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吸貓的秋刀魚》

作者:熟魚片│2020-10-29 14:29:29│巴幣:60│人氣:887
本次與繪手魚醬sakana_fish組隊參加本次的《九方喵喵盃圖文創作交流賽》,首先感謝主辦及協辦方的辛勞,舉辦這樣的一個文繪交流比賽

這次的參賽隊名是Pisces,文手是在下熟魚片,繪手則是魚醬sakana_fish
隊名來由應該相當好猜,是因為同是魚的關係,所以討論過後隊名索性直接取名為雙魚座的英文Pisces啦!話說熟魚片剛好也是雙魚座呢根本沒人在乎

進入正文前,感謝魚醬辛苦繪製的插圖,真的很美,歡迎大家到他的專頁晃晃哦(臉書推特


***正文開始***

《吸貓的秋刀魚》

澄黃的夕陽漸落,皎潔的月亮悄悄升起,原本埋首於繁瑣日常的城市,隨著天邊渲染的丹紅餘暉而喧囂起來。

颯爽且清涼的秋風自樹梢輕柔吹拂,幾片抓不住的落葉在空中飛舞搖曳,不遠處的紅磚圍牆上閃過數隻野貓的靈巧身影。

鐘聲響起沒多久,三五成群的學生便自校門口魚貫而出,凌亂的人潮與落日的晚霞相映成輝。耳邊雖充斥著吵雜的嬉鬧聲,此刻卻顯得格外寧靜而祥和。


「芷妤,明天見嘍~」

耳後傳來了男性渾厚的嗓音,呼喊著我的名字。

「啊,教官~明天見!」

回頭看去,熟悉的人影映入眼簾。是本週負責執勤指揮交通的教官。

我舉起手掌於胸前輕揮,他卻朝我走來。

「芷妤,聽說今天橘丞京又翹課了是嗎?」

「咦?啊,是的……」

「唉,真是讓人頭痛,最近狀況越來越嚴重了。」

「啊、啊哈哈……」面對教官的詢問,我回以苦笑。

「看來明天得再邀請他到學務處泡杯茶了。」

「但、但是……今天他有待到第六節!比之前要進步許多──」

話還沒說完,教官便輕嘆一口氣搖搖頭。

「居然還在幫他說話……雖然妳是班長,但也不要過度袒護同學了,知道嗎?」

「……是,我知道了,對不起。」

「啊……不是的,我並不是要向妳說教。只是妳似乎是班上唯一有在跟他互動的同學,因此想要問問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教官露出了些微苦澀的微笑,稍微緩和了語氣。

「嗯……雖然偶爾會說上幾句話,但我並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翹課。」

「這樣啊,我知道了。妳趕緊回家吧!路上小心。」

「好的,教官再見。」


橘丞京,我的同班同學。頂著一頭澄色短髮,雙頰上印著不知是胎記還是刺青的橘紅色雙半月型橫條紋,行為令人難以捉摸,是學校的頭痛人物。

偶爾會翹課、回家作業幾乎沒有準時交過,考試成績卻總是高居班上前三名……雖然曾被懷疑過是作弊,但也沒抓到證據。

性格孤僻而怪異,使得他在班上沒有任何朋友,總是一人做著所有事情。

身為班長,我曾經數度向這位橘同學搭話,但總沒聊幾句他就趴回桌上睡他的覺──不知為何,他無時無刻都在睡覺。

不過,即便風評不好,師長對他都沒好臉色,我卻不認為他是個壞人。

因為他的眼底,似乎隱約藏著一絲淡淡、令人無法理解的憂愁。


『──哐啷!』


正當我輕蹙眉頭思考,走在每日固定的回家路線、再過兩個轉角就能抵達目的地時,我聽見右側巷弄傳來了金屬敲擊的聲響。

原以為大概又是哪隻調皮小貓弄倒了垃圾桶發出噪音,但轉頭望向右側那略顯漆黑的巷弄深處後,卻發現有類似人形的身影倒在地上。

「──!」

想著或許是有人遭遇到危險,沒有參雜一絲猶豫,我的身體下意識地往巷弄深處跑去。

踩踏在些微油膩的地面,空氣中飄散著廚餘的腐臭味,遍地散亂不知名的碎屑物及廢棄紙箱,不時還傳來吱吱聲響。

費了點力氣才抵達巷底後,隨之我重重地倒抽一口氣──

倒在地上的,確實是一個人……還是個成年人。

來不及看清這個人的模樣,我便被地上一灘厚重的深紅色液體給奪去目光,鼻腔傳來陣陣濃稠的鐵鏽味,些微打滑的雙腳不由自主地發顫。


──血。還溫熱的血。


映在眼前的,是一名倒臥在血泊之中、身軀沒有呼吸起伏的一具屍體。仔細一看,胸口留下了一道猶如猛獸、比正常人類手掌還要大的爪痕。

「妳怎麼會在這裡?」

正當我的腦中陷入一片慘白,連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都沒辦法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股熟悉的聲音。

