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章 【虛空拓荒】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2 22:45:48│贊助:121│人氣:70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章 【虛空拓荒】
 
  「搬家?老鎚子,你的意思離開【原點平面】?搬到其他的平面去?」華勒斯壓下驚恐的情緒,詢問著克羅克。
 
  聽到離開【原點平面】這個詞,我的思緒開始有點亂了,從有意識以來,這裡就是我的故鄉,我在此渡過人生中到目前為此的所有歲月,離開!?搬家!?真的!?
 
  「就是這個意思─────────!」
 
  「老怪醫,你以前也當過【創世教派】的司祭,克羅諾斯那混蛋除了發瘋、丟人到【原點平面】之外,最喜歡做什麼事情?」
 
  「你是說……!?」

  「【虛空拓荒】?」
 
  「對,雖說後來【創世教派】的戰艦性能完全比不上【蝶后】的戰艦,但說到組織虛空艦隊,探索未知的平面,克羅諾斯是第一人。」
 
  「雖然他一直不太在意船艦性能……。」
 
  「可是虛空航行的危險性不是很高嗎?」
 
  「當然有危險性,但不高……高危險性是對著一般百姓說的,克羅諾斯不希望有民用的虛空船艦出現。」
 
  「我從滴酒不沾的小矮人時期,就夢想著當虛空戰艦的艦艇人員,後來一個募兵機會讓我到了【珊瑚海】去當輪機兵,在虛空中跑了六十九年的船,你看我還不是好好的?」
 
  克羅克將火酒壺在桌上敲了一下,代表乾杯,再灌了一口。
 
  「我打個岔……假設真的要離開【原點平面】,我們就需要虛空戰艦,而且要大到能搭載一千五百人的大型船艦,我們有嗎?」我將右手前伸,提出問題。
 
  「怎麼會沒有呢?」老矮人握起右拳,用大拇指向後比去。「在後方二公里處,不就有一台被你冷落了二十七年的大美人嗎?」
 
  聽到這,我身體突然停了一下。
 
  「【CR-TV-341】……【貝妮莎號】,【六刻領域】重型運輸艦。」克羅克把答案直接說出來了。
 
  我想起來了,【貝妮莎號】,那是尤莉雅的神眷,伊芙庭,二十七年前送給我的船。

  §


  「好啦,有了船,你們還有什麼其他問題?」
 
  老矮人用短胖的拇指、食指、中指向前伸,無名指、小指則向掌心收摺,我記得克羅克說這是虛空艦艇兵表示出發的手勢,也代表著萬事俱備。
 
  「船是有了,但它還能動嗎?」
 
  「放一百二十個心,我每年都會上船檢查幾次,她的狀態還是非常良好!即使沒有發動推進器測試,我相信絕對沒有問題。」
 
  「應該說,我一直有預感,總有一天,我們會需要她,所以我一直在注意她的狀態。」
 
  「那麼,老鎚子,有關“虛空拓荒”,我們總得有個方向吧,我們兩個的故鄉離【原點平面】都非常遠。」
 
  「在【貝妮莎號】上的虛空導航儀上,從【日晷之城】到【原點平面】的路程中,記錄了非常多個有居住者的已知平面,離我們最近的平面叫【瑞斯汀】,是個小型交易站,再過去有一個中型平面,叫【庫伯哈】,我曾經在進行一次運補任務時到過那裡,美麗的島嶼平面,相信我們可以在那找到落腳處的。」
 
  「【庫伯哈】平面,那裡該不會是………!?」華勒斯對這個平面似乎也耳聞過。
 
  「對……第九龍爵……卡飛龍.萊特.庫伯哈的殉身之地……也是第一皇女潔洛雅的淚盡之地……。」
 
  「第九龍爵?是精靈孩子繪本上常提到的英雄,【格武龍爵】卡飛龍嗎?」精靈母親在朗讀繪本故事時,我曾經聽過這個稱號許多次。
 
  「嗯………。」兩人同時給我一個充滿嘆息的回答。
 
  §
 
  「那麼,還有沒有別的問題?」現場沉默了一會之後,老鎚子再度開口。
 
  「如果有不懷好意的敵對勢力呢?」看來華勒斯還無法完全放心。
 
  克羅克瞄了我一聲:「有老黑鷹在,怕啥!」。
 
  「華勒斯,我覺得你對離開【原點平面】還是很沒信心,當初我和一群沒受到太多訓練的其他矮人一起被塞到一台空間推進引擎隨時會停止的老舊船艦,還不是在上面過了十個年頭。」
 
