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四章【歡迎來到鐵鏽鎮】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2 23:15:09│贊助:16│人氣:150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四章【歡迎來到鐵鏽鎮】
 
  虛空曆一三四四年一月 十一日 
  【貝妮莎號】
 
  「呼……一千五百人擠在一個空間裡,真的會得密閉恐懼症……。」華勒斯望著眼前近一千五百人擠在二百米乘五十米的空間,不由得皺起眉頭。
 
  「那是你在船上待得還不夠久,我們早就習慣了。」克羅克挪挪艦長帽,準備走上一個用貨箱堆出來的講台。
 
  「我們就趕快把要說的事宣佈完,早早讓大家開心的去準備下船放風~~~~~。」
 
  「這種開心的事就交給你了………。」矮人和精靈開始日常的互相傷害模式。
 
  我則一如往常,做一個開心的旁觀者。
 
  老鎚子拿起麥克風,先環繞四周看了一圈,享受著被眾人注目的感覺。
 
  「把大家聚集過來──────是為了宣佈一個好消息!」
 
  克羅克此時比出一個“2”的手勢:「再過二個小時,我們就要抵達第一個預定平面──────【瑞斯汀】!」
 
  「哇──────────!」

  「太棒了───────────!」

  「總算可以下船了─────────!」
 
  如雷的歡呼聲響起!幾乎所有人都高舉雙臂大喊,連跨坐在父親頸上的幼兒也興奮地揮舞小手,高亢的聲浪在第一儲存倉迴盪著。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一個多月來大伙就像一群被關在籠子的掠鳥,任誰都想趕緊下船。
 
  「好!好!好!我知道大家都很高興。但現在先仔細聽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只講一次,注意聽───────!」
 
  現場沉默了不少,但還是聽到不少帶著興奮感的聲音。
 
  「如果沒有意外,現在【Z軸中線】上方應該還是【創世教派】的領域。」
 
  「克羅諾斯死了之後,正常來說,應該是“軟軟”的林汀繼任神主之位。」
 
  (林汀不就是克羅諾斯的大皇子嗎? 我聽尤莉雅提過她這一位“個性敦厚”的長兄,這是“軟軟”的意思嗎?)
 
  「但也有可能【王虎】和【蝶后】的軍隊早就越過【Z軸中線】,一統天下了─────────!」
 
  「總之,我們已經和外面的已知平面失聯長達二十七年的時間,所有的事情都不能用原本的常識來看待。」
 
  「剛剛我和老黑鷹,還有老怪醫討論過了,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有件事大家要牢記在心!」
 
  所有人看起來正豎起耳朵。
 
  「那就是────絕對不要提到我們是來自【原點平面】!!!!!」
 
  「什麼─────────────────────────?」

  所有族人們,不出所料,一臉驚訝。
 
  「好好好──────我來解釋為什麼,大伙先安靜───────!」老鎚子做出雙手向下揮動的手勢。
 
  「所有出生在【原點平面】外的族人們都知道,不論是在【Z軸中線】的上方或下方,【原點平面】都是一個聲名狼籍的地方……跟深淵無異……。」
 
  「已知平面對【原點平面】的印象,通常都是…惡魔、怪異的巨獸、黑色的死神……還有,“一去不回”的代名詞……。」
 
  「自從克羅諾斯死在【原點平面】之後,我相信外界對我們居住過的故鄉,原本就有的驚恐感鐵定加深許多倍!」
 
  老鎚子將姆指水平指向我:「再加上……站我旁邊這位老兄把來找克羅諾斯的戰艦全拆了……。」
 
  「哇哈哈哈───────────!」全場一陣哄堂大笑!

  我撇過頭回去看著克羅克……在我開口之前,他先搶了白:「我這是在誇獎你吔~~~~~~!」
 
  「我一點都感受不到……。」瀏海下是我瞇成一條線的眼睛。
 
  「哈哈……。」看到老鎚子將挖苦的目標指向我之後,華勒斯莞爾一笑。
 
  「就在老黑鷹拆掉近百台【創世教派】的戰艦後,足足二十七年,就未曾再有虛空戰艦敢再涉足【原點平面】。」
 
  「所以我們確定,在已知平面其他人的眼中,【原點平面】已經是生人勿近的地方了!」
 
  「也因此,如果我們向外界的人吐實,來自【原點平面】。要嘛,就是被當成瘋子……不然,就是會遭到猜疑!」
 
  底下開始有點頭同意的回應聲。
 
  「所以,如果待會我們有機會下船,一律回答,我們是來自X軸座標270000的一個邊境平面,叫【佛克斯】。
 
  「大家跟我重覆一次─────────【佛克斯】!」
 
  「【佛克斯】────────────────────!」
 
  (一千五百人同時發出一樣的聲音,真的蠻有韻律感的)
 