我轉動僵硬的脖頸,看向左後方。

「怎麼……是你……?」

佇立在我眼前的,是今日下午翹課、此刻仍穿著校服的橘丞京。

純白色的制服上衣,胸前與衣角卻沾染著可怕的鮮紅,搭配下半身漆黑的制服褲,渾身散發一股不祥的氣息。

「我說,妳怎麼會在這裡?」

無視於我腦中的混亂,他再度開口問道相同的問題。

「這、這是你做的嗎?」

我沒有回答,而是想把現在的狀況先行釐清,同時在心裡祈禱著……

「啊,嗯。我做的。」

然而,果斷且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一瞬間便將我心中的期盼給抹滅。

──承認了。

──橘丞京承認了,這個人是他殺的。

我的雙腿越發無力,從胸口、肩膀到嘴唇,最終整個身軀都在顫抖。

我知道他沒有開玩笑,因為他的神情,看起來既沒有任何膽怯,也不像在炫耀,更沒有因為殺了人而沾沾自喜。而是以不帶感情、坦然承認一切的堅定予以回應。

我以空洞而不知所措的眼神,凝望著他那墨綠色的雙眸。那雙深邃而黯淡的雙瞳,也直勾勾地回盯著我。

……他會怎麼對我?會要求我不要說出去嗎?還是會把我一起滅口?我又該怎麼做?拔腿就跑?報警?還是直接大喊救命?

就在我的思緒快速轉動、極力讓自己保持冷靜的同時──


「原來妳的瞳孔是銀藍色的啊,真漂亮耶。」


橘丞京倏地將他的臉湊了過來,仔細地盯著我的臉打量,用他那副平時清爽而懶散的聲音說道。

「…………哈?」

這個人……在誇獎我?在這種情況下?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顏色的眼睛耶,真特別。」

「等、等一下……」

「仔細一看,妳這個秋刀魚形狀的髮飾,顏色也很美呢~像綠色又像藍色,還亮晶晶的……啊,害我餓了。」

「我說等……」

「噯~~妳的皮膚也很好耶,怎麼保養的啊?看起來好水嫩……」

「我說──給我等一下!!」

我大吼。但我不清楚為什麼我要大吼,只覺得自己的雙頰好像燙燙的。

「呃,妳幹嘛突然大叫?」

橘丞京有些訝異地向後頓了一步,用手指掏了掏耳朵。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人是你殺的,但你的態度未免太泰然自若了吧!」

拜橘丞京不看場合的舉動與話語所賜,我取回了七分的冷靜和理智。

「啊……對哦,一不小心閃神了。」

橘丞京轉動他那墨綠的眼珠,斜眼瞥向我不敢再多看一眼的方向。

「雖然很抱歉,但既然被妳看到了……就沒辦法讓妳活著回去了。」

此時他的眼底,浮現了比以往都還要深沉的陰霾,如烏雲壟罩般,連那散發些微光輝的墨綠都失去色彩。

啊啊,果然還是……會被滅口啊,就跟電影和小說裡演的一樣。

沒想到自己的生命會是以這種方式結束,真是荒誕。話說,如果就這樣子莫名其妙死去,總覺得有點不甘心……不,是超級不甘心。

忽然間,心底不知打哪兒來的勇氣,我抬起原本低下的頭,以堅定的語氣朝眼前這位威脅我生命的男子說道。

「至少讓我在死之前,知道原因吧!」

「……啊、啊?原因……什麼原因?」

橘丞京皺眉問道,並詫異地歪了歪頭。

「你是誰?為什麼殺了人?旁邊這個人又是誰?還有……為什麼你老是在學校睡覺,考試卻總是能考進班上前三名啊!這樣讓每天都認真讀書的我情何以堪,你最好交代清楚哦!」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馬上就要死的緣故,似乎已將生死置於度外的我越講越激動,還激昂地提高了語調。

