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單篇】滿滿的蘑菇

作者:餡井│2020-10-30 01:07:21│贊助:4│人氣:186



愚蠢。

選擇登出這個決定肯定是蠢到宇宙中心的中心原子的原子。

全身金黃色光芒的男子重複在心中罵了無數邊,怒火有增無減,就在剛才,他隨手燒掉一百顆金屬行星,從尋找家人開始,他已經破壞了上萬個星系。

造成了多少生靈的死亡那不重要,畢竟形體的生死在這個時代只是一剎那,形體的生和死無時無刻都存在著。只要立即提供源源不絕的能量以及原版,無論消滅多少次還是能夠立刻再生。

靈魂不一樣,很容易消散,凝聚成原來的樣子的可能性卻微乎其微。靈魂是能量,性質非常不穩定。如果想求得不老不滅,除了形體,還要有永遠存在的靈魂,無可取代的靈魂。

靈魂可以等於形體,形體卻不一定是靈魂。

總之,將個體本身的存在聯結無窮的宇宙能量,個體就能不老不滅。除非,自行選擇斷開聯結,從無限跌落到有限。

被有限的能力侷限在有限的時間,造成有限的觀點,有限的智慧怎麼可能比得上無限的智慧?

相較於無限智慧,有限的智慧便顯得貧瘠,而在擁有無限智慧的情況下,自願成為有限智慧,那就是宇宙最大愚蠢的荒謬至極!

父母和兄弟姐妹加一加,總共十三個人,十三個都是誕生於這個已經貫徹宇宙奧秘的時代的生命體。打從嬰兒開始,各自獨特的存在就連同身份資料一起登入超形聚合網路系統,徹底斷絕生滅的煩惱。

當然,成年後可以選擇自我了斷,也就是登出。在登出之後,肉身若是受到損傷,除了再次登入,不然就是依靠醫療技術進行治療。

十三個家人,原本都好端端的,卻在某次出遊途中辦理登出,從此音訊全無。直到男子得知這件事,家人已經失蹤超過兩萬年了。

根據最後的訊息,男子才知道家人居然相信有限的生命才是真正的生命。而且是聽信於來路不明的聲音,那道聲音自稱為天外之音,

「太荒謬了!想也知道那是騙騙未成年的小鬼頭!為什麼會有人相信?為什麼偏偏是發生在他們身上!」

如果說只是體驗而已,那還能理解,這就跟角色扮演差不多。但現在他們做的是已經超出體驗的範圍了,也不是沉迷就能解釋他們的行為。

一旦相信自己以外的東西,那麼多多少少就有「不相信自己」的念頭,而不相信自己,也就會藉由相信其它東西加以不相信,不斷肯定又不斷否定,迷失在重疊的無數意念,自己也就不再那麼重要。

一切從相信自己開始,相信家人是因為相信自己,相信任何事物任何理由都是起源於相信自己。

因此,完全相信自己等同於理解了宇宙,反之亦然。

既沒有任何雜質也充滿了雜質,既是空無一物也是注滿了所有。

但「天外之音」是什麼?

