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中篇原創】不滅的王國(二.五)

作者:Jean de François│2020-10-31 00:03:22│贊助:1,028│人氣:151
第二·五幕·波莫瑞的天空

上一篇

  清晨,數架機翼上繡著鐵十字徽章的德軍亨克爾He111轟炸機呼嘯飛越一座大型機場上空,並將機上的空投彈傾灌而下。

  頓時間,機場上爆炸的轟鳴和火光四處揚起,將一架架停在跑道上和機棚裡的飛機盡數捲入火海中。

  位於指揮機上,轟炸中隊的德國空軍軍官很是滿意地觀察地面燃燒的波莫瑞機場。

  因為他如時辦到希特勒和空軍元帥戈林的「將波莫瑞空軍全殲於地面上!」指令,他也相信其他中隊也能確實在波莫瑞空軍起飛前將其消滅於地面上。

  帶著完成任務的放鬆神情,正當他下令讓轟炸中隊返回時,一排機槍子彈忽然從上而下射入機艙,護蓋窗被擊碎,鮮血四濺,將駕駛座上的飛行員與領航員當場斃命。

  他面帶錯愕的神情抬頭一望位於比自己還高位置,不敢置信眼前的事實,他明明已經將他們全殲於地面上了才對,難道是英國人?不,這不可能!因為那機種、那塗裝、那編隊都是......

  「波莫瑞空軍!」

  數架軍綠色的鷗翼式全金屬戰機PZL P.24形成一個中隊,在各小隊帶頭的是較老式但經過改裝的PZL P.11,他們以小隊為單位逐一向敵軍轟炸機群俯衝而去。

  一線俯衝而下,伴隨的是白朗寧7.92mm機槍和奧利孔20mm固定式機炮的掃射噴出的火光和整齊的一排彈幕。

  一架He111當場被千瘡百孔冒出些微火光後在空中燒成一團、另一架則被撕裂機翼後失去平穩冒著灰煙往地面墬落。

  「......收到,我們也上,瓦克拉夫、維莉卡、奧蓮卡跟我突擊,約蓋拉和杜塔斯則制空掩護我們。」

  透過無線電帶出略有雜訊的聲音,王太子,也是空軍上尉的杰拉德·西科爾斯基再收到中隊長的指示後便向自己的小隊隊員下令隨後加入突擊。

  「給他們顏色瞧瞧!天祐國王!」

  「天祐國王!」

  隊員異口同聲地回應,杰拉德小隊中的三架PZL P.24和隊長機的PZL P.11 Kobuz試驗型脫離中隊機群,向德軍的轟炸機群俯衝而去。

  德軍轟炸機群也不是活靶,位於他們機頂的機炮開始進行自衛戰鬥,螢光色的耀眼子彈從杰拉德座機旁呼嘯而過,感覺只要一個不留神便會被死神帶走性命。

  空軍准尉奧蓮卡·祖菈夫斯卡的緊張情緒反應在那扣著扳機的微微顫抖手上,對還是預備飛官的她而言可謂首戰,與訓練完全不同,隨時可能喪命,看著轟炸機機頂的自衛炮塔射出的機炮子彈差點就擊中自己的駕駛艙使這位少女不免心有餘悸。

  「奧蓮卡,不要猶豫!」

  彷彿會讀心術,杰拉德透過無線電對著奧蓮卡喊道,將少女從不安情緒中拉回神。

  「......嗯,天祐國王!」

  聽見王太子又是小隊長的杰拉德聲音,奧蓮卡忐忑不安的情緒頓時平靜下來,她深吸一口氣便嚴肅地扣下扳機。

  咚咚咚咚──!

