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原創BL】夢伊戀解 第一章 (八) 迷惘森林

作者:巫吉喵│2020-10-25 15:06:51│贊助:10│人氣:88

上完課洛伊沒有理會,意圖想要解釋般若,轉身就回去自己房間,持續溫習著作業,直到晚餐時間,想著時間差不多,他正想去醫護室探望桑奇。

敲門聲響起,有先見之明,他警戒的問著「是誰 ? 」

門後傳來的是,他這幾天都聽不到聲音,平靜夾雜的一絲擔憂「洛伊是我,你還在生早上的氣嗎 ?」

他立即的跳下椅子開門,門外果然是夢靨「夢靨大人,再過八天就要去迷惘森林,怎麼有空來 ? 」

他進房之後悄然將房門闔上,坐到沙發上單刀直入的說「早上的事是我不好,我沒管教好芙羅拉讓她擅自行動,你不要放在心上...」

洛伊貼心的泡了沏月茶放在他面前,再小心翼翼坐到他對面,夢靨看了此景頓了一下,他突然不知道該怎把接下來的話說完。

他是個很聰明的孩子,正因為這樣他察言觀色的能力,絕不會輸給大人,他是為了自己才時常泡著茶,等著他有空時來找自己馬上就可以派上用場 ?

不然學習火之術式的他,泡月沏茶是派不上用場的,就變成只是普通的茶。

想到這夢靨發現自己心緒異常波動,立即掐斷自己的設想回「你喜歡喝月沏茶 ? 」

「喜歡,非常喜歡。」他低下頭喝著茶我已經不生氣,只是總要跟我解釋原由,讓我能接受,也不是不能配合。

洛伊。」

「是...」

「今年你可以不去迷惘森林嗎 ? 」

這句話讓洛伊沉默片刻「果然是月神官早上那句話,她有沒有可能是故意欺騙夢靨大人呢 ? 」

「芙羅拉並不會故意欺騙我的。」夢靨堅定地回「你可能有些誤會,芙羅拉是為了你的安全才出此建議,她這次說地點是在迷惘森林與精靈簽契約的水池邊,她看到你出血嚴重,對她的認知這狀態就是死亡,如果是這樣...我情願今年先取消。」

盜墓人說過,根據情報我應該沒有跟精靈簽約才對,換而言之沒有跟精靈簽約,我的處境更加危險,這是不爭的事實。洛伊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覺握緊指關節泛白。

我想要試,請讓我去試 ! 就算有危險我也要去。」

他在這裡就特別的固執,夢靨無奈嘆氣伸手撫著額間「為什麼連個性都這麼像...」

「什麼 ? 」洛伊反問。

他立即回過神知道了,那就採用第二個方案,有我全程陪著你,不至於發生危及生命的危險。

沒想到話題又轉了回去,嚴重的無力感壓著他「那就請夢靨大人多多照拂。」

雖然他覺得很不好,一方面神官之間又要流傳,他受到特別待遇,這種甜與煎熬並存的感覺,讓他感到非常不安。

他其實心裡比誰都清楚,夢靨只是例行公事,對自己沒有額外的情感加成,也是因如此他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沒想他如此爽快答應,作為獎勵夢靨將發訊器放在桌上這個給你,把它戴在你身上,它會偵測你的身體狀況,像上次的事件,就算有妨礙認知術式,我也可以馬上知道人在哪,還有你的身體狀態。」

他看著手掌大小的發送器,稱著寶藍色的底上頭刻有愛娃女神小型雕像,一看就知道是高科技,又從夢靨大人身上獲得不相稱的東西,他收了下來。

想想著三個月以來,他都從夢靨身上獲得東西,他卻到現在還無法回饋給他,任何回報他就很氣憤,不管是氣自己還是氣自己的國家的狀態,都需要他們給予支援這件事。

如果,那個失蹤的夏克蓉娜王,再繼續待在夏克蓉娜國統治九年會如何呢 ? 搞不好就能跟索德亞對等談條件。

或許,這一切可能也只是他多想而已,這些狀況讓自己感到異常混亂。

至於後頭夢靨再說什麼,他意外沒聽進去多少,送走夢靨之後。

他便頹廢窩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嚴實蓋住,一動一不動。

有一部分是因為心理因素,另一部分是因為月之宮的到來,王主島這幾天恐怕都會下著雪,從下午開始整個島就壟罩在下著雪的狀態,房間異常寒冷,島上的居民也被通知放假八天。

島民的大人在準備溫暖的食物,小孩便在外頭堆著雪人打著雪仗,戲鬧聲縱使與教堂有段距離,但隔著窗戶還是很清晰傳進自己耳朵裡。

這幾個月的忙碌生活讓他忘記,他其實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在國外,但這樣難得靜下來,前所未有的孤獨感,伴隨著雪花冷卻的自己的心。

他看著手中的接收器,上頭似乎還殘留著夢靨一點體溫,他輕輕的吻上接收器,然後死命往懷中塞,恨不得塞進胸口那樣。

癡迷的輕喚著「夢靨大人...夢靨...」

另外一頭的夢靨卻渾然不知,在沉重文件前熟練的批改著,芙羅拉也在一旁幫著忙,但她一直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找不到時機點開口。

妳想要說洛伊的事嗎 ?