  「另外,如果有人問起,為什麼要進行“虛空拓荒”,就說【佛克斯】出現平面震動,造成地裂,不能再住人了!」
 
  「了解嗎?」

  「了解──────────!」
 
  「接下來,宣佈下船之後的行程!」
 
  「吔────────────!」又是一陣尖叫聲。
 
  「首先,我和老黑鷹、老怪醫會先下船,同時會各自帶上二十個工程兵/戰鬥司祭隨行,老黑鷹的弟妹,小洛和坦雅會隨行保護我們!」
 
  「吔────────────!第一批下船─────────!」
 
  坦雅樂的跳起來,我這不安於室的么妹完全掩蓋不住興奮感。
 
  「第一步,我們會先去尋找補給。」
 
  「在【原點平面】太久了,我們手上沒有已知平面過去的通用貨幣。所以第一步,就是拿手上有的質點核心去換錢,通常所有交易站都有核心交易所,畢竟質點核心是生活必需品。」
 
  「接著,我會去找零件、和補充一些艦務必備品,老怪醫則負責食物,飲水。和藥品。」
 
  「老黑鷹則負責去打聽外界的情報,畢竟他一臉斯文,看起來人畜無害~~~~~。」
 
  「哈哈哈───────────────!」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人帥真好──────!」牙尖嘴利的矮人轉了過來,冒出賊笑。
 
  (我已經懶得回嘴了……。)
 
  「等我們確定外界情況正常,到時候會安排大夥分成六批人下船放風,以生日月份作切割,分成六組。」
 
  「一次人數太多的話,保安上會有困難。」
 
  「謹記,在【貝妮莎號】的導航記錄,【瑞斯汀】的治安似乎不太好,千萬不要離開人群,單獨行動!」
 
  「我們也會每人給隻高音笛,遇到狀況就用力吹,老黑鷹他們的聽力都很好,會去找你們!」
 
  「以上,請大家謹記在心!」
 
  「就讓我們準備進入旅程中第一個平面──────────!」
 
  老鎚子雙手拳高舉,帶動起所有人的情緒!
 
  「好吔─────────────────────!」

  §
 
  就在老鎚子走下貨箱,點起煙斗開始解起煙癮時,華勒斯走了過來。
 
  「你真的是天生當艦長的料……。」難得誇獎人的華勒斯,給了克羅克一個掌聲。
 
  隨著一股煙流,老鎚子挺起胸腔。「開玩笑,如果當年【黎明島戰役】是我領軍,【創世教派】就不會輸得這麼慘了!」
 
  「我收回剛剛的讚美……居然把自已跟【蝶后】放在同一個水平……。」
 
  華勒斯又一如往常給了克羅克一個死魚眼。
 
  「把話聽完,我是指卡雷斯也在的情況─────────!」
 
  難得輪到有我可以吐槽的機會:「老兄,我們那時還沒認識……。」
 
  回到艦控室,【瑞斯汀】的平面穿越點已經可以清晰的看見。
 
  藍色和白色,兩種光線交錯成的光簾像瀑布般,從空間裂縫中傾洩而出。
 
  這時,【貝妮莎號】的導航者,那有著空靈感的女音再度出現。
 
  克羅克把雙手交叉在胸前,看來他已經完全放心將船交給自己的學徒來操作了。
 
  瑞吉爾,布加和其他的工程兵,專注的看著眼前的螢幕,不錯過任何訊息。
 
  「脈衝護盾強度百分之七十。」
  「艦體阻尼器功率增加至百分之九十。」
  「所有艙室已密閉完成。」
  「艦艙內氣壓確認完成。」
  「艦橋屏蔽裝置啟動。」

  §
 
  我的衣角突然被人拉住。
 
  「哥哥─────!」說話的人是席諾娃,她換上了戰鬥司祭的服裝。
 
  兩件式,有著高領的外搭衣,外橙內白,,腰際一條兩個手掌寬的腰帶是這套戰鬥司祭服的特色,日光精靈的族徽則繡在右側,下方掛著兩個小墜飾,“龍”與“藥”。代表日光精靈的支族,【烈日】與【晚霞】。
 
  腰帶的右側掛了放置刻印符文的小袋子和核心藥劑,左側則是扣鎖掛了一本比手掌略大的銅皮書:〈刻印法典〉,法典下方則拉了一條細鍊扣在腰帶上。
 
  中央四芒星型的紋章表示這是一本《強化法陣》的〈刻印法典〉。
 
  可能是為了怕影響施法時的視線,席諾娃特地戴上髮帶,綁上【龍穗髮】。
 
  「席諾娃也是排第一批下船的戰鬥司祭嗎?」
 
  銀瞳伴隨著輕笑,抬頭問說:「哥哥會緊張嗎?」
 
  「緊張不會,但蠻興奮的。」這是實話,我自已都感受到神權核心的脈動頻率在提高。
 
  「嘻嘻!我也是!」小妮子作勢捂住自已的心口。
 
  「待會下船要注意,【貝妮莎號】的導航資訊顯示,這裡是虛空浮渣的聚集處。」
 
  席諾娃這時突然把纖細的手臂穿過我,挽了起來:「有哥哥在,不怕!」
 
  我突然楞了一下!這小妮子從來沒有這麼親暱的舉動!
 
