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二次機會 - 捆縛邪魔的青銅鐐銬 ②

作者:峇亞猊│2020-10-30 10:19:04│贊助:64│人氣:237

一定要先救她

  嗡嗡作響的腦袋只停止了五次心跳的時間,我立刻抓起瑞娜的手撞出帳篷,不顧在我們倆之間微微飄盪的黃光和周圍不明所以的戰士們尋找布勒許的人影。他要去瑪姿姊的帳篷!馬上明白事態嚴重性的我二話不說將還陷在茫然無措的瑞娜抱在懷中、用最快的速度拔腿追了上去。
  
  她以一副發覺心愛的寵物死在自己手上的呆滯模樣問:「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布勒許先生要說……為什麼那個人會死掉……」
  
  「我不知道。我們絕對不是安庫拉人,他誤會大了!」儘管喘呼呼的嘴上這麼說,彷彿有生命的黃光卻在我狂奔的時候不斷伸出在陽光下幾乎看不見的觸手碰觸周圍的人,源源不絕的力量立刻從接觸瑞娜的臂膀與胸膛中奔湧而上。
  
  我搖頭甩去腦中那些吊死在法希廣場上的淒慘死屍,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這是杜可可娜的力量,沒有錯的。魚臉怪的死只是意外,說不定他在受傷時候就被下了毒還是什麼的……」
  
  瑞娜這時發出令人心疼的嗚咽、身體也有如突然明白若沒有追上布勒許的話會有什麼下場般劇烈顫抖。她的手指緊緊捏住我的肩膀,環繞脖子的手臂也陡然一緊。我只能在不斷復原的身體當中穿過亂糟糟的軍營,努力追上那位可說是全霍瑪跑得最快的男人。這不是賈杜,我們不是安庫拉人,一定搞錯了什麼,這是治癒的力量,不能殺人、不能造成傷害……毀滅……
  
  請你不要讓我和老爹受傷。
  
  令我腳步大亂的畏縮突破理智微弱的抵抗。瑪姿姊的聲音就像狂風暴雨在腦海中大肆破壞,幾乎擰斷意識的恐懼挾著僵硬四肢的冷顫刷地從背部墜下,我得像位剛抵達終點的短跑選手般大步左右跳才不至於抱著瑞娜摔在飛騰的沙土當中。
  
  兩個月前的記憶碎片不斷刺進發脹的腦袋當中:雅翠伊以魂術抓住我們倆的時刻曾經瞥見不知何時枯萎的青草、老爹下樓時也在抱怨陽台上死去的植物。當時我們只是治療一些小傷,不像湯吉亞這種一腳踏進死亡的嚴重傷患,所以……我們吸收了……
  
  本來充盈全身的力氣在眨眼間消失無蹤、牽動失去支撐的膝蓋將我摔了出去,瑞娜也邊尖叫邊在沙地上翻了好幾圈。那不是治療,而是轉移,奪取其他生物的生命並治癒傷口。惡魔的力量,奪人性命……邪惡……
  
  驟亂的思緒癱瘓發冷的手腳,恍若重病般的疲憊襲捲而來。我吐出嘴裡的沙子翻過不停抽搐的身體朝同樣嚇得魂不附體的瑞娜跌去。
  
  「我們不是惡魔,要跟姊說清楚……她……相信我……」
  
  她也喘著氣抖著嘴角說:「她也相信我,我們一定能解釋的……」
  
  一路上的景象有如作夢般縹緲而模糊。營地的噪音化為一團黏膩的風吹進我被心跳霸佔的耳膜,來來往往的戰士及剛結束戰役後的混亂成為毫無意義的影子,在明亮和煦的陽光下掠過無心留意任何事物的疲倦雙眼。一聲颳破倦意的淒厲尖叫從遠方傳來,我渾身一震加緊頹靡的腳步帶著一臉毛骨悚然的瑞娜趕往那座紅色條紋帳篷;而帳篷外圍的那圈戰士數量多到我心跳快得幾乎躍出嘴邊。
  
