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七章【貝妮莎號】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2 22:50:17│贊助:214│人氣:87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七章【貝妮莎號】
 
  「那麼,負責各項工作的組長,三十分鐘後在英雄廳集合,我們要討論離開【原點平面】的準備工作。」

  克羅克拿起麥克風,向台下的人們宣佈,接著跟著我和華勒斯的腳步走向英雄廳。
 
  女神廣場的後面,卡雷斯的四個弟妹佇立在高處的甲板上,思索著剛剛兄長宣佈的決定。
 
  他們之中最年長的席瓦斯先行開口:「為了其他兩族的安全,看來兄長決定不跟【溯時風暴】耗下去了。」
 
  「換個平面生活對我們而言是沒有差別拉,只是再換個地方被兄長高壓式鍛鍊而已……。」排行第八的艾特,坐下甲板上,雙手支撐在甲板上,懶洋洋的望著前方。
 
  「兄長既然決定了,我們也只能跟隨了。」排行倒數第二的男孩,洛克達,對他而言,卡雷斯的話語就如同部隊的軍令一樣。
 
  洛克達轉過頭來,看著比他晚幾分鐘出世的妹妹坦雅:「坦雅,妳覺得呢?」
 
  「很有趣呀!」留著一頭天藍色長髮的女孩直爽的開口了,天鷹一族的瑰寶,卡雷斯的么妹,坦雅.馮.恩格里斯。
 
  「不然每天不是和【雷克洛斯號】進行模擬作戰,就是和大家在比誰先飛到穿雲峰的山頂,再不然就是被老哥的電漿彈轟的亂七八糟,再讓我們透過身體癒合來讓力量強化。」
 
  「這樣的生活超級無趣~~~~~~~~~~!」
 
  「我早就跟老哥說想去外面的平面探索,只是他一直不肯,現在總算機會來了!」
 
  §
 
  如同準備離家出走的閣樓千金,坦雅天藍色的瞳孔透露出對自由的渴望。
 
  跟圍繞四周的高大兄長比較起來,坦雅雖然矮了半個頭,但身高依舊超過一百七十公分。
 
  但和高挑的身材相較,坦雅的肩寬和腰身顯得纖細,使得原本就算豐滿的上圍看起來又更突顯出存在感。加上身上穿的是貼身的獵兵服裝,纖細勻稱的長腿又更加明顯。
 
  和兄長們以黑色為基底的的裝束不同,坦雅身上穿的是白色底的露肩背心和熱褲,加上一條十公分寬的厚腰帶繫在腰間,天鷹一族的靛藍色圖騰就位在腰帶側方,而不是像卡雷斯一樣,位於左肩。
 
  一條三角形的天藍色箭帶從腰帶的右半部垂向右方膝蓋,箭帶上放了一把刃長二十公分的短匕首和六隻黑色的箭頭,箭頭上附著《寂靜文字》。
 
  瀏海下方的額頭則綁了一條白色的緞帶,緞帶上是日冕百合的橘色剌繡,白色緞帶穿過耳後,和頭部後方的頭髮先打了一個圈,接著兩股髮辮和兩條緞帶編成一條四股髮辮,直到長髮的中段後打出一個蝴蝶結作為結尾。
 
  這種結髮方式稱為【龍穗】,日光精靈獨有的傳統髮形。
 
  由於天鷹一族沒有其他女性,尤莉雅又已經離世,因此坦雅是由席諾娃協助照顧長大的,所以穿著打扮都充滿了日光精靈的風格。
 
  §
 
  「外面的平面會有什麼好玩的事呢?」令卡雷斯頭痛不已的么妹,全恩格里斯最不安於室的姑娘,期待著外面的世界。
 
  §
 
  【恩格里斯】
  〔英雄廳〕
 
  「原本負責各項工作的組長,全都到了吧?」克羅克把頭來回晃了一圈,數數人頭,看來人差不多到齊了。
 
  「好,我現在簡單說明一下,為了離開【原點平面】,進行虛空拓荒的大致工作流程,看這裡!」
 
  剛才的大白板再度出現,不過這次上面多夾了很多張黃皮紙。
 
  「其實我們手上原本就有一台狀況良好,原屬於【創世教派】的泰拉格級重型運輸艦,【貝妮莎號】,這是一台可以搭乘三千人的大型船。」
 
  「喔────!」這時現場部份的人這下子才想起,二十七年前,克羅克曾經要求底下的工程兵們,將位於【恩格里斯】東邊的一座浮動碼頭淨空,接著移了一台大型虛空運輸艦過去。
 
  由於【恩格里斯】四周有著千百台戰艦的殘骸,因此就算是一台看似完整的運輸艦,在白沙之中也並不顯眼。
 
  「我每年都會上船去看個好幾次,我確信她的狀態絕對沒有問題,但還是得開啟推進器實際操作,確定她“飛”的起來!」
 
  「再來,補充食物/飲水/藥物/質點核心……。」
 
  「有關食物的部份───卡雷斯,你找兩個空間傳送距離較長的兄弟,將《傳送信標》放在【恩格里斯】,再去狩獵可食用的動物和採集食物。華勒斯,你也派一群精靈農耕隊跟著去吧。」
 
