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影之痕 0-0

作者:雜魚小說家秋茶│2020-10-30 23:41:08│贊助:18│人氣:131
【序章之零】人氣投票連結
 
 
  「著名的奧汀格爾大戰,造成的影響有主要三點,異民族的滅絕、魔法的消亡、以及大陸西南的統合,這裡考試會考,要牢牢記下來。」

  台上踩著高跟鞋的女老師手握教學棒,輕輕敲打黑板上的大陸地圖。

  嫌寫字麻煩又怕吸入塵粉的她,每次上課前都會在黑板花個五分鐘,畫好這次要用的地圖,接著整堂課便不會再碰粉筆。

  只有一種狀況例外,那就是學生發呆的時候。

  無心聽課的褐髮少年,右手撐托側臉望向窗外,與站在電線桿的烏鴉四目相交。

  歪著腦袋瓜的烏鴉也盯著少年看,彼此陷入無法理解的膠著。

  烏鴉在赤東市並不罕見,但是最近數量相當異常,每當少年望向窗外,至少能看到一隻以上的烏鴉。

  「景杉、麻鬼景杉!」

  飛來的粉筆喚回景杉的意識,他急忙轉向正面,只見酒紅色的髮尾在他面前搖曳,再往上則是古川老師猙獰的臉龐。

  距離放學還有十分鐘,因為正好有景杉這個不良例子做示範,在收到學生尷尬的表情後,回到講台上的班導古川夏櫻,決定利用這個機會,苦口婆心的再次進行宣導。

  「各位同學,明天起就是漫長的寒假了,我還是得再三重申,不要涉及危險場所,晚上沒事別在外面閒晃,尤其最近特別不安寧,有沒有聽到?」

  「「聽到了──」」

  底下的同學異口同聲敷衍了事,夏櫻也不在意這點,她盡了老師的職責,學生也盡了回答的義務,沒有理由再去強制約束。

  反正會惹事的人終究會去惹事,屆時再來秋後算帳即可。

  下課的鐘聲響遍整間學校,學生們尚未離開教室,狹長的走廊就已被稀稀疏疏的嬉鬧聲填滿。



 
 
  「悠紗,一起去吃東西吧~!」

  一位身材高䠷的少女,從後面突襲抱住隔壁的女同學,嚇得對方渾身一震,她接著把臉埋進對方的頭髮左右磨蹭聞嗅,深藍色的長馬尾隨之搖曳。

  「……是鈴心啊,妳今天沒有競泳社的練習嗎?」

  綁著兩條過肩橘髮束的悠紗,將鼓鼓的書包蓋了起來,悄悄掩至腰後。

  「我又不是選手,都要放假了誰還要練習,我對車站那邊開的新麵店還比較有興趣。」

  「這個時間吃正餐?」

  「點小碗就沒問題了,走啦走啦~」

  鈴心拉著悠紗離開教室,坐在教室另一角的景杉,投射過去的視線只能就此打住。

  目光遺留在前門的他,直到另一名藍髮男學生的背影進入視野,他才想起要做的事情,趕緊抓起輕薄的書包追了過去。

  「喂、龍裕!等等我。」

  被直呼姓名的真弓龍裕停下腳步,他知道景杉打算說什麼,也知道不經大腦的他,會直接在走廊上論述不應向大眾提及的話題。

  「……換個地方再談。」

  所以龍裕再次邁開步伐,準備領著景杉到學校外頭,沒料到迫不及待的景杉,才離開校舍就揚聲問道:

  「龍裕,你還是不打算和我結盟嗎?」

  「我有什麼理由和你聯手?」

  「我們是同學,加上又是那個、這個……地主隊的選手!」

  龍裕繃起俊俏的臉孔,回應認識不到兩年的同班同學。

  「麻鬼景杉,看來你也清楚,我們之間僅僅是同學關係,連朋友都稱不上,所以少和我套近乎了。」

  他伸出手掌,用中指推挪了一下眼鏡,鏡片後方銳利的眼神直盯景杉。

  「至於地主,麻鬼家流亡到這塊土地不過八十年的時間,我們真弓一族可是從神朝就開始紮根於此,哪邊才是真正的地主一目了然。」

  景杉霎時啞口無言,若非是為了和真弓家聯手,他確實沒打算跟龍裕打好關係。

  更精確一點的說法是,麻鬼景杉這個人,壓根沒想過要交任何朋友。

  「作為班長兼這塊土地的管理者,我給你一個忠告,今晚開始就躲在家裡別再出來了。」

  「你說什──喂、等等!」

  龍裕無視景杉的抱怨,頭也不回的步出校門,融入放學的學生人潮當中。

  景杉嘆了口氣,接受自己勸誘失敗的事實。

  他認為會被瞧不起是情有可原的,除了剛才提到的理由外,作為影之名的持有者,自己實在太過於弱小,僅僅是個掛名的參戰者罷了。

  憤慨不平的他,注意到旁邊的洗手台佇足了一隻烏鴉,黑亮的眼睛正往這邊看,於是不高興地叨唸道:

  「臭烏鴉,看什麼看啦?」

  「嘎嘎!嘎嘎!」

  烏鴉發出擾人的叫聲,宛如在嘲笑景杉似的振翅起飛。

  「混蛋,別跑!」

  作勢要追上去的景杉動作頓時打住,他明白人類無論如何也追不上會飛的鳥,於是悻悻然的垮下肩膀。

  「回家吧……」



 
 
  走了二十分鐘的路程,於疏林中踏上一階又一階綿延往上的石階梯,景杉回到了位於矮山山頂、一棟和式風格的大宅。

  打開大門走進庭院,就看見身穿初中制服的白髮少女坐在客廳沙發看電視,手裡還拿著昂貴的盒裝冰淇淋。

  即便察覺到哥哥探頭進客廳,她也沒有打招呼的意思。

  「織夜,爺爺人在哪裡?」

「在倉庫喔。」

不吐不快的景杉,離開前還是覺得該告誡一下妹妹。
  
  「咳咳、我說織夜啊……」

  「嗯,什麼事?」

  織夜按下遙控器的靜音,側過臉和景杉對話。

  「那些是我們的軍糧,而且還是特別重要的精神糧食,現在就開始吃的話之後怎麼辦。」

  景杉望著客廳茶几上零散的零食,除了冰淇淋外還有泡芙、煎餅以及他最喜歡的巧克力派。

  看著望眼欲穿的哥哥,織夜又挖了一匙香草口味的冰淇淋,放進嘴裡露出笑容後回答:

  「如果不趁現在多吃點,要是我第一天就被敵人幹掉,這輩子就再也吃不到了耶。」

  「……說、說得也是啦。」

  景杉明白自己是個平凡無奇的普通人,縱使在平凡人的努力範圍內盡了全力,缺乏自信的他,終究無法像父親在世時,笑著說出『我絕對會保護好家人』這類充滿自信的漂亮話來。

  無法反駁的景杉,決定任由妹妹偷吃軍資裡重要的甜點。

  「對了,哥哥。」

  織夜喊住了垂頭喪氣離去的景杉。

  「晚餐要準備三人份還是四人份?」

  沒想過這個問題的景杉,搔抓後腦猶豫了好一會才回答。

  「保險起見,準備四人份好了。」

  「瞭解~」

  織夜輕按遙控器的靜音解除,繼續觀看有關昨晚下水道爆炸的新聞報導。

  同一時間,一位外地來的男子正踩著不疾不徐的步伐,行走於赤東市繁華的車站地段。

  「前幾次登門都沒帶伴手禮,好像有點失禮呢,這個應該勉強合適吧?」

  名為絕的男子,掛著微笑提起裝有四個甜甜圈的牛皮紙袋。

  他沒有嚐過這種叫甜甜圈的食物,但從店裡排隊的學生來看,是廣受年輕人喜愛的食物。

  路過服飾店的絕,透過半透明的櫥窗,端倪了一下身上的西裝。

  即便身處現代化的都市,在被自然景觀包圍、稱得上郊區的赤東市,這副裝扮還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更何況在這年頭,就連登門拜訪的推銷員都不會這麼穿了。

  事實上絕自己也不習慣這樣的打扮,先前因為侍奉影神,他才特地選了一套認知裡最為正式的服裝。

  所以他進到服飾店,在店員的推薦下挑了一套休閒風格的便服,之後繼續朝著目的地前進。

  穿過幽靜的住宅區,抵達位於都市邊緣的一座矮山,再爬上蜿蜒坡道,最後在兩百階長的石梯前停下腳步,綿延往上的樓梯盡頭,是一間年久失修的破舊神社。

  山腳下的告示牌,標示著神社的名稱──『千代大社』。



 
 
  白髮蒼蒼,下巴留有一條長鬍鬚,景杉的爺爺麻鬼玄賀直挺挺的站在倉庫,手裡捧著一本泛黃的古籍。

  看不懂上面那些鬼畫符的景杉,靜靜待在爺爺玄賀身後,不時出聲詢問:

  「爺爺,我需要做些什麼嗎?」

  「別吵,我在做最後確認。」

  玄賀回首遠望西落的夕陽,從和服裡取出懷錶,以洗鍊的動作甩了一下,確認現在的時間。

  「酉時日落,準備要開始了。」

  景杉吞了口口水,接著走到倉庫中央,前方的地面用墨水畫了一個圈,圈裡寫滿了咒文,宛如書上見過的魔法陣,法陣中央則靜置著一尊栩栩如生的人類石像。

  石頭製成的女子,坐在地上右腿縮抬,手肘輕靠在膝,低垂的臉龐看上去像是在睡覺。

  玄賀遞出一把小刀,景杉反手抽出,黃橙色的夕陽穿過倉庫的換氣扇,映在刀身閃閃發亮。

  忐忑不安的景杉,回望身後的爺爺這麼問道:

  「一滴就足夠了嗎?」

  「一滴就足夠了。」

  「……你確定不用再多滴幾滴?」

  機會只有一次,景杉不想出任何的紕漏導致儀式失敗。

  「那是你的手,要把手指切下來我也不反對。」

  玄賀過於無情的回答,讓景杉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親孫子,否則怎麼會這麼不得爺爺疼。

  「要開始了嗎?」

  準備完晚餐的織夜,從倉庫外後探出一顆頭,好奇地窺視裡頭的情況。

  「織夜,妳出去。」

  玄賀的語氣混雜著嚴厲,無論成功與否,他都無法保證儀式的安全性。

  「欸~但是我在旁邊想看。」

  「好吧,但是要站在爺爺身後哦。」

  面對招手要織夜過去的玄賀,景杉更加確信自己可能是路邊撿來的孩子。



 
 
  「景杉,別忘了我教你的咒文。」

  玄賀從寬敞的袖裡取出四張符咒,手指夾著隨手一拋,貼在陳舊的木地板上,形成一道無形的結界保護自己和織夜。

  「當然,兩年來的準備,全都是為了這一天。」

  結界外的景杉,舉起小刀刺破左手中指,伸出手臂五指張開,滴下的血液落在法陣之中,掀起劇烈的連鎖反應。

  書寫於地面的咒文開始移動,被雕像高速吸引了過去,作為墨水附著在其表面。

  於此同時,景杉維持身手的姿勢開始誦詠:

  「奧汀格爾的英雄、南大陸的解放者、惡魔獵手,亦是我等影之根源……」

  石像的表面出現細微裂痕,從手指末梢開始,沿著四肢一路往身軀綻裂,露出底下小麥色的皮膚。

  玄賀與織夜屏息以待,景杉見狀則提高了詠唱的音量。

  「當白日逝去、黑夜降臨,世界的意志遍及大地,繁星閃耀天際……」

  某種難以形容的炙熱感自他胸口蔓延,彷彿鐵烙直接印在靈魂上。

  剎那間視野陷入一片漆黑,唯有石像散發出刺眼的亮光。

  景杉伸出的手臂因身體燒燙而退縮,但他再次伸直手臂,像要抓住光芒那樣朝向前方。

  「我以第六代魔影繼承者的名義,請求您回應我等呼喚。」

  哪怕作為凡人,少年的內心也渴望著勝利,他不僅僅想盡到參戰的義務。

  麻鬼景杉想要贏得這場戰爭。
 
  「甦醒過來吧,初代魔影────魔影‧戰神!」
 
  隨著女子睜開雙眼,決定世界命運的戰鬥,就此拉開了序幕。



──作者的話──


  這段劇情本該接在《第五位劍鬥士》的結尾,但為了響應明天開始舉辦、為期一個月的人氣投票,稍微延後了一陣子才貼,希望可以洗掉剛看完《第五位劍鬥士》的讀者記憶。

  本傳預計將於十二月某個寒冷的夜晚開始連載,將以月刊或半月刊的方式進行,屆時還請各位多加捧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56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伍德‧瓦懷特
這才是本傳的話,前傳的份量真的太有誠意了XDD
只是這個聖X戰爭的氣氛,是我的錯覺嗎(X?)

10-31 00:22

雜魚小說家秋茶
你沒看錯,在下是信仰虔誠的型月教徒10-31 00:3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想到聖x戰爭+1(*´ω`*)
秋茶先生萬聖節快樂,不給糖就搗蛋(。・ω・。)ノ

10-31 16:38

雜魚小說家秋茶
原來今天是萬聖節嗎?感覺穿鬼殺隊隊服的人比萬聖節裝扮多w10-31 19:21
腿短の柯基( ´ ∀ ` )
完全看不懂...
(我是否錯過了什麼?)

11-01 14:25

雜魚小說家秋茶
錯過了三集半左右的劇情而已11-01 16: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ndy122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關於我在魔... 後一篇:影之痕系列角色人氣投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幹偷雞摸狗勾當的人
人在做,天在看,敢做就不要怕被人說話,好自為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