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五章【溯時風暴】

作者:東堂隼人│2020-11-12 22:41:06│贊助:221│人氣:77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五章【溯時風暴】
 
  虛空曆一三四三年十一月 十五日
  【原點平面】
  【恩格里斯】西北方
  【溯時風暴】一號觀測站前
 
  兩個男人站在白色石礫沙漠中,一同走向一根二米高,直徑約二十公分的長桿。

  長桿上方緊緊繫著一個像計時器的黑色物體,代表秒針的顯示棒不停的在轉動著,噠噠作響。
 
  個頭較矮,戴著防風鏡,穿著綠色斗蓬的男子小心的解下計時器,計時器上方寫著一個明顯的紅字“2”。
 
  一陣強風刮過,男子的兜帽向後吹揚,露出精靈獨有的尖耳。
 
  另一個高瘦的男子,穿著黑色長版大衣,大衣下則是同色的緊身裝束,繫著一條頗有歲月痕跡的棕色皮帶。
 
  長版大衣的左肩處繡著盾形的老鷹圖騰,圖騰外側則有著圓弧狀排列,十二道的翼型光芒,靛藍色的刺繡在黑色的布料顯得格外醒目。
 
  高瘦男子右手拿著一把等身的黑色長戟,刃鋒透著不尋常的靛藍色光芒。
 
  §
 
  「華勒斯,結果如何?」我在風中放大音量,好確保他可以注意到我的聲音。
 
  「糟透了………。」華勒斯從懷中拿出另一個黑色計時器,上方有個明顯的藍字“1”。
 
  「我們昨晚零時將兩個計時器對時過,時間是一三四三年十一月 十五日 零時,一個放置在這裡觀察【溯時風暴】的強度,另一個帶回【恩格里斯】作為對照組,結果……。」
 
  「你看…過了八小時之後……。」華勒斯將兩個計時器同時舉高到我眼前。
 
  一號計時器顯示:一三四三年十一月 十五日 八時 十一分 四十四秒
 
  二號計時器顯示:一三二二年十一月 十九日 五時 二十一分 十六秒
 
  「所以在【溯時風暴】籠罩下,時間回到二十一年前,而實際時間只前進了八個小時……!?」看到這出乎意料的結果,我不由得一臉驚訝!
 
  「對,我剛算出來,二萬二千倍的時間回溯比例,如果讓【溯時風暴】進入【恩格里斯】,我們族裡的孩子,一晚就會消失無蹤……。」
 
  「就像那群以大峭壁旁為家的四角羊,一晚就不見了……。」
 
  我垂下頭,凝視著這兩個碼錶,思考著和【溯時風暴】有關的線索。
 
  (是克羅諾斯的亡靈嗎?)
 
  (還是那未曾被我找到的太初核心,【溯時之珠】?)
 
  (或是……這是克羅諾斯復活的前兆?)
 
  數十個疑問句在我腦海中刻劃著,但卻沒有加上尋找答案的線索。
 
  §
 
  突然間,狂暴的風聲中斷我的思考,一陣黃銅色的沙塵暴在我和華勒斯眼前拔地而起!
 
  是【溯時風暴】!
 
  「卡雷斯────!」為了蓋過狂暴的風聲,華勒斯幾近狂吼的叫著我的名字!
 
  「華勒斯!先向後退──────────!」我立即將身體擋在華勒斯前方,掄起右手的【天啟之錀】的戟柄往地面撞去,撞擊產生的空間脈衝波立即形成一個無形的保護屏障!
 
  同時間,黑色戰戟用千萬赫茲的頻率振盪的周圍的空間,產生能量波!
 
  「砰──────────!」
 
  一聲氣爆響起,一道靛藍色的電漿被點燃起來,如同繞著火把的熖氣一般,纏繞著【天啟之鑰】的刃端,並延伸成一米長,如同火熖戟一般的武器。
 
  黑色的火花從深藍色的電漿中爆開,帶著“啪哩啪哩“的聲響,從本體的電漿層迸射而出!
 
  《太初之眼》!
 