  一排7.92mm白朗寧機槍彈筆直打在轟炸機的自衛炮塔上,擊穿擋風玻璃將其內的機槍手打成肉醬,頓時也解決了小隊的一處威脅。

  順著鐵瞄具瞄準一架He111轟炸機的機頭駕駛座艙,杰拉德扣下7.92mm白朗寧機槍的扳機,位於機翼上的四挺機槍同時射出一排整齊的彈幕。

  子彈打碎駕駛座艙的橢圓透明窗口,將機頭的駕駛員和機槍手擊斃。

  失去駕駛座的轟炸機有如斷線的玩偶樣失去平衡並從空中落下。

  另一邊,瓦克拉夫和維莉卡也合作收拾掉另一架He111轟炸機,只見那架德軍飛機機翼斷裂,機身冒著灰黑色的濃煙墬落。

  「換瓦克拉夫分隊升高制空,約蓋拉分隊攻擊另一架轟炸機,小隊隨時保持有人制空,並注意不要脫離中隊。」

  杰拉德下令小隊維持這樣輪流替換的作戰方針,希望在維持警戒之時盡可能地殺傷敵軍轟炸機,直到中隊長下令撤退時,德軍整個轟炸機中隊便損失了十六架轟炸機,其餘帶傷狼狽地撤回,這是他們嚴重的失算,輕視敵人的結果。

  中隊在任務結束後回到隱蔽的機場-戈爾切夫空軍基地,早在上週空軍司令便下令將所有作戰飛機盡數移入隱蔽的秘密飛行場,並用木頭和紙拚出來假飛機放在眾所周知的機場跑道上以假亂真,因此德軍預想的「將波莫瑞空軍全殲於地面上!」的構想便破滅,不過負責提供北方集團軍空中支援的德國第1航空艦隊司令阿爾貝特·凱塞林可不是笨蛋,況且德國空軍本來就有絕對的優勢,想必之後的作戰會更加艱難吧。

