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熱血學園」高校生之日常?三年級編-源治「十一」

作者:莒光│2020-10-24 19:03:14│贊助:0│人氣:5
三年級編-源治「十一」



昨晚我姑且和春香交待一下進了醫院睡幾天,她很了解我發得電郵就沒大事,沒多加追問,嫂嫂問起的話就說我去了理香那邊玩幾天,叫她們玩得「開心」點。

搞定之後一覺睡到隔天午餐前後,連同冷掉的早餐一同吃,話說這次進醫院也有好事,主要來照顧我的護士是個超級正妹。

不管外表和個性,簡直就像七瀨戀跑到現實一樣,那種開朗溫柔如同女神一般,就算制服是長褲也藏不住那堅挺的大屁股,害我偷偷尻了一槍。

不過說來話她是不是來找我找得有點密?畢竟我沒有需要人照顧,而且她每次進來都是做些無謂的雜事,護士的工作沒那麼閒才對啊?

難道是迷上我的雄風?

……不,別用精蟲上腦的思考方式,就算之前住高級醫院也沒那麼好服務,一定有甚麼古怪。

剛好她又來幫我換茶水,這已經是今個小時的第二次做這件事,順便試探一下吧。

「水原小姐,怎麼妳今天常常過來的?」

「嗯……照顧病人是我們的職責嘛。」

果然,她個性也不是很會調戲別人那類,所以要向那方向發展嗎?

想想春香那傢伙平時是怎樣把妹的……我得代入一下她的思維。

「不是因為想多點看到我嗎?」

「咦……林先生你也……」「不是的話就告訴我真正的理由吧。」

水原小姐眼睛左右打轉,似乎相當疑惑好不好說真話,就像我醜到她連說句謊都不想似的。

被大正妹這樣看待,沒有男人會好受的,只是把妹不是我目的,我該將個人情緒放到一邊,雖然水原真的是我的菜……

「林先生,記得昨天我也是中班當值的嗎?旁晚那時有位外國人美少女說是你的妹妹,她希望我們可以多留意你一下,說今天中午到下午林先生你可能會逃跑,跟著她而來的幾位女孩都說同樣的話……不過林先生你不會做這種事吧?」

果然是莉莉芙在搞鬼,雖然我很想像平時一樣叫出來,但為了目的我得表現得不可能有這一回事才行。

「怎會發生這種事呢?我妹妹想多了,不好意思麻煩到妳們。」

經這一問,水原來的密度的確沒之前那麼密,不過大概還是半小時左右也會來一來,眼見時間快將要到,我不能再浪費時間,得找辦法逃出去。

在她剛離開之後,我便走到窗旁,這裡是三樓、窗打不開,看來此路不通,但找到可以開的窗的話爬下去沒難度。

離開病房看一看,在往升降機大堂的門那邊有護士站,走廊上的窗雖然能開,但這兩邊太招搖了,加上被莉莉芙一搞很難用去散步的借口出去,去廁所看看吧。

廁所內有一個能打開的窗,不單夠我爬出去,加上這裡面向大樓內側不會有太多人注意,還要有水管等設備,太棒了,就這裡走吧。

只是穿著病人服一樣很招搖,我得拿校服來換完才行動。

可是剛出廁所就碰到水原小姐。

「林先生,你不會真的想偷走吧?」

「怎會,上一上廁所罷了。」

「水原!307號房的病人要幫忙!緊急情況!」

「我先去工作了林先生,不可以搗蛋喔。」

天助我也,好像那個病人有甚麼生死危機,大部份護士都趕了過去,我不能錯失這種機會。

立即回房間換衣服並留下「請假信」,先在門上的小窗看出去,剛好有班護士和醫生跑過,我再開門探頭,確認好情況就衝去廁所照原定計劃行動。

爬出窗後抓住水管慢慢滑下去,來到這條小巷以是牆作掩護看出去,幾乎都沒有甚麼人,遠處有些樹林可以作掩護,先過去那邊好了。

那到這個位置可以看清楚醫院的前後門,前門出入人比較多,可以混進去離開,而後門……咦?是惠比壽的傢伙,還有昨天轉入山本他們班那隻小畜生。

距離太遠我聽不到他們談話內容,但第一時間我只想到是惠比壽派他來搞我們的,可是看上去他們卻在爭執當中,而惠比壽的垃圾手上也有著武器……應該又想重演上一次吧?今次他們學乖了有多點人來。

