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四章-11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0-18 16:07:19│巴幣:0│人氣:29
  躺至草毯上的織田信長輕輕皺了皺眉頭,然後睜起雙眼。眼簾裡的畫面是一張美麗少女小嘴微啟朝自己腳邊方向顯露驚愕的側臉,她看清了這張面容依稀記得這是自己的戰友,騎士王亞瑟。

  她怎麼在這裡?為什麼露出那樣的表情?我還在現世?可我的靈基應該已經被Rider貫穿了才對呀?⋯⋯⋯⋯

  諸多疑惑混雜剛甦醒時的不適感糾結於尚且凌亂不清的腦袋,但是在她出聲詢問前Saber的肩膀大幅度地顫抖了一下。

  「──!」

  隨後才察覺到恢復意識的King,Saber勉強把目光移到她的朱眸上,同時解除掌心下的魔力傳輸,代表遙遠妖精鄉的光輝劍鞘形影漸淡最後消散無蹤。

  一時間魔力僅剩下不到一成的Saber臉色有些慘白,在理想鄉將必死之人脫出死亡咒詛的代價實在並非一兩名普通英靈能夠承受的程度,就算身負龍種血脈及龍心魔爐還有數倍於頂尖魔術師的魔術迴路,本身擁有的魔力量堪稱人形龍王卻仍然直接枯竭至底,連帶精神也多少受到了折損。深呼吸一口氣讓龍心大量抽取空氣裡的魔力後朝信長點了點頭。

  「King,妳已經無事了。」

  「Saber⋯⋯是妳的寶具吧?謝謝⋯⋯」

  正要道謝的信長猛然想起一事,勉強地撐起自己的身體。

  「Saber,那兩⋯⋯」

  只見亞瑟輕輕搖了搖頭沒有言語,視線又轉向原先的方向。

  信長盡可能地抬頭順延止話不語的亞瑟目光望去,頓時瞠大雙眸,同樣說不出任何話。

  稍遠處,Apollyon恰巧完成刀尖畫圓令殘餘紅滴灑落草端的血振動作,一襲黑衣一柄墨刀上皆有血。

  長袍是左肩處一片撕裂開來的紅色,流淌血液中可以隱約窺見些許白色,在夜色與其的打扮下格外刺眼。而那把如同手臂延伸的純黑之刀刀柄的部分則盡是血腥,有魔王的,還有英雄的。

  至於無法道出最後遺語、維持著持槍刺出姿勢的青年⋯⋯頸部創口噴現的朱泉已經停歇,將足底大地浸染成河,沒有任何表情眼神卻再無光彩的腦袋安靜仰看星天,天上有流星。戰鬥就在剎那的剎那間分出勝負,縱使Rider擁有高等級的〈戰鬥續行〉讓他在正常情況下即便靈基損壞依舊有一戰之力,不過失去了連結靈核最深層的首級這項技能便無能為力,身作從者的大英雄阿基里斯只能迎接遭受消滅的命運。

  靜謐。偌大林地上徒留一片可怕的寂靜。

  Saber、King與Berserker都十分明白Apollyon的強大,也知道Rider希臘第一勇士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他們卻沒想到雙方的實力差距如此懸殊。同為必殺的一招,Apollyon付出不過廢了一條手臂的代價,而Rider則被貫穿心臟並被斬首。

  背朝Rider的男人帶著虛無的氛圍回頭凝望那不願倒下的英雄,神情嚴肅,看不出其眼瞳中浮現的情緒是鄙視、一成不變的無情抑或是不可能的尊敬。

  「⋯⋯⋯⋯」

  他沒有說話。對於一招結束的勝負沒有任何感觸,甚至連一聲嘆息也沒有。

  他帶著滿身收斂的劍意,走了過來。

  勝者和敗者的身影相疊又過──

  登時,覆著一層輕便盔甲的精壯身軀由腳底開始向上崩散成金黃耀眼的粒子。那隨風飄揚的圍巾、受詛咒的擊殺英雄之槍也不敵主人死亡的事實,同樣消散夜風微起的空中。阿基里斯的碧眼最後看見遙遠天際上,有顆耀眼星辰被薄雲遮去光輝。

  希臘第一勇士、半人半神的大英雄,名為阿基里斯的可敬英靈就這樣成為冬木市一隅舞臺上第一位退場的從者。平淡,沒有任何掌聲或喝采或怒吼或歡呼響起,簡直和他上一次生命的落幕完全相反。

  所有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是為英雄的殞逝默哀?還是一鼓作氣結束今晚看似漫長其實短暫又沉重的戰鬥呢?