  中隊的飛機都停在隱蔽飛行場內,屬於各機組整備班的戰鬥也開始了,他們必須確保飛機在最佳的狀態,好讓飛行員全心戰鬥。

  「王太子殿下!」

  杰拉德才剛從PZL P.11 Kobuz的專屬座機上下來,他摘下護目鏡和飛行帽,露出那英俊瀟灑的鮮明五官,返過頭望向叫住他的人。

  「奧蓮卡准尉,怎麼了?」

  那是位對飛行員而言身形有些嬌小的少女,仍是後備軍官的她有著烏黑秀麗的齊瀏海短髮和翠綠色的瞳目,那白皙的臉蛋上還有著少女稚嫩羞澀的一抹紅潤。

  「剛剛很謝謝您,還有......」

  奧蓮卡顯得有些緊張害羞,但她還是先行了個標準的波蘭式軍敬禮。

  「喔,那事啊,那沒什麼,最終仍是妳下決心才辦到的。」

  「嗯......啊,是!」

  未等奧蓮卡說出後面句話,杰拉德便微笑揮揮手轉身離去,留下一臉有點小失望的奧蓮卡。

  「怎麼啦,我們的大小姐,杰拉德那傢伙欺負妳了嗎?」

  「王太子才不會欺負奧蓮卡,不過你竟然稱呼王太子為那傢伙。」

  「哈,抱歉,不過我與他從小就熟識了,所以已經習慣這麼稱呼了。」

  一位外貌不輸給王太子的青年飛官和一位淡金色中長髮的美麗女性飛官前來關心他們小隊上有如吉祥物般存在的後輩,他們分別是瓦克拉夫·維科夫斯基和維莉卡·潔琳妮斯卡。

  「啊,維科夫斯基中尉,潔琳妮斯卡少尉。」

  奧蓮卡恭謹地向兩位前輩致意,畢竟他們是除了王太子杰拉德外最照顧自己的好前輩。

  「夥伴就別這麼見外直呼名字就好,我們可是自由的空軍飛官,和陸軍老古板不同。」

  「是你平日太隨便,見女孩就泡妞。」

  瞇著眼盯向這位笑呵呵的青年,維莉卡已經不是第一次見瓦克拉夫喜歡搭訕年少的女孩了。

  「哎呀,奧蓮卡是獨特的,是我們空軍翱翔天際的白百合。」

  瓦克拉夫這麼說時,還舉止優雅溫柔地握起奧蓮卡的雙手,一附紳士的傳情模樣,讓少女不禁臉頰紅潤起來。

  「這嘴還真甜,希望你這話不要被中隊長聽到啊。」

  「別啦,那頑固死板的老骨頭一定會嘮叨半天的!」

  維莉卡見狀便直接一臉無奈地拉了瓦克拉夫的耳垂在他耳邊說教,一個男性中尉竟然被一位女性少尉如此訓道可謂奇特景象。

  「嘻嘻,謝謝兩位,瓦克拉夫前輩、維莉卡前輩。」

  見到如此,奧蓮卡含蓄地笑道,方才的失落情緒也一掃而空。

* * *

  中隊再次分批各小隊出擊,從第一日首戰至今已第三日,他們飛行的架次也逐漸遞增,在攔截轟炸機部分還算可圈可點,唯獨在戰鬥機性能和數量上都不如德國空軍,PZL P.11和PZL P.24在面對德軍主力的Bf 109時也顯得相當吃力。

  德軍的He111轟炸機群成群結隊地編隊飛行,數座低鳴的引擎和螺旋槳轉動聲在這片空域上嗡嗡作響。

  「敵軍轟炸機,目測約二十四架。」

  維莉卡隔著擋風艙蓋觀察雲層下方的德軍轟炸機並向小隊長杰拉德報告。

  「有見到護航機嗎?」

  「報告,未見到。」

  杰拉德四處張望附近空域時也詢問他側後方的僚機奧蓮卡有無發覺,而少女的視角看出去也是一片風平浪靜。
  
  「如何?突襲嗎?」

  瓦克拉夫眼看著這群轟炸機不禁蠢蠢欲動,他很清楚擊落越多敵軍轟炸機便能減少更多己方地面部隊和人民的傷亡。

  「......上吧,但不要戀戰,我聯絡卡明斯基小隊一起攻擊。」

  杰拉德思索了片刻,考量有敵軍戰機的埋伏,但又不能輕易放過這群轟炸機,經過一番琢磨,杰拉德決定展開突襲,打算先做個試探。

  「......卡明斯基小隊?」

  用無線電發了幾次訊息,但均未聽到負責制空的臨隊回應,杰拉德便起了個疑心。

  無線電收訊應該是正常的,出發前兩個小隊的飛機天線也無異常,對方若沒有回應那不是轉緘默模式就是......

  「撤......!」

  杰拉德還未來得及下達指示,事情就發生了,伴隨劇烈由上而下的呼嘯聲,一排機槍子彈打在小隊一架PZL P.24機身上。

  「杜塔斯!」

  這波攻擊似乎命中引燃彈藥艙,杜塔斯機先是冒出火光,隨後一閃燃整架飛機在空中當場炸成碎片。

  一架Bf 109從上俯衝而下飛過眾人面前,一波攻擊完的他更是順勢加速馬力脫逃,那是德國空軍典型的一擊脫離戰術,位能轉換成動能再加上引擎馬力上的差距,波莫瑞飛機根本想追也追不上。

  「以分隊散開!」

  杰拉德下令小隊機群做出迴避動作,並不時注意上頭,幾架Bf 109隨後撲了空衝下來,但隨後便尾隨追擊。

  Bf 109不跟擅長纏鬥戰的PZL P.11和PZL P.24進行所謂的傳統格鬥空戰,而是運用機體性性能進行一擊脫離戰術,而在追擊敵人和甩開咬尾時其引擎更是勝過波莫瑞的殲擊機。
  
  「嘖!該死......」

  一架Bf 109緊咬著杰拉德的後方窮追不捨,短促的機槍曳光彈還不時從自身座機旁呼嘯而過,杰拉德甩不開他,只能拚了老命搖擺機身閃躲射過來的子彈。

  「王太子殿下!」

  身為杰拉德僚機的奧蓮卡飛至追擊王太子身後的Bf 109後方,打算反咬對方,但在少女欲扣下扳機時她再次猶豫了。

  透過鐵具瞄準器,從這角度發現只要射偏很可能會打中在Bf 109前方的王太子PZL P.11 Kobuz座機,少女的手再次顫抖,忐忑不安的情緒再度使她自亂陣腳。

  Bf 109忽然間減速,讓沒反應過來的奧蓮卡PZL P.24超越他,頓時間立場瞬間轉換,Bf 109更是毫不遲疑瞄準奧蓮卡座機準備先解決她,而受到驚嚇的奧蓮卡更是感到背脊發涼說不出話來。

  咚咚咚咚──!

