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耽美】《牡丹骨》終章 焦骨花

作者:牧葵│2020-11-13 09:10:36│贊助:1,002│人氣:307
  
 
終章 焦骨花
  
  1.
  遍地都是大火的痕跡,西陽關上碳化的屍骨與斷劍一碰便化作齏粉。時至今日,風中似保留了燒焦的氣味,在正午的陽光照射下,整個關口仍顯得莫名陰森。
 
  士兵們不自覺地放輕腳步,好似怕驚動戰友亡魂。兩方人馬分別由不同的方向入關,經過燻黑的磚牆,關內的炭灰竟積得有腳踝那麼高,放眼望去一片荒涼。
 
  ──氣氛凝重肅殺。
 
  遠遠地便望見被梁兵簇擁的璇妃,身著暗紅的輕甲、以素白面具覆面,匆匆一瞥,那身姿與馮之鵲幾無差異。霍翦在百步之外讓士兵停下,獨自上前,璇妃也拎著劍走了出來。
 
  那劍冰冷的花紋令霍翦皺了皺眉,心中感到不快。他們步至兩軍圍成的圓圈中央,他抱拳拱手、沒有第二個字。
 
  「霍將軍。」
 
  倒是馮葦苓開口了,清脆的女聲停頓一陣,忽然輕笑:
 
  「此戰無論成敗,你我皆是給自己爭到一口氣。這麼說來,咱倆還是合作關係了。」
 
  此話說得輕巧,旁人倒也聽不清。霍翦嗤笑了聲,不置可否,大刀垂向了地面、挑起不少灰燼。馮葦苓貌似漫不經心地把劍轉了轉,亦猛地握緊劍柄,向他揚起下巴:
 
  「既然如此,我便不會保留一絲一分。以生死作注,表示對你的尊重了!」
 
  「好!」
 
  鏗鏘!刀與劍瞬間相纏,彷彿久別的情人,只是澎湃的愛意變成飽含殺機的劍光。上一次交手,霍翦自認吃了抱傷在身的虧,這次傷癒得以拿出全力,他不覺自己還會落於下風。
 
  果真,和馮之鵲對練的經驗亦起到效果。璇妃鬼魅般的身法不再難以捉摸,他接下了她角度刁鑽的數次出劍。璇妃足下成圓,以腳尖翻起塵埃阻擋他視線,他亦險險地舉刀、「匡」的聲擋下了她自低處來的偷襲。
 
  璇妃蹬了一腳、急退數呎,面具後方的眼微微瞇起,料到了他所做的準備,不禁冷笑出聲。經過短暫的調整,這一次,由霍翦率先攻向她。
 
  橫劈的大刀被對手扭腰躲開,他陡然改變刀鋒的去勢、斜斜地斬向那纖細的肩膀。晃眼之間,彷彿見到顫抖的肩頭依靠在他懷裡的模樣……他眸色一沉,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馮葦苓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捉住了刀背,往側邊一推,自己同時矮身脫困至刀鋒的背向處。霍翦刀勢難收,空著的左手卻倏地橫過右臂,一把抓住了璇妃的手。
 
  馮葦苓大駭,劍都不及拿穩便刺向霍翦、逼其鬆開。掙脫的瞬間她立刻又退開一段距離,爭取時間緩過呼吸。
 
  「……哼。」
 
  方才實在驚險,若霍翦轉刀的速度再快一點、或者直接用左肘擊她要害……馮葦苓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可回過神後她並不慌亂,重新審視了自身和對手的情形,便擺出迎戰架式。
 
  霍翦自然不客氣,箭步上前、刀如彎月。馮家劍法以輕靈為長,他便以剛破柔,用刀鋒帶起的勁道打斷馮葦苓出劍的節奏。
 
  匡!兵刃數次相接,這空曠的場地使璇妃少有借力處,無疑也令她更難施展。他抓緊這點,謹防著對方利用他快速移動,同時所有招勢皆向璇妃的下盤去。
 
  「嘖──」
 
  一次不察,馮葦苓足上的軟靴被割開一道口子。只差幾寸,這一刀必定斬斷骨頭,她咬牙再退、霍翦轉眼便黏了上來。
 
  眼看璇妃漸有落敗之勢,就在此刻,外圍傳來驚呼聲。戰局中的兩人本無暇分神,可兩軍竟不約而同地讓開了通道給來者。引人注目的大動作使他們不得不停下,向那中途趕來的百人部隊望去,馮葦苓和霍翦同時僵住了身體。
 
  穿越黃土沙塵,領著部隊的人除了馮之鵲還會有誰?他在軍隊圍成的圓內停下馬,睜大雙眼看著中心的兩人。慢慢,他的瞳孔恢復正常形狀,雙眸垂到了被攪亂的塵泥中。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他身上,馮之鵲面容乾淨,影子卻薄得像隨時能被風吹散。他跳下馬,眾人也瞧見了他臂上綁著一柄焰紅的短劍,看他走向戰局中央,他們有的想上前攔阻、卻被同伴拉住,眾人屏住了呼吸。
 
