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虛空戰記】【第六集】【金縷玉姬】故事簡介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3 12:52:43│贊助:13│人氣:80
  【虛空戰記】【第六集】【金縷玉姬】故事簡介
 
  為了進一步驗證卡雷斯的真實身份,莉妲派遣HG204偷偷潛入【貝妮莎號】,下載了航程記錄,確認了卡雷斯來自【原點平面】。
 
  接著,莉妲抵達【原點平面】進行進一步的情報收集,在那裡,HG200偵測到一段高頻電波,來源是在【恩格里斯】地下深處的一台巨大戰艦。

  搜索戰艦的殘骸後,莉妲一行人找到一個滿佈塵埃的巨型面具人偶。
 
  藉著【真知之書】的神權能力,莉妲得知這個巨型人偶名為迪斯卡洛夫,又名【湮沒之王】的【虛空領主】。

  同時,莉妲也發現,貫穿巨型人偶胸腔的黑色太刀,為【重鑄之王】詩華洛克婭的至高神器,【異空之羽】。
 
  同一個時間點,在【巨龍海灣】完成宣教活動的雪菲拉發現了正準備前往會見瀧川光子的卡雷斯,一路跟蹤他進入【緋色山丘】的溫柔鄉,在一番久別重逢的唇槍舌戰後,兩人在卡雷斯的神權領域中進行第二戰。
 
  莫約一個月後,【新教】利用【拉布哈昆的四方針】,釋放了被囚禁了二百多年的黑色極龍:哈洛西亞克斯,造成極西部邊境四大平面的滅絕危機。
 
  為了阻止這場浩劫,四大平面的市政廳集結了【和諧守衛】、【傭兵公會】、【魔導士公會】的中堅成員,組成聯合部隊前往小型平面【塞西爾】進行討伐。
 
  於【塞西爾】的決戰中,在卡雷斯和雪花的合作之下,兩人成功斬殺哈洛西亞克斯,卡雷斯更在此役結束後,得到足夠的功勳點,準備晉升至最高位階,成為【傭兵公會】建立二十一年來的第一位【將軍】。
 
  序章   【恩格里斯的深處】
  第一章  【湮沒之王】
  第二章  【鷹與蝶的再次相遇】
  第三章  【金縷玉姬】
  第四章  【血色童話】
  第五章  【拉布哈昆的四方針】
  第六章  【極龍殲滅戰】
  第七章  【伊芙庭】
  第八章  【皇女們的聚會】
  第九章  【昇龍之影】
  第十章  【聖鷹戰氣】
  第十一章 【二十七年前的真相】
 
  〈第六集 試讀章節〉
  在上萬人的歡呼聲中,完成了宣教活動的雪拉菲,緩緩的步下禮台。

  隨著連綿不斷的響聲,原本漆黑的夜空,此時完全由七彩斑斕的的煙花取代,眩目的光點灑佈特吉里廣場上。
 
  上千名的【武裝修女】引導參加宣教活動的民眾漸次離開廣場,情緒高亢的信徒不斷吟唱聖歌,讚頌聖母之名。
 
  在禮台後方,埃斯特市長和一群議員,一見到雪菲拉的身影後立即靠了過來,先恭敬地行了一個教禮。
 
  「恭喜【戰姬】閣下,【巨龍海灣】初次的宣教活動實在是大獲成功!」深諳從政之道的埃斯特,此時想靠著最便宜的成本:幾句溢美之詞,試著抓住【戰姬】的裙角,留下一點好印象。
 
