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達人專欄] 九方喵喵杯參賽作品──吸貓的秋刀魚

作者:該隱│2020-10-31 23:58:41│巴幣:214│人氣:547
 那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生物。

 更準確地說,是一隻遍體鱗傷、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黑貓。

 在陸地上也許隨處可以見到這種動物的身影,但此刻他所身處的地方,是除了無盡的暗藍以外再無他物的幽幽深海。

 而他那如同風中殘燭的身軀外,還存在著一層透明的氣泡。

 儘管是一層只要有生物不小心觸碰到,就會在頃刻間破裂的薄膜,卻將黑貓與外界的威脅永世隔絕,並給予了他一處安歇之地。

 黑貓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蜷縮在氣泡裡,任憑自己沉入海洋的寂靜之中。

 不曉得過了多久。

 既像一瞬,又宛如永恆。

 將身軀瑟縮起來的黑貓終於緩緩地睜開那對了無生機的瞳孔,冷淡的朝著某個方向投去了視線。

 驚擾他的不速之客,是一條迷路的秋刀魚。

 和同伴走散的他誤入了這片寧謐的海域,這裡沒有其他魚類、水流也如死水般靜的可怕,就像一個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似的。

 於是秋刀魚只好向著這裡唯一存在的活物……也就是被氣泡包裹著的黑貓游了過去。

 在氣泡的周圍旋繞了幾圈、確認黑貓沒有敵意之後,秋刀魚游回他的面前,和那對無神的雙眸相互對望。

 「你好啊。」

 縱使對方是從未在海中見過的生物,秋刀魚依然率先打了招呼。

 當然除了想找人問路之外,他對這個既沒有鰭、也沒有魚鰓,還獨自待在海泡裡的生命同樣產生了興趣。

 黑貓凝視著他好一會兒,隨後用幾乎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回答:

 「你想幹嘛?」

 「那個……其實我迷路了,想問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連問題都沒聽完,黑貓就強硬地打斷他的話,令秋刀魚不禁一陣愕然。

 不過他沒有就此灰心,而是繼續開口問道:

 「那你總有要去的地方吧?我可以──」

 「沒有。」

 「……什麼?」

 「我說我沒有目的地。」黑貓看了眼一將自己罩住的氣泡:「所以,這裡就是我的終點。」

 連續兩次吃了閉門羹,秋刀魚並沒有感到不悅,反倒增強了他的好奇心。

 「你說終點……可是你不屬於這裡吧?感覺你跟海豹他們一樣,都是離開水也可以在陸地存活的動物。」

 「應該說,我是只能在陸上生存的動物,進入水裡幾乎是必死無疑吧。例如現在,哪怕是跟你一樣脆弱的小魚,只要輕輕地把這層泡泡弄破,我就會瞬間葬身於大海──很簡單對吧?」

 黑貓在說出這句話時,表情總算有了一點變化。

 然而那個表情就像是……在期待著秋刀魚可以實際嘗試看看一樣。

 「既然如此,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片深海?」

 「因為比起這裡,陸上的世界更加令我害怕……僅此而已。」

 語畢,黑貓垂下頭,重新恢復了蜷縮的姿勢。

 秋刀魚沒有再接著問話,他並不是滿足於黑貓的回答,而是對方在無意中透露出的寂寥,讓他在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過了好半晌,秋刀魚才悄悄地貼近氣泡,慢悠悠的開口:

 
 「──說給我聽吧。」
 

 這短促的話語中蘊含的溫度,讓黑貓再次抬起頭,眼中盡是茫然。

 趁著黑貓還徬徨於他的善意時,秋刀魚將自己的要求完整的道盡:

 「你在哪裡長大的、在陸地上遇見過什麼、和什麼樣的人相識……把這些事情全都告訴我吧。」

 「為什麼我要……」

 「反正你也沒有要去其他地方不是嗎?」

 秋刀魚用黑貓之前的話當作反擊點,笑著迴避了他的抗拒。

 「就當作是打發無聊的時間,把這些告訴我也不會怎麼樣吧?」

 「……」

 黑貓沒有立即答覆,可是秋刀魚那決絕堅毅的眼神,已然讓他逐漸明白自己是無法勸對方放棄了。

 於是他只好深嘆一口氣,然後輕輕點頭道:

 「好吧……說給你聽也無妨,但聽完之後你可得乖乖的離開這裡。」

 「當然,我也不能和同伴失散太久。」

 見黑貓同意了,秋刀魚高興的擺動尾鰭,又在泡泡周圍游了幾圈。

 看著他轉完圈圈的黑貓無奈地搖搖頭,而後才娓娓道出了自己的故事……

 
 §
 

 自己是何時出生、又由誰產下的,事到如今已經消逝在模糊的過往了。黑貓只勉強記得他初次用雙腳站起的地方,是個充斥著腐臭味的垃圾堆。

 而打從他能走路的那一天開始,就被盤據街道、佔地為王的一隻白色短毛貓給當成僕人使喚。

 孱弱的黑貓當然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得乖乖依附在這隻貓老大的暴虐之下。

 「去把魚偷回來。」

 而這天,他又聽見了那冷酷的聲音所下達的指令。

 他被派去行竊的目標,是這條街上新開張的一間魚販,因為新來的人類對他們野貓的警戒會比較鬆懈。

 然而,其實貓老大也很清楚,瘦小的黑貓根本沒辦法在人類的眼皮子底下順利的把魚偷走,所以他只是需要黑貓做個吸引人類注意力的棄子罷了。

 不止沒有甜頭,要是被逮到的話肯定是少不了一頓毒打。

 「快去吧。」

 縱使明白這點,貓老大的命令與眼神都沒有半分遲疑。

 更可悲的是,在那等同送死的指示面前,黑貓居然也面不改色的離開藏身的巷口,偷偷摸摸地朝著店家的方向走過去。

 ──也許從來就不曾改變吧。

 打從一出生就已經死去的靈魂,表情自然也只會定格在彌留的瞬間。

 
 「……」

 屏住氣息,黑貓靜靜蟄伏於攤販的角落。

 並在魚販老闆和客人講價,目光沒有顧及到旁邊放置海產的冰櫃時,猛地從陰影中跳躍出來,將店面在瞬息之間弄了個雞飛狗跳。

 氣急敗壞的老闆漲紅了臉,抄起一旁用來拉下鐵卷門的鐵鉤,使勁地砸在想要把一條吳郭魚叼走的黑貓身上。

 黑貓咬緊牙關,暫時忽視肉體的痛楚與逐漸滲出體外的溫熱血液,並做好自己唯一的職責──將人類給引開。

 「你這畜生!把我這弄得一團亂還想跑啊!」

 老闆憤怒的繼續揮舞手上的鐵鉤,咆哮聲讓他的心臟不禁輕微地發顫。

 勘勘躲過了幾下攻擊後,黑貓便迅速地往同伴的反方向衝刺,身後自然還跟著暴跳如雷的老闆。

 眼角餘光中,他還可以窺見貓老大正率領著其他野貓,趁隙溜進攤販裡面大快朵頤。

 
 而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一隻貓在意他的遠去。

 
 跑不快的黑貓,沒有多久就被人類給抓住。

 在骯髒晦暗的小巷內,他被魚販老闆發洩似的用鐵鉤追打了好幾下。

 即便這是早在行動前就預先猜到的事情、即便他盡可能的護住自己的要害,但那一次又一次降下的暴力還是令他口吐鮮血,氣若遊絲的顫抖著。

 待怒氣消退後,老闆對著奄奄一息的黑貓吐了口唾沫,隨後就將他扔在這個暗巷內自生自滅了。

 「咳、咳咳咳……」

 黑貓痛苦地喘著氣,並將混雜著鮮血與可能是內臟的肉沫咳出來。

 沒能就這樣簡單的死去,是靠著想活下去的動物本能,還有一點稱不上是好事的運氣所致。

 片刻後,疲累不堪的黑貓再也承受不住眼皮的重量。

 說來好笑,此刻的他雖然期待著這是自己最後一次的閉眼──卻又對暗巷外那略感刺眼的陽光,抱有一絲絲的渴求。

 
 §

 
 「喂,你說。這樣的我還有可以追尋的方向嗎?」

 像是在證明自己之前的正確性,黑貓苦澀的勾起笑容,反問以前的秋刀魚。

 可出乎意料的是,秋刀魚竟然沒有片刻的猶豫,果斷地回答:
 
