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上低音號小說「北宇治高中的吹奏樂部日誌」第一章「冬色狂想曲」翻譯節錄Part 4

作者:漆黑的狼煙│2020-11-08 01:38:56│巴幣:208│人氣:126
接續Part 3,本文節錄自上低音號的原作小說「北宇治高中的吹奏樂部日誌」第一章「冬色狂想曲」,講述三年級的晴香、明日香等人引退後,北宇治吹奏樂部要以其餘的一二年級生為戰力,舉辦定期演奏會的故事。

選曲難題解決後,這次輪到葉月當主角了。麗奈和梓也是久違登場(?),後者根本是光明正大地替後續劇情在埋梗。另外翻譯的斷點不是很好抓,必須選在故事剛好告一個段落的地方。所以Part 4的字數會稍多一點。


閱讀本文時請搭配此曲服用,點歌者:高坂麗奈。

《吹奏小號的假日(トランペット吹きの休日)》是定期演奏會的曲目,也是本章節的重點,大家可以欣賞一下小號與其他樂器在這首曲子的表現。

-------------------------------------------------------------------------

「來,這個拿去。」
新年後的第一次練習,久美子便在自己所屬的低音部,把樂譜發給每個人。
「《Star Puzzle March》?這是什麼啊?」
葉月歪著頭表示疑惑,小綠隨即笑著回答道:「這是以前的指定曲,旋律跟《小星星》很像,是一首在聽的時候會喚起許多記憶的曲子喔。」
「喔喔喔!《小星星》!」葉月露出閃閃發亮的表情。看到她的反應與自己的預期相同,久美子不禁微微苦笑了一下。
「葉月,妳喜歡《小星星》對吧?」
「咦?妳怎麼會知道?」
「是明日香學姊把妳寫的問卷給破解後看出來的。」
「破解?蛤?」

久美子將樂譜遞到一臉驚訝的葉月面前,一旁的小綠則是興奮地揮舞起雙手,喊道:「《吹奏小號的假日》!有這首真是太開心了!」
「是依年級來分組演奏啊…那麼學長姊們要表演的是《吹奏低音號的假日》了。」
「沒錯,應該會把各年級中的少數人編成小型樂隊,具體的做法之後會再說。順帶一提,一年級裡面負責低音號的只有葉月妳一個人喔。」
「欸欸欸?」聽到久美子這麼說,葉月吃了一驚,然後向後藤和梨子投以求救的眼神。
「學…學長姊沒有要跟我一起表演嗎?」
「畢竟是以學年分組的嘛…」
「加油啊,葉月。」
在低聲碎碎念的後藤旁,梨子握起拳頭替葉月打氣。葉月看了手中的樂譜一眼,隨即喪氣地垂下雙肩。



發完樂譜後,各聲部在各自的教室展開練習,久美子跟霙則是針對舞台人員的部分,開始進行確認。
「演出的部分該怎麼做?」
「一邊演奏《山中的音樂家》,一邊介紹樂器,這個已經是確定的吧。」
「難得表演《日本童話狂想曲》,總覺得想要額外表演些什麼。」
「啊,我有個好主意!讓桃太郎跟浦島太郎登場吧!」
「這個好,Cosplay對吧。」
「讓旗手隊一起出場,這樣表演性會大增。」
「真令人興奮啊,要不要再加個大海的布景?」
「《South Rampart》這首呢?」
「這個大家一邊吹奏樂器,一邊擺動身體吧。」

眾人的熱烈討論讓久美子有點傻眼。負責定期演奏會的人員中,還分成了服裝、宣傳等不同職務,其中混合了一二年級生的舞台組,成員們顯得更有活力。因為他們的工作是要決定不同曲子上台表演時的細節,要先閱覽表演曲目,也要反覆觀看去年的演奏會影片。

