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孽城下(4)

作者:二日夾│2020-10-21 09:57:58│贊助:26│人氣:37

      或許那個時候,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伊斯特一族的人,所以才會在她詢問他是不是在看阿奇拉的時候,莫名其妙地看著自己說出那番話。

      「是的。」辛只是簡單給了兩個字作為回答,便沈默地繼續望著她。

      緹菈對此的回應則是:「喔。」

      然後也閉嘴不說話,勇氣可嘉的迎上對方的視線。

      於是,兩個人就這麼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沒人再開口,這個空間瞬間沉寂得可怕。

      這倆也太有默契、啊不是,是深情款款的……呸呸呸,我說錯話了。角落的黑影一邊好奇為何兩人都不說話,一邊自言自語差點把自己搞混亂,它的同伴繼續默不作聲。

      這個可說是封閉的環境內,氣氛凝滯壓抑,兩人的神情起初還很僵硬,漸漸的,不約而同染上幾分茫然困惑,似乎都在疑惑對方為何不繼續說下去。
      「您看起來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呢。」最後是辛上下掃了兩眼,耐不住好奇,率先開口。

      緹菈無辜地眨眨眼,表情依然淡定,反問:「我一定要表現出驚訝的表情嗎?」

      又不是沒有想過這種腦洞,畢竟這個人從第一次見面時就給人很形跡可疑的感覺,所以她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再說,就算她真的感到驚訝,也沒有哪條規定她非得要表現在臉上吧?

      更何況她現在不說話,是因為在等他自己解釋為什麼要這麼做。畢竟他自己都很乾脆的承認了,那她也沒什麼好追問,直接等著解惑唄。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對於某件事物太過胸有成竹,結果踢到鐵板彷彿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辛接下來的一句話,成功讓少女的表情破功,驚愕之情溢於言表。

      「原來如此,您果真如珀莉小姐所說的那樣,是個心理素質強大,臨危不亂的人,畢竟是擁有神的血脈的人,氣度就是不凡。」

     留著淺黃馬尾的男人摸摸下巴一邊說還一本正經地點頭,好似在贊同那位現在根本不在場的那個人的話,故意板起來的臉看上去有些嚴肅的好笑,但是他話中提到的那個名字讓緹菈完全笑不出來。

      她先是花了五秒的時間想清楚對方說的那個名字,而後又用了五秒將之與腦海中的諸多面孔進行比對,最後開口:「……呃,抱歉,你剛剛……說誰?誰跟你提到我?你說的珀莉是……」

      話說的磕磕絆絆,差點咬了舌頭。

      「嗯?當然是妖精族的珀莉小姐,藍色頭髮,很會游泳的那位……緹菈小姐,您不會想說不記得了吧?」費茵城的城主一臉狐疑地看著少女,似乎對於她臉上的茫然與驚訝很是不解。

     妖精族的珀莉,藍色頭髮會游泳……說的還會是誰呢!

      「奇怪,我怎麼記得那位海妖精小姐確實有說過在妖精之森見過你們,而且她跟妳還曾單獨說過幾句話啊……」瞧她依然一臉的茫然,辛抓抓頭髮繼續困惑地說。

     然而不出幾句就話鋒一轉,這個人的表情突變,臉上竟出現了類似怨念又好似嚮往的詭譎神情。

      「話說回來,妖精族也是個很神秘的種族呢,身形與人類相仿,體重卻輕如鴻毛,甚至能夠飛上天,身體素質遠不如人類,卻擁有勝過精靈族的強大精神力,還可以憑念力移動操控物品,他們身上有好多謎題未解啊……」

      他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振振有詞道:「聽說妖精族跟龍族一樣子息不易,所以數量稀少,傳說妖精王身上藏著能夠延續妖精族存在的重要關鍵……唔、好想知道啊……可惜珀莉不告訴我們要怎麼進去奧德登森林,要是能夠做點實驗了解一下他們的身體構造的話──」

      在他專注的自言自語下,話題莫名其妙的偏離了原本的軌道,逐漸向著某種危險進發。

     而緹菈的思緒則依舊停留在「珀莉原來也跟弒神者有關聯」上……

     她記得博斯有提過,珀莉在洛伊爾的母親意外過世後失蹤數年,直到前不久才返回奧格登森林,卻彷彿變了個人似的,原本活潑開朗、愛為朋友打抱不平的人兒如今沈默溫婉,整個人與從前大不相同。

      現在想來,性格上的轉變有可能是因為洛伊爾母親的死,也可能是在失蹤的那段期間與弒神者扯上關係的緣故,但是……為什麼?

