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控制關係-14 算帳(下)

作者:馥閒庭│2020-10-22 02:04:06│贊助:8│人氣:248
  另一邊,林雁荷又想到自己昏倒前的事情。
  
  原本自己在會場的倉庫,她跟謝琳臻在整理等等要擺出去的產品。
  
  只是身體的暈眩感越來越重,最後她覺得不行了「那個琳臻…我…」
  
  她沒有說完,整個人就陷落到黑暗中。
  
  後面的事情也不記得了。
  
  夢境中。
  
  又回到了高中,某天她下課就找不到姐姐一起回去,她不懂怎麼了。
  
  「姐姐,你怎麼不理我?」她拉住葉凡霜,不懂她怎麼了。
  
  葉凡霜卻少有的拒絕她的碰觸,林雁荷不死心的坐到她腿上「姐姐!」
  
  葉凡霜才轉而看著她,眼神若有所思。
  
  「姐姐,你不喜歡我了嗎?」林雁荷抱住她,然後靠近吻上去。
  
  葉凡霜原本僵硬了一下,才抱住她更熱情的回吻,兩人唇舌糾纏一陣子後才分開,葉凡霜滿足的嘆息「雁荷,我們不是約好,只有晚上…」
  
  「才是我們的時間。」雁荷熟練的接話,她抱住葉凡霜「可是姐姐,你不理我…」
  
  她們從小就感情深厚,直到牽手踏越那條感情的線。
  
  喜歡到不能容忍其他人介入兩人的關係。
  
  葉凡霜也擁抱住她「我們不能被發現…」若是被發現兩人的事情,她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生氣。
  
  「可是你不理我,為什麼!」林雁荷抱住她又親了一口,她習慣用這樣的方式撒嬌,以往只要她這樣要求,姐姐嘴巴很硬但總會容許她的任性。
  
  「雁荷,我要保護你。」葉凡霜突然慎重的說。
  
  林雁荷不懂,她好笑的問姐姐「為什麼?我又沒有危險。」之前綁架的威脅已經沒有了,她們不需要擔心其他的對吧?
  
  她親暱的貼著葉凡霜耳邊低聲誘惑「我們來做舒服事情吧!姐姐。」
  
  葉凡霜抱住她,眼神卻閃過她不懂的情緒,她細細的吻著自己,一下又一下。
  
  她還記得那些吻,從嘴唇到脖子,她最喜歡那種感覺,微微的癢跟熱氣,但姐姐卻故意緩慢的吻,像是想要拖延著等待什麼。
  
  例如…門口的開門聲。
  
  「你們在做什麼!」媽媽的怒吼像是打雷一樣。
  
  她驚嚇的起身,而葉凡霜則優雅的站起來,將自己藏在身後,她親眼看到姐姐跟媽媽對峙。
  
  「葉凡霜…你在做什麼?」吳秋蓉不敢置信地看著兩人,她的女兒跟葉凡霜在…親嘴?
  
  「怎麼了,雁荷就是我的『玩具』啊!」葉凡霜冷笑的說。
  
  林雁荷呆呆的站在旁邊看兩人說話,這一切都太快了,姐姐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你們給我分開!」吳秋蓉上前拉過林雁荷,卻被葉凡霜擋住,她直接打了葉凡霜一巴掌,然後把林雁荷從葉凡霜身後拉出來也賞了她一巴掌。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我…」林雁荷呆呆的流淚,她沒辦法思考。
  
  葉凡霜被打了一巴掌,她摸了臉後,神色更加陰冷看著吳秋蓉「真不好玩,從今天起,雁荷就搬出我房間吧!」
  
  林雁荷拒絕「我不要跟姐姐分開!」但吳秋蓉卻扯著她回去。
  
  混亂跟崩潰讓林雁荷不知道該怎麼辦,之後葉爸爸回來,葉凡霜突然在飯桌上提出要把雁荷送出國。
  
  「之前她吵著要去國外的學校,爸,雁荷這麼喜歡畫畫,就讓她去吧!」葉凡霜說。
  
  因為之前兩人的感情極好,葉爸爸就不疑有他的把雁荷送出國,文件什麼的,葉凡霜都在學校替她弄好了。
  
  她幾乎能肯定,姐姐是有預謀的在做這件事,目標就是送她出國。
  
  「為什麼?那天房門沒有關好是你計畫的對不對?還有申請學校的文件,姐姐你怎麼了,告訴我好不好?」她攔著葉凡霜問。
  
  葉凡霜卻甩開她「我不是你的姐姐。」
  
  之後她就被送上飛機,她還打電話回去「姐姐,我真的無法忍受,拜託帶我回去…我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
  
  但回應她的是葉凡霜掛掉的電話。
  
  不知道什麼原因,葉凡霜一夕間就變了。
  
  她是被姐姐丟棄的『玩具』嗎?
  
