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孽城下(6)

作者:二日夾│2020-10-23 09:45:41│贊助:28│人氣:30

      憑空響起的陌生聲音嚇了她一跳:「誰?!」

      我是阿祖爾(註1.)

      那個聲音又接著憂傷的說,而且,不知怎麼聽上去似乎更加陰鬱,聽著都讓人覺得說話者的心情是不是一片灰暗,叫人也跟著提不起勁。

      緹菈很快便意識到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是誰──當她看到面前這隻猴子突然無精打采地垂下腦袋,陡然散發出一陣與那個中性嗓音一模一樣的陰鬱氣息。

      呃、看這個反應,難不成……是被她的那句「誰」傷到了?

      「你、你說你叫阿祖爾,你是賽迦體內的……呃……」想到這個可能性,少女的語氣帶上了幾分連自己也未能察覺到的小心翼翼,「你是阿庫瑪的同伴們?」

      緹菈不太想用「魔物」或是「惡魔」來形容它,儘管事實應是如此,但是……說不出原因,她就是突然不想用這種令自己莫名有些難受的說法。

      同伴……那個聲音有些遲疑地重複著這個詞彙,然後用晦澀的聲音繼續道。

      我名為阿祖爾,是亞法隆大人創造的十二惡魔之一,象徵憂鬱的魔物。奉主人之命,與勒斯特一同先行前來營救小姐。

      喔,勒斯特啊,是有聽過的名字,記得賽迦介紹過它是色慾……是說這有介紹跟沒介紹根本就沒差,完全聽不懂啊。

      內心自顧自地說著又自顧自地吐槽,緹菈一邊調整面部表情,試圖不讓它過於扭曲嚇到對方,一邊揉揉自己跪太久發麻的雙腿。

      然後炮語連珠似的問:「你說另外一個、叫勒斯特對吧?那我怎麼沒看見他,只有你一個?你是怎麼把那個枷鎖弄壞的?用溶解的方式嗎?還有你是不是有什麼治癒能力啊?為什麼我掌心上的傷口不見了?你剛才說奉主人之命、所以是賽迦派你來的?他人呢?」

      她氣都不喘,霹哩啪拉的說了一堆話還不咬舌頭,一連串的問號聽得阿祖爾滿頭霧水,最後那雙藍瑩瑩的大眼睛彷彿快成了蚊香眼似的轉個不停。

      奇怪,他怎麼不曉得……當年那個總會怯生生抓著自己父親衣角的小女孩,長大後竟然變得這麼能說?還是說人類長大後都是這樣,可以說上一大串話還不用喘口氣?


      根據阿祖爾的說法,它同勒斯特本來是一起躲在角落,想等到緹菈一個人的時後再伺機出現;但是因為那個古怪的人類(緹菈花了幾秒的時間才意識到他說的是辛)廢話太多,因而一直等不到救她的機會。

      勒斯特等得有些火大,所以在男人匆匆忙忙離開時就趁機鑽進對方的袍子口袋,反正它化形的身體可以縮到很小,不容易被人發現,而且魔物的「實體」也沒所謂的重量可言。

     大概……是想報復去惡作劇吧?阿祖爾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為何語氣中的不確定明顯多過於憂鬱。

     關於如何弄壞枷鎖,阿祖爾表示是魔物的炁(也就是那個漆黑的液體狀物質)凝聚後大多具有侵蝕性,不論是針對物理上還是精神上;不同魔物有不同程度的力量,它剛剛是花了大約五到十秒左右的時間,算是時間較快的。

      當阿祖爾用長話短說的方式──有幾個問號就回答幾個問題──回答了前幾個問題後,連緹菈自己都不禁慶幸自己方才沒有問的太多。

     因為阿祖爾的語調實在太憂鬱,又是那種不快不慢的語速,再加上他偏中性的嗓音意外地有穿透力……要是再多聽上那麼幾分鐘,緹菈覺得自己待會兒會想去搞個自閉什麼的。

      大部分的問題都有了解答,至於掌心的傷口為何消失,說到這裡阿祖爾突然變得支支吾吾,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雖然有宿主的魔物能夠加速宿主的細胞再生恢復傷勢,再嚴重的致命傷都能一瞬間復原,但是這種能力對他人完全無效。魔物在說這話的時候垂著腦袋,有些吞吞吐吐的,緹菈沒怎麼在意,而是逕自地看著自己的手,彷彿想把藏起來的傷口找出來。

      手傷之所以會復原,應該是與她體內的神族血統有關,或許是這份血統內的神力強化了自癒的能力。阿祖爾抬頭看著她這麼推測。

      「原來如此,可能是因為血脈覺醒的過程嗎……」緹菈打量著自己光滑無礙的手掌,檢查著整條手臂,燦金色的紋路與圖騰仍時不時閃現,唯光芒黯淡了不少,像是電力不足的樣子。

      「可是伊斯特一族……有這種能力嗎?」還是說,只要是神族,自我復原和再生的能力都很強?連皮肉都完全癒合了啊!