「霙,辛苦了。」二年級的學姐向霙揮了揮手。霙微微點頭致意後,在座位上坐了下來,久美子也連忙坐在她旁邊。部員們都沒有查覺到她們的存在,繼續專心討論著。
「在《哈利波特》的開頭,牆壁用藍紫色調會比較好嗎?」
「可以,氣氛還蠻搭的。」
「服裝更換的部分要怎麼做?然後要穿什麼啊?」
「第一部分的時候就穿平常的T恤跟制服的裙子,第二部分則是襯衫、夾克搭配蝴蝶領結,第三部分就換成黑色襯衫和黑色褲子吧?然後繫上白色領帶,記得去年也是這麼做的。」
「中場時要換服裝的話,表演的部分要交給哪些人?」
「人數沒辦法太少,每個年級都要有大約三十人左右,就直接排在佈幕前面吧。」
「啊,要不然這樣好了,負責《吹奏低音號的假日》的人表演完,離開舞台後再換裝。」
「演奏《迪斯可小子》的時候要戴大禮帽吧?果然要這樣才比較帥。」
「的確,如果不能帥氣地表演這首的話就沒意義了。」

霙面無表情地一一記下越來越熱烈的討論內容。霙突然抬起了眼睛,久美子的視線也跟了過去,電視畫面中是去年的演奏會影片,影片中的小笠原正在激昂地吹奏低音薩克斯風。
「…啊。」聽到霙脫口而出的聲音,眾人將目光集中過來。她絲毫不在意,用手指著電視畫面。
「我想做那個。」
「那個?」感到疑惑的人不僅只有久美子而已,其餘二年級生也靠了過來。
「那個是指什麼?」
「就是那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久美子凝視著畫面,從喇叭宣洩而出的曲子是《Deep Purple Medley》,小笠原站在舞台上,她的臉龐被五彩繽紛的細小色塊照映著,而這些燈光是來自吊在舞台中央的銀色球體。
「那個該不會是…鏡面球(註1)吧?」聽到久美子如此問道,霙點了點頭,並露出認真的表情。

決定好舞台演出內容與服裝後,定期演奏會的準備依然緊鑼密鼓地持續進行,時程表也大致定案,已經能夠窺見整場演奏會的全貌了。至於主持人在何時要登場、誰要負責搬運椅子,以及表演人數較少的曲目該由哪些人演出、某首曲子究竟適不適合等等,一大堆雜七雜八的未解事項仍在久美子的大腦中亂竄。

即便如此,久美子連煩惱的時間都沒有,美宣組將他們製作的小冊子封面的草稿拿給她過目,久美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到目前為止,沒有問題吧。」久美子把草稿收進資料夾,然後打開了教室的門。這時,由低音號與低音大提琴組合而成的曲調,從門縫流竄到走廊上。
「葉月,可以打擾你一下嗎?」久美子拍了拍葉月的肩膀,她驚訝地抬起頭來。
「怎麼了嗎?」
「《吹奏小號的假日》這一首啊,最後決定要由七個人來表演。想說我們現在就要開始練習了,妳有時間嗎?」
「嗯。」
「那麼就在音樂教室集合囉。要我幫忙妳拿樂譜嗎?」
「不用,沒問題的。」葉月動作熟練地提起樂器,綠輝則是有點不滿地鼓起了臉頰。
「欸~~~不公平啦,小綠我也想去。」
「抱歉啊,小綠妳就繼續練習吧。」
「畢竟低音大提琴總是被排除在同伴們之外嘛。」梨子安撫著鬧彆扭的學妹。這時,一直默默練習的夏紀突然抬起頭。
「葉月。」
「是…!」
葉月回過頭來,夏紀對她彎起嘴角,笑著說道:「要加油啊!」。

面對揮著手、鼓勵自己的學姊,葉月舉起空著的那隻手來敬禮。
「加藤葉月,要出發了!」
聽見葉月這麼有氣勢的聲音,夏紀滿意地晃了晃肩膀,笑了起來。即使當上副部長,夏紀對待學弟妹的方式並沒有改變。或許,對向來不在社團活動中追尋任何東西的她來說,在心態上有什麼變化也說不定。