  「席瓦斯、艾特,這個工作就交給你們了,在【恩格里斯】前方挖出兩個深坑,再將〈傳送信標〉放在中間,將獵捕到的食物傳送回來。」
 
  我立即交代兩個弟弟負責這件工作。
 
  「兄長,了解」。
 
  「尤娜,你也跟兩位大人去,引導他們到西北方的野生甜薯生長地,甜薯的葉和根都可以食用。另外,我們還需要金盞花、麻黃、顛茄,罌粟等藥用植物,交給妳了。」
 
  「是,大師。」穿著橙色學徒袍的日光精靈少女,向華勒斯垂頭行了個禮,淡金色的頭髮從兩側的細肩灑落而下。
 
  「進入開心農夫模式……。」我們家族之中最沒幹勁的艾特,偷偷的抱怨了一句。
 
  突然,一個嚴厲的眼神穿過他的神權核心。他往英雄廳的台上一看,發現我正注視著他。
 
  艾特立即停不住的點頭,用他的方式表示歉意。
 
  在旁的席瓦斯用手肘撞了他的右腹一下,補上一句:「笨蛋……。」
 
  「再來是質點核心,卡雷斯,這你家族專業的──────!」
 
  「小洛,坦雅,你們兩人一組,去穿雲峰山腳下,狩獵四臂巨人。」
 
  「是,老哥~~~~~~!」坦雅以不同於以往的聲調爽快回話,一時之間讓我困惑起來。
 
  「小洛,要保護妹妹,知道嗎!」

  「是,兄長!」
 
  「等到一切事物接近妥當,就請所有家眷打包行李準備上船。」
 
  「打包行李嗎……?」這句話似乎觸動了部分人心中的柔軟點,開始有了喃喃自語的聲音。
 
  注意到這個變化,克羅克咳了兩聲,引起現場人的注意力。
 
  華勒斯也注意到了,在英雄廳的四個角落放了四顆冰球,室內的溫度急速下降四到五度。
 
  老怪醫的名言:「冷靜就不會胡思亂想。」
 
  「我負責測試和整理虛空運輸艦【貝妮莎號】,瑞吉爾,把我們所有的工程兵集合在一起,十人一組。」
 
  「首先,檢查艦控室和其他所有控制台和推進器的連線情形,再來檢查導航儀的狀態,以及艦身穩定阻尼系統,最後是核心能源儲存槽的狀態,今日看能不能進行第一次試飛。」
 
  「大師,了解。」銅色頭髮的紅瞳矮人,瑞吉爾,雙拳在胸前互擊,行了個禮。
 
  接著,克羅克雙掌一拍:「好!大伙上工了!」
 
  §
 
  半個小時後。
  我在克羅克的帶路之下,走到了【恩格里斯】唯一一座,還有在運作的浮動碼頭,位在女神廣場東方兩公里處的位置,他手下的矮人工程兵也穿著伺服裝甲,飛行而至,一百多人列隊在偌大的碼頭平台上,等候登船檢查。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裡停留這麼久的時間,我趁克羅克在安排工作同時,仔細的看著佇立的浮動碼頭和眼前這台重型運輸艦,【貝妮莎號】。
 
  在【貝妮莎號】的下方,可以看到一大片呈現雲朵白的大平台,面積大約是一百六十米乘七百米見方,四個直徑略大於二十米的孔洞分佈在平台的四個角落,孔洞圓周嵌入了大型的軸承子,四支鐵柱就穿過四個在角落的孔洞,讓平板可以跟據虛空戰艦的大小進行上下移動。
 
  和【貝妮莎號】甲板等高的位置,則有著另一塊“凹”字形的大平台,四個鐵柱也連接到凹字平台上,但似乎是固定死的,不是可移動。
 
  凹字形平台的內側左右長邊也有著雲朵白色的礦物層,這就是一般人說的浮動碼頭,虛空戰艦就是停放在上方呈凹字形的平台中央位置,艦首朝內。
 
  我將目光移向【貝妮莎號】的艦橋,【CR-TV-341】的艦身編號顯眼的出現在艦橋腰際,在左方則有一個展開雙翼,兩個頭分別看向左側和右側的雙頭龍圖騰,【創世教派】的象徵。
 
  過去會引起熊熊怒火的厭惡象徵,如今只讓我會讓我稍稍皺眉。
 
  時間,或許對傷口來說,都是最好的藥方,不論是心靈或身體。
 
  我再度將目光放在白色塗裝飾以金色線條的【貝妮莎號】,過了二十七年的歲月,她風采依舊,在恩格里斯強烈的日照和沙暴侵蝕下,甲板上看不到一點鏽斑,用來導引機具的漆線看來依舊完整,不知道是不是克羅克定期有找人的維護的緣故。
 
  午後時分,太陽吉恩的位置已經移動到穿雲鋒的山頂上了,陽光稍稍減弱,艦橋的影子投射在白色甲板上緩緩移動,我的視線隨著影子移動,瞄到近迫光束炮白色艙體後方,以金漆筆寫上一段話:
 
  「願尤莉雅女神平安歸來。」
 
  二十七年,尤莉雅在【六刻領域】的舊屬,冒著生命危險來到【原點平面】,試圖尋找被流放到此處,深受他們愛戴的女神。
 
  但是……,虛空之母並沒有回應他們的祈禱……。
 
  她們帶回了尤莉雅已逝的噩耗……並且留下了【貝妮莎號】……。
 
  半响的時間,我一直盯著那排近迫光束炮的文字,幾近出神。
 
  §
 
  「老黑鷹,你還好吧?」克羅克看我佇在那發呆,湊過來關心。
 
  「沒事……。」回過神來的我,搖搖頭,右手食指比向方才注目的近迫光束炮。
 
  克羅克朝我指的方向一看:「你注意到了!」
 
  「那應該是一個艦艇兵留下的,只能說尤莉雅深受【六刻領域】神眷的愛戴,有時我真懷疑她跟克羅諾斯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
 
