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二次機會 - 捆縛邪魔的青銅鐐銬 ①

作者:峇亞猊│2020-10-24 09:27:23│贊助:52│人氣:216

值得驕傲的事情

  焦躁。
  
  令全身不對勁的心急就像如影隨形又無法以魔法治療的頭疼般隨著日子的飛逝越發強烈。已經出征兩個月了,這次頑抗的部落聯軍令前線打得如火如荼,每天都有輕重不一的傷患送進診療室,治療魔法的研究卻始終沒有進展。如果布勒許因為醫治戰士而忙得不可開交就算了,偏偏他的技術好得難以置信。重傷的戰士根本就花不了他多少時間,輕傷的戰士更不用說,他們絕對不會冒著被隊友嘲笑的風險只因為破皮就跑來醫療。那他到底在等什麼?
  
  我忿忿不平地瞪著眼前這片被和煦陽光照得明媚的翠綠森林,以每天粗重勞力鍛鍊出來的握力捏著木桶的握把。這段時間中,無論我如何低聲下氣、做事多麼俐落謹慎甚至從未對他的冷嘲熱諷回嘴半句,布勒許卻完全不在乎我試圖改變自己心態的努力。各種毫無意義的粗活、打雜、跑腿甚至當作勞力支援到別的單位搬東西的生活填滿了整個出征期。每次在我帶著一身疲倦回到醫療帳篷回報時,總會看見他和因為我的待遇而始終坐立不安的瑞娜聊得眉飛色舞,彷彿將我支開是他人生當中最大的成就似的。
  
  他明明就有時間和餘裕研究治療魔法,為什麼就是不願意給我一點機會!
  
  至於蹲在我身旁仔細檢查樹根的瑞娜則是每晚都會在我吐苦水的時候安慰我,但連她也沒辦法說服布勒許透露那神秘到極點的研究計畫。而在我終於放棄把希望放到她身上後就再也沒有引發過相遇那晚撩起的酥麻感,瑪姿姊翹首盼望的進一步關係早已淹沒在深深的挫敗裡。我試著想踏出第一步,然而挫折的人生卻狠狠拖住了抬起的步伐。在這種萬念俱灰的生活當中,我一點也感受不到情愛的力量。
  
  更糟糕的是,在我們剛紮營的時候我竟然看見了理當被刷掉的霸凌三人組。當時湯吉亞還戴著閃閃發亮的法希軍臂章在我面前炫耀一番,我當時氣得用力揍進一旁樹幹的拳頭到現在都還在發疼。正當這段回憶讓我咬得牙關隱隱作痛時,她終於檢查完畢摘了株藥草站起身來,撥開她那依然飄著泥土香味的頭髮接過我手中的木桶。
  
  「就這種了。記得我們要找的是葉緣帶有點藍色的藥草,不要採到黑色的,那種有毒。」注意到我陰沉的臭臉,她反射性地矮下身迎上我的目光問:「怎麼了嗎?你還在為布勒許先生不開始研究魔法而生氣嗎?」
  
  「才不只這樣,妳沒有發現他對我的態度從頭到尾都沒有變嗎?」我鬆開發酸的牙齒低聲道。
  
  「你是說……他分配給你的工作……」
  
  「我明明從第一天開始就對他畢恭畢敬、完全照著他的命令努力工作,他不改那副死樣就是不改,到底想怎麼樣?莫名其妙!」
  
  她在我的怒氣當中縮起肩膀說:「也、也許他是想要鍛鍊你的耐心,我想如果你一直保持下去的話──
  
  「整整六十天還不夠長嗎?是要我等到明年哦?什麼成不成熟的,他才幼稚。整天就只想仗著自己是軍醫沒頭沒腦地使喚人。我不穩重嗎?我不聽話嗎?不講我還以為是來這裡學怎麼當人家的奴隸咧!」
  
  「丘納,別激動呀,我相信醫生有他的理由。他在規劃事情的時候總是會想得很遠,他絕對不是那種會為了滿足自己慾望而浪費時間的人,也許你也該多信任他一點。」
  
  「信任?瑞娜,這些日子以來我看起來像是不信任他的樣子嗎?」我用力嘆了口氣坐到草地上仰望她噙著強烈不自在的眼神,搖搖頭說:「前線的戰況已經連新兵都上場幫忙了耶!雖然對不起那些受傷的戰士,但眼看有這麼好發揮治療魔法的機會,為什麼他就是不願意讓我們試一下?整天只會在那邊把我當成空氣,這樣我是要怎麼變成他期待的人啦?」
  
