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長篇恐怖-《窺》21.死狀

作者:月雨海魅│2020-10-25 17:20:10│巴幣:10│人氣:97
21.死狀
 
  5月27日。
 
  初步驗屍報告還未正式出爐,但由於此次命案的屍體呈現狀態過於駭人,加上最有嫌疑的關係人又是那副德性,這天中午我便在跟警察機關合作的醫學中心,與本次負責屍檢的陳醫師共進午餐時,想先從他那得到一些訊息。
  因陳醫師過去負責過不少本署相關案件的屍檢作業,即使排程滿滿仍可維持專業判斷與高效率,使他的身份逐漸成為全面協助警方屍檢的法醫人員,加上同為家父的警察在透過我的介紹認識陳醫師後,經常約對方出去談論案情(實際上是家母去世後,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酒量比自己好又臭氣相投的對象,雖然這些都是家父單方面的說法),所以現在我才能透過這層關係在與對方於工作之餘短暫的休息時間共餐,並決定率先得到屍檢情形。
  「陳醫師不久後就要升副主任了吧?這裡先恭喜你。你也知道一些社交辭令在久久見一次面時是必須的,容我先恭喜你一番。這樣才顯得我沒有對你不聞不問,更容易從你口中得到正式報告外的訊息。」
  「不愧是你,與同身為刑警的父親,分署人稱老高的高警官性格、言談上格外相像,直率與低姿態的謙遜個性如出一轍,這裡請容本醫師我以茶代酒感謝你。」
  這有如古人又做作的對談開場著實讓人格外不自在,在這現代社會中更可說是詭異,不過,於現今職場上還是十分常見的。
  要說我和陳醫師很熟識嗎?基本上我與父親的作風、個性上還是有不小區別,那自來熟又口不擇言的舉止我真的無法學會,所以只能以這種制式開場來掩蓋有需求時才邀請對方共進午餐的尷尬,不過,這樣也比較好進入話題吧?
  相信陳醫師是聰明人,所以他也才如此配合這種尷尬開場。
  「我知道、我知道!」
  陳醫師知道我的來意,先用面紙擦拭嘴上油漬,一邊舉起手來如此回應,接著這名身材高瘦,身穿白袍,理著一頭短髮的斯文男法醫笑著開口。
  「已經等不及正式報告了對吧?如果今天我不是快手或提高屍檢速度,還真怕哪天跟不上你們警方要報告的需求。」
  「嗯……確實很抱歉,只是這次屍體太過詭異,加上關係人也是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我尷尬的別過眼睛,接著簡短闡述兩天來的經過,陳醫師同時吃著醫學中心餐廳的牛肉麵不斷點頭。
  「屍檢後的牛肉麵果然特別香,畢竟我在進行這項工作時容易肚子餓。」
  聽完我的敘述後,陳法醫緊接著說了這些讓人感到微妙的話,然後接續道。
  「大致上我了解了,那我先說死亡時間吧!基本上跟初步判斷沒太大的落差,是在凌晨一點到一點半之間,然後無法明確判斷的死因這裡推斷是身體各個連結部位遭受強大外力撕裂後,在約二十秒時間內,被害人處在劇烈疼痛跟失血過多的情況下死亡。嗯……這種說法我知道太過咬文嚼字,一看那屍首分離的狀況就知道就算沒失血過多也會死吧?」
  「等一下!陳醫師,你是說……遭受強大外力的撕裂?」
  由於第二句話開始就出現我無法理解的死法,我在吐出這番話後還先停頓反芻一下說法,確認表達語句無異後才繼續問下去。
  「雖然我們警方研判四肢跟頸部傷口不像人為分屍,但遭受強大外力的撕裂不就意味著被害人身體是被活生生撕裂開來的?」
  「確實是這樣沒錯。」
  陳醫師簡短回應我的疑問,不敢相信他還能如此食慾大開的大口咬下牛肉。
  「不過,這裡也有我覺得奇怪的地方。一般人體遭受這種程度的破壞,在四肢、頭部或是其他部位,大多會留下進行這項動作的痕跡。比如說,如果像古代的車裂之刑,那麼上頸部還有四肢一定會有繩索綑綁的擦傷或紅腫,又或者是,遭到力大無窮的猛獸、人……類做出這種行為的話,屍體由於死後血液流動停止緣故,瘀傷、紅腫也是不會少的,但是以上這幾點我都沒有發現。」