      「你們……弒神者究竟有什麼目的……只是為了弒神……?」

      珀莉也好,城主也罷,還有那位羅可主教,他們跟弒神者做的這一切真的只是為了弒神?她這麼追問,不是義正詞嚴的質問,而是單純的疑問,語氣裡是滿滿的困惑。

     若真只是如此,何必創造魔獸?何必再三放出魔獸在夜裡亂竄取他人性命?

     魔獸再強,能強得過身為造物主的神嗎?即便是神與萬物共存的皇靈曆時期,那些神靈也不會輕易現身,而神族消失的現在,即便是大浩劫這樣的災難出現也不曾出手制止,更不可能因為幾起人為命案陡然現身。

      ──還有那首叫人感到痛苦並使人發瘋的旋律……

      連羅可那個人有參與妳都知道?!辛做出一個驚訝的誇張表情,但語氣聽起來可不像這麼一回事。

      我的夢想和目標就只有創造魔獸重啟先人的偉大計劃,那位大人的真正目的我是不曉得啦!只說過要弒神,但是也不知道那位神到底在哪。

      他隨意地擺擺手,很不以為然地道:「珀莉的話,應該是想復活什麼人來著,好像是因為大人想找的神有那個能力……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羅可的話,那傢伙只是那位大人的狂熱追隨者罷了。」雖然他沒怎麼表現出來。

     復活什麼人……緹菈用膝蓋都能猜得出妖精族的女孩想復活的是洛伊爾的母親,但是她如何確定那位「大人」想找的神有這個能力……哪個神祇擁有復活生命的能力?

      不可能的。

      養父說過了,注定會消逝的生命靠什麼都無法挽回,那是誕生之時早已注定好的「宿命」,就算是神族,哪怕是創造萬物的上神們也做不到。

      就算付出再怎麼殘酷的代價也是無法讓一個生命完完整整,以原本的姿態、性格延續斷掉的軌跡……不然何來轉世一說?

      ──轉世與前世,即便擁有前塵記憶,卻終究是兩個不同的存在。

      「喔,對了!說到羅可──」

      費茵城的城主似是忽然想起什麼,(很沒禮貌地)指著少女的鼻子道:「你碰到他的時候要小心一點,那傢伙可是個超級激進份子喔!雖然那傢伙表面功夫做得還算不錯,但是他好像是真的非常想要妳的命呢!雖然在抓到妳後我已經禁止他來一號實驗室,應該是不會碰到……大概吧。」

      儘管嘴上說著小心,然而這個男人的語氣輕鬆的像是在討論今天的天氣如何,態度依然是那種滿不在乎的閒散模樣,而且最後一句話更是語帶不確定,叫人很難真的相信他的提醒。

      話是這麼說,但是那句「非常想要妳的小命」是什麼意思啊!!!

      還有最後那三個字是什麼意思,你可以不要說得這麼不確定好嗎?!

      難怪在崗亭偶遇的那次,她就想說那位主教看自己的眼神怎麼怪怪的,合著那時候其實是在想怎麼宰了自己?

      說起來珀莉之前似乎也曾試圖掐死她(幸好是未遂),現在那個看起來一肚子油水的主教也想要她的命……她這是招誰惹誰了,怎麼一個兩個都想要她的命?

      面前這位城主大人好像沒有?但是也跟要她的命差不多,而且她懷疑這個傢伙根本不把她當人而是當成實驗素材來看……

      腦中忽然閃過先前遇襲的前天下午,與賽迦(或者說是阿庫瑪)的那場談話,對方提到在小巷裡被幾個身穿黑衣全身裹得密不透風的人襲擊──雖然全被他反殺;再聯想到自己莫名空間移動到這個奇怪的地下基地前,也是在巷子內遭到數名黑衣人的偷襲。

      那是誰幹的?辛還是羅可?這麼想著,緹菈乾脆直接向其中一位嫌疑人開口,反正話題不涉及魔獸,而對方現在看來也是正常的狀態,讓她總有種他們正在閒話家常的錯覺。

      「噢!那些都不是我的手下,雖然我也對惡魔之主的體質感到很有興趣,但是魔族的基因我已經有了一些素材,八成是羅可幹的。」

      果然,城主先生很好心也很直白地回答了,真是有問必答,他對「素材」都這麼有耐心?

