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孽城下(5)

作者:二日夾│2020-10-22 09:57:54│贊助:20│人氣:45

     遠處不知何方忽而傳來一聲模糊的驚天巨響,不知是重物落地還是什麼炸開的沉悶聲響,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兩個人俱是一愣。

      聽這個音量大小以及聲音的清晰度,聲源地應該離這裡有段距離很遠;與其一同傳來的,還有地面一瞬劇烈的震動,四周的土塵高高飛揚,彷彿也隨之紛飛起舞。

      「嘩啦嘩啦────」竟還有肉眼可見的碎石子紛紛落下,讓人不禁有些擔心這裡下一秒會不會坍方。

      緹菈一時忘記自己身處於一個幾乎可說是密室的空間──玻璃牆旁邊就一扇門,上頭也有插著鐵桿的方形坑,那大概是這室內唯一的呼吸孔──反射性地四處張望,甫回過神的表情尚殘留著幾分怔忡茫然。

      站在她對面的辛也剛好回過了神。事實上,身為這個地下研究基地的一份子兼上司,他的警覺性十分高,當腳下傳來不尋常的晃動時他便立刻反應過來,時間還比緹菈早上那麼幾秒。

      而從那張臉上迅速展露出的慌張與明顯的擔憂來看,他大概知道那個聲音的來源在哪裡。

      ──當然,很有可能是他清楚那個聲音傳出的原因。

   「發生什麼事了?」緹菈下意識地發問,然而話音剛落後她便有些後悔,涉及研究的事情對方又不一定會如實回答。

      恰好一名穿白大褂的人「砰」地開門衝進來。

      來人似是跑了許久,只見他氣喘如牛,滿頭大汗,因為長時間廢寢忘食的研究以至於臉色蒼白、身形枯槁,但是那張消瘦的面龐上是與辛如出一徹的表情,甚至比起辛的恐慌擔憂,還要更加的……驚駭?

      嗯……她不知道該如何精準的形容那種神態,只能說對方不僅是表情,整個人渾身上下都在散發出一種比恐懼更深的氣息,瞳孔渙散,表現的就好像他剛才看到了此生最恐怖最不願回想的事物一樣。

     究竟發生什麼事?

     「城、城主大、大人、出、出出事了……主、主教那邊……」

     最後那個「邊」字徹底成了氣音,因為說話的人已經喘得不行,話也說得哆哆嗦嗦含糊不清。

      聽到「主教」兩個字,緹菈收回思緒定睛一看,咦!那件白大褂的衣領袖口都有滾邊,也就是說這個人不是研究員,是費茵城的教堂祭司?從衣著和稱呼來看,可能是羅可那邊的人……

      這麼說,是另一項實驗出問題?

      腦中剛浮出這個問題,又一個人一邊奮力嘶吼一邊連滾帶爬地衝了進來:「大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實驗體那邊、打起來了打起來了!!!羅可主教送來的那頭龍暴走和蜘蛛魔蠍打起來了!!!」

      這回來者穿的就是單純的白大褂,是辛這邊的人。

      但是聽到來人說的話,不僅緹菈愣了一下,跌坐在地上的辛神情竟也有些呆滯。

      男人就這麼坐在地上,仰頭看著自己的手下在面前不停跳腳(說真的,看上去很像跳梁小丑),有些傻地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這個人聞言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然後將想說的話用嘶吼般的氣勢吐了出來:「暴走了啊那頭龍!暴、走、了!!!」

     狂吼出聲的同時,還不忘手指著身後,「我們本來趁牠還沒完全恢復龍身前就打了大量的安神藥,但是不知道從哪裡傳來好大一聲後,那傢伙就突然完全化龍暴走了,那些安定劑根本、完全沒效啊!而且變成龍後根本施打不進去!」

      緹菈和祭司因為這麼一長串的話而驚呆,聽這個人說話清晰且有條不紊,氣息比先來一步的祭司還要穩一些,不知是因為來的地方離這裡近還是他體力比較好。

     而那位先來一步的祭司反應得比較快,明明還在喘著粗氣,表情也仍有些愣怔,卻已微微張嘴,似乎想同辛說些什麼……

      ──可惜他連一個音都還沒來得及發,那邊費茵城的城主已經一咕嚕爬起來,以一種手腳大幅擺動,誇張可笑的姿勢拉著他家屬下狂奔出去,徒留動彈不得的緹菈和那名可憐祭司在這兒目瞪口呆。