負責表演的七人集合在音樂教室。小號三人、長號兩人、上低音號一人、低音號一人,七人均負責銅管樂器。成員包含麗奈跟秀一。
「看來七個人都到齊了呢。」
久美子跟葉月一起走進教室,便聽到了麗奈愉快的話語聲。《吹奏小號的假日》是麗奈想要演奏的曲目,能夠獲選肯定讓她很開心。

「從開頭開始合奏看看吧?」
「嗯,就這麼辦吧。先搭配節拍器看看。」語畢,麗奈瞥了下秀一,後者立刻有些慌張地跑去樂器室拿節拍器。
「秀一他,真的很不擅長應付麗奈呢。」
聽見久美子這麼說,麗奈的嘴唇彎成了三日月型。
「這個嘛,塚本在我面前根本抬不起頭啊。」麗奈輕笑著,一臉泰然自若地說道。久美子正好奇為什麼時,秀一喘著氣跑了回來。
「來,這個。」
「喔喔,謝啦。」麗奈接過節拍器後,首先依照樂譜寫著的節奏進行設定,銀色的擺錘左右晃動著,發出無機質的「卡嘰卡嘰」聲。
「一、二、三…」
數到四時,久美子吸了口氣,配合著節拍,輕盈的音色從各自的樂器中飛散出來。

《吹奏小號的假日》又被稱作《吹奏喇叭的假日》,是勒羅伊·安德森於1954年創作的曲子。雖然曲名有著「假日」的字眼,擔任主角的三名小號手卻絲毫沒有喘息空間,對小號演奏者來說是難度相當高的樂曲。久美子國中時期的社團同學還以「吹奏小號的運動會」這名稱來揶揄這首曲子。

久美子這次吹奏的上低音號用樂譜裡面,有著好幾個連音(註2),對上低音號演奏者來說,這也是場運動會。久美子連續壓動著活塞鍵,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她吹奏速度漸漸有點跟不上了。跟疲累的久美子比起來,擔當主旋律的小號顯然輕鬆許多,這種衝刺般的節奏很適合表現小號的魅力。富有廣度且華麗的音色,彷彿足以在冬天的冷空氣劃出一道裂縫。其他樂器則是要負責支撐起整個合聲,經過一連串的吹奏,葉月已經缺氧到面紅耳赤。

「加藤同學,妳從中間開始節奏就慢下來了。」練習完一遍之後,麗奈面無表情地如此說道。
「對…對不起。」
「不用道歉啦,只要練到演奏時沒問題就行了。因為實際上場的時候沒有打擊樂組和指揮者,加藤同學是這首曲子唯一的基礎,如果不夠熟練的話,到時候會很麻煩的。」
「嗯…嗯,抱歉,我接下來會加油的。」

看到垂頭喪氣的葉月,久美子交互看著她和麗奈。果然麗奈還是講得太過頭了嗎?久美子正想開口說點什麼時,麗奈轉頭過來看向她。
「因為演奏時只有七個人,各自演奏的聲音會直接傳遞到觀眾席,如果每個人自己負責的部分沒有表演好,這首曲子就不是完整的了。久美子妳也是這麼想的吧?」
「啊,嗯,我是這麼想的沒錯。」
「所以呢,我覺得有任何困難的地方的話,就要確實說出來比較好。上低音號也是,剛才在連音的地方,指法慢下來了。」
「是…很抱歉。」聽到自己的失誤被指出來,久美子也馬上縮了起來。她的眼角餘光瞥見秀一忍著笑,居然還有心思偷笑別人,這傢伙真是過分。

麗奈把長髮撥到耳後,抬起頭來說道:「再來合奏一次吧,從頭開始。」
在她一聲令下,眾人舉起樂器開始演奏,樂器聲直到練習結束前都沒有停下來。



過了一個月半,部員們臉上開始顯現焦急的神情,尤其是定期演奏會的相關工作人員特別辛苦。負責統整各項工作的霙,以及協助她的久美子,兩人經常受到部員們的請託,而必須在校園內來回奔波。

