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章【人型反艦飛彈】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2 23:00:39│贊助:64│人氣:60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章【人型反艦飛彈】
 
  連珠炮般的穢語從艦長控制台傳來:「天殺的矮人……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乖乖打開傳送艙門!不要抵抗!不然待會不分男女老少,腦門就是一槍────────!」
 
  「怎麼了?」到達艦控室後,我看到所有人圍在一個操作面板前,老鎚子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喝到放到發酸的火酒,一臉無奈。
 
  等我走近,克羅克回頭搭我的話:「【噬船幫】,一堆不滿【創世教派】統治的【野生神人】和三教九流的凡人所組成的人渣集團,肆虐虛空好幾百年了。」
 
  「從【原點平面】出發的第一趟旅程就遇到他們,不知道是我們倒霉還是他們倒霉?」
 
  「在那個方位?」
 
  「我們的雷達搜索不到,應該是在二百五十公里的偵搜範圍外,我猜他們的船是戰巡艦,偵搜範圍有三百公里,所以先找到我們。」
 
  老鎚子將煙斗點起,抽了一口,接著將拿著煙斗的手對著我:「不過對你的《太初之眼》來說,找到他們是輕而易舉的事。」
 
  《太初之眼》的偵搜範圍有六百公里。
 
  §
 
  「兄長,有麻煩?」這時,我的弟妹都到了,我注意到坦雅那難掩興奮的表情。
 
  「是虛空掠奪者,好像是…盜匪之類的?」老實說,久居【原點平面】,我對盜匪的定義是來自書本上的,所以不太確定。
 
  「是很強的對手嗎?」我的么妹似乎迫不及想動動身體。
 
  「對你們兄妹來說……大概和四臂巨人差不多吧……。」老鎚子抖了抖煙灰,不過他這一連串的動作倒讓在場的矮人工程兵安心不少。
 
  「啥……。」坦雅瞬間像洩了氣的皮球。
 
  「有什麼我在戰鬥上要注意的嗎?」畢竟是第一次在虛空中作戰,我想聽一下老鎚子的意見。
 
  「找人在周圍保護好【貝妮莎號】,避免反艦飛彈和突擊艦的攻擊,剩下的你就自由發揮了。」
 
  「好。」
 
  我回過頭:「弟妹們,待會所有人用《瞬間移動》到艦外,你們負責擋住反艦飛彈和其他攻擊物體,就像我們對【雷克洛斯號】的練習一樣,我負責攻擊掠奪者的船。」
 
  「是!兄長!」

  「出發!」
 
  “咻────────!”七個身影同時消失在艦控室,不著痕跡,同時移動到艦外去。
 
  §
 
  克羅克將航速降低,以便卡雷斯他們進行防禦,同時再度打開通訊頻道。
 
  「屁股沒毛的矮人!居然敢斷我通訊!」通訊一接通,又是一陣連綿不絕的穢語。
 
  克羅克神色泰若的吐出一口煙圈:「留點力氣說話,待會你就要去找深淵之父抬槓了。」
 
  語畢,克羅克用火酒壺再度按住切斷通訊鈕。
 
  §
 
  這是我第一次在虛空中作戰,但沒有任何不適感,反而感到很自在。
 
  現在是晚上,虛空電漿雲的低度活動時間帶,所以光度很低,幾近漆黑。
 
  幾個泛著白光和藍光的電漿雲在遠方閃爍著。
 
  「弟妹們,你們的視覺應該不受影響吧?」
 
  「沒問題!」六個人異口同聲。
 
  我在掃描了【貝妮莎號】方圓六百公里的範圍,就只看到一艘虛空戰艦,在【貝妮莎號】左舷二百九十公里處,和【貝妮莎號】等速前進。
 
  (看來是它了……)
 
  「艦體防禦就交給你們!」

  「是!兄長」
 
  我將右手前伸,一道黑色的混沌閃電穿過虎口,我的武器【天啟之鑰】便出現在手中。
 
  緊接著一個箭步,身體如黑色導彈向掠奪船衝去,留下音爆雲的殘響。
 
  §
 
  克羅克坐在艦長的位置上,拿著火酒壺打起如同敲擊鐵鉆般的節拍,看著投影導航儀中的一個光點從中央的艦身圖形遠離,光點旁有個小視窗,顯示一段訊息:“3.5馬赫”
 
  「老黑鷹還是老樣子呀!」克羅克將煙斗湊往嘴邊:「半小時後就回來了吧!」
 
  一名看來稚氣的矮人工程兵走到克羅克身旁,一臉狐疑的問說:「大師,您好像一點都不緊張?」
 
  「有啥好緊張的,老黑鷹單手就可以把九百米的【昇龍號】斬成兩段,五百米長的戰巡艦頂多拿來暖身而已。」
 
  克羅克偏過頭來,看到小工程兵那圓潤的臉龐和未蓄鬍的下巴,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喔,你這小伙子是【原點平面大戰】之後出生的,怪不得會問我緊不緊張!」
 
