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青鳥與蒲公英:蒲公英之詩(三)

作者:KR│2020-10-20 23:06:23│贊助:506│人氣:69
寫在前面:
確定三章寫不完了,看來要準備長期聯載了(哭
感覺寫的不是很順手,希望大家對劇情或是角色有什麼想法,都在下面留言跟我討論。

推薦搭配本作的BGM



第三章 那個男人所述之事
  
  在最開始的時候,那個男人在少女的眼中,不過是一個廉價飾品。
  身為一個名門之後,克勞蒂亞從小就接受過許多藝術方面的知識,麗茲每年更是會重金禮聘著名的聲樂家、劇團、樂團,來城堡慶祝各種節日。
  所以,當時聘用吟遊詩人的決定,不過是少女小小的一時興起。
  用低廉的價格,聘用一個可以取樂解悶、也沒有大派頭的藝人,聽聽民間的故事、聽聽民風小調,為拘束的生活增添點情調;如果厭煩了,也隨時能給他一筆錢,把他辭退。
  直到那一個夜晚,她才對那個男人改觀。
  
  「克勞蒂亞大人,是『聽故事』的時間了喔。」女僕長引領著吟遊詩人,走進了典雅的房間。
  少女的頭髮有點凌亂,沒有放下手中厚厚的書本。
  「今天就算了吧。」克勞蒂亞有點煩躁地說道:「母親大人要我在冬日節前讀完這本書,在她來過冬日節的時候,寫出一篇文章,向她展現我身為貴族的素養。」
  女僕長露出傷腦筋的表情。
  「大小姐……」
  「我知道妳之前有提醒過我了,麗茲,但是這於事無補。」克勞蒂亞兩眼發直地瞪著書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頭也不抬地說道。
  女僕長看著心煩意亂的克勞蒂亞,無奈地轉過頭,正想說些什麼遣退吟遊詩人時,伊凡喬尼卻往前踏上了一步。
  「米基維勒斯的《論君王》。」
  克勞蒂亞聽到吟遊詩人的聲音,抬起了頭。
  「你知道這本書?」
  「讀過。」吟遊詩人故作姿態的點點頭:「我還知道,這本書有個外號。」
  「哦?」頭髮凌亂的克勞蒂亞眼睛一亮,明顯被勾起了興致。
  「叫『老醃黃瓜』。」
  「噗呵呵呵呵……」克勞蒂亞輕聲笑了起來:「這怎麼可能!」
  「這可是有典故的。」吟遊詩人認真地對克勞蒂亞說道。
  「哦?」少女直起了身子,正視著男人:「我倒想聽聽看這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著名的少年大公菲特烈也曾經很喜歡讀這本書。」吟遊詩人說道:「他讀書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甚至連公事都不處理,整天就研究這本書。」
  「後來,菲特烈的廚子受不了了,某一天他端上晚餐的時候,大公又在飯桌上讀書,讀到飯菜都涼了都沒有動刀叉。」
  「於是,廚子走上前,對著大公說:『閣下,請您不要再吃老醃黃瓜了。』
  『胡扯!』菲特烈大公說道:『什麼叫做老醃黃瓜!』
  『這本書的歷史已經有一百多年了,書裡面的理論被一代代人傳抄,浸滿了一代代人手上又鹹又酸的手汗,早就不再新鮮,這不是醃黃瓜是什麼?』
  菲特烈大公無話可說,只好放下書本開始吃飯。過了幾年,大公開始親政,慢慢成為了一個英明的君王。成為英明的君主之後,大公又重新拿起了書本,再次讀得津津有味。
  某一天,他又在飯桌上讀《論君王》,被廚子看見了。
  『閣下!您又在吃老醃黃瓜!』
  菲特烈冷靜地切下一塊絞肉排,配著旁邊的醃黃瓜吃了起來。
  『我只是發現,醃黃瓜當配菜還蠻美味的。』」
  「這個故事,是真的嗎?」克勞蒂亞半是迷惑、半是感到有趣地問道。
  「誰知道呢。」伊凡喬尼聳聳肩,輕鬆地說道:「不過,讓醃黃瓜美味起來的作法,我倒是知道。」
  伊凡喬尼一手放在胸前、一手向前平平揮出,對著克勞蒂亞一躬身。
  「如果您願意,我願意說給您聽。」
  