   「所以……」

      大概是被一連串的爆炸消息炸得腦袋一時轉不過來,緹菈的目光轉向那位背影有些蕭瑟的祭司,脫口而出:「那個,你剛才想說什麼?」

      聽到詢問的話語,那名祭司反射性地轉頭看向她,四目相對的瞬間,少女就知道事態一定很嚴重。

     這個人的眼睛都失去了焦距啊……而且,大概是剛才經歷了某樣超過承受能力的事情,所以現下沒了要報告的重要人物,他的表情可以說是完全空白,整個人呆呆的,好像人家問什麼就答什麼。

     ──簡單來說,就跟失了魂沒兩樣。

     那個人的神情放空,眼睛像是沒看到眼前還有個人,只是無意識的用呢喃般的聲音低聲重複著:「拿著鐮刀的死神帶著狼……降臨了……死神帶著狼……啊啊……這是天罰……」

      隨後,不等緹菈說些什麼,他就宛如一抹遊魂似的走了出去,腳步虛得像是用飄的。

      拿著鐮刀的死神帶著狼……降臨了?

      緹菈在心裡重複了一遍,反覆咀嚼;思索這句話的同時,耳畔那首未曾止息的淒美旋律仍在進行著,隱隱還能聽到某種尖銳的彷彿要戳破耳膜的噪音,似曾相識……

      就好像……好像有什麼人拿著利器用力划過牆壁,又或者野獸不斷抓撓地面的聲音,令人聽了不寒而慄,毛骨悚然。

      這個一閃而過的念頭宛如記憶的開關,猛然憶起那天傍晚在小巷見到的,鬼魅般的漆黑身影,黑影所戴的狼面,以及那個不知何處傳來,只有一瞬刺耳難聽的雜音。

      死神、狼……腦中剛閃過這兩個詞彙,緹菈又接著想起,當時在傑提森祭司陳屍的地方,剎那之間自己眼前浮現的畫面。


      ──驚懼交加的祭司狼狽地趴倒在地,不敢抬頭更不敢回頭,只垂著腦袋十指死命地撓著堅硬的地面蠕蟲般前進,留下蜿蜒的細長血跡。

      ──手持鐮刀的黑衣人無聲無息地跟在祭司身後,像獵人在玩弄瀕死的獵物一般漫步前行,刀刃朝下的鐮刀被隨意地拖拽在地,發出尖銳的噪音卻不曾留下拖曳的痕跡。


     雖不知為何自己會看見這幅令人頭皮發麻的畫面,但是緹菈直覺認為,這個奇異噪音定是某種關鍵。

      不論是傑提森祭司的死,還是方才那位失魂的祭司所見之事。

      話又說回來……圓潤的臉上浮現出幾分不敢置信之色,她喃喃自語:「頭痛昏迷了一段時間,醒來記性反倒變好了,果真神奇!」

     至今為止累積的諸多疑問,有些在此已獲得線索,甚至是揭曉了謎底,卻因而產生更多謎團,與那些尚未獲得解答的一起,象徵著迷惑的霧更濃郁,遮掩著前方的路,時而清晰時而朦朧。

      少女心底沒由來地生出一個強烈的預感,或許在這個罪孽之城底下,會找到更多的關鍵線索。

      不過眼下有一件更值得她關心的事。

      那就是他媽的、呃不是……她現在要怎麼離開這裡?

     她絕不是故意罵髒話的喔,不過是口誤、口誤而已,只是她得好好沈澱一下情緒,這樣才能忍著不大罵出聲。

      迅速瞥了一眼,手掌的血不再流了,受傷處雖有些灼熱,可抽痛感卻意外減輕了一些,連那道長長的口子也彷彿隨之縮小似的;已乾涸的血痂黏在手臂上,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半跪的膝蓋也有點發麻,但是被高高舉起的兩隻手更痠。

      那門還大開著呢!明明出口近在眼前,卻逃不出去。緹菈瞪著那扇大喇喇敞開的門,覺得自打踏上這段北行旅程後,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著實淒慘無比。

      牆外方才還人來人往的,不知是都去避難還是解決紛亂去了,現在外頭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見不著,自然找不到人來幫忙……雖然喊了也不見得有人樂意幫她解開枷鎖,但至少別放她一個人在這裡吧!