  「呃……我待會應該會第一個下船……。」別過頭去,我試圖掩試這不熟悉的羞赧的感覺。
 
  也許是要抵達一個新平面所帶來的興奮感,讓這丫頭突然間也大膽起來。
 
  「嘻嘻,我待會要跟哥哥一起走~~~~~。」纖細的手臂就在我的臂彎中蹭著蹭著。
 
  突然,艦控室內一陣搖動,應該是進行平面穿越中。
 
  從被屏蔽的抗炸玻璃上,我看到數道蒼藍色的電光,像樹枝般向後開展。
 
  艦身不時傳來一股低鳴聲。

  數分鐘之後,一切歸於寂靜。
 
  「已成功穿越空間裂縫,到達平面。」
  「目前所在平面,【瑞斯汀】。」
  「平面坐標X 10810, Y 23412, Z 13100」
  「艦橋屏蔽裝置解除。」
 
  全黑的艦橋屏蔽退去,眼前重新出現外界的光芒。
 
  一個帶著柔美光澤,圓潤曲線的巨大白色球體,在艦橋視界前展開。
 
  我被這純淨、素雅的美麗物體震攝住,這是我未曾有過的感受。
 
  溫暖、不帶一絲虛偽的白淨體,感覺能散發出抵達世上任何角落的柔美光線。
 
  我看得出神,席諾娃也注意到我的筆直向前的視線。
 
  「是月亮……對喔!【原點平面】沒有月亮,怪不得哥哥看到都出神了!」
 
  「月亮……是日光精靈書藉中常出現那一個神秘,帶有魔力的巨型球體嗎?」
 
  「對,月亮是由巨大的【無重寶石】【曇玉】組成的,所以可以自由的漂浮空中。」
 
  「中央的核心則是【曇玉】的精粹,【金縷玉】,一種據說只存在於【空乏帶】的夢幻寶石。」
 
  「【金縷玉】?」另一個對我而言完全陌生的名詞。
 
  「詳細的情形可能要問爸爸,我只知道【金縷玉】可以吸收任何形式的能源,所以月光便是【金縷玉】吸收部份陽光之後,在夜間呈現出來的結果。」
 
  「嗯,同樣是覆蓋天空的亮光,但比起故鄉的太陽來得溫柔太多了!」
 
  「你這樣說,【原點平面】的雙色太陽會哭泣的~~~。」席諾娃瞇起眼睛,笑了起來。

  §
 
  頃刻間,艦控室響起了幾個警示音!
 
  老鎚子眉頭皺了一二秒,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事情,立即打開通訊頻道。
 
  「打開【船艦識別系統】!你是第一天開船呀!」二句不耐煩的高吭聲從喇叭噴出!
 
 「【貝妮莎號】收到,【船艦識別系統】已開啟!」我看到老鎚子將一個按鈕壓下,表情正經八百。
 
  「【CR-TV-341】……【貝妮莎號】……哇噻!─────────你們真帶種!在【宣教特區】居然敢用【創世教派】的船籍!」
 
  對方突然的發言讓所有在艦控室的人都楞住!
 
  「【宣教特區】?」

  「居然敢用【創世教派】的船籍?」

  「這是怎麼回事?」
 
  克羅克關掉麥克風,頭轉向我和華勒斯:「喂,情況有點奇怪,要怎麼接下去!?」
 
  「就跟他說,我們是從邊境平面出來進行虛空拓荒,用【創世教派】的船籍會有什麼問題嗎?」華勒斯立刻出了一個主意。
 
  「喂喂喂!你們的訊號是不是又斷了─────────?喂喂喂!」
 
  對講機再度傳來連珠炮般的發言。
 
  「呃…我們是從一個叫【佛克斯】的邊境平面逃出來進行虛空拓荒,對外界的事不太了解……使用【創世教派】的船籍會有什麼問題嗎?」
 
  「哇噻!那你一定窩在那裡很久了!現在已經沒有【創世教派】了!」
 
  「什麼───────────────────────────!」
 
  上百個在艦控室的人,同時驚叫一聲!
 
  「【創世教派】沒了──────────?」
 
  「統治虛空超過千年的最大勢力沒了?怎麼可能──────────!」
 
  所有人臉上都佈滿詫異的表情,包括我!

  克羅克則是嚇到連煙斗都掉到地上了!
 
  「喂────────!混蛋!你們的聲音太大,我耳膜差點破了!」
 
 
  這句怒罵讓老鎚子恢復了正常:「等等!你說【創世教派】沒了!是怎麼一回事!」
 
  「七年前就沒了,自從【戰姬】殺進【日晷之城】之後,【創世教派】就沒了!」
 
  「如果你想聽完整版,待會停船後,去酒吧找我們的鎮長,克列夫,喝幾杯,他有很多故事可以讓你打發時間。」
 
  「對了,你們這艘船那來的?」
 
  老槌子猶豫了一下,思索了十幾秒才找到藉口:「三十幾年前,一隻【創世教派】的艦隊來我們平面進行地面補給,那時這艘船壞了,被【創世教派】棄置在我們的平面,後來我們修好它。」

