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星湧大地】絲妮的想法

作者:貝爾│2020-11-15 00:43:18│巴幣:10│人氣:56
快速的身影在森林迅速地穿梭,嬌小的身軀抓緊著毛茸茸的後背,身下的大灰狼犬隨著背上主人的指示,快速的前行與移動

最後灰狼犬駐足在某一個由樹木構成的簡易房屋旁,狼犬喘息著,而小小的身軀則從那毛茸茸的背部下來

「他說的是這個地方嗎? 」那是一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女孩,甚至過於年輕的感覺,但是散發的感覺卻沒有女孩的感覺

「良辛苦了,先去休息吧」女孩還拍了拍大灰狼犬,而大狼犬則是捲縮到一旁緩慢的休息了

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女孩緩緩走向門前,小手伸出輕輕地敲打了門前,發出咚咚的聲音,她神情看起來看分的平靜,眼睛卻四處的觀察起了周圍

「請進,我泡了家鄉的茶」
一個男性的聲音傳來,女孩緩緩推開了門,發現了穿著和服戴著面具的男子手持著滾燙老舊的鐵製茶壺,他緩緩傾斜茶壺,讓灼熱的黃色茶液導入陶製的杯子中

「你明知道我不怎麼喜歡你家鄉的茶的」
女孩看起來有些不耐煩的說著,看了看內部,簡易的家具桌子,工作檯還有火爐,旁邊推積著大量的火碳礦、已經完成的武器以及興許做到一半暫停,被布料包裹的半成品或是其他東西

「如果配上甜食就不一樣了吧,再不然我還有準備蜂蜜」
男子笑著說,將裝有茶水的杯子跟糕點放到對方面前

「茶水還很燙,請慢用」

「...... 所以,怎麼了? 突然邀我到這裡?」
小女孩拿起茶杯輕輕吹了幾口氣,小小的嘴唇清清含住杯子的邊緣,慢慢地飲下少許的茶水

「好苦....」
嘴巴傳來不同水或是果汁的口感,一個甘苦的感覺在嘴巴擴散著,女孩不禁微微皺起眉頭

「單純的聊聊不行嗎? 最近還好嗎?」
男子也拿起自己的茶杯,將灼熱的茶倒入杯中後,抓著茶杯緩緩地坐到了木椅上

「還行,基本上還活著」
女孩輕描淡寫的說著,將糕點放入嘴中輕輕咬著,讓甜點的味道擴散在嘴中

「那還不錯嘛,過得還開心嗎?」

「?... 還算ok吧,基本上很多事情很順利的完成了,沒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女孩微微皺眉的說著,感覺一絲奇怪的氣息

「任務有好好做嗎?」

「我當然有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

「有好好吃飯嗎?」

「我自己攝取了足夠的營養,這你不用擔心過少過多的問題」

「有好好交上朋友.......」

「烈藤? 你想說什麼?」
女孩微微皺眉,察覺到了這些詢問並非是一般的閒聊該出現的問答,查覺到了對方話中有話,女孩專心的看著眼前的男子,但是其中那彷彿不同差異的語氣

男子輕輕地飲下一口茶,沉靜的思考了一下

「....我還記得你睡著的樣子意外的十分可愛,平時緊蹦的臉頰放鬆的樣子,能夠看到你那樣子的機會很少,某方面來說,或許算是很幸運也說不定.....  」
男子嘴角稍微笑了一下,像是回想起以前的往事似的

「但我已經很久沒看到了,實際上....  孩子......  」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被這樣稱呼,若是玩笑我還能接受,可是你看起來並不像是要開玩笑,明知故犯的情況下,我希望你有個好解釋」
女孩更加皺眉了起來,眼神透露出了明顯的不悅

「放心吧,我並沒有要惹怒你的意思,你的眼睛從剛剛就在四處看,我想你知道我沒帶著武器,這狹小的環境也對你有利,我可以跟你保證,妳不像是一個孩子...... 然而這也是我找你來的原因之一」
男子語氣逐漸變得沉重,拿起茶杯晃了晃,一口飲下溫熱的茶水接著說道

「將身上的裝備全部賣掉吧,不要再參與任何的戰鬥了」

「......蛤? 你在說什麼鬼話? 這並不是好解釋」
女孩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驚訝又不悅的情緒逐漸蔓延了出來,女孩不自覺的將手放至到自己的武器上,但是他表情沒有多麼誇張的解釋

「已經足夠了吧,你有了獨自生活的能力了,你也留存了許多的材料,加上你身上那件防具價格也會差到多少,你已經不用再戰鬥下去了,也不用受傷了,就算不戰鬥,你也能好好活下去了」
烈藤平穩地說道,緩慢地倒下一杯新的茶水