  似乎有所警覺,那架Bf 109及時閃避從旁射來的一排彈幕並迅速躲進雲層中,間接救了奧蓮卡一命。

  奧蓮卡返過頭查看拯救她的是架與自己同機型的PZL P.24,但那架PZL P.24身上已是傷痕累累,其氣冷式引擎還冒著如悶燒般的稀薄灰白煙,失去半邊尾翼的機身有如失去平衡樣不斷左右搖擺且正在搖搖欲墜。

  「......維莉卡前輩?」

  看到機身上繡著與自己同隊的老鷹徽章與編號,奧蓮卡目瞪口呆地脫口道出這個名字,之後見到那架飛機高度漸漸下墜,隨後落在綠油油的草原上閃出一道爆炸火光。

  維莉卡冒著機身已嚴重毀損的情況下仍選擇先繞去幫助夥伴而非迫降或跳傘,最後犧牲了自己。

* * *

  開戰至今第五日,波莫瑞空軍的耗損越來越慘重,整個杰拉德隸屬的中隊已經損失三分之二,波莫瑞全體飛機則已折損二分之一,與第一日的成果相比可謂大相逕庭,但波莫瑞空軍整體仍做出英勇的抵抗表現,使德國空軍也沒占盡便宜。

  戈爾切夫空軍基地。

  坐在歷經滄桑,掉漆的部分都沒有時間補上而顯得有些陳舊的座機上,杰拉德望著手中的信件和隨附的照片,那是妹妹奧兒嘉寄來的親筆信件,隨附的照片也是奧兒嘉的生活照。

  他反覆咀嚼著那才八歲的女孩寫給自己的問候信,有如細細品味著一番,嘴角不時勾起淺淺的深情微笑,對他來說這位妹妹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了,看著此封信除了想到為保護奧兒嘉和祖國不斷提起勇氣去面對殘酷的戰場外,而且能藉此稍微消除失去諸多戰友同伴所產生的憂愁。