  克羅克故意將時間點錯置。
 
  「好吧,我就當你說的是真的……如果你是開戰巡艦來,我就直接當你是【龍爪幫】的人……」
 
  「【龍爪幫】……?」
 
  「算了……再跟你們這群鄉巴佬解釋,下一台船就不用進來了……。」
  
  「重新開始,這裡是【瑞斯汀】的塔台,呼叫艦長!完畢!」
 
  「這裡是【貝妮莎號】艦長克羅克.卡地爾.黑鎚,完畢!」
 
  「報上你們的出發點,船艦型號,艦身尺寸,乘客人數,還有……來【瑞斯汀】有何貴幹!完畢!」
 
  老鎚子思索了幾秒,用清楚的咬字吐出一句話:「出發點為【佛克斯】平面,本艦為【泰格拉級重型運輸艦】,艦身尺寸為510.79.95,乘客1570人,進入【瑞斯汀】平面是為了進行補給,預定前往【庫伯哈】進行虛空拓荒……完畢!」
 
  「塔台收到,將你們的船停靠在22號浮動碼頭,平面座標X 13850, Y 17582, Z 214,注意導引燈號,完畢!」
 
  「還有,停泊費二個堅金幣!超過十天另計!完畢!」
 
  「啥───────我第一次聽說停船要收錢─────!」
 
  這件事似乎讓老鎚子訝異萬分,連鬍子都膨了起來……。
 
  「………如果克羅諾斯還活著,你的船當然不用收錢……但現在【宣教特區】裡是【戰姬】說了算!只有【戰姬】的艦隊不用收錢,不然你就把【小白書】拿出來!完畢!」
 
  (【小白書】?又多了一個讓人大惑不解的名詞。)
 
  克羅克雙手抓著鬍子,一臉煩惱:「我們剛從老家出來,手上沒有多少外面的通用貨幣,但你們這裡總有核心交易所吧!完畢!」
 
  「有,就在浮動碼頭旁,待會下船後導引車會帶你們過去。核心交易站、商店街、物質補給站,酒吧、旅館,【瑞斯汀】不大,但幾乎什麼都有。」
 
  「我們也有賣武器,但沒有重火力。還有,沒有【創世教派】用的什麼刻印武器,只有伺服槍械,完畢!」
 
  「了解,平面移動座標已設定完成,請開啟導引燈號……完畢!」

  §
 
  克羅克深吸了一口氣,現在外界的變化比他想像的複雜太多了。
 
  「導引燈號已開啟,歡迎來到【瑞斯汀】!」
 
  隨後塔台暫時中斷通訊,“嘟嘟嘟”的切斷音在艦控室中產生微弱的迴響。
 
  方才短短數分鐘的對話,翻轉現場所有人原本的世界觀。
 
  克羅克率先乾掉半瓶火酒,用最熟悉的方式找回思緒:「【創世教派】沒了───────?」
 
  老槌子用火酒壺抵住下巴,撐在操作檯上,凝視著天花板:「擁有三萬名神人……五百萬凡人士兵的帝國……沒了……!?」
 
  「老黑鷹、老怪醫,我剛剛應該沒聽錯吧?」大鬍子矮人以下巴為軸心,將臉轉向我們。
 
  現在一片靜默,沒人能對方才的話提出合理的解釋。
 
  華勒斯也揪著一張大惑不解的臉:「即使克羅諾斯已死,【創世教派】也還有四十二個屬於上級神人的時之皇子皇女,加上龐大的軍力,要讓【創世教派】傾倒可以說不太可能。」
 
  「而且,照過去的常理看,也應該是【王虎】和【蝶后】率領的【循環教派】越過【Z軸中線】,成功征服所有的已知平面。」
 
  「可是就方才的談話,感覺起來現在的已知平面,好像是一個名喚【戰姬】的女人……不……女性神人在掌控的。」
 
  「另一個重點是,過去的虛空歷史中,從未聽過【戰姬】這個人物。」
 
  「唔……會不會是【王虎】和【蝶后】的女兒……。」
 
  「真虧你想的出來……。」華勒斯立即回了老鎚子一槍。
 
  我出來打了一個岔:「我覺得與其瞎猜,不如直接去找他們的鎮長克列夫來得實際。在外面的情形有點超乎我們的預期。」
 
  「我建議減少下船的人數,就我、老鎚子、華勒斯、小洛、坦雅。遇到任何情況可以比較快速反應!」
 
  「吔────還是第一批下船──────!」我這么妹實在不會看現場的氣氛……。
 
  我回過頭去戳了一下坦雅的額頭:「妳已經長大了,正經點。」
 
  「姐姐~~~~~我被哥哥欺負了~~~~~。」
 
  坦雅立即躲在個頭比她小的席諾娃後面,從小要裝死時,席諾娃就是最好的靠山。
 
  席諾娃則轉過身去,搓搓她的臉頰:「沒事沒事~~~~~。」
 
  「待會妳跟小洛一人留一支〈傳送信標〉在船上,各自保護老鎚子和華勒斯,一有狀況先傳送他們走,我會在現場先處理危機。」
 
  「是!」「是~~~~~!」兩個人同時應了話。
 
  我將手分別搭在克羅克和華勒斯的肩膀上,兩手一拍:「別擔心,等下船,我們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十數分鐘後,【貝妮莎號】的高度已經降到五百公尺。
 