  「是的,我今年二十歲。」小傢伙恭敬地行了一個致意禮。
 
  「可惜了……。」克羅克吸了一口煙:「如果你早點從娘胎出來,就有機會看到……。」
 
  「【末世之鷹】的“戰鬥美學”了──────!」
 
  這時,華勒斯和席諾娃也到艦控室,銀瞳的精靈麗人懷裡抱著另一套乾淨衣物。
 
  「待會要給卡雷斯換的?」為了避免煙味襲上新衣服,克羅克將煙斗放遠。
 
  「嗯,待會哥哥回來就可以換了。」淡金色瀏海下是席諾娃笑盈盈的臉龐。
 
  「又可以練習“家政禮儀”了~~~~~真好~~~~~。」老鎚子的挖苦讓精靈女孩的俏臉從兩頰紅到耳尖。
 
  護女心切的華勒斯跳出來:「別尋我家女兒開心了,卡雷斯應戰了吧!」
 
  「對,應該一會就結束了……說到這個,老怪醫,你還記得老黑鷹當時拆掉幾艘【創世教派】的虛空戰艦?」
 
  「如果我記得沒錯,包括【昇龍號】,應該是八個艦隊,共九十六艘,怎麼了?」
 
  「最近火酒喝太少……記性不太好,我記得當年老黑鷹開始狂拆【創世教派】的戰艦時,我曾經送了他一個很好玩的綽號……好像叫【沉船者】……不不不……應該是【黑翼死神】……還是?」
 
  華勒斯先翻了一個白眼:「你那時都叫他……【人型反艦飛彈】……。」
 
  「對───────!」克羅克握拳搥了自已的左掌心!
 
  「【人型反艦飛彈】!」
 
  §
 
  時間回到數分鐘前

  【噬船幫】所屬【凶鮫十七號】掠奪船

  原【創世教派】【塔拉瓦級戰鬥巡航艦】
 
  【兇鮫十七號】 
  〔前甲板〕
 
  一副噬船鮫的齒槽骨詭異的放在艦首,【創世教派】固有的雙頭龍艦首徽被刨掉,用漆成鉑色的輪胎加鐵皮取代,中間則畫上看不清楚是【虛空之母】還是【深淵之父】的頭像,變成一個放大版的變形鉑幣。
 
  從正面看過去,就像噬船鮫吞下鉑幣的兇猛姿態,現任船主的低俗品味可見一般。
 
  艦身銘牌處,所有【創世教派】的痕跡全被挖除,被顏色不均的劣質白漆取代,塗上紅色的齒槽骨圖騰和新艦名:【兇鮫十七號】
 
  如果【創世教派】神主克羅諾斯還在世,造成這低俗模樣的工匠不會只流放到【原點平面】就了事了。
 
  【噬船幫】、【風暴信徒】、【流亡神族】,是肆虐已知單面的掠奪者中,最大的三股勢力,其中以【噬船幫】的幫眾最多,人數號稱足以挑戰【神譴軍團】(當然,這也跟他們無下限的新人招募標準有關)。
 
  雖說這幫傢伙盡是烏合之眾,但其中還有混了不少擁有特殊神權能力的【野生神人】,導致一般在中小型平面駐紮的【和諧守衛】沒有足夠的武力對抗,往往最後得依賴【神譴軍團】出兵征討,時效大打折扣,這些兇惡暴徒早以易地再戰,另尋血腥財。
 
  §
 
  【兇鮫十七號】 
  〔艦橋〕
 
  無數個空酒瓶、捲煙、黑蓮花散落在控制台,有些瓶口還附著不明的嘔吐物,酒沫甚至流至控制台的鍵盤上。
 
  〈汐美人〉、〈緋色緞帶〉、〈提督之血〉,這些一口千金的名貴佳釀,似乎被這裡的掠奪者們當成混水劣酒,粗暴地大口狂飲,不帶一絲雅興。
 
  艦控室一偶,一個穿著輕型裝甲的掠奪者,臉部朝下,剛沒了呼吸,手中握著一個酒瓶,少許的黑紫色酒液濺到瓶口外的地板上。
 
  他手上拿的是〈深淵的呢喃〉,由深淵薔薇花瓣所蒸餾出來的產物,已知平面中烈性最強的名釀。除了難以抗拒的酒香和滋味外,據說飲用者可以完全切斷痛感神經,移除恐懼,產生自身“生死無懼”的勇氣。
 