  信長眼神有些恍惚。

  亞瑟抬頭目送著光輝在遙遠天空逐漸消失於視野內,雖然她們不過交手了一次,但當劍戟碰撞時,總會令她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敬重湧上心扉,這便是英雄的氣魄,能夠自然而然讓人心生憧望的氣質。

  等到亞瑟碧翠的美麗眼眸輕輕移落,餘光才瞥見Apollyon的影子早已到達她們前方五步的位置。

  純黑的刀鋒平滑如鏡,卻映不進世間寧靜。

  「⋯⋯⋯⋯⋯⋯Saber、King。」

  低沉嗓音似乎帶有某種不明的情緒。

  「妳們現在立刻回到本陣,Berserker也交給我解決。」

  男子的目光凝視稍遠處佇立不動的猛獸,銀白鎧甲裡奔走的混雜著魔力的殺氣猛然噴發傳遞四方,黃銅色的眼瞳再次迸射血光,曾經名動天下的兩刃鋼刀在其手中震動著發出細鳴,就像是按柰不住嗜殺衝動的野獸。

  少女們看了彼此一眼,目光交流確認對方的想法後紛紛頜首。

  「我明白了。那麼這場決戰就交給你了,Apollyon。祝你武運昌隆。」

  臉色恢復如常的亞瑟語畢便站直身軀,滿身王者風範並不因為嬌小的可愛而有所減少,經過這數秒間的調息魔力大抵上足夠再全力一戰不是問題。

  「啊啊,說的也是。不知道現在的夜能不能抵擋住Assassin呢。」

  信長表情嚴肅地朝做為本陣的荒井家方向望去,剛復甦不久的不適感差不多消失了不會影響到其行動,站起身後像是睡醒一般舒展筋骨,接著翻起緋紅披風,逕自前走。

  「總覺得有些不安啊⋯⋯祝好運,Apollyon。」

  話尾一落,以鮮紅為主色的身影便消散原地。亞瑟瞥了一眼兩名男子間的肅殺氣氛後,也跟著信長的腳步離開戰場。

  林地中只留下兩個男人。

  或許是冬木市裡最為強大的兩騎從者僅是互相對視,空氣裡瀰漫的魔力宛如害怕他們似地瘋狂亂竄。他們都知道當時河畔與橋上的戰鬥根本只算是切磋程度的小試身手,接下來才是真正賭上生死的勝負回。

  突如地,一切卻都又回歸了平靜。啼鳴、蟲叫、風蕭、殺氣和魔力不約而同地平息下來。

  ──單論劍技,雙方差距實在太過懸殊。但若底牌寶具盡出之下,仍然有幾分獲勝的機會。

  為什麼三騎從者中Master們會選擇讓自己單獨對抗魔王,而其他兩騎英靈包括那名自恃武力頂尖的大英雄也非常支持這項決定?

  不是因為他本身素質如何強大,而是因為他做為勝利王及伊斯蘭世界民族英雄的身份, 這同時正是他最自豪且足以令勇士甘願認輸的武器。

  曾有歐洲百萬軍東征,他率中東五十萬鐵騎破十字,成為史上唯一一個讓整個歐洲都戰慄不已的阿拉伯英傑;兩千年前有亞歷山大大帝領軍勢踏西亞荒漠,八百年前則有他跨黃沙斷鐵蹄!

  那些抱持著歪斜心思卻自詡上帝之劍的惡教徒們全數被他折斷,心懷正氣之敵俱讚其為歐洲失落的騎士道,除了認可只有敬佩!

  數十年無數征戰,屠城舉止不過十次!十次雙方唯死戰!

  「出招吧,名為薩拉丁的伊斯蘭狂王(Berserker)喔!」

  Apollyon上揚了一直以來低沉的聲音,向對手呼喊。放任左手無力垂落,沾血的右手挑起日本刀斜豎身前架出備戰姿態。

  Berserker咧嘴一笑,他對自己的寶具可是擁有絕對的信心。鋼刀用力插入地面,雙手拄在刀柄上盡顯王者威嚴,然後彷彿吹響號角似地仰天發出一聲撼動萬物的嘶吼。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就在自身與借來的龐大魔力一口氣上昇到頂點,看來隨時可能會潰堤般一瀉而出的時候⋯⋯

  「──揭起大義的王之戰場(Ar Malik Un Nasir)!」

  本該瘋狂而無法言語的蘇丹像是奪回了瞬間的理性,口齒清晰地宣告天地這使他自傲幾百年的寶具真名。連一向心境毫無波瀾的Apollyon也不禁吃了一驚。

  緊接著,魔力凝為一點,薩拉丁無聲地高揭大馬士革鋼刀。

  ──沙子?

