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第86集〈絕體絕命大逃亡〉

作者:『。』│2020-11-09 19:07:21│巴幣:16│人氣:203
骯,大家好

有點累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場外請在搜尋中打上【巴哈姆特事紀】的屬性框即可找到作品(不過好像被系統吃了)



那麼,第八十六集要開始囉



  場景一轉,來到真鹿莊園的中庭,宴會會場此處,早已安排好的人潮散去,只為了引誘出「創」的狡兔們;桌椅散亂地排擺在地上,有的已經斷裂,而上面的美食美酒則都成為落地的垃圾。

  「呼...呼...這算什麼......」誠氣喘吁吁地死瞪著眼前兩個總管幕僚,所有人看起來傷勢都不重,不過每個人臉上表情似乎都有所困難的樣子,「故意放水,然後又不給我們機會逃走?」

  「那當然囉,怎麼可能放你們逃走,」名叫小鈴A的鳥頭矮人上下挑動她粗長的眉毛,這名總管幕僚繼續說道:「至於什麼時候把你們處理掉,這是我們隨時可決定的事情,等到人都到齊了,本正妹再一次把你們教訓一頓再拖進大牢裡。」

  「好大喜功是嗎?雖然身為幕僚,果然還是存有私心呢,真是心術不正。」優.曇華緊握著長槍嗤笑出聲。

  「可別急著還嘴,在本正妹看來,你們做的這些事;你們存的心態又有多健康?」

  「嗯?多健康?你們可以講來聽聽,待會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小鈴A冷冷地威脅到,對此誠則用很用力地嚥下一口口水,「本正妹還記得你哦,這位帥哥。」

  小鈴A盯向誠,項上的鳥頭擺著一張撲克臉:「剛才聽你的朋友們說到,你現在好像改名叫誠啊?虧你還敢用『音律』這個名號大搖大擺在街上鬧事,上次從我們手中逃走你就該跑遠才對,真蠢。」

  「我愛做什麼不關你們的事。」誠握緊雙拳應話。

  旁邊另一位幕僚,熾婕開口:「那麼到時候該承擔什麼後果你也要好好負起責任,晴天先生那筆帳我就會第一個跟你算清楚。」自己的朋友栽在眼前這群人手上,她對此十分忿恨。

  「*氣聲*各位,我有個想法。」黑桃站最後面偷偷拉了醉仙望月步衣角。

  「其他人事情應該也辦得差不多了,在此之前,你們幾個就乖乖站在那邊等一下吧。」小鈴A制止住手上發著火光的熾婕,並且張手命令「創」的成員們安分等待。


* * *


(幾分鐘後......)