  但是這瓶來自深淵的名釀可說是惡名昭彰,飲用過量者有很高的機率造成中樞神經完全麻痺,導致心跳及呼吸停止,最終死亡。
 
  眼前倒下的傢伙,不知是自已飲酒過度或是同船伙伴的助興,已經丟了性命。
 
  但一件事是確定的,大多數的人都在現實和幻境中徘徊著,無人注意到他逐漸冰冷的身體。
 
  【神主戰爭】最後一役,【黑山戰役】。
 
  當【戰姬】雪菲拉殺至【神都】大門前,【新教】代理神主,【三毛貓】亞巴頓命令所有守城部隊飲用〈深淵的呢喃〉,以去除對抗【戰姬】的恐懼,部份飲酒過度的獸人士兵立即命喪當場。
 
  接下來,接斷痛覺和恐懼的獸人如浪潮般湧向已知平面最強之人,在她腳下堆砌成百公尺的黑色屍山。
 
  嚴格來說,亞巴頓的藥劑只達到兩個效果:
 
  一:【戰姬】雪菲拉更加威名遠播,她那立於黑色屍山上的姿態,被稱為【神主戰爭的頂點】,傳遍所有的已知平面。
 
  二:亞巴頓也多了一個新稱號,【蠢貓】亞巴頓。
 
  §
 
  一個右臉頰帶著三角刺青的火爆掠奪者,對通訊台是一陣踹罵:「竟敢斷我通訊!該死的矮人!待會上了那台船!我一定要割下你的頭!剪下你的鬍子去作馬桶刷!」
 
  「他奶奶的!」他帶著怒氣,轉過身,向著艦長座位問著:「亞培洛大哥!接下來怎麼搞他們?直接去摘了那矮人的腦袋?」
 
  「嗯……?」艦長座位上的野生神人,舉起右手揉揉惺忪的雙眼,左手掌上還拿著裝著〈黑蓮花〉的鼻煙壺,他似乎也是方才那場嚮宴的參與者之一。
 
  由於身體結構不同,神人不會對煙酒上癮,所以對這種能帶來短暫刺激的小東西一點都不排斥。
 
  所謂的“永生”,換個角度就是“無聊”的永恒詛咒。
 
  「先打一枚啞彈過去,嚇嚇他們……。」叫亞培洛的野生神人站了起來,伸伸懶腰。
 
  「通常膽子不夠大的傢伙,就會開傳啟傳送門投降了,到時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亞培洛拿起手上的鼻煙壺,讓黑蓮花的甜美再度滲透到身體中。
 
  「那艘船如果保持完整,我們就有多一台新船回去邀功。」
 
  「但是……。」野生神人突然拉起嘴角,冒了一個奸笑。
 
  「如果那矮人還是那副令人不悅的態度,就把他們轟爛再找貨物……魔導彈應該還很多組……。」
 
  「好……聽大哥的……。」沒聽到自已想要的答案,火爆掠奪者悻悻然的轉過身去,對著武器控制台旁的一個年輕掠奪者,出其不意的給了他的後腦勺一巴掌!
 
  「小鬼!聽到沒有!選擇第8組發射架,丟一枚啞彈過去!」
 
  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投向火爆掠奪者的臉,留著小馬尾的年輕人回了一句:「你敢打我────────!」
 
  「有啥不敢的!我是在教你!選錯發射架就有你好看的!」
 
  「啐!」馬尾小子按下某個按鈕,順便打開魔導彈發射安全鎖。
 
  (去你的─────────!下次等你醉倒!我就灌個三四瓶〈深淵的呢喃〉給你助興!去死吧!)
 
  馬尾小子心裡咒罵著,其他人都還醉生夢死,就留他跟火爆老頭輪值等著路過的肥羊,原本還想趁這時打個盹,結果一台不知死活的船就出現在雷達螢幕上!
 
  小伙子站起來,旋轉發射鈕到九十度的位置,用力壓下。
 
  轟───────────────!
 
  一枚〈龍擊魔導彈〉從垂直導彈發射艙中衝出!快速爬升到兩百米高!
 
  接著彈體轉成水平狀態,進行二次加速,往【貝妮莎號】直衝而去!
 
  魔導彈發射結束,馬尾小子將左手移至腦袋瓜後面,揉揉還帶一點痛感的頭皮,補上兩句粗話。
 
  下一秒,他將目光移向矩陣雷達螢幕,確認魔導彈的飛行軌跡。
 
  「時速1761公里/小時,1.5馬赫」一個訊息視窗出現在白色彈體光點旁。
 
  同一時間,在右半邊的雷達螢幕,一點紅色光點突然出現,往中心點逼近。
 
  他身體瞬間震了一下:「速度4211公里/小時?3.5馬赫?」這是紅色光點旁,訊息視窗顯示的數字。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4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九... 後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murajin廣大讀者
零 沒有紛爭的世界 已更新至013 歡迎觀看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8515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