  瑞娜放下木桶坐到我身旁,隔著手套輕碰我的肩膀說:「要不然,我們今天一起去找瑪姿姊姊吧?聽說她今天會帶著新買來的貨物到營區,這樣會讓你心情好一些吧?也許你也能從她口中聽到一些醫生的打算。」
  
  儘管這個消息在我冰寒如冬雪的內心中亮起了些許溫暖火光,但一想起當初啟程前所感受到的期望,更大的風雪就立刻淹沒那可笑的暖意。我嚥了口發苦的口水壓下幾乎衝到嘴邊的咒罵,試著在瑞娜面前保持當初支撐自己忍耐的決心,只可惜那曾滿懷希望的熱情靈魂早被凍成了永不化去的堅冰;越努力壓抑,寒冷得發燙的心頭便越來越炙熱。
  
  「不,我快受夠了。太不合理了,除非他害怕我們的力量一在軍營傳開會讓他失去軍醫的地位,不然這麼明白我們魔法所代表的意義的他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我喘著激動的氣用力指著前線的方向說:「連老爹都親自到前線指揮了,這麼熱鬧的戰鬥怎麼可能不會出現超出他能力範圍的傷患?要是我……要是我們能證明……」
  
  她聽了連忙揮著手說:「不行呀,我們不能這麼衝動,至少要等我們把基礎學好嘛。就連像醫生這麼聰明的人都花了五年的時間才精通這個神聖而困難的職業。我們雖然不必學習什麼症狀和傷口要用什麼藥草醫治和縫合,但最少我們得花好長一段時間來理解醫生在各種情況下做的決定,讓我們能好好學到杜可可娜難得留傳下來、對生命的研究和領悟。這是急不得的呀。」
  
  「這是他告訴妳的?我們不是一個團隊嗎?為什麼每次都要把我排除在外?」
  
  「不是這樣的,我也不明白他這麼做的理由,這都是我自己推測出來的。但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我們的力量,醫生肯定花了很多時間計畫,並想出一個完整的測試來了解治療魔法。所以……」
  
  聽到她這麼為那個討厭鬼辯解,不甘與憤怒就輕而易舉突破快被磨成粉的耐性。我甩甩發燙的頭說:「那些跑腿和粗活呢?這和我以前每天鍛鍊自己的方法有什麼兩樣?這才不是什麼基礎,他根本就是在排擠我!這太明顯了,要不是今天下令的是老爹他絕對不可能會讓我踏進診療室半步,騙子!他以為自己長得帥就了不起啊!」
  
  「那是為了讓你的內心能夠被這些瑣碎煩人的事情磨練得更堅強呀。你不覺得和一開始比起來,你已經越來越能忍受他的脾氣了嗎?最近他也允許你旁觀治療過程,表示你已經能好好遵守他的原則了,這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呀!」
  
  「妳不要老是為他說話──」就在我提高音量準備發飆的時候,一道宏亮威武的號角聲打斷了我剩下的幾千字怒罵。軍隊回來了,而且是勝利的號角。「不管了,我要問清楚他想要我怎樣!」
  
  說完我就不顧瑞娜在身後的叫喊拔腿衝向營區,才發覺到由於好一段時間缺乏鍛鍊的關係,她雖還能跟上我的速度、喘氣的聲音卻比我大上不少倍;就在我猶豫著要不要放慢腳步時,代表有危急的傷患需要立刻治療的短促號角傳了過來,加快了我奔跑的速度。時機正好,要是那位戰士連布勒許都束手無策的話,就是我的機會!
  
  「喂!弟仔!」熟悉的聲音從我左前方撲面而來。瑪姿姊穿著一件旅行披風朝我揮了揮手中的頭盔,一面大笑一面跑了上來,「我好想你啊!」
  
  「哇哦!」我連忙躲開差點被我撞飛出去的她喘道:「姊等一下!有人受重傷了,我們得趕快回去幫忙!」
  
  「好啦,等你結束就來這個帳篷找我。」她小跳著指向一旁那座顯眼的紅條紋帳篷說:「我一定要跟你說我這趟看見了什麼厲害的東西還有這個超厲害的頭盔!哇,瑞娜?」
  
  該走了。看見瑞娜一臉受傷地追了上來,我再次邁開腳步、回頭對瑪姿姊喊道:「我絕對會過來找妳的!要等我哦!」
  
  沒過多久我就抵達醫療帳篷,深呼吸緩下心跳後用力拉開帳門走了進去。布勒許正在角落的木櫃旁燉煮藥草,以謹慎的手法攪拌那鍋深綠黏稠又氣味濃厚的湯汁。
  
  他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說:「進來的時候要放輕力道,我很早以前就對你說過了。」
  