跟氣氛活躍的一二年級教室比起來,三年級這邊則是陷入一種異樣氛圍。國立大學的入學測驗已經陸續展開了,現在正是最緊張的時期,圖書館附近的自習室裡,整天都能看到三年級生的身影。

兩人穿過走廊,往法國號組的練習教室前進。走到一半,從死角飛奔而出的水藍色身影,讓久美子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啊,這不是久美子嗎?」她那開朗活潑的語調,久美子一聽到就立即認出來了。
「咦,梓?」

在久美子眼前笑咪咪的人,便是佐佐木梓,就讀於行進樂隊的強豪立華高中,也是久美子國中時期的好友。穿著天藍色西裝外套、黑色領帶與灰色裙子的立華制服的她,身處在北宇治高中實在特別醒目。
「啊,學姐也在啊…」語畢,梓連忙鞠躬致意道:「妳好!」。
對方以這麼有氣勢的方式打招呼,霙有點被嚇到。她瞥了梓一眼,輕輕點頭回禮。
「那個…妳好。」
這種有點像運動社團的打招呼方式,在立華似乎是習慣。用指尖摸著綁成一束的頭髮,梓看了看周圍,說道:「第一次來到北宇治呢,原來裡面是這樣啊。」
「嗯,不過,這裡還蠻普通的吧?」
「的確,沒有比較特別的地方。」梓不帶惡意地點了點頭。

梓在灰色裙子下方露出的小腿,被黑色的緊身褲包覆著,不知道起始於何處的脫線,從大腿側面到腳踝畫了一道線條。她的腳部曲線很平滑,看起來比國中時期更加俐落,訪客用的拖鞋,對梓來說稍微大了點。

「梓妳今天怎麼會在這裡?」
「我嗎?今天是來跟北宇治的幹部打聲招呼。妳應該有聽說吧?三月的聯合演奏會的事情。」
「啊,我們已經把樂譜發下來了。」
「我就是來商量演出的相關事項的。我啊,糊裡糊塗地就被選上學年代表,所以這類的會議都必須要同行參加。久美子妳在忙些什麼呢?」
「我正在準備定期演奏會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已經是這種時候了,辛苦妳啦。」
梓露齒而笑。這時,她的目光不經意注意到久美子的前髮處。
「那個髮夾好可愛,是向日葵的嗎?」
「哇啊…嗯,沒錯。」
在顯然有點緊張的久美子旁邊,霙也不禁緊繃起來。不過對她而言,單純是因為在不認識的人面前比較怕生。

梓看了手錶一眼,連忙雙手合十道歉:「抱歉,我差不多該走了。那麼在聯合練習的時候見!」語畢,梓往相反方向的走廊快步離開。她背後搖晃著的馬尾,似乎比上次見面時還要長了。



到了二月,瀧針對合奏練習的指導也進入白熱化的階段。
「要更仔細地聆聽周圍的聲音,從吹奏第一個音開始就要注意。讓音符與音符之間,形成平滑連接的意象。」
「是!」

瀧正在指導的是,由賈恩·凡·德爾·魯斯特(Jan Van der Roost)作曲的《Canterbury Chorale》。儘管演奏時不需要高超的指法,但為了讓莊嚴的曲調能夠平靜地串聯在一起,各個聲部必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否則曲子的氛圍會被破壞掉。跟快節奏的曲目比起來,沒有那些複雜的指法,取而代之的是,需要演奏者對音色控制方面的纖細技巧。

「小號,發聲的時候要注意,要慎重地讓周圍的聲音融入,像這樣的感覺。麻煩了。」
「是!」
「那麼,從剛才的地方再來一次。」

瀧的指導繼續進行,外面明亮的景色逐漸變為夕暮。第二部分表演的《三日月之舞》、《東海岸風情畫》是跟吹奏樂競賽相同的曲目,再度接受瀧教導指定曲,總覺得讓人感到懷念。全國大賽明明是不久前的事情,回想起來卻彷佛已經是很久以前了。