  兩道黑色的刻度弧線在左眼的瞳孔中浮出,以十五度的幅度來回擺動,聚焦在前方的【溯時風暴】中。
 
  在我視界前方的黑色圓形游標不斷地在黃銅色的【溯時風暴】上到處游移,經過數秒的來回搜索,但一無所獲!
 
  《太初之眼》的鎖定游標完全找不到任何核心反應,也就是說找不到造成【溯時風暴】的本體。
 
  §
 
  「唔……只能用老方法了……。」
 
  我將【天啟之鑰】拉至身後,左手前伸,那龍捲風般的【溯時風暴】呈現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視角,不斷地扭曲著那長蟲般的軀體!
 
  在視角的下方,《太初之眼》顯示出我和【溯時風暴】前緣的距離為七百五十米,風暴半徑為二百五十米,快速的逼進中!
 
  §
 
  《寂靜長槍》!
 
  「呯──────────────────!」
 
  錐狀音爆雲在我手中迸開!一隻二米長,四角錐狀的黑色長槍從我的左手掌倏地噴出,以四倍音速向【溯時風暴】呼嘯而去!
 
  高速長槍在空中劃出一道黑線!
 
  《寂靜長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打進了【溯時風暴】的底部,帶著藍光的《寂靜文字》從長槍尾部的風鈴花刻印爆開,擴散到沙暴之中!
 
  被《寂靜長槍》命中後的【溯時風暴】,移動速度立即降至零,這時風暴就像被釘在地面上的長蟲,下半部死死的釘在地面上,上半部則不斷的扭動!
 
  抓住這個機會,我左腳一蹬,筆直衝向【溯時風暴】的位置!

  隨著一聲低沉的音爆,原本左腳站立的沙礫地因為起步的反作用力,爆成一個兩米直徑的沙坑。
 
  同時,【天啟之鑰】上的電漿雲快速往後拉開,這時我右手如同拿著一條近三十米,深藍色的長鞭,不斷的向後延伸。
 
  【溯時風暴】似乎也查覺到我這個攻擊者的現身,數個黃銅色的砂暴圈從本體迸裂而出,如同有自我意識一般,向我作出示威般的回應!
 
  呼嘯的風聲中似乎夾雜著輕蔑的笑聲,兩種不同頻率的聲音敲擊著我的耳膜,一連串我沒法辨識的叫囂聲像鐘塔的回音般不斷在腦中振盪著!
 
  距離: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
 
  《太初之眼》的顯示的距離數字不斷縮小,黃銅色的致命風暴已近在眼前!
 
  §
 
  「《四軸向量斬 二式 電漿鞕擊》!」
 
  隨著一個扭腰,我以自己的身體為圓心進行順時針旋轉,附在【天啟之鑰】上的電漿雲如同長鞭般水平甩向【溯時風暴】!
 
  旋轉造成的離心力,使電漿雲甩成更長的帶狀體!
 
  「啪──────────────────!」
 
  一陣拉長的撕裂聲,高速甩出的電漿帶延伸而成的深藍長鞭,將【溯時風暴】一氣斬成兩段!
 
  三米寬的裂隙將風暴分成上下兩個部份,如同被砍倒的樹幹般,中間露出空心的暴風眼。
 
  受到致命傷害的風暴轉逐漸變慢,而且位置錯開,不再置於同一軸心,黃銅色的風暴逐漸轉為死寂的白色,失去離心力的砂礫隨著“淅瀝淅瀝“的聲音向下掉落。
 
  莫約三十秒的時間,我眼前出現一堵白色沙丘,黃銅色的風暴消逝無蹤,只剩下那被風吹動的白色砂礫和劃過腳邊的風滾草。
 
  §
 
  「看來【溯時風暴】不止回溯強度增加,連出現頻率也增加了……。」等我回到原本的位置後,華勒斯嘆著氣,帶著無奈的口吻吐出這句話。
 
  「而且暴風半徑也有擴大的趨勢…先前的暴風半徑大概只有一百到一百五十米,現在已經擴大到兩百五十米,再擴大下去連《電漿鞕擊》都無法一次斬斷……。」
 
  「卡雷斯,我們回去找克羅克吧!」
 
  華勒斯翻開左手掌,用右食指在掌心上快速地劃了一個白色七角形法陣,緊接著他一個甩手,將法陣拋向跟前的地面。
 
  白色符文在一個直徑二十公尺的七角形法陣上出現,一隻壯碩的龍形生物從華勒斯的“自我領域”被召喚過來。
 
  【音速龍】“渦流”展開三角狀的雙翼,先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白銀色的翼龍用粗壯的四肢撐起身體,金黃色的龍瞳認出了主人,頭部拉向前去,鼻子親暱的噴出一口氣。
 
