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2):沒有好好的死掉可是不行的

作者:冰鳩│2020-11-02 17:34:43│巴幣:52│人氣:226
前一個時間點:



「唉,是嗎,你也是這麼覺得啊。」
 
我坐在一地的血汙與碎布上,背靠著壞到只剩一半的板車殘骸,在我前方的屍堆中,有個士兵被壓在死去的戰馬屍體下方。臉上沾染大半血汙,鎧甲破裂,他胸口的肋骨在馬匹的重量下被壓到變形,但這「人」彷彿毫無感覺,胡亂地用死白的手掌抓著地面,發出「嗚啊啊啊」的話語。
 
死亡氣息充斥著他的全身上下,本該死到不能再死的人,卻還能活動。
 
「對吧,我就說讓戰馬批上全套鎧甲是件很沒有意義的事情,一不小心自己跟旁邊的人就會被馬給壓死。」
 
「啊…啊啊啊……」
 
「是啊,馬匹的保養和坐騎鎧甲的修理費都不便宜呢。」我雙手抱膝,繼續陪著這位「士兵的屍體」聊天。
 
「啊啊…啊啊…」
 
「我也覺得這場戰爭很沒意義,可能是近幾年來最無聊的一場。」
 
「啊…」
 
「喔,你想走了嗎?」我起身,隨手拿了把插在地上的銀白長劍:「和你聊天很愉快呢」
 
長劍落下,從頭頂的地方貫穿頭部,熄滅了包覆在頭骨內的微弱火苗,青色的靈魂火焰在劇烈的燃燒中轉變為火紅的花朵升上天際。
 
「再見」
 
送走了一個剛轉化成不死生物的人並沒有讓我的心情受到什麼影響,畢竟,看看我的周圍,滿地的屍體,各種玲瑯滿目的死法,這位老兄也只是其中一位「又活過來」的屍體而已。
 
在赫卡爾的傳說中,死去的人如果在臨死前有著強大的執念或未完成的心願,靈魂就無法化為花朵隨著冥河送入冥界,忙碌的死神也很少花時間去理會這種迷失的靈魂。
 
死後的靈魂停留在人間一長,執念與負面的想法就會吸引黑暗元素進駐,復活成為自然生成的不死生物,在生前最後一刻的地方遊蕩徘迴,攻擊活人。
 
這種不死生物難以被死靈法師控制,通常會直接由冥神殿的黑暗祭司洗淨它們身上匯聚的黑暗力量,將靈魂之火變回花朵後送入冥界。
 
戰爭、瘟疫,大規模的死亡是產生這類不死生物的溫床,它們甚至可能會繼續吸收黑暗元素和周遭有著相同遭遇的靈魂,最終進階成更高階位的不死生物,對活人造成更大的威脅。
 
「所以說,沒有好好的死掉可是不行的呢。」
 
 
我躲開一隻砍刀骷髏兵的揮擊,不死生物只是給死了又復活的黑暗生命一種統稱,他們形形色色,有著各種類型,像我前面穿著皮鎧甲的白骨骷髏,空洞的眼窩裡跳動著青色的靈魂火焰。
 