  「你想清楚了嗎?」
 
  璇妃定定地望著手足,問道。發現自己的語氣太過急促,她旋即抿住了唇。馮之鵲站在他們中間,看了看霍翦、又轉向姊姊,他輕輕搖頭。
 
  「我沒有。」
 
  他的回答在空氣中飄散破碎,靜默之後,周邊的士兵又開始蠢蠢欲動。霍翦和馮葦苓同時抬手制止了部下,兩人的目光越過馮之鵲而交會在一起,皆是臉色難看。
 
  「可也沒法等我弄懂了,不是嗎?」
 
  「……讓開吧,否則休怪刀劍無情。」
 
  蒼茫天地徒餘一句提問。他不讓,馮葦苓下了狠心,提劍便往他身側衝。她想繞過他、再攻往霍翦,馮之鵲卻橫過劍擋住她去路。
 
  「之鵲,到旁邊去!」
 
  背後霍翦話音甫落,璇妃紅了眼,這一擊砍在馮之鵲劍上,用上了十足十的力。後者手臂發麻,肩膀隨即被重重地推了一把,他退後半步勉強穩住身形,半個足掌陷入塵土中。
 
  馮之鵲足尖一點、又橫到了兩人中間,凝結霜雪的長劍挑斷他幾根髮絲,他抬手架開頭頂上掠過的大刀。
 
  綁住短劍的布條被挑斷,他及時抓住劍柄。「鏗」的聲、刀劍齊鳴,那瞬間劍鋒與刀尖同時抵在他的劍身兩側,武器在摩擦中發出哀吟。
 
  「……為何牡丹非得焦骨而放,才得以成全其美名?」
 
  馮之鵲左側是璇妃、右側是霍翦。磨破的手掌流下兩行血跡,滴滴答答地沿著臂膀淌落至臉頰。璇妃見他模樣,心口不禁一陣緊揪。她想:怎麼這副臉孔在如此情境下,都像胭脂盛妝?
 
  懷香閣的記憶一下子全湧上心頭,多少次擠出微笑目送──盼幼弟專致於劍、心無旁鶩,不正是願他永遠也不必疑惑這些?豈知造化弄人,都怪、都怪這張臉。
 
  馮之鵲察覺她的視線,頓了幾秒,看向姊姊,嘴唇嚅動了兩下,吐出細不可聞的聲音:
 
  「我們、有沒有可能──」
 
  他的話突兀地停住了,失去一邊力道的劍歪向左側,眨眼間被璇妃奪去。那「嗤啦」的穿透聲讓人久久反應不過來,他看著馮葦苓,發現面具搖搖欲墜地掛在她臉上,露出來的眼睛氤氳著濕潤的霧氣。
 
  「也許早該如此。」
 
  眼淚落下,那雙眼是血紅的,而即便佈滿血絲都讓他覺得好看。只是她的眼神有如腳下殘灰、爐中餘燼,似乎已冷卻多時。
 
  「……過去不曾感覺過,心是這麼燙。」
 
  他喃喃著、無助地注視著姊姊。另一邊的霍翦完全愣住了,火紅的短劍自馮之鵲胸前穿透到背後,鮮血慢慢地浸潤了上頭精細的花樣,那些紋路真似欲燃起來般。
 
  璇妃乾硬地笑了聲,手有點發抖。對上弟弟的目光,她用力地閉了閉眼。
 
  「你別看我……我劍都拿不住了。」
 
  「好。」
 
  過了一會兒,馮之鵲再看了看穿胸而過的劍尖,又輕聲道了句「也好」。他轉向霍翦,劍鋒撕開胸膛都似沒有感覺,他上前半步,手扶在心口的劍鋒上,伸長了脖子似是想親一親他的心上人。
 
  璇妃猛地抽劍,他整個人連帶著被拉了回去。霍翦此時腦子裡一片空白,下意識地便要捉住他的手,豈知上前半步,又是一聲撕裂的輕響,璇妃手上另一把長劍先是貫穿了馮之鵲、又精準地沿著鱗甲縫隙刺入霍翦胸膛。
 
  肌肉控制不住地痙攣,霍翦眼前閃過無數的畫面。無際的草原、關外的藍天、牧馬少年的歌,都在長長的畫卷上褪色。這一刻,廣袤天地他可以寸土不爭,只要那人心上有他。
 
  可都遲了。他是渚將而他忠於梁,兜兜轉轉地繞了幾圈,萬般情長仍抵不過早知的金戈鐵馬。
 
  他的抱負、理想,被拋到九霄雲外。眼前剩下馮之鵲,那人慢慢地閉上失焦的眼睛。
 
  還想抱住他,璇妃卻抽劍接住了倒下的手足。霍翦胸口一空,再也搆不著那隻軟軟垂下的手,他「咚」地跪倒,揚起一片塵埃。近處的渚兵們驚愕地喧嘩,聲音漣漪似地傳向外圍。
 
  梁軍立刻戒備。兩軍之間緊張的氛圍一下升到高點,中間的人卻只覺這西陽關寂寥無聲。
 
  「為何他得死?」
 
  他望著璇妃懷中的馮之鵲,鮮血噴薄,腰上的掛布完全染紅了,牡丹花怒放、無愧於國色天香之名。
 
  「因為你不知道世間之窄、天地之渺小,盛世與亂世都讓人別無選擇。」
 
  「……妳讓我再抱一抱他。」
 
  璇妃的眼光逐漸空洞,她低頭瞧著她親愛的幼弟。丟掉了劍、溫柔地幫他把凌亂的頭髮整理到耳後,久久,才道:
 