她愣了一下,將頭上的頭紗摘掉,露出一頭銀色長髮,搭上碧綠色眼瞳,將雙手放在胸前「那個人...」

「他不是。」他直接否定。

我只是覺得,夏克蓉娜人是真的不知情嗎 ? 」

「白彾他們全部蒙在鼓裡,妳覺得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 」

就只有那個人吧 ...」當芙羅拉提起那個人時,夢靨陷入沉默。

如果是真的,我不懂她的用意,這五百年來我都是這樣過來的,現在他的出現並不會有什麼改變的,從洛伊身上感覺得出他想要證明自己,能夠有正當的理由得到他父親的認可,不是為了索德亞國的誰努力,之後也不會常長留在這個國家。

「您雖然這樣說,但從來沒有忘記過他的臉,這麼多年以前那些人長什麼樣子,我早就忘了一乾二淨,傷害過我的人也好,我恨透的人都已經消失在時間的洪流,我現在感覺自己就像個石頭,沒有感情也沒有多餘的思考。」她這說法比較像是在敘述她的現況。

但聽在夢靨耳裡,深藏內心的哀傷,又再度浮現。

是我的錯,我不該強制替妳續命的。夢靨想到這裡能壓抑著不慎溢出的感傷。

「不...我很感激您,這次我會保護好小少爺的,絕不會讓憾事重演。

語畢,她繼續整理文件,她本來話就少,夢靨本還想問她為何要用,海茵當副官,時機錯過就不好再問。

◎              ◎              ◎

很快的到來索德亞國最大盛事,『阿努瑪之夏』每天夏天為期一個月全國的國民,必須要到迷惘森林,露營一個月的節慶,雖說是節慶,迷惘森林盡是吃人幻獸,這一個月中死人是一定會的,並沒有像表象說的這麼大眾娛樂,但國民通常只要照這神官們指示的路線走,通常沒有什麼大問題。

月之宮駐守在教堂維持秩序醫療重傷者,也是因為要是由芙羅拉出面,幻獸佔不到什麼好處,她便被女王勒令在這段時間都是守備狀態。

跟幻獸戰鬥死亡的女官男官們,將會被賦予最高榮耀也算為家族爭光,他們入學神學院就抱持這個覺悟,但其中也不乏,想要與這個世界最強大生物幻獸一決高下的強者。

目前在阿努瑪之夏,一個月達成獵殺六十九隻幻獸的男官,至今都沒有人突破這個紀錄。

而這個人現在卻懶洋洋地,坐在自己面前看著報紙,一臉事不關己的大叔樣,就是特殊課課長『金城』

舅舅就是這個夏克蓉娜人,就是我們今年要護送的對象。詹姆在一旁開口,此時的他們已經不是青蛙模樣,而是十二三歲少年的樣子,不得不說他們這模樣正經不少。

...你們去不就好了,小孩子就該陪小孩子玩。」他若無其事的翻了下一頁報紙。

夢靨冷不防抽走他手中的報紙,冷不防地說你今年也想要這樣過嗎 ?

金城一臉嫌麻煩的搔頭你就當我殘障不就好了。

你不殘 !夢靨斥道。

我才覺得奇怪,你精的跟狐狸一樣,怎麼會想要幫夏克蓉娜人養孩子 ? 」他斜眼看著洛伊幫人帶兒子這種事我可幹不來。

洛伊蹙眉表現不悅,龐德在一旁圓場「舅舅就是心直口快,他沒有其他意思啦。」

夢靨沒有打算跟他爭論下去那今年就跟你借這兩個小鬼總可以吧。

「嗚嗚...我們是小鬼。」詹姆跟龐德受到不小的打擊。

隨便你。」他將夢靨手中的報紙搶回來,繼續蹺著二郎腿看著。

夢靨並不打算理會他,帶著洛伊轉身離開。

途中,洛伊問著神官不是該聽從大祭司嗎 ?