  雪菲拉並沒有多大反應,淡淡地回了一句:「為了事前的宣傳工作,也辛苦你們了。」
 
  隨後,她將目光朝向克萊兒:「克萊兒,晚了,送市長和議員回居所吧。」

  薔薇主教恭敬地點了頭:「謹遵聖命。」

  「呃……。」埃斯特一陣錯愕,在宣教活動待上一整晚就是為了爭取一點時間來好好奉承眼前這位【宣教特區】最光耀者,沒想到只換一句平淡無奇的回話。
 
  「幾位大人,請隨我們來……。」

  霎時,二三十位【武裝修女】,冷不防站在埃斯特一行人的身後,稍然無息。

  埃斯特和在場議員的心臟不禁抖了一下,轉身看著那面無表情的潔淨臉蛋。

  壓下內心的驚恐,埃斯特彎腰行了一個大大的教禮:「先…先向閣下道個晚安,小的先行告退。」
 
  「嗯……。」雪菲拉也沒多所搭理,只是輕輕點個頭。
 
  宣教也好,督軍整備也好,對現在的【戰姬】而言,這些不過是旁枝末節的小事。
 
  她心中現在只在意一件事,就是:
 
  【斷船者】現在位在何處?
 
  她想找到他,問他:「在【辛克斯】平面外的戰鬥結束後,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對於【斷船者】的行為,雪菲拉大惑不解。

  他的行為模式,完全不符合任何常識或邏輯。

  她將【斷船者】的兩位兄弟攻擊至瀕死狀態,更斬斷了他的右手。
 
  而當她被【斷船者】擊昏之後,那個男人只是抱起她失去意識的身驅,送回【席薇亞號】上。
 
  就連【救贖者】也沒有帶走,只是隨手將它插在【席薇亞號】的艙內地板。
 
  如果【斷船者】動點腦筋,無論她或【救贖者】,都可以和已知平面任何一個團體,作成一筆巨大的買賣……。
 
  (還有,為何他將我帶回席薇亞號後,刻意撥開我的瀏海,注視著我的臉龐數十秒的時間後……再一聲不響的離開……。)
 