接著練習來到了中場表演的兩首曲子。
「現在只有《吹奏小號的假日》的表演人員要進行演奏。」
「是。」
依照指示,演出的七個人舉起樂器,周遭的其他部員則是看著樂譜待機。瀧擺動著手,隨著指揮棒那優美的搖晃,久美子深深吸一口氣。

負責小號的三人經歷過麗奈的嚴格指導,已經可以整齊劃一地吹奏,為了支撐華麗的主旋律,久美子演奏起對位曲。樂譜對指法有著相當要求,不免讓人聯想到木管樂器,八成是為了樂團表演的緣故,把木管樂器負責的部分與上低音號併在一起。
──所以這份樂譜才會這麼難啊…
久美子在心裡自言自語道。不過對上低音號演奏者來說,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低音號變得忽快忽慢了,請務必保持住節奏。」
「不好意思。」
「再來一次,只有低音號要演奏。」
「是。」
葉月繃緊神經,她的雙唇抵著吹嘴、眉頭皺成一團,前髮歪到一邊露出了額頭。從窗戶照進來的橘色陽光映照在葉月臉龐,而身旁的梨子的身影,浮現在低音號那牽牛花形狀的金色表面上。

啵、啵,葉月以一定的步調吹奏出短促的聲音,高低音交錯著,然而到了一半,音就開始亂了陣腳。原因也很單純,因為葉月的吹奏速度跟不上。瀧示意她停止演奏。葉月的雙唇離開吹嘴,她的肩膀上下劇烈搖晃著。

「加藤同學,這首曲子對妳來說很困難嗎?」瀧直視著葉月。葉月緊張地喉嚨咕嚕了一聲,眼角稍微垂了下來,瀧接續說道:「如果實在太難的話,這個部分就交給長瀨同學負責好了。」
「不…不,我可以的!」對於葉月的回應,瀧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他看了看樂譜,用冷靜的口吻說道:「既然如此,請妳對自己說的話負起責任。」
「是!」
「那麼,在下次合奏時務必要練好,妳在這首曲子是關鍵。」
「好的。」
葉月用支撐著樂器的右手,用力地握起拳。她那曬得黝黑的手背,隨著她一握拳浮現出骨頭的形狀,讓久美子微微一驚。瀧用指揮棒敲了敲面前的譜架。

「接下來是《吹奏低音號的假日》。」
二年級的四人,聽從指示架起樂器。低音號、法國號、長號、小號,為每種樂器各一人的編制,其中是由卓也負責主旋律。隨著指揮棒的動作,爵士風的曲調傾洩而出,在低音號那刺激的低音之間,其他樂器控制好音量,編織出柔和的旋律。跟葉月方才的演奏比起來,兩者高下立判。

──真沒想到低音號居然能夠吹奏出這般音樂。
久美子真心感到佩服。平常都是待在幕後的低音號,一旦站到聚光燈之下,發揮出來的魅力可謂了無遺憾。真帥氣,想到這裡的久美子,往梨子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見她露出如癡如醉的表情看著卓也演奏。畢竟梨子這麼喜歡卓也,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嘛,久美子如此想道。



隨著定期演奏會即將到來,演奏曲子時的完成度也更高,如果要說哪裡比較反常的話,就是綠輝有時候會不見蹤影。
「妳沒聽說嗎?她現在人在立華喔。」
「咦?為什麼啊?」該不會是為了轉學吧?話說回來,以前的確聽小綠提過她很喜歡立華高中。看到久美子負面地胡思亂想,夏紀笑了起來。
「雖然我不確定妳是想到哪裡去了,是負責當旗手的人去立華了,我記得是小綠跟木管組的兩個人。為了之後的聯合排演,先試著一起練習看看。」
「小綠要當旗手嗎?」
「似乎是這樣沒錯。她一聽到要跟立華一起練習,整個人都幹勁十足了。」

這麼說起來,三月跟立華的聯合演奏會的日子也近了,綠輝為此開始做準備,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定期演奏會結束後不久,馬上就要舉行第一次聯合排演,必須先開始練習曲目了呢。」夏紀語畢,翻了一下眼前的樂譜,裡面的三首曲子都是在聯合演奏會上要表演的。