  「王太子殿下。」

  望向走向自己所在的座機機棚內的少女,這五天下來,奧蓮卡已沒有初始的緊張和羞澀,從戰場上經歷生死返回,又見證隊友朋友的殉職,現在的她較有種成熟沉穩的氣質。

  「怎麼了?奧蓮卡。」

  可能注意到奧蓮卡將目光放在自己手裡的信件和照片,杰拉德趕緊將其妥善收進衣襯口袋中,並面帶溫和的微笑看向擔任自己僚機的這位少女。

  「上次很對不起,兩天前的那場戰鬥要不是我那麼猶豫不決,維莉卡少尉就不會因此......」

  「怎麼現在還提這個?沒有人會責怪妳的,維莉卡也是。」

  面對少女面露愧疚的致歉,杰拉德只是語氣溫和地安慰她,他沒有責備奧蓮卡,自己小隊甚至中隊長都沒有,杰拉德也相信維莉卡也是這麼想的。

  「我只是無法原諒自己的懦弱。」

  「聽著,不怕死的人是不存在的,那些勇敢的人只不過是在對的時間點上比別人多勇敢一點而已。」

  說到這,杰拉德從飛機座艙上俐落地跳下來並走到奧蓮卡的面前。

  「為什麼他們能做到?」

  青年伸出手輕柔地摸了摸少女的頭,就像是憐惜妹妹的哥哥一樣,此舉也使奧蓮卡不禁臉頰上多了些紅潤的色澤。

  「因為信念。」

  杰拉德所言令奧蓮卡醒悟,少女用恍然大悟般的表情望著那位對自己如此溫柔的王太子,心中的悸動更同時在心裏頭蠢蠢欲動。

  「王太子殿下,我......」

  「請說,奧蓮卡。」

  杰拉德此次耐心地等候少女傾出內心的的話語,他微笑望著奧蓮卡。

  「一定會盡到僚機的責任!」

  「嗯!我很安心將背後交給妳。」

  奧蓮卡行了個標準的波式軍禮,對著杰拉德展露自信的笑容,而青年也輕輕拍了少女的肩膀表示肯定。

  與王太子告別,奧蓮卡回到自己的機棚時便見到瓦克拉夫,他靠在飛機旁雙手盤在胸前似乎在等待自己。

  「瓦克拉夫前輩?」

  「妳向杰拉德告白了?」

  瓦克拉夫面色沉穩地忽然冒出這句話。

  「......沒有。」

  奧蓮卡臉色一沉,隨後便露出有些遺憾的微笑搖搖頭,她知道王太子已有心儀的女孩,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每次王太子在閱讀那位女孩的信時都顯得很是幸福,自己實在不宜增添對方的困擾。

  「這樣啊,那我就機會了。」

  瓦克拉夫淺淺一笑,緩緩靠近奧蓮卡並輕輕抬起少女的下顎,用傳神的目光注視著她。

  受對方傳情的神色影響,奧蓮卡臉頰紅潤微微喘著氣望著瓦克拉夫,青年的臉龐也漸漸靠近,少女則闔上雙眼準備接受對方的感情。

  但好景不長,此時警示燈再次亮起,眾人便意識到是該再次出擊的時間了,回過神的奧蓮卡害羞地微微推開瓦克拉夫,一語不發地爬上座機駕駛艙內,瓦克拉夫雖感到依依不捨,但仍趕緊回到自己的飛機上。

(BGM)

  中隊裡僅存的飛機全部移動到跑道上,螺旋槳轉動的聲響此起彼落地在基地跑道上響起,飛行員們則分別坐在自身駕駛艙內嚴陣以待。

  中隊長的小隊率先在跑道上滑行一段距離後緩緩升起,最後飛至天際,杰拉德望著一架架起飛的PZL P.11和PZL P.24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嘆,這次會有多少人回來呢?自己是否能一直受到上帝眷顧?

  帶著這樣的心情,自己、奧蓮卡與瓦克拉夫的座機也漸漸離開地面,翱翔天際。

  「敵襲!」

  才剛升空,無線電便忽然傳來中隊長的大聲警告,杰拉德則立即看向四周,這才發現雲層裡鑽出敵機的身影,看來秘密機場的位置已暴露。
  
  機場的防空機炮還來不及反應,數架Ju87斯圖卡俯衝轟炸便機毫不猶豫地向著基地直沖而下,紛紛投下數顆空投彈後急速拉高脫離。

  轟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於基地和跑道上四起,也將尚未來得及起飛的三架飛機炸毀於跑道上。

  「約蓋拉!」

  自己小隊的其中一員便是那三架之一,只見整個飛行場已陷入火海,想在此起降已成不可能的事實。

  杰拉德憤慨地追上那些斯圖卡俯衝轟炸機,欲將其碎屍萬段,見此奧蓮卡與瓦克拉夫也隨後跟上小隊長。

  杰拉德扣下扳機,PZL P.11的四挺7.92mm白朗寧機槍一致齊發,頓時間將一架剛投完彈的斯圖卡硬生生撕裂,只見那架斯圖卡擋風玻璃濺上鮮血,機翼斷裂冒著灰黑色的煙墬落。

  其餘斯圖卡的後座機槍手紛紛展開自衛戰鬥,群聚一起的攻擊機和轟炸機布成的防禦火網也是股不容小覷的戰力。

  此刻奧蓮卡擊傷了一架斯圖卡,將其起落架打壞,但密集的火網使她也無法再輕易靠近。

  「奧蓮卡後退,去掩護杰拉德!」

  瓦克拉夫輕扣PZL P.24的奧利孔20mm機炮,為數不多的幾發大口逕子彈當場將一架斯圖卡的整個機尾擊碎,只見失去尾翼的飛機便如天翻地覆樣在空中一直旋轉並直直落下撞上地面摔個稀爛。

  但同時,斯圖卡群的自衛密集火網也使瓦克拉夫的座機被擊中幾發機槍子彈,好在沒有命中致命部位,但仍使瓦克拉夫機速度有所減慢。

  「瓦克拉夫,不要單獨行動。」

  杰拉德才接著警告道,便注意到四架Bf 109向著自己的小隊直衝過來,其強勁的馬力不自覺地帶給眾人強烈的壓迫感。

  但他們沒有退縮,小隊的兩架PZL P.24和一架PZL P.11於蔚藍的天際轉了一圈後正面朝向敵人準備與之對射。

  咚咚咚咚!

