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3-8

作者:伍德‧瓦懷特│2020-10-17 15:45:14│贊助:26│人氣:237
上一篇請點我


18
  「請坐。」

  佛茲秘書反手掩上門,難掩疲態地在夏斗對面就座。一看到三人神情嚴肅地一字排開,她怯怯地低下頭,和平時幹練的態度判若兩人:「館長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我也是接到警衛的電話才知道……」

  「別緊張,只是例行的訊問而已。」夏斗打開手冊,按了下原子筆開始記錄。

  「名字、職稱就不用了。」賀輔雙手抱胸,扳起臉孔問道:「不過要請教您的三圍和興趣──哇咧!痛痛痛……」

  「賀輔先生,認真點啦!」彩欣大力地踩了賀輔的腳一下,同時揪著他的耳朵,痛得他連聲求饒。

  「請你無視他們。」夏斗忍不住扶額搖了搖頭:「有一點要先請妳說明:妳不是人類,對吧?」

  「我──那是我的隱私,跟案件有關係嗎?」

  「不好意思,因為涉及刑事案件,依法所有妖怪都必須現出原形。」夏斗直盯著對方,身子前傾,但神情稍稍放鬆:「當然,您是妖怪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尊重您的意願,不隨便對外公布。」

  見佛茲仍然態度猶豫地抿著嘴,彩欣的手本要伸向懷中的術式,賀輔連忙用眼神示意她停下。

  在數秒沉默後,佛茲才嘆了口氣:「我知道了。請你們務必要保密。」

  她說完後,將雙手交握於胸前,口中唸唸有詞,四周同時泛起一陣薄霧。儘管夏斗沒有感覺,但從賀輔和彩欣的表情看來,空間內肯定也飄散著妖氣。

  「這就是我本來的樣子。」

  隨著霧散去,眾人的視野逐漸清晰,坐在他們對面的已並非身穿套裝的妙齡女子,取而代之的則是全身長滿柔順的淺棕色毛髮,耳朵豎起,輕輕將尾巴捲在沙發上的母狐。即便如此,她的眼神和姿態依舊嫵媚,讓人一見就難以移開目光。

  「原來是……狐狸精嗎?」夏斗看都看傻了,只能愣愣地問道。

  「我能做到的就只有擬態成人類,以及魅惑他人。」佛茲才剛說完就急著澄清:「啊,我並沒有對在場的各位使用妖術喔!」

  賀輔連連點頭道:「嗯,但妳即使沒有使用妖術,就已經很漂──哇咧!比剛才還大力是怎樣啦?」

  彩欣無視著一旁抗議的上司,哼了聲逕自問道:「據我所知,你們只能誘惑他人愛上自己,但沒辦法操控他們的行動,對吧?」

  「沒、沒錯。」佛茲邊說邊難掩同情地看了賀輔一眼。

  夏斗已經一副放棄賀輔的樣子,繼續詢問:「那麼在這棟美術館,知道妳真實身分的人有多少?」

  「人事室──沒有說出去的話,應該就只有他們和館長知道而已。」佛茲翹起尾巴、瞇起眼,梳理著細而多的毛髮:「要是被大家知道我是狐狸精,肯定又會說我是靠妖術當上館長的秘書吧?」

  夏斗一聽也只能尷尬地笑著,事實上在他調查時,也確實聽到佛茲就是靠美色上位的耳語,甚至也有人不客氣地稱她為狐狸精──諷刺的是就結論來說並沒有說錯。

  「妳和館長之間的關係如何?」夏斗才剛說完,發覺自己可能說錯話,連忙又補充:「我是指工作上的關係,平常合作愉快嗎?」

  「沒什麼特別的……」「請妳說實話!」

  「我──」面對夏斗的追問,佛茲下意識別過臉,考慮了好一晌才說道:「其實館長他會趁著職權之便對我……毛手毛腳的。」

  「唔……」彩欣一聽便難掩同情,但一時也想不到該說什麼安慰對方;就連賀輔都忍不住沉下臉,在心中咒罵著老不修,反倒是夏斗絲毫不為所動。他不置可否的態度和緊迫的眼神立刻讓佛茲回過神。