  Apollyon似乎感覺到這片廣大林地裡不應存在的沙粒撫過臉頰,他倏地繃緊神經,眼孔收縮。

  此刻在他目前展擴的景象已不再是綠蔭繚繞的林中草地,而是以Berserker為中心逐漸侵蝕現實的一地沙原,抑制著的魔力隨即獲得釋放,世界轉眼改變了樣貌。

  不變的是滿載星光的夜天與寥寥朦朧的薄雲。一輪銀盤高掛於群星中,淋沐著這漫天光華的,是遍地閃爍的細細沙粒綿延彼岸,四處高低起伏不定猶如掀起波瀾的陸地海洋,舉目所望之處僅剩清暗蒼穹和銀澤的沙海。中央小丘堆起層層三公里隔開了兩人,但不妨礙他們的視界映入彼此身影。

  Apollyon直視著Berserker,沒有一絲輕敵之意,而後者也毫不掩飾地望著敵手的瞳眸,面目剛毅。

  正當Apollyon決定搶奪先機,試探性地踏出一步時,一陣殺聲以衝破雲霄的氣勢從Berserker身後疾疾奔來,鐵蹄踏破荒漠寒氣,霹靂馳騁帶起了滾滾沙埃湧向八方。Apollyon一刀斬散如同沙塵暴般的厚重沙幕,蹙緊眉頭,接著不禁渾身僵硬半刻。

  他從沒有想到,Berserker(薩拉丁)居然手握這般強大的寶具。即使生前征戰過大小無數戰爭,甚至獨立面對過遠超此時人數的大軍,他依舊震驚得心神動搖。

  勝利王、敘利亞的閃電、伊斯蘭的英雄周圍出現一道道如海蜃樓般的人影將一方銀白大地盡數掩覆,麾下親軍總計五十萬。那些人影的輪廓逐漸變得濃郁而清晰,在Apollyon回歸常心的眼神裡,沙場上已然佇立著一面數十萬的雄兵。前方鐵騎三十萬,後部步卒二十萬,人種斑雜不一但人人神色肅然且無畏,身騎高大軍馬傲視十二世紀歐亞非的騎兵全員配弓舉矛,歷史讚賞著墨不多的無馬步兵半數持矛,剩下士卒則手握震懾了十字軍數十載的中東長弓,裝備不一樣式不齊,但是唯有一點全軍無一人例外,那就是不分步騎人人腰懸名震天下的大馬士革鋼刀!

  「蘇丹!蘇丹!!蘇丹!!!」

  充滿驕傲、自豪與確信,王的將領部下們高舉手裡的各式武器,向最前方的薩拉丁獻上橫跨時空而堅定不移的忠誠。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聆聽著這些生死患難部署們的聲音,Berserker心懷暢快地仰月咆哮。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回應他的,是響徹遼闊天地間久久不停的眾士兵吶喊聲。縱然他們的領帥已化做瘋狂,他們仍然心甘情願追隨著他,仍然願意嘶聲附喝他的咆哮。

  Apollyon沉浸於這龐大軍勢帶來的死戰威勢裡不可自拔,一時忘記了要戰鬥的心思,只想在旁靜靜看著他們衝鋒時的壯闊風景。

  Berserker咧嘴大笑,身後一騎緩緩駕馬來到他右手邊,翻身下馬將韁繩交託給他們的蘇丹,薩拉丁接過那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戰馬,默默看了一眼那名從最開始便陪伴身邊的戰友,後者微笑著點了點頭返身走到另一名將軍旁直接上馬,一馬兩騎。Berserker也沒有猶豫俐落地翻身騎上毛髮漂亮的戰馬,血光四散的目光筆直凝望著遠處的一人魔王,嘴角微微勾起。

  那些武藝高強的英雄能夠以一抵千甚至以一抵萬,但是面對訓練有素且征戰經驗豐富的軍隊往往只會淪落到力竭戰死的下場,由調動精確的步卒與弓兵消磨對方體力,外圍則交由騎兵巡繞不給對方逃跑契機或抓準時機進行騷擾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空閒,最後體力不支之際派出己方戰力最強的將領將其拿下做收幕,這些流程身後五十萬兵將早已熟記於心,當初征戰期間圍剿的千人敵萬人敵足足有二十多人,可無一人得以返回。所以即便Rider憑藉強大武力,被世間稱作和海克力士齊名的希臘第一勇士仍然乾脆同意由自己迎戰敵方最強的魔王,沒有怨言。

  現在這方銀月下異樣死寂的沙場是僅屬於勝利王的世界,是其心象所俱現的最強領域。世界之敵的影響在規則的扭曲下淡化許多,況且這個世界的敵人同時也意味著是整個軍勢的敵人,這種局面不知經歷過多少次,這些身經百戰的士卒們早已不當一回事,只要是我們的敵人唯有一個選項!

  堂堂正正決戰!死戰不退!

  Berserker抬起大馬士革鋼刀直指遙遠到身形有些模糊的Apollyon。

  「吼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的一聲長哮不需言語,五十萬人同聲附和,隨之一騎當先率領中東無敵的軍勢正如八百年前一樣,帶著所向披靡的氣勢盡數朝尚未回神的魔王奔馳而去!

  曾經與整個歐洲大陸為敵的五十萬鐵騎,於此再次揭揚起大義的旗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23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製作的Steam遊戲正參與秋季特賣中,歡迎參考: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599&snA=25193&tnum=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