  綿延十數公里的浮動碼頭在眼前像布幕般被拉開, 數十艘船整齊的陳列在碼頭的凹槽內,像是被細心擺設的大玩具。
 
  艦身腰線反射出柔美的月光,船艦上所映照出的各色燈火,連成數條光帶,在黑夜中耀眼璀燦。
 
  在浮動碼頭後方,無數的白色光點交織成一片,閃耀奪目,像精靈麗人的寶石頸鍊般奪人心神。
 
  許多人把臉貼在抗炸玻璃前,盯著眼前那用數十台巨艦堆砌出來的景象。
 
  先前和塔台的對話,所造成的疑慮,這時似乎被拋在腦後。
 
  【原點平面】沒有黑夜,這是我們未曾見過的景象。
 
  這時,通訊頻道再度響起,是方才的塔台人員。
 
  「將高度保持在三百五十公尺,看到前面打出綠光的尖塔了嗎?移動到它的正上方!完畢!」
 
  「收到!完畢!」

  我也注意到在艦身左側的一個尖塔,向上方打出錐狀的綠色亮光,下方則是一個方型的巨大塔樓。
 
  塔樓上有個數字:22
 
  一會,【貝妮莎號】抵達22號碼頭正上方。
 
  「打開紅外線校準系統,和浮動碼頭進行艦身校準!完畢!」
 
  「系統開啟,修正艦身角度中,完畢!」老鎚子熟練地操作起數個我看不懂的按鈕,但艦身很明顯地在向順時針旋轉。
 
  這時,我看到兩條紅色光線對準塔樓中央的兩條白色刻線,看起來艦首好像垂直於塔樓了。
 
  「艦身已定位完成!完畢!」
 
  「高度開始降至214米,與浮動碼頭平行後啟動錨鎖!完畢!」
 
  隨著連續不斷的警示音,很明顯可以感受到【貝妮莎號】正緩慢的向下降落。
 
  我聽到老鎚子口中唸唸有詞:「320…310…300…290…。」
 
  右手靠在一個紅色按鈕上,似乎是緊急狀態時用的,專注的神情讓我不禁失笑,從未見過他擺過這種撲克臉。
 
  「高度抵達214公尺,完畢!」
 
  透過艦橋帷幕,我看到一座連接橋橫在艦身右側,旁邊的操作室有著飄忽的白色光影,看來有人在裡面待命。
 
  艦身甲板和浮動碼頭看來已在同一個水平線了。
 
  「嘰────────────────────!」
 
  一個來源不明的尖銳金屬摩擦聲從某處傳來,一瞬間提高所有人的緊張感。
 
  「沒事沒事!,那是下方浮動碼動的支撐板在移動!」克羅克向所有人揮揮手,順便帶出這句話。
 
  「【貝妮莎號】,請啟動錨鎖!完畢!」
 
  老鎚子將兩個撥桿向上扳,另一個較微弱的金屬摩擦聲響起,不一會,艦身左右晃動了起來。
 
  「錨鎖固定完成,完畢!」老鎚子說完話,點起煙斗,看來最困難的部分結束了。
 
  「好,連接橋要過去了────────!」
 
  「好好享受本鎮的招待呀!」代表通訊切斷的“嘟嘟”聲再度響起。
 
  就像在【恩格里斯】時一樣,連接橋逆時針轉了過來,在夜色中劃中一道冷光。
 
  鏽斑和斑駁的漆面在月色之下也一覽無遺,可能也是【太古產物】。
 
  我注意到兩個人這時走出操作室,立在連接橋的前方,看似在等待我們下船。
 
  我的視界內出現兩個綠色核心光點,《太初之眼》反射性的啟動了,綠色光圈在他們的質點核心外閃爍著,代表沒有敵意。
 
  綠色核心光譜則代表有較高戰鬥能力的凡人。
 
  「唔……你的《太初之眼》有發現什麼嗎?」克羅克開口問道。
 
  「凡人……沒有敵意……可以先下船,但還是要提高警戒。」
 
  「就照先前計劃的,我們五人先下船。尤恩,你和其他三個兄弟待會先移動到甲板上,保持警戒。」
 
  個頭比我略高的二弟,迅速的點了頭:「是,兄長!」
 
  「哥哥,要小心……。」這時席諾娃又拉住我大衣的下擺,細緻的雙眉稍稍糾結了起來,精靈麗人標準的苦惱模樣。
 
  我摸摸她的頭,從六歲開始就常做的安撫動作:「不用擔心,或許是我們自已想太多了。」
 
  接著,我朝華勒斯他們比了一個手勢:「走吧!」
 
  細小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不是小孩子了……。」
 
  「知道了。」我稍稍放大音量,向聲音的主人表示我聽到了。
 
  克羅克將自個矮胖的身子塞進伺服裝甲,再戴在全盔式的戰鬥頭盔,掛了一把伺服槍械在腰際。
 
  華勒斯則是在自己身上施了好幾個強化法陣,同時仔細再檢查了一次腰袋中的刻印符文。
 
  我們三兄妹則是保持原本的裝束,沒有顯露武器。
 
  「嘰───────────!」艦橋底部的艙門打開,兩米厚的鎢鋼鐵門被推開,一道月光灑落在門前成為迎賓燈。
 
  一陣冷冽的夜風穿過我的身體,往艙內奔去,許多人忍不住打了哆嗦。
 
  (這是所謂的“凍寒之月”嗎?)
 