  想到這裡,【戰姬】的臉頰微微發燙。

  雪菲拉急速地左右擺頭,試著將剛萌生的羞赧感甩開。

   §

  夏韻注意到雪菲拉表情的變化,趨前關心。
 
  「姐姐,怎麼了……?」
 
  「夏韻……。」雪菲拉抬著頭,雙瞳盯著夜空裡某朵燦爛的煙花:「有【斷船者】的下落嗎?」

  【第六鋼鐵聖女】輕輕嘆了口氣:「姐姐……目前尚未有任何【斷船者】的消息……。」
 
  「莉妲那邊也沒有任何消息嗎?」口氣中明顯帶著些沮喪。

  「莉妲那裡……也沒有傳來任何消息……。」夏韻帶著旁人無法察覺的心虛感,用和往常相同的口吻回應著雪菲拉。
 
  事實上,她和莉妲,早就知曉【斷船者】的真實身份:卡雷斯.馮.恩格里斯,極西邊境傭兵公會的中校。莉妲甚至以傳記作者的身份,潛伏在【斷船者】身旁。
 
  夏韻判斷,對雪菲拉來說─────────【斷船者】是危險的。

  能輕易將戰巡艦斬成兩段……用身體擋住《空間裂隙斬》……用一種不知名的神權能力,讓雪菲拉昏迷一天一夜的男人,絕對是目前已知平面最危險的存在。
 
  更令她擔憂的是,現在的【斷船者】對雪菲拉來說,就像深居高塔的公主遇到陌生國度來的王子,期待著他述說遠方的神祕故事。
 
  她了解,她的姐姐,對【斷船者】,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心。

  然而,當好奇心轉為戀慕時,便是悲劇的開始。

  再怎麼堅強的女人,都敵不過名為“感情”的利刃……。

  她絕不能讓雪菲拉,也和長姐艾蓮娜一般,墜至無底深淵。
 
  拖延時間……拖到雪菲拉對【斷船者】的好奇心消磨殆盡……是她現在的唯一方法。
 
  「姐姐,是時候該回【高斯號】休息了,明早【諾拉福克】後勤司令部要向姐姐呈報【安培號】和【伏特號】的武器儀裝進度。」
 
  雪菲拉低著頭,沉默了半响。

  「嗯……走吧……。」

  看著雪菲拉落莫的背影,夏韻心中有了一點愧疚,她用力咬著下唇,用疼痛壓下心裡的愧疚感。
 
  隨後兩人在下屬的引導下,走向【武裝修女教導團】準備的維安車隊。

  七台【虛空動力】的禮賓車在廣場後方一字排開,兩列【武裝修女】在車旁靜候。

  §
 
  「晚安,閣下。」
 
  一見到雪菲拉和夏韻,一名【武裝修女】輕輕拉開車門,行了個禮。

  雪菲拉將【救贖者】從腰際解下,準備進入車內。
 
  「啪哩────────!」

  霎時,一道黑色電流通過雪菲拉的神權核心,帶起一陣急促的悸動。

  「嗚……!?」【戰姬】反射性地用右手摀住胸口,彎下了腰。

  「撲通撲通────────────!」劇烈的核心脈動從胸腔清楚的傳遞至雪菲拉右手掌。

  「姐姐!怎麼了!」注意到【戰姬】異狀的夏韻,趕忙過去攙扶雪菲拉。
 
  「這是……!?」從核心脈動造成的混亂中,雪菲拉猛然想起和【斷船者】第一次相遇前的場景。

  在【辛克斯】平面外,她的神權核心也是突然因為不明原因引起劇烈的脈動,不久之後,那個男人……手持黑色戰戟的【斷船者】,便出現在她的眼前。
 
  「難道!?」想到這裡,雪菲拉一個蹬步,飛到數百米高的空中。
 
  【巨龍海灣】的綺麗夜景在她裙下展開,身著【蝶尾服】的雪菲拉,在晚風中搖曳著黑中帶藍的裙擺,華麗的身姿就像在夜空中綻開的深淵薔薇。

  §
 
  《星辰之眼》!
 
  在鉑色柳眉下方的寶藍色瞳孔,透出明亮的光澤,雪菲拉緩緩的移動視角,成千上萬個核心光譜不斷地被鎖定後再解除。
 
  她知道,即使是她,在一個三百萬人居住的大型平面中要鎖定一個神權核心,無異緣木求魚,但方才那股莫名的核心脈動,她堅信─────────。
 
  【斷船者】此刻必定人在附近!
 
  「有了────────!」【戰姬】不禁興奮地大叫,在東方十公里處的一個山丘上,一個黑色神權核心光譜,透著幽光,出現在雪拉菲的視角內。
 
  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裝束的高瘦男子,和三個同伴,走在細圓石鋪成的坡道上。

  雖然衣著不同,那頭黑色的俐落短髮和高瘦身形,和初次相見時完全一致。

  「是【斷船者】─────────!」
 
  此時,夏韻和克萊兒也移動到雪菲拉的身旁,帶著不明所以的表情。

  「姐姐……妳是注意到什麼嗎?」夏韻將臉朝向相雪菲拉相同的方向,但無法從這夜空中看出一絲異常。
 
  雪菲拉將手指向東方的一個低矮山丘,帶著一個久違的笑容:「【斷船者】……在那裡!」

  「什麼────────!?」其他兩人不禁心頭一顫。
 
  「夏韻!那裡是什麼地方!?」

  夏韻看著遠方那由粉紅色霓虹光帶覆蓋的山丘,數百棟沿著山坡,細工堆砌的白色建築。

  「嗯……好像是名為〔緋色山丘〕的……溫柔鄉……。」
 
  溫柔鄉,遊女和美酒的聚落。
 
  「溫柔鄉!?」雪菲拉的柳眉像電錶的指針一般,瞬間抬高了十五度!
 
