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長篇恐怖-《窺》23.攻防與巧合

作者:月雨海魅│2020-11-15 02:31:42│巴幣:6│人氣:58
23.攻防與巧合
  雖然只見過一次面,然而,我深知林庚呈這男人絕對不只是女下屬之間相傳的渣男,其心思縝密程度或許超乎我的想像。
  當然,身為刑警的我自然會把這名品行不佳的男人,依據自己的感覺跟所任職務,理所當然套入殺人嫌疑犯的刻板人格。也就是說,今天即使是位品行與常人無異的老實人,也會被我當成那不過是對方所做的偽裝。
  確實,人對於許多人事物是不可能完全處與客觀立場去看待的,常言第一印象十分重要,所以我相信在面對同性的我面前他其實對自己的人格偽裝,也不會在意我是什麼身份。
  依據過往經驗跟對其的觀察,不難看出這個人是只要情況仍在自己掌握中且還尚未被抓到把柄或犯錯證據前,皆能夠以理所當然的態度看待一切。
  也就是說,他不只狡猾,而且性格更是無畏。
  他的狡猾不是單純的偽裝跟欺騙,而是他認為自己所認為的道德底線與世俗標準並無不同。
  該怎麼說呢……記得過去曾經有名隨機殺人犯的精神判定結果為「正常,但具有反社會、自戀的人格特質,欠缺對遭遇他人的同理心」,林庚呈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披著與常人無異甚至更優秀的外表與成就的外皮,這種人所壓抑的黑暗面在找到可以宣洩的出口時,並不會認為那是錯的。
  在他眼中,所謂被認為是錯的關鍵在於它暴露於眾人眼前時被否定的瞬間,所以他能以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且當那個行為在富有一定程度,他所認為的正當性上時,就會不感到遲疑的去執行。
  既然世俗無法認同、那既然是犯罪,最後被發現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如果成功隱瞞了,就是再好不過的事。
  缺乏同理心跟傾向自己認同的歪斜理論,會使他擁有令人毛骨悚然的膽識,最後,他將在無人阻止的情況下,再次犯下罪刑。
  由於他已經是名成人,更難透過旁人的影響而改變,即使是他的家人。而他的家人也有可能變成他「理所當然」下的犧牲品。
  所以在前往林庚呈所在的旅館,作為案件主要負責人,帶領同組人馬以及聯繫外縣市協助我們的警察同仁時,我強調須配上全副武裝,並謹慎應對這名嫌疑犯,不排除對方被逼急時有什麼我方意想不到的手段,其中正是包含槍枝或炸藥這點。
  當然,這是最壞的情況。記得我之前提到過吧?我不認為林庚呈會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
  也就是說,他會在我們逮到他之前,完成他想要做的事,這就是他與隨機殺人犯的最大不同。
  而事實,確實也是如此。
  當我們與林庚呈於那間旅館碰面時,沒有衝突,對方沒有抵抗,當然,更沒有所謂因為看到我們就乖乖配合或反常的反應。
  林庚呈沒有準備槍枝跟炸彈,也沒有變成挾持旅館的恐怖犯,而是像個碰巧在外出差跟好友碰面的老闆,稀鬆平常且帶著笑意的從旅館大門走出。
  出差自然是他的說法,在看到我們所有人嚴正以待準備進門抓人時,他所脫口而出完整的話則是:「沒想到出差還能碰到你們啊!高警官。看到你們都在這裡,不就代表我很安全嗎?呵呵──」
