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測謊機女孩》上篇

作者:熟魚片│2020-10-23 15:10:06│巴幣:574│人氣:427
人生,是場無止盡的謊言。從出生落地那刻起,我們每個人都在不停地說謊。

說謊,不是為了欺瞞他人,而是要愚弄自己。

唯有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看見自己認為的真實,才有辦法不遍體鱗傷。

將會造成傷害的一切推開,避免碰觸扎人的荊棘,我們才得以立足,才能夠在這個被虛偽包裹的殘酷毒藥裡,奮力生存下去。

我是這麼想的,一直都是這麼想的。我想我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生命盡頭。

然而,說謊成性的我,卻遇到了令我無所遁形的她──


「為什麼要打他?」

炎炎夏日,啾啾而吵雜的蟬鳴聲響徹耳畔,一滴鹹黏的汗水自我的脖頸滑過。

肌膚感受到陣陣涼意,從隆隆作響的機器發出來的二十三度,正與身上的濕黏相互排斥。

「沒什麼,單純我討厭他。」

我以手背拭去那滴快要沾濕衣領的水珠,向發著渾厚嗓音的男性回話,目光飄向一旁的落葉盆栽。

「打架是不好的……明天我會請你爸媽來學校一趟。」

「……活該。」

此時站在我身旁,衣襟全部溼透,留著一頭刺蝟頭的男同學出聲。

「你也一樣,明天我也會請你爸媽來。」

「……」刺蝟頭男不屑地將臉撇向一旁。

眼前這名男性,以眼神示意我可以離開了,刺蝟頭男則繼續留在原地。

我獨自離開,打開米白色的塑膠門,潮濕的熱氣瞬間襲來,讓我才剛踏出左腳便想回到那充斥冷氣的室內。此時我的手掌卻傳來一陣阻力,一隻纖手從門縫中探了出來。

我鬆開門把,一名矮了我足足一顆頭、綁著褐色雙馬尾的女同學出現在眼前,走過我身邊。胸前的鈕扣沒有扣好,白皙的肌膚隱隱透出。

……沒看過她,長得還挺可愛的,是會讓人忍不住多瞧幾眼的類型。不過為了避免被當成變態,我手插口袋轉身離開。

「你剛剛為什麼要說謊?」少女突然開口。

我轉頭看了看周圍,沒有其他人。我以手指著我的胸口,露出狐疑的眼神,只見眼前的她點了點頭。

「妳……在跟我講話?」

「不然呢?這裡沒其他人了。」

她淡然回答道,臉上露出一抹輕輕的彎笑。

看來就是在和我說話了沒錯,除非這女的有陰陽眼,那我可要拔腿就跑。

「說謊?妳是指什麼」

「剛剛在辦公室的時候,老師問你為什麼打人。」

我看了看她手上捧著的作業簿,大概是來找其他老師時恰巧聽到的吧。

「所以呢?」我不明白她的意圖,以反問的方式回應。

「你明明不討厭他吧?」

我一震。為什麼她會知道?不對……很有可能只是隨口說說的惡作劇,如果繼續這話題就正中她下懷了。

「自顧自地在說些什麼啊?」

「我才沒有,我是實話實說。」

「話說回來,我們不認識吧?」

「是這樣沒錯,今天是第一次見面。」

「吃飽太閒惡作劇嗎?」

「嗯……剛剛確實吃得有點飽呢,白飯我吃了兩碗。」

話說完,她輕輕來回撫摸她的肚子。

看來我還是不要再多花時間在她身上,雖然長得可愛,但是個性真是奇怪,我還是趕緊去福利社買飲料吧。

此時我們的身邊走過了一男一女,恰巧聽見了他們的對話。

「你放學要去哪啊?要不要一起去晃晃?感覺好久沒約會了。」短髮女同學向留著平瀏海的男同學問道。

「……我要去補習,改天吧。」男同學平淡地回答。

「這樣啊……好吧!話說你昨天……」女同學似乎有些失落,不過馬上打起精神,開了另一個話題,接著走遠。

看來是對情侶在討論著跟我這種獨行俠八竿子打不著的熱戀相關話題,真是青春啊。祝你們早日分手。

「那男的在說謊。」

此時,身後傳來不帶抑揚頓挫、細細的嗓音。我偏過頭看向她,發現她正投以看似憐憫的眼光在剛剛那位女同學身上。

「……什麼啊,妳從剛才就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輕輕碎念。此時清脆的鐘聲響起,我不理會站在背後的少女,邁出有些沉重的步伐,走回教室。