  精靈龍匠輕輕地撫摸它的頭部後方、那異境龍類獨有的傘頸鰭,並拿出一顆質點核心向上一拋,靈活的“渦流”脖子一伸,一口吞下主人給的小點心。
 
  熟練的跨上龍鞍後,華勒斯拍拍“渦流”的後頸,拉起龍韁。
 
  「走吧,我們三個得討論一下,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
 
  「好,走吧……。」我將【天啟之錀】反手轉個半圈後,向上一拋。
 
  一道黑色的混沌閃電立即將它傳送回原本的位置,【雷克洛斯號】的軍械庫。
 
  §
 
  【恩格里斯】
  〔英雄廳〕
 
  在面積三千六百平方米的廣大廳堂中,我和二個老友面對面坐在最深處的長桌前。
 
  兩側的百葉窗被打開,白色的陽光透過百葉窗,陰影和光線並列的條紋整齊的灑落在地板上。
 
  光線帶來的明亮感和些許熱度充滿整個廳堂。
 
  華勒斯召喚出一顆拳頭大的冰球,不斷在長桌上旋轉著,冰霧隨之散開,試著在冗長會議前,降低正午那令人不快的熱度。
 
  我們三人身後是三片巨大的塔盾形旗幟,從二十米高的天花板垂到地板上緣。
 
  §
 
  中間的旗幟上繡的是一個盾形的鷹徽,四周有十二道劍芒,刺繡主色為靛藍色,底色為天藍色:代表蒼天之鷹、我們天鷹一族的旗幟。
 
  左邊的旗幟上繡的是一個柄朝上的鐵鎚和一個鐵鉆,鐵鎚在上,鐵鉆在下,刺繡主色為黑色,底色為紅色:代表鎚與鉆、銅矮人一族的旗幟。
 
  右邊的旗幟上繡的是一隻展開雙翼的異境龍,胸口中間是有著十二道線形光芒的圓形太陽,龍的下方是三隻並列的核心藥劑,刺繡主色為金黃色,底色為綠色:代表龍、太陽與藥、日光精靈的旗幟。
 