  在那之後的十幾個夜晚,吟遊詩人用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讓原本枯燥的撰述鮮活了起來。
  同時,也讓克勞蒂亞開始對這個男人感到好奇,並開始與他談論更多童謠、傳說之外的事物──藝術、音樂、哲學、文學。
  有些範疇,吟遊詩人的確一竅不通;但是對於他熟知的領域,他所展現出來的素養卻讓少女驚訝,同時,他也能用一個個或真實、或杜撰的故事,讓少女重新認識自己原本認識的知識。
  於是,好奇變成了興趣,興趣又加深了好奇。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晚上「聽故事的時間」,成為了少女難以割捨的日常風景。
  就像遙遠的沙漠之國的國王,期待著每個夜晚的來臨;古堡中的血族少女,也期待著每次床邊的相遇。
  
  就像《一千個夜晚》中的故事一樣。
  
  ==============================
  
  坐落在山谷中的城堡主體,東西兩面被高聳的峭壁遮擋,讓太陽只有在中午的時候,才能對她施以權威。
  時序已經是深秋了,枯黃的葉片在金風中飄盪,在谷口的朝陽下閃閃發光,又在山谷的陰影中失去蹤跡,就像是時不時越出水面的溪魚。
  伊凡喬尼一個人坐在通往花園的迴廊台階上,身邊放著一壺蜂蜜酒、與一條抹著厚厚蜂蜜與奶油的長麵包。
  「就我所知,您等等就要去睡覺了,在睡前攝取這麼多食物,是會讓人發胖的喔。」
  女僕長走了過來,自顧自地撕了半條麵包,對著伊凡喬尼說道:「所以,請容我為您減少熱量的攝取吧。」
  伊凡喬尼笑著挪了挪位子,把靠近牆根陰影的那一側位子讓了出來,為女僕長斟上了一滿杯的蜂蜜酒。
  「真是辛苦您了。」女僕長說道:「明明您昨天才回到城堡,晚上就讓您陪伴大小姐一整晚。」
  她認真地凝視著伊凡喬尼。
  「現在,大小姐很依賴您呢。」
  伊凡喬尼的動作頓了一下。
  「聽到您這麼說,我感到受寵若驚。」
  女僕長的眼睛稍稍瞇起了一些。
  「聽您的語氣,似乎並不開心。」
  吟遊詩人轉過頭,微微一笑。
  「我說了,比起開心的情緒,我先感受到的,反而是擔憂。」
  「擔憂?您有什麼好擔憂的?」
  「我只不過是個平凡無奇的吟遊詩人,一個卑微的說唱藝人。」吟遊詩人說道:「一個強大、美麗的女大公愛上一個地位卑微、普通的詩人,或許換了其他人,會認為這是童話般的展開,接下來必然是『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難道您不這麼認為嗎?」女僕長問道:「您自己說了無數遍類似的故事,但是,您自己不相信童話的情節會發生在現實之中嗎?」
  「我相信世界上會有『童話般的故事』,但是,我們所處的世界,並不是一個『童話世界』。激昂的戀心、熱鬧婚禮永遠不是終點,接下來,現實的日子會慢慢把激情給消磨掉。」吟遊詩人自嘲地說道:「剝掉激情的外衣,我就只是一個既沒財富、也沒地位、更沒有出眾容貌的普通男子罷了。」
  「是嗎……?」女僕長收回了目光,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是的。」吟遊詩人堅定地說道。
  兩人看著蕭瑟的庭園,一時間都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喝著酒、吃著麵包。
  庭園的位置,已經很靠近山谷口了,隨著太陽逐漸升起,秋天柔柔的陽光也像是水一樣,逐漸淌進略有些秋意的庭園。
  伊凡喬尼站了起來。
  「陽光漸漸照進來了,對您來說有點不方便吧。」
  他伸出一隻手,伸向女僕長。
  女僕長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搭著他的手,站起了身。
  「多謝您的貼心。」
  女僕長深棕色的眼睛對視著男人的眼眸,笑了笑。
  「如果女大公不行,您覺得女僕長如何呢?」
  伊凡喬尼像是突然被雷聲嚇到的兔子,身體震了一下。過了一會兒,他才慢慢露出一個苦笑。
  「如果再年輕個二十歲,我必定會因為兩個高貴仕女的爭搶而興奮不已。」伊凡喬尼撥了撥自己摻有幾絲銀絲的黑髮,婉惜地說道:「可惜,我已經過了熱血沸騰的年紀了。」
  女僕長也笑了笑,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兩人行禮如儀地互相道別,分別走向長廊不同的方向。
  