  「呃……姐姐,我已經跟【斷船者】達成互不侵犯協議,即使他跑來【巨龍海灣】尋芳作樂,我們也……!?」

  「呯───────!」隨著一發音爆聲,雪菲拉消失在原本的位置,留下一臉愕然的夏韻和克萊兒。

  §
 
  「唉──────────。」【第六鋼鐵聖女】不由得嘆了一口大氣。

  在一旁的克萊兒完全則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唔……看起來【戰姬】閣下好像是要找【斷船者】的晦氣,我們是不是要協同作戰?」
 
  此時夏韻腦中也是一片混亂。

  嚴格來說,除了和姐姐在【辛克斯】平面外的那一戰,【斷船者】卡雷斯未曾做出任何危害【光明之徑】的舉動。
 
  縱使他的【戰場嬌妻】是六刻小皇女、雪花,從莉妲提供的情報看來,他也未曾試圖集合【創世教派】舊屬的力量,企圖挑起戰爭。

  簡單地說,到目前為此,他並未違反那時倆人訂下的互不侵犯協議。

  但姐姐現在唐突的動作,可能會攪亂一湖靜波。
 
  「克萊兒,連絡飛朵……。」

  「是!」

  「通知她,集結所有將級以上的軍官前往〔緋色山丘〕,妳也集結所有主教級以上的指揮官,一併前往。」

  「是!」

  「除非姐姐和【斷船者】直接在〔緋色山丘〕開戰,先按兵不動,不要驚擾到一般百姓,我不想讓其他人知曉【斷船者】的存在。」

  「謹遵聖命!」
 
  此時皎月已高掛在〔緋色山丘〕的夜空上,夏韻對著東方的霓虹美景,輕聲嘆著:「待會就知道我和莉妲對【斷船者】的信賴,會不會是明月照溝渠了……。」
 
  §
 
  「紅豆……到了沒有……酒蟲快咬破我的肚皮了……。」老鎚子揉揉鬆垮的大肚腩,搖搖晃晃的走著。
 
  我們一行人現在正走在【緋色山丘】的主街:〔口紅大道〕。
 
  「快到了────────!待會〈汐美人〉多到可以讓你拿來泡澡!」

  穿著紅斗蓬的小妮子興高采烈地在前面領路,照她的說法,她也好幾個月沒看到自家大姐了。

  也就是【瀧川家】的現任家主:瀧川光子。
 
  而我們,則是第一次要面見這一位富可敵國的地下雇主……克羅克口中的“鉑幣鑄造廠”……。
 
  華勒斯看起來也迫不及待想早點想抵達目的地,不過理由不太一樣。

  原本個性就正經八百的他,實在很難忍受隨風飄散的香水味和嗲聲嗲氣的攬客聲。
 
  而我的狀況………最慘………。

  一路上,不時有穿得花枝招展、搽脂抹粉的年輕女子假裝在我跟前跌倒,來個出其不意的投懷送抱……。

  好險靠著克羅克連噴了幾句矮人俚語……我才能全身而退。

  §
 
  「紅豆…我有一個問題。」我邁開兩個大步,跟上小妮子。
 
  「卡雷斯老哥,怎麼了?」古靈精怪的小妮子,拉開笑容朝著我看。
 
  「……雖說瀧川家也有涉獵“一點點”的地下生意,但也是已知平面中執牛耳的大酒商,為何要選在溫柔鄉跟我們見面……。」

  「喔……是這個問題呀……這是有理由的。」
 
  小妮子轉身過來牽住我的手,將接著要講的話傳到我腦中。
 
  『【香水貓咪】的前任老闆娘,昔日和【鉑銥聖母】曾有一段淵源,所以在【光明之徑】取得統治權後,【武裝修女教導團】似乎曾被下了一道密令,將【香水貓咪】排除在搜查點之外,避免影響她們的日常生意。』
 
  『自從大姐知道這件事情,便在前任老闆娘過世之後,買下了【香水貓咪】,將那裡變成接待某些合作夥伴的地點,至少可以避開武裝修女的耳目。』

  『這件事沒有太多人知道,不可以說喔!』
 
  隨後,小妮子給我一個奸詐感十足的微笑。

  我點點頭,感謝她給的答案。

  這時,我突然發現兩三對露出鄙視目光的眼睛,對著我跟紅豆……。
 
  「呀──────────!」我趕忙鬆開紅豆的手。
 
  (在溫柔鄉……一個成年男子……牽著一個明顯未成年的嬌小女孩……不被當成蘿莉控才有鬼……。)
 