  當我們倆好不容易擠進帳門時,內心的風暴隨著眼前的景象增強到幾乎扯碎靈魂的程度。
  
  帳篷內只有十多個堆在帳腳的木箱和幾個敞開的小型木櫃,瑪姿姊剛剛拿著的頭盔染上血滾落在地,上頭有一個令人怵目驚心的扭曲凹痕。失去意識的布勒許頭破血流癱倒在其中一個木櫃前,精瘦的胸口開了個大洞,鮮血隨著他粗重的呼吸淌過逐漸發白的腹部。在我踏出暈眩的第一步時,我才注意到同樣受了傷的瑪姿姊趴倒在門口。暗紅色的血在她肚子下匯聚成可怕的小池,一把滿是鮮紅的匕首緊握在她蒼白的手中。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看起來就像瑪姿打暈布勒許然後……腦筋還沒從這難以理解的景象中轉過來身體就擅自開始行動。我推開那位高喊著找出兇手的戰士輕輕翻過瑪姿姊冰冷的身體,微弱的氣息在她染血的嘴角中濺出細小的泡沫。
  
  她還活著,我該怎麼辦?魔法……不行,這樣的話……瑞娜夢遊般晃到軍醫身前茫然地檢查,然後不知所措地對我搖搖頭。
  
  身旁的眾人也不管我們是不是早已被慌亂與困惑侵蝕得動彈不得,一見到在診療室實習的我們就發出振奮的高喊,以為我們正是能夠拯救坦迪昆夫婦的救星。然而魚臉怪的死狀和布勒許的驚懼卻緊掐著我發燙的喉嚨。要是在戰士們面前重現那可怕的結果,我們就再也沒有辯解的機會……可是沒有時間了……
  
  怎麼辦?
  
  喘了幾口氣後,我才顫聲說:「先救姊,一定要先救她,我們……不管怎麼樣,我們得先救她。」
  
  「可是,這樣布勒許先生就會──
  
  「先救她,如果我們動作夠快,說不定還有機會。」混沌的意識無法理出一個明確的方法。我索性抓起瑞娜的手運起魔法,卻被她直接抽了出來。「她要死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瑞娜……一定要先救她!」
  
  「可是大家都在看……要是我們不能成功……」她急得快要哭出來了,殊不知我才是那個掙扎得想殺掉自己的人。
  
  「一定要成功,不能失敗。一讓姊脫離險境我們就幫助布勒許。」我再次牽起她的手,越過那道即將宣讀我們命運的搖曳黃光深深望進瑞娜的眼裡,以總算恢復堅定的平穩語氣說:「要相信杜可可娜的力量,準備好了嗎?」
  
  她不確定地點了兩下頭。
  
  我們一同讓光霧包圍相握的手,在眾人敬畏驚嘆的目光下碰觸瑪姿姊開始抽搐的身體,灌輸些許暖意到她逐漸冰冷的肌膚後立刻衝到布勒許身旁給予下一道艷麗的生命之光。拜託,一定要成功,他們不能死……我要證明……我們不是安庫拉人!
  
  然而事與願違。
  
  布勒許的皮膚在魔法的包覆下不但沒有恢復生氣,反而就像被擰乾的布一樣漸漸乾縮。戰士們的讚嘆轉為訝然的靜默,接著填滿緩慢升溫的殺氣。我驚恐地跟著宛若颶風般迅速流動的光霧看向瑪姿姊,她的傷口開始從血洞中央逐步填滿、帶起肌肉組織與皮膚復原如初;他則在我們手下化為嘆出最後一口氣的枯萎乾屍。
  
  我僵硬地轉頭。一滴淚珠從瑞娜的眼角淌下,沾濕她絕望的臉龐。
  
  瑪姿姊這時發出虛弱的呻吟,我抬起無神的目光對上她噙著疲倦、悲傷、苦痛的眼神。在她望見布勒許屍體的瞬間,那雙美麗的灰眼爆發出淹蓋所有情緒、打從靈魂深處中升起的憎恨。短暫的瞪視後,從那張曾經對我道出無數溫柔的嘴裡,飄出了一句我永遠忘不了的細聲嘶吼:
  
  「他們……是安庫拉人……」
  
  眾人隨著震耳欲聾的咆哮將我們緊緊壓在地板上。

Next
Prologu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48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魔法|原創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墨靜
(我罵了一字髒話,然後嘆了口氣死魚眼地轉身)

10-30 13:42

峇亞猊
只要還活著,就都仍有希望10-30 14: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後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小說讀者
(輕小說)超級熊熊--超熊!再次無畏出擊,拯救弱小!《小蘿莉和熊熊的招喚獸世界建國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