  「你也說過要給我一次機會,我認真改變自己、收好幼稚又管好愚蠢,為什麼你還是一副我從來沒有努力過的樣子?」我頂著自身上湧出的熱氣和灑落的汗水說:「已經這麼久了,總該讓我們至少展現看看魔法吧?這不就是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嗎?這麼做不但能早點幫你分擔源源不絕的傷患,也能幫助那些在外面拚命作戰的士兵啊。我們到底在等什麼?征戰都快結束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有這麼大規模的出征,這難道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他始終專注在藥草湯的進展,對我說的話沒有任何反應。我用盡最後一分耐心靜待他隔著厚布捧起鍋釜到一旁,最後以冰冷的眼神俯視著我的這段時間。帶著壓迫感的靜默在我們之間徐徐繚繞,不住跳動的眼瞼彈出流落的汗。我強忍著轉身離開的衝動逼迫自己盯著他漠然的神情,直到氣喘吁吁的瑞娜帶著疲弱的腳步跑進帳內。
  
  「你還不夠格。」布勒許的聲音冷淡得幾近無聊,「連自己的內心都控制不了的小孩沒有資格碰觸攸關生死的醫術。沒錯,你的行為確實符合我的要求,但你卻完全沒有掩飾眼裡的抗拒和足以壞事的情緒;這種表面功夫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我聽了渾身僵硬,張著嘴想說些什麼反駁的話卻發不出聲音。表面功夫?這才不是──我、我知道要收起情緒,但是……你怎麼能要求我連心裡想的事情都……
  
  似乎讀懂我內心想法的他噴了一絲鼻息說:「先學會長大,其餘免談。現在讓到一旁,傷患來了。」
  
  瑞娜聽了立刻把我拉到旁邊讓幾名扛著擔架的戰士走進帳篷。我還來不及想到爭辯的話,擔架上的傷患就清空了我僅存的心思。
  
  魚臉怪摀著被斬斷的手臂痛苦哀號。凝血染紅了他細長的臉,瘀傷、擦傷與各種挫傷布滿了他高瘦的身體,一副沒有使用普拉恩就上戰場的模樣。而躺另一個擔架上的則是昏迷不醒的湯吉亞。他的腹部被剖了一個慘不忍睹的大口,鮮血汨汨流出、連內臟都清晰可見,臉色慘白得跟死人沒兩樣。
  
  我聽不見戰士報告兩人因為過度使用普拉恩失去意識、最終以人類的姿態被捲入戰鬥的聲音,只望著逐漸在我面前死去的湯吉亞和在我滿是汗的掌心中蠢蠢欲動的治癒魔法。
  
  「胖的這個沒救了,我們來處理這個高的,瑞娜,過來幫忙。」布勒許的聲音彷彿在雲端似的離我好遠。我望著那曾經帶給我無數痛苦的圓臉,黏膩的汗水沾滿他毫無生息的白皙臉龐;那些在夜裡反覆折磨而來的噩夢如閃電般劃過眼前。
  
  如果連軍醫都說他沒救,我卻能夠拯救他……讓他被自己藐視的對象救活……
  
  時間彷彿慢了下來。我幾乎看見那條通往榮耀的大道、眾人充滿敬意的目光和瑪姿姊與老爹帶著感動的注視,以及支配著光霧復原重傷戰士的場景。渴求已久的機會吸引著我,在我耳際呢喃著甜美的話語。只要牽起瑞娜的手……
  
  後果呢?要是治療的力量有什麼可怕的副作用……不,這是杜可可娜的力量,祂可是霍瑪的女神、聖潔的傳奇……
  
  戰士們離開帳篷後,我轉動乾澀的眼珠看向和布勒許一同搬動魚臉怪的擔架到帳篷底部的瑞娜。呢喃化為低語,逐漸變成令人頭暈目眩的嘶吼。我發覺自己不再出汗了。右方就是彌留之際的湯吉亞,左方則是朝我接近的瑞娜與一步遠的魚臉怪;只要在正確的時機,等到他再離遠一點我就──
  
  一股莫名的熱騰力量驅使我抓住布勒許走到帳篷另一頭的瞬間拔掉瑞娜的手套,緊緊握住她溫暖的手,將湧起黃光的右手貼到冰涼如石的湯吉亞胸前,在醫生的大喊與她的叫聲當中施展憋屈已久的治癒魔法。強光挾著湧入內心的暢快乍現,暖意圍繞著我們倆與被光霧纏繞的湯吉亞在帳棚內掀起一陣打轉的風。我眼睜睜看著垂死仇人的腸子收回腹部、被扯爛的傷口迅速復原,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般恢復原本圓滾滾的肚腩。
  