  內心的恐懼淹沒了林雁荷。
  
  她不要被丟棄。
  
  所以剛剛葉凡霜來找自己時,她的口氣才格外不好。
  
  林雁荷睡了幾個小時,剛剛有吃止痛藥,睡的有些迷糊,感覺到有人伸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額頭,像是回到小時候,葉姐姐總是憐愛的摸她的額。
  
  然後她突然驚醒,葉凡霜!
  
  葉凡霜終於忙完公司的事情,她又上來看一次林雁荷,看著她睡熟的模樣,忍不住的伸手輕撫,卻吵醒了這隻暴躁的小貓。
  
  「…為什麼妳要來我家?」林雁荷低聲的問,她似醒非醒的,讓葉凡霜摸不透她現在狀況如何。
  
  聽到那句話的當下,葉凡霜以為她是問這間宿舍「我不是說過,這是公司…」她突然反應過,她是在問另一個家。
  
  林家。
  
  「妳是說去你家?」葉凡霜問。
  
  但她心裡卻閃過某個畫面,她跟爸爸站在林家,她看向玻璃窗,卻似乎看到什麼讓人心驚的東西。
  
  她想雁荷會這樣問,大概是覺得,如果自己沒有認識雁荷,如果沒有爸爸帶她過去…
  
  或許雁荷的人生會很平穩吧?
  
  可是她並不後悔。
  
  林雁荷開口後才發現自己又提起小時候,像是自己長不大一樣,她把被子一矇「沒有!你滾出去!別吵我!」想像葉凡霜會自己消失。
  
  「好。」葉凡霜離開房間。
  
  林雁荷又閉上睡到深夜,直到睡夠了才起床,桌上有葉凡霜的字條,寫著買好的沖泡熱飲放在哪。
  
  葉凡霜現在對她很好。
  
  林雁荷想,像是以前的葉姐姐,就算她再忙,也會用一堆便利貼,寫著那些要注意,等她有空就過來看自己。
  
  心口暖暖的,但終究有股黑暗竄出來,吸走這份溫暖。
  
  這樣就想要原諒她了?
  
  林雁荷,你心太軟了!你忘了那些痛苦嗎?
  
  你以為葉凡霜會一直對你好?
  
  她只是有空了,才來付出一下溫情,玩弄你這個玩具,之後她又會再把你丟掉。
  
  林雁荷拿著字條的手握緊。
  
  「是阿!」她喃喃自語,想起兩人分別的回憶。
  
  那時候她叫著不要,拉著葉姐姐的手,葉姐姐卻掙脫她的抓握「林雁荷,我不要妳了!」
  
  葉姐姐親口說的。
  
  她被拋棄了,在那個時候,之後她不死心,好不容易打電話回葉家。
  
  「姐姐你接我回去好不好?」她在電話一頭哭,這裡的人說話她都聽不懂,但她懂那種歧視的眼神,嘲笑她的聲音。
  
  她好害怕!
  
  但葉凡霜卻冷淡的說:「你該學著長大了。」然後掛掉電話。
  
  之後她被斷了金援,自己想辦法去打工把大學念完。
  
  想到打工,她眼神轉為黑暗,一開始當然四處碰壁,甚至她差點…
  
  想到這心情更不好,她感覺胸前有些癢,想說先去洗澡好了,結果剛踏進浴室。
  
  浴室傳來女生的尖叫。
  
  「啊!」
  
  
  困擾(上)
  
  如果問葉凡霜,求學過程有什麼困擾。
  
  不是記不住課本,也不是數學很難,而是…寫作文。
  
  尤其作文是我的家人、我的___這種題目,她第一次將作文草稿給實習老師看時,得到老師將她叫去導師室的待遇。
  
  幸好她只在作文裡,用我的娃娃來稱呼妹妹,老師才沒有繼續追蹤下去,只是要她重寫一篇,並且要選真實存在的家人。
  
  妹妹是真的存在阿!
  
  但她在那時突然意識到,她跟妹妹的關係好像…不太正常。
  
  不合常理、異常、非正確…
  
  她透過網路查了類似的情感,全都是戀人、佔有慾的關鍵字,最讓她感到緊張的,是同性戀跟亂倫。
  
  她看著網頁上的文字,左手拇指的指甲刮滑食指腹,這是她憤怒時的小動作。
  
  為什麼兩個女生不可能在一起,為什麼這是變態?要被那些人譴責,那些留言讓她憤怒又心虛。
  
  因為她突然發現,如果按照世人對家庭的期許,那妹妹不會永遠是她的洋娃娃。
  
  她們感情再好,也不能擁有彼此,有天她會看到妹妹穿著婚紗,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帶走。
  
  她不能容忍這件事!
  
  雁荷是我的!
  
  誰也不能奪走!
  