  「如果是被害人在這之前就死亡了呢?」
  「以取出的胃部食物跟其他地方來判斷的話,被害人在遇害時並沒有立刻死去,更可以說是在遭受這種對待的情況下,因為劇烈疼痛後導致休克才死亡的。也就是說,這名女性歷經了那慘不忍睹的過程。」
  我無法想像如此年輕的一名女性,竟然會遭遇這種堪比被熊撕裂身體的悲慘死法,而且當下還目擊自己身體被四分五裂,那是一段意識逝去跟無法緩止的疼痛折磨的過程。
  這也難怪顏梓依的住處在前天下午我方人員進入勘查時,會發現那宛如要填滿浴室每個角落,潑灑至牆面、地板跟天花板的大量血跡,還有堵住排水口的排泄物以及部分臟器。
  這真的是人類會做出來的殘殺手段嗎?如果真是這樣,對方還能被稱作人類嗎?這等跳脫正常人性的行為根本就跳脫人類範疇了吧!還有以這種方式殺害被害人的內心狀態又是何等令人毛骨悚然。
  林庚呈假如就是殺害顏梓依的兇手,為何須做到這種地步?那根本是對她有著極大怨恨的人才會做出的手段,如果真是因為劈腿或對方脅迫為了滅口而下手,也不必做到這種地步。
  再說,一開始就打算將屍體拋棄在垃圾掩埋場那遲早會被發現的地方,根本也不用耗費大量力氣撕裂屍體,有工具跟刀械就能達到分屍目的。
  而且,既然要在易被發現的場所拋屍,那為何還須進行分屍呢?
  諸多疑問在我腦中展開,直到我聽到杯子被陳醫師用指頭敲擊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我大概知道高警官現在在思考什麼問題,那些疑問連我也想不透。」
  這男人彷彿能看穿人心般對我笑道,瞬間我想起昨天林庚呈的嘴臉,產生兩人臉孔重疊的錯覺。
  只不過,一個是渣男、一個是……好吧,陳醫師好像也不是多正常的人。
  「對了,不知道高警官對死者的表情有什麼看法。」
  陳醫師接著所問的問題,讓我先是感到困惑而愣住,見對方停下用餐動作與我對視,我才意識到那並非單純只是好奇,估計這名年輕法醫基於專業有不一樣的見解。
  「雖然看起來像因痛苦而扭曲,但是……」
  一回想到顏梓依面露驚恐被隨意擱置在掩埋場的斷首以及死前神情,配合上隨想像力加入的凌晨雨夜畫面,跳脫所有在場工作人員未曾留意道屍身的視線,披頭散髮的女性頭顱透過垃圾堆縫隙窺視生前留戀過的人世場景,不禁令我背脊發涼。
  但也因仔細回想死者表情,讓我察覺到其中不自然之處,所以在下意識道出前面的話後,我也不得不停下來思考那一絲古怪該如何以言語揣摩。
  「實際上,看起來更像看到什麼東西而受到驚嚇對吧?而且是足以凌駕臨死前的痛苦。」
  確實如陳醫師所說,我用力點頭。
  不過陳醫師並沒有直接看到死者的表情,跟我一樣也是透過照片才知道。畢竟那一幕過於駭人,在我方人馬到達現場時,屍體雙眼早就已被第一時間發現的工作人員給闔上了。由於發現當下現場不能被破壞,所以記得這點的工作人員事先將這畫面給拍下。
  「高警官,如果破壞屍體跟拋屍都是兇手所為,應該也不想看到那會令他做惡夢的一幕吧?我個人是不相信兇手在移動屍體過程中完全不會看到死者表情。」
  「的確。但這起命案的兇手顯然心智超越常人,如果那個人是愉悅殺人犯,或是喜歡欣賞死者驚恐神情的變態犯,那自然會保留它原本的樣子。」
  不得不承認世界上真的有這種變態殺人魔,畢竟喜吃人肉的殺人犯這種特例就不只一件了。
  「這點我不會否認,但痛苦、害怕、驚恐、絕望等各種死前表情其實還是能分別得出來的,也能夠藉此探討死者死前的心理狀態跟面對兇手的態度。當然,我不是犯罪心理的專業,也僅能以臉部肌肉伸展強度,為何屍體能夠維持這個表情這麼長一段時間,還有擺出這種表情的力道去評斷。」陳醫師語畢後悠然的喝起餐點附帶清湯。
