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最終探索】尹安楊-斬.赤紅之瞳-20 第三個奴隸

作者:偉克斯│2020-11-14 14:31:44│贊助:20│人氣:141


第一章    前一章    下一章



斬.赤紅之瞳 第二十章 第三個奴隸

  「來自南洋的異種族漁人!能夠在水下長時間活動,力量巨大,經常與南洋海盜合作截堵、襲擊船隻,搜尋海底寶藏。每一頭底價兩枚金圓!拍賣開始!」

  「……」尹安楊身體放鬆地靠坐在椅子上,對舞台上下的喊聲視而不見。

  「鼎鼎大名的無面殺手『魔術師』!能夠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殺死目標,犯案手法如同魔術一般,至今連警備隊都找不出能拼湊出完整犯案過程的線索……所有的關鍵與知識都藏在他的大腦之中……可以說是價值絲毫不比能力者低的危險存在。底價一百五十枚金圓!現在……拍賣開始!」

  朱蘭商會第二場拍賣的奴隸,其種類變得更繁雜,其中有異種族、被捕捉的暗殺者,有窮困潦倒的畫師、經手過無數非法手術的密醫,也有傳言中習得咒術的巫師、以徒手粉碎無數人體的殘忍殺人魔,甚至還有個電氣科學家以及化學科學家也作為奴隸被推上舞台拍賣。

  就連打定主意只關注能力者的尹安楊,也都忍不住對這些奴隸產生了好奇乃至購買的衝動。

  但尹安楊還是克制著慾望,默默地看著這一個個他感興趣的奴隸被各個顧客買下,沒有參與競價。

  在近二十個奴隸作為鋪墊後,尹安楊很快便聽出了彌雅介紹商品時隱約的語氣變化。

  「他的聲音能使雨水停滯,他的歌聲足以令湖水起舞。」

  「陰鬱之時,他將召來烏雲、喚來細雨;欣喜之時,他能驅散雲朵,引來晴空。」

  聽見彌雅的話語,尹安楊眉頭一跳……

  「他的尖嘯能夠使液體翻騰、使瀑布倒流,他的輕語能使浪潮平息、使河水停止。」

  「他是受到水之精靈寵愛的男孩——『祈天聖唱』約羅。」

  被護衛推上舞臺的是一名年約十歲的男孩,他身穿教會唱詩班的純白的長袍,水藍色的領口與袖口設計使得那身長袍不顯得過於單調。男孩一頭整齊的黑髮,平凡中仍顯稚嫩感的面容上此時帶著顯著的緊張與怯懦感。

  憑藉著尹安楊的眼力,可以看見名為約羅的男孩,他的手腳都在克制不住地顫抖,眼神也不敢望向臺下那些飽含慾望的目光。

  「『祈天聖唱』!底價五百枚金圓!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金圓!拍賣開始!」

  換算下來,約羅的拍賣底價就整整一萬銀圓了,這個數字比起瑪莉來得更高。

  但是,尹安楊顯然也能夠理解約羅的價值所在,雖然彌雅說得很模糊,但是他的謊言辨識能力並沒有起反應。而僅從彌雅的敘述來看,應該是操控水或者操控天氣的能力。

  這樣的能力發展到五級,甚至能夠成為威脅到整個國家安全的氣象兵器。

  雖然在對單體能力上可能不如其他能力,但是這種大範圍、大規模影響的能力,也同樣是尹安楊熱切追求的。

  「五百二十!」

  「五百四十!」搶在尹安楊之前,就有無數顧客們搶先出價。

  尹安楊只剩下三千一百五十枚金圓,依照這個喊價速度,姑且是能夠買下約羅,但是朱蘭商會壓軸的第三個能力者恐怕就無法買下了。

  「一千九百三十!」

  「一千九百七十五!」

  數字很快便超過了瑪莉當時的價格,尹安楊也終於忍不住參與出價:「兩千一百!」

  然而,喊價的速度也只是在突破兩千後稍微停緩片刻,尹安楊一路看著價格被那些企圖得到約羅的顧客們給推得更高……

  「兩千八百四十!」

  「兩千八百八十!」

  尹安楊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樣大肆揮霍財產的行為讓他自己多少也感到有些心虛,但還是堅定不移地喊道:「三千!」