  「等一下,雖然有這種事情,但館長真的不是我襲擊的!」佛茲連忙辯解,激動地連尾巴都翹起來:「說到底,我一個女的怎麼可能拿鐵棍打人?」

  「不不不,那跟年紀或性別沒關係。」賀輔伸出手掌介紹著:「妳看我的助手,她要是打起人來──噗啊!」

  「就是這樣。」夏斗聳聳肩,不忍看向再次哀號的賀輔:「當天案發的三點半附近,妳在做什麼?」

  「那個……沒事吧?」佛茲的身軀趨上前,擔心地問候了聲後回道:「那天後來不是副館長讓我回辦公室嗎?我在處理下周特展的事情。」

  「有人能證明嗎?」

  「辦公室只有我,但是我真的一直都待在辦公室呀。」佛茲原先還面有難色,但馬上靈機一動:「對了!那天我陸陸續續在回電子郵件,中間還和廠商通過電話,通聯記錄都還留著才對。」

  夏斗只表情木訥地頷首:「包含妳那天說是接到停車場警衛的電話,我們會再調查。」

  「說到那通電話,他打來前,我有聽到展覽室傳來一聲好大的叫聲。」

  「啊,那個沒什麼啦,呵呵……」

  賀輔乾笑了幾聲,企圖將自己當天差點打碎花瓶的事情給混過去。

  「那麼對妳,我們暫時問到這。要是之後有其他問題,還請妳配合。」夏斗闔上手冊,將其塞回外套內側,同時掏出一張小卡片:「還有館長手腳不乾淨的事情,妳要是有需要,我能幫妳轉介有關部門。這是我的名片。」

  「卡椰‧夏斗警官──是吧?謝謝,好意我就心領了,我還需要這份工作。」佛茲將名片收至隨身的包包內後,將尾巴收至自己前方,一手遮住臉。在隱隱能聽見咒語之際,一陣白煙再次竄出。

  待煙霧散去,原先外貌姣好的秘書再次出現在三人面前。她揹起包包,走到門邊時,只聽見她的低語:「我已經不想再跟姐姐們一樣,在森木商圈的男人間討生活了。」

  三人只能目送她的背影離去,無從得知她最後的表情。而在門掩上後,三人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直到彩欣的嘆氣和評論做了最佳的註腳。

  「妖怪的生活……還是很不容易吧?」

19
  「唔──可惡,不知道啦!怎麼可能兩個人都有不在場證明啦!」

  隔天中午,在事務所的賀輔噘著嘴,將紙筆啪地甩到桌上,讓沙發上的錦懋和彩欣不約而同抬起頭。

  「哪,賀輔哥,事情的經過我都聽彩欣說過了。」錦懋闔上特考的筆記,隨口問道:「犯人難道一定就是那兩人之一嗎?」

  「應該不會錯才對。除了我們,就只有美術館那些人知道亞提斯特的事情。」賀輔雙手枕在腦後,翹起腳解釋著:「二來案發現場附近沒有藏身空間,根本沒辦法躲起來襲擊人。」

  「也就是說,兇手是館長認識的人……的意思嗎?」

  彩欣嘗試回想著現場:館長倒在他的車子後方,凶器被遺棄在附近,除此之外沒有停其他車子。雖說離通往美術館正門花園的小徑蠻近的,但要說誰事先埋伏在附近的樹叢,衝出來時就會被注意到了吧?更何況現場也沒有樹葉的痕跡。

  「沒錯,先說那位秘書好了。」賀輔一手撐著桌子,看著自己整理的筆記:「當時副館長說接到館長的電話,把佛茲秘書叫回辦公室。電話是確有其事,大概三點二十分左右的事情。好像說是因為在市議會多花了點時間,才打電話確認進度。」

