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神部界篇第十一章

作者:叛逆小兔│2020-10-24 19:02:12│贊助:0│人氣:31
*長篇清水文 原著向*
*會在LOFTER、神龍鬥士之家、巴哈小屋及我自己的部落格上連載*


神部界篇
第十一章

  
  戰部……


  熟悉的聲音略過耳畔。


  戰部……


  是誰?


  戰部……


  這個聲音是……


  是我,戰部。


  ……!!!


  眼前突然一亮,渡發現自己身在一個週圍全是純白的廣大空間裡,四週靜得出奇。
  「這是哪裡……?」
  他茫然,腦袋裡太多片段的畫面讓他搞不清楚現況。
  「戰部。」
  看向身旁,谷口隨性地盤腿坐在不遠處的地板上。
  「……前輩?是前輩!太好了,你沒事……」
  渡正要跑向他,谷口卻舉手制止。「別動,戰部,待在那裡就好。」
  「前輩?」
  「我的時間有限,戰部,我只說一遍,你一定要聽清楚。」
  嚴肅的口吻令渡不自覺站挺身子,張大耳朵仔細聽。
  「救世主的力量是由神聖所賜予,從誕生以來,唯一的使命便是消滅魔族。他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操作身上的光之力,只要他強烈希望,力量便可為他所用。」像是要把每一字句都深深刻在渡的腦中,谷口的聲音清澈又響亮。「光與暗只有一線之隔,越光明的地方黑暗也潛藏在其中,你本身既是光明,也是黑暗,那是一把雙面刃,你必須保持正向,否則帶給人們希望的力量,也可能轉為絕望。」
  渡想起不久前,谷口曾因父親車禍的事情開導過他。「前輩,你說的我明白,可是你沒事嗎?路撒西亞說你……」
  谷口微笑著看著渡,沒有回答。「不用擔心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為你祈禱。」
  那悲戚又寞落的神情,讓渡的心頭猛地竄出難以抑制的焦慮。
  「不,等等,前輩,你不能有事,我……」
  渡開始跑起來,想來到谷口身旁,確認他的安全,可是不論跑得多久多快,他與谷口的距離始終沒有絲毫的減少,而谷口的身體也漸漸變得虛無縹緲、越來越透明,那對看似淡薄的雙眸,此時也只能表露出對渡的無盡關懷。
  「記住我說的話,戰部……」
  「等等!前輩!前輩──!!」