他們相信了「天外之音」的天外之音。就像玻璃突然有了裂痕、血滴滲入純水亦或是在沙地上用細針刻出時鐘。

很快地,男子被兩個生命體擋住去路。宇宙無比遼闊,萬一遇上擋路的,肯定會有事情發生。何況,那兩個生命體顯然具有智慧。

外觀極為醜陋,見到一眼就要有挖掉眼睛的心理準備。他們同時具有鱗片、硬殼、膠體、觸鬚、絨毛、尖角、利齒以及黏膜的特徵,簡直就像魚、蜥蜴、甲蟲和狗的融合體。

醜,這兩個生物非常醜,即使是最醜的魚或蜥蜴或甲蟲或犬科動物,即使審美觀扭曲到了極致,也會認同那樣的醜態。

如果能取得全宇宙最為一致的觀點,就等於終極的和平,那也是突破醜中醜的謎之生物生存下來的唯一用處。

醜歸醜,但還是能夠分辨出他們各別為雌雄,年齡差不多,有可能是兄妹。

說到底,他們也是宇宙的一份子,應當擁有知道宇宙奧秘的權利。

「你們來自哪裡?如果想獲得永生,我可以協助你們還有你們的文明。」

「以為自己是誰啊?等一下就要變成食物的傢伙居然還有空閒說協助?別笑死了——!接招!」

雄性謎之生物用充血的複眼的複眼完成咆哮和狂笑,形似鼻孔的洞口射出一條條淡紅色光霧,將男子團團圍繞。

濃霧帶有螢光,迅速增值後,男子的身體像是被燒得坑坑洞洞的紙張。

「有沒有感覺到痛苦了!這是我精心分泌的腐蝕液,理論上連太陽都能消滅,好好享受一下吧!」

「智障!別把獵物弄成不能吃的爛泥巴!注意一點!」

雌性生物同樣以複眼的複眼發出粗暴難聽的噪音。

「閉嘴賤貨——!我看到那傢伙正在復原!不,他根本連痛都沒有感覺到!我的招式居然無效!」

「因為我不老也不死,當然感受不到肉體上的苦痛。你們再怎麼殺了我、吃了我,我還是會站在原地毫髮無傷給你們看。」

一陣青煙過去,深可見骨的破碎肉塊像海綿吸水般,迅速生出血管和皮肉,最後以完整的人形讓煙霧散去,彷彿上演著時光倒流的把戲。

短暫的時間停止後,兩個謎之生物才從驚恐的反應回到先前的張牙舞爪。他們尖吼一聲,便爭先恐後地撲向那金黃色人形,張開滿口消化液和剃刀般的牙齒,開始大快朵頤。

集合四種生物的野性和血性於一身,並且有著相乘的效應,兩頭像是河馬大的怪物瘋狂撕咬男子,身上每一塊血肉四處噴濺,消失在廣大的虛空,然而,耀眼的光芒始終保持著人形。

當流星群抵達遠處時,兩頭怪物已經撐飽胃囊,就連食道也都是肉塊,而咬碎吞下去的骨頭則是多到露出排泄口。這絕對是他們吃最飽也難過的一餐。

他們本是從黑洞裡偶然誕生的沙粒,在一次的噴發,乘著風暴寄生在某個行星,不斷地啃食至今已經將六個行星吃得乾乾淨淨。

現在以他們的體型要吃下半個火星才有飽足乾感,但此時此刻,他們感覺自己吃光這一生所有行星。

實際上只吃了血骨肉。

男子依然完好如初,用自身的存在和幾乎快撐死他們自己的身體證明了一件事,時光並未倒流。

「快死了……」「好想死……」

無論這兩個怪物分泌多少消化液,卻連半滴人血都消化不了,而且似乎仍在膨脹,持續撐開筋骨。從未遭受挫折的怪物,很快就因為劇痛而失去了求生意志,偏偏求死也沒有辦到的希望。

「你們只能維持這樣的狀態,直到兩千年過去,就能成為永生的一份子。但這段期間,想死也死不了,也絕對無法動彈,因為你們吞下去的血肉已經徹底控制你們的身體,抵達目的地才會解除。」

男子說完後,聽著兩個謎之生物大聲嚎哭微微睜眼。意識回到某個原子裡的宇宙的外面。

這個時代不知有多久遠了,也不知道多麼短暫,每個智慧生命體以終極科學為基礎,輕而易舉地穿梭在無窮個宇宙。

原子內部存在著宇宙,而宇宙內部的原子同樣也有宇宙的存在。

一切的原點又是一切的終點,原點當中有無數個終點,終點當中又有無數個原點,有時宇宙誕生瞬間迸發的火花卻燒盡了其它宇宙,到底哪裡才找得到最初的原點?有人正在試圖朝著這個方向不斷穿過一個又一個宇宙的邊界,一直一直持續了很久。