  原本還在競價的幾名顧客頓時聲音平息,看來三千枚金圓便是他們心裡的預設底限了。

  「恭喜兩位!獲得了『祈天聖唱』的所有權!」在彌雅確認沒有其他顧客喊價後,她隨即露出了笑容,祝賀尹安楊與修奈兩人。

  「……」尹安楊看著舞臺上將目光迎向自己的男孩,那張由修奈分體擬態出來的臉龐對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男孩約羅很快便被護衛們帶往舞臺另一端的房間,作為重要商品保護起來。

  「沒有得到能力者奴隸的各位也不必擔心!因為我們即將推出我們今天最後一個能力者奴隸,也是這場拍賣會的壓軸!」就在這時,彌雅的聲音再度傳來,沒有給顧客絲毫緩衝空間。

  「這麼突然……」

  「先看看再說吧。」臺下的顧客們雖然也議論紛紛,但還是相信了朱蘭商會這樣的安排,很快整個拍賣會場便又寂靜了下來。

  「他的身軀比鋼鐵更加堅韌,能在槍林彈雨與砲火下安然無恙地邁步前進。他的拳腳之力勝過一個騎士隊的衝鋒,一擊就能擊飛能夠抵禦砲擊的金屬大門,讓任何堡壘的防禦形同虛設,所有力士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他的反應速度連毫無預警向他射出的子彈都可以躲過……毫無疑問,他是一頭人形的巨龍、人形的天災——甚至堪比那西之王國的『極騎士』!」

  「他的生命力更勝那個不死的『蒼白舞孃』,即便被分屍仍能夠再度復活……毫無疑問,在敵人眼裡——他就是『不死大敵』!」

  就在這時,克里斯從舞台的一側走了出來,來到了舞台中央:「他甚至是個罕見的複數能力者……擁有的能力數量就連我們也無法確實掌握。不過,各位也不必擔心,這就為你們好好展示!」

  「上臺吧!帝國威脅、不死大敵——尹安楊!展現你的溫馴與忠誠!」

  「主人?」

  就在此時,修奈看見了身旁的尹安楊驟然從座位上起身,一步步走向了舞台……

  「這下真是糟糕了呢。」腦海中的黑,對此情景發出了看好戲般的笑聲。

  「……」尹安楊感覺到身體失去了控制,就好像被強迫驅動著一樣,肢體甚至腦袋都在本能地聽從克里斯的命令。

  就好像所有一切行動的最優先指令,都被替換成了「聽從克里斯的命令」,其次才是自身的本能以及思想。

  尹安楊隨著行走的距離越長,也逐漸擺脫了最初的滯澀感,當他踏上舞台之時,他的動作已然和正常人無異。

  最終,腳步落定,停在了舞臺的正中央。

  「雖然他偽裝了自己的樣貌,當上了血鏽幫的首領,但是他騙不過我們的情報……毫無疑問,他正是那個令帝國也為之棘手的可怕人物尹安楊。」

  「我的老天!這種事有可能嗎?」

  「連帝國都無法捉拿的賊人……為什麼朱蘭商會有辦法命令他?」

  舞臺下的顧客們也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今天朱蘭商會接連給的驚喜讓自認為見多識廣的他們也忍不住驚嘆。

  「這自然是我們朱蘭商會的秘密手段了。」從彌雅那接過拍賣會主持人的位置後,克里斯來到了尹安楊的身旁,湊近尹安楊耳邊,低聲道:「我說過,我會告訴你我們是如何捕捉能力者的吧?」

  「這是我的能力『隸屬之證』,只要達成條件,就能夠逐步限制對方的行動,甚至到最後……能夠徹底控制、命令對方,哪怕是自殺也能夠毫不猶豫地下手喔!」克里斯帶著笑意的雙眼直視著尹安楊的臉龐,彷彿在欣賞著他的反應一樣,繼續道:「不過,別擔心……尹安楊先生的『奴隸化』還沒有到那種程度就是了。」