「沒有理由再持續下去了吧」

女孩面對烈藤的這段話,稍微收起了不悅的神色,用竹籤插上桌上的甜點後,含入口中

「我拒絕」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女孩當機立斷的回應男子,一邊把口中的甜食吞下

「為什麼?」
男子對此回答,並沒有感到意外,這反而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認為我有著自由去決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有著不需要一定回答他人的義務在」
女孩看起來想是在迴避男子的問題,或著說直接說了拒絕回應了

兩人的氣氛一下降到了某一個僵持,女孩與男子誰都沒有接著繼續說話,頓時兩人陷入了一陣平靜,這時候男子才緩緩回應道

「我偶然間聽到了某一個小傳聞,一個男人在野外被死去,他的身體被動物們啃食了,這件事情你有聽說過嗎?」
男子緩慢地提起了這件事情,眼神銳利的盯著那女孩

「在看到的時候已經被許多動物啃食了,不過他是對社會毫無貢獻的男人,他有著許多暴力前科,他毆打妻兒,犯罪、鬧事,是一個麻煩人物,有許多人覺得他的死去是正常的下場,甚至最後也以意外告終,沒人想去深入原因」
男子話說到如此,沉靜了下來,面具下的瞳孔仔細地凝視著對方

「...... 你問我這個做什麼? 這跟現在的話題沒有任何關係吧」
女孩先是沉默了一會,隨後反過來一問

「在那之前,我還聽說一件很奇特的事情,男人只剩下身為男性與大人的強烈自尊心以及他強壯的身軀,在死亡前他死命追趕著有著橘色斗篷的小女孩,因為其暴力前科,沒人敢去阻攔,但是很奇特的,聽說那個女孩不停跑不停跑,幾乎是跑上了20分鐘,完全沒有降低速度,最後衝進森林,男人也跟著衝入其中,那也是眾人最後看到的身影」
男子拿起茶壺在一次緩緩的倒出熱茶,流入那杯子中

「.......」
只見女孩沒有說出任何的話,只是靜靜地聽著

「最後女孩就此消失無蹤,只剩下有著大量血跡的的橘色斗篷掛在樹梢上,他被男人殺了,或許動物吃掉了屍體,又或著掉入河中?  沒人知道,但是很多人可憐著那女孩..... 是你做的吧? 你殺了那男人」
男子一針見血地向女孩詢問著,那起事件的真實

「有著可以極強耐久力又能跟在強壯男人手下活下去的女孩,我腦海中就只有你一個,雖然你不常使用聖石能力,但是在那聖石下,體力消耗的持久戰是沒人會贏過你的」
男子緩緩地說道,凝視著眼前的女孩

「......有必要深究其原因嗎?  惡人死了,僅此而已,這不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嗎? 特地計較這種東西....  去在意垃圾的死亡,不覺得很浪費時間嗎?  你現在做得是傻事呢」
女孩像是刻意迴避起對方的問題如此地說著,清淡的回應起了對方

「不要再假裝了,我在那裏看過那斗篷了,那是你的斗篷吧,我只是想知道,我也聽說那個人的傷勢了,那絕對不只是野獸啃咬那麼簡單」
只見男子直接的說著,戳破女孩正在掩蓋的事情

「你為何做,以及你做了什麼... 這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  我不停做著夢,我回想起,回想起那些笑聲,那些嘲笑孩子的聲音,那些任意妄為的行為,那時候的無力感,我一直望不了,這在我的心裡 形成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
女孩低下頭,眼睛凝視著茶的水面,透明的褐色反射著金色的秀髮

「失去父母的那時候嗎... 又或著edu那邊的事情,但是不管哪一件事情,你都已經盡你的全力
去做了,你不該因此放在心上的」

「不只是....  我所討厭的,我所厭惡的遠遠不止這些人,那些欺負孩子的混蛋,我全都憎恨不已,我每天一直一直夢到那些垃圾的笑聲,那些過去曾經嘲笑我的聲音」女孩的面容逐漸皺起,話語逐漸低沉並且陣陣的恨意,眼神從原本緊戒的面容,變換為充滿殺意與仇恨的眼神

「你認為我會逐漸淡忘這一切,但是卻早已刻劃在我的心裡,這種情緒我無法放下,我想告知他們,那些想要從我們身上剝奪的垃圾們,告知我們並不弱小....我並不弱小」
女孩用力的握緊手中的茶杯,相比沒什麼動靜的身體,從這年齡傳來的聲音以及那語氣,抱有著特別的低沉感