  「這名女死者的最後視線朝下,這種死前表情並不常見,更何況是加上莫名的驚恐。以四肢跟頸骨凹折拉扯的力道方向推斷的話,死者當下頭部是被往後折斷的,我一開始有提到,死者約莫在二十秒內才死去,但也有一種情況下會使她保有這個表情直到最後,也就是她一開始就死了,頭被折斷前就已經死亡。」
  「醫師,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簡單來說,兇手是在死者還活著情況下,先從頭部以下的部位下手,死者才會在痛苦又驚恐的情況下,眼睜睜看著這一幕斷氣進而留下這樣的神情。以視線來看,兇手應該是先扯斷她的下肢,頭部是最後才被扯掉的,那時候死者早就失血過多跟異常疼痛斷氣了。」
  被害人於自家浴室遭遇的駭人景象再次於我腦海中上演,我真是痛恨今天自己的腦細胞異常活躍,還有窗外那該死還沒停過的雨。
  「但是死者會掙扎吧?」
  陳醫師這時候正色的用手指向自己身體開口:「不,死者沒有掙扎,又或者是沒辦法掙扎,所以她才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先從腳、手、最後是頭,然而,估計才剛到撕裂雙臂就休克了吧!」
  這段話使我下意識的站起身來,這個舉動引來週遭好奇的目光,但我終究克制想要捶桌的衝動重新落座。
  「高警官,吃點東西吧!你點的麵都糊掉了。」
  陳醫師這席話令我不自覺地瞪視對方,看得出來他也因此嚇了一跳,接著不由得乾笑幾聲拍拍我的肩膀。
  之所以我會有這種反應,是因為我不止將陳醫師跟那使人討厭的林庚呈身影重疊,甚至認為只有像陳醫師這種常人會感到異樣的心智表現才最符合犯人雛型,但這個妄想很快就被我壓抑下來,僅留因被害人所受遭遇感覺到的憤怒。
  「難道……顏梓依身上沒有其它因為掙扎而出現的傷痕或痕跡?」
  陳醫師不知是否在意我的反應,這次沒有說任何話只是搖搖頭。
  「太奇怪了!就連拋屍現場也沒有可疑人物的影像,顏梓依住家也沒有外人入侵或是有什麼工具被使用過的痕跡,就好像──」
  「就好像一個活人突然在浴室內,身體整個炸開一樣對吧?」
  陳醫師極其貼切的形容讓我差點忍不住作嘔,當然,這碗麵我是吃不下去了。
  「但是,命案不可能沒有兇手,那是因為我們還沒發現真正的手法跟突破盲點罷了。」
  我喃喃自語道,沒多久後便結束這次與陳醫師的用餐。
  之後在我步出醫學中心準備回警署的時候,手機收到同仁來電。
  「小高,林庚呈失蹤了!」
  「失蹤了?怎麼回事?人什麼時候不見的?」
  「唔……根據回報跟目擊情報,是在今天凌晨開車離開住家的,然後早上也沒進公司,不知道人去哪了。不管誰打他的手機都無法聯繫上,訊號也沒辦法追蹤,可能是關機或是隱匿在無法被定位的地方!」
  「這根本不叫失蹤,說他是畏罪潛逃或是失聯還比較貼切,趕緊找上其它人找出這個渾蛋!」
  在簡單交付指示跟確定會合地點後,原本停歇的雨這時候又像要阻止我離開似的滂沱降下。
  除了咒罵,我還是咒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99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少女|懸疑|靈異|靈魂|推理|恐怖|黑暗|都市傳說|死亡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後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新楓之谷
我有空再寫那個什麼...深淵探險隊好不好=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