  用力張開眼,渡的心臟猛跳不已,似乎就快要從身體裡蹦逃而出。他難受得坐起身,眼前已不是稍早所見的白色空間。
  「前輩……」
  想起剛才谷口道別時的表情,渡害怕的握緊雙手。
  「拜託你,前輩,請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他從來就不希望身邊的人因他而生命受到威脅,即便二人原本就有恩怨存在,他還是希望他認識的人都能好好的。
  平復一下心情,渡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現在的狀況。
  「對了,我記得我被……」
  他仔細上下檢查一番,撇除遭路撒西亞偷襲造成胸口的疼痛之外,他並沒有發現多餘的外傷,手腳健在,移動上也沒有特別的問題,除了週圍令人窒息的高溫,他整個人完好無缺。
  「怎麼會呢?我應該是在熔爐裡啊……?」
  渡不明所以,他四處張望,週圍因高溫而產生的光熱告訴他他確實是在熔爐裡。
  突然,他發現自己腰間的小包裡,有東西在發光。
  「咦?這是什麼?」
  從小包裡拿出來仔細端詳,那是個造型精緻的花朵水晶,上頭還掛著一個反射著彩虹色的紫色貝殼。
  「為什麼我的包包裡會有這個?」
  渡思考不到三秒,眼神忽然亮了起來。「難道普琳普琳公主不見的東西就是這個!但為什麼……?」
  保護公主免於跌落在地的那一幕瞬間閃過渡的腦海。
  「是那時候掉進去的嗎……」
  他感到抱歉,卻也感謝這個意外與巧合,若非如此,他現在可能真的已經死了。
  據說,如果食用水簾山上的水晶花,便可毫髮無傷的站在火焰之中,而這是特製過的水晶花,估計就算不食用,也具有抵禦火焰的功效。
  「無意間被公主救了一命,之後要好好跟她道謝才行。」
  渡感激的收好水晶花,接著環顧四週。眼下看去全是發著高熱的岩漿,他被侷限在一個透明的空氣罩裡頭,既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
  「傷腦筋,就算有水晶花的保護,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啊……」
  這時,身後有個氣息靠近。渡驚恐地轉身,隨即看見擁有一雙清凜明亮目光的人站在那裡。
  「你、你是誰?」
  渡嚇了一大跳,在這種環境下遇到的人,對方若不是妖魔鬼怪,就是非人的生物了,但那雙眼睛卻又讓渡感覺像在哪裡見過。
  「初次見面,救世主戰部渡。」
  「你知道我?你……難道是……」
  那雙眼眸越看越熟悉,對方的面部輪廓及蒼翠的髮絲,都和他熟悉的某個身影非常相像。而所有猜測都在對方自報名號之後豁然開朗。
  「我的名字是普拉普拉,是普琳普琳的表兄。」
  遇到失蹤已久的表兄,渡一時間開心的完全忘了眼下的這裡並不是一個正常的地方。
  「您還活著嗎?太好了,普琳普琳公主一定會很開心的。」
  愉快的氣氛並沒有渲染給對方,他無奈地皺著眉,緩緩說道:「……不,我已經死了,你看到的只是個仍然留戀在這世間的一個魂魄……我很抱歉。」
  渡愕然,他這時才注意到,對方的身軀跟剛才夢中所看到的谷口一模一樣,既虛幻又縹緲,完全不是一個實體。
  他結結巴巴地問:「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
  「不必難過,救世主,等我將事情的始末全訴諸於你之後,便可在那個人的庇護下,在這誕生生命的太陽塔裡,重新開啟新的輪迴……」他沉痛的說著,可內心卻早已接受這個悲傷的事實。
  渡努力強壓下湧到胸口的哀傷。他注意到對方話語中的重點:「您想告訴我什麼事?那個人又是指誰?」
  「那個人的身份對我來說也是個謎,」他解釋,「我之所以能以這副模樣留在這裡,也是因為那個人的力量。那股力量很特別,跟星星的力量不一樣,但說是光明的力量又不是很貼切……那是有別於目前我所認知到的所有力量,像太陽般溫暖,又像月亮般柔和,再仔細感受,又覺得似乎變幻於無形,可以成為任何事物,依存在我們身旁……」
  普拉普拉的描述讓渡想起了,他剛抵達神部界的時候,好像也有碰到過相同的感覺。
  他繼續回想著當時的情形。「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見到的明明是一抹飄浮在空氣中、類似鑽石粉塵的光點,但看著那群光點,我居然覺得那應該是位心的善良的女性。她當時告訴我,有些被隱藏的真實若是在不對的時間點曝露出來,對事實並不會有任何幫助,因此拒絕將她的真正身份透露給我,不過她的真誠,加上那股力量總讓我感到很熟悉,所以即使存有疑慮,我也願意相信她。」
  被隱藏的真實?
  渡回想來宇宙界之前,伊莉亞對他說過的話──

