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16)

作者:KAGAYUKI│2020-10-19 22:37:22│巴幣:4│人氣:50
        上一回(15)!



        結束與藍原兄妹的對話後,我沿著原先的方向,繼續向前走。

        步行了一段時間後,我來到了一處遍布著各種小圓石的岩岸。

        如果沒記錯的話,似乎是水無月靈山上的其中一條相當大的支流,貫穿了水無月鎮的北方,最後注入了西方的海洋。

        所以現在所在的,是相當於該條河流末端的地方。

        「記得這裡是朝婭學姊負責的區域吧……呃?」

        說人人到,馬上就看到她了。

        學姊正坐在河流邊一塊較大的岩石上,仔細地盯著河流。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那個……朝婭學姊?」

        「嗚哇!什什什麼東西!?…………搞什麼,是十六夜啊,有什麼事情嗎?」

        我從後面出聲的舉動似乎嚇到了朝婭學姊,他剛剛發出了……非常神奇的聲音。

        是朝婭學姊太專注了才被我嚇到,還是他把我當成什麼奇怪的存在了……?

        「不……因為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所以來看看大家狀況而已。倒是朝婭學姊你在做什麼啊?」

        「看就知道了吧?我在釣魚啊。」

        「釣魚?我沒看到你的釣竿啊……」

        「我才不需要那種脆弱的東西咧,安靜別打擾我,仔細看好了。」

        朝婭學姊的視線回到了河流裡頭,於是我也只能默默地探頭看向河流。

        空氣就這麼沉寂了許久,然而一瞬間,河流裡頭忽然有一道黑影掠過,但就在那一瞬間,朝婭學姊居然拔刀刺向了水裡!?

        然後,學姊將刀身從水裡抽出,居然——

        ——刀身刺穿了魚的尾巴,使得魚再怎麼用力地左右來回甩動,魚依然無法掙脫束縛。

        「蛤!?我看到了什麼,朝婭學姊,你是怎麼用那把刀辦到的?」

        話說這不是釣魚,這只是在捕魚吧……

        「哼……你更像個蠢蛋呢,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你看旁邊。」

        朝婭學姊的右側放著一個桶子,裡頭最底層鋪滿了冰塊和水,然後……桶內還裝了六、七隻魚。

        「該不會……都是用一樣的手段……用那把刀捉到的?」

        「那當然,你該不會一直在小看我吧?」

        「沒有小看的意思啦……」

        只是,用武士刀突刺捕魚,朝婭學姊您大概是世上唯一一人。

        「還有,那把刀那把刀的,那算什麼稱呼啊,它可是有名字的。」

        「名字?我從來沒聽說過呢……它叫做?」

        「哈……你未免太沒有常識了,它的外型都這麼有特色了,你也認不出來……?」

        朝婭學姊這麼說的同時,讓刀身面向了我,還不時變換姿勢與方向,我也認真的檢視了一次這把刀的外型。

        刀鞘是紅色的木頭材質,最外層以大面積的紫色金屬所覆蓋,金屬的反光在太陽的照射下耀眼地閃耀著。特別的是,金屬蓋片部分有著許多菱角,與傳統圓滑而一體成型的木頭刀鞘有很大的不同。