接著一陣靜默,橘丞京以呆滯的表情注視著我,讓些微冷靜下來的我不禁為剛才的行為開始感到羞赧。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他大笑。那雙總令人看不透的雙眸,此時瞇成了一條線,眼角還擠出了淚。

「你、你笑什麼!」

「哈哈哈哈……哈……沒有啦,我只是沒想到居然會有人在死之前還問這樣的問題……呃哈哈……天啊好好笑……」

「有、有什麼關係!誰叫你總是那麼神秘,讓人根本猜不透!」

「啊哈哈……重、重點是這個嗎?」

經過約二十秒,橘丞京終於和緩了他的笑聲,用手指拭了拭眼角。

「當然!我可是班長,班上每一個同學我都必須……不,是想了解!」

「了解……?你說……我嗎?」

「不然還有誰?這裡也只有你。」

「……我不明白。」

突然間,他以真誠的語氣,吐露了他心中的疑問。

就像是拔掉了一直以來戴著的面具,在一瞬以真面目示人。

要說為什麼我會這樣認為的話……

「呃,不明白什麼?」

「我不明白……我這種人有什麼好了解的?」

因為,他的臉上盡是困惑,眉頭深深鎖緊,眼光閃爍,嘴角些微扭曲。

「哪有什麼哪種人啊?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耶?」

「我可是說沒有要讓妳活著回去了哦?意思是說要殺了妳哦?」

「啊,我知道。雖然很瞎,但這種事情我還是明白的。」

「我可是一個……殺人兇手哦?而且屍體就倒在妳旁邊哦?」

「呃……雖然令人難以接受,不過你也不用再提醒一次,只要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就好了啦。首先,你到底是誰?」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這強硬的言行舉止所震懾,橘丞京發問完一連串的問題後,似乎沒能解開他臉上已皺成一團的表情而呆站在原地,而我則靜待他開口下一句話。

就這樣,敵不動我不動,經過了一分鐘之久的靜默。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橘丞京總算開口了。

「嗯?」

「如果我告訴你,我不是人類,你還會問和剛才一樣的問題嗎?」

「啊,會啊。不如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反而更想了解你了。」

話說,會在人家胸前烙下那種像是老虎才有的爪痕,要我相信你是人類可能還比較困難……

「呼哼哼……有趣……太有趣了!好──我決定了喵!」

「決、決定什麼……而且……喵!?」

正當我還在理解他的句意,以及為那莫名冒出來的「喵」感到疑惑時,一陣刺眼的光線在眼前綻開,使得我不得不以手掌遮住視線。

「呃!怎麼回事……」

待強烈的白色光芒消退,重新睜開眼後,橘丞京的脖頸上多了一條深橘紅色的項圈,正前端掛著一顆黃銅色的鈴鐺。

「發、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解地愣在原地,手則還舉在半空中。

「我決定賜給妳一個機會喵!如果妳能在一週的期限內,將這顆鈴鐺從我脖子上奪走,我就放過妳。不僅如此,我還可以幫妳實現一個願望喵!」

一週?鈴鐺?願望……?這個人在說什麼東西?

「喵?怎麼不說話?啊,是被嚇到了嗎,喵哈哈!」

「……那個,你剛剛說你不是人類,莫非你是……貓咪?」

「貓咪?不,我才不是那麼平凡的下等生物。聽好了,本大爺乃傳說中鼎鼎大名的貓妖──九命怪貓!」

「九命怪貓!?所以你有九條命嘍?」

「是不是九條命不重要,重點是妳有聽清楚我剛才說的話喵?」

「啊……一週內要奪走那顆鈴鐺?成功的話,還能幫我實現一個願望?」

「沒錯,就是這樣喵!」

總感覺……事態正在超展開啊,怎麼從命案現場,變成鈴鐺爭奪戰了?

