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離析之地

作者:Chazel│2020-10-22 20:41:05│贊助:14│人氣:105
  扛頭籤的駿翰仔摔倒了。

  左膝一軟,外側踝骨觸地,像颱風來時狂風暴雨之中、本島那裡的山區土石一樣轟然倒地,視覺駭人,卻跌得無聲無息。

  稍稍出乎意料,但也在合理範圍,這次頭籤抓的是青乩,拉著四駕剛點完戲要踅頭回來帆布棚子下,左搖右晃,一個踉蹌跌在地上,其他扛轎的跟著彎起膝蓋,眾人接續而來的驚呼才是真的吵鬧,周圍親族趕緊圍了上來,但駿翰仔大喝一聲揮舞空出來的那隻手,劃出無人敢更進一步的半圓區域,勉勉強強踏穩腳步,撐起身子,硬是將四駕拉回大紅長桌前。

  沒有人攔得了他,他現在不是駿翰仔,是大元帥。

  大元帥是早先時候姓黃仔裡面的老乩童,有修為的,幾十年前過世後不久託夢說要立神尊,一起擺在大廳奉拜,相較於大聖爺祂算常來的,但每次來就是先一陣霹靂啪啦,沒給過好臉色,古早時代大家怕得要死,但久而久之,時代在進步,大家也就習以為常。

  紅布棚下幾張供桌合併,豬頭、香腸、白斬雞、魷魚仔、各式水果、魚丸等一拖拉庫供品延伸到兩三公尺外的五尊神像前,幾乎快溢出桌緣之外,神像前後分兩排擺在另一張神明桌上,尊尊披著金黃華麗外褂,臉龐黑燻,正中間開基那尊大聖爺寸尺不大,身著金戰甲,踮腳抬膝,手握純金打造的細長金箍棒,另一隻手掌上擺架在通紅猴臉前,雙眼炯炯有神,觀音媽廟旁那間南天宮便是這尊分靈出去的,琉球第一尊,祖先從唐山抱來,就再也沒有回去。

  神主牌以外的族譜、符仔簿什麼的早就火化燒去了,想回去也回不去。

  與神尊遙望的大元帥目光沒有多作停留,雙手插進敬香裡,將臉抹得一團黑,眾人再次圍上前,這次情緒不同,喊著「這燒啦!莫按啦!」,祂的雙目圓睜像兩顆銅鑼安在臉上,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又將十指插進燃燒的香灰中,再抹了臉頰和鼻樑一次。

  青乩沒辦法說話,只能靠肢體語言,但在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熊熊怒氣,大聖爺前腳剛走,脾氣本來就糟的大元帥馬上就降駕下來,一年只一次的搬戲答謝搞成這樣,沒有人高興得起來。

  旁人將敬香端了起來,埋進大元帥的寬闊鼻尖,祂深深吸了好幾口氣之後用力甩頭,發出陣陣低鳴,圍在桌旁的其中一個老人抱著桶木屑,掌心旋開紅蓋子,塑膠湯匙舀了一杓木屑倒在桌上抹平,等大元帥在上頭畫字指示。

  靠近牆邊一排塑膠椅坐滿外面來的人,家內事處理完才輪到他們,他們也沒說什麼,幾個低頭滑著手機,幾個就只是靜靜地看,靜靜地等。

  大元帥也不在意他們,稍稍瞄了一眼鋪好的木屑,沒有準備動作,忽地左手拉動左肩頭籤指向棚下一個戴眼鏡的女人,右手食指中指併攏劍指,肱肘外擴,引著她塞進圍觀人群之中。

  「來啦!大元帥咧叫妳!」

  「我?」

  「著啦!」

  人牆破開一道縫隙,不等女人站定,大元帥粗黑手指隨即在木屑上舞動,先寫了個「車」,拿細木條的藍POLO衫男人靠在桌邊,動動手腕迅速抹去,他算是桌頭,這幾年來都由他負責,剛剛大聖爺跳的時候也是他負責問事,負責應對。

  手指繼續抹畫,龍飛鳳舞,大元帥再寫了個「關」字。

  眾人七嘴八舌了起來,問她還有沒有在騎車的,叫她這幾天去檢查一下機車的,騎慢一點的,叫朋友載的,要多注意安全大元帥都說了,要她趕快跟大元帥道謝的,最近小心一點,不要太晚回家,下班就不要在外面埒埒趖,沒事就好倒厝,她說好好好,她會注意,露出牙齒一步一步退出人牆之外。

  下一位,頭籤改換方位,指向了人牆中的另一個中年婦女,換她嚇了一大跳,出乎意料一般說著「我喔?」,但和剛剛不同,大元帥又拉了她弟弟來,兩個四五十歲的人像國中生被叫去學務處乖乖站定一樣,蓬鬆俗麗鬈髮和滿頭白短鋼刷並排,大元帥似乎比一開始更憤怒了,先在細木屑上寫了大大的「寵」,接著用力拍下。

  碰!