  空域傳出迸裂聲響和噴出火花,一架Bf 109機頭冒著火光筆直地墜落,另一架Bf 109則冒著灰煙不得不暫時撤退。

  但波莫瑞這邊,除了杰拉德機無事外,瓦克拉夫機和奧蓮卡機都中了彈,本來就受損的瓦克拉夫機體更是漸漸往下降,所幸瓦克拉夫本人無傷,飛機襟翼和起落架均未受損,因此還能找個地點平安降落。

  但奧蓮卡就不一樣了。

  「奧蓮卡,聽到嗎?奧蓮卡!」

  破碎的擋風玻璃上,沾染著四濺的血漬,被玻璃劃傷的左眉間上留下的鮮血使少女睜不開左眼,只能用著右眼維持視野,腹部上的灼熱感和從背脊直達腦門的涼意更是讓奧蓮卡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染上血漬的儀表板顯示飛機的高度、液壓、速度等等都還在能維持平衡的狀態,現在整機最大的問題並非飛機身的損壞而是在飛行員受了重傷。

  「王太子殿下......瓦克拉夫前輩......」

  透過仍完好的無線電設備,奧蓮卡有氣無力地回應著兩位不斷呼喊她的青年。

  「我......中彈了......機艙內......都是血......哈。」

  伸手往腹部一摸,使卡其色的飛行手套染上深紅色的色澤,奧蓮卡忍著眼角的淚水靠著意志力告訴杰拉德和瓦克拉夫事實,更順勢調侃自己,或許想藉由這樣告訴兩位在乎自己的青年稍微放心,不過顯然沒有效果。

  「好了!不要說話,往東邊的格蕾菲采隱蔽機場撤離,跟著我,瓦克拉夫也跟上!」

  杰拉德發出心臟快跳出來般地回應,並立即引導小隊打算後撤。

  「中隊長,西科爾斯基小隊請求撤往格蕾菲采。」

  杰拉德聯繫上中隊長欲先做個報備,但即便中隊長不允許,自己更是打算直接違抗命令先救同伴要緊。

  「不,格蕾菲采淪陷了,空軍司令已下令剩餘所有飛機撤往華沙,全部編入波蘭空軍。」

  「什......!我知道了,完畢。」

  杰拉德關閉無線電,用力握緊飛行搖桿,心中的不滿與無助使他欲發洩般狂叫,他很清楚瓦克拉夫和奧蓮卡根本撐不到華沙,但又能怎麼辦呢?

  「他們回來了,杰拉德,我去殿後,你帶著奧蓮卡離開。」

  瓦克拉夫的語氣異常平順,像是看透訣別一樣毫不在乎現在是誰在指揮小隊擅自做決定。

  「幹什麼!給我回來!瓦克拉夫·維科夫斯基中尉!」

  杰拉德的怒吼瓦克拉夫沒有聽見,他關閉無線電了。

  瓦克拉夫使機身拉煙出兩道鮮明的白煙,加上機身受損所冒的灰煙,意圖轉移那兩架倒回來的Bf 109注意力。

  很快地,兩架在比較高位置的Bf 109便一擊俯衝,直接擊落瓦克拉夫的座機,只見瓦克拉夫座機冒出火光墜落至雲霄之下。

  「真是倒楣啊,罷了,就這樣吧......要活下去啊,奧蓮卡,杰拉德。」

  高度表不斷急速往下降,瓦克拉夫長嘆了一口氣,但在此時他彷彿注意到什麼使他意念一動緊抓搖桿向某個方向直衝滑行過去。

  「哈,最後我還是跟妳比較像,維莉卡。」

  轟!

