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序:少年學劍的原因【0-1】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0-10-14 23:20:33│巴幣:1,036│人氣:336
  貓尾火花兒/想和你說:
  本故事就是:
  〈我穿越到各個世界,拼死求生、變強,然後保護、拯救我所重視的一切〉
  是這樣的故事;如果好奇或喜歡或對本作品有感覺,可以閱讀。


這裡是0-1】

  《無限沉默》0
  〈序章:少年學劍的原因〉01
  ─

  大火。

  大火在燃燒。

  火燄吞噬了整間的孤兒院,孤兒院在大火之中,火花不斷暴射而出。警察、消防隊員圍繞在孤兒院的圍牆旁,警車、消防車將孤兒院包圍。警戒線隔絕一旁的好事民眾,警察攔下所有人,不讓任何一人進入其中。

  火仍然在燒,焚燬的並不僅只是建築,同樣焚燒著一個個孩子的心。

  孤兒院的孩子們一個個的看向自己曾經的居所,他們看著火卻無能為力。而其中有一名少年瘋狂大喊著,他試圖再度進入那間孤兒院裡。那間孤兒院是他成長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心中永遠的父親、長者的永恆居所。

  曾經,他以為這一切可以是永恆,院長絕不是那麼脆弱、易逝的存在。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呀!」他吶喊著,但他的聲嘶力竭並沒有用,警察與消防隊員不可能讓他進去的,火勢幾乎可以吞噬一切。瘋狂澆灌的水柱、一碰到火就變成了蒸汽,這火勢已經不可能阻止。

  吶喊的他,被陪在他身邊共同生活的伙伴,拉住了手。

  「陳哥,院長、院長……他還在裡面。」周圍的孩子聚在一起,他們緊緊地抱住了陳默。他們都知道,這場大火將帶走他們的老師,也帶走他們的至親。

  可火勢實在太大,沒有人看見這場大火,還以為能衝進火場裡。連穿著防熱衣的消防隊員都站離建築遠遠地,隔離線外的孩子們都能感受到火燄的熱度,這場火明明是炙熱,卻讓他們感受到冷。

  他們只能哭,希望淚水可以澆滅這大火;希望祈禱能出現奇蹟,出現英雄;希望院長仍能從大火裡走出,像平常一樣露出微笑。但是不可能,沒有人親眼見到這場大火,還能自信地告訴他們,裡面能夠有人生還。

  火花散落在每一個曾生活在孤兒院孩子的眼眸裡,他們知道

  ──院長,已經在大火裡死去。

  陳默不甘心,那麼好的人,為什麼要死?他嘶啞地吼著,為什麼院長一定要死?為什麼院長今天會表現的那麼反常?為什麼院長今天會交給他一把鑰匙?那把鑰匙到底代表什麼?他不甘心,而且滿肚子都是疑惑。

  ──到底為什麼?

  今天一早,院長就特別和所有孩子們一個個說話,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院長今天的不同。他們都被交待今天要晚點回到孤兒院,今天院裡有事,院長如此地告知所有人,並且各自交給了他們些物品。有些是他們的喜愛之物,有些是他們一直想要的物品,有些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盒子……

  「默兒,這把鑰匙就交給你貼身保管了。不論是誰問起,都不要說你有這把鑰匙。」院長嚴肅且鄭重地將那把鑰匙給了陳默,鑰匙上還細心地掛上了精巧的鍊子。那把鑰匙是把金色古樸的鑰匙,光看外型就知道它的製作精巧,上面的紋路或是鑰匙的形狀都那麼地獨特。

  「你好好保管這把鑰匙。今天院裡有事,在學校多待一會,吃過晚飯後再回來。」院長雙眼直視著陳默,看著陳默將鑰匙掛上脖子,當成裝飾物:「這把鑰匙你一定要掛在身上,不要交給任何人,答應我。」

  雖然陳默不明白院長要他保管的這鑰匙原因,但他仍然點了點頭。既然是院長說的,他就好好保管,不對任何人說出這鑰匙的下落。況且孤兒院裡的孩子都被交待用過晚餐後再回來,也被說了些勉勵的話語,或是從院長處拿到了些物品,所以他沒想太多,只是聽從。

  「另外這銀行卡你拿著,你會用到它的。」陳默也知道每個孩子都從院長那拿到了一張銀行卡,他對此也沒想得太多,只當是院長發下了一筆零用錢罷了。

  在放學後的路上,他用著院長給他的錢,因此他可以在晚間待在外頭。他喝著自己喜歡的飲料,吃了一次自己一直想吃的料理,享受難得的夜晚,緩慢地走回家。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今天孤兒院竟然出事了。

  當他聽從院長的話,比平常較晚地回到孤兒院時,竟看見大火在燃燒。

  一時之間他愣在那裡,只是看著茫茫大火,與他相同的還有其他孤兒院裡的孩子,他們也如他一般,才剛剛返回至此。但此刻警戒線早已拉起,他們已無法進入他們的家,只能看著大火的燃燒。

