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3-9

作者:伍德‧瓦懷特│2020-10-24 17:09:14│贊助:24│人氣:198
上一篇請點我


21
  「襲擊令狐館長,還想嫁禍給怪盜亞提斯特的犯人就是你──帕渥組長!」

  賀輔拉開病床旁的圍簾,站在裡面的帕渥臉色鐵青,眼神左右游移,一時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夏斗趨上前,神情嚴肅地解釋著:「我們猜想放出館長醒來的消息,你就會急急忙忙來滅口。很不幸被我們猜中了。」

  「滅、滅口?你們說什麼呀?」

  帕渥順手扶了自己的眼鏡,乾笑了幾聲,卻藏不住語氣中的驚惶:「我只是下午聽到你說館長醒來,想說下班了來探病而已!」

  「那你打算把他的呼吸器拔掉又是什麼意思?」

  「那……不是啦!我是看他呼吸器好像沒戴好,想幫他喬一下而已啦!」

  「噗哧!」帕渥話才說完,賀輔一方面因為滿溢的說謊氣息皺起眉頭,卻也忍不住因為太荒謬的理由笑出聲來。

  「你笑──」「你看清楚病床上是誰吧。」

  帕渥順著賀輔指的方向回過頭,只見床上原先沒看清的身影自己摘掉了呼吸器後坐起身,青春正盛的身型和佝僂的館長相去甚遠;他扯掉假髮,露出滿頭的金色短髮。

  「嘿嘿,你以為是館長嗎?其實是本、大、爺啦!」

  錦懋調皮地吐舌,不料卻引來數秒沉默,就連賀輔和夏斗都尷尬地不忍直視。

  為了終結尷尬的氣氛,夏斗只好咳了聲,逕自說道:「真正的館長被我們移到其他病房了,這間是醫院借用的。」

  「可、可惡!你們搞什麼?」帕渥來回看著包夾自己的三人,忍不住罵了聲:「難道現在的刑警都設局陷人入罪嗎?」

  「等一下,這不是我的主意──」

  「不要甩鍋啦。你聽到我提議時還不是笑得很開心?」賀輔一把搭上夏斗的肩賊笑著,眼神瞬間銳利:「總之帕渥組長,你會這麼急著來滅口,就是你身為犯人的最佳證據了。」

  「什麼證據?你們搞清楚!昨天訊問時不是就跟你們說過了?」帕渥將手掌放在胸口抗辯著:「館長遇襲時,我有不在場證明,怎麼可能是犯人嘛!」

  早就料想如此的夏斗輕笑了聲,瞥了賀輔一眼,而賀輔也了然地點點頭,開始解釋。

  「的確,光看監視器,你回到停車場,到跟我們會合短短的五分鐘,根本就沒有作案時間。」

  「對嘛!那你們還不快──」

  「但是,你卻使用了某種簡單卻大膽的手法,把短短的五分鐘延長了。」

  賀輔壓低聲線,略帶威脅的話語讓帕渥一時語塞,再次讓他確認自己的推理無誤。

  「當天包含警衛,三點四十五分看到你的車子開進停車場,就認為你是那時候才回到美術館。」賀輔一手叉著腰,狡黠地一笑續道:「但那其實是你巧妙的誘導,當天你更早的時候就回去了。」

  「什、什麼意思?」錦懋一聽彷彿興致全來般,好奇地問。

  下午不是才跟你說過嗎?做效果也太過頭了吧?賀輔在心裡吐槽了聲,繼續說明下去:「我們看到館長的車子回到停車場,而他又倒在自己車子的旁邊,很自然就會推論他是下車時被兇手給襲擊,但這種推論是有盲點的。」

  賀輔轉頭瞥了眼夏斗,隨即將目光移向面前的帕渥和錦懋:「那輛車子不算,我們之中到底有誰親眼見到館長回來?」

  隨之而來的靜寂宣告著正確解答,直到數秒後錦懋才恍然大悟地捶了下手掌:「我懂了!難道說──」

  賀輔伸出手,制止錦懋再說下去。只見他不疾不徐地解釋:「帕渥組長,這跟你剛才上鉤的原因如出一轍。聽到我們請護理師們告訴你的假消息,說館長在這間病房,即使照明不清楚,你也自然而然地認為床上躺的就是館長。」