男子坐在家中客廳,起身時,看向身旁盤腿靜坐的女子,那是他的妹妹,外貌是十六歲左右,實際上已經活了六百萬年。看似靜坐,其實是在幫忙尋找失蹤的家人,不過也有跑去其它宇宙玩耍的可能性。

幫忙尋找的人手還有一位,是男子的其中一位友人,現在卻不見蹤影。也許是放棄了,也有可能穿過目前所在的這個宇宙的外面找人,當然,兩種情況都有可能同時發生。

男子在客廳徘徊,踱步思考他十三個家人潛到哪裡去。高腳杯的玻璃內部絕不是不可能,這個家中每一處,世界上每一個細微之處,都有宇宙的存在,只要隨便挑,到處都是新天地。

根據男子連續三萬年的推測,他的家人是在客廳斷去無窮能量的連結,而且還用擅自製造的禁忌工具分離某個宇宙,這意謂著他們就算在某個宇宙的某個星球的某處森林大火後悔不已,也別想期望從無窮能量獲得完整的身體。

最慘的情況就是無可挽回的死亡。

為什麼他們要做到這種地步?男子仍然無法想得透徹。

潛入大合照照片的某顆原子,繼續在有著無窮能量聯繫的宇宙中尋找那未知領域,那種空間非常昏暗,如果不是為了尋找家人或其它目的,男子完全不想踏進未知領域。當然,也有人將點亮未知領域這件事當作興趣。

瓷磚和木材組成的客廳化為深海般那漆黑的虛空,數不盡的星星將這寂寥的空間渲染出各種色彩。

很快地,沒有與無窮能量連結的未知領域越來越多,那就像厚牆另一邊的荒涼世界,只有進入其中才能窺見當中有多麼險惡,不過這阻隔無窮能量的混沌地帶,可能是本身就已經存在,或者是因為刻意才製造出來的。

遠處,男子感應到一大群生物有意朝他逼近過來,似乎是軍隊的樣子,浩浩蕩蕩,像是沙丁魚。

近處,飽含敵意的光點像燈泡般點亮,恆星大的軍團散發著不善。

原本男子還想詢問他們是否想要不老不死的方法,但光點群體已經紛紛投出毒刺、飛彈、熱油和烈火。

當那些形成海流般的惡劣武器碰上男子時,瞬間無力並產生了變化,毒刺變成花瓣、飛彈變成煙火、熱油化作香水,而烈火則是化為雲霧。

男子僅僅推出一掌,就化解所有令人恐懼和怨恨的死亡危機。憑著每個細胞內的每個原子每個宇宙所迸發出來的無窮能量,完成了奇蹟似的物質轉化。雖然在未知領域當中無法與外面連結,但這不代表失去無窮能量的供應。

臨走前,他替這些連溝通能力都不願發展的生物製造了牢籠,待在裡面將持續十萬年的高溫油炸,但身體卻始終完好如初,絕不會因過於疼痛而中斷知覺。

在未知領域裡遇上這樣的生命,做著這樣的事,為了找到家人,男子不知穿梭多少個宇宙,距離他誕生時所在的宇宙隔了好遠好遠。

坐在客廳的他,其實是來自家門外的一株草上的露水裡的宇宙以及宇宙中的宇宙,穿越了好幾個宇宙,才是坐在客廳的他。

他的家人總數超過八億,幾乎都互不相識。通常只有在偶然的五百萬年或者更久以後,忽然間想見面,調出資料算小事,尋找想見到的那一個人那就是大工程了,人還沒找到就放棄是常有的事,畢竟很有可能永遠找不到。

在這個時代,家庭的概念早就過時很久了,但事實似乎又不是如此。維持一個家庭的感情可說是非常困難,若能組成一個家庭,又與家庭成員保持聯絡關係,超過十年百年千年萬年千萬年,仍然承認彼此的稱謂,這份情感又該被稱作什麼?