  「館長的車子是三點半左右到的……」彩欣邊呢喃著,邊索性湊到賀輔的桌子旁,但完全無法辨識他飄逸的字跡。

  「不是啊,賀輔哥。」錦懋舉起手,像個有問題的小學生般問道:「照你這麼說,那個秘書會被叫回去辦公室獨處不是偶然的嗎?」

  「雖然結果是偶然的沒錯,但要是她事先有計畫,找個理由抽身也不難。」賀輔嘆了口氣續道:「問題是她在辦公室,一下發電郵,一下又跟廠商通電話,就算信件內容可以先打好,她的空檔也頂多兩三分鐘吧?」

  「只是想發郵件的話,帶著手機也做得到啊!所以根本不用待在辦公室裡吧?」錦懋順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解釋,卻馬上被彩欣吐槽。

  「問題是她還接了電話耶!難不成她邊講電話邊拿球棒攻擊館長嗎?」

  「妳、妳說的也沒錯啦……」

  見兩人沒有結論,賀輔索性話鋒一轉:「至於那個典藏組組長呢,說是跟人討論公事,對方也證明過確有此事了。」

  「我記得他是──」彩欣嘗試從賀輔的筆記中找到紀錄:「有了,三點四十五分回來的。」

  「而他五分鐘後就在館內和我們會合了,根本沒時間動額外的手腳。」賀輔煩悶地坐下,雙手抱胸續道:「他回來時還跟停車場的警衛打了聲招呼,那警衛都還記得。」

  「咦?對了!」錦懋靈機一閃,用拳頭輕捶手掌後續道:「該不會就是那個警衛吧?他不是也一個人值班嗎?」

  儘管錦懋對自己的急智一臉得意,賀輔馬上就澆了盆冷水:「問過了,不是他。而且停車場的警衛室裡也有監視器。」

  「這樣的話,那天有其他車子進出嗎?」錦懋微揚起頭,看上去似乎也認真地在思考著。

  「沒有,就只有館長和組長的車子喔。」彩欣順口解釋道:「停車場的出入口只有經過警衛室的車道,還有一個通往花園和正門的小徑,但那條小徑車子過不去。」

  「啊──總之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啦!」

  賀輔搔著頭,像個任性的小孩嘖了聲後說道:「不管了,我要先休息一下!金毛,幫我去隔壁街『18度暴風』買飲料。百香綠、加波霸,半糖去冰。」

  「啥?又要跑腿喔?」錦懋噗地一聲坐在沙發上:「叫Food Koala外送不就好了嗎?」

  「不要,我沒錢叫外送。」「有錢喝飲料、沒錢外送,是嗎……」

  錦懋剛吐槽了聲,彩欣就雙手交握在胸前,抿著嘴嬌滴滴地說了聲:「哥,可以順便幫我買一杯嗎?一樣的就好。」

  「沒問題,就交給本大爺啦!」錦懋立刻彈起身,拍了拍胸脯,眼神裡閃爍著光彩:「我馬上回來!」

  「你這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眼見彩欣掩嘴偷笑,還得意地眨眼,賀輔忍不住嘆了口氣,從乾癟的皮夾中掏出鈔票及手搖飲店的集點卡:「來,記得找零。」