 「那當然囉,誰說要有目的地才能有方向的?」

 「因為若沒有要前往的目標,生命……活著本身不就失去意義了?」

 「我告訴你,在這片大海裡啊──」

 秋刀魚似乎急著想要向黑貓說明自己的想法,身軀和鰭都不停的擺動,讓他不由自主的在水中晃了一大圈。

 「鯊魚那種大魚會吃掉我們這些比較小的魚類,我們又會去吃掉那些在海中浮遊的磷蝦。接著等大魚和我們死掉之後,那些小小的蝦米又會來啃食我們的屍體,就這樣周而復始……從來沒有過盡頭。」

 
 「但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曾迷惘過自己該前往何處啊!」
 

 秋刀魚這清晰地一番話讓黑貓頓時無言以對。

 不是他認同了話中的道理,只因為他無法一次否定所有跟秋刀魚一樣,對弱肉強食的世界欣然接受的魚兒們。

 所以,黑貓只得輕輕地頷首,對秋刀魚吐露他此時最誠摯的感想:

 「真羨慕你們……」

 不帶諷刺地表達自己的欽佩後,黑貓突然懷想起了某段回憶。


 「這麼說起來……我確實是有過的呢。」

 
 「──不斷地循環往復,卻又讓我甘之如飴的日子。」
 
 
 §
 

 回到記憶中,被人類施暴後昏厥過去的那個暗巷。

 待他醒轉之際,時間早已過去了大半天。原本不被陽光眷戀的巷道,也因為逐漸西斜的落日而分享到了短暫的溫煦。

 黑貓享受著灑落在身上的這份暖意,掙扎著想要從地面爬起來,但無力的四肢根本沒辦法支撐他的身軀,很快就又傾倒在地上。

 也是在這時,他才注意到自己並不是這條巷子裡唯一的活物。

 「──!」

 不知何時,他的身邊出現了一隻雌性的藍貓。

 他們彼此的距離不過短短幾步,如果對方有意要攻擊自己,那身負重傷的黑貓是絕對沒有機會脫逃的。

 儘管黑貓對可能迎來的命運感到恐懼,卻還是勉強亮出自己的尖牙,在危急關頭做出最後的困獸之鬥。

 然而不管過了多久,藍貓都沒有採取任何傷害他的行動。

 直到黑貓總算疲於和對方大眼瞪小眼之際,那隻母貓才挪動輕盈的腳步,一溜煙鑽進旁邊某個破舊紙箱內。

 等她再次出來時,嘴裡還叼著半截魚骨頭,骨頭上方還粘著一些碎肉。

 「妳這是……要做什麼?」

 在藍貓將那截魚骨頭置於地面,並用肉球推到倒地的黑貓眼前時,錯愕的他忍不住地將這個問題脫口而出。

 「……」

 只是黑貓的問題沒有得到答覆。

 藍貓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鳴叫,僅僅是繼續用眼神示意黑貓進食。

 之後黑貓終於明白,這隻藍貓不是不說話,而是天生就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這是在他乖乖把魚吃乾淨後,藍貓才用比手畫腳的方式讓他搞懂的。