「對了,如果妳報警的話,我會一起把警察幹掉喵。」

「……我知道了,請你不要傷害無辜的人。話說,怎麼開始講話都要加上『喵』了?人物設定?」

「沒禮貌。我本來就會不由自主地想發出『喵』的尾音,所以我在學校才不喜歡講話,要克制不講出『喵』可是很困難的,妳懂嗎喵?」

「啊……哦、哦,原來是這樣啊……」

「那就……好好讓我盡興吧喵!秋芷妤班長!」

「咦?等──」

雖然還有一堆的問題想要問,但他留下最後一句話後,眼前便再度泛起一陣白光。當我睜開眼時,發現在自己正站在巷弄口的街道上。

我沿著原路跑回去,卻已不見橘丞京的身影,就連地上的屍體以及血跡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用力地眨一眨,發現地上掉落了一根鮮豔的橘色細毛。我輕輕將它撿起,捧在手心上。

「……原來他記得我的名字啊。」

我握拳,將手臂緊貼在胸口,感受著心臟的跳動,彷彿在確認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並非虛夢一場。


***


隔日,我抱著厚重的黑眼圈來到學校,時間早上八點鐘。

橘丞京一如既往地趴在桌上睡覺,讓我心中燒起一股無名火。

我昨天因為你的關係失眠,總共只睡了三小時,結果你現在居然大白天的睡大頭覺,豈有此理……

接著那顆吊掛於脖子前的黃銅色鈴鐺,隱隱約約反射著教室的日光燈,吸引了我的注意。

「不如……趁現在。」

趁著老師還沒有進班,我放下書包,躡手躡腳地朝橘丞京的座位走去。

幾位同學注意到了我的詭異舉動,投來關注的眼光,不過這可是攸關我的生死,現在沒辦法顧及那麼多。

當我伸出手想要抓住、距離鈴鐺約莫只剩十公分的距離時,橘丞京突然靈敏地將身子往另一側縮起,並把鈴鐺挪動到一個我無法碰觸的角度。

「……果然沒那麼容易。」

我嘆了口氣,回到座位上,等待下次出手機會。


經過了上午漫長的課程,我的筆記本反常地呈一片空白,腦中也沒有吸收進任何有關科目的知識。

主要是因為睡眠不足導致注意力不集中的關係……才怪,因為滿腦子都在思考要如何奪取鈴鐺,絞盡腦汁想出各種策略,所以根本無法專心上課,只能不斷在腦中模擬演練各種交手場景。

隨著精神的損耗及時光的流逝,時間來到下午兩點,戶外籃球課。

恰巧今天是自由活動,意指要自主練習,或者是組隊鬥牛,甚至是全場的練習賽都不受限制……正好為我創造絕佳的機會!

我來到獨自坐在樹蔭下偷懶的橘丞京身旁,手上捧著一顆籃球問道。

「橘丞京,要不要單挑?」

「喵?……認真?」

「當然了,不答應就是你不敢,怕會輸我。」

我不惜使用激將法,也想成功讓橘丞京站上球場的原因,除了這擺明是個奪取鈴鐺的好機會,更是提高成功率的手段之一。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我國中可是籃球校隊的一員,只是高中迫於學業及父母的壓力,不得不捨棄社團活動埋首於課業之中。

因此,我押了一個賭注。

賭橘丞京會因小看身為女性的我而露出破綻,屆時我只要揪住這一瞬先機奪取鈴鐺,勝利便是我的!

「這樣啊,那好吧,打六分喵。」

語畢,我站上球場,準備實施我心中那縝密而完美的計畫。


──三分鐘後。


「呼……呼哈……哈……」

「那麼,是我贏了,我要回去睡覺了喵。」

我的眼睛瞪得圓溜、大口喘著氣呆看橘丞京漫走回樹蔭下。

怎、怎麼會這樣……六比零?雖然我知道貓咪很敏捷,但剛才的情況也太誇張了吧?一眨眼就飛到籃下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個犯規的跳躍力,跳起來膝蓋直接到我的頭頂,這樣我完全沒有辦法出手啊!