放學時分,我背著斜背包,走出人擠人的校門口,來到位於轉角處的便利商店買瓶剛才想喝卻沒喝到的綠茶,邊吸吮著那淡淡透明色的液體,走在回家路上。

就在我想著待會晚餐要吃什麼時,眼前出現了熟悉的人影。

是剛才那名留著平瀏海的男同學,正與一名女同學嘻嘻哈哈地走著。仔細一看,那位女同學留著長髮,明顯與當時在走廊上那名短髮女友不是同一個人。

我停下腳步,牙齒捏著吸管,看著他們遠離我的視線。

「……巧合吧。」

夕陽西沉,我繼續踏出腳步,漫步在這人聲吵雜的街道上。


***


隔天,我的媽媽被叫來學校,我像一個受刑者一樣坐在黑色的皮製沙發上,耳邊響起的盡是保含歉意的話語和指責聲,就這樣持續了整整一小時。

離開辦公室後,剛好是下課時間,媽媽留下了「今天早點回家,我有話要跟你說!」這樣讓人一點都不想早點回家的話之後就趕回去公司了。

我靠在辦公室外的牆壁上,向外眺望著操場,精力充沛的學生們正在上頭運動。此時後方傳來了些為熟悉的聲音──

「嗨,心情不好?」

我轉頭過去,是昨天那名擅自講些奇怪的話,留著雙馬尾的少女。

「……又是妳啊。」

「你說這什麼話?我們也才第二次見面好嗎!」

她微微鼓起臉頰,輕輕跺了一下地板……糟糕,有點可愛。

「咳咳……妳怎麼在這?」像是為了驅趕內心的害羞,我乾咳了兩聲。

「找老師啊。」她抖著手上的作業簿。

我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望著她那雙黝黑的雙瞳,回想起她昨天說的話,還有放學見到的那幕情景。

她也沒有避開,直勾勾地回盯著我,結果反而害我感到不舒服。

「呃……那個,妳……」

不知道自己在支支吾吾什麼,我一段話講了五秒鐘還沒說完。結果她卻像是會讀心術一樣,說出了意料之外的話。

「嗯,沒錯,我可以知道誰在說謊哦。」

少女像是有些得意,卻又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像是在等待我的回應。

「…………要我就這樣相信還是有點難。」

也許昨天她說了謊,她是藉由某些方式得知我打架的事情,而關於騙人的男同學,也可能只是她瞎矇猜到。光是這樣就要我相信她擁有這種像是電影裡才會有的特異功能,正常人都做不到。

但……不知為何,我無法抹滅掉存於我心中的好奇心。

「要不要試試看?說出你的事情,我來猜猜看是不是謊言。」

結果我一句話都沒說,她又擅自回應了。奇怪耶,她是不是真的有讀心術啊?

我清了清喉嚨,開始思考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好。

「我有兩個妹妹。」

「你說謊。」

「我老家在雲林。」

「你沒說謊。」

「我這次段考考班上倒數第一名。」

「你沒說謊。」

「我有女朋友。」

「你說謊。」

「……我的右邊屁股有一顆痣。」

「你沒說謊。」

「…………」

「怎麼樣?這樣就夠了嗎?」

……正確無比。沒有妹妹,老家在雲林,每次段考都穩定墊底,單身魯蛇,屁股右邊有一顆星形的痣。

「妳……真的可以分辨得出來?真話和謊話?」

「是呀,只要用聞的就可以聞出來了。真話是藍莓的甜味,謊話則是食物腐朽的味道,而且說謊越多次味道就會越重。」

「妳是狗嗎……」

「啊,對了,如果是善意的謊言,會飄來淡淡的花香。」

不理會我的吐槽,眼前這名少女繼續說著就算我走遍全世界,應該也不會聽到的奇妙言論。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說謊?」

我定睛注視著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但她深邃的眼眸似乎有種吸引力,讓我不禁脫口而出。

「……他為了要拿到獎學金,所以考試作弊。我私下勸說他,結果他情緒一來就往我臉上揍了一拳,於是我們就打起來了。」

「咦?作弊?那你應該要跟老師說才對啊!作弊是不對的行為!」

「……他的爸爸住院,家裡經濟狀況又不好,要拿獎學金必須要是全班第一名,但他偏偏總卡在班上第二名。如果他是妳最好的朋友,妳會怎麼做?」

我淡淡地吐露這些真相,眼前這名少女聽完後沉默了好一陣子,沒有回答。

「……所以才會是花香嗎……」少女用著我聽不清的音量呢喃。

「妳說什麼?」

「咦?啊~沒事。」

「什麼啊……」

「話說你是哪一班的啊?」

「三零六班。」

「咦?你在我隔壁班啊!好巧,怪不得常常看見你!」

「……妳不是才說今天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嗎?啊,剛剛好像聞到了食物腐朽的味道。」我壞笑地說著。

「你很壞耶!這樣講好像我很臭一樣啦!」

少女露出不滿的表情,晃動著她的雙馬尾,接著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咦?呃,我叫……」

後來,我們聊到上課鐘響,才一起走回教室。


高三的那年夏天,我邂逅了這位測謊機女孩。因為班級相鄰的關係,偶爾會在走廊上聊聊天,玩玩測謊遊戲。

不久後,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開始會用LINE聊天。由於剛好兩人都沒有補習的緣故,漸漸地會在假日相約一起出去讀書。

幾個月過去,不知不覺中,她似乎成為了我最要好的異性朋友。

不過,隨著距離變近,我也開始察覺,我的心中似乎埋藏著某種異樣的情感……


***


時光飛逝,新的一年到來,此時正值鳳凰花開的時節。

歷經了學測這道難關,此刻的我們都已經有了確定就讀的校系。

今天是星期五,我和她相約看了場電影,吃了頓飯,現在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半,我們正準備搭公車回家。