忽然間兩邊開始械鬥,那頭小畜生一挑多居然稍佔上風,那班傢伙有夠垃圾啊,算了我別在這裡浪費時間,立即往前門扮路人離開。

行動順利,我馬上趕去學校旁的公園,可是明明已經過了放學時間,我倒見不到有人集合,連二人組都不在,一拿出電話就滑到山本的號碼,打給他問問好了。

「hey!你們去了那裡?我在公園見不到你們的?」

「呃……因為林大哥你狀態不好,所以我們改期了。」

「bullshit!叫理香來聽電話。」

背後聽到一陣嘈雜聲,怎可能改期了,可是好像聽到理香在背後說甚麼,接著山本又接起來:「總之改期了大哥,快點回去休息吧!」

語畢這小子就掛了我線,連這裡都有鬼?幹!

直接打給理香,可是那混蛋連接也不接就直接掛線,我也只能發電郵威脅他不接我電話就去他家敲爆他的車,這混蛋才肯主動打給我。

「what the hell happened?」

「唉……總之源治你回去醫院吧,我有請到強力的支援來幫忙,這件事我們搞得定的。」

「那我得知道發生甚麼。」

「還會有誰?深雪和莉莉芙都要我阻止你嘛,總之這件事我已經搞定,你最多就買些啤酒回醫院,待會我們再過來找你喝酒好了。」

「fuck you!」

「別鬧啦,我花了很多尊嚴去找幫忙的,你就當聽那班女人一次吧,拜囉。」

我連退休一戰都不能好好去打嗎?幹。

反正地點都不會改,直接趕過去好了--



來到芝公園,我周圍掃視著人群的去向,果然四五十人混戰很顯眼,但我沒有立即加入戰團,來到一邊的樹後先觀察一下情況。

兩邊老早戰成一團,熟識的傢伙都在中心位置和對方幹部級人馬激戰,當中還出現了井澤和前野兩人,理香說用很多尊嚴而找來的幫忙就是那兩個小混蛋吧?

看上去惠比壽人數比較少,可是我們月桂大多數是菜鳥,兩邊打起來都沒佔到甚麼便宜,還是快點加入戰團比較好。

可是身後突然有誰吹一吹口哨,一轉身過去竟然是環抱雙手、拿著伸縮警棍的三谷。

「……你想幹掉我嗎?」

「那為甚麼我要叫你?這玩意不是用來對付你的……話說二年級有些傢伙想找你麻煩,都把他們幹掉了嗎?」

雖然沒太了解他們學校當中的關係,不過這裡看來在跟我們幹架的三年級都比較「友好」,反之常常搞些偷雞摸狗烏事的垃圾是二年級的傢伙。

「都避開了,他們大概在跟不知甚麼大戰中呢。」

「是嗎?真有一套呢,看來我不用擔心了。」

說話同時,三谷用棍頭插向樹幹收起警棍,言下之意是來幫忙的?

「你為甚麼要幫我們這邊?對你們而言小我一個不是更好嗎?」

「別誤會,我對校隊的勝負沒興趣,反倒聽說別人對你的評價一直也很高,出於我的好奇心,所以不想自己的點餐被些老鼠先咬幾口罷了。」

「聽上去你待會就會向我宣戰對吧?」

「那就要看你一會的表現了。」

我真希望他別那麼「欣賞」我,但又不可能出於三谷的因素而留力的。

「我沒時間跟你打屁,既然你沒興趣參與校戰就別來插手,之後的事之後再算--」

說著我已經跑了出去加入戰團,離我最近的地方正有個混蛋想一個勾拳揍向一年級的小鬼,正當他拳頭要打中的瞬間,我雙手已經纏到他頸上再向後扯,繼而鎖起用力勒到他失去戰力為止。