什麼國中籃球校隊……根本笑死人了,在貓妖面前什麼都不是。

我沮喪地拖著身子把籃球放回籃子裡,邊想著大概好一陣子不會碰籃球,此時一道熟悉且渾厚的男性嗓音在右前方十公尺響起。

「橘丞京,等一下下課到學務處報到。」

是教官。大概是在巡視校園時,剛好瞥見了橘丞京這個眼中釘,大概……是要清算翹課的事情吧。

此時,我的思緒猶如閃電橫空,新的想法浮現腦海,嘴角不自覺上揚,發出了連自己都感到詭異的笑聲。

「呵呵呵……橘丞京,準備接招吧。」

「呃……芷妤?妳還好嗎?妳看起來有點恐怖……」

並且再度引來了身旁同學的關心。


下課時間,我跟著橘丞京,尾隨他來到學務處。目送他進學務處後,我便躲在學務處的門口轉角旁,靜靜等待。

這節課是打掃時間,足足長有二十分鐘,由於睡眠不足及剛才運動的緣故,我幾次差點陷入沉睡。

『──喀擦。』

經過十五分鐘後,學務處的門終於再次打開,門口出現橘丞京的身影。

「──好,準備上了!」

我暗自在心中對著自己吶喊,深吸一口氣後,斷然衝出轉角。

「哈啊────!」

我奮不顧身的向前起跳,迎面飛撲因這突如其來的巨大呼喊而面露詫異的橘丞京,雙手筆直地朝向目標物伸去。

──得手了!

正當我這樣想,橘丞京忽然以常人不可能達到的光速轉身避開我的飛撲,使我撲了個空。

在臉即將著地的剎那,腰部傳來溫暖的觸感──橘丞京伸出左手環抱我的腰際,讓我的身體像是浮在半空中一樣,成功避免破相危機。

「妳真努力啊,但是還要再更努力呢,喵哈哈~~」

「唔唔唔~~!」

我脹紅了臉,急忙站起身子並轉過身去,帶著羞恥、不甘的心情與一份悸動,背對著橘丞京大喊。

「我一定會親手把你的鈴鐺摘下來!給我好好等著──!」


***


時光飛逝、歲月流轉,眨眼間經過了一週,時間再度來到禮拜一。

在這短短一週的期間內,突襲十八次、正面進攻七次、佯攻四次,總計二十九次的出擊,全部以失敗收場。

不是被橘丞京那敏感的危機第六感提前預知閃躲,要不就是被他那犯規的反應神經在緊急時刻進行迴避,完全找不到可出手的空隙。

「……完了,真的完了……」

現在是放學時間,距離敲鐘已過十分鐘。我的思緒胡亂飛舞,如同此刻我隨風飄盪的髮絲。

「完全無計可施了……等橘丞京醒來,就是我的死期了……」

我在橘丞京的桌上,留下了一張「我在頂樓等你」的便條紙。

我沒有逃,因為大概逃不了。

在這生命僅剩的一小時裡,我只是在倚靠著欄杆嘆氣,並嘗試在這最後的關頭急中生智,看能否想出什麼作為救命稻草的點子。

「呼啊喵~~」

這時一個大大的呵欠打斷了我的思緒。

「……你來啦。」

「喵?已經放學了嗎?」

「是啊,已經超過十五分鐘了哦。」

我的視線定焦在睡眼惺忪、緩步朝我走來的橘丞京,同時心裡浮出四個字──萬事休矣。

「那麼,約定的時間是不是差不多要到了喵?不得不說,這一週妳很努力呢!我玩得很盡興哦喵~~」

「……這是什麼王者的從容嗎?我拚死拚活地想要拿到鈴鐺,結果卻被你說玩得很盡興,有夠沒面子……」

我掩面嘆氣,然後離開欄杆,快步走到橘丞京面前。

「願賭服輸,我不會抵抗的,要下手就快點吧。」

「喵?妳這態度……好像不怕死?」

橘丞京貌似被我這翩然瀟灑的舉動嚇到,眼睛瞪得偌大。

「哈、哈哈哈……我當然……怕死了啊!!能不能請你不要像那個人一樣,在我身上留下那麼大的爪痕,讓我死個痛快就好?」

我邊說邊發顫著,恐懼的寒氣如針刺骨般襲來。

「喵哈哈哈哈~~妳果然是個奇葩喵!」

可惡……這傢伙是不是根本不懂將死之人的心情啊?

也是啦,他大概都殺人如麻了,怎麼會有感覺……

「不過放心吧──妳不會死的喵。」

「……啊?」

橘丞京露出微微、卻意味深長的淺笑。

「因為要死的是我喵。」

「……你在說什麼?」

「喵哈啊~~那一週的期限,不是設給妳的,是給我自己的喵。」

橘丞京又打了一個哈欠,語氣平和地吐出令人訝異的真相。

「什、什麼意思!」

「反正都最後了,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訴妳吧喵……如當時所說,我是九命怪貓,已經活了至少一百年了喵。」