外頭正飄著綿綿細雨,公車站牌除了三公尺外的一個老伯伯外,空無一人。我們兩人站在磁磚道上,等待公車。

「明天就是畢典了……我們真的要畢業了耶。」她說。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我感慨。

「話說我們的學校隔了好幾百公里啊……以後沒辦法像這樣約出來了。」

「嗯……是啊。」我將目光望向遠方灰濛濛的天際,卻看不見底。

「以後如果回台北,記得要約我啊!」

「咦?啊,我會記得的。」

「…………」

「…………」

我們撐著傘,像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氣氛和以往不同,有些怪怪的。

就好像……有些什麼正在醞釀著。

我聆聽著細雨滴落在傘面上奏出的樂章,刻意將注意力放在眼前溼漉漉的柏油路上,好似在躲避些什麼。

「那、那個……」

下一秒,她突然將雙手壓緊下腹部,以細微的嗓音、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有喜歡的人嗎?」

她反常地展現出扭扭捏捏的一面,有些羞稔地從喉嚨擠出這句話。

「………………或許吧。」

沒有太多的遲疑,我思考了一下後便答出這三個字,連我自己都有些訝異。

她的肩膀微微一震,側臉被她的頭髮遮住,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接著兩人陷入更長久的沉默,彷彿時間暫停,雨滴都定格在空中。

「有的話……是誰?」然後她再度確認。

面對再次的提問,我卻像是系統當機,沒有辦法繼續回答。

說實在的,我並不清楚,我現在說的究竟是實話,還是謊話。

即便是我,也能夠知道當一個少女用這種語氣、這樣的態度問了一個男性友人這種問題時,是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尤其是,眼前這名我熟識的女孩。

所以,我不能夠給予隨便的答覆。

「……是我認識的人嗎?」

但是她,似乎不放棄。我不知道是否她從中聞出了些什麼,亦或是身為……一名少女的矜持使然。

「……我…………」

正當我嘗試在鋪滿荊棘的山谷當中前進,試圖在那迂迴蜿蜒的道路前方找出正確方向,想要撕開似乎包裹著一層什麼的那個答案時──

「我喜歡你。」

一台公車呼嘯而過。

那是我們應該要搭的公車,但我們都沒有揮手招攬。

這台公車來的時機恰到好處,輪胎滑過水坑時濺起的水花以及聲響,剛好足以蓋過當時說出口的任何話語。

但,偏偏那四個字,我卻聽得一清二楚。

──她喜歡我。

或許隱隱約約我就發現了,在過去幾個月的相處之中,我們越靠越近,近得有點超乎正常朋友的距離。

偶爾手會不經意地觸碰,肩膀會不自覺地靠在一起。

身邊的友人,其實早就在留傳著我們的緋聞,只是我都裝作沒聽見。

眼前這名女孩,率先鼓起勇氣告白了。

比我還要勇敢,冒著可能會讓這段關係毀於一旦的風險,表明心意。

所以,面對這樣的她,我必須和她站在相同對等的立場上,回應那份期盼。

「那個,我……也是……喜…………對不起,我沒辦法跟妳在一起。」

然而我卻給了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窩囊的答覆。

女孩的肩膀從輕輕一震,然後變為劇烈而連續的顫抖,說出口的話也化為無形的徬徨與不安。

「是因為……我聞得見的關係嗎……聞得見……謊話?」

面對這樣的回應,我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不發一語。

「這樣啊……」

混雜著雨水味的嘆息,卻好像一條麻繩一樣緊緊勒緊我的心。

她走了。嬌小的身影在雨中遠去。

自那之後,我的手機螢幕不再跳出她的訊息通知。


這次嘗試用一個不寫大綱的方式來撰寫極短篇,結果就是直接爆字囧
本想和上一篇的《檸檬紅茶女孩》一樣寫個四千字左右就好,卻不小心爆到九千字只好拆成兩篇來放(๑´ㅂ`๑)

這次的靈感是魚片小時候其實蠻怕狗的,只要狗來聞我就會很擔心會不會被咬,因為以前的認知是「狗聞得出壞人的味道」所以很怕自己被當成壞人咬XDD
於是就把這個概念,轉換成可以聞得出謊言的少女故事了

謝謝你的閱讀,喜歡的話可以GP、留言或追蹤哦
我是熟魚片,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75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戀愛|測謊機

留言共 2 篇留言

水鏡花月
男主問:「妳是狗嗎……」

結果原型真的是狗www

10-23 20:19

熟魚片
真是對不起那位女孩ww10-24 15:35
項熙
總覺得女主似乎沒有喜歡上男主,不然就是男主說謊,不在一起的理由應該不是因為聞的到謊話[e23]

10-23 23:57

熟魚片
是名偵探項熙[e23]
結果會是什麼呢~現在立馬來更新下篇[e43]10-24 15: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alan858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停更公告《我與傲嬌的輕小... 後一篇:[達人專欄] 《測謊機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ght52077各位朋友
歡迎來我小屋坐坐喔,我會很感謝各位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