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耽美】《牡丹骨》第三十四章 歸去兮

作者:牧葵│2020-10-16 15:05:33│贊助:6│人氣:158
  1.
  此戰襄軍大敗,雖在中途一度曾取回優勢,可不敵渚軍內外夾攻,終仍倉皇地逃回城裡。渚軍的主力部隊脫困,全軍後退至雁坡背面紮營,入夜後篝火燃起,一些部將們忙著清點士兵、整理隊伍。

  霍翦在火堆邊聽其他人匯報情況,背後的馮之鵲坐在陰影中,默默地盯著自己的鞋尖。霍翦和旁人的交談聲不時傳入耳裡,更多時候,他的注意力卻被附近進出營帳的軍醫引去。

  那是耿香蘭將軍的帳幕,他始終未聽見痛呼之類的聲響。一盆盆清水被端進去、捧出來時便浮著藥草的殘渣與血汙。

  「之鵲。」

  他強迫自己移開目光,轉向霍翦處。後者似乎和部下說完了話,手撐在身後,眉目稍微放鬆了些。馮之鵲向他靠近,無聲地挨著他肩膀,火光躍動,另一人垂下眼,笑了笑:

  「多虧你,今日的作戰得以順利進行。聽說西邊的戰局還一度給襄人逆轉了,你可有遇見什麼?」

  「……沒有。」

  霍翦並沒有聽出他聲音中的遲疑,念及姊姊,馮之鵲便覺得緊張。他悄悄地攢緊衣袖,又把手藏至膝蓋之間,忽然聽見霍翦輕嘆了聲,只見他正抬頭望著泛藍的夜空。

  星子開始露面、與地上的篝火遙遙呼應,估計聽見士兵們笑談的隻字片語從風裡傳來,他道:

  「眼見新年已近,霍某倒也希望年前能將戰事結束。」

  馮之鵲愣了愣,才意識到這確實快到除夕了。之前冬至時他正病著,渾渾噩噩地便度了過去,因此,這應將是他真正在北方度過的第一個節日,雖然不知那時候,他們會不會仍在戰場上。

  「再半個月就到了呢。」

  「是啊。你說說看,你們南方通常是怎麼過年的?」

  霍翦問得不經意,可馮之鵲一時間竟答不上來。新年他自然也是慶祝過,但忽然被問起,他才驚覺自己一點片段都想不起來。他不由地產生迷惑:遇見霍翦以前,自己是什麼樣子?他完全記不清了。

  北方寬廣寂寥的天地、眼前反射火光的甲冑,還有另一人注視他的目光。他跟著霍翦,好像向來如此,一輩子也都要如此──怎會想起他們經歷過的時間並不那麼長?

  「在懷香閣時,姊姊她們會自己畫些春聯。」

  他說起那地方,便換霍翦一時無話。他避開了對方原可能的追問,但沒能躲得掉自己心裡疑惑的聲音。

  馮之鵲罕有地產生了討厭的感受,思緒纏成亂線,理不清、斷不開。他與霍翦靜靜地坐著,直到木材燒完,那人提議休息,他便隨他回到帳幕中了。

  這一夜,馮之鵲怎麼也睡不著。

  他聽見霍翦近在咫尺的規律吐息,覺得自己的換氣每次都在顫抖。他想要像撥開水流般撥開一切、觸碰那張睡在身邊的臉,可姊姊的聲音不斷迴盪在他耳邊,他的手便只能頓在空中。

  霍翦的面容在眼前變得模糊,連同他給他的方向。馮之鵲轉過身子去,最後仍按捺不住地起身。

  被單滑落、發出窣窣輕響,霍翦睡得很沉,他看著他許久、未見那人有轉醒的跡象。馮之鵲輕手輕腳地踏出營帳,周邊一片漆黑。

  此刻,才聽見耿香蘭的營帳傳出斷續的哭聲,守夜的士兵站在遠處,不知是沒聽見、還是有意忽略。馮之鵲立於營帳前,聽那哭聲持續好一段時間,他心下猶豫著,仍往那個方向靠了過去。

  越走近就越聽得清楚,耿香蘭已把嗓子哭啞,那啜泣中混雜著像是哀號一般的音節,教人心底發悚。馮之鵲停在幾步遠外的地方,胸口莫名得揪緊,過了半刻鐘的時間仍不見哭聲止歇,他感覺或許該叫軍醫來。

  腳步方挪動,馮之鵲又想起白日耿香蘭的舉動。她還能趕到戰場中央,說明傷勢沒有嚴重到那種程度。只是,她或許太傷心了。

  等馮之鵲反應過來,他發現自己的手指微微抽搐。他不明就裡地抬起手,只見那道長長的傷疤像被賦予了生命般,一下一下地牽引著指頭。他稍稍用力,是控制住了,但心中油然而生的怪異感說什麼也散不去。