  飛機撞上一艘停泊於岸邊正忙著砲轟城市的一艘德國戰艦砲塔上,頓時癱瘓該船的一座主砲。

  「奧蓮卡,往東方軍團方向去,找個平原迫降!」

  眼看那兩架Bf 109窮追不捨,決心保護奧蓮卡的杰拉德拉起搖桿飛回去與兩架敵軍交戰,好在瓦克拉夫先前逼迫他們降低了高度,杰拉德能在同高度與之決戰。

  咚咚咚咚!

  一架Bf 109的液冷式引擎被燃燒曳光彈打中起火、擋風蓋被射穿,遭到杰拉德當場擊落,但同時杰拉德座機也被擊傷,看著那儀錶板快速轉動的指針,杰拉德只能勉力維持機身平衡。

  「該死!」

  就在此時,另一架Bf 109已抓到破綻繞一圈回來攻擊杰拉德,但杰拉德的PZL P.11現在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奧兒嘉......對不起。」

  心中哀怨沒能再見上妹妹一面,杰拉德無助地闔上雙眼。

  『我一定會盡到僚機的責任!』

  砰──!

  等杰拉德再次睜開眼,一架PZL P.24和那架Bf 109似乎在空中高速衝撞,兩架飛機的螺旋槳都停止轉動,機身撞得零件四散紛紛墜落在下方的麥田上爆炸。

  「奧......奧蓮卡?」

  這片空域再次恢復寧靜,除了高度漸漸下降的杰拉德座機所發出不穩定的氣冷式引擎聲外未再有任何聲響。

  杰拉德呆滯了片刻隨後才大聲哀鳴,他用力敲了機艙憤慨地咆哮最後痛苦地啜泣,直到最後,只剩下自己一人苟活了下來,沒有將隊員們活著帶出戰場,無助感整個一擁而上。

  飛機也漸漸失去動力,PZL P.11的氣冷式引擎已無法支撐自己再飛更遠了,杰拉德將座機迫降於準備收成的金黃色麥田之間,飛機無情地輾過一些麥裸,空中看有如在一片田野間劃出一道直線。

  杰拉德無力地癱坐於駕駛座內,抬頭望向蔚藍的天際,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耳邊聽見有騷動,返頭觀看,幾名德國國防軍步兵持著毛瑟98k步槍向這裡圍了上來,打算生擒這架有著獨特改裝的PZL P.11飛行員,想必這位飛行員來頭一定不小。

  「波莫瑞的王太子,不會投降,也不會被俘。」

  杰拉德從腰間槍套中掏出一把模仿M1911的波蘭製ViS wz. 35手槍並迅速拉開了保險上了膛。

  「對不起,父王,奧兒嘉,還有......奧蓮卡。」

  清脆的槍聲於這片金黃色麥田中響起,遠處燃燒的城市和鄉間的陣陣濃煙持續飄向天空,但蔚藍的天際仍是無動於衷,以一片寂靜回應著。

(未完待續)

-----------------------------------------

一些波蘭飛機的圖片和簡扼介紹

PZL P.11(P.11c型)
  該型號飛機是由PZL P.11改良的主力量產型號,為波蘭保衛戰時波蘭空軍的主力,裝備兩挺白朗寧7.92mm機槍,最快飛行速度為375 km/h,比較特別的是波蘭空軍使用氣冷式發動機而非當時歐洲主流的液冷式引擎。




PZL P.11(P.11g Kobuz型)
  該型號飛機是由PZL P.11改良的最終型號,數量極為稀少,裝備四挺白朗寧7.92mm機槍,最快飛行速度為420 km/h,1939年9月14日至9月15日,於波蘭科韋利,由西切斯尼中尉駕駛的P.11g 有擊落了兩架德軍He111轟炸機的紀錄。