  這該死的男人……
  我內心除了咒罵,更決定準備用一連串的質問轟炸他。
  5月28日同一天晚上,我們直接帶林庚呈返回署裡,從外縣市回到本市的過程中自然由我們的車全程監視。
  說實在話,這段路途十分累人,更何況是看到對方那副德性又是一肚子火。
  不過,林庚呈這種態度,反而令我認為是一個可以突破的點,畢竟像他這種犯罪者,往往會讓事情過於「完美」。
  「簡單來講,你們就是認為我逃亡了對吧?沒有人說老闆的任何行程都需交代下屬,更何況我是有交代秘書說自己今天不會進公司,這不算沒有告知吧?聯絡不上我,也不代表我刻意隱藏行蹤不是嗎?難道各位現在已經確定我是殺害梓依的兇手,不,是嫌疑犯?」
  沒錯,就是這種典型智慧變態殺人犯的理所當然態度,真的很難不讓人動怒,所以我先按住同在辦公室內的其中一名即將起身的同組同仁,換我直接質問對方。
  「確實是這樣沒錯,我們也不否認一直對你抱持懷疑,在聯絡不上你的同時更加深這樣的認知了呢!所以請不要做這種會讓自己立場更為不利的行為好嗎?林先生。」
  對付這種人自然不用太過客氣,既然對方是這種態度,那麼我在這也如法泡製的回敬一番。
  「所以你們進入過我家中搜索了對吧?不,是暗中也跟蹤我了。請問後者是否有明確的允許行使命令?」
  聽聞林庚呈如此一說,我還真的嚇了一跳,不過對方沒有等我回應,又逕自的繼續開口。
  「好啦、好啦!別這麼吃驚。」
  「林姓嫌疑犯」舉起手來示意我不用太過訝異,接著拿出手機訕笑般的說:「現在手機可以連線到家中監視器啊!所以你們無論在屋內還是屋外,我都是可以透過監視器看到的。欸?反正在確定聯繫不上我後,肯定是拿搜索票進入我家了吧?至於這幾天的跟蹤,我就當作沒看見吧!監視器影像我會刪除的。」
  「林先生,所以你可以說明一下今天的行蹤嗎?又為何將手機關機呢?」我勉強按耐住情緒,心想老爹這時候估計已經一拳過去了。
  「報告高警官,我下午是去見客戶,早上則先去找朋友了。」
  林庚呈的回答自然挑起我的疑惑。
  「所以你是說,連下午見客戶的非私人行程你都不打算給別人知道嗎?我們這邊可是有持續請你的秘書聯繫你喔!」
  只見這名年輕老闆笑了笑,再次揮了一下手表示非我們所認為的那樣,然後從口袋裡掏出另一支與他手上樣式完全相同的手機。
  「兩支手機?公務機跟私人手機嗎?」
  「是的,但是我可以跟你說為何公務機在下午沒開機,因為它沒電了。唉,畢竟今天一早我是匆忙出門的,所以行動電源跟電源線也就這麼忘記帶。」
  「等一下!林先生,所以你是想說,你明知道隔天就要跟客戶見面,但前一晚你還是忘記把手機的電充飽嗎?」
  這時候,在我身旁的博輝終於聽不下去,憤怒的用拳頭敲桌,因此引來外面同仁進入辦公室內關切。
  「沒事、沒事!」
  我先請關切同仁離開辦公室,在關上門後順便安撫博輝。有點遺憾對方沒有朝林庚呈臉上揮拳,不過也好,雖然我是很樂意就這樣被連坐處分。
  只見林庚呈沒有因博輝的態度有什麼太大反應,不過笑容倒是消失了,接著繃著一張臉指向桌上的兩支手機。
  「你們沒看到兩支手機的款式跟顏色都一樣嗎?有時候我的確會搞錯哪支手機的用途呢,這算是我過去貪圖折扣買下它們的結果。也如我剛才所提到的,直到出門後我才發現公務機沒充電,反而是私人手機有電,你們不會連我匆忙出門忘記做的事也認為是假的吧?」
  這男人果然棘手。不過,就算我們現在這麼認為,又能拿他怎麼樣呢?不如從其他角度切入話題吧!