  「這就是神經大條的矮人跟思緒縝密的精靈,最大的差別了,我們連新的藥劑都要反覆測試上百次。」華勒斯雙手叉著腰反駁。
 
  「那你就是當我什麼都沒想過就決定“虛空拓荒”?好!我讓你知道什麼叫思緒縝密~~~~~。」
 
  克羅克再度起身,拿起一張空白的黃皮紙,掛在大白板上,寫了幾行字,然後敲敲大白板,示意我們看過來。

  §
 
  「這些話是刻在【珊瑚海】艦隊司令部的精神標語,叫“虛空拓荒”四要素。」
 
  「一.精良的船艦:【貝妮莎號】是最新式的泰格拉級重型運輸艦,當初交到我們手上時,艦齡才三年,就算加上後來的二十七年,她不過是個“輕熟女”,對照艦齡動不動超過一、二百年的曾祖母級船艦,好上太多了!」
 
  「二.熟練的艦隊人員:我以黑鎚家族之名為賭注,跟我同期別的艦艇兵,來拚對船的熟悉度或是喝酒,我絕對是最強的!」

   克羅克雙手交叉在胸前,自信滿滿。
   
   (第一項我是不太確定,但第二項我完全同意……。)
 
  「三.精銳的武裝部隊:我們有已知平面最強的男人─────老黑鷹!」
 
  「四.良好的後勤和醫療補給:我們的食物全部上船可以撐四個月,飲水也沒有問題。而醫療補給更沒問題!老怪醫,就我的觀點,你是已知平面最強的醫生,一瓶核心藥劑就可以立即消除我的宿醉─────!」
 
 
  華勒右手托著額頭,不斷的搖頭:「我暫時不想跟你說話了。」
 
  「四個要素全部滿足,你們擔心什麼?」
 
  「老鎚子,我問一下,“虛空拓荒”的事你是不是早就有想法了?早在【溯時風暴】發生之前?」我用平靜的語氣,問著我的老友。
 
  「說真的,沒錯!當伊芙庭把【貝妮莎號】交給我們的時候,我就曾想過再度上船,航向那浩翰的虛空,老船員總是還會有航行夢!」
 
  「但在【原點平面】,你才是這裡的主人,除非你有這個想法,我才會這麼做。」
 
  「了解。」
 
  「老黑鷹,雖然你不這麼想……但在我眼裡,你就是這個平面的“王者”,這裡是你的故鄉,在我們兩個還沒抵達之前,你“主宰”這裡的一切。」
 
  「更何況,你曾經保住我們全族人的性命,殺了克羅諾斯那個混蛋。這次是否離開【原點平面】,要走要留,銅矮人族由你來決定!」
 
  華勒斯也將他的目光朝向我,帶著某種回憶起過去的表情。
 
  「二十九年前,當我和全族人被【龍殿衛士】押解到【諾拉福克】,搭上前往【原點平面】的單程船時,我一直覺得深淵的大門就在眼前了……所幸有你,在一大群爬龍準備把所有人吞噬之前挺身而出……。」
 
  「我永遠都記得,那時才六歲的席諾娃,獲救之後在你懷裡嚎啕大哭的模樣……。」
 
  「那時我來的太晚了……沒能救到你的妻子……。」
 
  「不要自責,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是你讓我們在【原點平面】找到第二個故鄉……。」華勒斯取下眼鏡,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
 
  「所以,我以日光精靈族長的身份宣佈……日光精靈一族,要留下,要離開,你決定。」我的老友,此時給了一個堅定的笑容。
 
  §
 
  我決定嗎?
 
  離開這裡?【原點平面】?待了無數歲月的故鄉?
 
