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似辠霸國03

作者:虞九│2020-10-31 00:26:14│贊助:0│人氣:29
回歸-3


夜霓可不想理闕子瑜。他與夜劍無關係不錯,要是走太近可不好。慶幸的是,他已經到不歸森林島嶼了,現在只想找間客棧整理一下,再遠離他即可。可惜他忘了闕子瑜就是個沒原則的,竟一路跟他跟到了客棧。
夜霓不耐煩的撇嘴。「我說,雖然你長相偏佳,但也不能一直緊追著花樣年華少女不放吧。你到底想幹嘛?」
「我也想整理一下這身濕衣,有問題?」
闕子瑜指了指衣角處的幾滴水漬,給了他一個想太多的表情,而夜霓也賞了他一個白眼。一進到房間便毫不客氣的將門閉上。碰壁的闕子瑜只能下樓,準備些酒菜。
夜霓讓人準備了熱水,輕柔著痠痛的小腿肚,放鬆得差不多後,更換好衣物,隨意束起馬尾來到樓下。
這時闕子瑜早已上好菜等他。一看到他的裝扮,就像小孩穿大人衣服。雖已調整捲至不會影響活動,但不免還是讓人不敢直視。
「你……這麼喜歡男裝?」
夜霓沒有回答。看著桌上的食物,意識到肚子真餓了,於是入座後就開始動筷。
「這麼信任我?不怕我下毒啊?」
持續進食的夜霓,沒有理會闕子瑜。
「誒,我看你這般處事不驚,看來沒少見大風大浪。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出至何處啊?」
闕子瑜微皺眉頭,希望他別只顧著吃。可夜霓就是不停止動作,也不搭理他。
夜霓實在是不明白,這男人是起疑了,還是看上這皮囊了?
「你是多餓啊。」
夜霓依然不願回應,難得遇上認識的有錢人,只想坑一把,然後填飽肚子跑路。
「對了,既然相聚便是有緣。這給你,如果遇上麻煩就拿這到天華宗會,會有人幫你的。」
夜霓心裡竊笑。這天華宗的令牌,他空間裡也有一個。是他當初為了拉交情給的。原來他都是這麼跟人交朋友的啊,怪不得闕顏無法退位,領牌敲詐的應該不少吧。
「就你這死纏爛打的模式,麻煩事怕是多得數不清。還是自己留著吧。」
一直碰壁的闕子瑜,也不知該如何再對話。想套些話,也套不出來,看他的神情像是真的不認識自己。就在這安靜的氛圍不知如何打破時,隔壁的談話聲傳了過來。
「若曼,我們這樣跑出來沒關係嗎?」
「沒事,她們現在都忙著玲主的事,沒人會注意到的。」
靄竹萱神情擔憂,「可我們這是觸犯門規啊。」
進森林最低門檻是五階,他們修為也才四階,進森林根本是送死。
「放心,只要不深入,在外圍沒什麼危險的。」
突然一名身著百草家紋的年輕人,不友好的插嘴。「說得像真的似的,以你們兩位的實力也想進森林?」
楊若曼冷笑。「天陵閣這是搭訕?」
她們身為七鏡殿的人,長年與天陵閣不友好。平時遇上直接掉頭走人,現在卻主動上前搭話。看來他們也不怎麼資深嘛。
「玲主不會放任弟子如此胡來,想必你們是偷跑出來的吧。」
「這就不勞煩天陵閣操心。再說你也才比我們多一階,很厲害?」
「你……」
「阿祖,算了。」
另一名同著百草紋的青年,來到莫彭祖身後阻止他再發言。既然已行相勸,願不願意聽就不是他們的事了。
莫彭祖忍不住情緒,轉身想讓青竹跟她們說危險性,可他卻看到了原綾香的身影。
「找到了!你竟然在這!」
七鏡殿的人也聞風望了過來,兩人瞬間繃著臉,靄竹萱慌亂移開視線,楊若曼則刻意諷刺。
「還想說是誰呢。原來是判宗跟男人走的師姐啊。」
誰?夜霓疑惑的看向他們,然後又疑惑的看向闕子瑜。
「說的就是你,原綾香。你這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在閣主的新婚之夜逃跑!」
闕子瑜見兩邊人來勢洶洶,互不相讓的樣子,看來不像在說謊。於是低頭小聲詢問夜霓確認。
「原來你不僅是七鏡殿的人,還是天陵閣的人嗎?」
夜霓無奈地低下頭,這原身身分也太不普通了,他能說他現在才知道嗎?