  ==============================
  
  接下來的幾天,伊凡喬尼像往常一樣,繼續當一個普通的詩人,在克勞蒂亞的床前說著他從各地收錄來的故事。就像那天女僕長所說的事情,完全沒有對他產生影響。
  但是,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女僕長所說的事情,像是一粒種子,扎根在他的心中,讓他不免在訴說故事的時候,開始留意克勞蒂亞的眼神、她的小要求、甚至是她與他互動時的小動作。
  
  「我想多了。」
  
  伊凡喬尼總是這樣說服自己。
  但是,克勞蒂亞的舉動,卻一直在澆灌他心中的種子,讓一個普通的念頭開始生根發芽。
  例如,先前他旅行回來,少女只是簡單慰問一下他的旅途辛苦,就會跳過這個話題;但是,這次回來之後,少女卻開始關心他旅途中的點點滴滴──在黑森林的時候遇上了什麼、在中立城市斯卡博羅的大市集上有什麼有趣的東西、傳說中的水都維尼西亞那裏有什麼樣的街頭表演、教會城市古坦堡的教士又發明了什麼新的東西。
  
  「或許,她只是對沒見過的景色感到好奇。」
  
  伊凡喬尼這樣對自己說。
  於是,吟遊詩人開始述說。
  在黑森林中,只要對遇上的第一個狼人群落獻上一頭牛,就能保證在森林中的旅途順暢。
  斯卡博羅是最有名的靈藥與藥草集散地:憂傷的年輕人去尋找忘憂的藥方,學者在那裏採買提神的可可與咖啡,巫師與女巫交換提升靈性的魔藥。
  維尼西亞的狂歡節開始前,會先處死三個死刑犯,在死者人頭落地的瞬間,生者則是開始歡樂的癲狂──教士與罪犯可以一起雜處在人群中,輪流用同一個大酒杯喝酒……那是最嚴肅的法律被執行後,最脫序的景象。
  古坦堡的教士,最近與一個叫做文明之火的團體聯盟,發明了印刷機,開始大肆宣傳新的教義學說。
  漸漸的,吟遊詩人發現,在自己述說的時候,少女的眼中倒映的並不是那些遠在千里之外的絢爛景象。
  
  而是自己。
  
  對此,伊凡喬尼只能深深地嘆息。
  然後,深深地惆悵。
  
  ================================
  
  伊凡喬尼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夕陽,身邊擺著一個盛著葡萄酒的杯。
  他很少在這個時間喝酒──甚至不用甜品般的蜂蜜酒小酌,更不用說濃烈的紅酒了。
  只是,現在,他想要糊塗一些。
  他拿起酒杯,小小地啜了一口,讓酸苦辛辣的味道在味蕾上暈開,讓混合著果香的酒氣從鼻腔中擴散到腦廓。接著,一種微微暈眩的感覺,伴隨著身體血液擴散的暖流讓他感到輕飄飄的。
  「我這只是在逃避問題……但是,有的時候,糊塗一點也好。」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當自己想要逃避一個問題的時候,反而會不由自主地陷入想逃避的那個問題,無法自拔。
  就像現在,吟遊詩人因為酒精而散漫的思緒,開始不由自主地開始發散。
  
  自己喜歡克勞蒂亞嗎?
  自己有能力,給那個女孩幸福嗎?
  又或是……拋開世俗的眼光,拋開身分地位的隔閡,拋開男性尊嚴的矜持,如果那個高高在上的女孩朝自己伸出手,自己會滿心雀躍地,伸出自己的手嗎?
  