  他直盯著帕渥的雙眼,一字一句彷彿刀劍刺向對方:「當天,開著館長車子回到停車場的人也是你!你就是用這種伎倆提前回到停車場佈置現場,還取得不在場證明!」

  「所以當時館長根本早就……」錦懋先是震驚地微張嘴,但很快就理清頭緒,不由得佩服地點點頭,而賀輔也只微微頷首表示附和。

  「我……」帕渥別過目光,咬著牙,卻支支吾吾、語不成句。

  「你當天的行動應該是這樣。」賀輔雙手抱胸,將其推論娓娓道來:「結束公務後,你開車回到通往美術館停車場的坡道,並且將車子停在警衛室看不見的死角。等到館長開車經過時,用某種理由攔住他,再用預藏的鐵棍──」

  賀輔說到此,一手握著拳作勢揮了一下,嚇得帕渥退了一步。而賀輔見狀不禁露出抹調皮的微笑:「接著就是你詭計的關鍵了。你將館長塞入他車子的後車廂,開著他的車通過警衛室。」

  「這步雖然有點冒險,但你巧妙利用那天是休館日的事實,大幅提升了成功機率。」夏斗在一旁補充道:「那位警衛認得你們的車子,看到館長的車子本來就不會查驗身分。更何況會在休館日去美術館的,除了你們工作人員也沒多少人了。」

  「你敢把自己的車留在車道上,應該也是看準休館日不會有其他人經過。」賀輔點點頭,輕鬆地笑了聲:「接下來就簡單了。你停好館長的車後,只要把館長從後車廂裡拖出來,放上你偽造的威脅信後,再從通往花園的小徑跑回車道,把自己的車也開回來後盡快跟其他人會合,不在場證明就完成了。」

  「原來如此,只是把館長拽出來,時間上綽綽有餘。」錦懋一手撫著下顎,微笑著低語:「可說是扭曲時間的藝術呢……」

  這說法不知怎地讓人很不爽呀。賀輔一手叉著腰,終究沒把話說出。

  「當然,我們也已經檢驗過館長的車子了,確實在後車廂驗出了微量的血跡反應。」夏斗從腰際搜出手銬,賀輔也識相地讓出位子給他:「剩下的到局裡再說──」

  「你們……」豈料原先還微微顫抖、眼神游移的帕渥突然推開夏斗的手腕,彷彿像是抓住浮木的溺水者般激動地吼了回來:「你們說夠了沒?說了一長串,根本假定我就是犯人嘛!有血跡又如何?那只是表示有人可能用同樣的伎倆襲擊館長!根本就不是我──」

  「啊,非得狡辯到最後的那種型呀……」賀輔邊老練地說道,邊下意識揮了揮手,希望搧去飄來的說謊氣息。他聳聳肩,看似不經意地反問:「這樣吧,我問你,你猜我們是什麼時候來埋伏你的?」

  「什、什麼問題?我哪知道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賀輔一聽偷笑了聲,朝夏斗送了個眼色,他馬上明瞭接下來的說明輪到他,清了清喉嚨後說道:「我們比你早來,你會不知道是理所當然的。但昨天詢問你時,你卻這麼說。」

  「『說到底,館長比我的車早十幾分鐘就回來了。』」

  「從昨天的詢問到剛才的推理,我們完全沒向你提到館長的車回來的確切時間。」夏斗表情正氣凜然,傳遞著不同於賀輔風格的壓力:「如果你不是兇手,請問你怎麼知道館長回來的確切時間?」

  「那、那是……」帕渥一手握著拳,猶豫了好一晌才回道:「他那天不是去市議會嗎?他以前都是三點半左右回來的──」

  「不可能。」夏斗硬生生打斷對方的辯解:「當天三點二十分左右,館長就恰好打了通電話給副館長,說的正好就是當天在市議會耽誤了一點時間。」

  「什、什麼!他……」

  「其實你那天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很著急了對吧?你知道三點半這個時間的原因就只有一個,因為當天開著館長的車,回到停車場的人──」賀輔一手叉著腰,倏地指向對方:「除了你,沒有別人!」

  「唔、我……」帕渥的喉間嗚噎著,儘管想再說些什麼,眼前迫近的偵探和刑警卻不約而同散發著不容爭辯的氣息。他終於垂下頭,無力地癱坐在病床側沿:「我認輸了,是我幹的。」

  原先還在床上的錦懋看到帕渥坐下,連忙跳起身湊到賀輔身旁;三人如釋重負地互看一眼後,由夏斗走上前開口:「你為什麼要襲擊館長?」

  「都是那傢伙不對,要是他──咦?」「怎麼──喂!」

  帕渥憤恨地抬起頭,本來正想解釋卻突然呆住;夏斗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只見賀輔走到門邊,正打算帶著錦懋走人。