「咦……咦咦咦咦咦!?」

雖早已知道他是隻傳說中的貓妖,面對這樣的事實還是掩不住震驚。

「倒在巷子的那個人,是這幾十年來從不放棄要抓住並研究我的科學家們所雇的傭兵喵……像那種碎屑,已經不曉得幹掉多少個了。」

橘丞京看了看他那呈爪狀的五指,彷彿有無形的血正滴落下來。

「不會吧……你、你的家人呢?」

「都被抓去研究或解剖了喵。」

橘丞京的墨綠色眼瞳閃過了一絲刻骨的悲傷及脆弱,語氣低沉。

「啊……對不起。」

然而橘丞京只是搖搖頭。

「我很早就是一個人了。為了順利活下去,我選擇了人類學生這個身份,除了可以輕鬆度日外,在學校的時候那群科學家也不敢輕舉妄動喵。」

「原來是這樣……」

「本來還想說跟一群年輕且涉世未深的人們待在一起,可能會交到一些朋友,不過看來沒可能啊喵~」

……廢話,因為你都在睡覺而且不講話啊!──我把這句吐槽默默放在心裡。

「剩下會主動來到我面前,全都是想要取我性命,或是看我不順眼的人。久而久之,我對人就厭煩和麻痺了,覺得人類都是無聊的生物喵。」

「…………」

啞口無言。並不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其實人類裡頭也有很多很多的好人,只要你願意,也能擁有朋友。』

如此簡單的一句話……我卻說不出口。

因為這樣的他,經歷過的悲痛大概沒有人能夠體會,更意味著旁人不容置喙。

「不過呢,我卻遇到了妳喵。」

「……咦?」

橘丞京一撇哀傷的神情,露出了自我認識他以來,最奪目的微笑。

「居然在我威脅妳性命的當下,說出了『想要了解我』這種話,妳是笨蛋嗎喵?無法理解喵。」

「那、那是因為……我……」

「不過因為這樣,讓我對妳產生了一點興趣……許久未見的感覺喵。所以我就想到了,如果在生命最後的盡頭,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一場再離開,好像會是不錯的選擇喵。」

「所以你才故意設了這場遊戲……打從一開始就只是騙我的?」

「也不能這樣說喵,我會給妳的。用我僅存的最後一條性命,作為換取妳願望的代價,這是我一開始的承諾喵。」

正當我還在努力理解現況,橘丞京的周圍卻倏地冒起淡淡光芒。

「等、等等!你這樣太任性……」

像是不給我任何機會辯駁似的,那些光輝迅速竄起,從四肢到全身,盡被柔和的澄黃色光點所包覆。

「不愧是班長喵,既堅強又溫柔呢……我被妳拯救了哦。」

光芒漸強,眼看他就要消失,我往前踏一大步,伸手將橘丞京緊緊摟在懷中。

「少、少在那自顧自地說些讓人難以理解的話!」

鈴鐺近在咫尺,但此時的我已經沒有理由去奪取它。

橘丞京也只是露出一抹淺笑,彷彿一笑置之。

「真的,玩得很開心哦喵……」

「如果很開心的話就繼續留下來別──」

話說到一半,環抱著他的手臂頓時失去依附,胸前的體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和煦的夕陽光輝。

空曠的頂樓,殘存的只有他那漸弱的餘音,以及抱著自己微微顫抖的身影。

……好不甘心。

到頭來,我根本什麼都沒做,還說什麼拯救……

此時一道光芒從指縫透出,我輕輕鬆開握緊的拳頭,一顆散發著淡淡橘光和些許溫度的鈴鐺在掌心閃耀。

我露出無奈的笑容。

「……笨蛋,這樣的話我就只剩一個願望可以許了吧。」

一滴淚水悄然滑落,在圓滑的表面濺起。

我捧起鈴鐺,以唇細語,緩緩訴說出心底的願望──



「我希望──你能成為人類。」


──《吸貓的秋刀魚》全文完


【後記】
謝謝各位的欣賞,不曉得大家讀完這篇的感覺會是什麼呢?