  呈現在眼前的事實並不一定是真實。

  「有人也跟我說過類似的話。」
  「我不知道她所謂的真實是指什麼,不過……當我變成這副模樣之後,她告訴了我許多事,而有些事情正是身為救世主的你必須要知道的,所以受她之託,我才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其實早在六年前,他們第一次來到太陽塔的時候,普拉普拉就想出面與渡相見了,但那時忙於推翻多壞達惡勢力的救世主一行人,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所留下的線索,二人就這樣錯失相認的機會。
  「她告訴我,你總有一天會為了拯救這個不斷被魔侵蝕的世界而再次回到這裡,現在,確實驗證了她所說的話。」
  渡越來越困惑,自己會再次來到太陽塔,完全是依照自己手上現有的線索推敲而來,為什麼那位從未謀面的人,有辨法預估到這件事呢?
  「那個人的真身,就期待渡之後有機會來揭曉吧,現在……」他輕彈響指,眼前出現一把紅色劍柄上帶有綠色珠玉的劍。
  「啊,是星龍劍。」
  普拉普拉點點頭,「你是不是想過,星龍劍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渡點頭。
  「不論你的猜測是什麼,星龍劍,確實是從這裡誕生的。」
  果然如此。渡在心裡感嘆。
  「那時,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觀察星星誕生的時候……」
  燦爛如輝的星星能量,源源不絕從星門的縫隙中流露。他感受生命的奧妙,讚嘆浩瀚宇宙的無窮想像。
  「那個人引導我來到一座巨大的熔爐邊上,接著,一道足以憾動整個太陽塔的力量,像噴泉似的倏地從熔爐內部湧現。」
  那時他驚愕地險些跌坐在地,待回過神時,星龍劍便出現在他面前。
  「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我對發生的這一切感到恐懼,但她馬上出面安撫了我。冷靜下來之後,我開始思考該如何處理這把劍,此時,有個想法突然竄進我的腦海中。」
  那是近似於心靈上的交流,普拉普拉光是看著那群光點,便能明白對方所想的事情。
  那個時候,不論是索拉瑪亞星,還是提克馬克星,或著說整個宇宙界,都處在容易被乎視遺忘的邊緣地帶,即便宇宙界與星界山、創界山實屬於切不可分的緊密關係,但事實證明,宇宙界在各個方面的確差人一截。
  「我接受那個想法,來到創界山將劍上交給聖龍妃,當作可以更進一步發展雙方關係的重要籌碼。」
  「原來這就是星龍劍會在聖龍殿裡的原因……」
  「沒錯,聖龍妃殿下很重視這把劍,她允諾會開啟長久和宇宙界交流的管道之外,知曉我喜愛旅行,也答應我可以在創界山隨意遊歷一圈後再離開。」
  早就聽聞創界山四面環海,東西南北各有獨樹一格的山脈環繞,每座山皆有其難以取代的特色,除了支持神部界的常規運作之外,內部的特殊景色更是遊人不可錯過的拜訪之地。
  魔神山,擁有製造魔神的技術,傳說中的皇帝龍也沈睡於此。一到秋天,整片金黃色的樹林美不勝收,山裡某處似乎藏著擁有神秘功能的寶石──光石。
  螺旋山,時間皇子的居住地,由皇子來操控神部界的氣候與時間。山脈以螺旋形狀分成七層,特殊走向值得讓人細心探究。
  水簾山,有一條自天部界降下的河流,在下游形成神部界最美麗的湖泊,也是歷史誕生的地方。整座山盛開許多稀有珍貴的豔麗花朵,尤其是山頂的水晶花,更是擁有神奇的力量。
  「我當時特地摘了一些,將他純化後做成花朵結晶送給普琳普琳。」
  渡點點頭,看了一眼腰間小包的方向。
  「而華炎山……」他的表情瞬間暗了下來。
  普拉普拉輕揮右手,星龍劍逐漸變成一朵含苞待放的大型花蕾。
  「華炎山明顯跟其他山脈不同,本身的花苞外形確實是個吸引人的特色,但那是個火山時常噴發、山裡也有被稱做火炎獅子的怪物居住的危險山脈。居民為了生存,必須利用當地才有的鳳仙花種子,讓華炎山像花朵一樣綻放,使岩漿流向大海、火山灰排向天空,再向魔神山的居民祈求借用光石,把盛開的華炎山恢復原狀。」
  「這座山居然可以這樣!?」渡驚訝地看著眼前的花苞盛開、又慢慢合上。
  「因為地理環境不安全,居民生活比較刻苦,他們幾乎很少會去生活圈子以外的地方,一般的旅人也很少會親臨這裡。我當時是懷著機會難得的想法,那些平常不會有人去的地方我也毫不忌諱的親自走一遭,因此當我在那裡的火山口底下看到……」
  普拉普拉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這似乎是一段很恐佈的往事,彷彿光是回想,就要花上他所有的力氣,他必須握緊雙手,才不至於讓身體顫抖得太厲害。
  「您還好嗎?」
  普拉普拉緩口氣,對渡點頭後繼續說:「……我在那裡的火山口底下,親眼看到了魔界之門……」
  「什麼!」渡被嚇得倒退一步,「您確定嗎?會不會看錯了?」
  「我也希望是我看錯了,可當我試圖接近的時候,一股陰冷的恐怖感覺確實在門的後方洶湧翻騰,此外,我還看到有人守在那裡,那些人的裝扮也是我從未見過的。」