      關於這個……很抱歉,我並不曉得。

     阿祖爾又垂下腦袋,以一種極度慚愧好像自己十惡不赦似的語氣如此回答。

      「你、你也不用道歉啦……又不是你的錯……」這會讓她覺得壓力好大。

      主人的話,應該知道小姐傷口復原的原因,畢竟……

      話說到這裡便突然中止,猴子外表的漆黑魔物像是想到什麼垂下頭,不再說下去。

      旁人可能看不出什麼,可在緹菈的感覺看來,阿祖爾停止說話時,周遭彷彿忽然安靜下來,遠處那些聲響以及地面的晃動也不知何時悄然而止,唯有耳邊仍能聽見那首名為「悲愴之音」的旋律幽幽迴盪在這個空間。

      「嗯?」少女對於惡魔莫名停止話語感到不解,但是阿祖爾正低頭看著地面的動作,使她無法看清它現在的表情;而就算沒低著頭她也看不見,因為它的臉是全黑的。

     總覺得追問下去的話,對方依舊會用剛才那種滿是歉疚,讓人內傷的憂鬱語氣回答自己,既然如此緹菈也不勉強它。

     還是言歸正傳吧。

      既然是賽迦派它和勒斯特先行前來救援──雖然後者不務正業跑掉了──那麼它們的主人現在在哪呢?又是如何發現自己的困境而派它們來的?

      主人他們接到通知,說是南區的巡守隊出事了?主人很擔心小姐的情況,所以就讓佛賽克(註2.)、我和勒斯特循著氣息找到小姐的位置。

      那傢伙體內的每個魔物們都有名字嗎?又是一個沒聽過的名字……嗯?不對,佛賽克……好像在哪聽過?

      「佛賽克是……?」

      小姐見過它的,您忘了嗎?阿祖爾憂鬱的嗓音裡多了幾分困惑。

      就是那天半夜您突然離開房間,結果在街上迷路時──

      「停!!!好,我知道了、我想起來了!」

     原來是那隻能變成章魚身的狗嗎?!

     自己大晚上隨便跑出去還把自己搞迷路的糗事,緹菈可不想再聽一遍,「那怎麼不見佛賽克?別告訴我他跟勒斯特一樣跑去惡作劇什麼的……」

      怎麼可能呢,雖然佛賽克是很想留下來幫助小姐,但是主人還有交代它別的任務,要盡快去通知,不然會趕不上的。

      通知?通知誰?會趕不上什麼?

      一聲撼動天地的巨大聲響宛若在耳邊炸開似的冷不防響起,將她滿腹的疑惑全轟到了十萬八千里之外,襯得剛才那些騷動彷彿只是小打小鬧似的,這回兒才是動真格。

     糟了!!!這樣下去他會被吸引過來……小姐,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在佛賽克還沒把人帶來前得馬上到跟主人說好的地點才行!

      她剛啟唇想問它誰要過來,卻總覺得自己手邊空蕩蕩的不對勁,這才驚覺自己一直帶在身邊的某樣東西不見了。

     「等、可是我的弓箭不知道在哪──」

     迅速搜了一下身,發覺自己所有東西都還好好的待在身上,唯獨那柄寶貝長弓不見蹤影,環顧一圈,沒有放在這個房間的任何一個角落,也不知是被辛還是其他的什麼人拿走了。

      那是零交給她的,他姊姊的寶貴遺物,於她而言亦是很重要的東西。

     阿祖爾沒有說話而是閉上雙眼,面向那扇敞開的大門,片刻睜開那雙藍瑩瑩的大眼收回視線,同她表示已經告知勒斯特此事──它們大概是用了某種魔物才使用的,類似心靈溝通的聯絡方式──對方保證惡作劇完了會先幫緹菈找她的弓箭再來會合。

      雖然緹菈覺得連同伴是否是去惡作劇都不甚確定的魔物先生說的話可信度有點低,但現下除了相信它好像也別無辦法。

     於是,她能做的也只有閉上嘴安靜跟在它身後離開這裡。


      出來才發現這是一間很大的實驗室,天花板、牆面與地面是清一色的慘白──緹菈乍一看差點以為自己是來到了醫院的地下室──各式各樣她看不懂的大小儀器散佈其間,錯落有致;在數盞刺目的白光照射下,有種簡約卻冷冽的感覺。