女孩把一直囤積在身體內部的恨意、想法、仇恨告訴眼前的人

「........為了實現你那想法,你做了什麼? 以及你這之後你想做什麼?」
男子在寂靜不語一段時間後,拎起茶壺往對方的茶杯倒下新的一壺茶水

「想聽嗎? 我做了什麼? 說到底那不過是發洩怒氣的一場意外罷了」
女孩輕描淡寫地訴說著,整起事件的經過

「那時候我不停地夢到那些嘲笑,我逐漸變得暴躁,在做任務的時候,我的心裡感覺會舒暢不少,但是正當我完成任務歸來時,卻撞見了那個人,我看到他正在毆打孩子與女人,頓時間我有種感覺像是有什麼控制了自己,我計畫了這一切,朝他丟腐爛的水果惹他生氣,然後就像村民所看到的一樣,我不停消耗他的體力,而我則是不停跑跳著,維持一個距離不近不遠,把他引到了森林」

「被我引到森林後,他被我設置的捕獸夾夾斷了腳,我故意用成能夠切斷腳筋,但是沒辦法直接砍斷的程度,先是限制他的速度,我拿飛刀石頭不停地丟他,我找到機會砍斷手指,很緩慢.... 很緩慢的削弱他,最後砸暈之後,我把不停攻擊他,踢、打、攻擊,等同刑求吧..... 」

「舌頭被刃器切斷、腳的肌腱被切斷、身體多處瘀青,這些傷害如果不去靠近看,還看不太出來呢........」

「恩.... 很多傷痕已經無法辨識了呢,我做得更過分就是了....  我無法忍耐有那樣的人活在世上,我可不是想要替自己開脫什麼的,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任何事情」
女孩銳利且堅定地凝視眼前的男子

「若你的正義是清除那些人,那便不需要刑求,你並不是在伸張正義,你只是在發洩不悅以及怒火,所以你折磨那個男人到死去」
男子直接了當的表示了自己的想法,向女孩說著

「.........我最痛恨那些人渣的笑聲,我每晚都會夢到小時候的那些人的笑聲,我感覺自己心裡像是被野獸啃咬,不悅到疼痛得起來,但是呢.......」

「聽到由原本的叫罵的慢慢轉變成痛苦的求饒叫喊,變作垂死的呻吟時,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愉快,我心裡的疼痛與壓力在那時消散了很多,僅僅只是立場轉換,哭的人變成了他,竟會讓我感受到如此開心,或許我一直以來都想這麼做吧,只是我們沒有注意到而已」

「那麼,你要責備我嗎?  」
女孩帶著詢問的口氣,像眼前的男子說著

「你所做的是不被允許,不應該的事情,殘虐人類生命還因此感到喜悅,你在做的事情跟那位男人是沒什麼不同的」
男子向提醒對方一樣,向對方說著

「.... 所以說? 那又如何?  就算我做的事情,是跟那個垃圾一樣的事情,但是這仍然不能改變我清掉了一個垃圾,我做的事情是有益的」

「你說得不過就只是....」
「那個垃圾! 周圍沒有任何人說他的不是,如果我跟他沒什麼不同,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被責備,為什麼他卻可以看自己開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不是很奇怪嘛!」
在男子說道一半時,女孩激動了打斷起了對方

「.......... 我不能理解,還是說因為我是小孩,你才這麼說的嗎?」
在沉默了一段時間,女孩緩緩開口了

「我很抱歉」
「.....?」
面對女孩的詢問,卻迎來一句男子的道歉,女孩困惑了起來,望著對方

「當我初次見到你,我只覺得有趣而已便給你打造了武器,一個年紀如此小,卻自己挺身戰鬥的小傢伙,這種感覺只會在寓言故事的角色,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好奇你接下來的後路,當然我並未真的對你有期待,或許你只是短暫盛開與大地上的嬌小花朵」
男子緩緩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並凝視眼前的女孩

「但是我看到你逐漸的成長,你進行著艱苦又勞累的體力鍛鍊,你的行動能力一天比一天還要上升,原本沉重的舉起武器,現在你已經能夠輕巧的使用武器進行攻擊,你的努力與付出值得我尊重,我逐漸地不在把你當孩子了,你確實也不是再是一個孩子了」

「但是,再敬佩你的毅力以及精神時,我卻沒有發覺支撐你的動機以及你的慾望,我應該早一點發覺的,而你現在逐漸地拋下了孩子的面貌......」

「像你這樣的孩子,應該要任性的撒嬌、開心地玩樂、用天真的的表情慢慢吃著甜食,可是這些東西卻離你而去,就連受傷的時候你不是去找人哭訴,只是默默的包紮傷口繼續戰鬥,有時候我會再想...... 是不是我讓你走上了這條路,要是我那時候選擇不為鍛造武器,要是我那時候沒有給你選擇與武器.... 你或許不用做著艱苦的鍛鍊、不用滿身傷的回到家中、更不會將讓心中的仇恨蔓延發芽,假使我當初沒有做出那個選擇的話,或許這時候的你,就跟普通的女孩一樣,去歡笑、遊玩、學習,是我害了你....」