  「那些人是誰?不是當地的居民嗎?」
  「不是,他們穿得一身黑,全身上下唯一的特徵,便是眼角露出來的不規則圖騰。」
  眼前的華炎山此時又變成普拉普拉記憶中的圖騰樣式。
  「這個圖案……!」渡的腦袋像被槌子重重敲擊了一下。
  「你見過?」
  渡點頭,「昨晚,普琳普琳公主遇到相同裝扮的刺客,他似乎想偷走您留給她的那封信,不過被我們的朋友成功制止了。」
  渡的臉色有些蒼白,他覺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些事情在他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偷偷發展,就像一個巨大的網,把他們全套在真相之外,當解套時,所有人便會被難以承受的龐大事實所壓垮,沒有人可以倖免。
  普拉普拉的臉色更差了,「她居然還留著那封信……」
  「那是您留給她的最後一封信,她一直都好好收著。」
  「你們有抓到那個刺客嗎?」
  「沒有,他逃走了。」
  「是嗎……」
  「請問那封信到底寫了什麼?」
  他沉默許久後才慢慢開口:「那封信,寫得便是我在華炎山看到黑暗之門的內容。」他痛苦皺眉,緊咬嘴唇,每個字都說得用力,「當時,我不小心被發現了,他們開始一路追殺我。我來不及回到聖龍殿尋求救援,只能拼命逃回提克馬克星。這件事必須要謹慎處理,因此我寫下那封隱形信,只有接觸星門處濃郁的星力時才會顯現出來……我原本以為,那些人會懼怕光,不敢追我到這裡,所以我才會希望普琳普琳能來太陽塔找我,透過她來向聖龍妃傳達華炎山底下的異狀,藉機會再鞏固一下雙方的關係,可我終究還是太天真……」
  「難道他們追到這來了?」
  普拉普拉抬頭仰望,淡漠地說:「我就是被他們推落到這裡的……」
  在跌落的前一刻,他看見一身黑的人站在他剛才所待的位置,眼角的不規則圖騰閃著晶光。
  冷顫瞬間自渡的頭上澆下。他說不出半句話,他不知道面對已經失去的生命,還能說什麼有幫助的話。他突然感到很悲傷,那些在他眼前不斷上演的悲劇,總是在提醒著他有多無力。他被迫去了解生命的無常及宿命的無情,可他卻沒有能力改變……
  「當我以這副姿態留在這裡的時候,我非常後悔給了普琳普琳那封信,我害怕她被我連累,害怕她也因此喪命,所以,如果她還沒有解開那封信的謎底,拜託你,不要告訴她真相好嗎?」他伸出手,想緊緊抓住渡好發洩這股從心底湧上的不安與愧疚,但沒有實體的他只能穿透過去,宛如消失在黑暗中的一點殘光,抓不住半點東西。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不甘心的垂著頭。
  「您放心,公主是我的朋友,我不會讓她遇到危險的,我保證。」
  「謝謝你,渡。」普拉普拉感到欣慰。
  「不過那些人很令人在意呢,既在守護黑暗之門,卻又不畏懼光的力量……」
  光與暗只有一線之隔,越光明的地方黑暗也潛藏在其中。渡突然想起谷口說過的話。
  難道那裡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密秘嗎?若那扇門是隱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那那些黑衣人在這中間到底扮演什麼角色?真的會是魔族的人所為嗎?
  「敵人應該不是只有魔族,但現階段我沒有別的線索,她也沒有對我透露太多,我希望你能提高警覺。為此若能修好星龍劍,我想也許會對這件事有所幫助。」
  眼看終於談到最核心的部份,渡的情緖有些激動。「是!請問我具體該怎麼做?」
  普拉普拉一改稍早的嚴肅臉色,微微一笑說:「你應該會比我更清楚喔,渡,畢竟那是你的力量。」
  「咦?什麼意思?」
  「星龍劍雖然在太陽塔誕生,但祂最初其實是光的力量的集合體,說穿了,也是你的力量形成的劍。」
  渡越聽越糊塗,如果真如普拉普拉所言,星龍劍是自己的力量,那他有需要繞一大圈來到這裡尋找答案嗎?
  「星龍劍是把充滿星之力量的神劍,現在這裡已經有了無窮星力,剩下的,便是你的想法了。」
  「我的想法?」
  「試著想像星龍劍原本的樣子,只要你強烈希望,力量便會為你所用。」
  這句話似乎不久前谷口也有對他說過。「可是我……」
  「渡,相信救世主的力量,相信你的心,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普拉普拉說得斬釘截鐵,渡只能納悶的照他所說的做。他閉上雙眼,在腦海中不停想像星龍劍的模樣。
  那是聖龍妃賜與他的劍。前往星界山的途中,他透過星龍劍,讓龍神號獲得全新的力量,直到劍斷裂為止,都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光是握著祂,都能感受到陌名的安全感。
  週圍的空氣似乎停頓了,寂靜的氣息在他週身漫延開來。有個東西開始在渡的體內加速亂竄,宛如滾燙的蒸氣。他有些不適的皺眉,卻沒有停止這層冥想。
  沙……沙……
  細微的海浪聲略過耳際。渡覺得自己好像離開了高熱的熔爐,來到海邊。腳下有海水淹上腳踝的觸感,很清涼。