  紛亂的念頭來了又去,伊凡喬尼卻發現自己無意識中,已經在心底描繪兩人並肩依偎的景象。
  當男人的思緒奔馳的時候,夕陽的最後一點餘暉從窗外照射了進來,斜斜地照射在伊凡喬尼放在桌上的手上,在他無名指的戒指上,折射出刺目的光芒。
  伊凡喬尼打了個冷顫,在椅子上直起了身子。
  這個戒指,是他拋棄過去的身分時,唯一一個帶在身邊的物品。
  並不是因為它值錢,而是因為要讓它提醒自己,自己為什麼離鄉背井。
  
  男人除下戒指,拿在手上,緩緩轉動。
  
  在戒指上,雕刻著屬於他家族的紋章。
  那個家族,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也有自己的兄弟。
  每個家庭,都有被父母偏愛的孩子,也有不被父母偏愛的孩子。
  他的哥哥很幸運是前者,因為他有像他父親一樣粗悍、跋扈的性格。
  他的弟弟很幸運也是前者,因為他有像他母親一樣的藍眼睛、金頭髮。
  至於伊凡喬尼,很不幸的,正好是後者。
  伊凡喬尼有哀嘆過,卻沒有抱怨。
  因為他從小就知道,感情這個東西,沒有道理可講。
  
  他放下戒指,望向遠方。
  在山的彼方,是他離家求學的方向。
  自己最終忍受不了家中兄弟之間的紛亂而離家。
  就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乘著自信的風,到達了遙遠的城市。
  在那裡,他認真地認為,自己可以靠自己喜歡的學術,闖出屬於自己的新方向。
  但是,漸漸的,他發現,不管走到哪裡,都不免要牽扯到感情的傾軋──周圍所有的人,都在跳著一支特別緊繃的舞曲──沒有任何章法,唯一的規則就是緊盯他人的腳步,決定自己是要前踩還是後踏,想辦法脫穎而出,站到舞台中央,讓自己成為最被偏愛的那個人。
  在人群中,他也學會了那種舞步;他學得很快,卻也學得很不快樂。
  因為,這不和諧的足音,總是在干擾著他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所以,年輕的學者在功成名就的前一晚,被凌亂雜沓的氣流吹拂,再次離開了第二個故鄉。
  他流浪到了很多地方,但是,只有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他討厭的腳步聲,雜亂雜沓。
  所以,他毫無目標地四處飄蕩。
  最終,抵達了一個,周圍的聲音清楚而規律的地方。
  
  「我不喜歡人類,因為人類多照著自己的情緒決定自己的方向;我不害怕血族,因為我知道只要我遵守妳們的規則,我就不會受傷。」
  在某個夜晚,他曾帶著懶散的笑容,開誠布公地對著女僕長說道。
  「所以,我會乖乖的,當一個無害的羔羊。」
  
  於是,飄盪的蒲公英開始生根發芽。
  最後一絲陽光消失在山巒的那一端,吟遊詩人也閉上了眼睛。
  他想起了血族少女對自己莫名燃起的情感。
  這或許是因為,他是唯一與她朝夕相處的男性、又或許,他身上有某些他自己都不清楚的特質,悄悄擄獲了少女的芳心。
  
  「不過,也或許只是因為,感情毫無道理。」
  在黑暗中,他獨自低語道。
  「可以毫無原因地產生、也可能毫無理由地逝去。」
  
  他垂下頭,臉上帶著一絲苦笑。
  
  「所以,對我來說……簡單點,就好。」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48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魔物娘|吸血鬼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身為「故事長一點比較好」派,我樂見連載https://emos.plurk.com/3417376b178a5ed3b8034c4c6b349a3d_w20_h20.gif
而且從第二章劇情還沒有重大情節轉折這點來看就能知道,故事要在第三章迎來結局很有難度,能有多一點篇幅來描述真正想寫的東西,我覺得也挺好的。