      匆匆回眸一瞥,自己方才待的那個房間,估計是觀察室之類的地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經費不足還是出於什麼原因,搞得比較像破落的地牢一樣;從外頭來看,那面玻璃牆甚至僅佔了實驗室的不到四分之一。

      也不知道整個地下基地究竟有多大……總不會整座城下都是吧?緹菈想著想著不免為自己豐富的想像感到無力。

      實驗室的鐵門是使用認證身份的晶片卡才能進出,不過現在驗證用的小鐵盒上頭顯示「原因不明,故障中」,緊閉的門扉被魔物凝聚出的「炁」腐蝕,輕易便可開啟。

      外面是一條風格與實驗室截然不同的土黃走廊,土黃牆面與地板,很像緹菈昏迷前呆的那條地下道,上頭一盞盞的電燈因不明原因在啪滋啪滋地響著,使得整條走道陷入忽明忽暗的境地,加上地面時不時的輕微震動以及遠方傳來的野獸嘶吼聲,給人的感覺陰森可怖。

      向前走了一小段距離,來到一個T字叉路。不得不說阿祖爾走起路來確實挺像猴子,而且身手十分靈敏,在它手腳並用之下,她甚至得用小跑步才不會落後太遠。

      小姐,請跟我來。

      阿祖爾只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要向著右邊行動。緹菈眯眼朝那方看了過去,憑著優秀的視力能看到不遠的那端盡頭是一扇有點眼熟的鐵門,門上貼著閃爍綠光的四個大字:緊急出口

      「……」

      在您醒來前勒斯特已經勘查過這個地下基地,那扇門後有條岔路,右邊會進入城主府邸的地面範圍,向左則會到通城外的森林,主人說最好先帶您出城比較安全。

     ──可是那些聲音是從左邊傳來的。

     雙腳已下意識地跟著阿祖爾朝那邊走了幾步後,腦中一瞬閃過這句話,緹菈立刻停下步伐,嘴上呢喃道:「不行……」

      小姐?

      「不行。」她搖搖頭,又重複了一遍,這回語氣更加堅定。

      小、小姐,請別這樣,再不快走就來不及了……

      猴形的魔物有些著急地催促著,卻仍沒有透露它心急的原因,但是這回少女沒有心生疑惑,而是轉頭看向身後隱沒於黑暗的走廊另一端,那些騷動的方向──萊特就在那裡。

      「我不能拋下萊特不管。」

      既然他們有辦法能抓到擁有龍族特性的萊特,就表示那些人也極可能有辦法解決化龍暴走的萊特,不管那會是以什麼樣的方式。

      反正只是用作於基因融合的素材,又不是研究用的,活的和死的,有差嗎?

     從那群人害自己受傷失血還打算繼續抽她的血時,她就知道作為「實驗素材」,是否是活生生的對實驗來說絕不是重點;依靠皇靈曆流傳下來的文獻,新曆現在的技術有的是保存「材料」的方法。

     緹菈能夠肯定的說,若非自己是現今稀有的神族血脈,已知滅族的伊斯特後裔,還正處於難得一見的血脈覺醒過程,估計那個時候費茵城的城主就會不顧她早已大量失血,直接把她的血抽乾拿去做實驗而不是繼續放著研究。

      雖然有一點她不太清楚,辛究竟是把萊特當研究素材(就向她這樣活體研究)還是實驗用的材料,看情況應該是後者……難道龍族對他來說沒有吸引力?

      說實話,在中央大陸上無論巨龍還是亞龍都是極其少見的。

      其神秘性不亞於妖精族的原因,是因為龍族所生存的「巨龍秘境」位在中央大陸的東南方(佔據了這塊大陸四到六分之一的面積),而那個秘境終年為迷霧所籠罩,濃霧圈外,北有落天山脈,西南則有大片茂密的森林圍繞,伸手不見五指,連方向感都容易迷失。

     據說唯一已知的入口在精靈國度.菲雅利王國內部,因為該王國所在的西爾維斯特森林延伸至東部的山脈,恰好與龍族的領地相連著。

     不過之所以是「據說」,是因為至今為止沒人成功過,因為精靈王國也不是隨便就能夠進去的;他國的使者若沒有正式文件,或是拜訪的客人心懷不軌,都會被森林抗拒在外,聽說排敵手段相當激進──當然,也只是聽說。

      「創造魔獸」對費茵城城主的吸引力可能遠遠大過於「研究龍族」這件事吧?緹菈這麼猜測,然後強迫自己不去想「創造魔獸」和「神族後裔」哪個比較吸引人。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73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迪芙蘭特)|長篇|架空|冒險|奇幻|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後一篇:《獸語》第三章.受襲(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cky86514大家
22/7:星杯選拔 第二部 多團混戰篇 第三十章 橙色結界-大家一起實現的故事 已更新 點擊頭像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