  這一切,只發生在十次心跳之間。
  
  成功了……湯吉亞發出虛弱的呻吟,血色猶如暴風雨前的烏雲般快速染上他的肌膚,活力與生氣在轉眼間注入他本應死去的身體。我既疲倦又興奮地轉向和我一樣滿臉驚喜的瑞娜,無以倫比的喜悅充斥著停不下震顫的內心,湧向開心得發不出聲音的嘴邊。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瑞娜!我們的力量果然是──
  
  「你們做了什麼!」
  
  我本來預期看見布勒許因為我擅自抗命而火冒三丈的怒容,轉過身去,他一副看見鬼般的扭曲表情立刻凍住我的笑容。他瞪著我們左側踉蹌後退,一個不穩直接摔倒在一旁的矮桌,珍貴的玻璃瓶和裝滿藥膏藥水的陶罐應聲碎裂。
  
  而最讓我頭皮發麻的是他歇斯底里的喊叫:「你們!殺了他!你──魔法……賈杜……你們是……」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明明──」當我和瑞娜一同轉向魚臉怪原本躺的位置時,恐怖的寒意隨即從腳底竄上頭皮,在布勒許失聲的尖叫當中猛擊發暈的腦袋。
  
  彷彿全身的水分都被抽乾似的,魚臉怪可怕的乾癟屍體取代了先前還不住呻吟的傷患。
  
  「你們……你們是安庫──
  
  還沒說完,他就邊運起化作豹型的普拉恩邊衝出帳篷。

Next
Prologu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84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魔法|原創

留言共 5 篇留言

峇亞猊
挫屎啦~

10-24 09:28

符晴
誤會越用越大 XD

10-24 11:34

峇亞猊
是會出人命的誤會~10-24 11:44
水墨靜
只要什麼都不說清楚一定會衝動惹事的小孩。

"在躺"另一個擔架上

10-24 15:06

峇亞猊
年輕人總是要受點教訓才會成長嘛~
只不過那教訓的力道似乎挺強的就是了XD10-24 15:47
水墨靜
一直覺得對比頗諷刺的。
他們起先只注意到本應死去卻活起來的人,布勒許則先注意到本該拯救卻死去的人……雖然視角也有關係啦,但布勒許確實是關注著當下還能搶救的對象呢。

10-24 18:26

峇亞猊
對比應該是巧合啦~~畢竟是專業的醫生,布勒許只關注該救起來的傷患也是正常的XD10-24 18:42
水墨靜
會不會他們只有治癒彼此時才沒有代價,治癒他人則反之?(雖然我一直在猜那天晚上搞不好周圍草都死了。)
魚臉怪的死法讓我聯想到有部比較久以前的HBO電影劇《奇幻嘉年華》主角在第一集路過某處治療一個雙腿殘疾小女孩,周圍的草全都發黑死亡。後來治癒肢體受傷的夥伴時也是和他一起進入水裡,抽光了周圍水源裡所有魚的生命……主角很少使用這種能力,我因為被那些畫面震撼到而追蹤著電影,好不容易發生時卻往往覺得毛骨悚然。既期待又害怕。
雖然很殘忍但還是忍不住猜想有沒有可能實驗用行軍準備食用的牲口當祭品換命救人(順便製造肉乾)呃……這種魔法抽乾成的食物大概沒人敢吃吧……還是坐等他們熬過這一關吧><

10-24 19:25

峇亞猊
  其實只要有治癒都會有代價的,因為他們還沒有辦法像在這時期的杜可可娜一樣做到足以控制這麼強大的力量~
  不過能否控制以及控制的程度嚴格說起來也和天賦有關,畢竟丘納與瑞娜的生長環境和條件與杜可可娜完全不一樣,所以和已經在霍瑪成為神的杜可可娜相比,他們還沒有辦法達到人們認為是神蹟的程度(或許永遠也辦不到)

  雖然魚臉怪和其他人(序章提到的屍體)的死法沒有非常嚴謹的設定,頂多只能猜測是因為生命魔法作用產生的熱(參考世界末日後的原始人)對身體造成影響導致水分流失,但因為在我理想中的生命魔法並不僅限於這樣的效果,所以完全沒有給予還說得過去的解釋。

  至於布勒許原本對生命魔法實驗的打算......就等著看下去吧~XD
10-25 01: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後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plin168請跟我交往!拜託啦
「不要!你、你不要皮...就叫你不要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