  「鈴A,不覺得茉莉那邊有點久嗎?」熾婕開口打破沉默,首先轉頭問向小鈴A。

  頂著紅色鳥頭的幕僚雙手抱胸點頭附和:「也是呢,另一邊也是搞得有點慢,果然這種事情不能交給臭男生跟小孩辦。」

  「嘿嘿,大概是被我們的夥伴撂倒了吧。」醉仙望月步向前踏出,一邊嘲諷著,熾婕見狀即發射出一道小型的火球,「嗚喂!小心點,那東西很危險!」紙袋男很敏捷地跳腳避開。

  「叫你安靜待著,沒聽到嗎?」熾婕剛才施法的右手比出一把手槍的手勢,瞄準著醉仙望月步的膝蓋位置。


  「不是嘛,聽我說一句,我有個提議。」醉仙望月步故作從容,盡可能表現出他平常的狀態:「放其他人走吧,作為交換,我會乖乖跟你們走的,可以嗎,美女?」

  「我有說你可以講話嗎?」熾婕右手抬高,發出一道小火球,不過沒有擊中紙袋男,她瞄準的是隱蔽在醉仙望月步後方的黑桃。

  「啊!」小火球的灼燒讓黑桃急叫一聲。

  「不知道你們在玩什麼把戲,但是叫你們乖乖站在那邊就聽話點,一步都不准動,」熾婕瞄準著最靠近她的兩位「創」成員:「再靠近一步,就不會只是這種小火苗了。」

  「喂,你確定嗎?」

  兩道人影出現在熾婕頭頂上方,就在醉仙望月步吸引住這名幕僚注意之後。

  「先解決一個再說!」優.曇華掄起長槍「狂氣」,頗有氣勢地向下穿刺。

  「速度要快,在小鈴A反應過來之前......!」「音律」誠伸直右腿,打算就以腳跟直擊敵人。

  「...你們...會不會想得太美了一點?」話語剛落,一道熾烈的暴風發散而上。

  「...唔...!」

  「喝啊!」

  「『音律』!」

  窗外藍天使用了誠的能力將其呼喚至身邊,而醉仙望月步則一瞬身救下優.曇華。

  「謝謝,小天。」

  「嘿,我又救了你一次,待會該給我個親親獎勵一下吧,呵呵。」才剛從危機中解脫,醉仙望月步馬上調侃起執著長槍的兔耳少女。

  「...再露出那張醜臉小心我戳死你...!」

  「啥?別鬧啦,我什麼沒有,就一張帥臉,這可是每個女生見到都會站不住腳的臉蛋欸,真~~Der~~」不管優.曇華的冷言冷語,紙袋男依然故我的自我陶醉著。

  「叫你們...安靜待著,沒聽到嗎...?」熾婕語氣冰冷,但帶著怒意。

  *轟*

  一道火旋風伴隨著轟鳴,捲著泥土和礫石衝向紙袋男和執長槍的兔耳少女方位,兩人反應很快地跳開來。

  「聽不懂就算了,蠢材們就等著成為薪柴吧。」話講完,她雙手一張,一道火牆自地面竄起,圈住了「創」的成員五人。

  「醉仙,別再開玩笑了!還能再一次嗎?」黑桃緊張地望向紙袋男。

  醉仙望月步則報以聳肩:「欸,這火圈好像正在縮小耶。」

  「欸?」黑桃和優.曇華雙雙對這反應起了遲疑。

  「欸?」而誠和窗外藍天也是。

  「欸?」一個面容冷峻的西裝帥哥也起了相同的反應。

  全場陷入寂靜。

  「——你誰啊!?」

  「我才想問你們吧,宴會早就結束了怎麼還在這裡?」西裝帥哥沒頭沒腦地問道。

  「你是搞不清楚狀況還是真的是笨蛋才會這麼問啊,你不也是『超新星』嗎?」優.曇華聽到這番應答後微微翻了個白眼,指向那名西裝帥哥:「我是大樹懶。」

  「我迷路啦,這莊園有夠大,我根本沒住過這麼大的地方,五坪的房間對我來說就很大了欸。」我是大樹懶笑瞇瞇地搔著頭,而這句話聽來十分認真。

  「所以呢,你打算去哪裡?」黑桃硬是提起耐性追問。

  「當然是逃出這鬼地方啊,靜白那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追到這來!」

  「靜白,那個總管幕僚靜白嗎?」誠的眉頭皺起,聽到這名字他知道大事不妙。

  「你真行,把自己弄迷路再把自己搞到困在這種局面,現在你沒得選了,幫我們一把吧,我們一起從這逃出去。」優.曇華態度很糟的拉攏著我是大樹懶,能多一個幫手總是好事。

  「我有什麼辦法?我也想問你們有沒有方法逃出去。」我是大樹懶聳肩回答。

  「不如這樣吧,我來賭一把。」黑桃搶先提到。

  「啊?你有什麼用?」我是大樹懶打量著在場他唯一認不得名字的傢伙。

  「只要距離夠的話......」

  「等等,你不會是要用你的能力?」醉仙望月步伸出手制止住寫好字準備衝出去的黑桃。

  「嗯,如果真的在我預期之中,那這道火牆就能夠順利解除。」黑桃眼神堅定,從他臉上看不出一點害怕和猶豫。

  「黑桃,帶著這個吧。」窗外藍天從衣領內抽出一張寫著「土」的符咒:「我會保護你的,放心。」

  「......嗯!」黑桃本來堅決的眼神稍微鬆懈了下來,下一秒變得更加堅定。

  「你有那種東西幹嘛不給我們一人一張衝出去就好?」我是大樹懶看著符咒反駁著。

  「越多人分擔咒術,效力就越弱,不好意思了。」巫女解釋道。

  「等一下,要是......距離太遠的話呢?」優.曇華透露出擔憂。

  「看到有人從火中衝出來,相信那傢伙也會嚇一跳吧,不管是不是在距離內,只要讓她露出空檔,火牆也會跟著解開。」誠提出他自己的猜想:「你試一把吧,黑桃,對了,帶著這個。」他又把放在口袋的一顆發報器交給黑桃,另一顆則給自己戴上。