「林大哥--!」

「甚麼?紅毛怪出現了!」

「好卑鄙!居然偷襲我們!」

「往死裡打!」

我知再勒下去會出人命便鬆開那傢伙,同時一班惠比壽的混蛋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全部像獅子見到獵物一樣往我追來,好吧,雖然不習慣做兔子,不過這麼一來可以減輕一下我方的壓力,同時消遣一下這班垃圾也好。

要顧著身後這群野狗沒法全力跑,眼見有隻瘦猴追到上來想撲倒我,輕輕側跳就讓他撲空,倒是有誰在大叫:「別被紅毛怪引開啊呀!」

遠挑一下,回個神在理香他們已經大反撲,似乎幹掉了不少人,幹得好。

這麼一來追我的人大幅減少,去到我能輕鬆處理的程度,七個人嗎?

畢竟不想浪費時間體力在嘍囉身上,還是以KO作為目標好了。

第一個撲上來的傢伙似乎沒料到我會突然停下轉身,在他措手不及的剎那我一個上勾拳轟到他下巴,搞定。

再來第二三四個追過來的,我首先避開最前這傢伙再伸腳跘倒他,而他身後那傢伙正好揮拳向我,順勢捉著他前臂來個過背摔,將他甩到之前被跘倒的傢伙背上,我沒太多時間確認這些混蛋的情況,最後一個人在我轉身時拳頭已經往我臉飛過來,還好反應得及稍稍別開臉,最後他的拳頭也只是擦過我臉頰。

反過來我撲上去,雙手伸過了他再將他向下壓,同時再用膝撞撞到他肚上。

連續膝撞同時觀察著眼前的情況,追著我的最後三個人都已經趕到,似乎想救被我捉著這傢伙。

「還給你們。」

輕推他一下,再往他腹上一個撐踢讓他撞到其中一人身上,這時我後退幾步再看清情況,之前被我放倒的應該一時三刻起不了身,當下還有三個人要解決。

其中一個像蠻牛一樣低身撞向我,一時三刻反應不及只能硬接下來跟他鬥力,倒是他不是想抽起我大腿後側將摔倒或者抬起我,反而雙手抱著我腰繼續用力推我,不得不承認他力氣不會輸我,可是空有蠻力沒有技術很難贏過身體質素差不多的人。

我不打算跟他鬥力拖時間給其他兩個人機會,立即一記膝撞連同雙手落肘送給他,多重重擊下他都不能不鬆開手,這時其中一人整個人跳起飛踢向我,我馬上將面前這傢伙推起身再撲到地上一滾--

聽到背後傳來一下沉重的打擊聲,我也不須再確認也知他踢到自己人,而且我得先對附眼前這傢伙。

跳起身作勢想撲倒他,這傢伙立即壓低身體雙手伸前準備好抗摔,看來技術應該不錯,可惜經驗不夠。

醉翁之意不在酒,當他鬆開了對面部的防禦,我就一個上勾拳再揍到他下巴,又搞定一個。

再來就是剛才飛踢的傢伙,一轉身他已經一個中鞭腿踢到我腹上,可是這傢伙身材瘦小,就算硬吃這擊也不算甚麼。

他好像當我是沙包甚麼似的,同樣的鞭腿居然再用一次,有備而來下這腳更加不痛不癢,反倒給我抓住他腳的機會,用力一拉他整個人就被我拖到地上,再來一腳當他肚是足球踢,搞定。

環視一下四周,雙方都人馬都倒下得七七八八,還能站著的都是難纏的傢伙。

放眼看過去,我們的精英都還站著,還有好幾個一年級都沒掛掉,可是對方餘下來的傢伙都不像好對付,尤其是跟理香在打那個中分金毛外國人,單就體格來看甚至比我略好也說不定,還要高我半個頭,理香對上這種身材差很遠的對手很吃虧,先去幫幫那混蛋好了。