  隔天她交出了一篇普通的作文,這是少數她只有拿到八十分的作文,勉強及格的成績,她看著分數,但分數背後老師體諒的臉孔,這才是她要的滿分。
  
  導師知道還是國中生的葉凡霜,家裡突然有了新成員難免有情緒,因此她眼帶關心的說:「有新的家庭成員難免會有一些心情變動,如果不舒服可以到輔導室。」
  
  葉爸爸有來交代,林雁荷是他亡故朋友的女兒,他希望老師多照顧這個幼年失去父親的女兒。
  
  「好的。」葉凡霜點頭,但內心卻是滿意的微笑。
  
  她回到家,妹妹衝上來想抱她,卻被她扣住「乖,雁荷,我還有作業。」她走回房間前,看到媽媽高夏嵐讚許的眼神。
  
  如果沒有媽媽的意外喪生,她跟雁荷的關係會變成怎麼樣?
  
  恐怕會更失望吧?
  
  因為自己不但是個同性戀,而且…
  
  葉凡霜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想要像是修改作文一樣,修改自己的人生,但喜歡妹妹的秘密卻不想抹去。
  
  那是她專屬的黑暗秘密。
  
  對雁荷的喜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她自己也說不太清,或許是小時候去林家玩的時光,那對她跟爸爸而言像是儀式的重要?
  
  或者是後來小學每天有人陪伴的安心感?
  
  也可能是發現媽媽無法將雁荷趕走,她終於有屬於自己的『玩具』,內心的驚喜放鬆。
  
  也可能是國中,她看到其他男生對雁荷露出追求時,她恨不得上前一刀斬殺對方的恨意。
  
  總之就是喜歡上了。
  
  她還特別去查,發現到雁荷並沒有辦理收養,所以兩人就算真的在一起,在法律上是沒問題。
  
  她一邊為自己的戀情感到高興,但又一邊責怪自己,怎麼能對雁荷有這種感覺,她應該是『妹妹』,而且兩人甚至是同性,有多少人能接受她們?
  
  但綁架事件後,她就知道,把秘密藏著沒有用,一定要完全的控制才行,就像媽媽控制自己一樣。
  
  她也要控制著妹妹,不能讓她喜歡上別人。
  
  ※
  
  林雁荷終於好一點,她爬起來打開手機,卻發現手機一通未接也沒有。
  
  有點失望。
  
  林雁荷看著手機上劉雅羽的號碼。
  
  原本她想過就丟掉過往吧!
  
  就跟雅羽在一起,開始新戀情的,她也不想再管葉氏跟葉凡霜,她本來就不是葉氏的人,那些爭鬥與她這個平凡人無關。
  
  可惜,劉雅羽根本沒有把你當一回事呢!
  
  內心的黑暗開口。
  
  終究只有葉凡霜會理你,就留在她身邊有什麼不好?
  
  當她的玩具比其他人還要好不是嗎?
  
  林雁荷的自我意識看向內心黑暗的世界,她幾乎是投降般的嘆息一句。
  
  再讓我掙扎一下吧?
  
  她知道內心的黑暗中,一直有個心魔,而心魔的樣子,就是葉凡霜模樣。
  
  那女人是用烙印的方式,把自己的分身留在自己的心底。
  
  心魔冷笑。
  
  好啊!但你知道結果的,我就在這等你。
  
  因為你逃不了,我知道。
  
  心魔一邊說一邊隱進內心的黑暗角落,林雁荷在心底低語。
  
  我知道,一直都在。
  
  兩人從小到大的在一起,她們太親密的關係,讓她能以此摸清葉凡霜的行動,同樣葉凡霜也能影響她的決定。
  
  五年了,她放不下葉凡霜,卻也不敢再靠近。
  
  她不想再當姐姐的玩具,因為害怕再一次被丟棄。
  
  心魔也沉默,無法給予她任何承諾。
  
  現實中的林雁荷按下手機的撥號鍵,撥通了某人的電話。
  
  「雅羽…」她啞口,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我生病你沒來?
  
  但又有什麼理由要求這個人?
  
  本來都是假的不是嗎?
  
  她們的關係裡面,哪有什麼真實?
  
  被性騷擾、她畫的畫、她甚至連劉雅羽的小三都算不上吧?
  
  人家還趁著你玩遊戲時,背對你打給別人,把你的作品偷走為了打擊葉凡霜,這樣的人,有什麼值得挽留?
  
  「…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她轉為閒聊的語氣。
  
  林雁荷打電話給劉雅羽,卻不是問作品的事情,讓劉雅羽原本的防備都放下了。
  
  「雁荷,怎麼突然問這個?我要加班晚點聊好不好?」劉雅羽掛了電話。
  
  「好…」林雁荷突然補了一句「再見。」
  
  她掛上電話後,看著這支手機苦笑,恐怕她不能再找到劉雅羽了吧?
  
  其實她想過跟雅羽一起的,只是終究不可能,因為這個人…
  
  是葉姑姑安插在自己身邊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6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百合|原創|古代|長篇|愛情|女女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馬
原來小時候有這段過去

10-27 1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歡迎大家來小屋座座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