  除了大火,同時孤兒院外也有圍觀的人群,那些好事民眾的談話都落入了他們的耳裡。

  「那間孤兒院怎麼燒起來了?」

  「就是突然之間燃燒起來的,發現時已經是大火了。」

  「等消防隊到時,火勢已經快要燒完了。」

  「裡面還有人嗎?」

  「估計只有老院長還待在裡面吧……」

  「下午時還看見老院長在將門口關起,他應該還待在裡面。」

  「所以燒死的只有老院長嗎?」

  好事民眾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就拼湊出目前孤兒院裡的情況。

  「平常不是還有行政人員在嗎?」

  「也不知道老院長今天發什麼瘋,將他們全趕了出來。現在發生了大火,沒準就是老院長自己放的火。」

  「怎麼可能是自己放的火?」陳默在心中怒吼著:「這不可能!院長沒有任何理由會自殺的。」

  「幸好只有院長還在裡面,其他人和孩子們全部都不在裡面。」

  「什麼幸好?裡面還有院長在裡面呀!」他心裡不斷反駁路人的話,像是想將眼前的事實給推翻似的。

  而路人所說的話,也讓他回憶起院長今天說的話……

  那彷彿是在交待後事,將自己所有的物品都給了眾人,並且讓大家晚飯後再回來,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在他腦海裡更重要的事情是

  ──那把鑰匙到底有什麼作用?

  他不知道,他什麼都不知道。於是他只能怒吼,只能用盡一切力量想追入火海裡,他的家就要沒了,裡面還有他最尊敬的人也在裡面,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火實在太大,其他的孩子們抱住了仍在嘶啞地吼叫的陳默,他們也像陳默一樣在心裡吼叫,但此刻如果有人再衝進去,死去的人會更多。

  陳默一直以來都是孤兒院裡的哥哥,得到很多孩子的信任,縱使他的年紀不是最大、身型不是最大、但他卻是他們之中最讓他們信任的,因為陳默向來都是會幫助他們的那人:因為陳默,他們才能團結在一起。

  「陳默,別衝進去了!」比陳默還大的孩子制止了他。

  「陳哥,你別進去了,那火太大了……」

  「默哥,來不及了。院長還在裡面……」

  「院長……院長他……」

  「陳默冷靜點!大家都很難過,我們也不想再失去誰了。」

  周圍的孩子們用自己的身體壓制住陳默,他們的話有些堅定,有些迷糊,甚至有些哽咽。

  ──因為每個孩子都想起院長的遺言,要他們晚點再回來。

  他們很明白院長最後和他們各自說的話,甚至很多聰明的孩子都發現那是遺言。

  大火仍在燃燒。

  火燄像是葬禮般劇烈、燥熱地燒著;火花散落在他們的眼瞳裡,孩子們的聲音與眼淚,都無法撲滅這場葬禮;那有著月白色大鬍子的院長已永遠離開了他們。

  ***

  穿著國中制服的少年揮著竹劍,一步一步地向著空無一人處大吼。他的身旁站著一位月白色大鬍子的老人,老人也與少年一同揮著竹劍,只是對比少年的狂吼、大叫,老人只是平靜而又堅定地揮著竹劍。

  少年與老人的劍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只是少年的劍充滿了衝勁,大開大闔。少年的劍,與其說是劍,不如說是刀,一往無前,沒留有任何轉圜的可能;而老人的劍卻是緩慢而平靜,像是一場舞蹈,呼吸平穩的劍,四平八穩的向四面八方而去。

  劍勢不同,但動作卻是一樣;兩人在空地處一同練劍,明明是一樣的劍法,卻被兩人練出了不同的感覺;他們同步如同鏡子,卻又宛如天使與惡魔般有著明顯差異。

  「默兒,我的劍你真的懂了嗎?」老人舞著劍,平靜而緩慢,但速度、力度卻與陳默相同,竹劍揮出的劍勢,一樣有著破空聲。

  陳默搖了搖頭,跟上老人的劍勢,大口大口地吸著氣。

  「默兒,你很有天份,院長的劍法你似乎都學會了不少。」院長劍勢已終,收劍持在手上:「但是你為什麼想來練劍?」

  陳默也揮出那一劍後,跟著收劍,但呼吸依然無法平穩,心跳的聲音一聲快過一聲,頭有些暈眩的他,聽見院長的問題,腦裡卻想起孤兒院裡的朋友們。

  他與朋友們在外時,總會碰上些嘲笑他們無父無母的孩子,他們不但如此說,還會欺負他們。而往往回到孤兒院裡時,較小的弟弟妹妹們總哭著問:「我們真的是被爸媽遺棄的嗎?」

  這問題他無法回答,既然如此他只能趕走那些亂說話的人,而練劍明顯是個好方法,至少能保護其他人與自己,更可以趕走那些欺負朋友,欺負弟弟妹妹們的壞孩子。

  「只是為了強身健體而已。」陳默回答,又隨意揮了揮手中的竹劍,試圖讓自己的身體能漸漸平靜下來。他不敢和院長說是為了趕走那些壞孩子,因為院長總告訴他們忍耐,別人怎麼說就讓他們怎麼說,可陳默就是忍不住。