趕過去時,先是北海道二人組注意到我:「終於來啦!」

「赤城還說林你生性病來不了,治好了嗎?」

「他腦袋才生性病,別分心喔。」

見到他們的對手要發起攻擊,我便提一提他們,再來就是剛好用手刀幹掉一個人的山本和長毛。

「「林大哥!」」

「待會才教訓你兩隻小混蛋!」

「赤城大哥下命令我們也很為難啊……」

聽到長毛說完這句,沒有幾步外一副狼狽相的理香又分心面向我大叫:「你這個白痴想死嗎?」

可是我來不及叫他,金毛已經一拳揍到他臉上:「跟我打架你有能耐分心嗎?」

金毛一拳就擊倒了理香,但好像不覺得我會插手一樣,見我拉弓揮拳居然呆了一呆,我這記直拳不偏不倚轟到他鼻上。

果然他好大塊頭,硬接我的衝拳也只是退後沒有倒下,走了好幾步才單膝跪下來,而我就伸手向身邊被教訓了一頓的理香:「剛剛誰說自己搞得定的?」

「屁啦!還不是你跳出來我才分心嗎?」

理香捉上我手再拉他起身,看回金毛那邊那傢伙被我揍到鼻血直流。

「想二打一嗎?真卑鄙啊……」

「這場是群P好嗎?你要約單挑應該早兩天說。」

「說得好!」

莫名其妙的回答一時間我也摸不著頭腦,可是在我猶豫之際一雙手從後伸出鎖著我的頸,接著金毛便往我跑過來。

我看不到理香的情況,但在得不到援助這點看來他也被偷襲了,眼見金毛準備對我飛踢,倒有個人飛身撞向他,是彈間!

重量級的對決間,金毛也被撞到飛開,再來我聽到鬼塚說他去搞定金毛,那我就可以專心對付後面這混蛋。

還好他鎖技的手法不純熟,有用右手壓著自己左手但卻沒纏到我腦後按著我頭,用頭向後一撞讓他稍稍鬆手,吸一口氣再用蠻力拉開他的右手,用一記過背摔解圍。

轉向理香那邊,他被另一個混蛋勒到快要死一樣,明明有教過他怎解鎖,這方面他還不熟練啊。

打一個眼色他就知我想做甚麼,用最後一口氣捉住那傢伙的左手讓他也動彈不得,而我快步跳開纏到他們後方,當那傢伙見到我想脫身時卻被理香捉到走不了,我就一個直拳瞄準他下巴揮過去--直接命中!

可是在側邊攻擊沒有由下而上那種威力,他沒立即倒下,而我更上前讓他試試真正的從後頸鎖。

理香那傢伙倒在解決之前勒我的那個,而我這邊都已經輕鬆解決了,可以去幹翻金毛了。

正想往金毛那邊去,倒有兩個樣子幾乎相同的人攔在路上,我認得他們,宣戰那天他們都在金毛身邊。

「看上去就感到很難纏啊……明明沒多大塊。」

「他兩個是金毛的左右護法,別輕敵就對了,一人一個吧。」
一拔足上前,對方也以相同動作回應,盡管對我來說他兩個都是猴子身材,但站得在金毛面身邊都不會弱,我也很小心地架起雙手防禦頭部。

只是兩人不是各自跑向我和理香,反倒集中瞄準往理香那邊,僅僅是近我那邊這個有警戒著我,想先圍死理香再對付我嗎?太好猜了吧?

很不巧,理香這傢伙可是有體格差下都能和我打得不相上下,或許他技術不夠我多樣化,但拳腳功夫在我之上,在相近的量級下沒幾多個人能做他對手。

他那邊已經用掃踢應對雙胞胎一號的勾拳,還一腳就掃到對方跪下來,而二號似乎這時才發現有所不妙,不過抱歉,因為事實上會是我們先幹掉一個,再兩人一起將另一個送到地獄。

先以假動作揮出一個沒用力的右勾拳向二號,可是他沒中計反倒彎身避開閃到我右外側,再一個直拳揍到我助骨--

他要來第二拳時我右手已經回防曲起來防禦,而他第三拳變向往我下巴飛過來。

就算我不擅長應付又小又快的傢伙,身材優勢就是強,因為差不多時間我左手都揮出直拳,但他還沒打得中我,手夠長的我已經後發先至揍到他臉,他的拳頭出現在我臉前一剎又彈回去。

