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一百六十五章 都爭先是少沖境?

作者:草士│2020-10-20 18:36:14│贊助:2│人氣:57

第一百六十五章 都爭先是少沖境?


見此奇象,不僅袁昊莫名驚訝,連王芫兒也是驚駭異常,漂亮眸子睜得老大,幾乎不可置信,道:「不、不可能……道氣凝化,將道氣凝在兵刃上,昨日相見,你……你不還是執者境武者?甚麼時候成了少沖境!」

此言一齣,袁昊渾身一顫,腦中嗡嗡作響,不禁愣住,少沖境?都爭先已是少沖境武者了?

都爭先嘿嘿笑了出聲,左手拿出另一枚銀錐,同樣在銀錐外頭凝成薄薄氣罩,道:「意不意外?本賭……本……唉喲!我平時只是不願練功,正巧這大半個月迭遇慘事,實是諸事不順,急得我下定決心專心練功。」他本想說「本賭狂」三字,可是一想那名號惡名昭彰,還是不說也罷。

都爭先自也不說,昨日的他正如王芫而所言,還是個執者境十二脈的武者,不過料到今日必是惡戰連連,而姓袁的武功太低,又因為手傷無法動用那奇特的黑槌子,勝算實在過於渺茫,要想毀掉那趙元佑的計劃,為此需得專心一志,埋頭苦修。但王芫兒卻也不知,他早在袁昊未歸之前,便卯足苦心修練,幸是悟性極佳,配上逍遙定心訣的效用,幾夜之間,方能達到少沖境前期的壯舉。

想不到都爭先已然成為少沖境武者,袁昊又是驚又是喜,心上怪計,朗聲道:「芫兒姐姐,小心了,我這一劍可要刺入妳屁股啦。」

王芫而一聽這話,想道要是長劍當真刺入屁股,那可成何體統?臉上羞赧一怒,道:「你敢!」忙用一手向後虛遮。

都爭先和袁昊玩慣了黑吃黑的戲碼,當即領悟過來,笑道:「小心了,王姑娘,我這一錐可要射向妳的臉啦?」

呼!那大了整整一圈的銀錐激發而出,速度飛快,劃開層層空氣,聲音甚是駭人。

王芫兒同樣凝氣於銀針,銀針卻呈殷綠色之狀,妙手甩動,往飛來的銀錐激射過去,叮的一響,銀錐撐了一會,便勢頭銳減,落到地上。

單單就以本源道氣凝成氣罩的兵器,就不是尋常道氣凝成氣罩的兵器可以比擬,更何況少沖境後期的力勁、速度,一切遠高少沖境前期。

王芫兒冷笑一聲,此結果自然是不出預料之外。

正當她打算發話時,只聽得有人自身後大叫一聲,道:「看我絕千劍法,偏鋒穿後門!」自然是等待已久的袁昊。

王芫兒這才想起還有這個小魔頭,臉上窘迫,通紅如火,絕千劍法為退敵而用,哪來甚麼招式名?何況那「偏鋒走後門」又算甚麼招式名了?她咬牙向後瞪去,銀針在手,就在甩動。

下個瞬間,王芫兒只感雙腿踉蹌,眼前一暈,殷綠色道氣潰散開來,心窩大痛難忍,宛若遭人拿磐石狠砸胸口,幾近喘不透氣。她察覺過來,往前瞪去,不及發話,喉頭微甜,哇的一聲,大吐鮮血,櫻嘴盡是殷紅一片。

她臉色慘無血色,低頭盯著胸前閃爍幽光的銀錐,如今此刻,總算明白,原來這二人打自一開始,全是為了讓自己分心,卻原來他們一搭一唱,一來一往,一前一後,都是為了鋪陳這最後一擊。

王芫兒顫聲道:「你……你……你們……不可,不可礙著元佑……元佑公子……」話未說完,抽了口氣,就暈了過去。


眼見王芫兒昏厥而去,都爭先忙上前幾步,小心翼翼把銀錐拔了出來,吁了口氣,道:「好險,好險。」

袁昊見王芫兒胸前勘勘染紅一片,臉色慘白,模樣駭人,眼珠子一轉,賊笑道:「你……你好狠心,你殺了芫兒姐姐!我要和若虛姐姐說。」

都爭先抹了把冷汗,瞪眼過來,道:「放你的狗臭屁!老子境界比這妮子還低,就是盡了全力,還不一定能殺得了她。何況這一擊,我自有稍加留意,刺入不算深,放著不管,血自然會止。」