  「如果發生什麼差錯,記得呼喚我喔。」


* * *



  「他們真的好慢。」熾婕手指上燃著火苗,一邊維持著火圈並慢慢將其縮小:「不聯絡一下他們嗎?」

  小鈴A無奈地搖頭:「收不到訊號,可能都還在森林裡的關係吧。」

  「靜白那邊呢?」

  「算了吧,他是最不可能應答的一個。」紅色鳥頭的幕僚嘆一口氣。

  「防!」

  「喝啊啊啊!」一道吼聲隨著火牆內咒語的生效呼嘯而出,雖然全身都是火,但黑桃在符咒的保護下得以毫髮無傷衝出火牆。

  「什......!」如同誠所說,幕僚因為這一嚇露出空隙,本來正在縮小的火牆隨之消散。

  「好機會,現在快逃——」話還沒完整說完,一聲低沉的轟鳴鎮壓住所有人準備逃跑的行動,「動...彈...不...得...!」尤其是黑桃,即使有符咒保護,但距離大家最遠的他似乎受到最嚴重的影響,整個人被壓得跪倒在地。

  「黑桃......!」使盡力氣呼喚著黑桃,誠試圖動起手腳過去幫助夥伴:「發報器...快使用...發報器!」

  黑桃顫抖著身子,用全身的力量扭動頸子轉向夥伴們:「不...可...以......。」

  下一秒,巨響轟天,塵土飛楊,一顆巨大球體從黑桃的位置垂直落下。

  「黑桃!」所有人眼睜睜望著這名男子被這顆巨大的球給壓制,即使是窗外藍天的咒術也無能為力。

  「你們不覺得自己太過份了一點嗎?」巨大的紅色球體慢慢縮小,那聲音是小鈴A,「本正妹不出手就好像當本正妹不在一樣,好啦好啦,非得要看本正妹動手是嗎?真拿你們沒辦法。」

  「在本正妹的重力之下,你們也準備跟這個男生一起上路吧。」小鈴A恢復成原本矮小的矮人體型,撐開的手掌慢慢握成一個拳頭的形狀:「奇怪,你看看你們,都讓本正妹說了些什麼!什麼重力,本正妹可是很苗條的,啊啊!饒不了你們!」她突然抓狂似地自言自語吼著,加快了手掌握成拳頭狀的速度,除了熾婕和她本身以外的其他人被壓得早就發不出聲音來。

  *鏗*

  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在所有人都沉默的這種時候特別清晰,揚起的塵土中顯露出一道人影,而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響亮。

  「靜白來了。」熾婕這麼跟小鈴A報告道。

  「吼,太慢了吧。」小鈴A翻了個白眼,在聽到話後稍微鬆開了手掌一些:「再晚一點到,就不給他留活口了,這裡面有人要抓活的對吧?反正不會是這個男生就是了。」她看著被壓倒在地上的黑桃。

  五名「超新星」被活活壓著,只能死盯著眼前又多了一名幕僚前來的事實,這令他們眼神透露出絕望,尤其是那名帶著耳機的藍髮少年,以往保持開朗的誠,在這種情況下也只得露出狼狽的一面。

  『喂...好安靜,什麼都聽不到...』

  『耳朵裡只有嗡嗡聲...那是靜白嗎...?』

  『我們...該不會要...死在這了吧?』

  『誰也好...救救我們吧...啊......算了。』他已經準備好了,兩眼一閉,至少,希望自己能在最後不因為眼前的景象而讓自己抱著恐懼死去。

  「『音律』!」

  一聲呼喚傳入發報器,誠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在樹梢上。

  「有奶?還有...大家...!」


  「唷,我們來了。」傻傻神荼做了個敬禮的手勢致意。

  「啊......」剛被救下的藍髮少年輕輕吐出一聲,他才剛做好受死的準備,這一救讓他還反應不過來,藉由嘆出這一聲,把所有疑惑和恐懼拋諸腦後。

  「快點!救救其他人!」他醒了,從那絕望中醒來了,現在必須換他來拯救其他人,而且要快!