當然,他也沒有很差,吃了我這拳還能站著,已經算不錯了。

但我不想再拖拖拉拉,馬上一個側踢踢到他肚上,而他便側身接下同時捉著我這腳,果然技術上他也不錯。

這時二號好像想用手刀劈向我膝側,而我反而用力往自己這邊一拖收腳,結果這輕量級的傢伙直接連人一起被我拖到地上,緊緊捉住我腳不放的他反而成為沙包,被我不斷踢到肚上,但就是死不放手,奇怪。

突然腦後傳來一陣重擊,再眼前一黑之一剎我見到自己不受控的往地上趴--

連我都不知有沒有真的暈倒,因為身體的劇痛不斷刺激著我,雖然視線就如昨天被敲到頭時一樣模糊,但大概我還是看到不知一號還是二號騎在我身上亂打。

身體不太受控,不過勉強還能架起手擋一下,但我完全無法反擊任其魚肉,這種狀態我不可能解除山形。

忽然一隻腳在我臉上劃過,踢開了騎在我身上的雙胞胎,再來我見到應該是理香他對我說甚麼,可是一樣像在水中一樣胡成一團,完全聽不到。

片刻他就趕去不知那裡,再來就是花澤兄弟將我扶起身,不過我是連自己走路的能力也沒有,只能靠他們兩個將我扶到外圍跟那些被幹掉的一年級一起,這時我聽力和視力才回復了一些。

「大哥你休息一下吧,餘下的事情我們會搞定的了。」

長毛和山本放下了我之後便趕回前線,看上去惠比壽的傢伙都已經被幹掉得八八九九,最後站在場上的都只餘下金毛和極少人,而我們的精英們除了我都依然有戰鬥力,的確不用擔心啊。

只是想不到我會是被幹掉的那一班罷了。

「林大哥,辛苦你了!」

「不,反而要你們捲進來我有點感到抱歉,以後就是你們的世界了,我這些老鳥已經不中用。」

「明明就是大哥你昨天先幫我們報仇啊……」「林,你每次都讓我失望啊。」

「甚麼!是惠比壽的混蛋?」

「想來幹架嗎?別給我用武器啊呀--!」

小鬼們反應很大,而我抬頭一看眼前的傢伙是三谷他,這次他還是拿著警棍,上面好像還有些血。

「冷靜點吧,這傢伙就算徒手而你們一湧而上也必定會被幹掉的,他目標就只是我罷了,乖。」

總算制止了小鬼們讓他們別衝動行為,而三谷也蹲下來用泥地收起警棍:「還我先幫你收拾了那班白痴二年級啊,你居然輕鬆就被幹掉,就算是打後腦你抗打力也太差了吧?」

「沒錯,我被一擊幹掉是不爭事實,讓你失望我真抱歉。」

心底裡我是有想和他單挑的欲望,可是現在別說打架,打手槍也有困難,所以三谷別來找我就最好了。

「你懂甚麼!林大哥昨天被重擊後腦,剛才在醫院逃跑出來的!」

呃笨蛋小鬼,我不用你們來幫我維護尊嚴好嗎?