他收好那帶血銀錐,起身道:「咱們趕緊走,王芫兒方纔說了,她將大多絕千弟子派往金玉樓,那咱們只有二種法子混入金玉樓,一來要不混入絕千弟子其中,二來要不打扮成來客,絕不能硬闖其中,否則敗壞大事,露出馬腳。」

袁昊應聲點頭,二人行出長廊,果然如王芫兒所言,賭坊中弟子無多,多半是年紀和袁昊差不多的年輕弟子。

瀛海島二人快步離開賭坊,剛出大門,就見那孫翠兒在招客的身影,不覺心驚。

孫翠兒見著二人,同樣一臉驚駭,姣好面容頓時冷峻起來,喝聲道:「袁、袁少俠和都爭現?師……師姐在哪?你們對她做了甚麼?」聲音中全是戒備之意。

周遭路過之人、賭坊來客自都循聲看來。

袁昊心想妳們絕千閣要擋咱們的路,雖是妳們的自由,可現下咱們過了路,妳們卻回頭問起話來,可不好笑極了?白眼一翻,當下也不留甚麼情面,道:「王芫兒那小妞被小爺我打了倒,好好睡著呢。」說著,驕傲挺起小胸膛,很不神氣。

都爭先大翻白眼,心想王芫兒又不是由你打暈而去,神氣些甚麼?

孫翠兒臉上流露懼色,知周遭有人在看,不敢過於張揚,低聲道:「不、不可能!師姐可是少沖境後期,你們、你們二人怎地可能……」話聲嘎然而止,突然「啊」的嬌呼一聲,不可置信盯著都爭先,道:「你、你……你是少沖境?」

都爭先目光往旁一瞟,淡笑道:「我是少沖境,不可以嗎?妳就這般篤定,咱們不可能打贏妳師姐?嗯,一般而言,確實是如此。不過……嘿嘿,執者境就贏不了少沖境啦?妳們絕千閣這些年是賭到昏頭了?境界高低,只是對大道體悟的深淺,並不代表武功的高下。這話可是妳們初代櫃主說過的話。」

孫翠兒聞得此話,美目大瞪,臉色唰地慘白起來。

絕千閣門人皆知,歷代絕千閣櫃主中,就屬初代櫃主行跡如影,無人能知她生於何時,又死於何地。只知她生逢亂世,樹敵無數,年輕時武功不濟,因此總在顛沛流離,可她如履薄冰,戒慎小心,待得武功有成,死敵盡亡,有弟子詢問她如何從高她境界的敵手中存活,初代櫃主回了十二字:道高如若武高,世上再無絕千。

孫翠兒頓感顏面無光,低頭一會兒,問道:「你們離開賭坊,要去哪兒?」

都爭先笑道:「聽說有人要白食可吃,咱們打算去湊個熱鬧。」

袁昊大樂道:「是啊,是啊,免費酒菜,不吃是傻蛋。」

孫翠兒又氣又惱,她分明曉得這二人打算去倒亂,如何不知都爭先口中說的「白食可吃」,乃是指趙公子邀約小姐之事。她目光凝在二人身上,腦中不禁閃過一個念頭,自己要是一齣手,定能制服這嘴巴壞透的二人,不去礙著小姐和趙公子的大事。

但是她轉念又想:「師姐既然不在,就是輸給這二人啦。我、我武攻不比師姐,真能贏過這二人?」

都爭先點點頭,接著道:「妳若是想打,咱們倒是可以和妳打,但眾目睽睽之下,妳堂堂絕千閣之人,對無辜小卒動手動腳,那倒是妙極好戲。」目光向旁一瞧,孫翠兒跟著望去,見周遭行人目光肆虐,大有看好戲、聽八卦之意。

孫翠兒苦惱一陣,心想大庭廣眾之下,要是真和二人打了起來,勝了倒還無礙,倘若不甚落敗,那豈不大大丟了絕千閣的臉?當下點點頭道:「那……那好吧,你們二位想去,便隨你們意罷。反正趙公子武藝高強,你們兩人絕非敵手,我倒要看看你們那般荒謬之言,會不會要你們小命。」話說完,臉色冷然下來,頭也不回走入賭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45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icky1122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畫槌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畫槌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