  由於【原點平面】有雙子太陽,四季並不分明,我們對寒冷的概念很薄弱。
 
  我向身後的人揮揮手,示意他們先留在艙後,隨後邁開腳步,走上甲板,老鎚子他們在我身後列成一排。
 
  穿過連接橋那一閃一滅的走道之後,兩個穿著灰色斗蓬,帶著防風鏡的男子,一前一後,在出口前等著我們。
 
  前方的男子一見到我們,展開雙臂,熱情的吆喝著,強風打在他的斗蓬上,拍擊出“啪哩啪哩”的聲響。
 
  「遠方的旅人呀,歡迎來到【極西邊境線】最大的交易站,【瑞斯汀】,不過我們在地人都叫這裡……【鐵鏽鎮】!」
 
  防風鏡、鷹勾鼻,參差不齊的黃板牙、鬍渣,加上叨在嘴角的捲煙,組合成一個我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笑臉。
 
  §
 
  五分鐘後,我和其他人,擠在一台老舊的七人座輪式動力車中,空氣中不時飄來陳舊的霉味。
 
  到達第一個平面後,就得跟兩個高大的兄長被塞在一台飄著異味的破車中,坦雅的二道柳眉都捲在一起了,一臉不悅。
 
  想像中的新平面體驗完全破滅。
 
  「所以……其他人還沒打算下船?」開口的是剛剛歡迎我們的導引人,叫哈斯吉。
 
  「其他人是第一次搭乘虛空戰艦,還在恍忽中……我想讓他們著陸後先休息一下。」

  克羅克給了一個在我看來非常完美的理由。
 
  「好,沒問題,只是我們鎮長夫人非常開心,她好久沒看到這麼一大批客人了!」
 
  「待會只看到五個人,我怕又被她咕噥幾句了。」
 
  我順著他的話問:「這裡平時很少有人來訪嗎?」
 
  「不,這裡常有人來訪。」

  哈斯吉一邊開著車,一邊回應我的話:「我們這裡最大的客源是在Z軸上方〔瑞斯汀靜止帶〕尋寶的虛空拾荒者,或是【虛空能源公司】的〈高壓礦石〉探勘船,不過後者比較少出現就是了。」
 
  「剩下的,就是些三教九流的旅行商人。」他說這些話時,順便嘆了一口氣。
 
  「這些人有造成什麼問題嗎?」我注意到他口氣的變化,接著問下去。
 
  「這裡算法外之地,所謂治安這玩意,是由鎮民自己本身所擁有的武力在維持的。只是最近多了幾批軍火私販把這裡當成交易點,他們不敢大喇喇地在鎮上做買賣,但不時會跑到鎮旁的“廢棄兵工廠”去聚頭,不知在幹些啥不可告人的勾當……」
 
  「這個平面的老大,我是說鎮長之類的……沒有出面介入嗎?」換克羅克接話了。
 
  「很難,前一任鎮長是個好傢伙,有一次他將搞不法勾當的私販直接處決,結果引來那幫傢伙的同伙帶著【噬船幫】的傢伙殺到鎮上來。」
 
  「我們撐了幾十天,大概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好險一個固定來訪的運輸船隊發現事態嚴重,趕回【庫伯哈】後帶了一隊傭兵來救我們。」
 
  「在前一個鎮長殉職後之後,新接任的鎮長雖然後台更硬,但為了避免重蹈覆徹,只要不是在鎮上明著搞的地下買賣,他就不會過問。」

  「看來挺無奈的。」
 
  「這裡是連【虛空之母】都不想管的地方,總得和現實妥協,哈哈!」前座兩人同時發出自嘲式的笑聲。
 
  「順便問一下,這個鎮上有什麼規則要注意的?」現在換華勒斯發問。
 
  「很簡單,鎮上只有兩個規則!」
 
  我仔細聆聽著接下來的發言。
 
  「第一、【戰姬】說的話就是規則!」
 
  「第二,鎮長克列夫的話也是規則!待會你就可以看到這兩個規則了!」
 
  (【戰姬】,先前塔台人員也提到的名字……看來是這個區域的重要人物……是克羅諾斯之後的新任神主嗎?)
 