      遠處依稀能聽見野獸的嘶吼聲,八成是剛才那位研究員說的,萊特和那頭蜘蛛魔蠍(她好想吐槽一下這名字誰取的?那麼俗)打起來了。而且聽他的說法,似乎萊特化龍後沒有意識陷入了暴走狀態……

      早先緹菈看到的那些回復、舒緩的藥劑,估計就是用在那頭魔獸身上的,然後淪為魔獸素材的萊特也被打了安定劑,大概是怕他化龍後會破壞機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沒用。

     莫非是龍族特性的緣故?

     但是那個研究員說了是在第一聲巨響後,萊特才驚醒突然轉化成龍,總不會是受了驚嚇吧?就憑那種粗得跟龍鱗厚度有得一比的神經,緹菈怎麼想都不認為萊特是那種容易受驚的類型。

      「轟隆──轟隆──」

      不容她細想,遠方的騷動依舊持續著,腳下的地面接連傳來一波又一波令人心驚膽戰的震動,雖然都不如最早的第一聲那般驚天動地,卻也足夠轟轟烈烈的,讓緹菈開始擔心再這樣下去這裡會不會坍塌。

      不要啊!!!她不想被活埋啊!!!緹菈閉眼欲哭無淚,在內心吶喊著。

      光是想想那個畫面,大量失血後的身軀莫名發涼,四肢變得冰冷無比……

      等、等等!怎麼手臂真的有種冰涼涼的感覺!而且還在往上爬?!

      少女猛地睜開雙眼,急忙低頭一看,正巧和一雙藍光瑩瑩的大眼對個正著。

      ──而且那雙眼睛裡還沒有眼白和瞳孔,乍看之下很是驚悚!

      「……」

      對上眼的霎那間,沒有立刻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東西的緹菈只覺得自己要口吐白煙,魂兒都要飛了。

      好在冷靜下來後才猛然驚覺那樣藍色的眼睛……貌似有點眼熟啊?好像前不久也見過來著?

      緹菈稍微感知了一下,驚訝地發現這傢伙全身都像是由一團炁組成一樣;而且那團炁中還能感覺到一種若有似無的熟悉氣息……腦中頓時閃過一隻同樣有雙藍眼睛的小黑狗──然後在眨眼間就變成一隻有著可愛狗頭,疑似章魚身的古怪生物。

     因為那個詭異畫面而不自覺地嘴角抽了抽,她反射性脫口而出:「阿庫瑪?」

      然而剛說完就自己給自己否定的答案,眼前這個體表烏黑光滑的生物(?)雖然只有一種顏色,但還是看得出長什麼樣子,再說之前那隻黑色小狗好像也不是阿庫瑪。

      眼睛的主人外形應該是隻猴子,只是這「猴子」通體漆黑,黑得發光,肌膚光滑沒有毛髮,像人一樣雙足站立,一條細長的尾巴在身後搖來搖去,應該是雙臂的部分像藤蔓一般朝自己的頭頂伸過來……欸?!等一下,為什麼朝著這裡?

     而且這個行徑路線,終點是……自己的手?

      帶著驚恐與疑惑,緹菈抬頭一看,發現自那個生物伸出來的兩條修長的看不出原樣,看著像是質地濃稠的液體,卻意外冰涼光滑的漆黑物質已經爬上自己的兩條手臂,連同鎖住手腕的金屬。

      「滋嘶嘶────」

      耳邊傳來某種東西被溶解的聲音,冰涼感慢慢退去,手腕解脫的輕鬆感如此鮮明。那隻猴子收回了手(或者說那些黑色物質迅速退去),與之一同消失的,除了手臂上的血痂,竟然還有掌心上本該怵目驚心的傷口!

      正當緹菈不可置信地檢查著被解放的雙手以及完好如初的掌心,腦中驀然響起一個憂鬱的中性嗓音。

      我不是阿庫瑪。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63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迪芙蘭特)|長篇|架空|冒險|奇幻|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貓狗鳥糞 貓狗蛔蟲
請記得替您的寵物定期驅蟲 洗澡 以免糞口汙染 (吸)吃到大量寄生蟲 請搜尋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