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孽城下(3)

作者:二日夾│2020-10-20 09:54:46│贊助:26│人氣:42

      費茵城城主的解釋很短,短得連五秒鐘都說不到,乍聽很像敷衍了事,卻足以讓她明白何謂「重啟實驗」。

      重啟實驗……假如只有這沒頭沒腦的四個字,她是真的無法理解其背後的意思。

      然而辛的那句話,就足以解釋他們正在進行的實驗內容。

      皇靈曆末期最為人所知的實驗研究是什麼?

      ──基因重生計畫。

     那是皇靈曆末期的獸人與人類的生物學者及研究員為了復興上古末期因魔族而消失的遠古獸族,而開啟的一項基因改組的計畫。

      將獸族與亞人種族的基因結合藉此彌補其缺陷,強化新生獸族的能力,又因遠古獸族的基因原本便具有強大的適應力,且其的消失並非完全是自然滅絕,大多皆是因外力因素導致,最後率先複製出來上古時期最早的獸族祖先之一,擁有龍族血統的亞龍種。

     這是成功的第一步,也是研究逐漸一發不可收拾,最終步向毀滅的開始。
     實驗到了後來,有人想大幅提升獸族的能力,使之能與魔族、靈族等強大的異種族並肩,因此廣泛使用亞人族以外的基因,如魔族、精靈族等力量強大的種族,創造出更多並非遠古獸族的。

     這些所謂的複製品大多都擁有魔族的基因,因魔族底下的族系繁多,基因不排外的氏族也數不勝數,故也有人以「魔獸」稱之。

      不過令學者們意想不到的是,這些本沒有知性的實驗體因為魔族的基因開始自我完善,學會成長,更獲得了高度的智慧。

     皇靈曆二千九百九十二年,以魔族的「地獄三頭犬」結合受獸族基因所創造出來的「魔犬」為首,與其他一眾魔獸失控逃入人類社會,造成難以抹滅的傷亡。

     進而爆發了那場長達十年,生靈塗炭、死傷無數,名為「野獸撲殺計畫」的戰爭,也出現後來雙子神降世的壯觀場面。

     那場當時廣為人知的研究計畫至今依然是人們的飯後談資,不論是在聖教會的史冊還是民間野史都有被記載,因為那是造成現今五大陸如此局面的原因之一。

      ──說得更直白,在世人的認知中,「基因重生計畫」就是一切的導火線。

     ──當然,也有少數人不並這麼認為,例如緹菈的養父。


      那個時候,旅館老闆正懶懶地坐在大廳翻閱報紙,彼時不過十一二歲的養女坐在他身旁津津有味地看著歷史故事書。

     黑髮青年瞥見她在看皇靈曆末期關於那場研究的篇章,還向自己提出一些問題,那雙夕陽般的橙色眼眸似乎在一瞬間閃過異樣的神采,做父親的就著這件事對女兒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當時蒼這樣對她說:「那個研究計畫不過是為了掩飾他們自己的過錯才被推到檯面,被寫進歷史中。」

      不然為什麼最開始被創造出來的亞龍種沒事,反而是魔獸們出了事?這其中或許有魔族基因的問題存在,但是如果研究員沒有使用亞人以外的異種族基因呢?

      「其實最根本的原因,不過是那些研究員自己的妄念罷了。」

     以為自己能如造物主那般創造生命,妄想成為神一般的存在,卻忘記……當年神在創造出神族以外的六大族後,得到了什麼?

      是眾生虔誠的信仰?是掌握一切的強權?

      眾神迎來的,不過是付出一次比一次慘酷的代價,最終痛徹心扉、阻絕一切的結果。

      被流放的主宰者、毀去三分之一的迪芙蘭特以及從此隔絕永不往來的七界,就是這其中最血淋淋的鐵證。


      緹菈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出了養父那時所說的話,並質問他難道就不怕最後面臨皇靈曆末期那樣的慘劇。

      豈料那個男人卻不以為意地道:「若神真要降下懲罰,早該降了,這項實驗可是從二十年前就在進行,也沒有出事啊。」

      「什……什麼?」

      二、二十年前?!