        而刀身,則是以銀色金屬為底,上頭做了暗紅色塗料的切面,看久了總感覺到一股不祥的氣息;而刀柄,則是黑底上頭以黃色做出紋路的外貌,散發出些許典雅的氣息。

        然而,觀察的這麼透徹了,我腦袋依然一點想法都沒有。

        「呃,抱歉……我對武士刀沒什麼研究啊,它是什麼名刀嗎?」

        從先前朝婭學姊寧願被隼人學長抓回來,也不願意放開刀的反應來看,大概是傳家之寶等級的寶物吧。

        「哈……你沒救了。你這個本地人居然也不知道。」

        「嗚……我道歉就是了,但我真的沒頭緒……告訴我答案可以嗎?這跟我是本地人的關係是?」

        「——這要從哪裡說起你才能懂呢……嘛,水無月靈狐的神話還是聽過的吧?」

        「那當然,那可是鎮上家喻戶曉的神話欸。」

        「真虧你們有臉說那是家喻戶曉的神話呢,神話後半段的故事明明都沒人流傳啊。」

        「後半段……什麼意思啊?」

        「關於水無月靈狐的神話,不就是少年被送上山平安無事歸來後,村裡的居民在山上建造神社,從此村子迎來了和平……」

        「
……不就是這樣了嗎,難道還有後半?」

        我理所當然的說著,朝婭學姊卻只是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

        「唉……好~好。看來是真的不知道,我告訴你真正的神話吧。順帶一提,雖然坊間流傳的故事很多種,但我講的可是真正100%的原版神話。」

        「……那個少年後來長大成人,並從那被供奉的妖狐……或者說靈狐的手中,獲得了貫注靈力的的破邪之刀——狐刃牙。藉由這把刀,少年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因此少年成為了當時少數能對抗妖魔的英雄之一。」

        「嘛,簡短來說就是這樣啦,我這只是重點版本而已。有興趣的話,自己去靈山上的神社,後方角落的其中一塊石碑刻著後段故事的完整版……不過似乎沒甚麼人去看過那塊石碑啊。大家都只看神社前面的那塊而已,所以才都只知道前半段呢。」

        朝婭學姊源源不絕地說著……這樣的朝婭學姊還是第一次見。

        「等等,也就是說……該不會那把刀是……!?」

        「你覺得
狐刃牙是我手上這把刀嗎?哼,你白痴啊。」

        「誒……不是這樣!?那你說那則故事的意義是……」

        「當然是有意義的,這把刀雖然不是那把狐刃牙,但是是仿製品。」

        「仿製品……?」

        也就是說,這把是狐刃牙的仿製品?

        「對。我爺爺很喜歡各種古老的名刀……而面對這把根本連存在與否都未知的,幾乎只存在於神話中的狐刃牙,爺爺他特地找了國內最知名的刀匠打造了這把狐刃牙的仿製品。」

        「——然後我覺得很順手,就拿來用了,現在它是我的夥伴啦。」

        「呃……」

        原本朝婭學姊說著的過程,我一直點頭示意明白,到最後我突然點不下去了。

        「前面聽起來都還很正常的,最後那個是怎樣?直接把爺爺的刀偷來用啊?」

        「才沒有啦,我有經過他的同意好嗎?我那些劍技最一開始也是爺爺教我的啊。」

        「你是說那個……崩狂劍法嗎?」

        「沒錯,不過其實很多被我改良過了,像是無初,就跟我爺爺教的不一樣。」

        「原來如此……」

        和幽靈狼戰鬥時使用的劍技,還以為是她獨創的呢。

        ……不是啊朝婭學姊的爺爺,您怎麼教自己孫女這種怪東西啊。

        感覺不論朝婭學姊還是她的爺爺,好像都是有點怪的人……

        「那麼,朝婭學姊是為什麼會跟爺爺學那些啊?」

        「你是要把我的成長歷程全部挖出來啊……算了,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現在也很無聊,就說給你聽吧。」

        「就只是小時候,早晨看到爺爺在後院對著木頭練習,覺得很有趣就撿了根樹枝來模仿。結果練著練著某天被他發現,還被稱讚很有天分……結果是一路變成這樣了。」

        「誒~是這樣喔。」

        雖然開始的契機有點些許的神奇,但聽起來朝婭學姊的爺爺好像人還不錯?