「真是這樣嗎?林。」

「重要嗎?」

「帶傷上陣的話你的表現就算可圈可點,加上擊中弱點責任就不在你身上。」

這時三谷又起身,拿出紙筆邊寫邊說:「這段時間我會壓制一下二年級的蠢蛋,等你覺得自己康復後狀態絕佳之後再來找我吧。」

三谷彈了那張紙過來,拿來看上面寫著一個電話,唉。

「看來今天的派對要完囉,希望你畢業前會來找我吧。」

語畢,三谷他就起身離開,而我也將紙片收到錢包內,或者是命運避不開吧?總是要跟那傢伙打一場。

「大哥,那個人到底是甚麼來頭?」

「東京最強的不良吧?既然有場BOSS戰等著我,我可能還不能引退啊。」

有誰輕輕踢到我背上,轉頭一看理香一行人都已經回來了。

「要死了嗎?」

「應該比你死得晚。」

我想起身時花澤他們過來將我扶起,想不到我會有那麼沒用的一天啊。

「謝謝你們,函館二人組。」

「說甚麼傻話,你們讓我可以跟東京頂尖的傢伙對戰,我要多謝你們才對!」

「那個外國人單挑的話,可能我和彈間也搞不定啊。」

「既然是這樣的話,不如去開酒會囉!」

「說甚麼傻話山本,我還要回醫院啊……你們去買些酒和吃的去我病房吧,我自己先回去好了。」

「反正今晚集合時間也很晚,就一於喝到夠吧!」

「啊,那麼花澤你們送源治去醫院,買酒的事我們來處理好了。」

「知道了赤城大哥!」

「那麼我們可以走了吧?」

來掃興的人當然是井澤和前野了,兩人完全沒有要跟我們修好的意思,當然沒必要強求,他們喜歡怎樣也好。

「你們喜歡吧。」

我說完兩人就一同向理香舉著中指離去,當然惹到他不爽了,不過剛打完架理香也沒甚麼實際行動,切了一聲就算了。

而花澤兄弟似乎也有夠討厭他們,我們畢業後兩邊應該會勢成水火吧?

照剛才計劃行動,解散後花澤兄弟扶我回到醫院那邊,其他身體大至都恢復了,可是手腳有些莫名其妙的麻痺感,視力也像人說近視的感覺,多多少少有些模糊。

來到醫院正門,我就叫花澤他們先離開去跟理香他們會合,讓我自己走進去,當然他們不肯,我也只能拿幾千元出來叫他們幫助買些吃的,搞得我好像棄養兩隻狗一樣。

至於為甚麼要支開他們?很簡單。

不出所料我回到醫院之後被幹到飛起來,帶著山本和長毛會連累兩人,

而院方見我滿身傷痕,也再幫我檢查一下,見醫生時我也說自己有視力不清手腳麻痺的問題,再去照一照CT說我腦硬膜出血,要立即動手術。

結果我連電話也來不及打,就被理光頭髮送了入手術室。




好一段時間迷迷糊糊,慢慢才開始清醒一點,我似在原來的病床上,而窗外照進來都是月光,除了是晚上之外都不知道時間。

稍稍轉身到旁邊的床頭櫃,發現我的電話壓著信件,我便爬起身拿來看,是理香寫的。

「在病房等了一會,才聽說你得立即做手術,應該很嚴重吧?這封信是我第二天來過來時留給你的,來到你也沒有醒就先留言給你。」

「我猜你這傢伙不想鬧大事情,這件事除了我之外就只有花澤和春香知道罷了,我已經對他們下了封口令,等你醒了再找我們吧。啊!還有我帶來函館二人組的信來喔,就在後面。」

我也奇怪明明幾句字為甚麼會那麼厚的,翻過來看就是鬼塚和彈間寫給我的信,內容大概都是很高興認識到我,可惜沒法一起喝酒,希望以後能繼續聯絡之類。

兩人不止外型,個性也很老派,不過也是不錯的傢伙嘛,如果有機會去北海道旅行就找找他們吧。

打開電話看時間,大概十一時多,我不肯定理香那傢伙在做甚麼,更不知發電郵的話深雪會不會看到,所以直接打電話給他好了。

「醒來囉?」

「你現在在那裡?身邊有人嗎?」

「在家溫習啊,沒人在我身邊,幹嘛?」

「我不想因為深雪而將消息公開罷了。」

「你也過份謹慎了吧?所以你還沒說出了甚麼問題要立即做手術喔。」

「腦硬膜出血,所以要立即放血。」

「聽上去超嚴重好不好?真的不要通知那班女人嗎?」

「沒錯,別說她們,連對花澤他們也別透露太多,待會我會跟春香說一下,暫時就你和春香知道好了。」

「你這傢伙是動物還是甚麼嗎?快死就自己躲起來……所以你現在好了點嗎?」

「不肯定,我都不知自己下不下了床,腦後有一個點很痛,不過視力倒真的恢復過來,大概死不去吧?」

「好啦,那你早點休息,明天我試著瞞著其他人帶點手信給你吧。」

掛線後,我就打給春香交待一下情況,再來請她繼續隱瞞嫂嫂,倒是她說我欠她一打啤酒,靠!