在一開始得知比賽命題是這麼奇怪的題目後,絞盡腦汁想來想去不知到底該寫下什麼樣的故事
雖說題目裡頭有秋刀魚以及貓這兩種生物,但是要先詮釋「秋刀魚吸貓」的背後含意,再化為意境以及核心訊息的這段過程著實讓魚片我傷透腦筋,不過最後總算是想出了這篇故事

在初始發想時,是想像當弱者在面對比自己要強大的對手時(如秋刀魚對上貓、被捕食者對上獵食者)卻還能反咬對方一口的話,這樣的過程是不是能寫出一些有趣的東西,然後間接體現「秋刀魚為什麼不能『吸』貓」的概念

於是後來就把秋刀魚轉變為平凡的女高中生,貓則是具有奇幻力量的九命怪貓同學,讓兩者去競爭激發出火花,把小小魚乾的堅韌生命力展露無餘,告訴大家我不是好惹的!像是這樣w

這邊的「吸」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感受到,其實從女主角秋芷妤的言行舉止中,有些微透露出她對橘丞京其實抱有好感的這件事,也是另一個埋藏在文中關於「吸」的概念(一直吸來吸去的

好啦,如果以上講解得太複雜或是懶得閱讀,看以下這句就好

整部作品的核心的概念是:「即便看似渺小且弱小,也能夠透過行動而拯救他人。

大概就是醬嘍,也希望這部作品能讓你喜歡
我是熟魚片,謝謝你的閱讀,期待下次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639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奇幻|校園|吸貓的秋刀魚

留言共 7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震撼般的相遇,如果是我的話也會像芷妤一樣不知所措吧,幸好有答出令橘感興趣的答案。[e21]
想搶鈴鐺的感覺就像是想吸貓可是貓逃跑不給人吸一樣ww
許願讓橘變成人類這裡有些小感動呀...
恭喜完成,為兩位鼓掌~(っ´ω`c)

10-29 19:25

熟魚片
吸貓不成只好吸鈴鐺了(X
或許橘其實很想當人類的,如果有芷妤整天陪他打鬧的話日子應該有趣得多吧w
謝謝愛茵的閱讀~10-30 14:47
ソケノ‧諾
好奇妙的故事,最後還有點小感人
恭喜完成,這個題目看起來就不簡單ww

10-29 20:35

熟魚片
前面鋪陳得比較歡樂一些,寫的時候還有點擔心最後轉不回來,結尾有帶來感人的氛圍那真是太好了[e34]
謝謝ソケノ的閱讀,確實是個有點傷腦筋的題目w10-30 14:50
九方思想貓
來蓋腳印 0w.0+ https://i.imgur.com/3xBE7yx.jpg

10-29 22:22

熟魚片
辛苦吶!10-30 14:51
舔醬油的小作家雷迪
雖然我到人死那邊才開始入戲,但能夠讓我一直入戲到最後,代表這篇劇情寫法不簡單
本來還在想這個主題的吸貓究竟在何處,聽了魚片的解釋後總算有豁然開朗的感覺XD
某種程度上,這篇走在讀者的期待裡,不過我個人私心希望讓女主角可以有更多急中生智的場面,像是日子剩下最後一天,女主角竭盡智慧搶鈴鐺,眼看以為鈴鐺到手了,孰不知拿到的卻是偽品,諸如此類展現女主角努力且反攻的場面,並在最後一刻展現貓的強大
但或許礙於篇幅關係,沒辦法把這部分寫這麼細也說不定
最後是那張畫,我一直把左上那張的眼淚看成眼球,還想說怎麼這張眼球分那麼開幹嘛XD

10-31 21:16

熟魚片
其實當初繪師也是完全get不到這篇到底跟題目哪裡有關係XD還好文末有補充w

在修改前的某個版本裡頭確實女主角在最後一刻有成功奪得鈴鐺,只不過確實礙於篇幅關係,我寫完初稿才發現字爆到一萬去了囧,只好進行刪減修改
不過當初倒是沒有想到偽鈴鐺的玩法,只是這樣的男主角也太奸詐了這不是貓是狐狸吧X)

我一開始也誤會眼淚是眼珠哈哈

謝謝雷迪的評文~11-01 09:43
悠閒紅茶
這隻貓貓很香[e36]

11-02 14:30

熟魚片
請問要來點貓貓嗎?
配上熱呼呼的紅茶剛剛好w11-02 15:48
睦月 雪芽
感人劇情

11-09 20:39

熟魚片
謝謝雪芽的閱讀留言~如果能讓你喜歡就好了( ´▽`)11-09 22:48
蒼天落葉
其他八條命都用掉了嗎[e26]

11-15 19:40

熟魚片
早早就用掉了呢,畢竟都活了百年以上[e13]11-15 2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alan858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測謊機女... 後一篇:【心得】鬼滅之刃劇場版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hn441大家
寫了聲優小原好美台北見面會 SVIP 早場體驗的心得~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