  「我也曾經懷疑過……。」
 
  「好啦,打起精神來吧!我們正在嘗試啟動連接橋,待會就要上船檢查和測試。」
 
  「等我們離開【原點平面】之後,也有可能航行到【日晷之城】去,到時你可以去看看尤莉雅生前在【六刻領域】的皇居,應該還有很多昔日的痕跡,而且搞不好她的姐妹會看上你喔!」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不閙你了,我們先去盯著那幫小鬼有沒有在亂搞吧!」
 
  (以前尤莉雅在世的時候,有時也會跟我聊起在【六刻領域】的生活,和姐妹相處時的點滴,我記得尤莉雅在【六刻領域】的皇女中排行老三,上面兩位姐姐,下面有個妹妹,好像叫────────?)
 
  §
 
  一個穿著伺服裝甲的矮人向我們這裡大聲吆喝著。
 
  「大師,我們在操作連接橋時出了問題!」瑞吉爾,克羅克的首席助手,拉高聲音叫著克羅克,我和老鎚子兩人同時把臉朝向他。
 
  「好,馬上過去!」克羅克大聲的回應。
 
  「走吧,老黑鷹!」克羅克的大手從我背後一拍:「要說故事,虛空航行時多的是時間,現在得先幹正事!」
 
  「嗯!」老鎚子說的沒錯,先確認【貝妮莎】號的情況是當務之急,其他就待會再想了。
 
  我邁開步伐,走向前方的連接橋。
 
  §
 
  「因為我們先前上船檢查的時間,都是直接用伺服裝甲飛過去的,沒有走連接橋,所以在今天之前並不了解它能不能運作。」
 
  「到時如果所有人都上船的話,一定得先確認它能動的起來,總不能連女人小孩都穿上伺服裝甲吧?」
 
  克羅克一邊跟我解釋著,一邊走向連接橋。
 
  不久,我們到達浮動碼頭的中央地帶,也就是【貝妮莎】號的中間處,我注意到一個截面積十米見方,長約五十米的方型長管狀構造物,正隨著下方一個大的圓盤,左右五度角來回搖擺著,咔啦咔啦的聲音不斷從圓盤底部傳出,有點刺耳。
 
  大圓盤的右側有一個看起來可以容納五個人的控制室,現在有二個矮人工程兵正對著操作面板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其中一人是瑞吉爾。
 
  看到我和克羅克走近,瑞吉爾從控制室探頭出來:「大師,這上面寫的不是通用文字,我們不知道如何操作!」
 
  「沒有慧根的小子──────!」克羅克咋了一下舌,快步向前,我緊跟在身後。
 
  「先叫所有人離開連接橋的擺動範圍,瑞吉爾,你和另一個工程兵,跟我一起待在控制室。」
 
  克羅克把手向後一甩,交待其他人先到安全地點,接下來把目光回到操作面板上。手指敲著右上角的邊框。
 
  我走近一看,按鈕上方的文字確實和現在的通用文字有著很大的差異,也不像尤莉雅教我的【太初文字】,不,與其說這是文字,到不如說像…密碼……。
 
  「唔,我應該還記得這些文字所代表的功能……。」克羅克暫時開啟了“認真”模式,一臉專注,老實說我看的不太習慣。
 
  「老鎚子,你以前學過這種文字?」看著克羅克不斷發生“唔唔唔”的聲音,我不禁覺得莞爾,這時突然打斷一下他糾結在一起的腦袋應該是件好事。
 
  「與其說是學過這些文字,不如說是這些文字對應的按鈕代表什麼功能。」克羅克開了火酒壺,湊近嘴裡,頭向上仰,咕嚕咕嚕的大灌幾口───!
 
  「唉呀─────!我全都想起來了──────!」
 
  看來火酒對銅矮人而言真的是提神飲料,其他兩人看到克羅克雙手高舉的動作,也不禁大笑。
 
  老鎚子隨後放上自己粗壯的手指,向兔腳般在操作面板上跳躍著。
 
  只見那長管狀的連接橋驀地升起,轉了個九十度,靠在【貝妮莎號】的前甲板上。
 
  「搞定──────────!」老鎚子雙臂一振,後來傳來兩個學徒的掌聲!
 
  「瑞吉爾,把筆和記事本給我!」矮人助手從我身後,恭敬的遞上了這兩個東西。
 
  老鎚子提起筆,快速的連寫好幾頁,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一會,他將筆夾進記事本,拋給瑞吉爾:「簡易版操作手冊,記得不要弄丟啦!」
 
  「另外一點,瑞吉爾,你有帶黃油來吧?」
 
  「大師,有!」
 
  「看到那移動圓盤側邊的藍色蓋子嗎?打開蓋子,注十公升黃油進去。」
 
  「好的!」瑞吉爾話一結束,立即跑了出去。
 
  勤勞的小子,相較之下,我弟弟艾特每天都是無精打采的樣子。
 
  「老鎚子,你以前應該有操作過這些東西吧?」
 
  「有───應該說,這是以前【創世教派】老艦艇兵都必定會知道的技能。」克羅克轉過身來對著我,先點了煙斗。
 
  「這種建造人未明的浮動碼頭,並不是只有【原點平面】才有,過去就散落在各個【創世教派】曾探索過的平面,有些已經損壞,但大部份還維持可運作的狀況。」
 
  「沒有人知道這些建築的起源,包括一千三百多年前就自稱【創世之龍】的克羅諾斯。也就是說這些建築是早於虛空曆起始前的產物,就連克羅諾斯也稱這些東西是【太古產物】,起源未知的存在。」
 