  「我、我要講動機耶,你們兩個!」帕渥一手撫著胸口,連忙叫住兩人。

  「啊?一定要現在嗎?」賀輔回過身,皺起眉頭回道:「我為了埋伏你,連晚餐都沒吃耶。」

  我也一樣啦。夏斗在心裡暗自抱怨著,但仍按捺情緒、嘆了口氣:「賀輔,給人家一點尊重。」

  「哼……」聽到夏斗請託,賀輔也只好認命停下腳步,但在倚著牆的同時仍不忘強調:「長話短說喔,我餓了。」

  這偵探是怎樣?帕渥思忖了下究竟該從何講起後,嘆了口氣說道:「怪盜亞提斯特想偷的那座正義女神像,其實是假的。」

  「啊?假的?」「怎麼可能?」

  想起副館長那日誠摯的解說,賀輔忍不住瞪大了眼,反倒是他身旁的錦懋只沉下臉一語不發。

  「那尊雕像號稱是十八世紀的,但實際上是在黑市裡出現,可能不到二十年內的作品。」帕渥下意識地握著棉被,床單隨之皺褶四生:「其實不只女神像,美術館裡一些展品都是謊稱時代的贗品。」

  「等、等一下,這可不能開玩笑!你們該不會──」夏斗邊說邊回望了眼賀輔,但他只搖了搖頭,神情凝重地續道。

  「把中間的差價汙掉了,對吧?」

  「一、一開始真的是館長的主意,不是我想的!能搞到的錢真的不少,等我回過神時已經抽不了身了。」帕渥不甘心地捶了下病床:「誰知道這次竟然會被怪盜盯上,不管他究竟有沒有發現雕像是假的,要是你們警方一直窮追猛打,我、我也很怕事情會曝光啊!」

  「所以你才會為了滅口,把罪行推給亞提斯特?」

  「不是!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殺人的啊!」帕渥越說越激動,身軀還因憤怒微微顫抖:「要不是我偶然聽到館長在講手機時,提到要是出事,要把所有責任都推給我,我才會──」

  「先下手為強。」錦懋雙手抱胸,搖了搖頭,語氣難得地嚴厲:「太醜陋了。不管是用藝術品來撈髒錢、妄想殺人滅口,還是把罪行推給無辜的人,你的行為都不配做一位藝術工作者──你根本玷汙了藝術!」