  「主人!」想要衝上臺的修奈,卻直接撞上一層透明的無形之牆,伴隨著如同水面般的漣漪湧起,修奈被自身衝撞的力道給彈了開來,摔回原地。

  而修奈的這番舉動也讓周遭的顧客們驚慌地離開了座位,但是在看見修奈如同甕中之鱉的困境,隨即對自己的失態露出了自嘲的笑容,並安然坐回位置上。

  「……」尹安楊目光筆直地望向前方,彷彿對臺下修奈的叫喚視而不見,就好像被剝奪了任意行動的權力。

  「我這就來告訴你,我讓這些能力者成為奴隸的方法。」

  克里斯壓低了聲音,彷彿在對著尹安楊說著悄悄話:「條件之一,目標必須得在自身視線可及的範圍內;條件之二,必須和目標在六小時內存在肢體接觸;條件之三,必須讓目標自願向自身傾吐一個『真實的秘密』;條件之四,必須承諾並完成一個目標所提出的『要求』;條件之五……也就是最後的條件,一旦這條件完成,尹安楊先生就會徹底變成完全聽從我任何無理命令的奴隸喔……」

  「條件之五,必須對目標盡可能地闡述自身的能力效果,並且向目標透漏能力的解除方法——除了我主動解除或我的死亡外,我無論主動或被動地向你透漏一個與能力無關的『真實的秘密』,以及……當我認為自己總體而言不如目標優秀之時,能力就會自動解除。」

  一瞬間,尹安楊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彷彿被排斥到了極限,只剩渺茫且模糊的意識正存在於腦海中。

  就像是半夢半醒間的情況,連自身意識都難以把握,彷彿僅存包含大腦在內的肉體還活在世界上一般,已經失去了大半自我的意志。

  第一時間,尹安楊發動了「穩固心神」的能力,使自己從這般半夢半醒的狀態中甦醒過來,同時強化了自身的第六感,尋找著擺脫困境的辦法。

  飛速運轉的腦袋,很快便想出了解決辦法——

  原本開始搖晃起來即將垮塌的地板,也悄然安穩了下來,連帶還有修奈也跟著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

  「來吧,向所有顧客展示你所擁有的能力。」在達成條件,將尹安楊徹底變成自己奴隸後,克里斯隨即大手一揮,示意讓尹安楊好好表現一番。

  在克里斯的命令下,尹安楊渾身開始鼓脹起來,骨骼突破肌膚表面,從肩膀扭曲延伸,覆蓋在雙臂上形成一對如大型禽鳥翅膀般的骨質利刃。

  被增生骨骼覆蓋的雙臂,彷彿被鍍上一層金屬般,迅速改變性質,形成帶有金屬光澤的鋸齒大劍……就連雙足也化作沉重的帶鉤巨錘,刃部還因此深陷進舞台地板。

  嗤!

  「噢喔!」電光一瞬間照亮了所有顧客們的眼,驚起他們的一片驚呼,他們手中的玻璃杯上也映出了大肆噴射著電弧的絢爛藍白色電光……

  緊接著是渾身的鱗甲增生,巨大的鱗片與突出體表的骨骼相互交織,直至再也看不見一絲像人類的肌膚,一眼望去,儼然就是一尊無機質的人形怪物石像。

  骨骼變化、生體兵器、超電動機、鱗化……緊接著又是護盾、猩紅射線、毛髮操控、植物使役、斬擊波、超硬化、狂血爆燃、分身幻影、星之砲彈乃至於血網。

  「……」隨著一個個能力被尹安楊使出,克里斯的眼神也越是愉悅了起來。

  所有一切能被展示出來的能力,在克里斯的命令下無一遺漏地被迫展現給所有顧客們欣賞。當結束時,臺下的顧客們已然忘了驚呼,下意識屏住呼吸。

  「『不死大敵』尹安楊,底價兩千枚金圓!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金圓!現在……拍賣開始!」

  「三千!」

  「三千五百!」

  「四千兩百!」

  「五千!」

  價格以驚人的趨勢被瘋狂的顧客們往上推高,嗅覺敏銳的顧客們自然曉得獲得尹安楊意味著獲得能夠與帝國抗衡的力量。

  即便不說與帝國抗衡,只要能夠得到尹安楊,也能作為與帝國交涉、獲取更多利益的籌碼,又或者研究出他具備如此多種能力的原因,讓自身獲得能力……有暗中消息傳出,帝國已經開始著手研究量產能力者了。

  「……」看著底下踴躍的顧客,克里斯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有了捕獲不死大敵尹安楊並使其奴隸化的實績,也能為自己爭取到財產分配上的話語權,以及朱蘭商會內的更多影響力。

  「這……是……我……恨……」

  忽然,克里斯聽見身旁的尹安楊低聲呢喃著什麼,聲音低沉。

  「你說什麼?」克里斯皺起眉頭,在沒有他命令的情況下,為什麼尹安楊能夠開口說話?

