,淚水流滿一張張堅毅的臉孔,然而一方的黑漆魔王神情卻沒有絲毫波動,寒月似的冰冷眼眸甚至沒有聚焦在他們身上。
  
  Berserker重重將劍鋒揮落帶動一股威壓捲沙衝天,狂氣流露的黃銅眼瞳與其交會的一剎──
  
  「吼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Berserker策馬奔沙海,當先一騎向前衝去!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其麾下的勇士們也同時追隨王後,宛如汹濤海潮般一擁而上,戰力冠甲中東的二十萬鐵騎不編隊列僅是什麼都不管地直線狂奔,一眼望去鐵甲並鐵甲幾乎擠滿了整條地平線,從高空俯瞰馬背兵背彷彿一片急速移動著的大地,任何人、任何英雄在面對這樣的軍勢,除了感到自身的弱小便只能無能為力接受被碾壓成肉沫的結局吧!
  
  後方弓兵已經全體收起曲弓,拔刀和前方足兵一起擴散呈現包裹圍殺狀,正步步收縮著這聲勢浩大的網,不令身陷那其中的魔王得以逃出騎軍一遍遍的衝殺。
  
  軍隊的步伐震撼地表,殺喊聲直遞天上夜幕,就連整個歐洲都為之恐畏的伊斯蘭軍列朝著僅僅一人的「敵軍」踐踏而去!
  
  Apollyon凝望著這浩然絕對的軍勢,心跳不禁停頓了一拍。既使是這名國士無雙的魔王也會稍稍感到震懾,此即是Berserker的最強寶具──和將士一同馳騁的歷史及回憶。
  
  魔王拔起沙地上一塵不沾的純黑日本刀,不假思索,以方才阻截十萬騎軍的方式主動『尋死』。
  
  十步如橫雷,十一步出無間。繞過了為首的Berserker,對上身後第一位將軍。
  
  起手便是凡人極限之上二十馬赫的一刀穿心。
  
  曾經也足以在中東稱得上實力強大的將軍做不出半點反應,等到Apollyon開始往周圍屠殺時他才察覺心臟的缺失,向回過頭憤怒咆哮的蘇丹微微一笑,當下從馬背跌落,生機消散。
  
  魔王宛若捕捉不到的影子,在馬蹄鋼刀間四處徘徊飄蕩,刀刀皆維持著超越馬赫二十的速度持續剝奪眾士兵的性命,劍招沒有任何固式,一切隨其心而走,隨手一揮便讓人馬一分為二,信手一刺便能在心口留下一個空洞,腳踏華美的舞步、以手中刀描繪著簡易基礎卻幽巧的劍跡,化作一隻書寫死亡的筆,以濃厚的墨色不見疲倦地從名為天地的畫卷上抹去千人又千人的銀點,所過之地唯存血路!
  
  突破音速的刀鳴被扭曲成一道道悲凄哀鬱的音色,伴風迴盪,如泣如訴,為一個個生命的凋零嘆息著。
  
  直至殺盡數萬精銳,這支軍隊才顯露出閑熟的圍剿經驗,反覆衝殺間幾乎沒有空隙,簡直就如海面波浪一樣後浪推前浪,永無止境,饒是魔王這般強者的呼吸也開始紊亂起來。
  
  不過Berserker一刻都不敢大意,他知道對方從頭到尾使用過魔力的次數僅僅十二次,大多數時候皆憑藉純粹的體力和劍氣在戰鬥著,一刀一氣破甲三十五萬!
  
  勝利王身邊的將士已經不足五萬人,不成建制的步卒們也騎上尚還存活的戰馬跟隨衝鋒,那些壯烈勇士們的屍骨化成了光輝飄散於心象世界的夜空裡,更為拱月群星添增了一絲淒美之感。
  
  再次貫穿鐵蹄踐踏,奪走數千生機的Apollyon停下了腳步。
  
  他不如最初的寫意風流,衣物上條條割裂的傷勢依舊血液滲出,日本刀刀身因暗紅污漬而鋒芒黯淡,其臉頰一道劃過耳旁的刀傷令左方視線朦朧不清,持刀的手臂顫抖不止,看似已經精疲力竭的狼狽模樣,眼神卻毫無波動流瀉。
  
  魔王轉頭眺望向策馬奔來的Berserker身姿,那支曾經無敵西亞北非的軍隊首尾銜接縮減到只剩六百米長了。
  
  他幽幽呼出一口氣,不在乎自身的嚴重傷勢,調整體內風平浪靜的魔力流動略微加速,猶如山間小溪緩緩奔流,接著,輕語一句飽含魔力的言葉。
  
  他第一次,在敵我雙方幾乎都底牌盡出的局面最後,首次使出了完整的寶具。
  
  腳邊溫馴的黑暗團塊蠢蠢欲動──
  
  猛然間山洪暴發。
  
  「無盡的黑暗(Unlimited Despair)。」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23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riangle360喜歡動畫的你
🐊十月新翻快評出爐囉~ 快來小屋聊動畫吧!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9437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