「............」
男子緩緩地說著,將心中囤積的想法,一言道出,這讓面前的女孩愣在原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沉浸在虐殺的慾望,就如同吸食毒品一樣,那將會影響你自己,可能某一天你只會記得這樣的殺戮快感,去尋找下一個目標,直到那一刻就來不及了,所以.....」

「放棄至今以來獲得的一切,回歸成一個普通的孩子吧,這是作為一個朋友的請求」男子像面前的還請求著

「......... 我不會答應你的,又或著說沒有辦法答應你」
女孩面對對方的請求緩緩說道

「所謂得雛鳥,是有著母親、有著愛她的存在,才能被稱呼其孩子,當雛鳥的父母離開了,雛鳥便不再是雛鳥了....」
女孩帶著淡淡悲傷的語氣,回應了對方

「我又何嘗不渴望,這一切只是夢境,又或是我的幻想,當睡覺的醒來,一切又什麼都沒發生,有人會親吻我的額頭呼喚我醒來、有人會陪伴任性的我遊玩直到我贏、一起吃飯、一起睡覺,牽著我的手帶著我四處散步.... 」
女孩說出了自己的渴望,她的想法

「.....但是,我夢不到,盤據在我夢裡的,只有那時候留下的嘲笑聲..... 以及那股恨意,我只剩下那些支撐我的行動了,我早就當不回一個孩子了,所以我會繼續前進,直到這股恨意漸漸散去」
女孩從椅子跳下椅子,並且轉身向出口離去,但是又隨即停了下來

「這是我選擇的路,就算你不給我武器,我也會堅持這個選擇,不管你當初的用意為何,我很感謝你當初給了我力量以及選擇,謝謝你的承認,你不需要對當初你的選擇感到自責」
女孩轉過頭望向那男子,向對方說道,用堅定的眼神說到

「那麼我要走.....」
「等一下! 我有東西要轉交給你」
正當女孩打算走到出口準備離開,卻被男子叫住,男子快速地起身,隨後從火爐旁的位置,拿起了不起眼的物品,那是一個被布料包裹著,能夠看出是武器外型的物品

「這東西,你就收下吧」
只見男子將布料拆開,露出被透明劍鞘包裹的奇異短劍

「這個是?」
女孩困惑地看著那異樣的武器,產生了許多的困惑

「我新鍛造出的武器,是夠能夠引發雷電與火焰力量的武器,其名為刑劍-震離,在我的老家有著名為八卦的東西,有著各式各樣的排列,不同的排列便會擺表達出各種意思

「此中一掛,乃噬嗑火雷之掛,在我們那裏代表了懲奸除惡的刑罰之意,我尊重你最後的決定,若此刀能成為你用來除惡的牙,那是在好不過的」男子將手中的短劍給予對方

「這種刀你花上了很多材料做的把,你確定要給我?」女孩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手中那獨特的兵器,不同於一般金屬兵器的冰冷,刀鞘微微透露出了暖意,像是剛熱好的飯菜,熟睡的小狗一般的溫度

「這是為你量身打造的短兵器,就算你說不想也沒用了」

女孩微微打開刀刃,不同於周圍的溫度,劍刃的溫度馬上傳來,宛如旁邊就是火焰般的溫度傳來,刀鞘與劍身間的摩擦產生了雷火的細微電光

「真是強力......」
女孩察覺到了劍身的強大,完全比不上自己之前使用的其他武器

「希望這把劍能夠指引你,能不會被欲望迷惑,走在正確的道路」

「.............我不保證我會照著你的期望走喔」
女孩收起武器緩緩說道,無法保證任何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但這就是期許的意義,我不能夠影響到你的道路,但是我能夠期許,期許你能夠行走在道路上,能夠持續行走、且不迷失,並且能夠再次相見」男子緩緩說道

「.......我會努力的」
女孩子默默地收下了短劍後,回應對方

最後女孩呼喚起了牠的狼,乘坐上自己的寵物後,逐漸離開了男子的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17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湧大地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萌
烈藤:知道為什麼我會喊你過來嗎?因為我想讓你看看我的"勇者短劍"

11-15 00:47

貝爾
11-15 00:55
貝爾
(揉捏小萌的臉頰11-15 0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3742467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星湧大地-缶爾斯汀城報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新章更新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