見夜霓不願搭理他們,莫彭祖便想出手拉她,好在闕子瑜攔了下來。這是個好機會,闕子瑜打著能賣個人情給夜霓。
「這位公子,有話好好說。」
青竹見闕子瑜身上的藤蔓圖紋,便認出是天華宗會的人。
「晚輩失禮了,請闕公子見諒。」
「什麼,天華宗會的人?」
青竹對莫彭祖點頭回應,這才讓莫彭祖冷靜下來。
「這女娃我會照料,不必擔心。」
看闕子瑜那嘴臉,似乎很得意啊。可現在多說多錯,原綾香都死了,要他這男人嫁人,想都別想。
「這恐有不妥,原姑娘是閣主已過門的妻子,必需帶回天陵。」
「哦,他竟這麼重視這靈力不滿二階之人?」
好個闕子瑜,這到底是在幫他還是損他。
「是啊,他有什麼好的,背叛宗門的人。」楊若曼是沒打算與他們爭人的,但免不了碎嘴。
青竹按住蠢蠢欲動的莫彭祖,讓他別衝動。
「原姑娘,跟我們回天陵吧。閣主非常擔心你。」
「既然我逃了出來,就沒打算回去。」
夜霓拿了張紙出來書寫,隨後遞給了青竹。「拿回去給他吧。別死纏爛打的。」
「這……休書!?」
不管是誰,見到女子休夫都會感到震驚。也不知那夜發生了什麼事,原綾香的性格改變太多,就像變了一人似的,讓他們有些陌生。
「你怎麼可以這樣!」
青竹拉住又想衝上前理論的莫彭祖,可攔得了身,截不了嘴。
「好歹閣主對你也……」
「啊───!」
夜霓真乏了,指著他們身後大叫,確認大夥視線移開後,直接轉身往窗外一躍而下,消失在空中。
「……跑了?」
「快追!」
青竹與莫彭祖見狀馬上躍出窗口,御劍上空,在上方搜尋著。
闕子瑜無奈地搖搖頭,也起身飛下樓,來到一處暗巷,「都走了,出來吧。」
「你實力不差啊,十階巔峰?」
夜霓可是隱蔽了自己的氣息與靈力。當然,他可以再做得更好,這次算他小看闕子瑜的成長了。
「你也不差,這絕非未滿二階的實力,我都懷疑你藏得太深了。」
抱歉啊,他現在就是一階半實力沒錯,只是帶有異能罷了。
「說實話,天陵閣主就是個守身如玉的老處男,莫非你有什麼獨特的地方,讓他非娶妳不可?比如……」
「老處男?你們很熟?」就方才天陵子弟的態度看來,並沒有過多交集吧。
「不熟。他行事神祕、詭譎,還沒人能與他交好上。」
這樣的人卻對原身這般在意……
「如果我說,我是死裡逃生的。信不?」
「他想殺你?」
「當時太過驚險,我沒能看清兇手。」
先不說敵人是誰,就單看閣主對原綾香的看中,他就能確定,一旦被抓回去就再也出不來了。要是蘭笛弦冰還在就好辦,他便能了解她的死因。
「原來如此。」如屬實,那他是天選之子的可能性就排除了。
天選是受天耀神眷顧,擁有異能之人,極其罕見。他們雖擁有靈力之上的神力,但限制也颇多。從古至今也就三位,且皆在大戰期間離世。要是世間又出現,那保護、拉攏都來不及了,就算被惡劣對待,也不至於殃及性命。
「來森林目的是為了躲藏?」
森林危險難測,確實是很好的藏身之處,只是也要看有沒有那實力存活就是了。不過如果是他,闕子瑜覺得能行。
「那到不是,我是來尋七轉花的。」
既已有戒心,要脫逃很容易。他可是擁有抹消與瞬移的異能,只要將身體調好,就算沒靈力,也夠玩死他們了。
「你想回宗門?」
「何意?」
闕子瑜訕笑。「不難猜,玲主壽誕,七轉花人人想要。」
玲主?這麼剛好啊。
「難道你也是為了七轉花而來?」
「並不,對於玲主的了解,只在收女子錢財辦事,專殺男人這點,並沒有什麼特別讓人好奇的。」
「呃、後面那句由你口中說出實在是……絕。」
這幫規很特別好嗎。夜霓能感覺出闕子瑜不想回答他來此的目的,他也不糾結逼問。
「聽說近期因殿主壽誕,旗下弟子似乎想尋永保美貌的藥物獻禮。七轉花就是其中一樣。」
殿主名為花宮玲,通稱玲主,是位美魔女,心性陰險,極其厭惡男人,只要讓她得知殿內弟子有越矩或動心何人,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死。
敢情這原主還敢跟男人跑,難道殺她之人其實是玲主本尊?
「不過再美的花終究會凋謝,因此玲主很在意自己的美貌容顏,甚至不斷的派人尋找草藥。」
「實力不到家才會尋用這些無稽之談的方法。怎不跟你學學。」比起喝靈藥,不如努力鍛鍊,提升修為就能容顏不變。
「你當晉階這麼容易?要不是有機緣,我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摸到十階的門檻。」
一般修士,靈力階級達至十階以上,容顏才會停止老化。達至巔峰,其實力地位可說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修士階級為一至十階,未滿二十達到七階以上便可算為天才。十階以上是至、天、神、聖、帝尊。進入十階非常困難,更別說十階後的領域。
「機緣?」
「我是托故人的福才突破的。」
機緣死了啊。
闕子瑜查覺到夜霓的想法,小聲低語。
「你應該聽說過御神吧。」
聽到這,夜霓搭上闕子瑜的肩膀,自豪的暗笑。「哼哼,那你得好好感謝我啊。」
「誒?何出此言?」
「沒事,呵呵,不要緊,我會討回來的。」
「……?」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57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vanessa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似辠霸國02... 後一篇:似辠霸國04...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 《沉莫-南方金雪》
「生是起點,死卻非終點。因為你這一生已經影響了世界,哪怕只是一丁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