先讚開頭這首!這首我也很喜歡https://emos.plurk.com/21b4c9eba56db3abb3afd8182c7aeb7e_w20_h20.gif
這章是伊凡喬尼的視角的故事,我覺得把書比喻成老醃黃瓜真是非常有意思。看到這章,我覺得伊凡喬尼跟克勞蒂亞比起戀人,更近似於一種靈魂伴侶般的關係,雖然戀愛腦的我這樣說可能很奇怪,不過其實他們後來沒有成為戀人,我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有時,成為戀人是為了獨佔彼此,為了在他人面前有宣告身分的資格,但如果世界上本來就只有彼此、沒有他人,那是不是戀人又有什麼關係呢?伊凡喬尼倒不是木頭,只是對於這份隱隱約約的情愫,比起喜悅,他心中更多的是惆悵。知道無數的故事,是因為走過千山萬水、風風雨雨,而這也使他確信「童話般的開頭,未必會有童話般的結局」。大概是看過很多人事物,他比克勞蒂亞要悲觀得多,總覺得這會在之後對劇情起到一些影響。

章節末段也揭露伊凡喬尼的過去,這部分的描述就像一本攤開到一半的書,被大風吹拂著,書頁啪啦啦翻動,簡單描述了他離鄉背井、成為吟遊詩人的原因。雖然好奇這部分有沒有更多細節,不過再深究下去故事大概就要連載不完了(怕),所以還是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偷偷自薦的麗茲姐姐上吧!!!(被斷頭

雖然這樣說有點掃興,不過以故事的年代感來說,「辦公室戀情」這個詞彙有點微妙,之後有打算修正的話,如果能看到這裡改成一個描述類似情境的比喻或小故事,那就太好了呢https://emos.plurk.com/e5a16fa479260f6dcd4dad59fa2f9313_w19_h18.gif

話說故事走到這裡,我居然還找不太到引發悲劇的要素,整體的氣氛都還算是比較平和、沒有「災難或變動的預感」,我覺得這肯定是故事不得不開始連載的原因之一,不過就像開頭說的,我不討厭這種情況,短篇故事寫久了,來點長的換換口味也很好嘛!如果真的對故事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下次也能聊聊XD

10-21 22:29

KR
以前總是嘲笑CC字數爆炸的我終於也迎來了字數爆炸的一天
這就是業力引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005/73bff6b805d157225465a69f636566db.JPG?w=300

開頭這一首歌我覺得很棒,而且裡面的歌詞似乎也能稍微與劇情呼應
FGO真是一個貢獻了許多名場面與名歌曲的遊戲呢(稱讚

雖然有點對不起當初認真點題的妳,不過我真心覺得「婚約」這個TAG大概救不活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10/c2b96394d07e01ce54e68f6a99e9f5b8.JPG?w=300
因為上個禮拜卡了半天的文之後,我真的怎麼想都想不出兩個人同床共枕的場景。
或許最適合兩人的相對位置,就是現在這樣,一個慵懶躺在床上、一個在床邊相伴。

伊凡喬尼的故事我真的也糾結了很久,但是如果真的要按照大綱來寫,大概故事會變得跟Sloth一樣長,而且對主線劇情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影響,所以最後還是決定簡單帶過。
10-22 21:06
KR
這樣講起來,辦公室戀情的確有點太現代的感覺,已經修改囉!謝謝CC的建議!

JRR托爾金在魔戒前傳裡面曾說過:構成一個精彩故事的,通常是那些悲慘、讓人不舒服的故事;那些溫暖的、舒服的事情,反而大多被一筆帶過。
因為接下來兩人將面臨考驗,所以至少目前我希望給他們平穩的幸福。

謝謝CC的留言!敬請期待接下來的故事。10-22 21: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ngruht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青鳥與蒲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臭婊子
所以說機會永遠不是給我們這些守候多時的人,而是給你們這些幸運臭婊子,幹你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