梓穿著鮮豔水藍色制服的身影,在久美子腦中一閃而過。
「葉月,加油啊。」
聽到耳邊傳來的喊聲,久美子轉頭望向夏紀的後方。位於教室另一側的是,抱著低音號垂頭喪氣的葉月,梨子與卓也站在她身旁。
「…妳的心情太焦躁了,稍微放輕鬆點比較好。」聽到卓也如此建議,葉月靜靜地點了點頭。她戴在前髮的髮夾歪掉了,導致幾根頭髮在眼前晃來晃去。葉月絲毫不在意,她凝視著樂譜、拿起樂器。透明資料夾將日光燈的光線給反射,在樂譜上映照出一塊白漬。



「久美子,回去吧。」聽到葉月的喊聲,久美子有些慌亂地把樂譜資料夾在樂器室收好。麗奈先回家了,綠輝則是人在立華高中,因此一起踏上歸途的只有兩人。葉月換上前幾天買的橘色球鞋,當場伸了伸懶腰。
「哇啊…好累…」
「畢竟妳在練習時真的很努力。」
「真的,超拚的啊。」
為了追上先走一步的葉月,久美子趕緊換好便鞋。因為今天有數學作業的緣故,書包比平常還要重。

葉月的球鞋鞋尖踢到了小石頭,石頭在柏油路上彈跳,撞到護欄底部後停了下來。
「久美子,妳最近都不怎麼跟塚本在一起呢。」
久美子吃驚地看向葉月,只見她盯著腳邊,一如往常地笑道:「我有查覺到,你們果然發生了什麼事。」
「呃…那個,就是…」
「該不會,你們開始交往了吧?」被葉月直接說中,久美子嚇了一大跳,手下意識地按著髮夾,對於久美子的反應,葉月依然保持著笑容。原來是這樣啊,她晃了晃肩膀。
「為什麼要隱瞞這件事呢?」
「這個…是因為,這該怎麼說呢…實在說不出口…」

葉月曾經喜歡過秀一。儘管已經事過境遷了,對於葉月究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久美子完全沒有頭緒。她不想傷害葉月,因此久美子一直沒有把交往的事情告知社團內的朋友。至於麗奈是如何這麼快發現的,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久美子低頭不語,葉月微微一呆,然後她叉著腰、故意擺起臉色說道:「我之前不是說過我不在意了嗎?我會替妳加油的。」
「嗯…嗯…」
「而且,現在沒有那個時間顧慮這種事情了。」
葉月突然停下腳步。飄落到久美子臉龐的冰冷觸感,使她不禁抬起頭。路燈發出有些模糊的光芒,雪在周圍飛舞著,看到雪花紛飛,葉月露出閃閃發光的神情。
「下雪了。」
「是啊。」
「有點難得,就在這邊待一下再走吧。」
「咦?」
就在久美子錯愕的瞬間,葉月穿過柵欄衝進公園,她坐上已經生鏽的鞦韆,滿意地用鼻子哼著歌。
「我還蠻擅長站著盪鞦韆呢。」

鞦韆旁邊的青色欄杆,因為年久失修而導致顏色開始剝落,鞦韆的鐵鍊散發出生鏽的味道。久美子將書包放置在大腿上,也坐上鞦韆搖晃著,就如同她現在搖擺不定的心情。
「以前我很常這樣,跟朋友一起盪鞦韆。」
葉月伸直雙腿,使鞦韆的搖擺速度加快,嘰、嘰,鐵鍊隨著擺動發出摩擦聲。飄動的裙子底下顯露出的腿部肌膚,膝蓋上殘留著傷疤,由此可知葉月在童年時期是有多麼活潑好動。

「大家都覺得盪到那麼高很恐怖,但我覺得完全沒問題,甚至有次還盪了一整圈,當時真的以為自己要死掉了呢。」
葉月越盪越高,她的球鞋彷彿就要觸碰到月亮一般。覺得很危險的久美子出言勸道:「這樣盪鞦韆很危險的。」
「沒問題啦。」儘管這麼說,葉月還是停下動作,鞦韆的擺動隨時間逐漸變弱,最後停在跟久美子相同的位置。