  紅豆似乎也看穿了我的想法,古靈精怪的小臉又露出一個奸笑,纖細的手臂挽起我的手來:「叔叔,待會要我帶我去那玩呢?」

  這時鄙視的目光已經不是兩三對……變二三十對了……。
 
  (這件事要是傳回【庫伯哈】,我的稱號可能會從【格武龍爵】變成【癡漢龍爵】……。)
 
  我的嘴角不禁一陣抽搐:「紅豆……妳再玩下去,待會【和諧守衛】就來了……。」

  「嘻嘻……不閙你了~~~~。」隨後鬆開我的手,快步向前拉開距離。
 
  「呼……。」躲過身敗名裂的危機後,我重新調整好步伐,跟上紅豆。

  這時,我視角的邊界,亮起了紅色的警戒光,是《太初之眼》捕捉到某個物體高速逼近的反應!
 
  (視界外有物體高速接近!)
 
  我反射性地將身體轉過去,看著剛行走過的路徑。
 
  《太初之眼》的游標立刻鎖定了一個強烈的核心光譜!我看不清楚來襲者的真實面容,只看到核心光譜和來襲者移動時的空間擾動。
 
  數秒後,來襲者降落在一座離我們約五百米遠的塔樓上,停止不動。

  在降落後,來襲者的神權核心,透出比皎月更潔淨的鉑色光譜和差可比擬星辰的璀燦亮度。

  看著這似曾相識的核心光譜,我不禁心頭一沉……。
 
  「不…………會…………吧!?」

  §
 
  「老黑鷹,你呆在那裡幹嘛?」其他三人注意到我轉身向後的舉動。
 
  「有人跟著我們……在五百米外的塔樓上……。」

  「唔……什麼都沒有呀,你是看到鬼喔……?」克羅克睜大他的黃銅眼,在夜空之中飄移著視線。
 
  「這種時候就交給紅豆吧!」小妮子將右手食指抵住額頭,不可視的紅外線從身體向外展開。
 
  《紅寶石領域掃瞄》!
 
  「嚇─────────────!?」不到三秒鐘的時間,紅豆發出一聲慘叫!
 
  她額頭上開始冒出豆大的冷汗!
 