  「喔?只差一格耶。」「咦?等一下……」

  沒想到正當錦懋接過集點卡,賀輔就彷彿定格了般,看著錦懋的手呢喃著:「如果這樣的話──」

  他連忙將散落的筆記抓到面前,手指跟著自己的筆跡,腦袋同時快速運轉著。彩欣和錦懋則好奇地觀察著。

  過了好一晌,賀輔輕拍了下桌子,站起身宣告道:「原來如此!明明有這麼簡單的方法嘛!」

  「難、難不成……」「賀輔先生!」

  「啊,沒錯。」面對一臉期待的錦懋和彩欣,賀輔一手叉腰,嘴角泛起自信的微笑:「準備去拉下案件的帷幕吧!」

  他的身影襯著背後的街景,一時看上去沉穩可靠。就連賀輔本人都偷偷沉浸在說出帥氣台詞的餘韻中。然而才過了幾秒,看到兩人都還愣在原地,賀輔立刻回過神。

  「不對!金毛你愣著做什麼?去買飲料啦!」

20
  同天傍晚,他以探病為由,悄悄走入T大醫院的住院大樓。

  沒事、沒事,不需要逃避任何人的目光,逃避了反而讓人懷疑。他心裡雖不斷如此告訴自己,卻仍忍不住揪著領口,一次又一次地和來往的護理師們擦肩而過。

  他納悶著,明明前一天才訊問過的刑警,今天下午竟然又跑來,問的還是些不著邊際的無聊問題。正當耐心快被消磨殆盡之際,那位刑警突然接到電話走出門,回來時臉上掛著鬆了口氣的笑容,說出的訊息卻讓他冷汗直流。

  「館長好像醒來了,明天應該就能直接問他兇手是誰了。」

  這可不行。他咬著牙,順著打聽到的消息,來到令狐館長的病房前,輕輕推開門。昏暗的燈光下,幾乎看不清前路,只能隱約瞥見病房中央獨自躺了一位戴著呼吸器的人。

  他回頭瞥了一眼,確認沒有人後,反手輕掩上門,一步一步、躡手躡腳地迫近病床。

  你可不要怪我呀。他冷笑了一聲,暗暗想道: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這麼做呀。要不是我湊巧發現你打算把責任通通推給我,還真傻傻被你用完即丟;那天用鐵棍襲擊也是,乖乖上西天不就好了嗎?偏得留一口氣給我添麻煩。說到底我可是被你拖下水的啊!

  他朝對方臉上的呼吸器伸出手,儘管早已想好推託成意外的說詞,但雙手和身軀仍抖個不停,甚至比當天握住鐵棍之際更厲害──對,一切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我也不需要做這種事!我沒有錯!

  「我沒有錯──」

  「喀!」「到此為止。」「你果然上鉤了。」

  隨著開關聲音響起,病房內霎時燈火通明,還傳來兩位男性的聲音。嚇了一大跳的他也無暇顧及來者何人,下意識地拉上簾子,遮住自己的容貌。

  「再躲也沒用啦。」

  他聽到偵探得意、甚至有些臭屁的話語,同時感覺到對方緩緩走來,正如他剛剛做的一般。數秒後,他只見偵探一手抓住簾子,猛地將其拉開。

  「襲擊令狐館長,還想嫁禍給怪盜亞提斯特的犯人就是你!」
.
作者補充:
  幸好這個禮拜還是沒拖稿,沒讓大家空等真是太好了。在現實快被論文海淹沒,希望下週的解答篇也能準時寫給大家;如果大家沒等到,那一定是要留一個禮拜給大家思考(X)
  正如上述,案件也要進入解答篇了。照傳統偵探小說的慣例,應該要替大家整理一下問題。在下一篇出爐前,歡迎聊聊自己的看法。
(1) 襲擊館長的兇手是誰?
(2) 不管是帕渥組長還是佛茲秘書,他們都有不在場證明,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法?
(3) (Bonus)賀輔在想出手法後,其實有請夏斗檢驗一處以證實說法,可以化驗哪裡?
(4) (Bonus)作為案件的起始點,女神像的來歷為何?在萊昂回憶中出現的老工匠,究竟將女神像獻給了誰?這點雖然沒有明確的證據,但有非常隱晦的提示。
.
  說起來,在和其他創作者閒聊之際,再再發現這篇作品,或甚至我個人的風格好像真的挺90年代的,連取名也不像所謂當代的輕小說。雖說我對那樣白話、用拉長標題來吸睛的取名法頗有微詞(參照本篇),但也不得不承認那就是趨勢。
  那麼《魔都妖探》用那種手法取名會變成什麼呢?該不會是《看似廢柴的我,竟然在危機四伏的城市中屢破奇案》?還是《關於到處欠錢的我老闆在危急時刻會變成名偵探的那些事》──唔,果然我還是不太會取長標呢。
.
  案情終於明朗,也將迎來和兇手的正面對決。喜好都市奇幻懸疑的你,千萬別錯過下週的《魔都妖探》Case 3解答篇!