  確實,這裡不算是溫柔的故鄉。
 
  兩個太陽,白色的貝里斯,金色的吉恩,各佔據了十二小時的天空,所以【原點平面】沒有夜晚,除了雨季,大地永遠覆上了令人不舒服的熱浪。
 
  四週散佈了許多綿延數十公里,幾千艘或幾百艘,來路不明的戰艦和戰機殘骸。散佈在一座台地上,台地旁有一個直徑十公里,深度一公里的大坑,我不知道這個大坑是怎麼形成的,只知道幾個雨季後,大雨補滿了這個大坑,我們後來叫它白水湖。
 
  除了大峭壁的洞穴外,這些巨大,白色和灰色的戰艦殘骸,是那時我所知道唯一能有遮蔽的的地方。
 
  我在那裡找到幾個比較完整的船艦,住了進去,在那裡找到一些可以用的物資,特別是那些尚稱完整的衣服,有時候還能發現一些奇特、不知如何使用的武器和裝置,放在堅固的鐵箱中。
 
  我和我的兄弟們尋找鐵箱當成一種殺時間的好方法,一種我們稱為“開寶箱”的遊戲。
 
  我們很常停留在甲板上的船艙內,或是在甲板上,看著貝里斯和吉恩兩個太陽交替時,那白光和黃光交織成的雙色天空。
 
  而艦橋上的某些裝置,按下去之後,會不斷的發出“恩格里斯”“恩格里斯”的吵雜聲音。
 
  因為這個原因,這塊我們所居住,散落著無數殘骸的台地,就被稱為【恩格里斯】,也是我們姓氏的由來。
 
  【恩格里斯】的鋼鐵墳塚中,有著許多莫名、奇特、但不知用途的東西。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個長十二米,直徑一米的圓柱狀物體,後方有十字形的尾翼。
 
  在圓柱體的的側面,有著一個圖騰,那是一個全黑,盾形的老鷹圖騰,而兩旁不是一般的羽翼,而是呈圓形排列,十二道劍鋒似的光芒。
 
  那個圖騰會讓我感到內心非常平靜,而且溫暖,可能在某個時空,這個圖騰曾和我交錯過很多次。
 
  我常佇立在圖騰前呆個幾個小時。
 
  後來我用黑色的碳塊,在我和兄弟們的衣服上,劃上了一樣的圖騰,從此自稱天鷹一族,【蒼天之鷹】。
 
  很多年之後,克羅克跟我說,那是一顆未引爆的導彈……。

  我被迫把它移動到白水湖湖底。
 
  看出我的失落,華勒斯的女兒,席諾娃,繡了一塊旗幟給我,靛藍色的鷹徽,天藍色的底面,這面旗幟成為我天鷹一族的標誌。
 
  在我的朋友尚未來到之前,【原點平面】除了我們,就只有數不盡,各式各樣的異種巨獸棲息著。
 
  許多年之後,華勒斯和他的族人來了,帶來了外面的通用語言和文字,醫藥,文化和魔法的知識,也告訴我們【棄置者】的真相。

  那個將許多生命丟棄到【原點平面】的幕後主使,就是【創世教派】神主:克羅諾斯。
 
  接著,克羅克和他的矮人工程兵來了,他們帶來機械,伺服裝甲,虛空戰艦的知識,還有一點……酒徒的堅持……。
 
  最後,尤莉雅來了,【創世教派】的【六刻皇女】,由於試圖阻止她瘋狂的父親未果,她被流放到【原點原面】,我們在這裡相遇。
 
  尤莉雅,我的情人和導師,她完美的詮釋了這兩個角色。
 
  從她身上,我感受到女性獨有的溫柔和堅強,以天鷹為族名的我,尤莉雅是我溫暖的棲木,也是我睿智的導師。
 
  她給予我一個,能讓任何物體、能量暫停運作的神權能力:《寂靜文字》。
 
  後來被我轉化成另一個可以高速投射的戰技:《寂靜長槍》。
 
  能夠解讀【太初文字】的她,啟動了原本位在恩格里斯東北方的傳送信標,將我導引到一個未知的神權領域……【避難所】……虛空戰艦【雷克洛斯號】的所在地。
 
  在【雷克洛斯號】中,我們找到許多以【太初文字】編寫的上古書籍,其中最重要的【雷克洛斯號作戰指南】,讓我們了解到這台巨艦可怖的作戰能力,利用空間武器投射系統,【雷克洛斯號】可以在不需移動的情形下將重火力投射到其他平面。
 
  在我第一次啟動《兆赫炮》時,強大的威力就把穿雲峰的山腰開了個大洞。
 
  在那接近一年的時間內,尤莉雅陪著我,練習【電克洛斯號】所賦予我的重火力,學習【太初文字】,她希望我除了提升戰鬥力之外,也能擁有充沛的知識,成為一個“斯文的戰神”。
 