  「鉑…鉑色核心光譜,是【至高神人】……而且顯現影像是……穿著禮服……佩著武士刀的女人……該不會是!?」

  「對……是【戰姬】雪菲拉……。」為了避免驚動到旁人,我刻意壓低了聲音。
 
  「啥─────────!是那個恐怖的【深淵……噗───────!」

  我們三人六手將克羅克的大嘴巴封起來,除了童話故事之外,在【宣教特區】裡提到【深淵新娘】這個詞,只會引起他人的側目和【武裝修女】的盤問。
 
  「那……那那那……卡雷斯老哥,我們該怎麼辦!?」上次和【戰姬】的遭遇戰嚇的紅豆魂飛魄散,怪不得現在哭喪著一張臉。
 
  「會不會她不是來找我們的,只是來觀光的?」老槌子一沒酒喝,果然說話開始不太正常。
 
  「【光明之徑】的【鉑銥聖女】來溫柔鄉觀光……真虧你想的出來……。」

  「先等一下,那個什麼【第六鋼鐵聖女】不是和你達成互不侵犯協議嗎?」
 
  「是沒錯……在上次談完協議之後,確實沒有見到【光明之徑】有任何出乎意料之外的舉動,不論是對我或是對雪花。」

  「看起來她是隻身前來,或許是……來找我算帳的……。」

  「老黑鷹……你該不會是在她昏迷之後,趁機對她做了什麼下流事情吧……。」
 
  我們其他三人同時給了老鎚子一個死魚眼。
 
  「那姑娘只要一刀,大概就可以把這片溫柔鄉從地圖上移除……在這種生死關頭還能開玩笑,我真是佩服你……。」
 
  接著,我沉默了半响,試著找出現在這個狀況的解決方法。

  「待會,我們分兩路走……我一路,你們一路……。」

  「在場四個人裡,她只看過我的臉孔,應該沒有追獵你們的理由,目標應該就是我。」
 
  「老黑鷹,你打算一個人去和她開戰嗎?在人口這麼密集的平面?」

  「就莉妲告訴我的資訊,她雖然殺伐決斷,但也不是一個會濫殺平民的統治者,我打算先將她引到一個較無人跡的地方,再誘她出面對話。」
 
  「紅豆,妳拿著這個。」我將六角柱狀的〈傳送信標〉交給小妮子。

  「〈傳送信標〉……?」紅豆接過我的信標,握在手上。
 
  「對,待會我們分開之後,只要你一確定她沒有跟著妳們,趕快帶著克羅克和華勒斯去目地的,我這裡的事情一解決,就會移動過去找你們。」

  「好……。」帶著些許的不安定感,紅豆將〈傳送信標〉收進斗蓬。

  「那麼,就在前面的岔路分開……。」

  「嗯……。」

  §
 
  接著,我們起步朝向原先的移動路徑,這時我也注意到,【戰姬】雪菲拉從塔樓上躍下,落在用粉紅玫瑰石砌成的〔口紅大道〕上,換句話說,她跟我們目前走在同一條路上。

  完全隱形的身影讓路人完全無法查覺。
 
  (我的《太初之眼》連匿蹤獵者的行跡都能輕易看穿,卻完全無法看出【戰姬】的隱形狀態,這姑娘到底有多少神權能力呀?)
 
  走到了前方的岔路,我往左,克羅克、華勒斯和紅豆往右。
 
  「老黑鷹,要活著呀!」

  「知道了,別擔心!」我揮揮手,示意他們趕快離開。

  §
 
  接著,我走進一條約四公尺寬的窄巷,刻意在一塊招牌前佇足一會。

  果然,鉑色神權核心的身影在岔路口停了一會之後,向我這裡走來。
 
  (好……看來【戰姬】的目標的確是我,至少克羅克他們暫時是安全的,我先來拉開距離……。)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一副厚重的胸部裝甲往我身上貼過來,加上濃烈的香水味。

  一名金色捲髮的年輕女孩,從正前方環抱著我的腰。
 
  「唔……英俊的大人,想不想找我交換一下體溫呀?」擦著唇蜜的雙唇吐出嬌滴滴的話語。

  (完蛋了─────────!只專心注意【戰姬】的身影,完全忘了遊女們隨時會過來拉客的可能性,克羅克不在,這下要怎麼擺脫這位小姐呀!?)
 
  「等、等一下,我現在有急事要處理──────────!」

  「不行─────────!你要先處理人家!才能去處理別的事情!」小小的臉蛋在我胸前磨蹭著。

  「啪哩!」一道蒼藍色的電光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呀─────────!」隨著一聲淒厲的尖叫!原本緊抱住我的遊女鬆開手!
 
一股碳焦味襲上鼻頭,電弧燒掉了她一撮頭髮。

  (這一股電光不是我放的……難不成是……!?)

  「嗚……人家的頭髮……這倒底是怎麼回事?」遊女也注意到方才自頭頂的灼熱感,惴惴不安的摸著自己被燒掉的一小撮的頭髮。
 
  (糟糕,再不趕快找一個地方直接誘她出面,會有更多人被波及!)
 
  我拿出了一枚金幣,放在遊女的掌心中,唬了一個連我自已都很難相信的理由。

  「老實說!我前妻正在追殺我!她是一個會放電的神人!妳趕快逃!」
 
  突然間,一發轟天雷從清朗的夜空迸開!一股懾人的殺氣從我背後傳來!