 
 從那以後的每一天,藍貓都會從外面尋找一些食物,餵給身體無法動彈的黑貓吃,水也必須得靠著藍貓預先含在嘴裡,再以口對口的方式讓他飲用。

 到了晚上,吹進狹窄巷道的寒風冷的他瑟瑟發抖時,藍貓也會主動貼近他身邊、以自己的體溫為他取暖。

 「妳為什麼要為我做這些……?」

 還記得那個夜晚,內心五味雜陳的黑貓是這樣問她的。

 雖然知道注定不會有答案,但要是不問出口,黑貓就會不斷感受到一股某種彷彿被掐住心臟的痛楚。

 「……」

 藍貓平靜地搖了搖頭,並伸出舌頭輕輕舔舐著黑貓的傷口。

 
 就這樣過了幾個禮拜,黑貓的傷勢總算痊癒。

 看著似乎有些落寞的藍貓,他有些尷尬的漂移著視線,最後才鼓起勇氣走到了她的身邊,並試探性的用前額去磨蹭對方的側臉。

 藍貓顯然被他的這個舉動嚇到,但是並沒有反抗,還表現出這些日子以來黑貓從未見到過的一絲羞怯。

 最後,他們便在黑貓一道求愛的叫聲下,親暱的相擁在一起。

 
 對於黑貓來說,也許和藍貓相知相惜的那段日子,正是秋刀魚希望他可以追求的生活吧。

 就連他自己,也差點以為那樣的幸福會持續到永遠。
 

 真的──就只是差點。

 
 某天,黑貓遲了點回家。

 因為藍貓才剛誕下幾隻嗷嗷待哺的小貓,沒辦法出外覓食。

 黑貓只得在外面四處尋找足夠的食物,讓她虛弱的身子能盡快恢復。
 
 但黑貓卻不知道,那天是他最後一次回到「家」了。

 「怎麼……會?」

 才剛踏入巷子內,他就聞到了遍布漫天的血腥味。

 一股遠超被人類追打的危機感,迅速地攀上他的腦海,使他僵硬的催動腳步跑向被他們當成愛巢的紙箱。

 然而,迎接他的並不是自己深愛的妻小。

 而是被路邊飢餓的野狗撕咬的血肉糢糊,已經幾乎看不出原本模樣的藍貓與幼崽。

 看著這副慘狀,黑貓感覺有什麼東西正從自己的靈魂中抽離,伴隨著藍貓的遺體迅速地離他遠去。

 「等一下……」

 也不知是在對誰呼喚,黑貓哽咽的開口了。

 然而話語才剛流過嘴邊,斗大的眼淚就忍受不住的潰堤而出。

 「拜託、等一下……求求你了……」

 黑貓趴在藍貓和孩子的軀體上,泣不成聲的大聲哭嚎。

 
 「我還沒有……我還沒有來得及珍惜啊……!」

 
 他緊抱著懷中溫熱的殘骸,開始在心裡拼命的祈求。

 不過這時黑貓才驟然發現,自己根本就從未信仰過任何事物。

 
 因此,無論他哭的再撕心裂肺──也不會有奇蹟般的溫柔眷顧於他了。
 

 §
 

 「……在那之後呢?」

 「在那之後──我就沉入大海,來到了你的面前。」
 
 終於將故事說完,黑貓疲倦的倚靠在泡泡的內壁,觀察著秋刀魚的反應。

 他知道,對方已經從這個故事裡明白了自己想傳達的。

 所以他期盼著,秋刀魚能就此離他遠去。

 所以他等待著,回歸出生前擁有的寧靜。

 不過當秋刀魚再次打破他希冀的安寧,對他重新吐露話語之際,黑貓卻不禁愣住了。

 
 「可是……即便是在這個杳無人煙的海底,你還是遇見我了啊。」
 

 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秋刀魚不加矯飾地表露出了自己最大的善意。 

 「……」

 在話音落下後的短暫時刻,一貓一魚之間竟陷入了彷如深海的死寂。

 緊接著,黑貓開始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笑的發狂、笑的瘋癲,也同時笑的悲傷。

 「你說的沒錯,哪怕我逃到了這個地方,用這片薄弱的海泡保護自己……只要存在世界上的一天,我就逃不過……」

 黑貓結束了大笑,並在秋刀魚驚詫的目光下──自己伸出爪子戳破了他賴以維生的氣泡。
 
 洶湧的水壓頓時將黑貓的內臟壓碎,讓他在剎那間失去了生息。

 秋刀魚沒有出聲阻止、也阻止不了。

 因為他從來不知道……生物在臨死之際居然可以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
 
 黑貓的屍體逐漸上浮,逐漸朝著有微弱白光的海面飄過去,那副模樣就宛如一縷蒙主寵召的可憐殘魂。

 看著這樣的他,秋刀魚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搖擺著尾鰭跟了上去。


 將頭探出水面後,秋刀魚靜靜地盯著漂浮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的黑貓。隨後,將自己那瘦小、卻仍有溫度的纖細身軀貼到了黑貓的遺體旁邊。