  【恩格里斯】是由三個種族共同生活,組合而成的聚落。
 
  §
 
  我,卡雷斯.馮.恩格里斯,天鷹一族的族長,坐在中間。
 
  克羅克.卡地爾.黑鎚,銅矮人一族的族長,坐在左邊。
 
  華勒斯.阿伽蘭之子.史汀派克,日光精靈一族的族長,坐在右邊。
 
  身為各族的領袖,我們正在討論一個對【恩格里斯】來說,生死交關的問題。
 
  【溯時風暴】
 
  §
 
  「好,我先來口火酒,提神一下!」克羅克轉開了火酒壺,大灌一口。
 
  「你是第一個跟我說火酒可以提神的矮人……。」華勒斯一邊抱怨著,一邊把先前的記錄表拿出來,固定在一塊大白板上。
 
  那是一張地圖,右邊的藍色圓圈代表目前籠罩在電漿護盾中的【恩格里斯】,左方劃上紅色“X”標號的地方,是發生【溯時風暴】的已知地點,上方還有標註發生日期。
 
  「好,可以開始了!」克羅克放下火酒壺,滿足的吐了一口氣。
 
  「那就開始吧。」華勒斯拿起長棒,指向白水湖旁的一個紅色符號。
 
  「二月一號時,我的族人發現在白水湖旁栽種的日冕百合,半天的時間,從綻開的花朵變成剛吐芽的花苞,時間回溯約兩週。」
 
  說完後,華勒斯移動長棒的前端到另一個紅色標誌。
 
  「接著,七月三日,克羅克族裡的人發現白水湖另一側的麥田,半天時間,就從結穗的狀態變成種子,時間回溯約三個月。」
 
  「這件事最嚴重,搞的我連麥酒都沒得喝了!」
 
  「再接著……。」華勒斯先給了克羅克一個死魚眼。
 
  「今天淩晨的【溯時風暴】……時間回溯約二十一年。」
 
  「哇噻!二十一年!真的假的!」
 
  「很不幸,這是真的……。」
 
  「白話一點,就是待在風暴裡半天,就可以把一個成人打回娘胎了?」克羅克吐了一口酒氣,開始瞎說起來了。
 
  「老鎚子,你用詞能不能文雅點。」華勒斯不由得反擊他的粗魯發言。
 
  「老黑鷹,講一下你曾經用過的戰技,曾經用來攻擊過【溯時風暴】的。」
 
 「你可以叫出名字的已經都用上了、包含《兆赫炮》……但是這些攻擊只能擊退它,無法完全消滅它。」
 
  「連《兆赫炮》都擺不平他!?看來這玩意比克羅諾斯還難纏!」
 
  「有想過用空間捕捉的方式,把它移動到一個地方禁錮?例如白水湖湖底?」華勒斯補了一個意見。
 
  「我有想過,但我無法鎖定它。」
 
  「遭遇過那麼多次,除了完全沒有偵測到核心反應之外,【溯時風暴】本身,代表物理性存在的空間感也很薄弱。」
 
  「所以當空間移動線開始刻劃時,我會發現它並不位在原本所處的位置,會造成偏差。」
 
  「老怪醫,用魔法的角度,有什麼可能有效的方法?」
 
  「不可能,從法陣的基本來看,就不可能對【溯時風暴】有效。法陣啟動的條件在“未來”,而風暴會將時間逆轉,所有法陣就會在接觸風暴的時間被抹除。」此時華勒斯在大白板旁踱步,對著我們倆人開始說出他的想法。
 
  「老實說,我覺得這個【溯時風暴】,是克羅諾斯所擁有的【太初核心】……【溯時之珠】、或是【溯時之珠】的殘留物引發的……。」華勒斯臉上浮現了沉重的表情,說出了他的論點。
 
  老實說,我同意這個論點。
 
  「那個風暴所造成的時間回溯確實和【溯時之珠】的神權能力相同啦……。」老鎚子用酒壺敲著桌子,打起緩慢的節拍。
 
  「那為何是克羅諾斯死後二十七年才出現,而不是他剛倒下時就出現了?」他半閉著眼睛,並不完全認同華勒斯的看法。
 
  「而且老黑鷹不是完全沒偵測到神權核心的存在?」老鎚子把問題轉給我。
 
  「交手近十次,確實沒發現任何神權核心的存在。」我答道。
 
  「正常來說,當神人死亡時,身體會開始消散成【神質】,也就是組成神人們的基礎元素及能量。如果神權核心沒有被破壞掉的話,便會遺留下來。」
 
  「當時克羅諾斯死亡時,我們只找到【流時之珠】,並沒有找到他的另一顆神權核心……【溯時之珠】,當時只是單純的認為它被《兆赫炮》打碎了……。」我再度補充。
 
  「但是,即使只剩無法辨視的碎屑,粉碎的【溯時之珠】還是可能發揮原本的神權能力,用我們所不知道的方式……。」華勒斯臉上的表情因為堅持己見而顯得燥紅。
 
  「老怪醫,今天就算克羅諾斯的【溯時之珠】還在,不論是完整的一顆或是零落的碎片,要使用已逝者的神權核心來啟動他原本所擁有的神權能力,就要能通曉最高階的【禁忌法陣】,你覺得【原點平面】有這種人才存在嗎?」
 
  克羅克用火酒壺抵著下巴,思考了一下華勒斯的推論,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老鎚子,【太初核心】可以說是神權核心最高階的存在,樣本又少,我們不能用神權核心的常識來評估【太初核心】……。」
 