過去匆匆數十年組建的家庭,僅僅這段時間就有感情深厚得足以讓人感覺到永恆的真摯,甚至來生再續前緣。

可是今天的來生根本不存在,此生要多久就有多久,已經實現的永遠,是否真的不變?這樣的考驗過於龐大而常常顯得毫無意義,處在真正的永恆當中,到底能做出什麼約定?

無所謂,隨心所欲即可。

轉身過去選擇離別,隔了億萬秒鐘又回過頭,那人一定在那裡,在浩瀚當中的某顆沙粒度過毫無長短可言的歲月,也許需要找非常久,經過反覆枯燥的過程,突然昇起的念頭又不再那麼急切,或者隨著時間不斷加溫而非沖淡,但終於見到面之後,那時又將面臨難以預料的情況。

男子依然懷念那十三個失蹤的家人,持續許久的搜索雖然令人煩悶,就像海底撈針般無奈。他抱著希望,手中緊抓著的希望,距離放手的那一天似乎還遙遙無期,假如就此放棄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就是放不下手,只想求得見面後的答案,僅此而已。

偶然間,有個正在虛空漂浮的隕石發出電波,是刻意用許多材料組合而成的工具製造那樣希望有人注意的電波,像是言語,卻更像是因悲傷而哭泣。

男子再次停留,很快地發現到電波的源頭。

三隻很短的雪白生物,從外表來看應該是菇類那方面的。他們分散在隕石各處角落,做著不同卻是合作的工作,第一隻在鑿很多小洞,第二隻在揉著螢光球,最後一隻則是有氣無力地舉著旗子揮舞,散發稀稀疏疏的電光粉末,那就是悲傷而衰弱的電波,完全符合他們的處境。

看來是遇難。

男子越是靠近,旗子搖得更快,看起來劈啪劈啪響的粉末也就噴得更多。

「不要再前進了!趕快離開,這個星系已經不行了,大戰像草原的火一樣一直蔓延,能逃多遠就逃多遠,在宇宙毀滅之前繼續活著!」

「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不逃?」

為了確認是否為謊言,但又不想讓蘑菇生物發覺,男子將意識昇到即將離開這個宇宙的高處,不用一眨眼的工夫就將這個宇宙的每個角落納入眼裡,從而望見非比尋常的毀滅確實正在發生,並非言語能夠形容的嚴重。

「已經有很多生命犧牲掉了,再這樣下去,毀滅會提前到來。現在重要的是要把剩下的生命全部團結起來,在被捲入戰火之前想出對策,集合夠大的力量,在毀滅之前迎接決戰。所以總要有誰站出來,把訊息傳遞出去。快逃吧,不能再犧牲下去了。」