它是更早之前在戰爭中死亡的遺骨,埋藏的靈魂被黑暗元素與死氣喚醒,最終變化為的樣貌。這類型的初階不死生物,爛到剩骨頭的就叫骷髏兵,沒爛或半爛的就是喪屍跟腐屍。
 
骷髏兵停下手邊動作疑惑的歪頭,像座雕像般定格在揮刀後的當下,接著它用空洞的眼窩與我對視,得到答案後轉身離開。
 
「喂,給點尊重好不好?」看骷髏兵放棄跟我戰鬥,拖著砍刀繼續在戰場上徘徊的樣子我哭笑不得。
 
雖然說剛才先拿劍攻擊它的人是我。它攻擊我不過是出於靈魂深處的自我防衛本能罷了。
 
「嘛,要是你們都能好好死掉的話,我根本就不用找你的麻煩。」
 
說完,長劍已經從後腦勺插進它頭顱的靈魂之火中,青色的火焰瘋漲化為花朵,骷髏兵的軀體隨之散架,變成一根根散落在地的白骨。
 
做完這一切,我將鈍掉的長劍隨手一丟,閉起眼睛感知周圍的黑暗氣息。
 
很好沒有其他的黑暗氣息匯聚了。
 
「可以收工回家啦!」我伸了個懶腰,然後興致匆匆的撿拾戰場上掉落的各式值錢物品,當作不死生物的清除費用。
 
雖然在一場戰爭結束後黑暗祭司和敵國的聖光祭司會來到這裡淨化附近的亡魂和不死生物,避免戰場成為下一個盛產不死生物的死亡之地。
 
但死這麼多人的戰場上總有疏漏,總有些頑固的靈魂還附在過去的肉體上,不然也就不會出現我剛剛送回冥界的骷髏兵了。
 
除了上戰場跟在戰場上裝死外,清除不死生物也算在我的工作之內。
 
 
第一個麻布裝滿值錢的財物後,我掏出第二個麻布袋準備繼續搜刮,這時耳邊傳來遠處的腳步聲。腳步聲由遠而近。立即升高了我的警覺性,往四周望去我找了處馬屍體躲藏在後。
 
很快的戰場上出現了來者的樣貌,是由一個聖紋士小隊護送的聖光祭司,白色的長袍繡著黃金質感的圖騰,他們打開白皮聖書以虔誠的語氣讚美起他們家的聖神。
 
什麼偉大仁慈的聖神會將所有迷失的靈魂帶往聖所,聽得我都想翻白眼。
 
不管是聖神教廷或是冥神殿都宣揚著人死後會到冥界接受審判,好人會被聖神庇佑前往聖所,而壞人則墮入冥界深淵。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得到這樣的下場,不然這個世界上也不會出現不死生物了。
 
祭司一齊唱完長度超乎想像,繁複到足以令人睡了又醒,醒了再睡的讚美詞後,戰場上空的烏雲裂開一道縫隙,一股純粹的聖光照耀整座戰場,洗去了環境中大半的黑暗氣息,原先躲藏在屍體中的惡意靈魂也同時被淨化成為花朵升上天際消失。
 
神聖詠嘆。
 
必須由五名高階聖光祭司集體唱誦發動的淨化咒,能大範圍、高效率的淨化一地的死氣並驅散黑暗元素,將產生不死生物的可能性扼殺在萌芽之時。
 
我皺起眉頭。比起聖騎士,聖光祭司對我來說更加難搞,他們擁有高端的精神力與魔法元素的感知能力,很容易就能發現周遭環境中的不和諧之處。
 
也就是我。
 
幸好他們沒多做停留,馬不停蹄地趕往下一處需要淨化的地點。
 
 
避開戰場上的其他人,灰溜溜的帶著一袋子戰利品逃到樹林,有樹蔭遮擋讓我感覺總算是安全了些,我還是習慣於黑暗,光明正大實在是不怎麼適合自己。
 
揹著還殘留血水的麻布袋子,等我到鎮上時已經黃昏的時段,農夫們扛著鋤頭和水桶返家,羊群在牧羊犬的驅趕下回到農舍。
 
這裡是赫卡爾邊境的墓園鎮,也是我這次選擇暫時居住的地方,每過一段時間我都會換一次居住地點,避免被人認出我是誰。畢竟我現在做的工作可不是什麼光彩到能跟他人炫耀的事。
 
赫卡爾和奧羅拉兩國交戰,總有些倒楣的村子在國境與國境之間,墓園鎮就是其中之一,前線戰場為他們帶來的除了士兵們光顧的收益外,就是被殺紅眼的士兵和搗亂分子襲擊的風險。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場戰爭早就打快百年了,村子裡的人們也很習慣各種危險狀況,除了架設一些防禦工事外,就是訓練青年民兵來保衛家園。
 
你問他們怎麼不搬走?
 