PZL P.24 (F/G型)
  該機型可以理解為PZL P.11的外銷版型號,裝備兩挺白朗寧7.92mm機槍和兩挺奧利孔20mm固定式機炮,最快飛行速度為430 km/h,土耳其、希臘、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都有採購紀錄,即便是PZL P.11的改良型,但波蘭空軍並沒有採用該機型做為主力,原因在於波蘭打算直接等候更新型的PZL.50量產,但在此之前戰爭就爆發了,PZL.50計畫也因而泡湯。


----------------------------------------
  Cześć!各位好|ω・),我是Jean喔~這篇是以不同視角看待上兩篇戰鬥,最後發現篇幅不小心又拉太長,想寫的東西太多,所以波莫瑞騎兵被我往後移到其他幕去了,那就這樣我們下次見,謝謝諸位(>ω<)!Do zobaczeni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56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歷史架空|波蘭|戰爭

留言共 4 篇留言

基金會
頭香 幸好在另一個世界 杰拉德跟他的德國朋友可以一起吃著馬鈴薯喝啤酒

10-31 00:10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Fox的閱讀與心得。
雖然有藏伏筆,但另一世界的杰拉德與科爾是永遠的好摯友[e12]。10-31 00:32
蒼天落葉
下面還有資訊真是用心,非常悲戚卻又英勇的故事,這些熱血的波莫瑞少年少女為自己的祖國奉獻生命,老實說自己看的都還挺熱血,波莫瑞沒有投降的王太子!只有戰死的王太子!

10-31 09:24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落葉的閱讀與心得(ノ´∀`*)。
這篇與上一篇烽火傷歌在地面作戰到最後紛紛犧牲的陸軍和海軍戰士們,以及戰場過後的什切青慘狀做出呼應,波莫瑞的空軍也付出了生命,可謂悲泣壯烈的故事,同時告訴人們戰爭一點也不浪漫。(つд⊂)10-31 13:29
井爵
嗚嗚,看了都胃痛到不行,雖然殘酷但這就是現實的戰爭。QAQ

這篇的空戰我看得十分過癮,我對戰機、戰車和戰艦之間的瞭解沒做什麼功課,

所以一直沒寫相關的內容,只是槍戰之間的描寫也是靠自己想像。

看完這篇後很佩服Jean大有做過功課後的描寫實力,果然不同凡響,小弟受教了。XD

我原本覺得文字要表現出那種高速中的戰鬥,像是戰機之間的高速戰鬥相當的難寫,

但是Jean大的筆觸讓我大開眼界,感謝Jean大的創作,期待接下來的發展!XD

10-31 15:04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井爵的閱讀心得與稱讚[e12]雖然之前就腦補過好幾次,但其實這也是我第一次寫空戰的故事,能帶給讀者好的體驗我很榮幸。

二戰的飛機很有魅力的,能體會現代戰機感受不到的視覺性戰鬥,也是令我很著迷螺旋槳飛機的緣故[e16]10-31 15: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非常精彩的空戰,BF109機體在纏鬥的劣勢以及一擊脫離的優勢,以及小隊所有人拚上性命作戰的描寫令人動容。
戰爭,殘忍且平等地帶走每個人的性命,而士兵們別無選擇,他們只能不同地沐浴在鮮血與痛苦中直到倒下或勝利。
衝撞敵軍的瓦克拉夫與奧蓮卡...讓人的內心不禁糾結在一起。
幸好波蘭就像不死鳥一樣再度重生,只是這段重生背後究竟藏有多少痛苦與生離死別呢?
很喜歡這樣的故事呀。謝謝Jean帶來的故事。[e12]

11-01 21:32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愛茵的閱讀心得與稱讚。(つ´ω`c)
戰爭帶來的殘酷無情由古自今從未變過,一名稱職士兵要離開戰場的選擇往往除了勝利或停戰之外,就是死亡。
瓦克拉夫與奧蓮卡,會在沒有傷痛的古神車站團聚泡茶的(ˊωˋ)。
因此讓我有感而發的波蘭的國歌便是取名:波蘭不會滅亡,正反應了他們永不滅亡的精神。

11-01 21: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zeftplan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中篇原創...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中篇原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達人專欄 《少年符咒師》第24回:虎妖山君 上架。 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