  「嚇────────────!」被雷鳴聲嚇到魂不守舍的遊女,逃命似地離開我。
 
  我用眼光的餘光看著後方那保持隱形狀態的【戰姬】,紊亂的核心脈動清楚的投射在我的瞳孔中,如果此時她拔刀向我砍來,完全不意外。

  奇怪的是,《太初之眼》的游標完全沒有轉成紅色,也就是【戰姬】還沒有攻擊我的意圖。
 
  「唔……。」我再度提步向巷子內走去。
 
  (不管了,先往〔緋色山丘〕的邊緣地帶走,如果能找到一塊人跡杳然的空地,就在那裡和【戰姬】攤牌吧。)

  §
 
  過了約十分鐘後,我連續爬上了四五道階梯,步道因夜色的水氣顯的溼滑,原本街道的喧鬧聲愈來愈小。

  這時我注意,前方橫了一排有約兩米高的木製圍欄,圍欄之外是有著百米落差的斷崖。
 
  看來我已經走到了邊緣地帶了,這時應該找個空嚝的地點。

  抬頭向上看去,一棟三層樓的白色陳舊建築就在我前方不遠處,像藤蔓般的掛燈沿著雨遮佈置,透出粉紅色的燈光。
 
  一個穿著門房服裝的中年男子在門口抽著捲煙。

  突然間,他注意到我的存在,趕忙把捲煙熄掉。

  「呀……年輕帥氣的老闆,歡迎光臨我們全〔緋色山丘〕最棒的飯店──────────〔沐蝶〕!」

  他隨即趕忙走下來握著我的手。
 
  「您真是有眼光─────!整個〔緋色山丘〕就只有我們飯店可以看到虛空戰艦的起落!晚上還可以看到一大群紫紋蝶求偶時才看的到的蝶霧!」

  「當然──────!還有已知平面最標緻的姑娘幫您暖床!保證您不虛此行!」
 
  「唔!」一陣冰冷的殺氣從我背後傳來!

  「哇……怎麼突然冷了起來!」中年男子就手掌急速來回搓著自已的上臂。

  「帥氣的老闆,夜深了,趕快進來,好讓我們幫您安排房間和溫暖的姑娘~~~。」

  「唔──────!」另一道更冰冷的殺氣又噴出來了!
 
  (不行,看來【戰姬】的情緒快到臨界點了……乾脆直接在這裡訂一個空房,在房裡和他直接對話。)
 
  「呃……幫我準備一個房間……姑娘就……不必了……。」我隨即掏出一枚金幣。

  這黃澄澄的東西一到手上,男子立即行了個禮:「沒問題!帥氣的老闆,馬上帶你去最好的客房,只是……您真的不需要?」

  「不用,我只是想找個地方看夜景。」我連忙搖著手。

  「好的,請隨我來!」中年男子隨即轉身走向飯店。
 
  (如果【戰姬】跟著我進入房間,就在裡面試著跟她對話,了解她的意圖,如果真的不得不開戰,至少把被波及的人數降到最小。)
 
  接著,我跟著男子走進這個飯店,另一名中年婦人一見到我們,就將兩杯酒和幾份點心放上銀盤,跟著走了過來。

  走道算是相當整潔乾淨,左右方掛了一些“意境深遠”的油畫。

  還有……左右兩側不時傳來“奇怪的聲音”……。
 
  我注意到……【戰姬】停下了腳步……似乎對是否繼續跟著我有點躊踷不前。

  也是,即使是繞了大半個虛空的【戰姬】,應該也…不曾遇過這樣的場景吧……。

  一會之後,我才看到她再次移動的跡象。
 
  「我們到了,301號房,夜景最棒的房間!」男子指向一面窗戶:「老闆您的運氣真好,【戰姬】的第一艦隊正巧就在【巨龍海灣】進行整補,從這裡您就可以看到【高斯號】呢────!呀!當然白天會比較清楚!」
 