        不過說到天份,朝婭學姊是真的挺厲害的,無論是當初看她跟幽靈狼的對決,抑或是平常看她攻擊隼人學長的動作,儘管我對這方面是個外行人,依然能感受到學姊的某些動作,並不單純只是苦練就能習得的。

        「但是,朝婭學姊這麼堅持的練下去的意義是……?普通的女孩子,根本不可能對刀啊劍啊這類的有興趣的吧。

        「你問題真的超多誒……雖然沒有打擾到我釣魚就是了。」

        是的,在回答我問題的期間,朝婭學姊仍持續的在進行他所謂的「釣魚」行為。

        他旁邊的冰桶,已經快要裝滿她抓到的魚了。

        「爺爺他似乎本來是要傳授這套劍技給老爸的,結果老爸那傢伙似乎打死不學……而且在我出生後,跟老媽兩個就遠走他鄉,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我可是從來沒見過他們兩個。」

        「所以,我是爺爺一手帶大的……也算是對他一直以來的回報吧。」

        「我要成為最強,將這套劍技發揚光大……!」

        說著,朝婭學姊高舉了她的刀——狐刃牙,指向天空,比出了個有些帥氣的姿勢。

        「怎麼樣,很帥吧?」

        可惜啊,看到她身上穿著的兒童連身泳衣,實在是帥不起來。

        而為了避免尷尬,我也只好拍著手,點頭示意。

        「所以……學姊當初進入超自研,真的就是因為社長說的,可以跟惡魔交手?」

        「嗯嗯,這沒什麼好撒謊的吧?這是事實啊。如果崩狂劍法連惡魔都能殺,就能真的發揚光大了吧!」

        「……原來學姊真的相信這種東西存在啊。」

        難怪她對這次的海怪如此執著……

        「幹嘛?難道事到如今反而是你要跟我說那些東西都是不存在的嗎?提出此行的可是你喔。」

        「不……當然不會了,我也是相信存在的。」

        ——畢竟我可是親眼目睹過妖魔的存在啊!

        「只是覺得,這種超乎常理的東西,一般人不會相信他存在的吧……?」

        「你啊,還真喜歡在奇怪的點上糾結半天誒……反正我就是相信有海怪,並且我會把他斬了,就這樣啦。」

        「……如果你再繼續糾結這個問題,我在砍海怪之前就拿你當磨刀石好了,哼。」

        狐刃牙的刀身,離我的脖子只有三公分遠。

        「對……對不起……總之,學姊真是可靠呢……」

        「知道就好。」

        朝婭學姊迅速收回了狐刃牙,然後又從河裡「釣」了一隻魚出來。

        「送你。」

        而這次釣到的魚,居然甩到我身上。

        即使我成功接住,這條魚滑溜的身體仍然令我無法抓住它,就這麼飛了出去。

        「你倒是接好啊……」

        「這種魚,徒手抓住也太難了吧!?學姊你還有那把狐刃牙可以固定欸?」

        「哈哈,我知道,鬧你的。純粹我太無聊罷了……還有我說,你就打算這樣一直看著我釣魚?」

        「也沒有啦……時間的確差不多了,我去其他人那裡看看好了。」

        我可不想再被學姊甩魚到身上了。

        「是嗎?那再見啦。」




        第二棒是我們的朝婭學姊!雖然朝婭學姊前陣子好像剛有個人回來著……

        本回悠真好好地與朝婭學姊聊了聊,希望大家能看到學姊的另一面——其實不去惹朝婭學姊生氣的話,她還是挺聊得來的呢~

        只能說,隼人學長做死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笑

        另外,結果上週沒有更新……所以本週預計還會更新一回的。

        好啦!最後老樣子地~看完的各位還請留個言給我感受溫暖吧qq(不只留言還留下個GP 我當然大感謝=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38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康輓
釣魚,釣魚,釣到什麼魚
雖然是很和諧的推進,但是這種推進仿佛偷藏了什麼令人害怕的梗,爬得越高,摔的越重
然後兒童連身泳衣麻煩私

10-19 23:15

KAGAYUKI
看我釣到一隻悠真魚
哇 好白目喔(X)

我們悠真相當正經的和超自研的各位培養感情也能被當作陰謀論呢……悠真你真可憐吶。

然後泳衣的部分……私之前,我會先逮捕你。10-19 23:24

安可安可(朝婭還有嗎)
說要關心這不就來了

10-19 23:17

KAGAYUKI
真可惜,朝婭學姊暫時告一段落了……嗎?10-19 23: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otl09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 後一篇:歡迎來到不正經超自研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nyChange所有人
我需要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