  帕渥早已沒有初見眾人時的傲氣,如今的他只低著頭,似乎默認了錦懋的說法。反而是賀輔一臉不是滋味地瞟了錦懋一眼,暗暗想道:我都沒說話了,你這小鬼倒還挺神氣的。

  「剩下的到局裡再說吧。」

  夏斗再次拿出手銬,銬住了帕渥。與此同時,他也再次瞥了眼賀輔,而賀輔也馬上知道他所指為何。

  「啊,偵探劇結尾常見的說教或補刀的橋段是吧?」賀輔噘起嘴,搔搔後腦;想了數秒後,他只聳聳肩,一派輕鬆地給出最嚴厲的評語。

  「不過對於利慾薰心的傢伙,我真的想不到什麼好說的。」

22
  「怎麼樣,都有拍到嗎?」

  「嘻嘻,從你們設套,到推理和犯人認罪,通通都拍得清清楚楚喔!」

  不久之後,一方面是為了等去洗手間的錦懋,一方面出於疲勞,賀輔在醫院大廳累癱在座椅上,隨口向身旁的彩欣問了聲。

  相較於在病房內活躍的眾人,彩欣始終悄悄地在門外,用手機紀錄一切過程:「雖然平常廢柴廢柴的,但果然賀輔先生只要想,還是很有偵探的樣子嘛!」

  「前面那句不需要啦。」賀輔吐槽完後,疲勞地往後一倒:「不過呀,像這樣推理真的超累人。我還是比較喜歡像之前的事件,把兇手痛扁一頓後,叫夏斗來收拾善後,爽多了。」

  「那只是單純的暴力吧?」對於馬上就現出原形的上司,彩欣也只能嘆口氣:「而且是夏斗警官真的人太好,幾乎隨傳隨到啦。」

  「喔!賀輔哥,彩欣!」

  就在此時,錦懋換了套不同的衣服,從醫院大門跑了進來。他一看到兩人便興奮地說個不停:「怎麼樣?等下照作戰計畫來嗎?犯人會來吧?感覺超刺激的啦!」

  「什麼呀,哥?已經結束了啊!」

  「結束了?我才剛到耶!」錦懋掏出手機,秀出通話紀錄:「賀輔哥,不是你叫我吃完晚餐,慢一點再來的嗎──唔唔,你這妖怪做什麼!」

  賀輔一聽精神全回來,他捏著錦懋的雙頰,確認扯不下任何的扮裝後,才憤憤地罵了聲:「可惡!我還在想你這傢伙怎麼突然變得那麼討人厭,上個廁所還拖拖拉拉的!」

  「等一下!該不會我們剛才拍到的那個哥其實是……」彩欣馬上會意過來,只見賀輔咬著牙,既好氣又好笑地拍了下大腿。

  「亞提斯特那傢伙,給我記住──」
.
作者補充:
  每Case迫害錦懋一次的任務達成(X)。
  希望這個解謎篇大家買單。當初會想到這個小技巧,純粹是注意到走在街上時,看向汽車、卻看不見駕駛是誰的現象,就想辦法把它改造和擴充了。我知道不是盡善盡美啦,但完全沒有破綻的Trick我就不寫進小說了,一來被模仿麻煩,二來應該拿來自己用(問題發言)。不過關於這個Trick還有點想跟大家聊的,等後記再來慢慢說吧。
  本來想貼到21(推理結束)就好,不過想了想補上22還是比較符合本作品的鏘味吧。不知道有沒有讀者讀到21就發現錦懋怪怪的呢?
  這次案件因為現實生活忙,感覺更新起來進度沒有像Case 2那時那麼有餘裕。不過稍稍看了下才注意到,Case 3每次更新的量也比較多呢。希望大家也看得過癮吧!
  雖然案件看來解決了,但關於女神像的來歷似乎還有點令人在意的謎團,與此同時,萊昂一連串行動的動機究竟為何?下週《魔都妖探》Case 3精彩完結,也請你別錯過!

下一節請點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87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

留言共 4 篇留言

May
對於亞提斯特的過去超好奇!

10-24 18:40

伍德‧瓦懷特
沒問題,會找機會請亞提斯特本人跟大家聊聊的。
(期待一下On Air (3),搞不好會有驚喜喔XD)
.
賀輔:「那有人對我的過去好奇嗎?」10-24 18: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以用修正拳打醒他啊ww(不要鬧)
不過真的沒想到雕像居然是假的,虧心事做多了,總會心理不安穩。

10-24 21:54

伍德‧瓦懷特
賀輔:「這裡就對他用修正拳吧!反正在醫院可以就近治療嘛!」
夏斗:「我的手銬不只一副,你給我小心點。」
.
明明只是一二十年前的作品,卻謊稱是十八世紀的。中間的差價應該能汙不少www10-24 23:25
悠閒紅茶(冷卻中)
可、可惡!到頭來果然還是該相信可愛糊塗的秘書才對啊!(紅茶的失算

不過提到偵探劇的結局,倒是有看過偵探讓兇手飲彈自盡好幾發,死前還狠狠羞辱對方一番的故事呢~

10-24 22:22

伍德‧瓦懷特
可愛糊塗就是正義,即使當犯人也會漏洞百出啦XDD
.
你是看到什麼作品XDD
不過這種邪道偵探近年在輕小說,甚至是一般的小說市場越來越常見。我認為是種對《柯南》、《金田一》這類主流作品強調教化、光明價值觀,甚至是復仇無用論的反動。
其實Case 3也有一些地方就是在調侃傳統偵探劇沒錯。10-24 23:30
該隱
還想說錦懋怎麼會說出「你根本玷汙藝術」這種話,原來是萊昂啊[e17]
話說回來,這不就代表他是化裝成金毛的同時又扮成館長嗎?感覺應該超熱XDDD

賀輔的過去?可能曾經和某個叫愛德華的吸血鬼一起搶過女人吧(X

10-24 23:45

伍德‧瓦懷特
不只那個地方喔,前面賀輔就覺得那個錦懋不知道推理的細節有點奇怪;錦懋還說詭計是「扭曲時間的藝術」,都是在暗示這個錦懋怪怪的XD
萊昂:「好歹是要嫁禍給我的傢伙,我當然要親眼見證一下啊。身為專業的怪盜,絕對不會在扮裝時喊熱的啦。」
.
賀輔:「什麼搶女人?我婆每天早上都會打電話叫我起床,手機裡也都是她的照片喔!」
彩欣:「賀輔先生,那都是二次元──」
賀輔:「我婆是真實存在的──」10-24 23: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123448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後一篇:[書評]都市異能爽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