  好景不常……。
 
  我們相處的時光,在她因為耗盡神權核心後,在我懷中消散成片片光屑的那一日停止……。
 
  二十七年前,尤莉雅為了保護【原點平面】的居民,免於“平面撞擊”,消耗自已的神權核心,讓《寂靜文字》佈滿【原點平面】的天空,直到逝世。
 
  現在,【原點平面】的居民受到【溯時風暴】的威脅,生死交關,我必須決定放棄自已的故鄉,帶著他們離開……或是死守在這,找到摧毀【溯時風暴】的方法,但他們在這之前就有很高的機會等到油枯燈盡。
 
  尤莉雅選擇是否放棄生命……。
 
  而我不過是選擇是否放棄故鄉……。
 
  答案不就很明顯了嗎?
 
  §
 
  「走吧!」我堅定地,說出了這句話。
 
  克羅克和華勒斯也直望我著十數秒,克羅克的眼神中充滿興奮,而華勒斯則給了我一個溫暖的微笑。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的確,在考慮自己或週遭的人,你原本就會以週遭的人為主,是優點,但有時也是缺點。」
 
  「在以前,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和自己的弟妹們,在【原點平面】平靜的生活。」
 
  「後來你們來了,尤莉雅來了,我的想法依舊沒變。跟你們兩個朋友一起,陪著尤莉雅,在【原點平面】平靜的生活。」
 
  「然而,現在【原點平面】似乎不再擁有這樣的條件,讓我們重新找個地方,一起平靜的生活。」
 
  「好─────────────────!」
 
  「事不疑遲,我們就把所有人集合起來宣佈這件事。」克羅克敲著桌子,迫不及待。
 
  「也好,多等一天,食物就多消耗一天的量。」華勒斯似乎也開始思考後續要準備的事了。
 
  「我也把弟妹們叫回來吧。」
 
  「我去廣播集合大家吧!」老鎚子一溜煙地跑去艦橋的控制室,蹦蹦跳跳,像個孩子一般!
 
  §
 
  「所有【恩格里斯】的族人請注意,這是矮人族長克羅克的廣播,不管是矮人或精靈,除了照顧幼兒的母親,請在下午兩點時到達女神廣場集合,有重大事情宣佈!重覆一次!不管是矮人或精靈,除了照顧幼兒的母親,請在下午兩點時到達女神廣場集合,有重大事情宣佈!」
 
  突然的廣播聲讓【恩格里斯】的居民感到疑惑,除了新年或女神節(尤莉雅降臨【原點平面】之日),廣播聲幾乎聽不到,眾人帶著猜測和疑問,快速的向女神廣場集合。
 
  二個結束農務,前往廣場的精靈和矮人開始抬摃。
 
  「欸欸,會不會是由於今年火苺歉收,沒有太多火酒可以釀,你們族長決定宣佈要戒酒了?」
 
  「不可能!哪天他到深淵報到,也會去找深淵之父出來拚酒的!」
 
  隨後兩人一陣大笑!
 
  「弟妹們,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我用通訊耳機,連絡著我六位弟妹們。
 
  「有!」「兄長!」「老哥!」六個人快速的回應了。
 
  「待會尤恩和傑達留在二號觀測站,如果【溯時風暴】出現,就將它擊退,不要深入作戰。」
 
  「是,兄長。」
 
  「其他人一起回女神廣場。」
 
  「是,兄長。」「了解,老哥!」
 
  「不過老哥,到底是什麼事這麼重要?」問話是我的么妹、坦雅,天鷹一族的瑰寶,唯一的女孩。
 
  「待會妳就知道了。」
 
  §
 
  我、克羅克、華勒斯站在女神廣場的前端,一個由白色大理石堆砌出來,離地約十米高的平台,整個女神廣場為一個東西向的長方形廣場,由大理石板所建構而成,東高西低,位為恩格里斯的正中央。
 
  這是二十七年前,恩格里斯的居民為了紀念尤莉雅捨身拯救全【原點平面】的偉大事蹟而建造的,全名尤莉雅、瑟特、【融雪之月 六刻皇女】、艾斯瑞特廣場,大家則簡稱叫女神廣場。
 