      「我從小就喜歡研究魔獸,所以很佩服先人們創造魔獸的技術,也很想一賭他們所創造出來的那些魔獸的英姿。」他神色有些迷離,語帶憧憬的訴說自己的渴望,「可惜皇靈曆末的野獸撲殺計畫將大部分的魔獸誅殺殆盡,留下的盡是一些沒什麼震撼性的魔獸。」

     說到這裡,他居然還一臉無奈的攤手,搖頭嘆息,似是對於這個結果感到十分惋惜,微微蹙起的眉頭彷彿在說先人的做法不敢苟同。

     緹菈對他這種態度看傻了眼,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便被辛的下一步動作嚇到了。

      費茵城的城主大人忽然「撲通」一聲跪趴在地上,讓她差點以為他是要對自己下跪還是出了什麼情況,卻聽到這人哽咽出聲。

      「本來……二十年前……剛得到那位大人的協助和金援,可是好不容易捕獲的鳥面猴卻逃走了,那可是重要的偉大遺產啊……而且那時候新種狂猿的研究剛進展到最重要的階段,馬上就可以幫上大人的忙的說,可惡……」

     男人說這話時的神情悲痛欲絕,每說一句便捶一次地板,只差沒有抱頭痛哭,像極了施瓦洛在得知她跟零「不小心」捅死猛瑪猿後的反應……這是在演哪一齣?!

     難不成研究魔獸的人都是這麼瘋狂嗎?還是走研究這條路的人都是如此?想起那位羽族同伴當時搥胸頓足的行徑,緹菈再看著眼前這個哭天喊地的男人,一時無語。

     ……等一下!手臂已經麻得沒有知覺,緹菈剛要放飛的思緒猛地停頓片刻。

     這個男的……剛剛說了什麼?新種狂猿?!

     沒記錯的話,猛瑪猿……好像就是狂猿的變種來著?少女愈是回想,本就慘白的臉色便愈發難看,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心中隱隱浮出一個猜測──猛瑪猿的存在,極有可能是出自眼前這人之手──但不確定是否要說出口。

     首先她已經知道母親出事前的遭遇,更何況根據博思的說法,母親尚在人世,不急於因為一時的衝動與憤怒而害自己丟了小命。

      其次更重要的是涉此事及魔獸,考慮到當時的那個結果,說出來很可能會刺激到對方……這個人的精神壓根兒不算正常,若是發怒很可能會不顧後果直接活活掐死她也說不定。

      現在她最大的疑惑,便是猛瑪猿為何會出現在不歸山,而這個人是否知曉這件事。

     一般而言,這種事開口問就可以解決,但是問題就在於……要如何試探對方的口風?

     這可真是個大難題啊……尤其是在她此時雙手被縛,手無縛雞之力的局面下,更是難上加難。

     「……雖說實驗失敗是預料之中的事,本來也沒想過一次就成功……畢竟馬路不是一天就能鋪成的,滴水穿石也是需要時間的……但是、但是想想還覺得好可惜啊……」

      砰砰砰的捶地聲接連響起,聲音在這寬敞空蕩的環境內挺響亮,也不見外頭有人進來察看……若不是這裡隔音太好,不然就是大家都習慣了這個人時不時的腦抽。

      將男人如泣如訴的話語左耳進右耳出,少女已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反正這陣子聽著那古怪的旋律她差不多習慣如何無視,何況是這種一點無法引人共鳴的碎碎念呢。

     地牢中的兩個人沒一個正常,因此場面頓時變得十分奇葩。

      其中留著淺黃色馬尾的大男人趴在地上捶地痛訴,哭得讓人看了不禁以為他全家老小死光光還是死了老婆(好像都沒差?),另一位雙手被箍在牆上姿勢清奇的妙齡少女,正用一種微妙複雜的神情在……神遊?可臉上的表情豐富得不像在發呆,變來變去活像得了面部神經失調症。

      這幅畫面……真是怎麼看怎麼詭異。一個隱身於陰暗角落的小小黑影靜靜地觀賞著這個場景,頗為無語地想,它的同伴默不作聲。

     「──不過沒想到那位大人居然不計較敝人的失敗,還是帶上了最成功的兩個孩子,啊啊……那彷彿就是至高無上的讚美,有生以來第一次……雖然最後那兩個孩子不受控,把自己搞丟了……果然不是魔族的基因就不行嗎?還是說要更高等的種族……」