  正當我準備開口時,底下傳來刮耳的剎車聲,車子快速的停下。
 
  由於慣性力,克羅克和華勒斯身子順著往前倒去,撞到頭,老鎚子不由得噴了兩句矮人俚語。
 
  前座的哈斯吉注意到那獨特的粗話:「抱歉抱歉,顧著聊天,我們已經到了。」
 
  這時,哈斯吉已經下車的夥計幫我們拉開車門。
 
  下了車,我的視線往左方看去,兩道有二十米平方的巨大鋼門,左右對開,橫亙在一堵由工型鋼、鐵皮、沙包組合的巨牆中間。
 
  再仔細看,這兩道門像是一台虛空戰艦的艦首。
 
  在兩側不遠的位置,四台十米高的六足步行坦克,瞄準系統的紅色光圈不斷地縮放著,和我三目相交著。
 
  從無機質玻璃作成的人造曈孔中,我感受到淡淡的威嚇之意,加上四具機器身上都有著大小不一的彈痕和擦傷,看來這四個大玩意曾經在某個戰場上活躍過。
 
  「這不是……平面登陸艦嗎──────!?」好像是看到了熟悉的東西,老鎚子的驚訝口氣中帶著興奮感。
 
  「大哥認得這種稀有艦種?你從軍過?」哈斯吉用好奇的口吻打探。
 
  「不不不─────只是在書上看過!」克羅克打著哈哈好帶過這個問題,繼續仔細端詳著這艘登陸艦。
 
  艦首處有一個搭著七色霓虹燈的長型看板掛下來,上面寫著:
 
  “歡迎來到鐵鏽鎮!”
 
  看板周圍滿佈著脫漆的金屬花朵,霓虹燈的亮光打在金屬花朵上,用來勉力維持它們僅剩一絲的嬌艷。
 
  在看板上方,我注意到一個銀色的圓型圖騰反射著月光。
 
  和那圖騰類似的東西我在克羅克的機械工程書上看過,好像叫行星齒輪系。
 
  那個圖騰的外圈是一個圓型內齒輪,中間則有著六個小齒輪,從中心到六點鐘方向有一條擺動的曲線。
 
  (過去未曾見過的圖騰……是某個教派或團體的徽章嗎?)
 
  其他人注意到我的視線,也跟著抬起頭。
 
  「喔────小哥,你們是第一次看到【光明之徑】的圖騰嗎?」
 
  這時哈斯吉忍不住煙癮,點了一隻捲煙,吸了起來。
 
  「真的跟塔台人員說的一樣,你們住在一個邊境平面裡太久了,外界的變化都不清楚!」
 
  「【光明之徑】是……?」我轉過頭去問著哈斯吉。
 
  「是目前虛空裡最大的勢力,在七年前的【神主戰爭】時,【光明之徑】接連擊敗了【新教】和【創世教派】,取得虛空三分之二的統治權……。」

  哈斯吉態度自若的吐完肺中的白霧,抖掉煙灰,對著我說:「現在的虛空,已經是【聖母】和【戰姬】的天下了。」
 
  平淡的幾句話,像暴風般撞擊我的腦袋。
 
  其他四人應該也和我一樣,一陣颶風正把過去的認知撕扯的支離破碎。
 
  從二十九年前華勒斯告訴我【棄置者】克羅諾斯的真相後,【創世教派】和【循環教派】就是虛空中各霸一方的絕對勢力,克羅諾斯、【王虎】、【蝶后】則是站在已知神人的頂點,【太初核心】的擁有者,克羅諾斯更是我以死相搏才擊倒的終極對手。
 
  但是現況是,三個不熟悉的名字【光明之徑】……【聖母】和【戰姬】,她們,或是說她們領導的勢力……似乎已排除了過去的兩大巨頭,獨自傲然站立在虛空的頂點。
 
  時間過了十幾秒,我們三人依然面面相覷,硬核般的現況事實卡在喉頭,發不出聲音。
 
  我看到克羅克啞口無言的模樣,華勒斯的鬢角滑下一滴比深夜更低溫的冷汗。
 
  小洛和坦雅是【原點平面大戰】之後才出生的,對於外界的事情幾乎是來自席諾娃,並不全然完整,但方才哈斯吉的話語也完全推翻他們過去的認知。
 
  兩個弟妹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注意我們臉部的表情,哈斯吉趕忙問:「幾位客人,我有說錯什麼嗎?」順便哈了一下腰。
 
  「沒事……只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特別的城鎮大門,出神了!」我趕緊隨口說了兩句,匆匆帶過。
 
  「那就好,請隨我來,要請幾位看一下我剛才說的“二個規則”。」
 
  「規則……。」抓回思緒,我跟上了哈斯吉的腳步。
 
  幾步路後,我們走到了兩塊告示牌前,偌大的黑色字體整齊列在二米見方的鐵牌上。
 
  「這就是方才我們提的兩個規則,請看,在你們同意遵守後,我們才能讓你們進入鐵鏽鎮。」
 
  左邊的告示牌上:

  奉已知平面最光耀者,【戰姬】第10007號敕令,【宣教特區】內不得出現以下行為,違者將遭受【神主審判】!
 
  1.不得開採/交易/加工任何【鉑銥合金】,現有【鉑銥合金】武器裝備擁有者需至【武裝修女教導團】進行登記,造冊列管。
 
  2.不得飼養/訓練/交易任何種類的【音速龍】。
 
  3.嚴禁人口販賣行為。
 
  4.禁止和【創世教派】殘黨及【循環教派 新教】有任何接觸。
 
  5.禁止和虛空掠奪者有任何接觸。
 
 
  右邊的告示牌上:

  鎮長克列夫、羅爾、賽洛菲斯的注意事項,違者將成為後花園的堆肥!
 
  1.不得違反左邊告示牌的任何一條!
 