  建成後,所有【恩格里斯】重要活動都在此舉行。每年的九月十六日,尤莉雅降臨【原點平面】之日,被定為女神節。
 
  原本就待過【創世教派】首都【日晷之城】的日光精靈們,會把廣場佈置成【六刻領域】的昔日模樣,那是尤莉雅生前的住所。
 
  現在,我的身後,有一座十米高,尤莉雅的雕像。
 
  那是她手握【寂靜權杖】,面對【零刻領域】撞擊而來的美麗姿態。
 
  矮人的工匠特別去找到藍銅礦和磷灰石作為染料,以呈現尤莉雅的三件式禮服,神權武裝【蒼天嫁衣】的天藍漸層色裙擺。
 
  「看來大家差不多都到了!」克羅克首先走向前,將麥克風往下調,適合自已的身高。
 
  「首先,大家都知道,自從年初【溯時風暴】開始出現後,我們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由於這個風暴可以把時間向前回溯,因此結穗的麥田會變為種子,大峭壁旁的羊群會一夜消失,我們失去了維持生活最重要的食物來源。」
 
  說到這裡,許多人雙手合十握緊,對著尤莉雅的神像低頭禱告。
 
  「另外,根據今早觀測到的結果……。」克羅克手朝向華勒斯,示意他向前說明。
 
  華勒斯接過麥克風:「根據今早觀測到的結果,【溯時風暴】可以在八小時後,回溯時間到二十一年前……。」
 
  台下傳來一片驚恐聲,所有人一陣愕然,沒料到情況變的如此惡化。
 
  「雖然我們現在有電漿護盾保護著,但如果那天讓它闖進恩格里斯,我們的孩子會一夕消失!」
 
  台下的驚恐聲更大了,許多母親不由地加大力道,緊牽著孩子的手。
 
  「那卡雷斯大人呢?卡雷斯大人應該有辦法解決【溯時風暴】吧?」某個精靈帶著忐忑不安的表情,用他最大的音量詢問著。
 
  「卡雷斯已經和【溯時風暴】對戰過很多次了,可以輕易的擊退它,但無法完全消滅它,或許那天卡雷斯可以找到方法完全消滅它,但我們受限於食物存量,沒有打消耗戰的本錢。」
 
  克羅克再度接過麥克風:「所以,我們三人剛剛討論過了,為了確保所有人的安全,以及未來平靜的生活……。」
 
  「我們決定離開【原點平面】,去尋找下一個適合居住的未開發平面。」
 
  「什麼─────────────────!」
 
  一千五百人的驚嘆聲同時襲來,像一股襲擊高台的巨浪。
 
  一大堆疑問句開始不斷從台下冒出,人群出現不安和混亂。
 
  「我們有虛空戰艦嗎?」
 
  「外面還有其他平面讓我們居住嗎?」
 
  「就算有虛空戰艦,會不會行駛到一半就故障了?」
 
  「是要回到【太陽聖城】嗎?」
 
  「外面的平面現在變成什麼樣了?」
 
  不安…憂慮…自言自語…無助…質疑的情緒擴散開來……。
 
  克羅克走向我,拍著我的背:「【原點平面】的“王者”,該你上場了!」
 
  §
 
  我走向前。
 
  「大伙─────────────!」
 
  所有人都注意到我的聲音,台下聲音開始收歛,降至寂靜。
 
  我看著台下的一千五百個族人,以及在後方癈棄甲板上,注視的我的四個弟妹。
 
  他們在等我的發言……。
 
  是的,在他們眼中,克羅克眼中,華勒斯眼中,所謂【原點平面】的“王者”,我的想法……。
 
  我沒離開【原點平面】過,就如同他們之中的某些人,自出生就只有知道這一個平面的存在。
 
  只是,這個孕育他們的搖籃,很快就可能變成他們的墳場。
 
  到時……很有可能……我無力阻止這場浩劫……所以……。
 
  我必需,像尤莉雅一樣,做出選擇,保護他們……。
 
  「大伙,自從有意識以來,我─────────────從未恐懼過。」
 
  「即使是和克羅諾斯交戰時,受到《溯時之火》的燒灼,瀕死之際,我也從未恐懼過。」
 
  「我深信,無盡的勇氣是面對任何困境最好的方法。」
 
  「所以,當面對【溯時風暴】時,我並未感到恐懼。我認為,有一天我能夠找到方法,永久的消滅它。」
 
  「只是,現在面臨這個問題的,不是只有我,還有你們。神人之軀有無限的時間可以消耗,但凡人無法這麼做。」
 
  「所以,我不能將你們放在同一個戰場上和【溯時風暴】對抗。」
 
  「因此─────────。」
 
  「大伙,走吧。」我對他們說出我的決定!
 