  「這句話我倒是同意啦,畢竟已知的【太初核心】也不到十個,不能用一般的常識也是對的。」這時,克羅克拿出煙斗,點了個火,深吸了一口。
 
  §
 
  「好吧,我先換個話題,糾結在【溯時風暴】和【溯時之珠】的關係上,可能對我們現在處境沒有幫助。」
 
  「回到正事……從剛剛聽到現在都是壞消息,那我再多補二個應該無所謂。不過下面這些壞消息還蠻關鍵的,你們兩個聽完可能得思考一下。」
 
  老矮人走向長桌,將原本準備好的一張大黃皮紙拿起,再轉身走向華勒所在的大白板。
 
  克羅克示意華勒斯換個位置,精靈先幫矮人將黃皮紙放上大白板,再走回原本的座位上。
 
  「好啦,這上面有些很多潦草的數字,別在意,聽我講可能比較快!」
 
  「在【溯時風暴】開始後,我們第一個面臨到的問題是……食物!」
 
  華勒斯似乎瞬間了解事情的嚴重性,皺起眉頭。
 
  「現在【恩格里斯】住有矮人八百一十七人,精靈七百四十六人……天鷹一族七人,共一千五百七十人,這還不算在肚子裡的。」
 
  「假設每個人每天吃掉一公斤的食物,一天就要一噸半。」克羅克雙手張開,表示這是很多的量。
 
  「我們這些年確實也有不斷建立食物庫存,以現在的食物庫存量,可以撐四個月。」
 
  「我們不是在電漿護盾區內建起麥田,重新耕作了嗎?」華勒斯打了個岔。
 
  「半徑十公里的電漿護盾保護區,一半以上都是居住區。而且我們又不是住在你們精靈那清爽乾淨的樹城。」
 
  「我們是以來路不明的戰艦殘骸為家,【恩格里斯】是幾百艘、幾千艘虛空戰艦和戰機的墳場,週邊的土地早就被破損艦體所流出的物質污染,可以耕作的麥田少的可憐。」
 
  克羅克再深吸了一口煙,抬頭看著這偌大的英雄廳。
 
  這英雄廰並不是一般的建築,而是一台五百米長戰艦的尾部空間,克羅克說這是地面部隊運輸機或【音速龍】的停放區,在【創世教派】的船上,它的暱稱叫〔龍艙〕。
 
  「而且我們主要的肉類來源,四角羊和厚皮牛,半徑三十公里內已經看不到半隻了……。」
 
  「再來,質點核心的存量……我們現在的所用的電漿護盾,一星期會消耗掉一個四臂巨人的質點核心,我們還有三百二十七顆庫存,看似足夠,可是一但【溯時風暴】像你們說的一樣不斷增強,我們也可能得增加護盾強度,到時質點核心的消耗量會倍增。」
 
  克羅克說完這些話後,臉轉向我,繼續他的發言。
 
  「老黑鷹,你是神人,不會死,也沒有缺少食物的問題,天鷹一族有著與生俱來的電漿戰技,【溯時風暴】應該對你們也無法造成影響。」
 
  克羅克雙眼直視我,緩慢的吐出這幾句話,華勒斯則是一臉茫然,不知道為何克羅克會說出這些話。
 
  我沒有反應,應該說,我不知如何反應。
 
  克羅克接著說:「我相信你某天一定可以完全摧毀【溯時風暴】……但在那之前,我跟老怪醫可能就先到深淵相見了!」
 
  我的表情稍微沉重了……。
 
  「講了那麼多……。」克羅克突然雙手握拳,往胸口前撞兩下。
 
  「其實我早就想到解決的方法了!」
 
  「什麼────────────!」
 
  同一時間,我跟華勒斯被這天外飛來的發言給僵住了!
 
  「那就是~~~~~~~~~~~~~。」克羅克拉長了聲音。
 
  「搬家─────────────────────────────!」
 
  「啥──────────!?」
 
  我和華勒斯的驚叫聲和克羅克的狂笑聲,迴盪在英雄廳中。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93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虛空戰記|戰鬥|戀愛|軍武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kasco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四... 後一篇:【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食譜更新~歡迎大家來小屋逛逛參觀喵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