「大戰的原因是?」

「只知道有個想要稱霸的衛星上的文明在能源技術上連續進行了全新突破,然後就完全失控了……也只是最近五十年的事情,我們的壽命頂多三天而已……」

搖著旗子的蘑菇放下旗子,整個身體因類似憂鬱的情緒而變成深藍色。

「三天就三天,反正只要把孔洞打完,壽終正寢也好,被燒光也好,我們的工作也就結束了。」

說這話的是在隕石表面打洞的蘑菇,他長著帶刺觸手,以拍打不斷進行工作,因為一說話就讓著揉著光球的夥伴停下手。

「不用在意我們。是因為有需要才有我們的存在,等到戰火平息下來,這些孢子靜靜地停留角落直到失去活性,我們也就不再誕生。」

「於是我們將在戰後成為戰時的紀念品之一,永遠保存。」

負責打洞的蘑菇接完話,開始拾起光球填入孔洞並且封閉洞口,重複著相同的工作。用完光球的時候,負責揉光球的蘑菇化為冰霜,一點變化都沒有。

「你快逃吧。你潛藏的力量深不可測,但絕對不要獨自參戰,先離開這個地方把力量儲存下來吧。」

旗子散發的電光漸漸變得稀少,蘑菇搖了搖旗子,像是非常吃力的樣子,放下時,打洞的蘑菇也倒下化為冰霜。

整顆隕石都結冰了。

「有沒有想過延長壽命的可能性?讓自己的生命持續到第四天第五天,或是更多天數,我已經製造出適合你的長壽菌體,剩下的就看你要不要接受。」

「不可能,沒有同伴,我以後要做什麼才好?既然同伴的生命都結束了,這個世上也沒有我的同伴,那我的生命也就可以到此為止。太奇怪了,你為什麼還沒有離開?」

蘑菇全身亮著深而沉重的藍色,在他周遭的空間漸漸扭曲成加速的趨勢,冰晶和隕石磨擦生出了電光。

「因為我絕對要阻止這場大戰,要是連你發出的干擾都沒辦法克服,那也只是空口說白話而已。」

男子直覺這影響整個宇宙的戰事極有可能與他的家人有關,而蘑菇散發所製造的負面能量是前所未見的,任何生命接觸到這種能量,在意識上都將認知到有一道無法越過的高牆擋在面前,只有最熾熱的危機才會產生這類型的能量,也只有全心全意乃至於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無窮能量才得以無視負面能量並持續逆行。

熱風從遠處像是海嘯般蓋壓過來,瞬間摧毀了隕石,最後一隻蘑菇迅速熔解與蒸發,不留痕跡。

只有光球如蒲公英般輕盈,隨著熱風擴散到遙遠的平靜。

戰火已經近在眼前,大約十幾光年之內。

男子帶著耀眼的光芒,逆流闖進最為濃烈的戰火當中,踏上平原,放眼望去,將所有場景收進意識,綿延不絕的煉獄繞了無數輪迴。

兩個核心正在交撞,每一次碰撞就散落暴風雪般的燃燒碎屑,近看才知道那都是肢體,既破爛又殘缺不堪,其中有些還發出痛苦到怒吼的哀嚎,為自己的生命竟然弄到如此悽慘的境地而感到無奈。用即將熄滅的嘶吼表達抗議,但更多消失之前的聲音是緊抓得像要撕破的執念。

轉眼之間,根本分不清到底誰先起爭端的兩個核心到了遠方,熱風襲來,蒸發了滿山滿海的碎屑卻有新的一匹的碎屑掩埋煙霧,繼續燃燒、蒸發。

地面在震動,不知是聲音太多而轟轟作響,也不知是否為兩個核心所引發的餘波,岩漿到處從裂縫噴出,火山像膿瘡一個個隆起,侵蝕天空的灰燼烏雲猖狂,數萬道閃電同時落下,落在竄起又凝聚的有毒煙霧,電光四散。

男子正要前進,岩漿卻以強勁力道朝著不同方向直線噴射,地面失去地平線的基準。數個龍捲風像巨型陀螺互相衝撞,當一切混亂到無法無天,時間和空間都徹底暴走了。物質和燃燒現象不停地裂開,然後,全部結束。

星球化為白色的粉碎後,彩虹般的光暈擴散開,剩餘的殘渣在岩漿凍結之前發出的微光證明了哪裡曾經有個星球。

無形的平衡就此崩潰,大大小小的星球像是墜機在虛空之中急速飄移。男子將飛過來的氣體行星吸到身邊,彷彿抓在手裡,稍微推動就丟向仍在爭鬥的兩顆核心。

無聲的爆炸照亮了狂亂一片虛空,兩顆核心停了停,接著又繼續打成一團,無論雙方的碎屑失去再怎麼多,就是沒有半點減弱,因為核心不斷再生新的單位,好像在消滅另外一顆核心之前都不會停止。

然而,兩顆核心都以相同的策略試圖摧毀對方。

男子看了又看,卻分不出哪個核心有什麼差別。也許在多年的爭鬥之中,雙方早已同化,力量和技術都處於對等的地位。

突然,他的右手臂被飛來的斧頭砍下來,被綻放白光的烈火燒得乾乾淨淨。失去的手臂沒有復原,只能用其它部位的能量運送過去再生。新的手臂雖然功能正常,可是再被砍掉的話還是要用再生的形式,而不是憑空復原。