  「這些尚可操作的浮動碼頭是非常重要的戰略地點,所有【創世教派】的戰艦進行虛空拓荒時,進入平面後必定先去尋找這些殘存著的浮動碼頭,省去重新建造的時間和成本。」
 
  「所以【創世教派】的艦艇兵,手邊會有一本手冊,讓你按圖索驥去操作這些浮動碼頭,不過我都是記在腦袋裡,我也曾住在操作室無數個夜晚。」
 
  「好險還記得──────!」克羅克緊接著抹開窗戶內面玻璃上的灰塵,試著看清楚瑞吉爾是否已完成工作。但玻璃早就因為歲月的摧殘裂成蛛網狀,徒勞無功。
 
  下一秒,克羅克把臉轉向西方,走向面西的窗戶,用手抹開了不知沉積多久的灰塵,一片約五十公分見方的完整玻璃呈現在眼前,面西的窗戶情況看來好的多。
 
  由於【恩格里斯】的地形是東高西低,在這個位置可以相當完整的看到【恩格里斯】的全貌,包括透著藍光,呈現穹頂狀的電漿護盾。
 
  無數台四散的戰機和戰艦殘骸灑佈在【恩格里斯】的砂漠上,其中包含我們的家。
 
  由於外層玻璃上還覆著一層薄薄的砂土,因此呈現在眼前的帶著一種模糊感的景像,如果罩著一層面紗般。
 
  克羅克盯著窗外的景像,若有所思。
 
  §
 
  「老黑鷹,你有想過在【恩格里斯】沙漠中,那無數台戰機和戰艦,當初為何抵達這裡?」趁著助手還未完成工作,老鎚子又找了一個話題。
 
  「我們以前不是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嗎?這些戰機和戰艦的主色不同,分別是白色和灰色,艦身標誌也不同,或許是二方勢力選在【原點平面】大戰一場吧。」
 
  「這就是我好奇的點了,第一、他們進行大戰的理由是什麼?」
 
  「第二、光【原點平面】的戰機殘骸數量,幾乎是虛空歷史上的大型會戰,【黎明島戰役】參戰機艦的十倍以上,擁有這麼龐大軍力的兩股勢力,為何歷史中沒有留下任何的記錄?」
 
  「還有最奇怪的,在【恩格里斯】,找不到任何軍隊的屍骸,一具都沒有,只看到零星的金屬裝甲碎片散落在戰艦和戰機中……。」
 
  趁著替煙斗補充煙絲的空檔,克羅克等待著我的答案。
 
  「確實在我探索【恩格里斯】時,未曾在這些殘骸見到任何陣亡者的遺體,應該說……我曾一度懷疑這些戰艦和戰機是否真的有駕駛員的存在……。」
 
  感覺老鎚子沒有聽到想要的答案,我接著說下去。
 
  「落在【恩格里斯】的戰艦殘骸,我應該探索了超過四分之三的數量,後來你們來了之後,為了避免破壞可居住船艦的完整性,這探索的行動便停了下來。」
 
  「但除了許多不知用途的特殊裝置和武器之外,我找不到其他更顯眼的存在。」
 
  「我在想……。」克羅克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將肺部中的煙霧從口鼻中吐出,白煙往天花板緩緩上升。
 
  「等我們離開這裡,電漿護盾早晚會因核心能源耗盡而關閉,如果到【溯時風暴】入侵【恩格里斯】,將時間回溯到幾百或幾千年前,這些已成癈鐵的戰機和戰艦有可能重新回到當初完整無缺的狀態……甚至連乘坐它們而來的“亡靈”也再次復活……。」
 
  「那整個【恩格里斯】不就再度變為戰場……或是……這兩方人馬在另一個平面開啟另一個戰場?」
 
  老鎚子提起右側的眉毛,注視著遠方那大小不一的鋼鐵墳塚。
 
  「當然,這只是假設,就算我們知道【溯時風暴】可以將時間回溯到二十一年前,不代表它可以把時間回溯到千百年前,畢竟連克羅諾斯都未曾展現這種神蹟過。」
 
  「如果真的遭遇到這種情況,我會試試看一次能擺平多少虛空戰艦。」
 
  看我平靜的吐出這句話,老鎚子笑著回話:「也是,好久沒看你拆船了!」
 
  「無論如何,亡者從墳墓爬起是極端不祥的兇兆,不論是“神”,或是“人”……。」
 
  「這句話是某個精靈吟遊詩人說的……。」
 
  老鎚子手指劃著另一塊沾著厚黑灰塵的玻璃,似乎寫上了某個祈禱的符文。
 
  這時克羅克的通訊耳機響了,看起來瑞吉爾已經完成了他的工作。
 
  老鎚子對著通訊耳機大聲嚷著:「大夥在連接橋入口集合,準備上船!」
 
  §
 
  不一會,百餘人的工程兵在我和克羅克身後排成二列,魚貫進入連接橋。
 
  十米見方的橋廂十分寛廣,鋁灰色的牆面混著氧化的銹斑,和【恩格里斯】大多數的戰艦殘骸相同,帶來一種熟悉感,上面的照明燈因年久失修,投射出令人不適的閃滅光芒。
 
  短短的連接橋通道不消一分鐘就走完,【貝妮莎號】的寬廣甲板在眼前展開,艦橋就在我左側不遠處,我抬起頭,看著艦橋頂端,也就是艦控室的上方,那金黃色的圓型圖騰。
 
  長型的龍身為圓周,在十二點鐘的方向頭尾相連,成為銜尾龍的模樣。一到十二點的刻度沿著龍腹整齊排列,龍爪則置於三點鐘和九點鐘的方向,一隻指針朝向六點鐘方向,幾乎和刻度相連。
 