戰場旁的村莊可以得到士兵們的油水和國家津貼,再說沒錢沒勢的他們又能搬到哪去呢?
 
一個正在播種的大媽起身看到我,我對她招手問候。
 
「呦,這不是奧伊特嗎?收穫如何?」
 
她也朝我招手並詢問我今天過得怎樣,她粗糙的手臂上帶有些許黃褐色羽毛,從這點能明顯了解到她家族中有禽類獸人的血統。
 
「爛死了,就跟鐵匠大叔月底的荷包一樣窮,要不是聖神教廷的人突然走來附近,我還能拿更多。」
 
「你這小夥子能回來就要偷笑了,沒看過這麼想去戰場上賺送死錢的。」同樣是從森林裡回來的獵人大叔對我調侃。
 
他身上扛著打來的花斑野鹿,走過我身邊時鹿的瞳孔還死死的瞪著我看,就像是死不瞑目似的,讓人想起戰場上那些屍體。
 
「歐文別說那麼不吉利的話!」田裡的大嬸讓他閉嘴,他們倆也是老相識了,前些日子大嬸還讓獵人幫忙找田裡的田鼠巢。
 
「沒關係啦,我裝死習慣了,手法熟練就沒多少危險性啦。」
 
我笑著掠過大叔。要知道大叔背上的那一頭鹿去市集上賣,連皮帶鹿角也頂多只值兩銀幣,但上一次戰場,戰死的撫恤金加上對方家屬的封口費也有四枚銀幣,再加上從戰場搜刮來的財物,可以讓一家五口的普通家庭安穩度過一個冬天。
 
是的,我的工作就是幫人冒名頂替上戰場的詐欺師。
 
總有些到了當兵年紀的年輕小伙不想年紀輕輕就死在戰場上,我的工作說來也很簡單,拿到家屬塞給我的錢後,喬裝打扮一下,頂替這些人上戰場,然後順道在戰場上搜刮其他人的財物。
 
錢這種東西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我相信那些已經死掉的人也不會介意自己身上少了點什麼,你說是吧。
 
 
找了黑市的門路,經過跟對方激烈的討價還價後,我銷贓完畢走出暗巷,一手擲著閃著銀光的錢幣,腳步一路悠晃到回旅館的路上,先回去旅館洗個香香澡,把黏在身上都已經乾掉的血汙跟泥土洗乾淨,然後到酒館看看有沒點新鮮事可聽。
 
正當我美滋滋的想著要怎麼跟那些常待在酒館的固定班底們炫耀自己的經歷時,一個嬌小的身軀擋在我面前。
 
看起來是個不到十五歲的矮小女孩子,卻穿著代表冥神殿黑暗祭司的黑色服飾,褐色的長髮和黃綠色的大眼睛,頭上還長了對明顯的松鼠耳朵,背後毛茸茸的蓬鬆尾巴不安的亂動。跟赫卡爾流傳,威嚴陰沉的黑暗祭司形象一點也搭不上邊。
 
松鼠族的獸人?當黑暗祭司?
 
您一定是在鬧我吧,冥神大人。
 
她雙手握拳彷彿在做溝通前的心理準備,接著向我開口詢問到。
 
「你你…,就是奧伊特.尼普亞對吧。」
 
「不是,你認錯人了」我面無表情地回答。
 
「喔,先生抱歉,我以為你是…」
 
她以為自己搞錯,顯得有些驚慌,雙頰也漲得通紅。
 
我趁機繞過她,繼續往回旅館的方向走。接著,她大概已經發現自己被整了,氣勢洶洶的跑過來拉住我背後的衣角。用黃綠色的大眼睛和氣鼓鼓的臉頰對著我,像是我欠了她好幾枚金幣一樣。
 
「不要騙我,前面正在播種的農夫阿姨跟我說奧伊特剛剛經過,他有著一頭黑色短髮和翡翠色的眼睛。」
 
唉,大媽你居然出賣我。我那麼相信你耶!
 