那一記斧頭造成的傷害並不只有表面看到的,斧頭強行阻斷了手臂與無窮能量的連結,要是全身都被砍中,一旦身上再也沒有無窮能量,生命立刻來到了死亡的邊緣。

「可惡,出現了更棘手的傢伙。」

懸浮卻毫無飄移的斧頭發出說話聲,還沒說完就準備逃離,卻被男子攔截,他像握著水果一樣捏碎正要解釋的斧頭。

最後一個可見的斧頭碎片消失後,男子像陶瓷般的那條手臂突然跑出許多裂痕,接著爆開,新的手臂再度湧現無窮能量,把再生的手臂徹底擠掉。

看來那把斧頭還不夠完美,只能做到暫時切斷無窮能量的連結,否則男子還要思考應變對策。

這種斧頭以及透過攻擊切斷連結的想法,是男子到過許多宇宙的未知領域首次碰上的。

如果這並非個案,那就不能再拖拖拉拉,就算同樣都是斧頭,但要應付成千上萬的數量,到時可不是捏碎就能輕易解決了。

此時,兩個核心正纏在一起,碰撞時夾縫噴發出的引力將各式各樣的東西捲進去,碾碎後便燃燒殆盡。

男子鬆開繃緊的精神,身形像膨脹般變得十分龐大,一個翻掌就能拍熄恆星,雙手並用,彷彿在捕捉螢火蟲,小心翼翼地把兩個核心合在手心。

近看才總算弄清楚了,兩個發光發熱且持續轉動和燃燒的核心都不是他的家人,也分不出哪個是來自這個宇宙,只看到核心裡面有許多既暴怒又徬徨的生物。

手心微微刺痛,接連是整片手掌到手指,核心裡的生物發動總攻擊了。

由於這些攻擊都具有切斷連結的作用,造成的傷口無法立即癒合,而兩個核心像分泌毒液的蟲一樣到處亂爬,男子的雙手頓時鮮血淋漓。

強行止血和癒合後,男子改變身形,化成蟾蜍,一口吞進逃避不及的核心,用體內的能量抹消那顆核心的存在。

另外一個核心停在虛空,對這纏鬥多年的對手居然如蚊蠅般滅亡而感到震撼。

緊接著,男子再次變形,化作以星系為鞋底的巨人,手持幾乎能夠撐破宇宙的鐵杵,一棒砸過去,敲散了乒乓球大的核心。

核心裡的生命死去了九成以上,剩餘的不是苟延殘喘就是失去理智,分散在宇宙每個角落

但還沒結束,男子突然興起的憤怒使他揮拳,將這個宇宙打出了裂痕。

宇宙外的能量像灌進燒瓶的洋流,這些龐大能量對於這個宇宙而言,無疑是帶來了破壞和毀滅。

像是工廠排出的廢棄溶液,有如太陽般炙熱的暗紅液體侵蝕著整個宇宙,以一次次爆炸吞噬物質,不管往哪裡看,都成了無處可逃的地獄。

噴濺到虛空的碎屑紛紛往彷彿沙漏般流著沙子的宇宙裂縫飄過去。許多有光點不停閃爍,像在求救又像嚎哭,男子正要揮開,身上卻突然長滿蘑菇,帶著藍色螢光,每個蘑菇散發出負能量。