  這是【六刻領域】的圖騰。
 
  【貝妮莎號】,昔日【六刻領域】第三皇女,尤莉雅、瑟特、艾斯瑞特的專屬運輸艦。
 
  (好久不見了,【貝妮莎號】……。)我臉上帶著不常出現的微笑,凝視那許久不見,【六刻領域】的象徵。
 
  §
 
  「好啦,大伙準備進入艦橋!」克羅克一聲令下,工程兵們便開始往他身邊集中。同一時間,老鎚子拿出一個有個雙頭龍圖騰的圓盤,握在手中。
 
  「這是?」基於好奇心,我不禁開口問道。
 
  「是【貝妮莎號】的啟動器,〈龍刻石〉。」
 
  此時我和老鎚子兩人站在一個約三米乘二米大小的白色金屬門前,從視覺上就可以感受到這扇門厚實的程度,大門和門框完全看不到任何隙縫,些許的沙塵在門下方堆積成一條土黃色的粗線。
 
  我注意到門的左側,有一個直徑約十公分,金漆點綴的時鐘圖案,時針指向六點鐘方向。
 
  老鎚子將手上的〈龍刻石〉貼上牆壁的時鐘圖案,我注意他的手指施了點力在上面。
 
  「咔達!」一個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龍刻石〉嵌進時鐘圖案內,雙頭龍標誌亮了起來,光芒從龍鱗中滲出來。
 
  「讚頌神主!」克羅克突然沒由來的吐出這句話。
 
  「嘶───────────!」右方的門出現反應,從右方開始緩慢的向左方打開,一陣混著沉悶的空氣從門內,撲鼻而來,後方的矮人小伙子們不禁連打幾個噴嚏。
 
  「我真是恨透這句通關語!」克羅克從牆上將〈龍刻石〉取出,用眼神示意我隨他進入艦橋。
 
  「沒辦法改嗎?」我偏著頭,提出這個問題。
 
  「我曾經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想把通關語改成“克羅諾斯去死!”,不過失敗了……。」老鎚子聳聳肩。
 
  「就以現實面來看,克羅諾斯已經死了,換句話會不會正確一點?」
 
  「老黑鷹,你真是不懂矮人的幽默吔!那是語助詞!」
 
  隨著克羅克一腳跨入門內,走道上方的壁燈立即亮了起來。
 
  老實說,我稍微有些吃驚,我一輩子都是住在【恩格里斯】的癈棄船艦內,照明系統都是手動操作,自動啟動還是第一次看到。
 
  「大概三個月沒進來了,待會得先打開循環系統,空氣不太好聞。」確實,油味和淡淡的霉味混在一起,雖不會令人作嘔,但也會讓一般人不太舒服。
 
  「怎麼樣,這船維護的還不錯吧!」老鎚子張開雙手,向身體兩側展開,如同在向我介紹自已珍藏多年的寶物。
 
  我環視著這三米見方的通道,四周白色的漆面看似相當完整,所有機件上都可以看到一層油光。頭頂上則佈滿著我不知用途的管線,管線上的顏色各不相同,但我注意到有四條漆成琥珀色,上頭標示著白色、代表方向的箭頭符號,這個好像是核心能源的導管。
 
  「比起【恩格里斯】某些銹斑累累的居住艦,確實狀態好很多。」
 
  「我可是把她當自個女兒在照顧─────!」
 
  接著,一伙人在前面的通道左轉,一組升降梯出現左手邊。老鎚子走進升降梯,按了壁面的一個按鈕。
 
  「咚…咚…咚…。」升降梯內部傳來如同金屬水桶被敲擊的迴音,隨著迴音逐漸接近,可以感受到升降梯快速的爬升中。
 
  由於我在自已的居住艦上都是用“瞬間移動”在各個樓層行進,所以搭乘升降梯的次數絕對算的出來,這是我陌生的東西。
 
  十數秒後,「叮!」一聲,看來我們抵達了目標樓層,艦控室,不過這時是身體後方的對開門展開。
 
  「大伙轉身,向後方走!」克羅克大聲吆喝,我也跟著其他人轉身走出梯間。
 
  §
 
  步入【貝妮莎號】的艦控室,四十米寬的整齊空間印入眼簾。操作檯面和座椅呈輻射狀排列,操作面板上頭還有著淡金色的壓花。
 
  沾著些許灰塵但布料精美的米色艦艙椅,上方有【六刻領域】的圖騰刺繡。
 
  一個功能未知的圓柱體,座落在艦控室的中間,四周環繞著龍形的花紋,最讓人注意的是,整個艦控室似乎刻意照時鐘的刻度排列,四個操作檯面/座椅對映一個刻度,共四十八個,環列成一圈。
 