  「不要。」
 
  她笑了笑,被毀的臉就像丟失了魂魄。淚珠已經滑至唇角:
 
  「馮將忍辱求生,在西陽關上與敵將同歸於盡。梁國雖亡,但其盡忠家國、心懷天下的美名,終會被史官紀載。」
 
  「荒謬。」
 
  霍翦闔上雙眼,血流了滿地,他保持著跪姿,微微張開的手臂朝向灰沉的天穹。馮葦苓注視他,低下頭,想扶正面具、反而把它弄掉了。她碰到了自己全是焦肉的眼眶,突兀地又笑道:
 
  「一點也不荒謬。你愛過他,那終也只是野史與傳聞罷了。」
 
  颯!渚軍的方向闖入了一騎白馬,馬背上的人見到現場的狀況,扭頭向士兵吼道:
 
  「愣著什麼?拿下她!」
 
  群龍無首的士兵被這麼一吼,慌慌張張地應聲,湧向中間三人的方向。梁兵馬上也有了動作,拿起劍欲攔下敵人。他們卻都沒快過那闖入關中的男子。他駕馬向璇妃衝去,最後一刻轉過座騎方向,自己則俐落地跳下馬。
 
  喝!凶狠的一掌劈向璇妃,後者下意識地閃躲。豈料男子不過虛晃一招,他逼退她,便搶過重傷的霍翦與馮之鵲。
 
  一手抱著一個人,他吃力地將他們弄上馬背,兩方的士兵向中央衝來,殺聲距離他們皆不過幾尺的距離,馮葦苓望著那人,伸手要撈劍,卻瞥見點點紅痕濺上了來者雪白的衣衫。
 
  那人偏頭草草地抹掉下巴上的血漬,她愣了一瞬,劍也沒有拿起,任對方帶上了兩個人,只是問:
 
  「你是誰?」
 
  那人看向他,自己嘴角掛著血絲、眼裡映出她的面容。他哽了下,別過臉,答道:
 
  「陸某,廣英。」
 
  璇妃被己方的士兵拉到後邊,陸廣英的身影也迅速消失在陷入混戰的兩軍之中。一塊沾了大量鮮血的掛布落在地上,幾朵紅豔豔的牡丹被混亂的腳步踩皺。
 
  到處是塵土與灰燼,蒙在布料上,很快也看不清那些花了。
 
  
 
  2.
  西陽關上那一次璇妃邀戰,以兩軍混戰、渚方大敗告終。戰火終仍燃至尋常人家,幾座舊城在爾後的戰役中多被破壞。最後,渚國以撤兵為條件談和、回到北方。梁朝靠著剩餘的兵馬支撐了一年,次年仗炮響起時,城門已換上襄國的旗幟。
 
  都說霍馮二將戰死在西陽關,可又有傳聞兩人其實一同逃到了邊塞,大多史官採信前者的說法、相信馮將在最後關頭替自己洗清了屈辱。
 
  至於一些風花雪月的故事,則留在戲館與流言當中。即使渚襄兩國的情勢緊張,百姓們也未曾放棄他們的閒暇娛樂──似乎那些真假難辨的事才要經過一張張嘴流傳千古。
 
  某年某月某日,那說書人站上了檯子,搖著扇吆喝道:
 
  「各位看倌,今日要給大家說一場新戲!」
 
  他故意賣關子,等台下的群眾開始焦急地催促。才咳一聲、頓了頓,把話音拖得長長的:
 
  「話說牡丹浴火後開,故得焦骨美名。這戲名──就叫牡丹骨!」
 
  台下越發吵雜,東風捲了不知何處傳來的花香,送向街口。一座老房懸著剝落的樑柱雕花,雕刻中的人物模樣已然斑駁難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8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看到霍翦說「……妳讓我再抱一抱他。」我眼淚都快噴出來了(爆炸
最後,恭喜大大完成終章,一路追文追到現在我相信結局是HE!QQ

P.S標題和前一章重複了~(比心

11-13 20:48

牧葵
啊啊,非常感謝!
不哭不哭,抱抱你(?11-13 22:13
牧葵
只要相信就是HE,沒問題的!(慢著11-13 22: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 後一篇:【休息一週,或不】小調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oala20714米納桑
三個女孩子聚在一起要幹嘛?當然是玩恐怖遊戲呀!(゚∀゚) https://youtu.be/VwUeDxY5psk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