  「什麼?這些人!?難道說茉莉她......」小鈴A撐著手掌繼續控制住其他四人,她並沒有因此鬆開手:「熾婕,靜白,上面那些人交給你們了。」

  「骯,那當然。」句點化作一道影子纏住誠,並且快速地遁形,不出一秒就從其他四名「超新星」的影子裡現身。

  「怎麼可能讓你得逞~!」眼看目標又回到自己施展能力的範圍內,而且這次還多帶一人,小鈴A滿意地哼笑著,並且試圖加大重力壓制住句點和誠兩人。

  「里格雷,幫我一把!」里格雷聽到句點的叫喚後,隨即在句點的方位張開一道黑暗力場,暫時阻隔住了小鈴A的能力,「動作要快,我擋不了她太久!」此時,句點和誠兩人正在一片漆黑中聚集倒下的同伴。

  「喂喂喂喂!有奶,靜白要來了!」日日野慌張地拉著我妻有奶的衣角,大聲喊到。

  「這邊也是,那個女的打算放火。」白毛滴了一滴冷汗,他能想像得到熾婕手中的火焰法術有多麼強大。

  阻隔聲音和視覺的力場被重力給壓碎,句點和誠終於把大家都聚在一起。

  「嗯——」巨大的軍刀揮動時引起比較纖細的樹枝隨劍風起舞,靜白的刀映射出了日日野慌張的臉;而熾婕也將手中凝聚的火焰能量向白毛的位置射去——

  ——一瞬間,兩道攻勢瞄準的彈道都偏斜了,由兩把刀劍所劃開。

  「是你......」這句話自靜白和我妻有奶同時講出口。

  「嗯。」

  「宮崎先生!」

  「什麼,宮崎?」小鈴A聽到名字後抬頭向上看,而本來準備要握起的拳也鬆開了些,這一瞬的破綻讓重力鬆散開來。

  「快,送我們上去!」這次誠緊抓著其他人,有的已經因為重力被壓到暫時失神,還有意識的人也使不上力了。

  「『音律』!」傻傻神荼大喊著,被誠抓著的人們在這一聲呼喚後轉移到了較遠方的粗大樹枝上。

  「不好了——」

  「好,」誠點頭確認後,轉過身對還在前方的我妻有乃、日日野和白毛大聲呼喊:「各位,快逃啊!」

  「快逃...這些人...我們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快逃吧,快點!」

  「怎麼能讓你們逃——呀!」作勢施放法術的熾婕,話講到一半卻被宮崎閃電般的一擊給打斷。

  「休想。」靜白飛快瞬身至我妻有奶等人身邊,掄起軍刀揮下——也遭到抵擋了,同樣來自宮崎的阻擋!

  「嘖,真礙事。」小鈴A焦躁的情緒顯露出來,鳥嘴咬著自己的指甲。

  「有奶,我們快跑吧。」日日野催促著我妻有奶,後者答以點頭,三人轉身往眾人方位逃去。

  「人都到了,我們走吧。」

  『咳......』

  「嗯......!?」

  一個咳聲引起所有人注意。

  「...黑桃...?」是黑桃,他還留有一口氣在,誠一聽到聲音,剛才的堅決又似乎崩陷了些:「黑桃他...還活著...他還有呼吸!」

  「所以呢?」

  所有人—所有意識清醒的人—盯向我妻有奶,他的回答並不是大家所預期。

  「當然...是去...把他救回來啊?」誠遲疑了一下,他希望是自己聽錯,重新表達清楚自己的想法。

  「不可以,走吧。」

  我妻有奶很堅決地說到,這一次,所有人都確定自己沒聽錯了。

  「喂...有奶...黑桃還活著...他在向我們求救呢...」誠的聲音顫抖著。

  「想逃哪?」剛被阻擋住的靜白,再一次嘗試攻擊,而剛擋住熾婕法術的宮崎也打算再一次抵擋靜白朝向眾人的攻勢,不料卻被一顆巨大球體襲擊而不得不閃開——小鈴A也加入了戰鬥,如今宮崎必須獨自抵抗三位幕僚的攻勢,否則句點他們就無法逃出去了。

  「受死。」巨大軍刀揮中目標了——即使在宮崎牽制下只擦身而過而已,卻已經足以致命,因為被擊中的兩人,日日野、白毛,雙雙從樹梢上墜落!