  全艦控室是以白色為底色,飾以淡金色的邊框,兩側的壁面有著【創世教派】的雙頭龍圖騰。
 
  些許陽光從艦橋前方的抗炸玻璃透出,浸透了半個艦控室,反射成白色和淡金色交錯而成的光暈。
 
  中央柱狀體上的龍紋也映射在地板上,活靈活現。
 
  「瘋神的美學嗎?」我不經意脫口出這句話。
 
  「某種角度來看,克羅諾斯確實對藝術有異常的偏執……所以從前最常被丟到【原點平面】的,就兩種人……畫家和雕刻家。」老鎚子一邊說,一邊走向後方的個獨立控制台。
 
  §
 
  「來吧──────!」摩拳擦掌的老傢伙一臉興奮,將〈龍刻石〉押入桌面中央的圓孔。
 
  「讚頌神主!」老槌後面補了一句:「起床了,大美人!」
 
  隨著這句話,【貝妮莎號】,這台白色美人剛迎來了這三個月裡的第一次脈搏。
 
  被視為所有船艦心臟的核心能源輸送室中泛起了白光。
 
  一個柱狀的中央幫浦開始了規律的簡諧運動,打出淡藍色的能源傳輸液,透過導管,從中央的心臟,通過各個樓層的增壓幫浦,傳達到船艦每一個角落的未稍血管中。
 
  所有樓層的照明燈完全開啟,外側新鮮的空氣灌入循環系統。
 
  素顏的白色美人張開雙眼,迎接久許不見的訪客
 
  金色的太陽剛從東方升起,為【貝妮莎號】點上淡粧。
 
  八具近迫光速炮抬起頭來,左右搖動,像剛睡醒的孩子。
 
  碟形的通訊天線緩朝順時針緩慢旋轉,嚇跑原本在上面打盹的掠鳥。
 
  紅外線校準線快速的在浮動碼頭前端掃起。
 
  甲板燈全數亮起,柱狀光線從甲板下投出,如同迎賓燈般排成兩列。
 
  所有的螢幕瞬間亮了起來,白光從玻璃面板透出。
 
  「嘰!」「嘟!」「噹噹!」

  許多不熟悉的聲音開始此起彼落。
 
  一個兩米直徑的白色光球從柱狀體的中間浮現,我看到一台船的投影出現在球的中央,應該是【貝妮莎號】的自身投影,上面投射出數個我不了解的訊息視窗。
 
  位在艦尾氣流噴射口下方的仙人掌欉中,一隻守宮蜥蝪探出頭來。
 
  它知道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群留著大鬍子的胖傢伙來到這裡,這艘大船那時總會動個一下,再恢愎平靜。
 
  但這一次,它總得不對勁,動物的直覺讓它直盯著這艘白色巨艦。
 
  一會,這小傢伙夾起尾巴,離開仙人掌欉,逃命似的爬走了。
 
  §
 
  「歡迎來到【貝妮莎號】,【CR-TV-341】,【六刻領域】重型運輸艦。」
 
  「全艦所有機能正常。」
 
  一段有著空靈感的女聲從不知名的地方傳出來。
 
  「哈哈────看來狀況比我想像中的還棒!待會馬上來試航!」老鎚子的雙頰因興奮感變的異常紅潤,他就算喝了十公升火酒也達不到這個狀態。
 
  「要…這麼急嗎?」我驚嚇於老鎚子這出人意表的決定。
 
  「老黑鷹,如果你是已知平面最強的男人!」克羅克抽了一口煙,用煙斗對著我說。
 
  「那我就是已知平面最愛亂搞的銅矮人!哈哈!」
 
  (認識老鎚子這麼久,我真的覺得現在是他人生最接近瘋神克羅諾斯的時候……。)
 
  「瑞吉爾,你到連接橋控制室,照我剛剛寫的操作手冊,讓連接橋回到原本的位置,再用伺服裝甲飛回來!」
 
  「布加,去空間推進引擎室待命,對講機就在引擎控制室的操作檯上,跟我先前跟你說的一樣!」
 
  「是!」「是!」兩個徒弟立即奔起腳步!
 
  「接下來────!」
 
  克羅克雙拳互撞了一下……「就是和這台大美人的約會了!」
 
  §
 
  二十分鐘後。
  【貝妮莎號】
  〔艦橋〕
 
  「目前所在平面:【原點平面】」
  「坐標X 1121004, Y 344267, Z 310」
  「速度0馬赫 = 時速0公里」
  「艦身前傾角:0 , 側傾角:0」
  「護盾強度:0%」
  「導航系統:正常」
  「矩陣式雷達:正常」
  「防禦系統:正常」
  「推進器系統:正常」
  「核心能源儲存槽剩餘存量:78%」
  「傳訊線連結狀態:100%」
  「無任何敵對反應」
  「船艦識別系統:關閉中」
 
  「所有人照我剛才說的就定位!」老鎚子發出宏亮的嗓音。
 
  「是,大師!」對講機中傳來數句帶著興奮的回應。
 
  克羅克擱下一直拿在手上的火酒壺,平時樂天的老矮人難得露出一絲不苟的神情。
 
  「導航系統啟動!」我看到中央的白色圓球,在中間的船型投影瞬間縮小成十分之一,原本的空間似乎被周遭的地型取代,出現了浮動碼頭的圖形。
 
  「艦身阻尼裝置啟動!」粗壯的手指快速按下幾個鈕。
 
  「一號引擎啟動!布加注意引擎啟動推力要到百分之十以上!」老鎚子將一隻看似笨重的金屬桿向前推去。
 
  些許的震動感傳至艦橋。
 
  「二號引擎啟動!」另一股不和諧的震動感傳來。
 
  「錨鎖解除!」艦身左右下方的錨鎖,脫離浮動碼頭,收進艦腹中,伴著尖銳的摩擦聲!
 
