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17.四分之一的破壞術式與破譯者

作者:月雨海魅│2020-11-01 17:14:37│巴幣:4│人氣:76
17.四分之一的破壞術式與破譯者
 
  「也就是說,約翰.雷哲是因為這場戰鬥誤入了白濁宇宙空間,繼而看到『黑目』於那個宇宙生成的瞬間。」戴伯爾話說到此做了短暫停頓,思量後繼續開口:「加上『黑目機關書』跟三賢者的關聯,基本上就可以斷定就是他們做了入侵白濁宇宙這件事了吧?」
  「沒錯,那是最後故事的結局,也是所有歷史的源頭。當然,也可以認為那是他們不得不去完成的『因』。如果白濁宇宙沒有受到干擾,這一切將無法開始。約翰在這塊石牆上所記載的『黑目神話』,是我們現在所存在時間線的結局,最終三賢者完成術式,進入白濁宇宙,然後展開看似全新的循環,然而,那正是必要的全新歷史的開場,如此一來,穿越者才會到達地球,後烏托邦時間軸的故事才會轉動,進而影響身在過去、未來的他們三賢者自己。」
  特郎伯特指著牆面解釋文字背後富含的歷史意義,那看似結局的收尾,確是於人類存在的時間迴圈中不可或缺的開場。
  在此看來,光明會和隱修會雖然同為來到後烏托邦時間線,實際上,光明會更像於表層歷史下,在每個人類生存的時間節點中製造事件並推動計畫的隱密組織,而一直處在歷史深層中探索真相的隱修會,顯然所知的訊息量已超過光明會。
  畢竟此時此刻關於後烏托邦所隱藏的歷史真相,光明會獲得的情報實在不多。說穿了,他們跟那群魔法師一樣,一開始都只認為這個時間軸不過是前往結局的最終跳板,只有到達時間軸之環這個目的須去實行。
  但是,此時此刻,戴伯爾的認知正逐一被顛覆,腦中疑問隨歷史斷章的出現,開始一一浮現。
  「如果是這樣,那最後三賢者去哪了呢?當然,我是指進入白濁宇宙的他們,而非後來立於亞特蘭提斯文明之上的『未來也是過去的他們』。」
  「那是不可言喻、不可目視、不可形容之物。」
  回答戴伯爾疑問的不是特朗伯特,而是站在一旁的拉格耳。
  「加爾墨羅大人曾經是這樣說的。」
  這樣的解釋自然沒有人聽得懂,這時候戴伯爾看到數名煉金術士成員正手持一塊黑色光滑平板,藉由它顯現出的紅色光源,掃過石室每的角落。
  「你們在來到這裡時,沒進行石板文字跟壁畫的備份動作嗎?」
  久未開口,一直跟隨在戴伯爾身旁的光明會珈索迪爾眾國大陸分部參謀部長吉連此時見狀,面無表情地望向特朗伯特。
  「不,文字內容改變了,而且不是約翰.雷哲所書寫的那一部分。文字在剛才戴伯爾先生觸碰牆壁那瞬間改變了。」
  特朗伯特的弟子維勒突如其來的一席話先是令現場陷入寂靜,接著煉金術士的成員們才開始議論紛紛起來,唯有除了流石信使,納馬.畢馬爾其他三名八聖依彼此相視,像是在確認什麼訊息一樣。
  明顯嗅到不對勁的吉連頓時感到憤怒,準備走過去抓住其中一人粗魯問話,卻被戴伯爾給攔下了。
  「吉連,先冷靜下來!這種不對勁的氛圍你應該要跟我同時間察覺才對。」
  戴伯爾一直維持自跟煉金術士們同時行動以來的嚴肅心態,倒不如說,是隨時處於警戒狀態。
  「難怪之前羅納隊長說過這面石牆有無法破譯的隱藏內容,因為那不屬於我們煉金術範疇的技術。」
  說出此話的是羅納小隊中總是低頭玩著遊戲機,擔任隊上輔助攻擊職位的高米特,而當他說出這些從語氣來看似乎無關緊要的話時,目光依然沒有離開遊戲畫面,但卻頓時成為點燃現場衝突的引火點。
  「喂!羅納,現在是怎麼回事?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嗎?就跟那個引渡光明會成員進入地下通道的劍士一樣!」
  海亞瑟口氣甚差的想要抓住「錐冰拳捶」的羅納肩膀,而那名他口中的劍士這時候用劍鞘擋下他的胳臂,沒有跟他目光交會,直接悻悻然道出那他不願再忍受的不滿。
  「注意你的口氣,海亞瑟。說過的話、沒做過的事,我不想再解釋第二次。在此之前,別以為我不正面跟你計較就當我默認了,小心我砍掉你的腦袋。」
  「好啊!小子!那就趁現在分個勝負如何?反正隱修會多死一個人也不算什麼,會規就是如此!」
  原本喧嘩的現場,此時因為新仇舊恨的兩人劍拔弩張的衝突眼看即將失控,這兩人皆已讓自己的武器出鞘,明顯是玩真的。
  「好了、好了!這裡經你們一鬧,是否會變成大家的新墳場還真不敢想像啊!」
  被圍繞在中央,原本還蹲在地上端詳文字的羅納選了這個恰當好處的時機站起身來,張開阻擋兩人的臂膀圍繞冷冽寒氣,也因他的動作,現場吵鬧竟瞬間平息下來。
  「早這樣不是很好嗎?」