葉月站在靜止不動的鞦韆上,久美子則是抬頭看向她。注意到久美子的視線,葉月苦笑了一下。
「久違地盪鞦韆,有點興奮呢。明明以前完全不怕的,現在卻會覺得有點恐怖。」
「這很正常啦,都已經是高中生了。」
葉月從鞦韆跳了下來,地面還有著她的球鞋留下的痕跡。
「還覺得自己還是國中生時,結果一轉眼就升上高中了,時間過得真快。」
「這是老婆婆的台詞吧。」
「照這個態勢,變成老婆婆也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葉月手指交握,雙手向前伸展。在路燈的照射下,她的影子從腳邊延伸出來,碰到久美子的便鞋前端。
「所以…」葉月轉過頭來,她用手摸著鼻子,露出有點難為情的笑容,說道:「所以我不想要後悔,很討厭在事後才在那邊煩惱。」
「嗯,我也不想後悔。」

葉月瞥了眼點著頭的久美子,整個人隨即沉默起來。適才的氣勢已經消失了,她靜靜地靠在欄杆上,用腳尖玩弄著地面的沙子。葉月低著頭,發出細小的話語聲。
「老實說,對於自己能不能演奏得很這件事,我覺得很不安。」
「葉月沒問題的。當初,妳不是完全吹不出聲音嗎?跟那時候比起來,妳已經進步很多了,妳絕對可以的。」
「…才沒有呢,並不是這樣。合奏的時候,想到學長姐們沒有跟我一起吹奏,就緊張到完全吹不好了。」
「不過,被分到B組時,葉月不是都自己一個人負責低音號的嗎?跟那時候抱持著一樣的心情如何?」
「不一樣,情況完全不同。」葉月搖頭道。她的嘴唇因為乾燥,顯得有點脫皮。
「第一次合奏的時候,就覺得徹底被麗奈的演奏給壓過去。從那時候起,我就懷疑自己可不可以支撐住那樣的音樂。如果是因為我的失誤,而害到麗奈呢?光是想到這邊,就更加緊張了。」

久美子能理解這樣的感覺。麗奈是特別的,她演奏的音色與其餘學生都不同,擁有足以觸動他人情感的魅力。久美子沒有想過自己是否能追上麗奈,光是能夠和她一起站在同個舞台上,久美子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麗奈的確很厲害,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厲害的。不過,只有一個人的話是沒辦法合奏的。」
葉月抬頭看著站起來的久美子。
「葉月沒問題的。畢竟,妳已經努力練習這麼久了。」
她的眼睛微微顫抖著,彷彿是要忍住什麼一般,葉月咬住了嘴唇。
「嗯!」
輕輕點頭後,低著頭的葉月停住了在沙地上畫線的球鞋。雙腳與肩同寬,站起身後用雙手拍了拍臉頰。「啪、啪」的響聲與紅通通的臉頰,以自我打氣而言有點用力過猛。葉月氣勢十足地抬起頭來,露齒而笑。
「謝啦,久美子,我會加油的!」笑著說出這句話的葉月,她的表情跟平常一模一樣。


註1:如下圖,鏡面球常出現在一些演唱會或是Live表演的場合。


註2:請參考維基百科的連音條目。

-------------------------------------------------------------------

真沒想到葉月喜歡欠費仔秀一的事情又再次被拉出來鞭屍(誤),她和久美子兩人時的互動有點新鮮,畢竟動畫裡面幾乎都一定有小綠在XD

然後經由小說認證,麗奈果然是秀一剋星,連秀一跟久美子交往的事情都逃不過她的法眼

預計Part 5會是本章節的完結,最後一樣附上故事裡面提到的曲子。


《Deep Purple Medley》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743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aho62129809大家
原創小說《This Broken World》更新了,歡迎各位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