  克羅克專注看著顯示螢幕上的圖示,看來是個重要步驟。
 
  「再來…最重要的……。」
 
  老鎚子深吸一口氣:「以亞維爾的火爐為名!願永世之熖庇佑我們的旅程!」
 
  他用拳頭將一個有雙頭龍圖騰的金屬鈕按下,又伴隨了幾句禱詞!
 
  「大美人,我們要去約會了!」
 
  艦控室天花板立即亮起了黃色警示燈,伴隨著「嗶嗶嗶─────」的警示音。
 
  我看到甲板前端兩個黃色訊號燈也在閃爍著。
 
  老鎚子和他的工程兵的眼神,也在閃爍著……。
 
  「本艦即將升空,所有艦艇人員請先就定位!」方才的空靈感女聲又出現了。
 
  「轟───────!」
 
  艦尾噴出白色的空間推進波,將後方的沙塵揚成一片白霧!
 
  下方的仙人掌欉被噴流掃過,連根拔起。
 
  長年在艦身鋼板築巢的胡蜂,顧不得自已用黃泥辛苦堆出的小窩,展翅就逃。
 
  一股震動從腳下傳來。
 
  我注意到,艦身甲板逐漸高過浮動碼頭,兩者的高低落差漸次增加。
 
  慢慢地,艦控室的高度起過浮動碼頭所在處的岩壁,金色的太陽吉恩,耀眼的日暈投射在抗炸玻璃帷幕上。
 
  整個艦控室佈滿來自吉恩的和熙陽光。
 
  似乎有條淡金色的龍紋在陽光的引導下躍舞著。
 
  「高度四百米、五百米、六百米……」克羅克的音調,隨著高度的提升不斷向上提高!
 
  「等到達一萬二千米,準備進行等高度飛行───────────!」
 
  看著老鎚子樂不可支,在艦長座位上揮拳前揮的模樣,我忍不住給了他一句:「老兄……你今年幾歲了?」
 
  只見老矮人雙手叉腰,挺起胸腔:「三百又二十五歲了!」
 
  (老傢伙,你真的聽不懂我的諷刺嗎?)
 
  §
 
  「啪……。」一個掠鳥蛋大小的麥芽棒棒糖突然掉落在地,六歲大的芙洛莉,一對清澈的銀瞳,直楞楞地抬頭看著東方的天空,表情泫然欲泣。
 
  「媽媽!媽媽!有怪物!」下一秒,小小的身子撲向正在晾衣服的母親,眼角擠出淚水。
 
  「怪物……?」女孩的母親、吉娜,彎下來安撫自已的小寶貝。
 
  這時她才注意,一個巨大的陰影,在地面上快速的移動著。
 
  淡金髮色的精靈女子抬頭望向天空,【貝妮莎號】的白色身影出現在視界內。
 
  在維持了幾秒鐘的訝異感之後,吉娜綻開笑容,摸摸芙洛莉的頭:「這不是怪物,這是虛空戰艦。再過幾天,我們就要搭著這艘戰艦去尋找新家了。」
 
  「新家……?」六歲的稚嫩臉龐,出現疑惑的表情。
 
  「對,新家,爸爸媽媽、所有的族人、銅矮人的朋友,還有卡雷斯大人他們也會一起去喔!」
 
  「卡雷斯叔叔也會一起去嗎?」
 
  「會!」吉娜從口袋中掏出一顆糖,小小的東西立即讓芙洛莉開出比日冕百合更燦爛的笑容。
 
  §
 
  在【恩格里斯】前的電漿護盾區,兩個蒼藍色、有著尖端的六角柱狀水晶體懸浮在空中,是〈傳送信標〉。
 
  許多剛被獵捕到的爬龍、厚皮牛,及一大堆夾雜在一塊的植物,分明散落在兩個水晶下方。
 
  辛勤的矮人和精靈,將兩種食材運入【恩格里斯】,進行清洗、切割、包裝、冷凍的程序,長長的人龍和車龍像螞蟻般繞著兩個傳送信標。
 
  「喔──────!」偶然抬頭擦汗的矮人,注意到空中的白色身影,不由得的讚嘆起來!
 
  對從沒看過虛空戰艦掠空而過的人,那是一種言語難以形容的美。
 
  數百人放下手邊工作,看著白色美人在空中編織出來,緞帶般的冷凝雲。
 
  「好!等高度飛行測試成功,接著將速度提升到零點五馬赫的速度,往平面穿越點前進。」
 
  老鎚子走下艦長座位,對著投影導航儀後方的工程兵,一番耳提面命。
 
  年輕小子也感受到他的興奮,快速地敲打鍵盤,將控制桿向前推去。
 
  這時我明顯地感受到因為加速而產生的慣性力,艦橋視界下緣的雲層快速從身後移動。
 
  從甲板前端近迫光速炮艙體切過的冷凝雲,在後端絞成一股白色的麻花辮。
 
  抗炸玻璃上泌起一股濕潤感,結成水珠向後甩去,在玻璃上潑灑出奔放不羈的圖畫。
 
  穿雲峰的山稜線,在我眼前逐漸清晰。
 
  當年山腰被《兆赫炮》開出的大洞,現在也一樣清晰可見,不過洞口邊綠現在是被皚皚白雪覆蓋,而不是被當時被電漿熔出的漆黑火成岩。
 
  在穿雲鋒的上方,一道長形、呈三十度斜角的巨大空間裂縫,一如往昔,向下方透出白光和藍光共織而成的絕美光簾。
 
  【原點平面】的平面穿越點。
 
  自二十七年前伊芙庭離開之後,再也沒有任何訪客蒞臨。
 
  此時艦上的空靈女音再度開口:
 