  大家肩頭同時一震,彼此眼神交流了一下,心知肚明,有人叫了坐在一旁的丞仔,他剛跳完大聖爺,退之前還一腳踢翻了神明桌,甲面青恂恂,手中轉來捏去的小罐瓶裝水隨手擺在一旁,從塑膠凳上搖搖晃晃站起,塞進爸爸和姑姑之間。

  幾年前就沒有再抽高了,大元帥比丞仔整整高了一顆半的頭,祂先使勁拍了下桌面,指尖提起戳在丞仔胸口,連戳三下,勁力一下比一下大,丞仔臉色凝重,挺著胸默默承受,他知道大元帥要說什麼,圍在一旁的人都知道是什麼事情。

  沒有人戳破,頭籤指向了爸爸,爸爸有些支支吾吾,他平時就憨慢講話,這時更顯侷促,架在桌上的左右手手指來回撓動,「無啦,今仔這咧時代……囡仔就大漢啊,阮就好好仔用講的,囡仔攏大漢啊……」

  爸爸的音量越來越小,大元帥不領情,在細木條抹去的木屑上重複寫了一個大大的「寵」字,一筆一筆劃開木屑直觸桌面,怒目瞪視。

  丞仔頭犁犁,不敢和大元帥的視線對上,稍稍抬起的雙眼正好捕捉到大廳旁拱門下一隻剛竄進的貓,橘色虎斑,丞仔認得這隻,常駐在三合院周遭討魚肉之類的剩菜剩飯吃,牠還有幾隻好朋友,可今天人一多便躲得不見蹤影。

  那隻橘貓的眼珠圓滾滾,像兩顆玻璃珠仔,透光映照周圍扭曲影像,丞仔忍不住盯著牠看,彷彿有種魔力似的,暫時將他抽離現場,抽離這個難以忍受的難堪場合。

  都是她害的。

  他想起丟下他們而去的那個越南女人,一併想起了磚造拱門後廚房裡牆上的灶跤媽,幾片木板鑲進牆裡,上頭擺了塊字跡歪歪斜斜的神主牌,前方銅綠小爐子插香,他以前總搆不太到,要其他大人幫忙把燃著輕煙的兩柱細香插進鋪底香灰裡,每天進廚房的第一要事,拜完才能吃飯。

  灶跤媽是阿公的妹妹,還沒出嫁就生病過世了,不能結大牌,她走的時候也才二九,不能慶祝的年歲,偷偷摸摸低調過活但還是出事了的年紀,丞仔沒見過她也很少聽其他人談論到她,連她長怎樣也不知道,家裡沒有半張照片,丞仔記得阿公在世時說過她小妹年輕時偌媠多偌媠,偌濟人在講親成,可惜沒那個命出嫁,沒那個命享福。

  出嫁就是享福?丞仔沒有細想過這個問題,他只是覺得很親切,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是有人看照著他一樣,小時候爸出門工作,他就自己一個待在廚房中央的飯桌旁玩車車,不用擔心在外面跌倒受傷,也不會被附近的小孩笑說家裡沒大人。

  他從那時候就稍微有靈感了,有好幾次都看到門邊的矮戶橂旁有雙纖瘦女人的白腿閃過,穿著露出腳趾頭的跟鞋,長旗袍蓋到小腿肚上方,但看不清楚臉蛋長相,他知道那是她,所以一點也不害怕。

  聽說人死後年歲便不會再增長,這樣合情合理,但在最美麗的年紀過世也只能當作某種慰藉,輩分上丞仔要叫她姑婆……和過世的阿公相差快四十歲的姑婆?有種說不出的荒謬。

  荒謬倒也無所謂,和那個姓阮的越南查某比起來,丞仔更希望能再多知道一些姑婆的事情,他慢慢在長大,而姑婆還是停留在那個美麗的瞬間。

  迷茫且衝動的年紀。丞仔不想在這個時間點想那些難以向旁人啟齒的事,仇恨與思戀,他不太知道該怎麼表達,但在神明面前沒有祕密,他趕緊拉回思緒,雙眼定在手指僵硬固定的桌緣邊,周遭大人們正拼命替他緩頰,他小聲地說「我知影家己毋著啊。」,聲音含在嘴裡,頭還是沒有抬起。

  然後勒?這意義在哪裡?

  跤步踏差啥人無,那天晚上他也只是一時衝動,爸在思埔那裡做了一整天水電,回家洗完澡早就先睡了,明溢仔邀他去家裡聊聊天,他以前就常往那裡跑,喇個屁話、玩個傳說對決、頂多喝個幾罐啤酒,但那天明溢仔說要不要開車去海邊放鞭炮,說什麼買了八千塊的炮,保證大管保證漂亮的,丞仔也沒有多想,拿了爸那台小發財的鑰匙從正門出去,十五分鐘後明溢仔家出來那個巷口見,時間充裕,還可以去Seven買罐生活泡沫綠茶。

  一切就像以往一樣順利,他把座位往前移,打開遠燈,離合器一拉一放,吸管插進鋁箔包,沿著沒什麼人車的上杉路往肚仔坪方向開,轉過幾個彎就到了,明溢仔站在靠路邊的小轎車旁抽菸,菸頭彈到另一側草叢,和車頭大燈四目相交。

  接下來的事大家心知肚明,車門玻璃碎裂、後照鏡斷成兩截、小發財頭燈爆開……

  碰!