 並輕柔地,向這隻連觸碰幸福都會感到害怕的黑貓,道出了最後的訣別:
 


 「你看──其實沒有那麼難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7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九方思想貓
來蓋腳印 0w.0 https://i.imgur.com/3xBE7yx.jpg

11-01 00:13

該隱
可愛的肉球XDDD11-01 00:18
喵果瀀(卯月瀀)
覺得我畫得好爛 圖跟文差太多qwp可惡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畫真的貓貓

11-01 00:35

該隱
不會啦,小瀀很努力了[e19]
而且我這次把自己逼得太趕,感覺也沒有發揮出正常的水準XDD11-01 00:37
雜魚小說家秋茶
如果是畫柴犬一定超精美XD

11-01 00:38

該隱
可惜標題不是「吸大麻的柴犬」[e15]11-01 00:38
井爵
黑貓的故事好悲傷,最後由秋刀魚給牠解脫。QAQ

但是這也和現實世界有所呼應,確實有人有這種悲慘的人生。

這也告訴我,我有完整的家是一件幸福的事,必須珍惜才行。

謝謝該隱大的故事,秋刀魚最後的話別有寓意,值得反覆玩味。

11-01 01:10

該隱
謝謝井爵的閱讀~~
雖然是倉促之中寫下的作品,但如果能給讀者留下一點值得回味的內容那我也滿足了[e16]
11-01 14:46
悠閒紅茶(冷卻中)
我想這樣離開還算不賴

11-01 14:34

該隱
對善意跟惡意都會感到膽怯的人來說,這種結局才是最好的吧[e21]11-01 14:4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有點不捨,不過這對黑貓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吧...
洋蔥中帶有甜甜的濃湯味,小瀀的畫好可愛~(> <)

11-01 20:59

該隱
當一個人連接受善意都會感到膽怯時,死亡就成為他唯一的幸福了[e13]

小瀀雖然是第一次畫貓貓,但真的蠻可愛的~11-01 23:06
冰鳩
QQ結尾又有點悲傷 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也不能依自己的想法強迫牠不放棄

11-03 20:45

該隱
在經歷了所有能經歷的絕望之後,放棄也許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QwO11-04 01:19
雪芽
傷心的故事

11-09 20:44

該隱
因為我希望這是個能給大家留下印象的故事[e15]11-10 01:24
輕小說愛好者
真的很悲傷,明明已經伸手抓住幸福,卻在得到救贖的瞬間再度失去一切,看完後那股哀傷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底,該隱超強的o(╥﹏╥)o

11-16 17:52

該隱
愛好者好久不見啊[e12]
如果這篇小說能觸動到讀者的情感就太好了,謝謝妳的閱讀喔~11-17 00:36
柚子★
看了不少吸貓的秋刀魚,大部分都是歡樂、溫馨的
想不到能看見該隱寫比較胃痛的劇情,除了意外,印象也特別深刻
好心疼黑貓,捨不得接受幸福只好自我了斷QAQ
若有來世,希望黑貓能有好的人(貓?)生

11-29 11:38

該隱
因為害怕再次失去,所以黑貓選擇不再追求幸福,並以死亡來逃避現實。
不過,對他來說其實也算是一種幸福。
.
如果故事能在人心中留下印象就好,雖然可惜最後還是沒得獎XDD11-29 17: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hydrasmith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吳... 後一篇:[達人專欄] 見習探員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參考
慶中秋,全款獨立遊戲半價與兩款手遊公開免費遊玩資訊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6720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