下一節請點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1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該隱
也許是《我的名偵探老闆遲遲不發薪水是否搞錯了什麼》?
.
目前不太肯定兇手的真身,不過要在組長跟祕書之間二選一的話應該是組長吧[e15]

因為組長說過「他下班後的事我一概不知道」這句謊言,代表肯定知曉其他內幕.....可能是館長犯了什麼錯,然後想把責任歸咎給組長之類的。

再來是把兩人的不在場證明放一起比較的話,感覺是組長的比較有操作空間?(畢竟花園還有小徑)

最後純粹是個人的直覺,這章節最後犯人獨白的語氣不像佛茲、倒像是個男性會有的說話方式。

10-17 17:27

伍德‧瓦懷特
賀輔:「上次案子結束後我有發薪,是作者沒寫而已啦!」
彩欣:「所以我說那是上個月的...」
.
關於是誰,我覺得自己幾乎沒有在藏XDD
大概就是手法還有留一手吧,我個人認為是個有點大膽,但搞不好意外可行的方法(?)
.
組長那句謊言是「我跟他只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屬,他下班後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也可能是指他們不是普通的上司和下屬啊(慢著,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停下來)
.
不過最後犯人獨白那段,倒是連我自己都沒注意到──不過沒必要修改XD (咦?我這算洩底嗎XD)10-17 17:5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佛茲蓬蓬尾巴與狐狸耳好可愛,好想抱抱~(*´Д`)つ))´∀`)
妖怪的生活,真的不容易呀。
聽說打久了就會增加防禦力,所以賀輔非常耐打(不)

我覺得這樣的標題很簡潔明白,比較喜歡。
居...居然被伍德先生猜到我往哪裡想了www(剎車

10-17 21:07

伍德‧瓦懷特
母狐柔順的毛髮真的很好摸XD
彩欣可是作者認證的本作普通人戰力頂點耶,可以擋住她的攻擊,賀輔當然很耐打啊(X?)
.
果然我的專長還是短標嗎...
然後最後那個,一個六十幾歲、一個三十出頭,這樣的組合──伍德沒有勇氣提筆寫(欸)10-17 23:59

賀輔真的欠K,我支持彩欣再多K幾下。XDDDDD

10-17 21:42

伍德‧瓦懷特
賀輔:「再打就變笨了,你們不要帶頭迫害QAQ」10-18 00:00
悠閒紅茶(冷卻中)
「賀輔先生,認真點啦!」彩欣大力地踩了賀輔的腳一下,同時揪著她的耳朵>這裡是賀輔(女)嗎wwwwww?

我猜秘書,雖然狐狸很可愛,糊塗女秘書也很棒,但作家的直覺告訴我,兇手就是秘書!

10-18 20:19

伍德‧瓦懷特
賀輔:「我再怎麼會變身也不會變成女的好嗎?不然我就──唔唔唔!」
彩欣:「不管你要說什麼,絕對是禁止播出的內容啦。」
(錯字改正嘍)
.
其實我們這位秘書還挺幹練的,不過糊塗秘書真的是很棒的屬性,加上母狐屬性真的是棒到不行(自制)
至於兇手是不是她,讓我們繼續看下去XD10-18 2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e123448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後一篇:[達人專欄] Math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巨神戰記已經更新,對巨神世界的冒險感興趣或喜歡這類題材的人可以來我的小屋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