  但他很快發現,尹安楊的嘴唇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

  那聲音又是從哪……

  還未等克里斯思考出答案,卻見黑色的斬擊波憑空湧現,就如同斷頭臺一樣高聳在兩人的頭上……

  「什……」驟然落下的斬擊波,使他忍不住閉起眼,斬出的真空衝擊吹亂了他梳理整齊的褐髮。

  在顧客的驚呼聲中,克里斯睜開眼所看見的,赫然是大肆噴出的鮮血與一具無頭的身軀……

  ——那是尹安楊的無頭之身!

  下一刻,那爬滿體內全身的血網作動,如同提線木偶一般牽引著尹安楊的身體動作……

  「唔嗚!嗚嗚嗚!」

  那是在場的所有人都無法反應的一瞬間,無頭的身體已然一把掐住了身旁克里斯的喉嚨,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使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那顆落在舞臺上的頭顱,仍然保持著沉默,雙目半闔,就好像還在等待著主人命令的奴隸一樣。

  就好像面臨死亡狀態的尹安楊,即便失去意識,身體也會本能地應敵並尋求靈魂的補充一樣。

  現在的尹安楊在頭顱與身體失去連接的情況下,等同於是陷入了昏迷狀態、瀕死狀態一般,使得他的身體在血網的操控下自主地活動了起來。

  無頭身軀那空置的左手按在胸膛上,將身上的衣物給扯了下來,露出那張在胸膛上對著底下群眾們露出獰笑的惡鬼面。

  尹安楊脖頸處被斬擊波切斷的斷口,開始冒出了赫紅色的絲線,這些實質化的血網相互纏繞,將還在溢血的斷面給堵上。

  眼看著這一幕的克里斯,嘴角溢出白沫,面帶痛苦地對著臺下猛一揮手!

  咻——轟!

  臺下顧客群中猛然爆發出如漩渦般的衝擊波,連人帶椅吹翻了周遭的顧客群,一道纖細身影夾帶著旋風如箭矢般疾馳至臺上,對著尹安楊掐住克里斯喉嚨的右手猛然一掌刺出……

  碰!

  碰撞聲驟起,卻是那無頭身軀的左手死死捏住了那道纖細身影的手腕,而那夾帶著旋風的右掌指尖就這麼懸停在他的惡鬼面前。

  嗡……

  風暴從那道纖細身影的周邊捲起,颳起無數木頭碎屑與塵埃,就好像攪拌機一樣向無頭身軀的全身捲去!

  哧!

  然而,超電動機的電光比起旋風還要來得更快,在一瞬間以血肉為導體,絢爛之光灌入了那旋風能力者的體內,將她電得渾身抽搐、意識空白。

  這時,令人睜不開眼的風暴散去,那道身影的真面目才顯露在眾人面前,那是一個身穿武道服的少女。

  少女一頭簡潔的茶色短髮此時已染上了焦痕,原本輕盈的身軀此時就好像癲癇一樣抽動著,從口鼻中溢出帶有血腥味的水蒸氣,就連眼球中的微血管也破裂,身上的破損的武道服與黑色緊身短褲,使得少女原本的運動風格魅力蕩然無存,看上去悽慘無比。

  「啊哈、哈哈哈……喀喀喀!這是……禮、禮物……」胸膛裂開,一張橫生獠牙的巨嘴發出了令人不寒而慄地笑聲,就好像是牙牙學語的孩童,聲音的滯澀與斷點,上頭的血紅眼珠瞥向了幾乎失去意識的克里斯。

  失去了腦袋思考的血網,用這生澀的語言能力證明了自己的意識。

  「禮物……禮物……禮物。」血色的雙眼骨碌碌地轉動著,掃視著台下的顧客群,就好像在挑選著誰更好吃一樣。

  「瑪莉……殺、殺……他!」克里斯雙手企圖扳動尹安楊的手指,用這昏迷前僅存的氣發出了命令。伴隨著他的命令,原本端坐在木椅上彷若木偶的瑪莉,倏忽之間將手指插進地毯與地板中,從底下抽出了一把事先準備好的巨型鐮刀……

  猶若死神般,伴隨著優雅的迴旋,將注意力全放在尹安楊身上的修奈給直接腰斬。

  隨後,整個人毫無阻攔地穿出了那透明的空間阻隔,猶若在空中橫旋的轉輪般躍至舞台,帶起鐮刀冷澈的刀光,夾帶全身的體重、力量以及向心力,鐮刀旋斬劈在尹安楊脖頸的斷口上……

  轟!