沒錯。」

「那為何他...如此以下犯上,夢靨大人卻都不在乎。

夢靨停下腳步「因為我欠他一個人情,這輩子都還不了了。」

他不再多做敘述,帶著洛伊往集合處前進。

這是他這三個月以來第一次,在台下看著女王,一頭鮮紅的頭髮自然垂下,穿者紅色法衣滾著金邊精致花紋,他突然想起,這不是第一次看到女王,之前在餐廳有匆匆見過一次,當時他還對女王吃了莫名的飛醋。

他一時有些許尷尬,低下頭不久感到怪異抬起頭「好像...」

台上的女王越看越像,剛來島上看見的身分不明的小女孩一樣赤紅的髮色,金色的瞳孔,詹姆。」

幹嘛 ? 」

「女王陛下有兄弟姊妹嗎 ?

國內的話就只有夢靨大人,心鎖都會自稱兄弟姊妹。」

我是說同個母胎出生的兄弟姊妹。」

「小少爺,夢利亞莎女王陛下活了五百年,要是真有也早死光,你問這個幹嘛?」

「沒事...」洛伊選擇不多問,跟精靈簽完約,可以好好的去中央圖書館查,這事不急。

女王例行公事的交代者,進入森林的注意事項,按照慣例演奏國曲,表演人員跳著儀式的舞蹈。

之後,便於魚貫地進入森林內,他從未想過這將會是一段,從此改變自己一生,最劇烈的旅程之一。

進入森林頭兩天洛伊身旁只有兩位少年照顧,他們駕輕就熟一進入森林就往另外一條路前進,避開大量的人群,跟著一群神學院跟自己年紀相仿的人前進。

「夢靨大人呢 ? 」不是說好要一路伴自己嗎 ?

之前百般推拖,但實際沒看到人,還是忍不住問著「他是跟著女王一起嗎 ? 」

詹姆拿出行程表指著「剛開始一兩天跟著神學院這群要跟精靈簽約的學生一起前進,掩人而耳目在往深處一點,大家就會被濃霧被沖散,那個時候一定要抓著我的手,再噁心也要抓,不然你下一秒,就會被潛伏在森林的幻獸吃掉,至於夢靨大人過幾天就會匯合。」

詹姆指著地圖上的一個聚落,再過三天我們就會到這裡。

他們見多幻獸的狡詐,有學生急迫的想要跟精靈簽約,看見霧所帶來的幻象,就這樣落入陷阱被吃掉的人,每年總有這麼兩三個。

即使學校在那之前,早就教導過學生,幻獸的種類可能會遇到類型,大型的幻獸會由四殿神官組成小隊解決,皇家十課的菁英主要也會保護平民為最優先,但害怕就是那些跟自己差不多人行的幻獸,他們不但會講簡單索德亞語斷句,也會模仿人的走路姿勢,藉由濃霧的遮掩下很輕易的混入人群之中,進而一個個吃掉。

詹姆與龐德就親眼見過,不管他們平時是怎麼懶散不務正業,只要進入森林他們絕對,比一般半獸人可靠多,因此洛伊難得看到他們人形且正經八百的樣子,也再次說明這座森林是真的很危險。

到了晚上他們就停下來,利用巨木與巨石作為掩護,將毯子披在身上,沒有點火吃著真空包裝乾糧,這是最安全作法,這群神學院的學生,井然有序的傳遞著訊息到群組,洛伊是從身旁的龐德身上的顯像手環,看見訊息。

「這個是顯像手環。」初次來到島上夢靨大人本來要給他的東西,卻陰錯陽差送到月歌姊姊手上。

「對啊,但也不能看太久,森林裡面獵物越跟周遭環境融為一體越安全。」說著他收起來「但我這是舊型,新型還有配備感應器,可以偵測人體心跳狀態,好讓父母可以立即,掌握孩子有沒有處在危險狀態,回報神官的速度也是一流的。」

洛伊邊聽著邊緊握接受器,這天他們也很早入眠,由神學員高年級幾個輪流站崗,訓練有素其實真的不用太擔心,洛伊也睡得頗安穩的,但他是不滿自己被詹姆龐德當成,夾心餅中間的餡料那般照顧,尤其是到晚上詹姆還睡到流口水這點,讓愛乾淨的洛伊十分不解,有可以睡到這麼熟嗎?

清晨的光線映眼簾,因為森林降霜緣故清晨這個時間最冷,洛伊打了冷顫起身要去小解,便先收拾好默默地走離開人群到偏遠的地方,趁霧氣還沒有這麼濃,他很快在樹下解決,整理好衣物正要走回去時。

不遠處出現比自己高一點的身影喊著...

洛伊轉頭,看到不遠處巨石後面露出半張臉,因為霧氣還沒有很濃依稀可以看到應該是女孩長髮披肩,一臉無表情從巨石後面探頭。

「怎麼了? 有什麼不方便嗎 ? 」洛伊轉身問著。

但那個女生沒有反應,還是持續的喊著「喂...」

她是不是哪裡受傷 ?