  「【原點平面】,平面穿越點確認。」
  「坐標X 875004, Y 321887, Z 12050」
  「脈衝護盾初始化中。」
 
  我轉過頭,一臉詫異的看著克羅克:「老槌子,你該不會是準備……?」
 
  「矮人名言,打鐵打到一半停下來!任何好劍都會變癈鐵!」
  「布加!回報空間推動引擎狀態!」老鎚子透過對講機,呼叫最信賴的學徒。
 
  「空間密度差動引擎正常!」
  「無段轉向儀正常!」
  「導管系統正常!」
  「冷卻系統正常!」
 
  「好!」
 
  克羅克眼中閃爍著火光:「布加,將脈衝護盾提高到百分之七十,執行平面穿越程序!」
 
  §
 
  〔穿雲峰〕
  〔山腳〕
 
  「呀哈……。」坦雅坐在一顆光禿禿的巨岩下,摀住嘴,打了一個大哈欠。
 
  三四個五十米高的四臂巨人,倒在她前方數百公尺的台地上,電漿箭矢的餘熱正燒灼著巨人的殘骸,原本的血肉轉化成透著藍光的灰燼。
 
  他最小的哥哥,洛克達,正在從手中噴出電漿,掃過殘骸,加速這個過程。
 
  接著,將灰燼中的藍色質點核心取出,收起。
 
  這時,兩人的《太初之眼》同時起了反應,視角中出現一個有方向性的等腰三角形,代表強烈核心反應接近中。
 
  兄妹倆不約而同地朝箭頭的方向抬起頭,黑色的神權核心光譜出現在藍色的鎖定游標中。
 
  「是老哥吔!那艘虛空戰艦已經動起來了!」
 
  「可以準備出門了~~~~~~~!」坦雅甩著龍穗髮辮,雙手振臂大叫。
 
  §
 
  「脈衝護盾強度百分之七十。」
  「艦體阻尼器功率增加至百分之九十。」
  「所有艙室已密閉完成。」
  「艦艙內氣壓確認完成。」
  「艦橋屏蔽裝置啟動。」
 
  艦橋三個方向的抗炸玻璃瞬間轉成黑色,同時艦控室內的亮度提高。
 
  「這是……。」好奇心趨使,我開口問了這句。
 
  「這是避免穿越空間裂縫時,電漿帶來的閃光傷害視線,不過對你們神人來說就沒差了。」
 
  這時,艦體傳來持續的震盪感,晃動的螢幕產生一種令人視線模糊的感覺。
 
  我注意幾個矮人工程兵臉上一陣發青。
 
  「對喔,忘了先叫華勒斯先準備抗暈藥劑!」
 
  老鎚子突然拍了自已的掌心:「不舒服的弟兄,去喝喝幾口火酒就沒事了!」
 
  我臉上的肌肉不禁抽了一下:「你確定這是正確方法……?」
 
  震盪感持續了幾分鐘。
 
  突然間,所有震動停止,一切恢復先前的平靜。
 
  這時,我的神權核心發出一種奇特的脈動,但帶著一種溫暖感。
 
  我摀著左胸,用手感受著這奇特的脈動。
 
  §
 
  「已成功穿越空間裂縫,到達虛空。」
  「目前所在位置,【原點平面】附近。」
  「虛空坐標X 0, Y 0, Z 0」
  「艦橋屏蔽裝置解除。」
 
  在艦橋屏蔽裝置解除,另一種不同的黑暗在我眼前展開,吸引住我的視線,眼前的景象依舊是一片漆黑。
 
  但漆黑中,我看到無數個,白色、藍色、橙色、紅色的光點,或大或小,不斷的閃爍著。
 
  有些光點連接成無法言諭的圖騰,在黑暗中如同帶有生命般的躍動著。
 
  遠方有著如細棉絮般的白色雲朵,中心噴發者蒼藍的電光。
 
  席諾娃的刺繡手藝在日光精靈中也算是出類拔萃,但應該也還原不了眼前這幅以黑夜為底色,再點綴上星辰的絕美之景。
 
  我不禁脫口說出:「這就是,所謂的夜晚嗎……?」
 
  克羅克看著我目不轉睛的神情,關懷大笑。
 
  我被他的笑聲影響到,從眼前的景象抽離。
 
  「對喔,【原點平面】沒有黑夜,這是你第一次看到夜晚吧!」
 
  「嗯……像精靈孩子的繪本一般,漆黑卻帶著璀燦的亮光。」
 
  我笑了一下:「也像鐫刻著無數寶石的黑色巨牆。」
 
  「歡迎來到……。」老鎚子背對艦橋玻璃帷幕,張開雙手:「【虛空之母】的聖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4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1 篇留言

zakguo
矮人的火酒越來越傳神了...

真的讓人會心一笑,也期待下一章 [e12]

11-23 22:24

東堂隼人
酒鬼和賭鬼的橋段我都寫的很愉快[e38]11-23 22: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 後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mi0508大家
各位大大好!我是Umi,剛加入巴哈的新成員!目前在小屋連載小說~歡迎各位大大,來我的小屋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