  「好吧!我們不打算繼續質問你這件事。一樣是監視器所拍攝到的,我們知道你的確是先跟某位女性友人於餐廳碰面,接著前往你口中事先約好的客戶公司,最後才到達下塌旅館──」
  「是吧?高警官,我就說──」
  「我話還沒說完!」
  這次輪到我用力用拳頭敲向桌面,而且力道比博輝的還大,畢竟我不喜歡自己說話時被「討厭的人」給打斷。
  「即使兩個縣市相距有兩個小時的車程,但明明是一天來回就會結束的行程,你卻還是打算入住旅館,準備在外縣市過夜?這一點是否能請你說明一下是怎麼回事。」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高警官。」
  原本以為我的這番話會起什麼作用,沒想到林庚呈這時候卻不慌不忙地從西裝外套口袋拿出一張機票。
  「你……準備要出國?所以才會帶著行李入住那間旅館?」
  我詫異萬分的來回看向此時擺在桌旁的林庚呈行李箱跟桌上機票,這樣的發展出乎我意料,就連一旁的兩名同仁也瞪大眼睛不發一語。
  「那你為什麼還跟我們回來?」
  「這就很傷腦筋了啊,高警官。要是我沒跟著你們回來是否會被認為是潛逃出境或者是不配合你們調查呢?還有,我的行動電源可是忘記帶啊!總不能出國時我的公務機還是沒電狀態吧?畢竟公司還在運作呢。」
  「行動電源你今天之內隨時都可以買吧?這不應該是你試圖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
  「高警官,你沒忘記我剛才說過什麼吧?」
  林庚呈這時候稍微恢復笑意的臉突然猝不及防的轉為怒容,只見他原本輕鬆靠著椅背的上半身往前逼近我,看似沒有變化的眼神,隱約閃爍著怒火。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我剛才就說了,我知道你們今天進入我家幹些什麼,也提到手機可以連線監視器,那不就證明了我今天有透過手機觀察家中狀況嗎?那麼我是否也能透過沒有人可以聯繫上我的私人手機這點,還有你們擅闖入室的行動,推斷警方接下來就是準備要揪出我這個人了?在旅館外對你們客客氣氣不是要嘲笑你們跟我心情不錯,只是想掩飾我不爽到極點的心情啊……
  我就直接跟你們說吧!本人我林庚呈今天的行蹤就是麼單純,就是這麼的好運氣沒帶行動電源、手機搞錯,而且住家還要被你們這群條子入內翻過一遍,讓我不得不取消去見電商客戶的機票。更何況,你們這兩天就已經開始跟蹤我了不是嗎?有時間將我設定為嫌疑犯,不如趕快找到我老婆跟女兒比較重要。都幾個月了,這件事傳出去大眾會如何看待你們這群稅金小偷,我倒是不介意你們失業後到我公司掃地。」
  「林先生,但是行動電源的說法──」
  我沒想到林庚呈會突然態度大轉變,並且在清楚交代自己被認為可疑之處後,又像上次一樣反過來向我方施壓,但更出乎我預料的是,博輝竟然在這時候又問了這個問題,果不其然正式點燃林庚呈的怒火。
  「我都決定要回來了,幹嘛還特地花錢在外地買個行動電源啦!」
  「說話客氣點,林先生!」
  「打算威脅我嗎?高警官。你們如果想要檢查我的行李也無所謂,我在這裡同意你們這麼做呢!手機我今天就不帶走了,讓你們調查個痛快!」
  林庚呈話說完馬上起身準備離開,在我欲阻止他開門之際,沒想到辦公室大門率先被人開啟。
  「怎麼回事?小高,在外面就聽到裡面吵吵鬧鬧的。」
  開門的人竟然是署長!我頓時全身一僵停下動作,而林庚呈也在看到對方後皺起眉頭,接著在與署長眼神短暫交會幾秒後就步出門外。
  「署長,抱歉!」
  我先朝署長點頭致意後,趕緊隨林庚呈腳步追了出去,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同署的周孟欣警官,害我一個踉蹌差點撞到旁邊桌子。
  「你沒事吧?高警官。」
  「沒事。」
  我連忙揮了揮手,只是也沒有繼續朝林庚呈追過去,就這樣看著對方消失在樓梯口。
  因為我瞬間想到以現在的狀況,估計也無法再從林庚呈那邊找到破口,不如改變一下調查方向,或是從他口中妻女的失蹤找尋與顏梓依一案的關聯性。
  我決定明天就找那名負責人出來詢問這件事,事不宜遲!
  「學妹,怎麼現在還在這裡?加班嗎?」
  我將注意力回到周孟欣身上,只見對方苦笑般地搖搖頭,接著轉身指了指身後不遠處,一名跟她長相幾乎別無二致的女孩子,那應該就是過去她曾經提過的雙胞胎姊姊吧?只是為什麼這個時候會出現在署裡呢?
  「妳姊嗎?發生了什麼事?」
  「嗯……我姊是來了解一下有關已經失蹤數月,找尋家母的現況,實際上也是來找我的。」
  又是失蹤案?最近到底是怎樣?
  巧合的是,剛才同為家人失蹤的兩家親屬竟就這樣擦肩而過,對於種巧合,我還真隱約感到背脊發涼。
  然後我就這樣,目光一直落在這對姊妹身上,直到她們走下樓梯,我的肩膀感受到署長的拍打後才回過神來。
  「是那位林先生嗎?」
  面對署長的詢問,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接著這位大家長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看來是個很棘手的人呢,對我們而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18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懸疑|靈異|靈魂|推理|恐怖|都市傳說|死亡|黑暗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Rain」
我在找時間看,寫作辛苦了

11-15 03:35

月雨海魅
謝謝你XD11-15 16: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後一篇:19.龍與不列顛島的少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新章更新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