  丞仔肩頭一震,被拉回大桌邊,大元帥仍怒氣沖沖,前後左右唯唯諾諾,只有那個藍POLO衫的老男人駝著背,三七步靠在桌緣,嘴裡唸著「好啦好啦毋免對囡仔人遐受氣……」,搭配細木條擺啊擺的,有恃無恐。

  是幫自己講話沒錯,但丞仔對他一點好感也沒有,剛才丞仔跳大聖爺的時候就是那個老男人氣走大聖爺的,大聖爺一退,丞仔馬上就聽左右低聲碎語,說大聖爺會生氣就是那老男人說早上跟佛祖稟過大廳屋頂翻修的事情,大聖爺回說祂不知道這件事,佛祖現在不在,祂要再去問佛祖,那老男人也不好好說話,應講啥物「你哪有可能毋知?」,大聖爺聽到就不爽了,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

  「我就共你講我無遇著佛祖,你是聽無?」

  「哪有可能?」

  「啥物無可能?無你去佛祖遐共跋?」

  「跋啥物?我的意思就毋是……」

  一來一往吵吵鬧鬧,冤到大聖爺右腳猛然一抬,三五公斤的神明桌整個騰空離地,祂向後一躺,退。

  人是要跟神明爭什麼勒?

  丞仔的腳是不會痛,但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太多事情混雜在一起,他無法思考下去,身邊各種聲音湧了進來,他回過神,大元帥的注意力已經移往他處,跟兩旁要來毛筆以及充當朱砂的紅墨,拿了疊金紙扔在木屑上,提筆左捺右撇,灌注神力,但就像胡亂書寫一般,完全無法辨識字跡,擺在廳內神桌上的鯊魚劍跟刺球都拿來了,周圍的人開始躁動,「遐明年迎王才會用著,今仔敢袂太早?」、「莫講遐濟啦!緊去物件攢攢來。」、「膠帶順紲挈來。」、「按呢包起來歹看欲死啊……」、「莫插喙啦!」、「大元帥你莫受氣莫受氣!」、「閣有啥物欲用的?」、「好好好趁今做伙用用,以後就免煩惱。」……

  人多口雜,丞仔抓準時機趁亂逃了出來,逃進戲棚和紅布棚中間斜插出去的小路,回頭一望,帆布棚子下人群擠成一團,那些說著話的大人們似乎全都忘了他的存在,原本該重重處置的,這次卻莫名其妙不痛不癢,沒有痛打,沒有罰跪,沒有洗門風,沒有搢桌關,他倒退走,藏進另一塊隔絕嘈雜的小空地上,大桶生鏽金爐擺在懸崖邊,下方灰白珊瑚礁岩間叢林蔓生,從空地看不見錯落其中的墓埔,但大概十幾公尺外大珊瑚礁岩高高凸起,翠綠植被纏繞,岩石側邊聽說原本要蓋廟,給大聖爺的廟,但事與願違,地權喬不攏,人心聚不密,下次可能要等百八年之後。

  穿過珊瑚礁岩下方的柏油路上有群遊覽客,坐在租來的紅色機車上有說有笑,他們在竹子頂端分岔出的空間後方時隱時現,丞仔忽然看到其中有張後座的側臉像極了某個他小時候見過的人,及肩髮絲隨風飄逸,他不太願意想起那個棄他而去的垃圾,恨與愛鮮明深刻,視線卻又直愣愣隨著對方移動。

  有多久沒有見到那個……丞仔收起最後一個罵人詞彙,神明欽定的好日還是先別胡亂咒罵,屋頂忽然一陣貓叫,是剛剛在廊中漫步的橘色虎斑,雙眼圓滾滾看向三合院的右護龍,護龍外還有間小廳平時供著祖先牌位,此時冷冷清清,人全都聚到了戲台前的大紅棚子下了。

  跟著轉過頭,那雙纖瘦白腿忽地出現在簷下,穿著露出腳趾頭的跟鞋,長旗袍蓋到小腿肚上方,丞仔沿著曲線晃動視線,猛然抬起,僅只短暫一瞬,他終於見著了她的臉。

  「喵咿──」

  高亢尖銳卻又綿長,驚嚇循聲回頭,映入眼中的更遠處是海,寬廣碧藍,一望無際的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67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chazel3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光怪/陸離... 後一篇:[達人專欄] 藤騷亂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大家
喜歡進擊的巨人的朋友,有空歡迎來聽聽看改編版的音樂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