  羅納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銳利的目光掃過維勒跟海亞瑟兩人,彷彿其中也參雜使人凍結之寒,不禁令人寒顫。雖然他們三人同為小隊長身份,但實際上,在年紀、個性跟資歷上有著明顯落差。
  「不愧是下任八聖依的候選人,你的話或許比我還要有份量。」
  「特朗伯特大人,別說這種傷和氣的話,我想應該還有人在等你的答案。」
  羅納的話明顯指光明會一行人,以及在場基層不知情的煉金術士們,到這時候,他們已經在這座石室停留將近快十分鐘的時間。
  「在此處停留的時間跟我們本來要逃出地下的緊湊感相較之下,太過不自然,吉連,這就是我想說的異常之處。」
  戴伯爾雙手插入外衣口袋,由於地勢較高的關係,彷彿在睥睨特朗伯特一行人般,那對已經化成蜥足類隨時備戰的瞳孔,不同於羅納,僅交會就會像感受到焰火般的熱度。
  「上頭的撤退命令應該沒那麼簡單,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帶我們來這裡吧?而且過程由於順理成章,我們也別無選擇。」
  「別這麼嚴肅啊!戴伯爾大人。不得不說是我們必須借助你的力量才能夠『破譯』石板的隱藏內容,也因為你剛才的觸碰,這目的確實達成了,在這我代表加爾墨羅大人跟所有成員感謝你。」
  「你最好是說清楚一點,不然大概誰都走不出這個地方。」
  身為最新晉升為八聖依且不知情的納馬如此提醒特郎伯特,除了嗅到現場氣氛詭譎,另外有著身為同位階幹部卻被置身事外的無奈。之所以如此,
  則是他想到自己是最先進入地下通道支援的人,還有他的確是八聖依新人這個沉痛事實。
  「我來說吧!」
  跟戴伯爾同樣站在牆邊的拉格耳轉過身來面向對方,一臉正色地說。
  「你說的沒錯,除了撤退命令,加爾墨羅大人提醒我們務必帶著戴伯爾先生一起行動,直到與超能力者跟魔法師同盟陣營會合。然後,無論如何都必須帶走『石室』,因為,那裡面隱藏超乎我們想像的東西,只是連他自己都無法確定這項情報是否正確,因為從三賢者的隻字片語中沒有提過這間石室,僅有我們成員自己發現,以及加爾墨羅大人從混亂的『白濁宇宙』中的短暫停留記憶中,看到你處在這裡的片段,所以他判斷時間點應該就是這時候了。
  也就是說,這是一開始就被寫入歷史中的一環,注定會發生的結果。前不久面臨的戰鬥,逼不得已須通過這裡,甚至是你們跟維勒小隊的相遇,都是促成這結果實現的過程。」
  拉格耳這些話解開在場所有人的疑惑,其中海亞瑟自然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
  「如果是這樣,為何你們在進入地下後沒有第一時間告知我本人?」
  「就算告知,結果也是一樣吧?那時候彼此都沒有選擇的餘地。」
  「特朗伯特先生,有先告知跟最後面臨到事情發生是兩種不同感覺,可別想用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帶過。」
  戴伯爾的不悅這時候才真正展現,他的身體在說話同時散發出熱氣,嘴巴張闔間吐出的「龍息」也如同瓦斯一樣,隨時都可能引燃。
  「沒錯,我不否認這個說法。」
  特朗伯特走到拉格耳身旁,接續繼續開口,態度從容。
  「但是我要跟你承認,這個行動的結果我也是剛才從深層文字內容被解開同時才驚覺是怎麼回事,以過去我從加爾墨羅大人那得到資訊,研判這座石室就是『黑目機關書』的一部分了。」
  果不其然,現場聽聞特朗伯特這番說詞後陷入騷動,就連戴伯爾本人都感到震驚。
  「這是怎麼回事?」吉連搶在戴伯爾面前,想趕緊知道答案。
  「如我在來到這裡前告訴你們的,『黑目機關書』它所代表的意義,以及機關書最後被分成四等分,而每等分都連同被梅林擊倒的前三賢者之一的無念者,諾菲托爾薩.凱斯意識一起被封印,分散在各大陸中,但實際上梅林進行這項行動時,並非是在自己所在的第一人類時間軸中進行的,而是他在那時候率領光明會的前身『日繼會』成員對抗三賢者時,巧妙進入白濁宇宙,直接跨越時間軸之環回到這個時代,擊敗了尚未壯大,應該說,是能力還未『完全覺醒』的無念者,諾菲托爾薩。
  然而,估計是觸發時空扭曲的環節沒有持續太久,加上梅林肉身因不久後就被其他兩位賢者封入黑咎石棺木中,以至於他沒能一舉擊敗三賢者。而他就是那時候,打敗無念者,諾菲托爾薩.凱斯,並將它跟機關書分散在這個世界中。三賢者回到後烏托邦時代的其中一個目的,正是重新集結黑目機關書,如此一來,歷史才會遵循他們的既定劇本發展。」
  戴伯爾頓時陷入思考迴路中,沒多久後他抬起頭來,目光落在牆面上其中一個位置。
  「這也是石牆上除了約翰.雷哲所記載的內容,最初來到這裡的人所留下的其中一段文字所提到的環節吧?」
 