      「我剛也說了,那傢伙可是激進派,對於非我族類的異端或是站在他那什麼鬼信仰的對立者都想幹掉,例如妳,還有那位體內藏著魔物的先生。」

     說到這裡他還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然後雙臂環胸很是不滿對緹菈抱怨,「但是要我說啊,他想測試實驗效果可以自己派人去做啊,幹嘛非要借我家孩子試試!」

     他再次換上了方才那副怨念的表情,絮絮叨叨起來:「魔獸也是有生命的生物啊,又不是不會受到悲愴之音的影響,雖然能藉此多點實驗數據我是很高興啦……」

      少女表示自己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不曉得該做何表情……總不能要她附和對方的話吧?又不是在聊天,還有,就沒有研究員注意到她這位「素材」正在被他們的上司言語騷擾嗎?!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好歹也算是「貴客」吧,對面的那扇玻璃牆是裝飾用的嗎?

      而且他這話說得也太古怪了,什麼叫「測試實驗效果」?又不想要人家借魔獸?難道聖職員也會做什麼生物研究嗎……啊!

      內心如萬馬奔騰般激動的緹菈,吐槽吐得正起勁,忽然靈光乍現。

      昏迷前的記憶裡,那些研究員(還是祭司)和羅可確實有提過一號還是二號實驗,也說了要給辛城主送材料,所以還真的有別的實驗?

      耳邊依稀響起了那首音色悲戚優美的旋律,像一把生鈍的刀在緩慢磨著心頭,產生一股悶悶的疼痛。

      莫非……辛口中的「悲愴之音」,就是這個奇異的音樂?一定是了,那時好像有個研究員曾提起這個名字,而且這個名稱聽著也很符合調子哀戚的旋律。

      真是神奇,頭昏腦脹昏迷了一段時間醒來記性反而變好了?緹菈難得還能記得在意識消失之前,那首樂曲的音色不知為何,與往日相比明顯清晰了不少。

      對了!說到怪異的曲調,也不曉得萊特現在怎麼樣了。她原本的打算是伺機行動,就算不能救出同伴也至少要找到這個地下基地的出口去搬救兵,結果一時不察卻落到這種局面。

      有心想問問吧,但是緹菈偷偷覷了眼男子,對方現在看上去對這件事充滿了怨念,而且身為龍族的萊特在這人眼裡應該也是素材(等於),就是不知道她開口問了會不會讓人暴走……想到這裡她突然有點慫。

      身體不由得猛地一抖,彷彿有一股莫名的寒意正在體內肆無忌憚地遊走,通體發寒,這一抖,手腕間傳來細微的金屬撞擊聲。

     明明剛才還很敢問,也不曉得是打哪生出來的勇氣──「收穫」頗豐是一回事,但也因為如此差點忘了她自己現在的情況同樣好不了多少。

      「──所以我說他這個人真是、嗯?緹菈小姐,您怎麼突然不說話了呢?臉色也變得這麼難看?」自顧自說得也很起勁的城主終於發現自己在一人唱獨角戲,很好心的對她表達了自己的關切之意。

      不過被關切的少女只是半睜著眼睛瞪著他,一點都不打算領這份情。

      難道他還真是來這裡聊天的?!她這裡可不是供人聊天解悶的場所,是監牢,監、牢!

      而且她臉色差是因為失血的緣故,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一瞬間,她很想這樣說:「感謝您的關心,如果您能放我離開我會更開心一點。」,但是想也知道對方不可能這麼做。

      少女抿嘴不語,與她面對面的男人像在等著她回答似得也不發一語,奇怪的畫面中再度瀰漫著名為「尷尬」的氛圍……

      「轟────」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52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迪芙蘭特)|長篇|架空|冒險|奇幻|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gg87878巴友們
小屋沒更新.但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