  「只是為了強身健體而已嗎?」院長摸了摸下巴的鬍鬚,微不可言地說著:「那這樣就夠了……很夠了。」

  院長接著舞劍,這次的劍勢非常緩慢,劍甚至沒有聲音,就像太極拳般地緩慢。院長的存在像是消失一般,而陳默看見院長繼續舞劍,也模仿著他的動作。這次陳默的呼吸隨著這套劍法,緩慢而平穩下來,慢慢地跟上他的動作。

  「你想不想看看別人的劍法是如何的?」院長問。

  「……劍法?」

  「是呀!每個人就算揮著同一套的劍法,都還是會有著些微的不同。不論那劍法有多麼地美麗,在於實戰上它們都有著相同的本質。」院長邊舞著劍,邊說著話:「你喜歡劍嗎?喜歡的話,我帶你去看看其他人的劍?」

  陳默總算跟上了院長的呼吸,他的存在也變得細微。

  「喜歡。」他回答著,同時想著自己一開始也許是為了保護朋友、保護自己,但對於劍,他是真的喜歡。持劍時揮出的每一劍都讓自己感到快樂;跟著院長練劍時而激烈,劍勢如狂風暴雨,自己的心跳不止;時而平靜如若水,自己與環境融為一體,像是自己能清楚的看見自己身體的每一處;時而成為他人,成為自己,像自己正在漸漸成長。

  對於劍,他真的是非常喜歡。


這裡是0-1】

  大家好,這裡是貓尾。
  這個序章是陳默進入空間前的故事。
  序章全文是已完成的了,可以安心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88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無限恐怖|無限流|最終境界|無限沉默

留言共 6 篇留言

老周(LeviChou)
從大開大闔這個詞看來,貓尾多少對中國武術也是有所研究,太極拳我印象中能稱之為「大開大闔」的招式(或套路)非「三陽開泰」莫屬,單腳獨立、雙手張開,老師說這姿勢重點在「向陽」。看到這詞總是會想到那個招式。期待之後的打戲。

10-15 00:32

貓尾火花兒
原來老周對於武術有所研究!也許可以多請教你。
其實我對中國武術的知識完全來自書本。
嗯,可以說沒什麼太大研究XDD
太極拳是學過,陳氏太極拳,但也只有跟著老師學過,多年未碰也完全忘了。
所以完全就是憑藉印象在書寫這段。
感謝老周的分享,感覺其中的招式套路很有參考價值。10-15 10:04
異塵
院長如果在未來的劇情中再有出現,我不會太意外XDD

10-15 09:19

貓尾火花兒
確實是小小的伏筆,畢竟未見到屍體呢XDD
有時候連屍體都可以假造,院長畢竟實力強大,到底是死沒死呢。
感謝異塵的用心觀看,猜測出其中的細節。10-15 10:05
老周(LeviChou)
我學的是楊氏耶,可能套路有點差別吧,但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就略懂略懂。

陳氏好像沒有三陽開泰,剛剛特別去查一下拳譜。不過看一下影片發現應該是改叫「左蹬一根」的樣子,至少很像啦。

我有看過一本專門講中國兵器的,這本吧: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72686

10-15 10:50

貓尾火花兒
我也是超久了,印象完全不清析的略懂XD
記得那時候老師好像說台灣有陳式和楊式,是兩大宗,大多人都練這兩套。
那本書很不錯,裡面有超多中國兵器,還有大型兵器都在其中。
感謝老周的分享提供好用的兵器書。^^10-15 15:50
水墨靜
同時也孤兒院外也有

10-15 15:01

貓尾火花兒
已修正,感謝水墨靜的錯字提醒。^^10-15 15:47
白煌羽
辛苦啦(遞茶

10-15 15:35

貓尾火花兒
感謝白煌羽的留言。:D10-15 15:48
Reinaart 列那
大開大闔(合)......話說我第一次看到這詞是在咳咳!不能描述的情景與文類裡XD

10-15 19:22

貓尾火花兒
他大開大闔的闖入他的禁地,游走在他的領域裡。///
感覺很有畫面唷XDD真不愧是列那,太棒惹XDD10-15 19: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超連結】無限沉默:穿越...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nisslove12各位巴友們
歐斯我的畫作更新了! 是跟朋友的合繪,可愛的黃狐狸跟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