     「……」

     皇天不負苦心人(?),緹菈還沒想出套話的方法,那邊那個已經變成在自言自語的男人就說出了一些訊息。

      基本能確定猛瑪猿的創造者就是這位費茵城的城主大人,而且這個人至少是知道自己的「孩子」被人帶出去的(雖然他以為兩個實驗品智力太低把自己搞丟了)。

      不過緹菈沒有打算詢問他知不知道施瓦洛發現的猛瑪猿就是他所創造出來的「孩子」,沒準這一話會戳到人家身為研究員兼魔獸學者的自尊心,她還沒有那麼白目要直搗黃龍,再說這與她何干呢。

     只是想知道這位城主知不知道一點內幕罷了。

     畢竟結合新種魔獸出沒以及艾迪爾鎮的流言一事來看,知道此人一定與凱丁說過的「弒神者」有某種關聯。

     弒神者。

      緹菈把這三個字放在嘴裡無聲咀嚼,眉頭輕蹙。

     斬殺神的人。先不說這個聽上去就很不吉利也很異端的名詞,而且這個「弒神」……

     「弒」的又是哪一位神?

     不知怎麼,每每聽到這個詞以及聯想到它的解釋,緹菈的心裡頭總會出現一股惴惴不安的異樣感,同時生出這樣的疑惑。

      還有,說到「殺」這個字──

      少女雙目放空,面無表情的想著,徹底忽視身前的人以誇張的肢體表達自己滔滔不絕的情感,反正她聽不懂,沒辦法與之產生共鳴。

     正想到某一處關鍵時,忽然來了一張放大的臉佔據了視野。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直視而來,令人猛地一看便心生幾分恐懼;但是緹菈是誰,她可是從小被嚇大的呢!

      於是他就充分展現出自己淡定,不動聲色地……被嚇了一跳。

      「您在想什麼。」費茵城的城主緊盯著她的臉冷不防地問,面上表情無喜無悲,看上去更像一張人皮面具,增添了幾分陰森森的感覺。

      彷彿剛剛那些激昂與低迷的情感,全都是他靠人格分裂演出來的。

      經過方才那一嚇,再加上被他這樣的眼神看得心裡毛毛的,緹菈默默地繃緊神經,腦袋頓時一片空白,受驚前一刻在想的事情便脫口而出:

     「最近的連環命案,是辛城主做的嗎?」

     她剛才忽然想起在崗亭的那一次會面,從頭到尾這個人的態度都不太對勁。

     當時是城主自己主動提起了她轉述給查德隊長那個深夜的所見所聞。

      明明按照此人的職業興趣以及給他人的印象來說,他本該會對此感到興趣,或者是展現出在那之上更加熱烈的反應,就像她某位同伴第一次見到猛瑪猿時那種不顧安危就想撲上去的危險神態。

      當下緹菈原以為對方會問問有關於那晚的情景,然而,這個男人不僅表現出意料之外的冷靜,也完全沒有打算要了解魔獸的事情,下一句話便直奔主題。

     從剛才對方有些瘋狂的行徑,她可不相信這種人會因為旁人的一句話就完全不會問及一兩句,施瓦洛自己都經常任務進行到一半就被跟魔獸有關的事拐偏了思緒,比如進行護送任務時就經常夜襲她家的阿奇拉……

      而說到阿奇拉,也是令她對辛這個人的言行舉止感到違和的一大關鍵。

      在談話的過程中,辛投向她的視線就十分詭異熾熱,近乎癡迷,但緹菈當時以為這個人是在看她懷裡的阿奇拉;儘管彼時的外表不再是水晶寶寶的模樣,不過阿奇拉好歹也算是魔獸的一種,且他的型態與世間已知的貓科魔獸都不同,更非原獸,他人會好奇也是應當的……

      ──現在想來,打從一開始,他的視線終點就不是阿奇拉,而是當時抱著阿奇拉的她自己。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42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迪芙蘭特)|長篇|架空|冒險|奇幻|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八章.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ght1951大家
魔女與徒弟小說更新囉~有興趣的人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