  2.不得在鎮內械鬥,有恩怨去鎮外自行解決!
  
  3.鎮上嚴禁任何賖帳、偷竊、破壞、傷人行為!
 
  4.禁止討論我大姐,除非我同意!
 
  §
 
  「為什麼不能飼養【音速龍】!?」華勒斯快速地挑起了第一個問題。
 
  我就知道這個問題會引起華勒斯的疑惑,日光精靈世代擔任飼養【音速龍】的【龍匠】,和【音速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不是很正常的嗎?」哈斯吉偏過頭去對著華勒斯。
 
  「以前在空中看到音爆雲,就是【龍殿衛士】騎著【音速龍】來抓人的惡兆。」
 
  「【光明之徑】取得天下後,為了徹底削弱【龍殿衛士】的戰鬥能力,便下了“音速龍滅絕令”,這對一般老百姓來說,反倒是令人額手稱慶的一道敕令。」
 
  「這……!」華勒斯抿起嘴,接不下話,因為【龍殿衛士】乘坐【音速龍】進行強制徵兵和搜捕,的確也是過去【創世教派】領民最深惡痛絕的事。
 
  「精靈老哥,如果我沒有眼拙,你應該是日光精靈,跟【音速龍】最有淵源的種族。不過在現在的已知平面,絕口不提【音速龍】已經是常識了,相信我。」
 
  「感謝提醒……。」華勒斯低著頭,帶著嘆息。
 
  「禁止討論我大姐…?這一條是……?」克羅克也點起了煙,看著這條令人摸不著腦袋的規則。
 
  「哈哈!等鎮長心情好,就會跟來訪的客人聊這件事了!」兩個導引人同時大笑。
 
  「那麼,以上兩條規則都沒問題吧?」哈斯吉將雙手前伸,等待我們的答案。
 
  我目光掃了一下四周,克羅克、小洛、坦雅各自點了頭,華勒斯注意到我的視線後,也比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
 
  「我們都沒問題,可以入鎮了嗎?」旁支末節的事放在一旁,先找他們的鎮長,拼湊出我們中斷的二十七年歷史。
 
  「感謝各位客人的配合!」
 
  此時哈斯吉和他的助手站在鎮門前,同時向我們做了一個展開雙手的動作。
 
  「那麼,請容我們再度和各位表達……。」
 
  「歡迎來到【鐵鏽鎮】!」
 
  §
 
  虛空曆一三四四年一月 十四日 清晨
  【黎明島】
  〔虛空港口 第一碼頭〕

  白色的濃霧如布幔般包圍住【黎明島】的艦隊司令部,冬季的冰風和溫暖的海水接觸後,在島嶼四週形成一道伸手不見五指的霧牆,直到被破曉後的日光慢慢消融掉。
 
  一千五百米長的鋼鐵巨獸從霧牆的一偶探出頭來,氣勢磅礡。
 
  【BP-COG-CV-01】的艦身銘牌在二百餘米高的巨大艦身上,反射出攝人心魄的冷光。
 
  【高斯號】,【神譴軍團】的旗艦,【光明之徑】制霸已知平面的完美象徵,和列隊在甲板的軍士兵,用壯盛的軍禮,等待著他們那立於已知平面頂點的神聖主人。
 
  一個黑色的纖細身影從虛無飄渺的霧氣中透出,走向第一碼頭的連接橋。
 
  一會,身影的主人似乎覺得抑鬱的濃霧稍稍影響她今天開朗的心情,決定做出一點改變。
 
  她優雅地抬著濃纖合度的長腿,黑中帶藍的脛甲往地上一蹬。
 
  「呯!」隨著一聲低沉的音爆,方圓一公里的濃霧被空間脈衝波推開,清晨的微弱陽光透了進來。
 
  黑色的纖細身影再度邁開步伐,絕美的臉蛋透著微笑,已知平面唯二的鉑色長髮在纖細的腰枝旁左右擺盪。
 
  一如往常,【戰姬】雪菲拉身著蝶尾服,左手扣著【救贖者】,英氣凜然。
 
  夏韻和飛朵維娜跟在她身後,碼頭左右兩側站滿士氣高昂的旗兵,高舉著【光明之徑】和【神譴軍團】的旗幟。
 
  【戰姬】在眾人的注目下,準備進入連接橋,一陣急促的廣播響起。
 
  「【第一艦隊】全體官兵注意!已知平面最光耀者───────────!【鉑銥聖女】──────────!吾主【戰姬】即將登艦!」
 
  「為聖母之威望─────────────────────────!」
 
  「為戰姬之榮光─────────────────────────!」
 
  嘹亮的口號從【高斯號】甲板傳出,超過千人的儀隊以壯盛的軍容向雪菲拉行最敬禮。
 
  同一時間,雪菲拉的櫻色唇勾起一個甜美的微笑,小聲呢喃著:「【斷船者】,應該是個很有趣的傢伙吧……。」
 
  腦海中開始勾勒起【斷船者】的模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4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 後一篇:【虛空戰記】【第三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律血深淵終於爆肝更新了,即將收尾,阿~~我的肝要撐下去啊,歡迎大家來觀看我的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