  嘴裡浮出奇怪的甜味,用力地嚥了口唾沫便想起來:是桂花糕。

  混著淡淡血腥的桂花糕依然是甜。他反射地將湧起的思緒壓了下去,伸手掀開帳幕一角,耿香蘭的哭聲變得更加清晰。藉由月光,他看見蜷曲的背朝向入口,繃帶纏住的肌肉用力地糾結在一塊兒,她顯得痛苦。

  「耿將軍?」

  他輕聲喚她,後者狠狠一僵,身形整個靜止住了。馮之鵲停在帳幕外,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應進去。他總感覺耿香蘭需要人陪著,可由他看顧她,似乎又嫌荒唐。

  馮之鵲總對這些漂亮而可憐的人心軟。耿香蘭落入如此處境,他彷彿便能體諒她對他的一切惡意。

  就像陸廣英……就像馮葦苓。

  姊姊?馮之鵲驀然頓住了身子,腦袋裡的念頭炸開似地湧出,他不明白他怎麼會在此情此景想到親人。姊姊一直沒有不對、更談不上對不起他。那麼,他所想的「寬諒」,莫非指的其實是自己想得到馮葦苓對他的諒解?

  他捂住了嘴巴,連耿香蘭重新開始呻吟都沒注意到。

  本以為總有辦法說服姊姊,到頭來在前線見面,動搖的卻是自己。保家衛國的初衷是什麼?為何說那與天下百姓皆無關?他聽出了她的指責之意,而她的說法就像渚帝所言──執劍不會只因為糊塗的服從。

  但他而今真做錯了嗎?姊姊不知道,世上再不會有人像霍翦,說他錯了、又說要帶他去看看什麼是他未見過的。

  把那些矛盾從他身上抹掉吧,他真心希望霍翦那麼做。

  「……馮將軍,您在這裡做什麼?」

  陰沉的提問猛地將他喚回現實,馮之鵲驚嚇地回過頭,只見莒市背對著月亮,黑暗中的眼睛散發著詭異的光。分明沒有理由,他卻感到驚悚,搖了搖頭,出口的聲音比預想的更心虛:

  「我聽見耿將軍的哭聲。」

  「是、是。我也聽得見,遠遠的就傳來了,是吧?」

  這不是那個恢復正常的莒市,嘲弄的聲調就像回到最早的時候。他朝他逼近一步,馮之鵲迅速地把手挪向腰間,他抓了個空──劍放在營帳裡。

  莒市目睹他的動作,咯咯地笑起來。張大的嘴裡冒出酒氣,馮之鵲明白他喝醉了。但這樣的情況也許反讓莒市得以吐露真心話,他一個箭步,毫無預警地揪住馮之鵲領子、拉他到自己面前。

  「您肯定想,這是活該是吧?多麼諷刺!連香蘭都碰上了這樣悲慘的遭遇……您就暗暗高興吧。不過沒用的。耿將軍會如斯悲痛,正是因為潔身自愛,可你!」

  他在突兀的地方頓住,東西發酵的氣味自他嘴裡噴在馮之鵲臉上。他尖著聲音大笑,笑聲驚動附近營帳的士兵,渚兵紛紛帶著武器跑出來,有人點亮火把。

  「……以這張臉皮禍害天下,不知廉恥,自然毫無感覺。哈!」

  光線照在莒市側臉,反倒烘托出了暗面的陰森。士兵正呆呆地看著這不尋常的情景,視線卻忽然同時轉往某個地方,下一秒,有隻手抓住了莒市的肩膀。

  他被迫鬆開馮之鵲衣領、轉過頭去,「砰」的聲,身後的霍翦一拳把他揍翻在地。他捂著臉,半天爬不起來,霍翦朝著他的腦袋又是一記重踢。

  「將軍,別打了!」

  拿火把的士兵回過神,衝上前阻止,霍翦被部下拉住,目光仍冷冷地盯著莒市。馮之鵲僵在原地,倏地聽見帳幕被「颯」地掀開,耿香蘭搖搖欲墜地靠著木樁,雙目充血。

  外面的人通通頓住了,耿香蘭緩慢地掃視眾人,眼光最終停在霍翦身上。她的頭髮散亂,聲線彷彿粗石磨著地面,乾啞但嚴厲:

  「你憑什麼對他動手?」

  她轉過頭,空出的手突然指向馮之鵲,音量放大了一倍有餘:

  「我分明看見他昨日站在敵軍的部隊中,殘殺我方士兵!」

  「我沒有。」

  馮之鵲下意識地反駁,豈知耿香蘭停住片刻,上上下下地把他打量了遍,聲調反而又高出幾度:

  「真真確確,就是你!」

  霍翦有如對這樣的荒謬事失去耐心,一腳跨過莒市,把馮之鵲拉到身邊。後者踉蹌了兩步,聽對方的聲音從頭上落下來,忽然間恍神了好幾秒。

  「您究竟打算鬧到幾時?重複這種沒有根據的指責,除了分裂我軍,難道能帶來什麼好處?」

  聽得出霍翦正竭力抑制怒火,但馮之鵲的心思已不在這一再反覆的鬧劇上,他發覺了別的事情,使他瞬間陷入驚恐。

  「霍某什麼也不爭──只想順利把仗打完。請耿將軍莫再騷擾我們。」

  身旁的人還在爭執,他急急地伸手拉住了霍翦的袖子。對面的耿香蘭亦因此止住了聲音,所有人看向他。

  「地面……是不是震動著?」

  現場頓時鴉雀無聲,連剛才趴在地上渾身痙攣的莒市都停止了發抖。眾人交換視線,霍翦的臉色則變得更加難看。

  不用半分鐘的光景,一名士兵的驚叫打破死寂:

  「似乎、似乎有人在東邊行軍!」

  「立刻備馬,讓人到東側去看看。」

  霍翦當機立斷地下令,隨後又道了句「做好迎敵的準備」。圍在一旁的渚兵飛快地散開,馮之鵲道:

  「讓我去偵查吧。」

  他感覺得到那些集中在他身上的視線,霍翦皺起眉頭,似乎不大贊成。他不曉得馮之鵲腦海裡正飛掠過昨日交戰的場景──為何沒有發覺?他們的計劃本身進行得太過順利。

  他見到馮葦苓便失去了判斷。關於襄軍的數目、是否可能在那樣短的時間撤回城內,他都沒有考慮到。以為只有己方偽裝了士兵的數量,殊不知敵人早已識破、只是佯裝上當!

  渚兵帶著馬匹來了,馮之鵲看著霍翦,心亂如麻。

  「──讓我去。」

  那馬蹄並非朝著他們紮營處而來,既然繞過雁坡、那便唯有向一處去。他剛冒出猜想,幾乎立刻便肯定了它。

  霍翦在他第二次要求後才總算同意,在他點下頭的瞬間,馮之鵲已跑向馬匹。眼前似乎出現了姊姊的身影,他翻身上馬,向雁坡東側狂奔,身後有人說了什麼,他全都沒聽清。

  坐騎帶著他,一陣風似地穿過空曠的山坡、朝高處移動。他低伏身子,韁繩被他死死地纏在腕上。風聲呼嘯,他越想越明白──原來馮葦苓昨日的憤怒還有這層涵義,她那是勝券在握。

  馮之鵲很快地來到制高點,從此處可將東邊的景象一覽無遺。他心裡一陣發涼,眼中所見淨是滾滾黃沙。裝備精良的部隊望不見盡頭,北方的騎兵、襄軍、梁軍全混合著,向梁國舊地的方向去。

  襄國這是抱著要反把渚國殲滅的野心了。為什麼偏偏未能想到──他們救出渚國的主力軍,正好也是放襄國的軍隊到外圍。而對方料準了他們把大多軍力留在北方戰場,南邊的佈署尚且薄弱。

  身後傳來蹄聲,馮之鵲白著一張臉扭過頭。霍翦終是放心不下,親自趕了過來,見到坡底下的軍隊,心下亦明白了。

  「……不在黎明前拔營的話,怕是追不上他們。」

  馮之鵲艱難出聲,霍翦卻沉默良久。他自也知道這樣規模的軍隊、一但回到梁地,便可輕易收復渚國好不容易打下的山河。但渚軍沒辦法馬上追過去──主力軍的調度權不在他,傳書皇上亦須最少一日的時間。

  就這麼坐以待斃嗎?不可能的!

  霍翦閉上眼睛,幾乎咬碎了牙。馮之鵲從他變化的表情間讀懂了什麼,雙目一下子瞠大,旋即朝山腳望去。

  「就由我們這次帶來的部隊向南邊追擊吧。皇上那邊,再帶消息回去便是……陛下會同意的。」

  霍翦從腰後拿出了他的劍,馮之鵲愣了愣,接過後便緊緊地把它握在手裡。過了好一段時間,他生硬地點下頭。

  揚塵尚未落定,鐵馬騎聲永無止歇。世事反覆,他都來不及釐清心中的疑惑,卻就要回到故鄉、那個最早的戰場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02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teh5632大家
歡迎大家來看看我的作品,希望各位喜歡喔~(´▽`ʃ♡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