蘑菇群發出強烈的警告,要求還活著的生物儘速逃離。

蘑菇蔓延到了宇宙邊際,雖然大部分一下子就枯萎,但又在空隙突然冒出,繼續散發著悲傷的波動。

與毀滅性的液體相比,深藍色的蘑菇似乎有著冷卻的效果。虛空之中,充盈了死亡前的寂靜。

就在這時,男子正要舉起撐開宇宙的鐵杵,裂痕卻消失了,液體也不再灌入,因此停下給予這個宇宙最後一擊的衝動。

「我找到他們了。」

「是誰?」

「是哥哥的家人,你的妹妹。」

「他們在哪裡?過得如何?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應該都沒變吧?」

男子彷彿連續溺水好幾天,突然抓到一根木頭般的急切,想把問題全部傾倒出來,卻仍嫌不夠。

「你冷靜下來我才說,而且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能再破壞這個宇宙了。」

「……明白了。」

男子原本想以破壞洩憤,但看到蘑菇,狂亂的心情就消散得跟蒸氣一樣。

「當我聽到他們的聲音就立刻趕過去,找到他們的時候,那邊的宇宙正在崩潰,他們和那裡的生物重複了數不盡的殺戮。起因是那裡的生物奪取了技術,並且到處掠奪其它生物。決戰時雙方的數量已經所剩無幾,因此比以往任何一場衝突都還要快結束,結束的當下也就是宇宙的滅亡,雙方忽然悔悟跟和解的聲音響遍了宇宙。然後,我就聽到哥哥的聲音,像要……走上比他們還要痛苦、還要絕望的道路,不過現在應該沒事了吧……」

「沒事了。」

自言自語般說完後,每個深藍色蘑菇彷彿燈光般亮起,蘑菇的光照到哪裡就在那裡長出新的蘑菇,剎那之間,整個宇宙充滿了蘑菇和豪雨。

男子想到永遠失去的家人,以及有如萬花筒那麼多組合的「永遠失去」,除非自己結束生命,否則此生根本沒有盡頭可言,但一方面慶幸自己有著永生來記住家人的存在,另一方面,認為這樣的慶幸實際是悲哀的,自己將永遠背負著失去家人的事實過活,活到哪天說不定就淡忘了……

由於不知道未來是否會淡忘,男子感到一切都充滿了不確定,有時是肯定的答案,有時卻突然變為否定,處在矛盾之間的矛盾,他既充滿絕望又抱著希望,彷彿躺在床上被惡夢弄得輾轉難眠卻始終無法擺脫。

也只能大哭一場了。男子用盡力氣般不斷地將無窮無盡的淚水任意傾倒在虛空之中。

雖然毀滅性的液體很快就被淚水和蘑菇蓋過去但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生命卻要再次面對大災難。

到處都是淚水形成的海洋,蘑菇漂浮其中。知道自己即將死亡的生物,已經失去動力,載浮載沉,但也有些仍在掙扎,試著逃過一劫並生存下來。

看著自己的哥哥陷入無窮無盡的悲傷,而這個宇宙即將被淚水淹沒,女子攤開手掌,拔去一片指甲拋在海面,變為葉子,葉子不停地吸收水分,體積急速膨脹,彷彿要將所有淚水都包涵在內。很快地,大海消失了,只剩用淚水圍住自己的男子。

「你還有我不是嗎?再哭下去,我要怎麼陪在你身邊?」

「……」

「想想看,之後你想做什麼打發時間?我是要待在這裡看看這些生命該怎麼延續自己,等到他們這個宇宙完全沒有生命的時候就會離開了。你呢?」

「……」

待在水裡的男子,轉頭與身旁唯一的家人對視一陣子後,收回淚水,伸出食指發出光點,承載著蘑菇孢子飛向巨大的葉片。

沒多久,葉片上出現一些蘑菇,到處走動,以水和葉肉為食,把吐出的菌絲揉成球給那些好不容易生存下來的菇類生物。

經過漫長的歲月,男子和女子仍坐在彼此身邊,身上長滿了五顏六色奇形怪狀的菇,死掉的菇又生出新的菇,菇的數量多得將他們覆蓋到看不出人形,但每朵蘑菇透過孢子深處藏有的片段,仍然記得很久以前曾經發生過席捲宇宙的災難,也記得有個難以想像的存在有著讓災難變得可有可無的強大力量。

又過了很久,這個宇宙色彩繽紛。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46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ooloogoolo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單篇】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yncynlovesrAll
歡迎來看看我的耽美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