  沙……沙……


  沙……沙……


  沙……沙……


  沙……沙……


  沙……沙……


  海浪拍打岩礁、捲動潮流,此起彼落的聲音,交互形成一首奇妙的協奏曲。大海孕育萬事萬物,像浩瀚銀河,更迭出無數的生命光輝。
  奇蹟的光芒匯聚。
  他緩緩張開眼睛。
  光芒漸漸變化成一把劍。星龍劍。
  渡痴迷的伸出手,在抓住劍的那一瞬間──


  『發現妳的時候,週圍正好盛開著繡球花,天空也難得出現罕見的月光,我想,嗯……繡月,就叫妳繡月好了。』



  『跟你的痛比起來這根本小事一件,誰叫我是你的朋友呢。』


  
  『這個給你,代表我們無可取代的友情。』



  『汝此生的宿命就是斬殺魔,不論是誰逢魔便斬,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



  『我……不怪你,希望我們下輩子,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成為好朋友……』



  如海量般的畫面一幕幕不停閃過渡的腦海。他驚醒,整個人跪坐在地,手上已然抱著完好無缺的星龍劍,可內心卻像被挖了一個巨大的坑,空虛得像墜落到永無止盡的黑暗深淵裡,再也到不了盡頭。淚水潰堤,渡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情。
  「好、奇怪……剛才那些……為什麼我會這麼難過……為什麼……嗚……」
  普拉普拉突然臉色凝重,看向上方:「抱歉了,渡,你必須離開了。」
  「咦?」他擦去淚水,重新站起來。
  「你的朋友們有危險了,我想重新得到星龍劍的你,一定可以化解這個危機。」
  「什麼!我知道了,那您……」看著普拉普拉近似半透明的身體,他突然語塞。
  「不用在意我,渡,」他扯動嘴角笑說,「不要忘了剛得到那些劍時的初衷,還有,注意那群穿黑衣服的人。」
  連同星龍劍,渡的身體開始發著耀眼強光。
  「普拉普拉王子,我……」他想道別,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光芒越來越強,將渡整個人包覆後,倏地往上衝,只留下一條拖拉成細軌的光線。
  道別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
  普拉普拉的身體週圍,慢慢出現一點一點淡淡的瑩光。光點越來越大。
  「永別了,渡,我們不會再見了……」
  他微笑著閉上雙眼,消失在星力群聚的光芒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88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神英雄傳|虎渡|虎王|戰部渡|虎王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abochon09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後一篇:[虎渡] 續 魔神英雄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