  ──白色巨人後方走出了信奉祂的子民,迎接三名似人非人的使者,只是,對三人而言,這些子民才是外來者,所以使者帶來了軍隊跟武器,一一殘殺無力還手的白色子民。
  只是,突然其中一人像是煙塵一樣瞬間蒸發,最後,剩餘的兩位使者交付箴言給僅存的白色子民,還為此設下了巨型襤褸,一夜之間,建起了城邦,使原本就由先民所建造的這處地下世界,成為真正的暗夜迷宮。
 
  「然後,最初進入地下的那群人,目擊了三賢者對白色巨人擁有者,不──」   
  這時候戴伯爾想到之前恩利於戰鬥中,突然被帶入「夢境世界」的情景,而那名帶他進入其中的少女自稱塔皮亞,也是「最初的穿越者」。
  所以他敏銳的直覺認為這不是巧合,而那同時也是石牆上所寫的一個音譯相近的文字人名。
  「是三賢者跟『塔皮亞』之間的對談,最後這群人被突然建起的地下迷宮改變地形困在這裡。」
  「沒錯,另一名穿越者,也是白色巨人要塞的主人正是塔皮亞,即使加爾墨羅大人直言穿越者是沒有身份跟姓名的。塔皮亞這個名字,應該就是約翰.雷哲在石板上所留下的那段敘述中所提到的『少女』吧?」
  對,那是約翰.雷哲於牆上角落所接續留下的其中一段內容,戴伯爾很快就找到它。
 
  這場戰鬥是白色巨人、魔法師與艾米安之間的戰鬥,他們是使用火與如同幻術魔法的一男一女,與操控白色巨人的少女、突然出現的怪物,於地底下展開混戰。
  我們因為爆炸的波及被帶回石室之中,只是我不敢相信,也已經令我感到陌生的那名使用火的那名魔法師,跟我一樣是名普通人類,不,那是她刻意偽裝的身份。
  妳能來告訴我嗎?親愛的奎莉爾,妳到底是誰?
  還有,那已經不是妳女兒的塔皮亞,那驅動的白色巨人身軀的少女到底又是誰?
  與我一同落難的西尼爾.柏拉圖先生,突然與那群魔法師出現的異世界之人啊,你是否能解開我的疑惑?
  「這場戰鬥到底又是怎麼回事?又為何突然發生呢?難道我未獲得進入白濁宇宙窺探一切的權利嗎?梅林大人。為何我們又會受命運的引導,重回你所需要經我之手解開的秘密場所。」
  戴伯爾撫摸牆面一邊呢喃,只是文字跟繪畫沒有顯著變化,然而,他這時候感覺到自己腦海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正迅速上浮。
  那是一則記憶片段,他所忽略,或者說是遺失的記憶片段。
  「這是……什麼?我竟然曾目擊過梅林大人將黑目機關書其中一部分封印於此處?」
  雖然感覺到戴伯爾不太對勁,但特朗伯特仍繼續將剛才的話給說完。
  「沒錯,看來你像是想到了什麼。不過,這個地方並非梅林先生所建,而是在三賢者與塔皮亞第一次的見面,也是他透過穿越到白濁宇宙內,將諾菲托爾薩擊倒並封印黑目機關書同時,在與其他兩名賢者力量出現干涉,混亂中波及到這間石室,才出現上頭那密密麻麻,我們所無法破譯的文字內容的,如那無法實際釐清,那群人所留下的文字敘述。石室也因地下迷宮生成,沉入更深處,也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
  沒錯,如特朗伯特所說,正是這段過程造就了現在的結果。
  戴伯爾的意識逐漸混亂,突然其中一只火紅之眼瞬間燃燒,然後他看到了那被遺忘,也是今天他必須在命運的帶領下,來到這裡的理由。
 
 
 
 
  「不行了,亞奎登,我們被困住了!」
  「剛才我們看到的那些到底是什麼?白色的巨大人型,還有帶來軍隊跟使用奇怪能力的人──」
  「我們必須將這一切紀錄下來!然後想辦法,逃出這個地方!從這座地下石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78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少女|穿越|時空旅行|異世界|魔法|輕小說|量子力學|奇幻|懸疑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Rain」
好精緻的內文表達方式,辛苦了 GP支持!

希望你早日成為達人 一定可以的

11-01 17:25

月雨海魅
謝謝你XD 希望有這麼一天⁄(⁄ ⁄•⁄ω⁄•⁄ ⁄)⁄11-01 17: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恐怖-《窺》21.死... 後一篇:長篇恐怖-《窺》22.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ish88094印度西域粉
我應該是中英文語系中,寫最多「雲髮」與「天乘」故事的人了吧,腦洞也最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