  「你還想救嗎?」我妻有奶望著樹下的兩人,如今已經在無法伸手觸及的範圍內,冷冷地看著誠說:「我可不是個博愛主義者,這種狀況下如果你真能救到誰,你可以自己留下。」

  「聽他的吧。」句點拍拍誠的肩膀,小聲說到。

  然而,靜白又抓住空檔,執著巨大軍刀向眾人衝來;熾婕也是,手上凝聚著火焰自反方向而來。

  「喂,要救還是要跑,不管怎樣快點決定啊!」傻傻神荼催促著,同時擺起架式,至少,要保護住近在咫尺的人們。

  「你們太誇張了,不可原諒!」

  「死吧。」

  一聲轟隆;一聲鏗鏘,聲響之後,目前的所有人都還活著,靜白的斬擊被迎頭趕來的宮崎再度擋住,而熾婕的火,則被另一股火給吞噬。

  「什麼?唔...好痛...!」被紫色火焰吞噬法術的熾婕因刺痛而喘出輕聲。

  「...你還是用了...」我妻有奶看向句點,這是他曾經嘗過的招式:「這股力量。」

  「這是什麼啊......?」就算是同樣與句點交手過的里格雷,也沒見識過這種能力。

  「你也知道吧,萬不得已了。」句點手臂纏著紫色火焰,慢慢地吞滅掉熾婕的火:「宮崎先生,我們又並肩作戰了呢。」

  「嗯,對了,」宮崎一邊揮舞著雙刀抵擋巨大軍刀的斬擊一邊開口說到:「那瓶藥,要幫我保管好知道嗎?下次再見了。」

  「什麼?」句點遲疑了一下。

  「去吧,句點,」宮崎雙臂一敞開,雙刀偏斜掉了巨大軍刀,兩位劍士的戰鬥再度從樹梢上往下拉去。

  「嗯,逃吧,小屁孩們!」十分難得的聽到宮崎扯開嗓子如此喊著,中性的嗓音撕扯著,驅動了在場「超新星」們逃命的念頭。

  句點看著正在打鬥的兩名劍士,還有被牽制住的鳥頭矮人,他向宮崎微微點頭致意,而後回過頭看向自己牽制住的熾婕,「我是大樹懶,用那招吧,我們一起走了!」我是大樹懶恢復意識,不疑有他,左腳蹬向樹梢奮力一踏。

  「好,終於可以走了!」西裝已經殘破的冷面帥哥用力一踩——熾婕無法反應過來而陷入睡眠並且掉到樹下的草叢裡,就跟稍早在大堂裡面的警衛們一樣。

  「各自背一個人吧。」句點背起優.曇華,我妻有奶和誠也各自揹起兩位還昏厥的夥伴。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聲音?!」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片森林,甚至城市裡都能聽得到。

  「喂......我看到不得了的東西了,那是什麼啊?」傻傻神荼伸長脖子探查,發現的是一頭怪物,異常巨大的怪物,就連樹海在他腳下都如同草皮一般。

  「總之我們快走吧。」

  『要沒事喔,宮崎先生,』一行人終於得以動身,離開這座莊園。

  『下次見了。』



碎碎念:

是的,這集的分鏡構想得比較久

說實在,想很簡單,都有畫面

真的要呈現出來又是一個挑戰

下集見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60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巴哈姆特事紀|【巴哈姆特事紀】

留言共 1 篇留言

(๑˘• ¸•)˘〈影ヨ⁆
這標題的副標(?)部分,讓我能聯想到壹部遊戲:

在都市的災難求生劇情遊戲。


是說,那個真鹿莊園,有著會有渡河的賈人在其中的錯覺。 XDD

11-10 09:29

『。』
骯,你是說《絕體絕命都市》對吧
絕體絕命這句話在日語中大概代表著「一籌莫展」的那種狀況吧

對於真鹿莊園的場景,我真的很想花篇幅描寫,不過目前實在是沒辦法

有大略描寫真鹿莊園景色的篇幅大概只有第81集 《奪寶大作戰》 了
11-10 1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45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今天是巴哈開站的第876... 後一篇:[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f01189大家
更新4K遊戲劇情影片! 有最後一戰(貴族小隊的覆滅)、殭屍部隊三部曲和戰地風雲,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