「我確實是奧伊特啦,你找我做什麼?」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低頭俯視眼前這隻高度還沒有到我胸口的松鼠女孩。
 
「奧伊特.尼普亞,從十年前開始犯下二十七起的冒名頂替和十五起的詐領撫卹金案件,總共從國庫詐領不法所得十三枚金幣,上了戰場沒有好好的戰死,假死逃兵二十七次,我要以冥神殿的法律逮補你!」
 
松鼠女孩從口袋中掏出白紙黑字的文件,手指著文件上的罪刑氣呼呼地說到。
 
呃。
 
雖然她說的這些罪證確實都是我做的沒錯,沒有刻意掩蓋自己的紀錄和讓被我冒名頂替的家庭搬走,我也早料到會有被冥神殿抓包的一天,但是被這麼樣…一個可愛的黑暗祭司指控罪刑,我卻完全嚴肅不起來。
 
「你確定你有能力逮捕我嗎?」
 
她彷彿感受到我的輕視,左腳跺地,用可愛的聲音說:
 
「出來吧,骷髏們!讓他見識見識你們的厲害,給我逮捕他!」
 
隨著黑色的死靈召喚陣在腳下展開,地上隆起五處土包,五隻骷髏兵聽從死靈法術施法者的召喚,紛紛從地底爬出來,隨著少女的指向一手持刀一手拿盾朝我攻擊。
 
女孩使出的骷髏召喚術終於引起我的興趣。
 
「喔,確實像那麼一回事了呢。」我頭一偏,嘴角不自禁的勾起邪魅的笑容。
 
 
 
【待續】
 



雜雜唸:
沒有好好的死掉可是不行的呢(笑



黑暗祭司(見習) 左菈菈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89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8 篇留言

路邊的野貓
淡定的清除在戰場上新誕生的不死生物 感覺已經十分熟練了w
真是認真可愛的小祭司>< 摸摸耳朵~

11-02 17:54

冰鳩
0w0b 跟不死生物對話是換種敘事的角度試試看 感覺挺有趣的11-06 16:5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畢竟死後都要去冥界,遺留在戰場上的財產沒辦法化為植物的養分,所以帶走是可以的ww

11-02 18:42

冰鳩
帶 都帶!誰不喜歡錢!(不11-06 16:58
御安鴨鴨
總之有香味,感覺後面會越來越甜

11-02 19:12

冰鳩
香味還沒那麼快吧XD11-06 16:59

好萌好萌松鼠娘抱抱...\=v=/

話說...屍体先生...你的生活...還真搞笑...=w=a

11-03 03:31

冰鳩
這是種黑色幽默(X11-06 16:59
雷迪(レイディ)
這能力可以騙到一堆因公殉職的慰問金耶

11-17 09:47

冰鳩
不只可以騙錢 還能在危險時保命 實用技能(・∀・) 11-17 10:20
勳一
左菈菈好香......感覺抱著那條尾巴就很暖和XD

02-08 14:09

冰鳩
左菈菈是個可愛的孩扺 其實裡面大部分配角都蠻可愛的02-08 16:20
魚子壽司
竟然,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拾荒者XD

03-19 01:24

冰鳩
ㄅ是啦XD 普通拾荒者怎麼可能隨隨便便上戰場 還活下來好幾次XD03-22 17:57
悠閒紅茶(冷卻中)
被可愛的松鼠指證有罪?怎麼辦,我好像有點羨慕欸>/////<
同意樓上,我原本也以為只是普通的拾荒者= 3=

06-04 15: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角色]黑暗祭司... 後一篇:[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