  瑪莉倒飛而出,跨越數十米的距離,直接撞進了拍賣會場的座椅堆中,整個人嵌進了木質地板裡頭,動彈不得。

  胸腔處凹陷的腳印與她口鼻中不斷溢出的血,無不證明了這一腳的威力之大。

  但這還殺不死擁有不死之身的蒼白舞孃……只見她用鐮刀柄撐起了身軀,從殘骸中重新站了起來……

  咚!咚!咚!

  「這傢伙該不會以為……只要抓了雇主與人質,就能夠讓我們束手就擒吧?」伴隨著沉重鞋跟與木質地板的敲擊聲,從拍賣會場的入口處,身披厚重大衣的高壯男人與蹣跚前進的瑪莉擦肩而過,一步步踏下臺階走來。

  男人留著濃密的落腮鬍,壯碩的肌肉甚至將大衣給撐起,古銅色肌膚上偶爾露出的白色傷疤更加彰顯出他的不凡,即便面對帝國的不死大敵仍沒有半分的畏懼。

  「我叫做文森特——『地皇羽衣』文森特!」伸手撥開身上大衣敞開的領口,使整件大衣落在地上,飽含戰意地與尹安楊的身軀相對而立……

  伴隨著他的話語響徹整個拍賣會場,混亂的群眾中,一道道埋伏在顧客中的能力者也紛紛站起身來……

  一共四道身影,在慌亂的人群中鶴立雞群。

  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服裝各異。

  「六、七……八……」胸膛上血色雙眼的眼球同時向左右分岔開來,仔細地計算著在場的能力者數量……包含手中提著的風使少女、克里斯還有「祈天聖唱」約羅、「蒼白舞孃」瑪莉,再加上面前顧客群中的四人,共計八人。

  而落在地上的尹安楊頭顱,看著將修奈困在裡頭的透明空間,也開始思考:「能力者當中包含空間類能力者,但這種能力者現身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是說,在這裡保守估計要當作九個能力者來應對。」

  頭髮增長,如同針線般刺進自己喉嚨處的血管,開始縫合傷口止血,增殖至頭部內的血網也開始緩緩收縮血管,進行止血:「除了失血問題……氧氣的獲得也是個問題……」

  還未等尹安楊想到解決辦法,血網向體外延伸,就好像植物的根鬚一樣,這些根鬚相互交纏形成一顆如同心臟般的囊球,並將那些囊球上的脈絡觸鬚直接插入血管內,直接替代了肺臟對血液實行氧氣交換的功能。

  「僅能維持基本活動程度的氧氣……但用於暫時生存也足夠了!」暗自驚嘆於血網與進化雙重能力帶來的不死性,尹安楊眼球緩緩轉向了舞台上的身軀……

  「但是,為什麼還不殺掉克里斯?」

  胸膛上由血網構成的惡鬼臉龐勾起嘴角,露出誇張而扭曲的笑容,仔細觀察著克里斯與那名風使少女的昏厥姿態,對步步逼近的文森特、瑪莉等人渾然未覺。

  碰!

  失去意識的風使少女與克里斯驀然被放開,整個人摔在舞台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不打算逃跑……但是,我就不客氣了。」

  大地轟鳴、震顫,土石彷彿反重力一般撕裂地板飄起,就好像組裝成鎧甲一般往文森特的全身上下覆蓋而去……

  土石彷彿被自身的壓力給擠得塌縮,破卵而出的是一頭猶若風化岩石般構成的纖瘦巨龍,龐大的身軀只由纖細的岩石骨架構成,就好像是博物館中的巨型生物骸骨化石被填以岩石作為血肉般的存在。

  斑駁、崎嶇的龍首上,三雙眼睛睜開,直視著尹安楊的無頭身體。

  巨大的身軀幾乎佔據了整個拍賣會場,一舉一動都擾動整個會場的大氣,讓人窒息、讓人難以生起任何對抗之心——這便是足以被稱為地皇羽衣的強力能力!

  轟!