想著,洛伊走向前但更靠近一點他愣住。

石頭的下流出一出攤血,怎麼想都不正常,從剛才到現在這麼久她怎麼都沒眨眼,都沒有正常回應,這個女生有古怪。

...過來...

洛伊不再回話,緩步往後退,對方似乎也察覺他發現了,抓著頭探出上半身,是個怪物牠全身覆蓋著羽毛,前掌如雞爪抓著那個女孩,根本就是一顆死不瞑目的頭。

也不是切齊的斷頭還連接著一段骨節,地上流出一團腸子與血。

教科書上是有寫,這種低等幻獸叫做鷹人,喜歡把上個獵物斷肢拿來誘引下個獵物,當教課書上的文字,以如此血腥的畫面直接攤在自己面前,洛伊也忍不住捂著自己嘴乾嘔起來。

鷹人眼看誘引失敗,便直接朝自己飛撲過來,還伴隨著怪叫「嘎~~」

眼看牠正要撲倒自己時,一股強力水柱從洛伊右耳旁噴射而出,當下把鷹人一隻眼睛打穿,牠痛苦的在地上翻滾。

洛伊還心有餘悸,龐德的聲音在後面叫著「給你發射水柱,你還這麼不準 ! 」

我哪裡不準,我不是打中牠一隻眼睛了 ? 」詹姆回嘴。

「打蛇要打七吋,打鷹人要打翅膀,笨蛋 ! 」龐德一轉頭看著鷹人落荒而逃飛走,氣到說話打結「牠逃走了,林北的積分 ~ 」

他惡狠狠瞪向他弟弟,伸手抓著他的領子前後搖「你的把你的積分給我 ! 」

「你們再幹嘛 ! 」神學院高年生聽到怪聲,跑了過來看著現場,無視龐德們的打鬧,直接走到洛伊面前蹲下來查看「有沒有受傷 ? 」

他搖搖頭,但依然驚魂未定

這名高級生牽起他的手,就要把他拉回隊伍中,洛伊回頭看著在地的頭顱那個...不安葬她嗎 ?

沒有時間,我們要縮短路程,鷹人逃跑他會再呼叫同伴回來,我們要再兩天後趕到狐族部落,沒時間待在這。」

洛伊看著他意外冷血的反應,拍掉他的手跑回去用旁邊的木頭堆蹲在地上開始挖著泥土。

「我都跟你說沒時間了 ! 」高年級氣憤吼著,但洛伊並沒有被嚇到,他一心只想快點挖個洞安葬那個女孩。

他轉頭看著詹姆兄弟你們快去把他拉回來。

「吭 ? 你是在命令我們嗎 ? 」龐德伸手放在耳朵旁「我們是學長吶 ! 學弟叫學長來聽聽。」

那個高年級被氣得不輕,臉上不協調的抽蓄著「隨便你們 ! 照常出發。」

他不想管這兩個不正常的人,詹姆與龐德飛快跑洛伊旁邊一起蹲下來加快挖洞速度,邊挖還邊講。

你真有病耶~不過我喜歡 ! 」他們挖到臉上都沾著泥土。

洛伊冷哼一聲,他可不想被他們欣賞,但不得不承認他們這時候很可靠,有三人協力洞馬上挖好。

洛伊不怕髒的將女孩的頭顱,還有可以拿起來的屍塊埋葬到洞裡,他們加速完成這項作業。

龐德對著完成小土堆念著希望這無助徬徨的靈魂,可以回歸女神懷抱重生,塔依希姆。」

洛伊低頭「塔依希姆。這句是個祝禱詞,是回歸大地意思。

他們用清潔的符石清潔好自己的身體,迅速回到人群但是在場等候他們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看來是他的夏克蓉娜人身分曝光,還有行徑非常怪異的原因,在他的國家入土為安是基本常識,早期因為戰亂怕瘟疫實行火葬,但這些年安定下來紛紛又轉回土葬。

但索德亞人並沒有這個概念,他的行為無疑的造成隊伍的困擾。

他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所幸龐德兄弟站出來喊看什麼看,看三小 ?沒看過學長嗎 ?

眾人只好把臉別過去,不再竊竊私語,高年級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便繼續清點人數出發。

他們默默跟在隊伍後頭,詹姆在旁邊開口我第一次看到夏克蓉娜人,這麼感情用事。」

你看過其他夏克蓉娜人嗎 ? 」這個國家夏克蓉娜人只有兩個一個是自己一個是月歌姊姊,他怎麼可能看過其他人「你有出國過 ? 」

詹姆立馬發現自己失言回嗯嗯...

兩人便沒有繼續這話題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98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ucakok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漠銀之音 Q版 女主... 後一篇:魔道祖師魏無羨生日賀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巴友們
我要成為後宮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