  §
 
  「讓我們鼓起勇氣,離開【原點平面】,我們一起讓新的故鄉,成為像過去的【恩格里斯】般,成為全虛空最安全的地方。」
 
  這句話都穿透了現場所有人的腦中。
 
  就像丟入湖中的石頭一般,由這句話所引起的漣渏向四周擴散開來。
 
  §
 
  「對……。」
 
  許多人開始喃喃自語─────。
 
  「全虛空最安全的地方……。」
 
  我們為何對離開這裡有所疑慮?
 
  我們為何不想離開這裡?
 
  因為這裡是我們所認為的。
 
  全虛空最安全的地方。
 
  由眼前這個【原點平面】的“王者”,擊殺【創世教派】神主克羅諾斯之後,和我們的族人,共同建立的。
 
  §
 
  【恩格里斯】的居民分為兩代人。

  第一代,是在【原點平面】外出生的,如出身自【熔爐市】的銅矮人,或是【太陽聖城】的日光精靈。
 
  後來他們因為獲罪,被神主克羅諾斯丟到【原點平面】……在瘋神眼中,死亡是最微不足道的懲罰……有時甚至是烈士表演的舞台……。
 
  所以他,要看著這些無可饒恕的罪人,在沙漠之中:
 
  乾枯───
  飢餓───
  絕望───
  哀號───
  哭泣───
 
  甚至祈求他不可能給予的原諒───。
 
  直到那流著唾沫的異種巨獸,或是一臉冷峻的【清除者】───。
 
  用尖牙、用利爪、用電漿、用脈衝………。
 
  用無法想像的痛苦,從名為【原點平面】的刑場步向深淵。
 
  對當時克羅諾斯統治下的虛空居民來說,【原點平面】就是個處刑場,直接通往深淵的處刑場。
 
  諷刺的是,這裡後來也變成克羅諾斯的處刑場。
 
  當暴虐的神主倒下的那一刻,當劊子手在處刑場斷氣的那一刻。
 
  讓【原點平面】,成為了全虛空最安全的地方。
 
  第二代,是在【原點平面】裡出生的,聽著父兄們說著外面的故事長大,想像著從未體驗過的艱辛生活。
 
  在這裡,不會有【龍殿衛士】從天而降,直接以【神主審判】的罪名對無辜的人進行逮捕和殘殺。
 
  不會有男人被強制徵兵。
 
  不會有女人因被徵兵的丈夫戰死沙場而終日以淚洗面。
 
  不會有任何人因為被神主克羅諾斯判定為“缺陷者”,被棄置到一個遙遠的平面去等死。
 
  異種巨獸不敢靠近【恩格里斯】半徑三十公里的區域,因為千百年來累積的經驗讓牠們了解到這裡棲息著黑色的死神。
 
  連巨獸的王者:四臂巨人,不慎和黑色的死神偶遇時,一瞬間就會被燒成透著藍光的灰燼。
 
  黑色的死神
 
  克羅諾斯的行刑者
 
  【平面原點】的守護者
 
  卡雷斯.馮.恩格里斯
 
  §
 
  幾乎所有在女神廣場的人都了解到卡雷斯話中的涵意了,他們的雙眼不再迷惑,情緒開始冷靜。思考著:「如果卡雷斯大人也在,所有的族人也在身旁,我們應該也可以,讓另一個平面,變成全虛空最安全的地方。」
 
  他們不約而同的抬起頭來,將目光集中在卡雷斯身上,瞳孔中反射出堅定。
 
  §
 
  看著台下的人們,和我共同生活在恩格里斯許多年的伙伴,看起來他們已經不再有猶豫的心情了,視線如同像光線往我直射過來,筆直而強烈,不帶有其他彎延或曲折的雜念了。
 
  我再度開口:「大伙,走吧!」
 
  「好────────────────────────!」
 
  §
 
  虛空曆一三四三年十一月 十五日 下午 二時三十分 【恩格里斯】所有居民,決定離開【原點平面】。
 
  §
 
  我轉過身去,看著尤莉雅的雕像,看著那大理石刻劃的線條,回憶起她昔日的面容,那溫柔又堅強的臉龐。
 
  「這樣做的對的吧?是吧?」
 
  霎時間,我聽到一聲清脆的音律,來自不知名的方向……。
 
  「叮……。」
 
  那是鈴鐺的響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3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五... 後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