  在顧客已然逃竄一空的座位中,憑空燃燒起暗紅色的火焰,如同篝火般盛大,一張邪惡而不似人類、充斥著恐怖谷效應的虛假人類臉孔從火焰中露出,猶若焦炭般漆黑的四肢與軀幹縈繞著暗紅色火焰。

  氣溫驟降,彷彿連生命的力量也都被無形的力量給捲入火焰中一樣……

  不分敵我地將在場所有人,包括那些腿軟而無法逃出的顧客,以及文森特還有其他能力者的生命力、念氣通通吸入。

  在念氣的視覺中,尹安楊的黑色念氣也被抽出了一絲流向了暗紅色的火焰。儘管細微,但這是在距離在十幾公尺的情況下,一旦靠近,被這暗紅色火焰抽取的念氣量將會指數性成長。

  頓時,尹安楊的身軀本能地意識到了威脅,一隻眼睛轉向了那火焰中的惡魔,腥紅得彷彿要滲出血來的眼珠瞪大,放大的瞳孔顯示了他的亢奮狀態。

  「強、強大……能力……」猶如被捏著喉嚨發出的氣音,滯澀而隱隱顯得高亢的聲音充斥著驚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身軀如同破損的木偶被強行扯動般,以充滿詭異與恐怖的姿態扭動了起來,在不斷上揚的詭笑中……

  唰!

  身影驀然消失。

  轟!

  文森特的地皇羽衣頭部被瞬間的衝擊給擊碎,緊接著是天花板震顫,無數粉塵與碎屑落下,劇烈的衝擊甚至讓待在地面上的眾人產生了搖晃感。

  此時,尹安揚的無頭身軀正趴伏在拍賣會場的天花板上,手腳輕而易舉地刺入這前身為堡壘的牆壁結構中,在天花板上爬行了起來。

  那原本在胸膛上的血紅雙眼閉起,取而代之的是在背後睜開的眼睛,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所有人。

  但還未等他裂開嘴發出笑聲,一道龐大的黑影突然佔據了他的視野。

  身體本能地做出反應,超硬化的身軀使得身上惡鬼獰笑臉龐一瞬間凝固。

  轟!

  黑影霎時消失,緊接著是預想之外的衝擊,一瞬間將尹安楊的身體按進天花板內……

  「嗷噢噢噢噢!」彷彿大地的怒吼,在拍賣會場中迴盪。

  整個身軀被一股巨力拖動,一路堡壘的壁面親密接觸,從天花板上被拖至牆壁上,甚至那超硬化的身軀還在拍賣會場上削出一條彷彿被挖空的痕跡,最後再重重拍進地板上……

  地皇羽衣纖細卻巨大的龍爪將尹安楊的身軀壓制在地,那以達到上百噸的巨大力量連同自身的重量一同加諸在尹安楊的身上,在全身趴倒在地面的情況下,毫無施力點可以掙脫這樣的壓制。

  鏘!轟!

  無數金屬化的高速震動骨骼利刃穿出肉體,將地皇羽衣的龍爪給貫穿,本身震動的念氣也將這使土石凝聚的念氣給擊潰,進而使地皇羽衣的整隻龍爪崩潰。

  咻!

  尹安楊的身影化作一道急掠的殘影,高速的衝刺帶起的狂風甚至掀翻了座椅,以蜿蜒的行徑路線試圖盡可能避免被地皇羽衣擊中壓制的可能。而事實上,以他近音速的速度,地皇羽衣擊中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能不考慮有其他強力能力者埋伏的情況,無頭的身體本能地做出了保證他最大生存率的行為。

  但與此同時,與他一同衝出的,還有剛剛那道在天花板上突兀出現遮蔽他視線的龐大黑影,以及那渾身燃燒著暗紅色火焰的詭異惡魔。

  「拉比斯!還不快醒來!」從地皇羽衣重新凝聚出來的龍首中,發出了文森特的呼喊。本來就預料到可能會有這樣的高速追逐戰發生,所以才雇用的能力者,如今因為提前暴露埋伏而陷入昏迷狀態,也就意味著文森特行動相對遲緩的地皇羽衣受到威脅。

  那倒在舞台上,被電擊得昏厥過去的風使少女拉比斯,其眼皮微微顫抖……






第一章    前一章    下一章



無限流創作公會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10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cxz100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探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モア!ジャンプ!モ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