「我看看……明天中午左右我有空,你是要炸雞對吧?」

「沒錯。」

「好吧,不過你也別再玩命了,照顧你的遺孀很麻煩好嗎?」

「我想我應該會引退了,你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大概無法如三谷所願來單挑一場吧?畢竟我有種感覺再打架真的會死啊,當然這種事說不好。

這一切都是我自找,所以沒甚麼好抱怨,我住院大概住了快兩星期,期間理香和春香都有來看過,這麼看來消息沒有走漏……才怪。

住了好幾天時,有天的下午變裝了的茜亞忽然一個人來到病房找我,嚇了我一跳。

「幾天沒在學校見到你,果然哥哥封鎖了消息對吧?」

「不用擔心,不是理香姐他出賣你喔,只是我自己猜出來的,如果小問題的話一兩天哥哥你就回到學校了吧?而且看來也很嚴重啊。」

茜亞來到我身邊仔細觀察著我的頭,而我還是選擇繼續沉默。

「結果哥哥你除了打招呼外都不打算甚我說甚麼嗎?明明你偷偷去打架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甚麼?」

「在場又不只有你和理香姐,其他學生也在吧?知道這件事之後姐姐由原本只是不高興直接變到氣炸了。」

「畢竟她倒下了不少功夫來阻止我啊。」

「但哥哥你還不是不理姐姐的感受而行動嗎?」

回頭看來,我不是對戰局沒影響,但也算不上幹掉頭目級人馬,不計嘍囉完全是零擊殺,反倒拿了不少助攻分,我選擇不去的話他們辛苦點也總會贏的……

「我可以幫你有條件地隱瞞現在的事情,所以哥哥你可以告訴我情況如何了沒有?」

「先看看茜亞妳的條件是甚麼。」

「出院之後老實和親身向所有關心你的人交待和謝罪。」

……

「或者哥哥你覺得我們很雞婆又麻煩,但都是出於我們對你的關心吧?你覺得自己的做法對得起關心你的人嗎?」

「……好吧,反正之後我也要處理這埋事的。」

接下來跟茜亞說說我的情況,她的臉色也明顯變差。

「……那不是很危險嗎?」

「所以妳了解為何現在我不想跟你們多說了吧?說了之後我不覺得有一分鐘可以用來靜養的。」

「總之沒事的話我也不會再跟別人幹架啦,所以讓我多躺幾天休息一下就對了。」

拿香煙出來點,突然想到一件事。

「茜亞妳的反應比我預期冷靜得多,我還意為妳會生氣或者很緊張啊。」

「嗯?因為我一早了解哥哥你是不可藥救的笨蛋,對於你而言這是日常不是嗎?何況就算是山田姐或者大姐都不會阻得到你,我能做的也就像現在那樣罷了。」

被妹妹這樣看待我心裡多少也有些不好受啊……

「應該會認識哥哥你的人多少也會有這種感想吧?倒是姐姐對你似乎有些幻想,所以才更生氣囉。」

「所以結論就是哥哥你好笨。」

說著茜亞輕力將我頭當門在敲,雖然是額頭位置啦。

「別敲我頭啦,現在我頭是最弱的。」

說完茜亞就幫我去買些美式快餐來一起吃,吃完她說要回家,姑且在她身上得到些情報。

再來就是由理香口中得知我錯過了體育祭,不過以我的情況也參加不了就是了。

出院那天我能自己坐電車回家,身體除了手術的傷口忍忍作痛之外也沒問題,回想起住院時有甚麼遺憾事,就是水原小姐沒有再理睬我,後來照顧我的人也換成虎背熊腰、孔武有力經驗老到的護士長,讓我過著與這和尚頭相稱清心寡欲的日子……雖然我和春香頭髮一向都長得快,不到兩個星期已經長回不少,不過這種整齊的短髮超級醜,安頓好之後也要去理一理,其他事之後所算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88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945527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熱血學園」高校生之日常?... 後一篇:熱血學園」高校生之日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201733各位
歡迎參觀和交流ww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