  「好的……感謝兩位……夜深了……我想先休息一下。」我不知道【戰姬】還有多少耐心,只能先委婉地暗示他們離開。

  「當然當然!請享受在本飯店停留的時光!」兩人行了一個禮之後,轉身出去輕輕闔上房門。
 
  在確認他們下樓之後,我再度將房門打開,站在門外,左手作了一個“請入內”手勢。

  【戰姬】就站在我前方三公尺外。
 
  「請進……已知平面最光耀者……。」一句問候,結束了今晚的躲貓貓遊戲,也為接下來的戰鬥拉開序幕。
 
  耀眼的鉑色核心光譜滑過我的身旁,走到房間的正中央。

  接著,房間中央就像被施展魔法一般,一個黑色光點急速向外擴展,快速的刻劃成一個絕美女子的身姿。
 
  黑中帶藍的平口禮服,露出潔白如玉的香肩,高挑的纖細身材合上三件式漸色的裙擺,如同在細弱枝椏上綻放的深淵薔薇。
 
  由於【戰姬】背對著我,從我的視角中,只能看到鉑色的髮瀑,從華麗的【蝶尾服】流洩而下的傾世美姿。
 
  (【深淵新娘】,已知平面第一美人……傾世美姿和絕對死亡的綜合體。)
 
  「久違了……【戰姬】……。」

  「久違了……【斷船者】……。」
 
  【戰姬】雪菲拉緩緩地轉過身來,細緻的柳眉、寶藍色的雙眸和櫻色唇,帶著冷若冰霜的表情。
 
  「還有……誰是你的“前妻”呀?」

  「呃……。」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我確實看到了……【戰姬】的櫻色唇……勾起一個淺淺的微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9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

留言共 2 篇留言

魚子壽司
一開始是看到深淵新娘的圖而看小說的,要看的時候被故事大綱裡的一堆設定嚇倒XD,不過心想先看再說,就直接打開第一章看。

然後直到介紹卡雷斯之前,故事都在交代勢力的現況和深淵新娘的強大,雖然故事背景交代得頗為清楚, 但篇幅真的頗長,看了好一段時間都不太清楚故事的主軸是甚麼(被打。

但卡雷斯登場之後就恍然大悟了,原來這是最強男人的桃花劫(?)故事XD。先不提傳統的木頭和溫柔,我頗喜歡他的內斂,與深淵新娘的戰鬥狂性格有很大的對比,除了一開始他秒掉虛空掠奪者和後續反應那一段我看得很爽之外,我亦很期待他與深淵新娘的相遇,讓他教化一下被母親帶壞,不知別人生命可貴的最強少女XD。

另外卡雷斯超級純情,看到他完全不懂應付女性就覺得好好笑,這角色真的滿好,我喜歡。

接著登場的矮人討喜,香緹亦很撩(想看圖XD),故事漸入佳境。
然後姐吉拉你就跑去寫短篇了-`д´-(誤 (說笑,按自己節奏寫就好XD)

看了之後的故事大綱,看到深淵新娘到了第五集才與卡雷斯相遇,心想這船也搭太久了吧XDDD。不過看到有其他女角出現,我還是滿期待她們會與卡雷斯會擦出甚麼火花。特別是現在著墨比較多的雪花,我想看傲嬌XD(傲嬌一定要圖!) (再次被打。

簡單來說就是期待故事的後續,加油啊[e7],不過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就好。

01-19 19:25

東堂隼人
  感謝魚子完食老宅女的拙作[e3],萬分感謝,請收下我的膝蓋!

  實不相瞞,由於老宅女目前卡在雪菲拉的一刻皇子的戰鬥章節中(由於過去只看言情小說),所以Remaster版一直卡關。[e3]

  保育員就跟我說,【提筆始於開卷】,希望我先多讀一些描寫戰鬥的小說之後再行振筆續章,前幾天特別帶我去買了一堆輕小說,超過五十本(地下城系列本傳外傳都買了[e8]),等老宅女消化完必定儘快趕上進度![e22]

  在把【虛空戰記】放上巴哈前,保育員就給了我一筆經費,用來向繪師邀稿,所以【虛空戰記】六位女角一定會有至少兩張以上的圖登場,請不用擔心,身為【虛空戰記】的母親,我一定會盡力將好的一面呈現給大家!

謝謝你,祝今晚有個好夢!

01-19 19: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五集】【... 後一篇:姐吉拉的更新日誌(20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47770698大家
台V二創故事~改歌~請來看看並訂閱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